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76 -2777活该

官仙无弹窗 2776 2777活该(求月票) 顶点

一秒记住

2776章活该(上)

陈太忠把中纪委的人打了!

这个消息委实太过奇葩了,居然在短短的五分钟内,就传遍了整个天南大厦,甚至都传到了黄汉祥的耳朵里。

“我艹……都让他低调了,”黄二伯苦笑着骂一句脏话,接着吩咐跟班,“帮我接阴京华……这小子的折腾劲儿,比我年轻的时候还大。”

连这老牌的太子党都知道,现在不方便打电话给陈太忠,只能通过阴京华来了解事态,由此可见这件事的性质,可能有多么严重了。

不过陈太忠这时候也确实没空,由于他连给那位两拳,这两位终于想起,传说中的陈主任,战斗力异常彪悍,所以也中止了挑衅行为,马上给单位的领导打电话汇报情况。

陈主任却是趁这个机会,大摇大摆地去驻京办的影音室,一口气将带子翻录了三份,这个时候,大家都已经知道,大致是发生了什么,所以没人去听那个录音——很多事情,真的是不知道比知道了要好。

甚至齐主任都怵了,他一个电话下去,要驻京办的人全体出动,到后院去清理积雪——这是一项非常有意义的活动,大家在维护首都环境的同时,既陶冶了情操,也锻炼了身体。

反正中纪委那俩没找我求援,我多的什么事儿?

所以,非常匪夷所思的一幕发生了,中纪委来人在没命地打电话,驻京办的工作人员也跑得一个都不剩了,反倒是打人的凶手优哉游哉地四处乱晃,太没有天理了!

这个时候,阴京华的电话打到了陈太忠的手机上,话还没说就先是一声苦笑,“嗐,太忠……你这也有点过于生猛了吧?现在说话方便不?”

“没啥不方便的,呵呵,”陈太忠听得就笑了起来,“驻京办的人都跑得不见影儿了,那俩货在打电话,我空闲得很。”

“我以为自己已经很高估你的胆量了,没想到自己的想象力还是太匮乏了,”阴京华深有感触地轻喟一声,“说吧,怎么个状况?”

陈太忠笑吟吟地把事情阐述一遍,末了还不忘反问一句,“老阴你说是我胆大,还是他胆大?明目张胆地公器私用,真是什么话都敢说啊,这也太不给黄二伯面子了。”

“还真是欠揍,”阴京华一听,立刻就表态了,他的四季春伺候过多少首长干部,对中纪委的工作程序了如指掌,自然知道那家伙的话出格到了什么样的地步,“居然敢公然表示预设立场,你没狠狠地抽他俩大耳光?”

“呀,忘了,”陈太忠一听就笑了,“这好说,你等着,我现在就去抽他……声音起码能让你在那边听见。”

“得得,现在这样也不错,我就是那么一说,”阴京华马上出声制止,他那么说话,也是站在陈太忠的角度上,真要换了他在场,且别说有没有那么大的胆子和身手,只说年纪,他就已经过了冲动的岁月了。

反正阴总不想担当这个撺掇的罪名,他只是按惯例考虑,认为这件事应该不大,但事实是否如此,他也不敢确定,“太忠你已经很给咱们长脸了……对了,那录音带现在还在你手上?”

“我复制了三份呢,”陈太忠得意洋洋地回答,当然,如果需要的话,他弄三十份三百份出来也不过是伸伸手的事儿,这么做无非是掩人耳目而已,“丢一份两份的也不要紧……喂喂,老阴……老阴?”

阴京华现在哪里有兴趣跟他扯淡?说不得将手机搁在一边,又摸个手机出来,“黄总,事情我了解了一下,是这样的……”

黄汉祥听完之后,久久没有做声,就在阴总也忍不住要学某人“喂喂”的时候,电话那边才传来一声冷哼,“现在的人,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了,这种话居然也能说出来,京华你有什么好的建议?”

“我建议您该出面了,他们这么说话,很难让人相信是水平问题,”阴京华着急给黄总打电话,这是根本原因,在黄老二面前,他虽然不是诸葛亮的角色,但是客串参谋也是家常便饭了,做为黄总的贴心人,他有必要帮老板思前想后,分忧解难。

“不是水平问题,那就是屁股问题了,有人要下狠手了啊,”黄汉祥也考虑到这一层了,听小阴这么说,他就叹一口气——都知道小陈是黄家的人了,中纪委的人还敢这么搞肆无忌惮,这是觉得老爷子的生日过去了?“你先过去落实一下录音带,我离天南大厦有点远……”

黄总在这边发狠,中纪委那边也有人发狠,这次出动的人,是监察部第四室的,四室的赵副主任一听,被调查者居然抢了录音带,并且当众打人,气得直接就狠狠一拍桌子,“嘿,还真是无法无天了啊!”

