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68 -2769认女

官仙无弹窗 2768 2769认女(求月票) 顶点

一秒记住

2768章认女(上)

黄汉祥看起来喝了不少,有点东倒西歪了,偏偏地脑筋还很清楚,“张馨给我上酒,我没多,太忠再陪我喝点。”

陈太忠自是不怕他发酒疯,再大的领导来了,一个昏憩术过去,也只有呼呼大睡的份儿,于是坐在那里,陪着黄总聊天。

黄汉祥今天是真的喝了不少,但是确实没多,听陈太忠说今天跟吴卫东掐起来了,他身子一挺,“小毛孩子,干挺他就是了,没吃了眼前亏,我就给你兜着……什么,耿树在场?”

听陈太忠说完,他沉吟一阵,终于是苦笑一声,“不对,不是这个说法,他们的目标,还是在天南,争风吃醋这是障眼法。”

“障眼法?”陈太忠隐隐能理解这个意思,却是不能接受这个解释,于是出声发问,“您的意思是……耿树不是单单地想巴结吴卫东?”

“吴卫东那算个鸟毛,吴近之也不过一个中将,什么玩意儿嘛,比我大哥大不了两岁,拉两个老帅出来,那才叫有本事,”黄家老二口气大得惊人,不过下一刻他话题一转,神情也变得肃穆了起来,“我觉得他们这么搞,目的是让你分心。”

“让我分心?”陈太忠下意识地咀嚼一句,觉得自己似乎是触探到了什么东西。

“哎呀,可是不好,”阴京华微微一咂嘴巴,最能跟上黄汉祥思路的,就是他了,“太忠跟他们碰得太早了,时机不对。”

“早就早点呗,都跳出来,也就方便了,”黄汉祥不屑地哼一声,又伸手去拿啤酒,“就是耿树这小子,实在太让我失望了。”

陈太忠正琢磨这些话的味道呢,猛地听到这个名字,说不得笑一笑,“这个家伙我是不会放过的,居然敢撺掇人挖我墙角。”

“你的墙角也太多了一点,”黄汉祥不满意地看他一眼,不过大抵也是告诫他不要太乱的意思,接着沉吟一下,“适当教训他一下就行了,我估计他在吴近之的小子那儿也要倒霉。”

要不说人情社会就是这样,耿树先是投靠了蓝家,现在又设计陈太忠的女友,可是以黄老二这样的性子,还下不去狠手,当然,他也有自己的理由,“这魂蛋做不了大坏事,也就是小打小闹,我说……你在没在听?”

“哦,我琢磨你俩刚才说的话呢,”陈太忠不情不愿地回答一句,他可是不想就这么放过耿树,但是黄二伯发话了,又隐隐有背书之意,这就让他不太甘心,“你们说我碰见吴卫东……早了?”

“对啊,应该是在天南发力,涉及你的时候,北京这边再有这档子事儿,年轻人你你我我的是事儿,黄总也不好插手,你还得亲自过来,然后……你就忙不过来了,”阴京华解释得非常到位,“你要再一冲动,发生点什么事儿,就更热闹了。”

就这么个操蛋玩意儿,老黄你说他做不了大坏事?陈太忠又有点恼火,可是下一刻,他的眼角不小心扫到了张馨,发现她耷拉着眼皮,鹅蛋一般圆润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他心里就微微地**一下。

小紫菱是他心中的正室,这是他所有的女人都知道的,不过在这些女人面前,他要是太过强调地看重小紫菱,似乎对她们……也不是很尊重。

念及此处,他终于丢开了心中的那份纠结,然后就有兴趣顺着阴京华的思路想下去了,“那我早一点发现,到时候不会忙不过来,怎么就又不好了呢?”

“也没啥不好的,就是这么一搞……对方的意图就过于明显了,”黄汉祥听得笑了起来,“咱就不好意思继续假装不知道了。”

“这个无所谓,您就当不知道这事儿了,”陈太忠一听,也笑了起来,让杜毅先出面顶着,是大家的既定策略,为这点争风吃醋的小事,搞得黄老二出面,这怎么可能?

“你的事情倒是小事,”黄汉祥的脸色,慢慢地凝重了起来,“关键是能源这一块,真的很要命,我有个预感……石油一定会疯涨,然后就是,煤炭要跟着水涨船高,这次要是把某些人吓回去,张州接下来的几年里也不会太平。”

“嗯,现在已经有省外的民间资金盯上张州了,”陈太忠点点头,他接触这样的人也不是一个两个了,“大家都看好煤炭的前景。”

“哦?”黄汉祥饶有兴致地发问了,“那以你的看法,该怎么面对这些资金?”

