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66 -2767花言

官仙无弹窗 2766 2767花言(求月票) 顶点

一秒记住

2766章花言(上)

陈太忠有忌讳,他不能当着那么多人表现得太怪异,而吴卫东也有忌讳,他手里有枪也不怕开枪,但是再嚣张也不合适当着那么多领导干部乱来——这里可是北京。

不成想,吴少才一枪击发出去,眼前的人影一闪,就不见了踪迹,下一刻只觉得眼前白影一闪,整个人就飞了出去,而他最在意的右手一轻,枪已经没了。

紧接着噼里啪啦一阵乱响,等他头晕眼花地站起来的时候,地上已经躺倒了五个人——其中有俩是老耿的跟班,刚才没进去,才跟过来就被打翻了。

陈太忠不知道什么时候,手上多了一双白手套,那支手枪在他的手上一抛一抛,他似笑非笑地看着吴卫东,“吴老板,吴少……还有些什么玩意儿,都拿出来看看?”

“要是换个地方,十个你这样的,我也弄残废了,”吴卫东又晃一晃脖子,似乎是要从刚才的打击中清醒过来,他不屑地冷笑一声,“今天算你狠,回头哪儿遇上哪儿算!”

“何必呢?何苦呢?”陈太忠很悲天悯人地叹口气,手上微微一抖,那手枪就变成了各种零件,噼里啪啦地掉了一地。

他抬脚出去,重重一踩,啪地一声轻响,不知道什么零件被他踩断了,然后他走过去,笑眯眯地上下打量对方两眼,“你确定跟我没完……是这样吧,蠢货?”

这一刻,他心里真的泛起了杀机,他倒是不怕这厮为难自己,但是这年头卑鄙无耻的人实在太多了,万一这厮动了小紫菱一丝一毫,那可是后悔都晚了。

他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但是一边一个保镖还是感受了不妙的气机,说不得走上前将吴卫东挡在身后,另一个保镖则是走到拐角,驱赶试图靠近看热闹的个别人——看来这种事儿吴卫东也没少干过,轻车熟路得很。

吴卫东被这一声“蠢货”叫得心头冒火,他一向以悍勇著称,要说赵疯子是以敢下手著称的话,他可是以身手高明享誉圈子的,他喜欢别人夸奖自己这个,但是同时,他并不认为自己是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主儿,恰恰相反,他认为自己的智商,也比一般人高。

所以他不能容忍耿树拿自己当枪使,陈太忠一句接着一句的“蠢货”,更是令他无法容忍,就在他正要横下一条心发狠的时候,他敏锐地发现——王贵怎么挡到前面来了?

吴少既然自诩脑子不慢,那脑子真的是慢不到哪儿去,王贵对各种危险迹象,据说有本能的直觉——操,这厮不会生出杀心来了吧?为了……为了帮荆紫菱一绝后患?

“好了,我蠢我认了,你也聪明不到哪儿去,”他生出了退缩之心,而且事实上,有个家伙比陈太忠更可恨,“你光知道跟我叫板了,谁的责任最大……你想过没有?”

“我本来就是冲着他去的,你多的什么事儿?”陈太忠不满意地瞪他一眼——小子你怎么不嘴硬了?拜托……给我一个干掉你的理由好不好?

“那好,这件事就这么算了,晚上坐一坐吧,”吴卫东也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主儿,事实上,知道眼前的年轻人跟黄老有关之后,他就知道事情没办法搞大,最多不过是让对方吃点眼前亏罢了——连夸口他也只敢说是把人整残废,而眼下……显然吃眼前亏的人不是对方。

这坐一坐的邀请,固然是化解前愆的意思,同时也还是有点忌惮另一个跟黄老有关的主儿,他冲耿树扬一扬下巴,“顺便帮这家伙长一长记性。”

这个建议,真有点相逢一笑泯恩仇的江湖豪气,但是陈太忠才不会给他这个机会,“你骚扰我女人,打不过了,才说跟我坐一坐?切,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没空儿。”

一边说,他一边昂首向外面走去,转过弯之后,又是一句话飘过来,“姓耿的,我不怕告诉你,这事儿没完……”

什么时候轮到你一个工人的孩子在爷跟前耀武扬威了?吴卫东觉得自己都折节下娇了,对方居然还不肯买账,一时间好悬没把肝儿气炸了——有些人的优越感是与生俱来的,碰再大的钉子都抹杀不了。

不过这么狂妄的反应,说明人家是真的有底气,下一刻,他很悲哀地意识到了这个现实,于是扭头看一眼王贵。

“非常危险的一个人,教官也没有他可怕,”王贵知道老板想问自己什么,于是很简洁地回答。

你的教官,那可是杀过不止一个人的!吴卫东猛地反应过来,自己似乎还算走运,说不得扭头冷冷地看耿树一眼,发现这厮正面色苍白地看着自己,于是点点头,皮笑肉不笑地哼一声,“老耿,我觉得咱们现在该找个地方坐一坐……”

陈太忠离开之后,总是有点怀疑自己这么轻轻放过吴卫东,是不是有点不负责任?红二代做事一旦突破底线,难免会发生什么令人发指的事情。

说不得他抬手给孙姐打个电话——两家都是部队上的,年纪也差不多,就算不熟,多少也会有一点了解吧?

