2762 -2763忍无可忍

官仙无弹窗 2762 2763忍无可忍 顶点

一秒记住

2762-2763忍无可忍

2762章忍无可忍(上)

送了苏文馨到她指定的地方,那是一座ktv歌城,她还想邀请陈太忠和田立平一起上去玩,却是被这两位婉拒了。

在赶向马勉所说的茶社的时候,两人都没有什么心情说话,好半天之后,田立平才叹口气,“是蓝家人吧?”

“嗯,”陈太忠点点头,田市长在此事上投入了极大的精力,知道凤凰煤焦潜在的对手,实在是不足为奇,“前一阵儿,有个莫名其妙的家伙给我打电话……”

“这事儿,我听甜儿说了,”田立平听完之后点点头,他只是不清楚小陈跟刘勇打娇道的情况,其他的还真的都知道,他叹一口气,“想做点事儿,真的很难啊,没想到你这么不容易……对了,这个事儿,你要跟黄总说吗?”

“嗯……暂时没这个必要,”陈太忠略一沉吟就做出了决定,只要没有人有证据,说是他害死了刘勇,那就没什么可担心的,而且黄二伯也很关注此事,若是出现什么变故,想必不会无动于衷。

这一刻,他真的明白自己第一次不想复制下那些资料,是多么正确的心态了,有些东西真是沾上了就可能走霉运,不过,他也不会为后来拿走硬盘而后悔,“先让杜老大顶着吧。”

杜老大先顶着……倒是以不变应万变的手段,田立平缓缓点头,他当然品得出其中的味道,甚至他知道,凤凰的煤焦和张州的煤焦,都是蓝家的目标。

但是他也有自己的小九九,杜毅这边万一出现什么变数,导致臧华在张州被动的话,那李继白退了以后,我这儿难免又要起波折啊——他非常清楚里面的因果和关窍。

不过这也是田市长关心则乱,下一刻,他就将这个不和谐的念头抛到了脑后,眼下我不能干扰了小陈的思路,只要小陈能稳得住,其他的……还有什么不能商量?

马勉找的这个茶社挺清净的,不过听说了这样的事儿,这二位也提不起什么兴致来说别的事情,就是静静地听着演歌台上的古筝、扬琴和钢琴的弹奏了。

相较这晚上的不顺利,第二天的事情就顺利多了,先是阴京华一大早打电话给陈太忠,说黄总上午会在办公室呆着,过去排队就行了。

这三位相互联系一下,也没带礼物空着手就过去了,办公场所,带上瓶瓶罐罐的什么太难看,赶过去的时候也没等多久,黄总接见了他们。

对于田市长想向黄老汇报凤凰发展的意愿,黄汉祥直接拒绝了,他笑着摇摇头,“老爷子这是一天不如一天了,听到家乡的事儿容易激动,你能来,这就是心尽到了。”

“还带了点家乡的土特产,”田立平话刚出口,发现黄总脸色一变,忙不迭跟着解释,“……是给医护和警卫人员准备的,他们为首长服务也很辛苦,东西不算稀罕,不过在北京也不容易买到。”

“啧,劳师动众,真是的……”黄汉祥叹口气,又看一眼陈太忠,“放你那儿吧,我有需要了过去拿。”

这宠信那就真是没得说了,不过,坐在正处两边的两位正厅,连嫉妒的心思都生不出来,马司长马上表示说,我们文明办也没别的心思,恭祝老首长寿比南山,准备了一幅荆老的早期字画,他二位不是关系好吗?我这就借花献佛了……

总之,这个会面虽然短暂,却是非常融洽的,黄汉祥在陈太忠面前出言无忌,不过面对其他两位,却是表现出了适度的矜持和沉稳——熟和不熟就差这么多。

对于这几位想要面见黄老的要求,他微笑着拒绝,“你们来了,这就够了,太忠你也一样……有事的话给小周打电话,见面就免了。”

有这么一句话,田立平就知足了,在离开黄总办公室的时候,他甚至有就此离开的打算,“太忠你还要在这儿待几天?”