当然,去的人也说了,双方情绪有点激动,自己这一方有点过激言论——这个话是一定要点的,否则那就是有意欺瞒和利用领导,性质就太恶劣了。

不过赵主任直接就无视了这句话,中纪委调查人,从来不存在己方言论过激的说法——说得再难听,都是为了挽救对方,这是个立场问题。

而且他是得了人授意的,也不需要考虑忌讳那么多,冤有头债有主,我只是一个具体办事的,那些针对性什么的,跟我无关。

所以他都懒得细问,直接驱车赶赴现场,一路上还接了好几个电话,打电话的人纷纷表示出了口头上的愤怒,并且充分地表示出了对纪检监察工作的支持——哪怕中纪委的人工作方式可能简单粗暴了点,但就是陈佩斯那句话了,“你个叛徒神气什么”?

这o两天小雪不断,不但路况不好车祸也频频,赵主任的车开得不算太快,到了天南大厦的门口,差不多一个小时就过去了,然后……车就停在了大厦外面的隔离栏外,好半天不动。

“啧,怎么回事?”他不耐烦地放下车窗,车窗上湿气有点重,视线不好,他又是坐在首长位,看不清前面的路况,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前面的司机发话了,“有辆车挡在了大门口。”

确实是有辆车挡路,这个时候,赵主任也看清楚了,天南大厦的院门其实并不小,足以容得下三辆车并排出入,而且是那种自动伸展的推拉门。

现在的院门,也开了有三分之二的模样,但是非常不幸的是,一辆奥迪a8横着停在开口处,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前后都容得了人出入,甚至三轮车都勉强能出入,可是想进汽车,那就是天方夜谭了。

赵主任知道,这年头不讲理的主儿太多,也没在意,不过等了半天,看到前面的车还一动不动,说不得吩咐司机一声,“叫这车让一让,必要时表明身份。”

司机一摔车门下去了,以示自己气势汹汹,不过不多时,他又气势汹汹地回来了……好吧,用词不当,应该是气急败坏,“车主人说,挡的就是中纪委的车。”

“什么玩意儿,”赵主任听得怒哼一声,伸手就待推车门,然而下一刻,他的手就停在了半空中,“这是谁家的车?”

“我问了,人家不说,”司机的脸皱得跟什么似的,这种低级错误他可能犯吗?而且他还嗅出了里面的味道,“里面后座上,坐着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头,看起来很不含糊。”

“五六十岁……很不含糊?”赵主任微微一咀嚼,眉头就皱了起来,不用问,这是黄家来人了,意识到这一点,他就要把压力施加在司机身上——王不见王嘛,“连个话都问不利索……你就这点办事能力?”

去你妈的的吧,司机充耳不闻纹丝不动,别跟老子呲牙咧嘴,他这车不是专门为赵主任服务的,整个四室都能用,还能被别的单位借用,赵主任的专车上午出去了。

中纪委的人不算多,但是比赵主任强的人,海了去啦,没专车的人多着呢,这司机背后也有人,就见不得他这虚张声势——够资格呵斥老子的主儿,都在八宝山躺着呢。

“行,我倒要看一看,这位是谁,”赵主任怀着一腔愤懑下了车,心说你小子敢让我现在掉一下链子,我让你这辈子都掉链子。

不过走到a8车前,他就有点傻眼了,这不是……那谁吗?说不得他笑着打个招呼,“来了啊?”

事实上,他并没有想起来黄汉祥是谁,毕竟北京市的权贵子弟太多太多了,但是他非常肯定,这个人绝对面熟,而且……背景绝对不含糊。

“不来的话,我小老乡就要被弄走了,”黄汉祥更不知道这位是谁了,他只是从对方的车牌上分析出,这是中纪委的车,于是绷着脸淡淡地回答,“有人预设立场,怀疑他买凶杀人。”

就在这个时候,那俩中纪委工作人员看到自家的车来了,匆匆地走了过来,一脸失散党员找到组织的表情,“主任您可来了。”

2777章活该(下)

就这么一阵的时间,被打的那位已经两眼肿胀了,不出意外的话,他要顶着黑眼圈上几天班了——这也是陈某人的促狭之处,他上次见到吴卫东很在意眼部的保养,就有意将拳头打在其双眼上,虽然不如抽耳光解气,可是恶心人是足够了。

“怎么能把人打成这样?”赵主任登时就怒了,他已经想到了,面前这辆车里,必然是陈太忠请来的后台,所以故意大声嚷嚷,“凶手呢?”