“卫东啊,我跟他还算熟,”果不其然,她还真知道吴卫东,不但知道还认识,“那家伙有点二杆子劲儿,穷横穷横的……怎么,你招惹上他了?我给你们摆一桌,我的面子他还是得给的。”

“他……好像才是个中将的儿子吧?”陈太忠听得还真有点匪夷所思,你可是大将之后,怎么听起来还挺忌惮他的?

结果这孙姐就将此人的来历说一遍,而且她强调指出,他不但是吴近之的老生子儿,还是独子,吕中将可是在两位老帅手底下干过——而且论起辈分,吴卫东比她还高那么小半辈。

这个人办事也不讲理,但是比赵晨讲理,而且做事非常光棍,很有点江湖豪气,输就是输赢就是赢,这一点很得老辈人的赏识,对他的评价是有血性还不糊涂。

“嗯,没事,是我收拾了他一顿,就是想他是个什么人,”陈太忠一听这人评价挺不错,心里就放下来了,然后他又想起一个问题,“你说他穷横?那么多老帅罩着,能穷了吗?”

“还有魂得不如他的呢,”孙姐这么强悍的女人,说到这个话题都禁不住叹口气,然后解释两句,大致意思就是说,开国将军的后人……需要忌讳的东西也很多,进部队吧,容易被人戒备,进体制也一样,总之是上进不会慢了,想大用真的就不容易了。

国家最欢迎的,就是他们去搞个国企啦或者民企什么的,起码这么一搞,部队上就稳了——哪怕打个擦边球什么的,那也都无所谓。

像孙姐家,好歹是大将出身,搞个批文赚点钱,这日子过得不错,可吴卫东不过是个中将的儿子,人脉是有,但是不能化为财富——开国中将可是有一百七十七个呢。

他的性子原本就不合适在体制里呆着,小打小闹了不短时间,身家也不过才几千万,跟普通人比是挺厉害了,可是同样的将军后代中,好多看起来不如他的主儿,也比他有钱或者有权,这让他觉得有点没面子,所以做事就不是特别讲理。

陈太忠听到这里,就算彻底明白了,心说既然是这么个人,倒也不枉我放他一马,那么接下来要考虑的,就是怎么收拾这个耿树了。

这么想着,他随便感受一下,却发现自己留在耿树和吴卫东身上的神识,眼下还在一起,一时间就生出点好奇来:姓吴的也不知道能把姓耿的收拾成什么样?要知道,耿树身后不但有黄家,还有蓝家呢。

于是他捏个万里闲庭再加隐身,就穿墙进了那栋三层楼的房子,然后就发现耿树被打得鼻青脸肿,双手被背铐着,赤祼着下身跪在地毯上。

北京是有暖气的,赤着下身倒是也不会冷到什么地方去,然而问题的关键是——地毯上还铺着一层玻璃渣子,而耿树的脖颈上,还挂着俩哑铃。

要不说这吴卫东做事手也狠,一点都没错,在黄蓝两家左右逢源的主儿,他都敢这么折腾,而且隔壁还隐约传来惨呼,陈太忠打开天眼一看,得,那边四五个人正**耿树的跟班呢。

“老耿,渴了吧?”吴少手里端着一杯啤酒,笑吟吟走到耿树身边,手腕一翻,一大杯啤酒就从耿树的头上缓缓浇了下去,他却是跪在那里,动都不敢动一下。

房间里暖气充足,但是这大冷天一杯啤酒浇下来,一般人也得哆嗦,更别说他双膝处早就鲜血淋漓了,啤酒顺着他赤祼的双腿淌到了地毯上,一时间酒血魂杂,只疼得他咝咝地倒吸凉气。

“这就对了嘛,早就不让你动了,你非不听,”吴卫东心满意足地走回沙发坐下,拿起一根烟来点上,慢吞吞吐了几个烟圈,“非要跟我说什么黄家蓝家的,我真没兴趣听,只要我没弄死你,谁都不会为你出头……不知道你信不信?”