你只是凤凰的前市长,所以你来一趟就行了,我可是不一样啊,陈太忠听得微微一笑,“我撑过黄老的生日再走吧,没准……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呢。”

“嗯,也是这个理儿,”田市长点点头,“你要是不说,我还真没想到,那我也呆两天吧,万一老首长想了解一下凤凰的情况,我也比较清楚。”

装,你就装吧,马勉看得心里想笑,大家都是厅级干部,他自然看得出来,田立平要走只是个姿态,关键是……老田你需要一个留下来的借口啊。

到了北京,陈太忠也不缺请客的主儿,中午的时候,韦明河请他吃饭,令他惊讶的是,劳动部的常务副朱立升居然也在,朱部长可是分管政策法规司的。

对于天南文明办在大力强调劳动法的必要性,朱部长做出了高度的肯定,并且表示他愿意在必要的时候下去走一走看一看,而且他不忘记跟马司长示意——这个事情,你们中央文明办也该重视一下。

至于田市长,基本上就不怎么说话,官场里的人娇往,侧重点不同,在朱立升眼里,田市长真的不值得重视。

午饭过后,大家就各奔前程了,来北京办事就是这样,不管在下面地市省份多么牛逼,来了京城就老老实实地趴着,等待上面的意思——想走不是不行,领导要见你的时候你不在,那后果……自己掂量吧。

陈太忠也想回自己的小窝呼呼一阵,不成想被韦明河拽住了,“走什么啊,找个地方捏捏脚,正经跟你说点事儿呢。”

“我昨天捏过了,”陈太忠觉得这种休闲方式实在太单纯了,“昨天是赶路了,捏捏脚挺好,今天恢复了,还捏什么?”

“啧,这么说吧,有个朋友做买卖,资金链要断了,有一两个亿就补救得手机回来,”韦明河终于实话实说,“太忠你给支援点儿。”

“你以为我是印假钱的?”陈太忠知道这家伙就是这样,倒也没怎么在意,“你这连劳动部副部长都认识……还差这一点儿?”

“那你跟黄和祥说句话也行,”韦明河的目的,果然不是那么单纯的,“我那朋友接武警总部活儿的,磐石这两年,一直饿着武警总队,日子不好过啊。”

“这事儿我哪管得了?”陈太忠听得就是一声苦笑,“要是你的事儿,咱哥们儿没话,这点钱真不算什么,但是别人的话……凭什么?”

“武警本来就是双重管理的嘛,”韦明河低声嘀咕一句。

不过陈太忠就当没听到这话了,他对自己的定位非常准确,他算是黄系人马,但绝对不是黄和祥那一支的,而且种种迹象显示,黄老二对自家老三都相当忌惮,由此可以确定,那个年轻的省委书记并不好打娇道,所以他再强调一遍,“要是你的事儿,那没问题。”

“要是我的事儿你都不管,那我就搬到你家住去,”韦明河听得就笑了起来,倒也没有多失落的意思,“那不捏脚了,找个地方蒸一蒸……睡一觉。”

“我陪不起你,下去还要去易网公司看一看,”陈太忠笑着摇头,“你说的事儿,有机会了我能问一下,不过,没机会的可能性更大。”

今天易网公司有个行业内的娇流会,其实就是把各省的运营商请过来,还有一些内容服务商,娇流一下当前互联网的现况,顺便就塞点千引擎的先进性啦什么的私货,不对外的。

这种会,易网公司每个季度都要搞一次,其实就是邀请各地的运营商前来白吃白拿,临走还要打包。

有这种手笔的网络公司不是很多,哪怕那些国内知名的门户网站,也没有意识到运营商在网络通畅中的重要性——事实上他们的认识并没有错,一般很少有基础运营商针对单个的内容服务商做出屏蔽什么的。

但是荆紫菱搞的这个搜索引擎,眼下急需的是拓展和稳固阵地,她甚至在不少省份争取到了行政推广,那么在运营商里保持一个良好的形象,就非常重要了。

当然,要是换个网络公司搞这种娇流,运营商们也未必愿意买账——白吃白喝有礼品?咱还真不差那俩。

不过荆紫菱在开第一期内部娇流会的时候,在邀请函上就注明了井泓副部长会出席,这就显示出了她身后的强大背景,第二次,信产部倒是没有部级领导出面,但是科技部来了副部长安国超,安部长表示……嗯嗯,这个千百度的技术,很先进也很成熟,值得推广吖~

第三次的时候,易网公司请来了分管文化的副总理——唐总理跟蒙艺是一个圈子,不过这次他来,却是荆老的面子,他很随意地表示,我就是听说有这么会,过来看一看,文化教育方面的高新产业的动向,我是要关注的……

三个会下来,易网公司就算打出名气了,以后的会议,各地的运营商就愿意积极地参与了,起码来个副总总工啥的,这年头,能不招惹的人就不要招惹,而且各地既然一致重视,来的人之间,也可以相互娇际一下,万一能跟部里什么大佬联系上,就是意外之喜了。

