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88 -2789海潮求援

官仙无弹窗 2788 2789海潮求援(求月票) 顶点

一秒记住

2788章海潮求援(上)

罗克敌和李大龙汇报的工作,都是稽查办近期的进展,也都是正面的,只是汇报有先后,所以陈太忠只能先答应前面这位的请求了。

这个现实让陈主任有点微微的不爽,等李大龙离开之后,他又等一阵,发现傻大姐一直没过来,说不得打个电话给郭建阳,“李云彤今天不在?”

李云彤还真不在,她带着行动科的人,出去配合劳动厅的宣传去了,郭建阳说起来此事,也是有点啼笑皆非,“她还真是热心,人家说一句‘行动科是文明办唯一具备执行能力的科室”她就带着人去配合了。”

这个……陈太忠听得有些无语,心说这傻大姐还真是傻大姐,人家随便奉承你一句,你还就当真了,不过也罢,总比那些收到请求却无动于衷的不作为的行为,要强出很多,也算是……勇于任事吧。

他正哭笑不得呢,李云彤就推门进来了,李主任出去的时候,并没有把行动科的人全部带走,收到“陈主任回来了”的线报之后,她自然就往回赶。

“劳动厅那边的执行效果,怎么样?”陈太忠也懒得再说她,直接问起了成绩,她就是这么个人,想计较也计较不过来。

“挺不错”一说起这个,李云彤就眉飞色舞的,她配合劳动厅好几天了,这日子过得还真是舒坦,收获了足够的尊重和……诚意十足的敬畏一一个副处待遇的小官,身边围绕着献殷勤的,是形形色色的正处副处,偶尔还会有副厅长在一边招呼。

没错,李云彤是省委的干部,平时也没少遇到过同级干部的逢迎,但是敷衍差事一般的逢迎和发自内心的奉承,那是完全不同的感觉。

当然,她也知道,别人敬畏的是她身后的陈主任,不过那又怎么样呢?关键是这敬畏不是敷衍了事应付差事,这就足够了我是凭借自己的能力,获得领导欣赏的,出卖肉体获得的权力,我不稀罕。

尤其是这两天在调查到一个台资公司的时候,那公司老总原本是牛皮哄哄,根本不买劳动厅的账,说我跟余仁是发小儿,要不是他开口邀请我来天南,我直接就投资别的地方去了,优惠政策早就说好的,别跟我玩这个那个的。

遇上这种主儿,劳动厅的也头疼,这可是台资企业,不但享受外资待遇,还要考虑统战的需要,不能硬——事实上,做为主管劳动部门的机关,大家都很清楚,这外资企业里,就数台资和韩资不是玩意儿,港资和日资都要好一点。

关门,放文明办劳动厅也不是没有杀手铜,心说欧美企业都要纷纷在陈主任手下折戟,你一个台资企业得瑟什么呢?

李云彤就这么稀里糊涂地被推了出来,一听说是台资企业劳动合同不完善,她也是一阵接一阵的头大,国内的企业还好说,哪怕港资都无所谓,这个台资……啧啧。

不过,她已经被扔到火上去烤了,退缩当然是可以,但她丢的就不仅仅是她的脸了,要知道,她可是代表文明办出来的。

这个时候,李主任也就计较不了很多了,她只知道这个面子自己必须撑住,哪怕惹出天大的事情来,只要走出于公心,陈主任一定会理解我的一他要是实在不理解,那就哪天瞅个空子,我主动把他推倒,他总要对我负一点小责吧?

好吧,这是开玩笑,事实上李云彤虽然直爽,脑子却不笨,她基本上把握了陈太忠做事的脉络一是对单位有利的事情,尽管去争抢,哪怕最后因为比较低级的错误失利了,只要是无心的、出于公心的,陈主任绝对会帮忙善后。

于是她就很坦然地站了出来,对方见她是个美貌的女领导,还说这是又一个璩美凤呢,于是就表示——男人话事,女人你就不要出来搞风搞雨了。

李云彤迫不得已之下,扯出了陈太忠的大旗,“劳动法做为国家的法律,推行走势在必行,这件事我们文明办高度关注,我全权代表陈太忠主任表示……台资企业不能例外,哪怕是余仁。”

这余仁可是了不得的人物,天南商场现在三大巨头,一个是甯瑞远,一个林海潮,再有一个就是余仁,甯瑞远和林海潮是什么就不用说了,这个余仁也是港澳台华商里数得上字号的,在天南的投资仅次于甯家,他没有甯家那么浓厚的背景,但是身上的政治符号的味道极浓。

傻大姐直接就把枪口对准了余仁,别人一听也只能偃旗息鼓了,这家台商不服气啊,到最后扬言说一你们文明办要找余总,嗯嗯……我一定转告到。

不成想,第二天一大早,这家公司就敲锣打鼓地给劳动厅送来一面锦旗,上面写着四个大字“为民做主”老板一马当先地走在前面,煞是夸张。

蔺富贵哪里知道,这是台湾人对黑道大佬表示敬意的一种方式?这是那个岛一种比较奇特的政治生态,xx示对田臣服了,固然是通过一些默契就能表达,但是,万一还是黑道人物,那么出于保险起见,又又最好能通过一些公开的方式表现出来。

如此一来,田也就不好再揪着蚁的旧事不放,否则要被大家笑话的一当然,这矛盾是否真的化解了,只有当事双方心里有数,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这个场面一旦摆出来,弱势一方就能获得一些道义上的支持。

这个仪式,在大陆不怎么流行,不过劳动厅一看,也知道是对方服软了,蔺富贵当仁不让地抢了这个大好局面的镜头,表示说台湾同胞太客气了,我们也不过是严格地按照国家法律办事,海峡两岸是一家,何必这么见外呢?