“要我说就是两个字:活该!”黄汉祥放下车窗,不屑地冷哼一声,接着又升起车窗,根本理都不理这些人的反应。

赵主任知道这是个大块头,说不得看自己两个下属一眼,使个眼色:去折腾啊,你苦主出面了,我这当领导的才好偏帮。

挨打的这位也不傻,知道这辆车来历不凡,而且他做的事情还真经不起嚼谷,但是……主任已经来了,他也别无选择了,“这位同志,你年纪不小了,说话留点口德。”

这话听起来也是反驳,不过他说得不但声音低,而且是软绵绵的,一点力道都没有——没办法,底虚啊。

赵主任听得眉头微微一皱,我说你是早晨没吃饭吗?你不没命地折腾,我怎么出面帮你?

就在这个时候,阴京华和陈太忠也走了过来,双眼肿胀的这位一指陈太忠,“赵主任,就是他打人的。”

赵主任双眼一眯,冷冷发话,“你就是陈太忠?”

陈太忠不屑地看他一眼,a8车的司机已经开门下车,跑去另一边开了后门,陈某人低头就钻进了车里,连一个字儿都懒得说。

“你的人挨打,真是活该,”阴京华走上前冷冷发话,他的眼力价可是一等一的,不但看出来的车是中纪委的公车,更是从车号上推断出,这是一辆来头不大的公车。

这是短短的时间内,赵主任第二次听到人说“活该”二字了,他眉头一皱,才待继续发话,只见对面阴沉着脸的中年人走过来,禁不住全身一紧,“嗯?”

瞧你这点胆子吧,阴京华心里不屑地哼一声,要打你的话,也得是陈太忠出手!他冷着脸将手里的录音机递了过去,“自己听听他说了点什么,哦,要是听不清楚,我这儿还有几盘翻录的带子。”

赵主任下意识伸手,接过了录音机,他这时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人说了点过激的话——不过,真的过激到“活该”吗?

他这一愣神的工夫,阴京华已经转身走掉,去开陈太忠的本田车去了,与此同时,黑色的奥迪a8缓缓启动离开,只剩下三个人目瞪口呆地站在这里。

那个老头,是专门来接陈太忠的!看到这里,要是还不清楚里面的味道,赵主任这个主任也就白当了,他甚至隐约猜到,这个人大概就是出名蛮横的黄家二儿子了!

北京最不缺的就是太子党,但是时至今日还能被人时时提起的,不管怎么排,黄汉祥都稳稳地名列前茅。

意识到这一点,赵主任开始头疼,我怎么把这个家伙招来了?他很清楚这次的调查背后有什么味道,也知道两边都有大佬级别的首长的身影。

但眼下只是初期的、小小的协助调查,就惊动了黄汉祥亲自前来保人,这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黄家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廉价了?

估计问题还是出在自己人身上了,赵主任回过神来,想到刚才没吃早饭一般的驳斥,他冷冷地看一眼被打的这位,也不想丢人现眼地站在外面了解情况,“上车说话吧。”

路边说话,草窠里有人听着,三人上了车,天南大厦里有人隔着玻璃张头张脑,发现那辆车也不进门,在门口停了差不多五分钟,然后掉头离开。

这是个什么状况呢?观察的这位也看不懂了,说不得溜下楼去找齐主任,来到后院之后,发现主任正在指挥大家清理边边角角。

事实上做为一省的驻京办,是比较在意卫生形象的,后院的雪在下雪当天,就有保洁工清扫了,不过主要是清理通道和空地,无关紧要的地方还残存着一点。

今天主任兴致高,要大家全部清理了,就连堆在树坑中的雪,也要铲进污水井,由于这雪下了好几天,冻了化化了冻的,一铁锹下去,有时候只是一个白印子,工作量可不算小。

观察的这位走到主任身边,低声汇报两句,齐主任登时就是一愣,接着苦笑着摇摇头,“一声不吭就这么走了……嘿,看来事情也就这样了。”

“啊?”汇报的这位没想到,主任这么快就做出了判断,少不得又请教一句,“难道他们不可能憋着劲儿使坏?”