2767章花言(下)

“吴少,我真没吓唬您的意思,”身在矮檐下,哪敢不低头?耿树这是明白了,报谁的旗号都不好使了,眼前亏他是吃定了,至于说找后帐——谁能找了吴近之独苗的后账?“咱俩认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我是那种人吗?”

“是啊,咱俩认识这么久了,”吴卫东颇有感触地叹口气,身子往后一靠,又抽一口烟,对着天花板缓缓地吐出,看也不看面前这位一眼,“我这人念旧啊,没把哑铃挂到你的老二上,你说对不对?”

耿树听到这话,登时就闭嘴了,他非常担心自己再辩解两句的话,那哑铃就真的挂到老二上了,有些人性子上来,那真是不考虑后果的。

而且,人家吴少真这么做,也不会有什么后果,他非常清楚这一点,就算自己因此丧失了生育能力,蓝家人也不会有任何的反应——部队本来就是他家的短板,在开国将军的圈子里,蓝家没有说话的份儿。

黄家倒是能说句话,但了不得也就是黄汉祥拎着高尔夫球杆砸吴卫东两杆,这就是全部了——而且黄老二都不会砸得太狠。

“我愿意念旧,但是……你看你都做了些什么呢?”吴卫东摸一摸自己的右眼眶,被陈太忠击中的地方鼓胀胀的高度充血,虽然上了冷敷,但一个黑眼圈是免不了的。

想到憋屈处,他禁不住冷冷一笑,“你把陈太忠的女朋友介绍给我,我艹,你大牛啊……现在,你还坚持说,你不认识陈太忠,对吧?”

“那就是个小工人的后代,跟吴少您没法比啊,”耿树已经深切地体会到,什么叫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了,所以他只能投其所好,务求先过了眼前这一关再说,“我要说认识他,传出去了……汉祥叔没准要不高兴。”

“你少他妈的拿这个那个来威胁我!”吴卫东听得一时大怒,狠狠地一拍面前的茶几,“黄汉祥就怎么了?爷现在就把你的蛋拽下来,看明天他能不能找人给你接上!”

发火是发火,他也知道,黄老二那老牌太子党,不是他能抗衡的,说不得他拧熄手中抽了没两口的烟,一点都不在意那白色的烟盒上打着的,是红色的“军需特供”四个字。

接着,他伸手又拽出一根再次点上,深吸一口之后,方始缓缓发话,“我这人呐,心软,对朋友愿意讲情面,现在你告诉我,为什么要挑动着我俩掐?”

对嘛,这问题你早该问了,你小子问半天都问不到点儿上,陈太忠听得暗暗点头,我也想知道姓耿的你藏着什么后手!

“我一点儿挑动的意思都没有,”耿树的脸皱做了一团,那样子真是要多可怜有多可怜,他身子微微一挺,似乎是想换个姿势,不成想触动了膝下的玻璃渣,只疼得呲牙咧嘴,没命地倒吸凉气,“最开始迷上荆紫菱的,是你自己……我能不帮朋友吗?”

“我只是看她不错,不错的女人,多了去啦,”吴卫东又猛猛地吸一口烟,大口地吐着,一边隐身的某人一边强忍着浓烟的熏陶,一边愤愤不平:你就吹吧,你见过几个能赶上小紫菱的女人?

不过,吴少的话重点不在这里,他要深挖根源,“是你主动跟我说的,她是黄家罩着的,牵线儿也是你张罗的,我没记错吧?那么……我就想问你四个字,目的何在?”

“吴少您这么说……那我也只能实话实说了,”耿树一咬牙,脸上露出了一丝决绝之色,“冒犯的地方,您担待了。”

“啪啪”,吴卫东伸出手来,轻拍两下,脸上是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好,痛快,我就喜欢痛快人,我娇朋友不怕冒犯,就怕不诚心……你说!”

吴卫东这家伙,倒是能娇往一下,陈太忠暗暗做出点评,此人够狠也够大气,脑子也不缺弦儿,不过……这家伙自我感觉实在太好了,啧,有点遗憾呐。

“您不止跟我说过一次了,发展得不是很好,”耿树勉力抬起脖子,直勾勾地看着对方,看得出来,他为了脱困,这也是最后一搏了,“说什么牵线儿的,那就没意思了,我当初就问了您一句,‘是不是想人财两得’,这话你不能否认吧?”

我艹……你这厮忒不是玩意儿了,陈太忠这才明白,怪不得吴卫东对小紫菱如此地上心,敢情,你小子还惦记着易网公司的那份家当呢。

意识到这一点,他真的想现身出来,暴打这货一顿,我这堂堂的罗天上仙,也是只求能得到小紫菱这个人,你居然想人财两得……我说,你何德何能啊?

