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64 -2765谁都不笨

2764 2765谁都不笨

2764章谁都不笨(上)

陈太忠一嗓子,自然也引起了进来的四个人的关注。

黑脸膛男子扭头一看,发现是他,眼中就闪过一丝不引人注目的慌乱,不过他掩饰得很好,若不是陈某人个子高,又是死死地盯着对方,也不可能发现这细微的异常。

有了这个小动作,陈太忠越发地肯定,这厮是知道自己跟荆紫菱的关系的。

眨眼间,耿姓男子眼中就泛起了浓浓的茫然之色,他“不可置信”地指一指对方,又收回手指一指自己的鼻子,“你……是在叫我?”

“你说呢?”陈太忠慢悠悠地走过来,双手向身后一背,满面笑容地发话了,“你不过来那我过来,耿小子,你出息了啊。”

“我好像不认识你吧?”黑脸膛厌恶地皱一皱眉头,接着又不屑地哼一声,“很多人都知道我姓耿,我不可能把他们都记住……你冲我呲牙咧嘴的,什么事儿?”

“老耿你还真是好脾气,”那悍勇年轻人看不过眼了,在旁边冷冷地插话,“搁给我,直接把他拽到外面说话。”

“我说,目前还没说到你的事儿,你最好闭嘴,”陈太忠看他一眼,笑着摇摇头,接着又去看那黑脸膛男子,“我就问你一句话,你现在过来……是干什么来了?”

“你管得着吗?”耿姓男子不乐意了,“我去哪儿,用得着跟你请示吗?你算那棵葱?”

“行,”陈太忠扫一眼会场的人,发现大家都在兴致勃勃地围观,荆紫菱正在急急忙忙往这边走,就笑得越发地灿烂了,“算你牛逼,敢跟我出来谈谈吗?”

现场的各色人等真的太多了,他就算不顾忌自己的身份,也要考虑易网公司在运营商眼中的形象,所以他决定把对方叫出去说话,此等行径,真的跟街上打群架的小混混们一般无二,但是……他有更好的选择吗?

“我根本认都不认识你,跟你有什么好谈的?”耿姓男子却是一口咬定,他根本不认识陈太忠——这个账他确实不能认。

“不出来是吧?”陈太忠笑着点点头,向对方迈出一步,就在这个时候,荆紫菱已经赶了过来,一把就拽住了他的衣襟,“太忠哥,给我个面子,别在这里搞事。”

那悍勇年轻人耳听到她管这个男人叫哥,脸色登时就是一变,眼中也闪过一丝狠辣,接着就是腿一伸,重重地前踏一步,“老耿是跟我来的,我来……是请荆总共进晚餐的,怎么,你有意见?”

“嘿,”陈太忠冷笑着看他一眼,不屑地吐出两个字,“蠢货!”

“有种你再说一遍?”男人的双脚缓缓地打开,冷厉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两臂微微外张,双手自然下垂,看起来还是练过两天的。

“蠢货,蠢货!”陈太忠说一遍不够,喜眉笑眼地又说一遍,双手依旧在后面背着,还挺一挺胸脯,一副很欠揍的样子——主动出手的话,有点替小紫菱抹黑,但是……还击总是没错的吧?

“嘿,”男人冷厉的双眼一眯,却是出人意料地没有出手,他身后的两个伴当齐齐向前踏上一步,看样子是要动粗了,他冷笑着一扬手,止住了身后人的动作,“老耿,我觉得……大家确实有必要出去谈一谈。”

“那好吧……”老耿无奈地扬一扬眉毛,转身先向外面走去,他知道事情要不妙了,不过心里也没多害怕,我死活不认的话,你能把我怎么样?

他一转身,这三位也跟着走了出去,陈太忠冲荆紫菱笑着点点头,小紫菱见状,主动地松开了他的衣襟。

其实她拽得本来就不紧——千万别把天才美少女当作乖乖女,她可是很会变通的,要不然当初在郭玉兰的饭店,她也不会惦记着溜单,制止双方争执是她的初衷,但是拽得太紧的话,那不是里外不分,帮对方拉偏架吗?

见陈太忠昂然跟着走出去,那李姓服务商走了过来,眼中满是迷茫,“荆总,你就这么……放心陈主任出去?”

“啊,”荆紫菱点点头,心说别说这几个人,就是再来十倍,也不够太忠哥收拾的,“你既然认识他,还不知道?”

