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86 -2787变化

官仙无弹窗 2786 2787变化 顶点

一秒记住

2786章变化

输人不输阵,是所有太子党的通病,黄汉祥这老牌太子党也不例外。

事实上眼下发生的一切,也远远超出了普通意义上的争强好胜,已经涉及了阵营、涉及了具体的利益,想退都退不得。

陈太忠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他沉吟一下,终于是点点头,“那行,就让荆总拿这里待客好了……我还想拿这一套房子,从你那儿再获得点蓝家的线索呢。”

“这就是我找你的第二件事了,老爷子发话了,你得回去了,”今天黄汉祥嘴里令人郁闷的消息,真的是一件接一件,“他要我控制一下节奏。”

“嘿,”陈太忠听得嘿然不语,好半天才轻声嘀咕一句,“前一阵蓝家折腾得狠的时候,也不知道黄老这么要求过他们没有。”

这话就委实大不敬了,以阴京华的城府,都禁不住脸色一变,果不其然,黄汉祥的脸跟着就是一拉,他不能容忍别人对自己老爹的冒犯,“你这说的是什么话?”

“什么话?怪话!”陈太忠才不会怕他,“别人步步紧逼为所欲为,那就可以,咱这儿稍微反击一下,就要控制节奏?不是我说,蓝家的毛病,都是别人惯出来的。”

这话算是说到黄汉祥心里去了,他也不甘心就这么控制节奏,但是……他总不能跟着别人置疑自家老头子吧?说不得哼一声,“等你走到那个位置,自然会了解里面的无奈……好了,我也不跟你扯那么多,这件事还没完呢,蓝家的小屁孩儿想爬到我头上,还嫩一点。”

“蓝家……小屁孩儿?”陈太忠听得微微一愣,“您的意思是说,蓝家的事儿,都是蓝老二搞出来的?”

蓝家的掌门人现在都是古稀的人了,黄汉祥哪里有资格叫人家小屁孩儿?倒是一直跑前跑后的蓝志龙,有这个嫌疑。

“都是的话,那不敢说,绝大部分是吧,”黄汉祥笑着回答,“蓝家的摊子那么大,这煤焦才多大点的买卖?”

敢情蓝家这两子一女,也是事务繁忙,每人各管一面,大哥和大姐的领域相互补充,蓝志龙相对独立一点——当然,这同跟黄和祥跟黄汉祥的关系一样,平日里不怎么来往,但是有了事,还是要相互支持。

以黄汉祥的说法,这件事若是蓝老二一个人来办的话,整不出这么大的动静,想必也是借助了一些其他人的影响——以蓝志龙的财势,三五个亿花在场面上不在话下,但是想同时调动中纪委、媒体和相关势力,那还真是不可能。

“就是你黄二伯,想使唤动这些人,有些招呼也不合适由我出面来打。”

总之就是这么一个意思,这次的事儿说起来不算大,但是细数起来,双方动用到的资源可不少,陈太忠琢磨一下,“那行吧,我就先回了……天南那边,还有俩中纪委的人等我呢。”

“嗯,这个消息我一定转告到,”黄汉祥哈哈大笑了起来,见他还有所疑虑,说不得抬手拍一拍他的肩膀,“就算我扛不住,他们进了天南,以你的能力,把人撵出来总不是问题吧?”

“那当然了,”陈太忠傲然地点点头,然后大家又随便聊两句,黄汉祥留个买机票的电话,站起身扬长而去,荆俊伟虽然是在二楼上,却是挺关心下面的动静,见黄二伯要走,也下来相送。

两人再次上楼,某个家伙沉默了半晌,才猛地反应了过,于是哀叹一声,“我说……这不是忽悠人吗?”

“嗯?”荆俊伟奇怪地看他一眼,不成想这厮反倒站起来了,“要走了,你们玩吧,房子钥匙回头我给你。”

荆总愣了愣,才反应过来,以后这房子就丢给自己保管了,说不得笑着摇摇头,“那以后你来北京怎么办?”