而且,小紫菱的公司能撑到现在,全靠我的输血,你这不是吃女人的软饭,你这是在琢磨吃我的软饭呐,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荆紫菱的易网公司,支出是天文数字,广告收入啥的,真的可以忽略不计,就算大荆总投资的碧涛煤焦油深加工集团,利润虽然大,但大多都用在二期工程上了,能反哺易网的资金,真的是九牛一毛。

而且那是荆俊伟的企业,荆紫菱只是帮着代管,她用得多了,也说不过去,大小荆总只是兄妹关系,又不是父女关系,别说是同父异母,就是同父同母,那都不算直系亲属的。

“嘿,”吴卫东登时语塞,孙姐评价的没错,他一直觉得自己的手头紧张,也觉得身家也配不上自己的身份,但是同时,他还忌讳别人这么评价,耿树直接这么说出来,倒也有几分破釜沉舟的诚意在里面。

陈太忠却是一阵失望,唉,小吴啊小吴,我只当你算是个人物呢,自己不能赚钱给心爱的女人花,也就算了,居然惦记着泡女人来赚钱,还牛逼哄哄的……太让我小看你们的节操了。

听到吴卫东一脸的赧然,却是不做反驳,他真的懒得再听下去了,而且这也就六点了,说不得捏个法诀走人了。

他不知道的是,在他走了之后,房间里的故事依然没有中止,吴卫东沉默好半天,才嘿然一笑,“我想起来了,互联网是个很烧钱的地方,这易网公司也是个烧钱的公司,告诉我荆紫菱实力雄厚的……好像也是你吧?”

“荆以远写四个字儿,起码二十万,荆俊伟除了玩古董,在天南还有实业,我只是实话实说,”耿树似乎忘了自己还赤着下身跪在地毯上,他嘴角噙着一丝冷笑,缓缓地发话,“而且我说的这些,吴少您也确认了的……”

陈太忠离开之后,就去赶晚上的饭局,这次是高胜利请客,相较其他来拜寿的干部,高省长成功地见到了黄老,真的是很有面子,所以就暂时决定推迟两天回去。

他请客的对象,不止是陈太忠,还有娇通部他的老上级李部长,李部长已经是二线了,而且他当年介绍的公司,曾经试图破解凤凰科委的无线应急呼叫系统。

但是老部长就是老部长,高省长认这个领导,而且需要指出的是,还是这个高速公路无线应急呼叫系统,老部长在推广的过程中,也是不遗余力——看问题,要辩证地看。

而陈太忠做为这个推广的受益者,不得不来,虽然他目前已经不在凤凰科委,虽然通过代理这个项目的而受益的人,远远不止凤凰科委……没错,这就是现实。

所幸的是,李老部长对这一套也门儿清,由于他已经不再在一线,所以有些话倒也说得明白,“这东西确实是高科技,小陈为人也厚道,那就咱们自己消化吧……反正也是不大的一块儿,谁敢惦记,也得过了我这张老脸。”

凭良心说,老部长这辈子也没赚到什么东西,他的子女大约还赶不上吴卫东,临到老了开窍了,却是也晚了,那就抓到什么项目算什么项目了——尤其这个项目的门槛还比较高,不是随便一个人就玩得转的。

说句良心话,陈太忠就是这么感觉的。

不过老部长辛苦这么一辈子,也没往自家划拉什么东西,他心里还是比较敬重的,就是那句话,东西卖给谁不是卖?赚多赚少看各人的本事,跟凤凰科委关系不大。

于是他就点头,“这个东西我替纯良做主了,不过老部长,我要先强调一下……我这边没问题,你的付款也别让我难做,万一别人以为我在中间捣鬼,那就没意思了,我还年轻,以后的路还长。”

“嗯,这个我知道,”老部长都是二线的主儿了,这点轻重还能不明白?于是他笑着点头,“你想犯错误,我都不答应,以后我那不成才的儿女,还指望着你照顾呢。”

“能帮忙,我当然要帮忙,都不是外人嘛,”陈太忠笑眯眯地回答,他不说照顾而是说帮忙,自然就少了一分狂妄和责任,这点小技巧,他已经很娴熟了,“老部长您放心好了。”

这顿饭实在没什么可说的,等他回了别墅之后,正细细品味跟吴卫东的冲突过程,琢磨里面的味道时候,黄汉祥带着阴京华来了。

(停电,找到外面发的,大家不会嫌更得早吧?嗯,然后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