这个“他们”指的肯定就是中纪委,不管什么派系,大家都是天南人,谁也不可能公然表示说,我要吃里扒外。

“要是没完的话,肯定要通知咱们一声,让咱们做见证,”齐主任将此事看得通通透透,观察者又是他的心腹,于是耐心解答,“纪检干部在工作时被打,这是天大的理了,这个理都抓不住,他凭什么还敢惦记背后使坏?”

“倒是这个陈太忠,”他说到这里,眼睛隔着大厦遥望着院门,似乎能看到离去的车影一般,长长地叹口气,“唉,真的是……后生可畏……”

陈太忠坐在黄汉祥的车上,也是有点奇怪,“黄二伯您也太给他们面子了,阴总能来就足够了,着了急我还可以给周秘书打电话。”

“你就这点智商?”黄汉祥哼一声,不屑地白他一眼,“你搞一搞清楚,他们敢当着你的面儿说出这话来,这是在敲山震虎……我能没有反应吗?”

“呃,”陈太忠登时就语塞了,他非常清楚,那位能犯糊涂,还是他一手推动的,却是忘了考虑这件事搁在黄家人眼里,味道绝对不一样。

接着,他就假巴意思地叹口气,“唉,看这事儿闹的,其实等杜书记那边出头是最好的,我这还……真是无辜。”

“不管有辜无辜,最近你给我收敛点,房子里面不许住别人……张馨也不行,听到没有?”黄汉祥一脸的郑重,“要是小紫菱……那倒可以。”

这个吩咐,就有一点决战前夕的压抑感了,陈太忠沉吟一阵,方始叹口气,“都是我不好,太年轻气盛,压不住火气。”

“我没说你做错了吧?咱天南人就该有这霸气,勇于反抗不公正的对待,”黄汉祥豪气十足地回答,“不是我小看他们,这件事中纪委相关的人就不敢追究下去!”

“可中纪委……也许会觉得我有损他们的尊严,是在挑衅整个体制,”陈太忠正好借这个机会,理解一些上层的知识。

“那恶心话说出来,就没什么尊严可讲了,”黄汉祥对这些因果和心态,是了如指掌,“现在我来接你,他要是还敢追究……就等着自取其辱吧。”

陈太忠听得点点头,在这种事情上,他只有提问的能力,“反正今天是劳烦黄二伯了,心里真是过意不去。”

“过意不去,就规矩一点,”黄汉祥看他一眼,心说今天这事儿你不这么做,还就真让我失望了呢,不过这小子都嚣张成这样了,鼓励的话也不能说,那么他就要重申一下何为规矩一点,“记住啊,房间里不许出现女人……别给别人歪嘴的机会。”

“这个好说,”陈太忠点点头,心说让她们都去凯瑟琳或者马小雅的别墅就行了……切,多大点儿事?

“把带子放上,听一听,”直到这个时候,黄汉祥才吩咐司机一声……

“比跟我在一起的时候,说得多了不少嘛,”带子放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才完,这时候车已经到阴京华的四季春了,黄总先吹毛求疵地挑剔一下,然后做出了判断,“没错,明显的无事生非。”

接下来,他悻悻地撇一撇嘴,“不过,要是有偿举报的话,这姓刘的小子的死,就又能做出点文章了……啧,你也不知道早跟我说一声。”

这么屁大一点事儿,你要我跟你说?陈太忠听得颇为无奈,只得干笑一声,“我觉得您不会有兴趣听这种乱七八糟的小事儿。”

“我没有埋怨你的意思,”黄汉祥看他一眼,没错,黄老二的时间可是宝贵得很呢,“我是想啊,这个有偿举报传出去了,杜毅又要多一点头疼……那家伙的死又多了点古怪。”

“这次顶在前面的,就未必是杜毅了,”陈太忠沉吟一下,决定把自己知道的更新的消息说出来,“昨天在凤凰驻京办见到殷放了……新任的凤凰市长,他说……”

黄汉祥听他说完之后,不屑地冷哼一声,“四面开花,抓到什么算什么,那一家子就是这么做事的,乱拳打死老师傅……不少人还就吃这一套,会没多有少地让一点出来。”

这手段也有趣,陈太忠听得默默点头,蓝家本就势大,像这煤炭又是传统地盘,诉求多一点的话,一般人不愿意将人得罪死,小小地让点利润也正常。

官场之道首重平衡,这个是没错的,不过你们把手伸进天南,那就是自取其辱了……

(今天码得快,看了一本书《工业霸主》,重生到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工厂里的事儿,感兴趣的可以去看一看,风笑也不认识作者,纯属喜欢……嗯,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