“我现在就再去找朋友借一套,”陈太忠笑眯眯地回答,他说的借自然是再买一套了,老黄虽然催他走,但是他总得把新家落实了,要不然下一次来又得住宾馆。

我倒有朋友,手上有现房,荆俊伟想起来自己有个朋友已经移民,手上的房子想卖两套,不过他才要开口,眼光不小心扫到了张馨,于是笑一笑没再说话。

陈太忠走出去之后不久,张馨也站起身不吭不哈地走掉了,直到这时,荆总的朋友们才真正地放松了起来,魏老师率先站了起来,“嘿,我欣赏一下荆总的房间。”

“他有些东西没搬呢,现在不方便,”荆俊伟淡淡地回答,却是不容反驳的语气,陈太忠的房间里,少儿不宜的东西肯定不会少了。

“能住在这样的房间里就好了,”美女作家无限感慨,当然,这感慨中还有一丝暗示。

“以后能常在这里喝茶,那就又能多点人了,”魏老师也是挑通眉眼的,见荆总似有不悦之色,就又慢慢地坐下,“以前都不知道,荆总还有这么个好地方……陈主任把房子还给你,还能借到条件这么好的房子吗?”

“那是他张一张嘴的事儿,”苏素馨在旁边懒洋洋地回答,中午她也喝了不少,现在还有点迷糊,“这样的房子,他买十套都不会眨眼。”

那个混蛋一定会让张馨帮着看装修吧?荆俊伟淡淡地笑着,却是不发话,这是他不想居中介绍的原因……

这他还真是想错了,陈太忠打个电话给马小雅,了解一下北京现在哪里的房子好,接着在两个小时之内就敲定了一套别墅,这房子有九百平米,加上院子和车库,售价九百万。

从天津顺来的钱,又得有一半砸进来了,而是是毛墙毛地还得装修,装个差不多的话,起码得两百不过位置不错,房间设计都还算合理。

陈太忠交了二十万定金,拿了一张白条就走人了,没办法,房主该是谁他还没琢磨好呢,虽然这是在北京,但是既然已经被蓝家盯上了,有些事情还是低调一点的好——没错,这么一套房子整不倒他,但是何必给别人提供攻击自己的把柄呢?

所以,他是跟张馨一起回去的,不过想到自己这次被人逼得不得不搬家,他心里还是怨恨难耐,说不得又在北京呆了一晚上,直到第二天快中午的时候,才驾车离开。

车到素波,是周三中午,陈太忠回到湖滨小区也没歇着,将自家的地盘细细地过了一遍,北京别墅周围那些乱七八糟的那些东西,应该是蓝家趁他不在的时候,偷偷派人装上的,不过,湖滨小区这边虽然一直有人,可她们的警惕性……那也不用指望。

总算还好,没有发现异常。

唉,都是一些不得不忙的小事,陈太忠忙完之后,发现就到了上班的时候,说不得开车去了省委,秦连成已经在办公室等他了。

在陈主任离开的这段日子里,省文明办这边的工作也一直进展顺利,尤其是劳动厅那里,不知道是不是凑巧,蔺厅长偏偏选在黄老生日的当天,再次邀请了全省各大企业来厅里开会。

这次开的就是大会了,厅里能放五百多人的大会议室,上座率有八成,虽然里面有一小半是厅里的干部,但是与会的企业家代表,占了绝对有一多半。

这次厅里就是摆明车马地下命令了,要各企业限期完善用工制度,若是有企业想蒙混过关,发现一个查处一个,这个是没得商量的。

省委文明办对这个会议高度支持,并且第二天又在《天南日报》第二版登了文章,占了差不多有三分之一个版面,除了报道这次会议,还有各方的论点。

“这么大的事情,我居然没机会参与,真遗憾,”陈太忠笑着一摊手,“我来文明办半年了,还没在第二版占过这么大的位置……老主任就是老主任,这面子真大。”

马屁不怕赤露ǒ,关键要时机得当——这也是这次北京之行他的收获。

“少扯吧,你办更有面子的事儿去了,”秦连成笑着瞪他一眼,心说让我在去给黄老祝寿和占天南日报三分之一个版面这两者中选择其一的话,我肯定会选前者。

只不过立场和阵营都定了,他实在没这个机会,那也只能徒呼奈何,“现在各企业配合得都不错,蔺厅长表示,正在考虑建立分级机制。”

这个分级机制是必须搞的,从理论上讲,省劳动厅对的企业,是省工商局注册的那些公司,虽然他们也有权调查那些在各地市工商局注册的公司,但是调查那些公司,主力还是各地市的劳动局。

“咱文明办的分级机制还没搞出来,劳动厅反倒要先行一步了,”陈太忠感慨颇深地叹口气,“老主任,咱们要加把劲儿了。”