“我跟他们表过态,可以建焦厂、洗煤厂,矿山不能买卖,”陈太忠轻描淡写地回答,自从跟董飞燕辩论过铁路系统的发展之后,他对这个问题的认识更清楚了,“能源类的原始资源,必须掌握在国家手里,这关系到了民生。”

“嗯,”黄汉祥笑着点点头,“你这小子有时候魂得很,但是大是大非上倒明白,怪不得你把粮食系统也折腾了一顿……那玩意儿更关系到了民生,人可以不用电,但总不能不吃饭。”

“连这个您也知道?”陈太忠听得有些汗颜。

“我还知道你放过了那个厅长呢,”黄汉祥不满意地看他一眼,又冷哼一声,他的不满意是有原因的,“这不符合你的性格……别是蒙艺跟你打的招呼吧?”

“不是他说的,”陈太忠越发地汗颜了,老黄你的脑袋瓜,能不能不要这么好使?不过这也说明,在官场上脚踏两只船,确实是犯忌的事儿,以黄汉祥的豁达,都要对此念念不忘。

当然,他也不会因为对方的不满,就放弃自己的原则,哪怕对方是黄汉祥,于是他讪讪地笑一笑,“不过蒙书记对我确实不薄。”

“那个厅长……应该弄下来,”黄汉祥极不满意地嘀咕一句,“涉及粮食安全的大事,他蒙艺不是号称铁面无私吗?这种事情上也会放水?”

真的不是蒙艺打的招呼啊,也就是尚彩霞打了一个电话嘛,陈太忠苦笑一声,“郑飞的大儿媳妇找到我了,而且……侯国范答应把缺口补起来,我想的是换个厅长的话,没准这窟窿又得扯皮。”

“啧,郑飞~”黄汉祥一听这个名字,也没了脾气,好半天才哼一声,“回头中纪委找你谈话的话,你别乱折腾,规规矩矩地把自己摘出去就行了,听到没有?”

“中纪委……肯定会找我吗?”陈太忠也只有苦笑了,“蓝家做事,不应该这么不靠谱吧?”

“那一家子人……嘿,”黄汉祥不以为然地哼一声,大致就是不屑不耻之类的情绪,接着他侧头看一眼,“不过,搁给我调查,也要找你问,毕竟你接过死者的电话。”

“那是人家相信我,证明我有广泛的群众基础,”陈太忠真是有点哭笑不得,“调查无所谓嘛,但是以这个为突破口,那就太扯淡了。”

“反正下去的人,对你不会抱有善意,你先忍一忍,”黄汉祥唯恐他年少气盛,就要细细叮嘱一下,接着他话题一转,“对了,他们丢的那个硬盘是不是你拿了?”

你这联想还真丰富,陈太忠刚想否认,沉吟一下之后,最终还是点点头,“嗯……在我手里。”

“啪”地一声轻响,黄汉祥就将手里的啤酒放到了桌上,他淡淡地看着这个年轻人,却是一言不发——给我个解释吧。

“他给我打了两个匿名电话,我就查出来他是谁了,不过一时没有时间管,后来知道他车祸了,就让人去他家取走了硬盘,”陈太忠既然做出了选择,那么肯定就有了相应的说辞,并且他强调一点,“刘勇车祸之后,我才拿走的硬盘。”

黄汉祥的脸依旧是阴着的,这个随口问出的问题,得到了一个让他不太好接受的答案——天公地道,他真的只是随口问一问,因为他确定小陈有这样的能力。

“这个倒是,那女人也这么说,硬盘是她在去了医院之后丢失的,洗澡之前还在玩电脑,”阴京华见气氛不对,忙不迭地插嘴,因为他太了解黄总了。

别看黄汉祥平日里嘻嘻哈哈没个正形,但是事实上,黄家三兄弟里,就数老二的正义感最强——这份正义感在京城的太子党里都是数得着的,这倒不是说洪洞县里没好人,实在是正义感这玩意儿太昂贵了,一般人想玩也得考虑买单的能力。

所以阴总知道,黄总这是真的生出点怀疑的心思来,那么他不得不插话,为陈太忠开脱,“我说太忠,一开始你也不是太忙,而是不想管这件事,对吧?”

要不说这人老成精,真是这么回事,刘勇跟陈太忠的对话,已经被江莹向各色媒体说了不止一次,阴京华仅从媒体的报道中,也品出了小陈的无奈。

“我现在都不想管,我只是想逼着可能的真凶跳出来,谁想到这女人就跑到北京来了?”陈太忠冷哼一声,黄二伯这个态度有点让他恼火,老黄你有正义感这是没错的,但是你这么不相信我,还真是让我寒心,“我只是文明办的主任,又不是纪检委书记。”

“硬盘呢?”黄汉祥终于发话了,语气生硬无比。

2769章认女(下)

“扔了,”陈太忠轻描淡写地回答一句,探手去抓茶几上的啤酒,毫无疑问,硬盘里的资料,最能洗清他的嫌疑,里面绝对没他的资料,否则刘勇也不会找上他爆料,但是……哥们儿我不爽了,还就不给了!