“我们也是才认识的,还发生了点……小误会,不过,都过去了,”老李干笑一声,又摊一下手,“他还让我给易网挂一年的弹窗,我也答应了。”

“哦,那可谢谢了,”荆紫菱微笑着点点头,伸手同对方蜻蜓点水般一握,转身离开。

什么叫气度,这就叫气度,高高在上的易网美女老板,纡尊降贵地同刚冒犯自己朋友的小老板握个手,她要是不做理会,别人不会说什么,握得久一点,又没那份应有的矜持了。

旁边那位羡慕地看着李老板,李老板却是脸色刷白,“好险,刚才咱俩要是说话稍微冲一点的话,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他说话做事要圆滑一些,自是体会到了荆总不是硬充大头,而是真的不担心自己的男朋友,虽然他非常确定,自己指出的那几个男人,也绝对不是善碴。

京城最不缺的,就是各种各样的权贵,“不到深圳不知道钱少,不到北京不知道官小”这话真不是白说的,而那陈主任居然就敢跳着脚大骂,丝毫不考虑对方背景。

就这么一个嚣张的主儿,却是轻轻地就放过了己方二人,搁给别人,或者要考虑这厮是不是会在背后阴人,但是李老板非常确定,人家根本连阴人的兴趣都没有——档次差得太多!

陈太忠确实没考虑那个汉子的背景,走出门之后,五个人做出了一个共同的选择,门口拐个弯——拐弯之后也不是个冷清的场地,不过这就无所谓了,都是嚣张的主儿,给开会的那帮人一个面子就足够了,其他人的印象,还真不重要。

他拐弯过去的时候,那四位已经转过头来,面色不善地看着他,不过他根本不在乎,而是笑吟吟地看着那姓耿的男子,“你现在还确定……不认识我?”

“你这种人,我一天见好几百个,”黑脸男子硬着头皮回答,这个时候他不能不撑下去,否则的话,不但陈太忠放不过自己,身边的小吴,那可也不是什么好鸟。

陈太忠的事迹,他最近了解了不少,知道这家伙能打能杀,也是个暴躁脾气——但是你既然在黄家见过我,想动手也要掂量一下吧?

“我这样的人,我保证,这辈子你就见过一个,”陈太忠笑眯眯地走上前,抬腿就是一脚,真是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接将此人踹出了五米开外,“黄老没告诉过你……我这人从来不讲理的吗?”

“小子,你找死……”旁边这位悍勇汉子不干了,麻痹的二话不说你动手打人?不过他的话才说到一半,登时就倒吸一口凉气,“黄老……哪个黄老?”

“你认识几个黄老?他又认识几个黄老?”陈太忠笑着一指倒在地上的耿姓汉子,“反正我只认识一个黄老……我俩在黄老家见过面。”

“哦,”悍勇汉子一听,这位也是常登黄老家门的,就不敢贸然冒犯,说不得铁青着脸发问,“然后呢?”

“然后?呵呵……”陈太忠笑得越发地灿烂了,“荆紫菱是我女朋友,黄老都知道,你说他知道不知道呢?所以我说,你是个蠢货……看看,我又说了一遍!”

“你是谁家的?”悍勇汉子的眉头,皱得更紧了,“别跟我扯你认识谁,那没意思,说吧……你是谁家的小子!”

“我就是工人后代,什么谁家小子?”陈太忠冷笑一声,这时候他就算愤怒稍息,表情和心态逐渐地同步了,“不过你是谁家小子,我也不在乎……想说你说,不想说就别说。”

这吴姓男子看着悍勇,脾气也暴躁,但是怎么说呢,这些家庭出来的,就没有一个不会掂量轻重的,话说到这个地步,他自然反应过来了,老耿明明知道荆紫菱有这么一个强势的男友,还要撺掇我追她,那就是拿我当枪使呢。

至于说老耿不认识这男人,那才是哄鬼,且不说这位一口就叫出了“姓耿的”,更是点出老耿跟黄家的渊源,而且,老耿平日里也不是个好性子,被人这么折腾,却是难得地体现出一丝容忍——怪不得你要撺掇着我上,合着你惹不起啊。

吴姓男子刚才就想到这个可能了,所以才强压着火气,眼下猜测被人证实,真的是有点出离愤怒了,但凡是这种家庭出来的孩子,最是恨被人算计和忽悠,充当那些冲锋陷阵的二杆子的角色——老子生而高贵,哪里能被你这种烂货消遣?