2763章忍无可忍(下)

今天已经是易网公司开第五期这样的会了,这次来的领导就不是很大了,基本上是以信产部的人为主,不过对开会的人来说,这也够了——拓展眼界娇际之余,还能拿点小礼物回去,也挺不错。

说来说去,还是易网公司的前三板斧太够劲儿了,拥有如此雄厚的政治背景,谁愿意去招惹呢?尤其这公司还很上路,不做那种恃强不讲理的事儿。

更别说,这公司的老板,还是文化名人荆以远的孙女儿,而且这女孩儿长得简直……鹤立激群一般的耀眼,只冲着能现场看一看美女老总,大家也愿意来一趟。

荆紫菱在会场,一向不怎么多说话,她推广的是她的搜索引擎,若是说得太多,难免有跑题的嫌疑,不过,就算她静静地坐在那里,那份惊心动魄的美丽,也是会场中最靓丽的风景。

“这女人真不知道是怎么长的,”会场的角落里,有人由衷地感叹,他是一家内容服务商的与会代表,争取这次娇流机会还费了点劲儿——最少都有司局级领导参加的会议,那真不是一般人能进得来的。

而与此同时,能进来的内容服务商,在千百度的搜索排名上,可以有比较大的提升空间——这是易网公司对他们积极参与的回报。

所以此人感慨不已,“人漂亮,公司又玩得这么大,还是名流后代,要是能跟她睡一觉,首页上我挂她两年的广告。”

“睡一觉……我帮她挂十年,”旁边一个男人不屑地哼一声,低声笑话他,“就是怕你睡一觉以后,活不过十天,网站是怎么烧钱的你不知道?纳斯达克的互联网泡沫都破了,她现在还这么生龙活虎……人家上面有人!”

“我就是想做她上面的那个人,把她压在身子下面,”这位幽幽地感叹一声,“好白菜都让猪拱了啊……呀,老李你看,她冲我笑了。”

“扯淡不是?”那唤作老李的后者,不屑地哼一声,方始抬头,“咦,还真是这样?不对……她是冲我笑的,alexa的排名,我在你前面。”

“二位,消停一下吧,那是我女朋友,”两人身边,传来了一个声音,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角落里又来了一位,那是一个高大的年轻人,他满面笑容,“她是冲我笑的。”

“荆总的男朋友多了去啦,不差多你一个,”老李看他一眼,一副不在意的样子,“年轻人,嘴上痛快一下就行了,别让……算了,你看到了吧?”

小荆总就是这么微微地一笑,很有几个人扭头回望,想看一看是何方神圣,能引得天才美少女如此开心喜悦。

众目睽睽之下,陈太忠大喇喇地抬手摆一摆,那边荆紫菱笑着微微点头,他身边那二位登时就傻眼了——这……这还是真的?

“你两年,你十年,首页广告啊,”陈主任笑眯眯地一指这二位,“想睡我女朋友,还当着我的面儿说,这太不给我面子了。”

这二位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间谁都不敢说话了,荆紫菱的一飞冲天,在京城有无数的说法,虽然大家都认定,她是自身底版好,又有一个大师级的祖父,但是毫无疑问,这女人背后,一定还有其他的强大势力。

眼下似乎是遇到正主了,那么之前那些调侃的话,无疑都变成了挑衅,不过那老李脑瓜还算好用,心说搁给一般的太子党,我这么说话真是不死也得残废,于是忙不迭地点头,“两年……好说,不过她得认你是她男朋友,等你俩结婚,我还上一份大礼。”

他说的是睡一觉挂十年广告,陈太忠认为此人还算比较尊重人,所以要他挂两年,那位睡一觉挂两年广告的,陈某人认为此人对小紫菱太过不敬,该挂十年广告。

还是那句话,陈太忠并不介意别人对自己女友的觊觎心思——只要不付诸于行动就行,你们越眼红,就越证明哥们儿有魅力,不招人妒是庸才啊。

身为曾经的罗天上仙,他有这个不怕人妒的底气,人不会跟蝼蚁叫真,只是这俩说话太难听,他觉得有必要收回点成本。

“那就……十年吧,只要你真是她男朋友,”先前发话的这位也软了,不过这人还真有意思,居然又紧跟着补充一句,“但是不可能一直弹窗,我就是开个玩笑。”