“扔哪儿了?”黄汉祥眼睛一眯,冷冷地看着他。

陈太忠却是不回答他,抬手就咕咚咕咚灌啤酒,直到把一瓶啤酒喝光,长长地打个酒嗝,才往茶几上重重地一顿瓶子,又轻描淡写吐出两个字,“忘了。”

“呀,小子你脾气见长啊,”黄汉祥气得一拍桌子,吹胡子瞪眼地看着他,然而没过几秒钟,他又笑了起来,“你这偷偷摸摸的,净做点见不得人的事儿,别人怀疑你不正常吗?”

“我只是觉得自己一开始不管,是胆小了,因为有点内疚,就补救一下,”陈太忠也没办法跟老黄叫真,黄老都改变不了自家二小子的脾气,他也不认为自己有这种魅力,“我现在都不能确定,这车祸是不是正常的,所以也不想浪费太多时间。”

就在这时,起身离开的张馨又走了回来,将几张打印纸放在桌上,“这是刘勇的两个手机号码的通话清单,是他死了以后,太忠才要求我帮着查的……上面有日期。”

她虽然贵为素波移动的副总,但是在这个别墅里,也只有端茶倒水收拾家的份儿,平日里根本不在类似的场合插嘴,尤其她的性子本来就偏软弱,这个时候能勇敢地站出来插话,真不知道是鼓足了多大的勇气。

陈太忠看见她面颊的肌肤下微微透出的红色,心中一时大畅,行,这个时候你敢插嘴帮我,也不枉我对你的一片用心。

黄汉祥也没防住,平日里不吭不哈软绵绵的张馨,居然能有这样插话的时候,他愣愣地盯了她好半天,才眨巴眨巴眼睛,长叹一声,“唉……太忠好福气啊。”

“他平常很多事,都不乱说的,”张馨吃了黄总的夸奖,脸就越发地红了,尤其她本来就是那种肤色对内分泌极为敏感的主儿,平日里欢好的时候,全身的皮肤都能变得粉红,有若一只锅子里蒸熟了的大虾。

眼下她的脸色,就红得不能再红了,连手背都微微有点红了,可见她是承受了多大的心理压力,但饶是如此,她还要结结巴巴地解释,“他拿了硬盘的事情……我都不知道,他能跟您说……那就是……想为您提供帮助。”

“笃笃”,黄汉祥伸出小萝卜一般粗的食指,重重地敲两下桌子,“不用你说,我都明白……哎呀小陈,你将来可不能亏了小张……不过她这说话的能力,啧,也太不利索了。”

“在您面前,有几个能说话利索了?小张还是一小丫头呢,她真能说利索了,那反倒是心机重了,”阴京华微笑着拍马屁,一点都不觉得不好意思,可陈太忠不但不能耻笑他,还得领情呢——可见马屁不怕赤祼,关键是要选好时机和场合。

“小陈听到了吧?京华说你心机重呢,都敢跟我使性子,”黄汉祥嘿嘿一笑,借此就坡下驴,“好了,小张没说错,那个硬盘确实有用,中纪委那边,消息封锁得很严。”

“但是这硬盘里,也可能有我的黑材料啊,他是加密的,我都一直没解开呢,”陈太忠斜着眼睛看黄总,他说的是实情,但是挤兑的味道也很明显,“万一上面有我的黑材料,这个车祸……我就又说不清楚了。”

“说你胖,你还就喘上了,”黄汉祥翻一翻眼皮,“你黄二伯嫉恶如仇,你应该感到高兴才对……少跟我扯那么多,硬盘呢?”

陈太忠假巴意思地进一下房间,然后就拿出了装在塑料袋里的硬盘,“为了保密起见,我没找人解密文件,不过我相信没我的资料,万一有的话……嗯,那啥……”

“万一有的话,我大义灭亲,”黄汉祥知道这厮想的是什么,不过今天他被这小家伙拍桌子瞪眼拿捏半天,心里很不爽,于是就还击一下,却没想到一不留神,用错了成语。

“您二位……好像还不是亲戚呢,真不知道该怎么灭,”阴京华哈哈大笑了起来。

“谁说的?荆紫菱……那是我干孙女,”黄汉祥若无其事地回答。

“她最多做您干女儿啊,”陈太忠一听,可就不干了,无端端我又矮一辈儿?“黄老和荆老可是同辈,荆紫菱是荆老的孙女。”

“干女儿就干女儿,”黄汉祥也没在意,不过下一刻,他一眼扫过了张馨,犹豫一下发话了,“小张也不错……你也做我干女儿吧?”