“那点东西,是具体的可以量化的,跟咱们这能一样吗?”秦连成无奈地苦笑摇头,“那是微观咱是宏观,微观错了可以改,宏观……就不允许出错。”

2787章变化

这是大实话,劳动厅执行劳动法,哪怕有点小错误,纠正了就行了,可文明办办的这些事,一旦煮成夹生饭,搞成了形式主义,想再挽回可就难了。

“蔺富贵这个开会的时间……很有意思啊,”陈太忠终于从报纸日期上发现了点名堂,实在是有够后知后觉的。

“有啥意思,就是个滑头,”秦连成不屑地哼一声,他看问题的眼光,比小陈可是强多了,“你别以为他光想着暗示什么,这一天开会,最让他头疼的全跑北京去了。”

“嘿,确实有一套,”陈太忠听得就笑,老蔺算得确实不错,有文明办撑腰,省里的企业劳动厅大部分都不必放在眼里,但是跟黄家有深厚关系的,还真是让人头疼,选择这个时机出手,恰到好处。

这小子,去了北京一套,越发地活跃了!秦连成心里暗暗地嘀咕,他并不知道,陈太忠现在的反应,多少是受到了一点黄汉祥的影响——陈黄二人本来就是脾性差不多的,陈某人被人一勾,有点故态重萌也是正常。

“文明办升格的报告,我已经打上去了,”秦主任开始谈论第二个话题,“省委、编办这里,都没什么问题,不过要中组部通过的话,估计怎么也到年后了。”

“年后能成?那可太厉害了,”陈太忠点点头,中组部那是什么地方?几个月就能把文件批下来,那简直是绿色通道了——不,是vip通道,“我印象里,省政府办公厅升副省,申请了有六年吧?”

“反正风儿我是放出去了,现在大家也都知道了,”秦连成的身子往椅子背一靠,眼皮耷拉着,“三个月不行……那就六个月嘛。”

这也是不折不挠的意思,中组部要通过类似的机关升格要求,并不是实时办理,一般而言一升格就是一批,那么在确定之前,有人提前宣布目标,也不算是莽撞,反倒是下面高涨的呼声,对申请的通过多少还有点帮助。

不过,秦连成自家知道自家事,他选个陈太忠不在的时候宣布此事,多少也有点彰显存在的意思陈是他的人,这个不错,风也是小陈放出去的,这个也不错,但是文明办里,终究他才是老大,最关键的人情得他来卖。

可是这点小心思,他还不想让小陈察觉,所以就排到第二位来说,反正他的想法并没有错,大家也都是想把文明办的工作搞上去,难道不是吗?

陈太忠果然没有介意,这次去了北京之后,他的眼界越发地开阔了,类似的小事情,已经激不起他多大的反应了,于是他话题一转,“对了,您跟中纪委来的人说一声吧,我已经回来了,欢迎他们来调查。”

“好久不见他们了,一会儿我帮你联系一下吧,”秦连成笑一笑,心说你在北京都敢打中纪委的人,那二位怕是未必有胆子跟你见面——凭良心说,陈太忠打人的事情传得并不广,中纪委和天南省委这边都有意封锁这个尴尬的消息,不过秦主任能知道实属正常。

“那我先走了,”陈太忠看主任这架势,也是话说得差不多了,于是站起身告辞。

才回到办公室,郭建阳就给他递了几张纸过来,上面密密麻麻地记录了不少消息,主要是在他去北京的日子里,有多少人来找过。

这些消息都不甚重要,真正关系近和有急事的,都会直接电话联系他的,但饶是如此,有些信息也不能忽略——有的人一天来两次,虽然关系远但这是态度端正。

陈太忠拿起纸粗粗地过一遍,发现确实没什么太重要的,才待随口问两句,不成想罗克敌敲门进来了。

陈主任一旦出一段时间门,必然会遇到类似的情况,攒下的工作堆积如山,罗主任就是前来汇报的,比如说有几个干部发现自己的子女在国外申领了绿卡。

“既然他们是不知情的,就比照杨滨的情况来处理吧,”陈太忠挺满意罗克敌的态度,其实杨滨给调查表交补充说明的时候,他就已经吩咐林震,说以后再有类似情况,就如此处理好了。

但是自己出去这么些天,有几个人找上门来,林震居然会把情况反应到罗克敌那里,而罗主任也能忍得住不做决定,一定要等自己回来,这就是大家都搞明白了自己的位置。

所以陈主任就强调一遍,却是没有半点不耐烦,“我跟林震说过,这种情况……只要对方态度端正,交个补充说明就行了,以后你和小林商量着来就可以了,没必要事事请示我,嗯,相关记录要做好。”

目前调查表涉及的干部,最少也是正处,想一想自己手下这帮人,居然敢硬卡着这些干部的要求,一定等自己回来,陈太忠心里也不禁暗暗感慨:我的人胆子确实不嗯,这算不算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呢?