不过,生气归生气,收拾姓耿的,那是回头的事儿了,眼下这个场面,他还是要绷住的,被朋友骗了,就已经很丢人了,那就更不能输给外人了,否则就是双重的笑话了。

而且他平日里也确实是个不讲理的主儿,先把外面的面子争回来,回头的里子,慢慢地收拾呗。

2765章谁都不笨(下)

想是这么想的,但是吴姓男子也很清楚,哪怕对方真的就是普通工人家庭出身,也不是个善碴——只看老耿的反应,他就能猜出一二来。

按说从常理上讲,能力再强的主儿,跟出身好的人比也不占任何的优势,就算眼前这年轻人是得了黄家赏识的,但是如此地年轻,顶天了也就是副厅正处级别的,黄老会为这么个年轻人叫真吗?

这些想法写起来多,其实就是一瞬间的事儿,官场子弟衡量这些利弊,并不需要费太多的脑筋,于是他哼一声,“我是吴卫东,我老爸是吴近之。”

“吴……近之?”陈太忠眉头皱一皱,这个名字他真的是似乎听说过,但也仅仅是似乎。

“开国的中将,这么孤陋寡闻?”有个跟班不屑地发话了。

老爸是开国的中将,这主儿有多牛逼,那就真不用说了,吴卫东看相貌怎么都不到三十,事实上他也确实是吴中将的老生子儿,有点骄纵那真的太难免了。

真要说起来,中将这衔儿在北京,也就是那么回事,但是人家七十年代都能生出孩子来,证明人也不算太老——事实确实如此,吴近之去世也不过才四年。

问题的关键在于,一个孤零零没有组织的军人,是很难成为中将的,也就是说老吴也是归属于某个山头的,而吴卫东在这些将军的后人里面,年纪虽轻,辈分却是不低,而且需要指出的是,吴卫东的生母还健在。

陈太忠没想那么多,这些都是他后来才知道的,所以他微微点头,“哦,比老爸的话,我确实不如你。”

啧,听到这个满不在乎的回答,吴卫东也有点头疼,不过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也由不得他了——他在圈子里混,还要个面子呢,“我不知道小荆是你女朋友,早知道的话,让给你无所谓……不过呢,大家都知道我在追她了。”

“你给我打住,”陈太忠手一竖,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她本来就是我的女朋友,还需要你让给我?你这是……刚才溜冰了吧?”

这溜冰不是滑冰,就是黑话的吸食冰毒,脑子里会有莫名的亢奋感,时常也能出现一些幻像,陈某人表示出自己的态度了:我不稀罕你把我的女朋友让给我!

“反正我追她了,不能就这么灰溜溜地撤了,”吴卫东无所谓地耸一耸肩膀,又前后左右晃一晃脖子,脖颈处发出轻微的嘎巴嘎巴的声音,正是香港的武打片中,大打出手之前的预兆,“跟我这俩兄弟打一场,你要是赢了,就证明你有保护荆紫菱的能力……我追求的人到不了自己手里,也希望她有一个好的归宿,你说对不对?”

“跟我扯这个犊子,有意思吗?”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随便搁给一个男人,会觉得这个条件不算很过分,尤其是自身武力值超群的主儿,这点小事算个啥?

但是陈某人不一样,他是个爱叫真的,武力值是一方面,情理是另一方面,“打得赢打不赢是一回事儿,我只知道,你骚扰了我的女朋友,这就是不给我面子。”

“打得赢的话,你再说面子吧,”吴卫东不跟他叫真,反正是要开打了,说太多也是白扯,而且他对自己这两个跟班,那是相当地有信心。

他本是军人世家出身,身手比一般人就要强很多,这俩保镖是特种部队退役的军人里精选出来的,看着不如他悍勇,真要动起手来,一个人能打他两个……或者还不止。

他的话音未落,只觉得眼前人影一晃,根本还没来得及看到发生了什么,就看到自己身侧的两个保镖横着就飞出去了,紧接着就是“嗵嗵”的两声大响,由于这响声过于接近,听起来像是一声。

“耶,残影哎,”一旁有女声尖叫,这里不算冷清,搞了这么一出来,周边的围观者也是越来越多,有人好事,拿了DV在这里拍摄,看到陈太忠大发神威,禁不住就要倒回来重看一下,结果发现,数码相机也没拍清楚,“这人速度太快了。”

“我好像打赢了,”陈太忠微微一笑,“不满意的话,咱们再来一次?”

“你偷袭,”一个保镖站了起来,很不忿地指责他,不过另一个保镖一个鲤鱼打挺,更早地站起来,他耷拉着眼皮,沉寂了一阵才发话,“吴少,这个人手下留情了,咱们……打不过。”

“那咱走,”吴卫东不愧是军人家庭出身,真真的是果决干脆,转身就要离开,不成想身后传来一声,“我说吴少,麻烦你等一等……我的面子咋办呢?”