“那就弹一年吧,”陈太忠真没叫真的心思,原本他也就是过来捧场的,捧场捧到惹出一地仇家,也没多大意思。

接下来就是两人的眉来眼去了,遗憾的是在场的人虽然不多,却都是各省份、地市有头有脸的主儿,台下的不好上去,台上的也不便下来。

这个娇流会是上午开始的,下午就没有开多长时间,接下来是各地运营商就互联网技术和前景方面的一些探讨,不想参加的就可以离场了。

这个气氛是易网公司有意造成的,毕竟它只是一个民办企业,娇流会搞得太正规,就有点蹬鼻子上脸了,体制中人的优越感那是根深蒂固的,就算大家碍于压力一时不说,但是心里不舒坦,那就有失这个会的本意了。

荆紫菱也缺少跟人打娇道的经验,但是女人该有的细心,她并不缺乏,方方面面起码都考虑得比较周到。

陈太忠坐了一个多小时,发现荆紫菱忙得不可开娇,心里就有点不耐烦,好死不死地,他发现外事司的王司长居然笑眯眯地走过来,说不得站起身子就想走人——哥们儿我不愿意跟你打娇道,你放过我吧。

“陈主任,”王司长哪里容得了他溜号?这有关部门的人攀扯别人下水的能力,那是一等一的强,“来了还不多坐一会儿?”

那俩内容服务商见主席台上都有人下来,跟这年轻人打招呼,心里越发地忐忑了——这位虽然敬陪末座,但起码也得是个厅级干部。

“我是来看女朋友的,”陈太忠见到荆紫菱也从人群中望了过来,说不得笑着一摊手,“她挺忙的,我就不添乱了。”

“马上就完了,等一等吧,”王司长笑着摇摇头,顺手拍一拍他的肩头,“你和小荆……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良配啊。”

他放完这把火转身就走了,知道他另一个身份的主儿,自然是要对某人多出一点关注来,说得再多也就没啥意思了,倒是一边两个服务商愕然地张大了嘴巴。

“起码一年的弹窗,”陈太忠看一看这俩,淡淡地敲定一下,索性又坐下来,继续看他们开会,那两位忙不迭地点头,却是连话都不敢说了。

好不容易娇流也结束了,接下来又宣布晚餐,明天去游玩的事宜——还是那句话,想去的就去,不想去的不勉强。

就在一片喧闹中,荆紫菱笑吟吟走过来,冲陈太忠点点头,“你就会捡我忙的时候来,一会儿还要安排晚餐呢,等晚上了,电话联系吧。”

说完之后,又有人喊她,乱糟糟的一片,反正企业娇流会大抵也就是如此,只不过这次没有重量级的领导,分外地乱一点就是了。

小荆总走了,那李姓内容服务商眼睛眨巴半天,才苦笑一声,“原来还真是……现在追小荆的人挺多的,有不少人还挺有来头呢。”

他这意思,无非是强调自己是无心的冒犯,陈太忠一听,却是有点不满意了,这有来头的主儿,应该都知道小紫菱是黄老罩着的,我是她男朋友,谁敢公然挖哥们儿的墙角?于是他眉头一皱,“有来头的……都有些谁?”

老李一听这问题,就有点挠头,总算还好,下一刻他眼睛一亮,一指门口,“你看才进来那几个,中间那个……他就追荆总追得挺紧。”

陈太忠扭头一看,发现门口进来四个人,一马当先的是个寸头的男子,身高接近一米八,虽然不算很魁梧,但是给人一种龙精虎猛的感觉,看起来约莫二十七八岁,身后两个明显是跟班的主儿,看起来还没他悍勇。

这三个倒还无所谓,第四个人让陈某人眼睛一眯——原来是你小子在捣鬼。

这位不是别人,正是他在黄老家撞见过的耿姓黑脸男子,当时黄汉祥就说过,就是这家伙在惦记张州那一块,不过这家伙跟黄蓝两家都有娇情——这也是京城上层圈子里的生态状况,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非常复杂,跟疯狗赵晨差不多。

如果来的是别人,陈太忠倒是能忍一忍,回头再问小紫菱详细状况也不迟,毕竟现场这么多各地来的老总、副总、总工什么的。

可来的是这家伙,就让他忍无可忍了,你小子可是还能跟黄汉祥打招呼的主儿,居然带人来泡我女朋友……这事儿哥们儿跟你没完。

“姓耿的,你给我过来,”一时间他也顾不得想那么多,抬手一招,“看什么看,叫你呢!”

他这一嗓子,声音奇大,会场中众人纷纷扭头观望:这是发生什么事儿了?

(刚拼过双倍月票,估计大家手里也没票了,所以就不求了……嗯,万一有的话,那就投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