记录要做好……罗克敌连连点头,他听得懂这话的意思,陈主任表示,允许自己适当地徇一下私,但是基础面不许动摇——事实上,他已经很满意这个答复了,这里面可供运作的空间不大,可是架不住随便卖个人情,对的都是起码正处的干部。

“组织部干部监督处表示,希望咱们现有的资料,必要时能跟他们共享一下,”这又是一个新的动态,监督处派驻干部林震分管的就是报备科,但目前来说,这个表是归宣教部管的,所以那边的意思就是要把程序走顺。

“这会儿就用得上了?”陈太忠听得眉头一皱,这个干部调查表目前在文明办炙手可热,但是同时也是压力重重麻烦多多,他有点奇怪,组织部在这个节骨眼上,敢接手这样的烫手山药?

事实上大家都知道,这个报备科早晚都要还给组织部少也是组织部和文明办双重管理,但是眼下正在风口浪尖上,文明办还没露出拿调查表卡干部上进的口风呢,组织部反倒是冒头了?

哪怕文明办对干部任用和提拔,发言权本来也就几近于无,可是这个时机……

“只是有需要的时候共享,”罗克敌微微一笑,“我觉得他们有这个意思:起码这个调查表,在排除一些人选上……可能会给他们定的帮助。”

嗯,陈太忠点点头,这个猜测应该是实情,干部家属调查表不会成为硬杠杠——起码很长一段时间内不会,但是候选人多少会因此失分,这总算是个口实。

由此可见省委组织部那里,在干部任用上要面对多大的压力了,连这不成熟的调查表的力都要借到——管着官帽子是好事,但是钻营的人太多了。

这样的猜测,使这个事实变得容易让人接受,毕竟相对文明办的强势,组织部的手段是润物细无声的这种,不太容易遭致抵触,陈太忠沉吟一下,“你跟秦主任说了吗?”

“这个就是秦主任通知我的,组织部那边是闫部长的意思,”罗克敌沉声回答,“秦主任的意思是,要我跟您请示。”

“那就……办吧,”陈太忠点点头,这个头他点得有点沉重,闫昱坤这个建议,真的是进可攻退可守,需要拿来卡人的时候,就卡一下人,不需要的话,这个调查表的存在就是轻如鸿毛。

但是享受便利的是组织部,遭人记恨的是文明办——要不是你们搞出这么一个莫名其妙的表来,组织部想卡也得找别的理由吧?

当然,候选干部家属是否经商是否有绿卡,都是客观存在的,不会被抹杀,可文明办这个表一出,就算是以书面材料方式、权威渠道认定了事实,跟人云亦云大不相同。

陈太忠能理解闫昱坤等人的心态,但是他对即将遭遇到的麻烦,也有明确的认识,然而,他有别的选择吗?

不管怎么说,这个干部家属调查表的影响,开始逐渐冒头了,他只能如此安慰自己,而且这个影响,正是他推行这个表时所追求的——既然事情在向好的一方面发展,再大的麻烦,哥们儿也扛了,干工作不能畏手畏脚!

罗克敌之后,就是李大龙来汇报工作——他手里的举报信再次增长,而且他已经又锁定了几个目标,“……不过,我没有跟他们交流,这个板还是要您来拍。”

陈太忠讶异地看他一眼,心说我还真没想到你这么思路广的主儿,也有主动出击的胆子,“大龙你胆子不小啊。”

“在您领导下工作,胆子大点不要紧,”李主任笑眯眯地拍个马屁,“事实上,我只是调查他们填的表与事实不符,也没别的意思,毕竟欺骗组织……这个性质是比较恶劣,是不能容忍的。”

那就约谈吧,陈太忠心一横,就想说出这话,我已经要替组织部挨板子了,不怕再多一点压力。

但是他才要张嘴,猛地又想起“仙灵九转大阵”被强行轰开时惊天的响动,那是他难以忘记的梦魇,于是犹豫一下缓缓点头,“你做得不错,不过这件事……需要个合适的切入时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