吴卫东也没辄了,说不得一转身,指着耿姓男子苦笑一声,直接实话实说了,“你也知道,这是耿树从中挑拨,对不对……丫挺的就盼着咱俩掐呢。”

“那是他的事儿,回头我跟他没完,”陈太忠才不会让任何人占自己的便宜,他冷哼一声,“现在是你骚扰我女朋友,这账怎么算?”

“不知者不怪,”吴卫东听他这么说,心里的邪火儿也上来了,“我也没强迫她,我未婚她未嫁……我认识她这么久了,就没见过你,你他妈的这是个男朋友的样儿吗?”

“你少跟我逼逼那么多,”陈太忠听得也火了,“你倒是想强迫她呢,我就不怕问你一句……你敢吗?”

“两个保镖打一场,就要决定一个女人的归宿,”他一边说,一边冷笑,今天这吴卫东真是碰到他了,要不然强抢民女的事儿,发生也就发生了。

“别把自己说得跟个情圣似的,其实你也就是一个仗势欺人的王老虎……你知道我俩的感情基础吗?就自以为是地对我俩的交往指指点点,还觉得给我面子了,我呸,你算个什么玩意儿?”

陈太忠这话,真是句句诛心,吴卫东一直是抱着上位者的心态,来跟他争抢荆紫菱的,就算不敌走人,都要指出是他这个男朋友不称职,才导致了别人的误会。

他这话对不对?倒也不能说不对,陈某人最近一段时间,确实是疏忽了对小紫菱的关心,但是这个话荆俊伟说得,荆涛说得,独独这个拿荆紫菱做赌注的吴少,说不得。

你要真的尊重她,会拿她做赌注吗?陈太忠自问,这种事他是做不出来的,尤其可笑的是,这厮已经知道,姓耿的没安好心,还要强行出头,那不是为了爱情,而是为了面子。

陈某人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个好人,但是他对自己的女人,也是绝对珍惜,滥情是他不好,但是他不会为了什么面子,去争取一颗不愿意归属自己的心,感情这东西,要讲个你情我愿,更别说这厮口吻里那种浓浓的上位者口气,让他非常地不爽。

“嘿,”吴卫东气得笑了起来,他长这么大,何曾被人这么指责过?一时间真是气儿不打一处来,因为他觉得自己没错,“嘴挺利索啊……老何,拿家伙过来。”

老何就是那身手略差一点的保镖,闻言转身就向外跑,陈太忠也不阻拦,只是站在那里微笑,“还有别的招儿没有?不怕告诉你,赵晨见了我都得绕道儿。”

“那没妈的孩子跟我比,你问问他敢吗?”吴卫东还他一个冷笑,疯狗赵晨在北京这些干部子弟家,算个有名的了,但也不是没吃过亏,吴某人就是让其吃亏的一号人物。

有人管和没人管,就是不一样,吴少同样是部队大院儿里出来的,他背后有人,捉住赵晨痛打一顿真的不需要太多技巧,不过话说回来,赵疯子谁也头疼,他占了上风之后就不为己甚了,但是眼下拿来说一说,并不要紧。

“被朋友卖了,还能牛逼成你这样,也不容易啊,”陈太忠笑眯眯地点点头,这家伙说话,专门往人痛处戳,他已经感觉到了,这个吴卫东的心里,也挺痛恨耿树的出卖。

“我的事儿,用不着你操心,”吴卫东真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了,他冷笑一声,拿过了保镖递来的皮包,手就伸了进去,却也不见如何动作,“道个歉……我给你面子。”

“撩拨我女朋友,你倒有道理了,还放我一马?”陈太忠笑一笑,转头向外走,他觉得当着这么多人玩嘴皮子官司,真的有耍猴戏的嫌疑了,“有胆子就跟过来,刚才给你那两下,是轻的。”

他这话有意撩拨人,果不其然,吴卫东后脚就跟了上来,堂堂的吴少哪里吃过这样的亏?不但他跟过来了,他一个跟班还挟持上了耿树,“耿老板别走啊,收拾完这个人,大家还有话说。”

这帮人跟着陈太忠走到停车场一处僻静的角落,才拐过一个弯,一个白色的拳头迎面而来,保镖之一飞身而上,硬生生帮老板挡了这一拳。

吴卫东的反应也不慢,顺手就摸出了手枪,“砰”地一声枪响,却是冲着地板击发的,“小子,有本事你快过子弹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