张馨只觉得晴空一个霹雳,好悬没被震得晕过去,黄汉祥的干女儿,那可就是黄老的干孙女了,她只觉得耳朵里嗡嗡乱响,眼前金星乱转,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入耳却是黄汉祥调侃的声音,“不乐意你直说嘛,我最喜欢强人所难了。”

“我……乐意,先敬干爹一杯,”张馨哪里还敢矫情,马上就顺着杆子爬了上来,她性格内向接触人不多,但是基本的做人常识还是懂的,一边说,她一边就打开两罐啤酒,递给黄汉祥一罐,自己拿起一罐,咕咚咕咚一口气灌了下去,唯恐喝得太慢。

喝完之后,她才抹一抹嘴角流下来的啤酒——她喝得太快了,张嘴才待说什么,嗓子眼里发出一阵咕噜声,然后她紧闭双嘴,站起身就向卫生间奔去。

“嘿,”阴京华摇摇头,却是没有出声,这种场景他见得太多了,有些小姐为了提成,一瓶xo也能一口闷下去,然后就往厕所跑——当然,这个类比未必恰当。

反正黄汉祥就不这么认为,他更看重的是张馨以前遇到什么事儿都不敢发话,现在却是有胆子出声,“唉,小陈,要不是你的女朋友是小紫菱,她还真的挺合适……将来不要亏了她。”

所谓的紧跟领导,好处就是在这里了,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许是一件事,也许是一句话,领导不小心心血**一下,腾飞就不是梦想——眼下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这是不是还得举办个仪式?”陈太忠嘴巴扯动一下,勉强算是个笑容,“不过我在天南,才收拾了她前夫一顿……那家伙刚从监狱里放出来,不会有什么麻烦吧?”

说实话,他还真不稀罕黄汉祥对张馨的赏识,有他在,谁欺负得了她?他并不喜欢别人介入自己的私生活,别说是老黄你了,就算是黄老叫过来……你们厉害是真的厉害,那么,麻烦先隐个身给我看看?

“那又怎么样?”黄汉祥不介意地摇摇头,他并不清楚张馨的老公是谁,但是下面人了解过这个女人,既然没有异常情况报上来,那就证明不值得关注——她前夫了不得也就是个正处,“我都说了,最喜欢强人所难了……不过这个仪式就免了,我说话还顶不过个仪式?”

这一晚上收获最大的,应该就是张馨了,居然莫名其妙地成了黄汉祥的干女儿,陈太忠收获的,却是一系列的警告,比如说——“你在北京多呆两天吧,在这儿的话,中纪委找你问话,也要掂量一下份量。”

由于黄汉祥来的时候就喝了不少,离开的时候就早了一点,堪堪不到九点,他刚走,凯瑟琳和伊丽莎白就应酬完回来了,还好双方没有照面,省去了可能的尴尬。

聊了这么半晚上,陈太忠原本琢磨着,是不是该到那叫江莹的女孩儿处走一遭,看看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处境,不过张馨却是兴奋得很,坐在他身边叽叽喳喳地说话,虽然说的也都是点小事,可明显地跟以往的沉默寡言不同,她甚至有点语无伦次了。

人家老黄就是那么信口一说,连个仪式都没有!陈太忠很明白那些大人物的心态,不过见她如此亢奋,也不忍心打击她,只好笑着陪她聊天。

这一聊就聊到了十点多,没过多久马小雅也来了,陈某人自是又开始了他的荒唐的夜生活,至于那个女孩儿嘛……反正老黄他们都算计好了,也用不着哥们儿多心。

一觉醒来之后,陈太忠只觉得满屋的白色,心说这是大家都没盖被子?揉一揉眼睛才发现亮光从窗外透射进来的,合着是下雪了,一夜之间,整个城市变得银装素裹。

天南的冬天是很少见雪的,张馨就先开心了起来,眼下又下得纷纷洒洒,连凯瑟琳都见景生情,大家索性相伴着四处赏雪了,一整天时间都花费在了这上面。

“以后雪天开车,可得小心了,”从八达岭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陈太忠心有余悸地叹口气,一路上见的车祸真的是太多了。

他正感慨呢,就接到了一个来自天南的电话,号码和声音都很陌生,“是陈主任吧,刘勇的案子已经是省纪检委关注下的省厅督办……江莹的口风也变了,保重。”

(十月中旬了,谁又看出月票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