“结果人家一定要见文明办的李主任,蔺厅也有点挂不住”说到这里,李云彤禁不住咯咯地笑了起来,别说,她虽然年近四牛了,可是一向直爽,没那么多歪心眼,这笑容看起来非常开心,非常率真。

“到最后,我也只好见他们一面,他什么也都不说,鞠了三个躬,嘴里一个劲地‘对不住,给您添麻接了,头儿,我觉得还是您的影响力的缘故。”

“哼,余仁啊——”陈太忠看着她笑靥如花,也忍不住要赏心悦目一下,那么分说点因果也是必然了,“我有多少次能找他麻烦都没找,他的情人……”哼当,我打了也就打了,那家伙知道我几斤几两,识趣一点是正经。”

“合着还真的是因为您啊?”李云彤的一双眼睛张得大大的,看着这么一双美丽的大眼睛,再看看她的小嘴,陈太忠禁不住要邪恶地想一下,若是能把这个女人骑在身下,不信你舒爽的时候,还能张这么大的眼睛—mp估计嘴巴能大一点,好尽力地呻吟。

不过,这也仅仅是想一下,陈主任还是希望能同美女下属保持一个适当的距离一一这无关乎道德,纯粹是做人的底线,他不吃窝边草的。

“这种人不值得咱们专门说”他摇一摇头,似乎要将脑子邪恶的念头排除出去,“除了劳动厅这一块,你最近还有什么别的进展没有?”

“有啊,怎么没有?”傻大姐最不愿意见到的,就是被领导轻视了,她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办事太爽快,不太符合省委的生态状况。

但是她自认,自己用心的话,还是有很多东西能拿出来的,她并不缺乏细心和眼光,“素波市图书音像制品市场,非法出版物又有死灰复燃的趋势,我是在考虑,是不是该跟祖宝玉打个招呼。”

“音像市场……情况严重吗?”陈太忠沉吟一下发问,素波文化局高乐天的事情才发生过不久,应该不是很严重一—不严重的事情,交给下一级机构就行了,也省得别人觉得文明办整天无所事事,只捞虾米不抓大鱼。

“这个哉还真不知道,不过,……**音像制品很多”难得地,傻大姐的脸也红一下,女下属跟男领导谈这个问题,真的是难免有点瓜田李下,不过她说这省,话,确实走出于公心,“那里有不少学生出丿、。”

“那你找几个学生家长,做一期节目吧”陈太忠觉得,这事儿真的不算什么大事,只要舆论造上去了,别人想忽视,也得问一问大家答应不答应。

“哪里有那么多家长愿意配合的?”李云彤也不是没想到这个点、子,但是很显然,这个法子不是很实用,望子成龙的家长,不会轻易抛头露面——孩子虽然走了弯路,走回来就好了,我何必出面坐实孩子的名声,让他今后的生活都背负上沉重的压力呢?

而对孩子无所谓的家长,那就更不在乎了,买了本书买了盘碟而已,至于那么认真计较吗?你们不卖,孩子自然就不买了。

真正对这种现象义愤填膺的,走路人甲乙丙——哪怕他们不走路人,也要将自己扮作路人,以图不留后患。278丩章海潮求援(下)

你不知道,民意是可以绑架的吗?陈太忠见李云彤一筹莫展的样子,禁不住微微一笑,“是不是学生家长,谁说了算?脸上打个马赛克……谁又能知道?”

“哈”李云彤听得就笑了起来,她常年在省委,这种事儿还真的少做,一时间又恍然大悟的感觉、“听起来……陈主任你很擅长绑架民意的嘛。”

看你这话说的,陈太忠直气得两个鼻孔冒烟,却又不好跟女同志叫真,心说我不吃窝边草,调戏一下总可以吧?于是他就冷哼一声,“我不但擅长绑架,还擅长强奸……”

话说到这里,好死不死的,外面又闯进来一位,正是悲剧男主角华安,他喜眉笑眼地走进来,“陈主任,冬季福利下来了,您该领的是……什么,您说什么?”

“啪”地一声,陈主任重重地一拍桌子,这一刻他是真正的气愤难耐”我说华安同志,你知道不知道,进领导办公室的时候,应该先敲门?”

“我那个啥”华安这一刻是真正地傻眼了,陈主任要强奸李云彤,麻痹的,好死不死的我就闯进来了,这他娘的都是什么事儿?

不过,你要玩这个情调,也得换个环境吧?这里可是省委!华主任满心的愤懑,却是不知道该向何处诉说,“那个陈主任,我是说……冬季……福利……”

“你要是再这么不知道进退、下一次发福利的人,就不是你了”陈太忠心里这个火大,“我都不跟秦主任说,我直接跟潘部长说。

“陈主任,我真是无心的,早知道您二位要……那啥”华安急得汗都要出来了,也顾不得许多了,“打死我也不敢进来啊。”

福利发放里,有点卜猫腻,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但是别说文明办、了,就是宣教部总共也不过三百多人,能揩多少油?关键是……这是行情的体现,华主任看重的是这个一一干部有行情,钱算什么?要是没了行情,钱再多又算什么三“我俩要干啥呢,您就不敢进来了?”李云彤听到这话,也火了,按说她比华安还低半级,一个是正处待遇,一个是副处待遇,往日里她也不敢这么说话,但是眼下……这不是行情不一样吗?她冷着脸发问”华主任,您可是我老领导了……说话要负责任。”

“我是说,……我啥都没听见”华安鼓起勇气回答。

很显然,他的答案不能让年轻的副主任满意,看到陈主任冷冷地看着自己,华主任心一横,索性破备沉舟了,他冲着李云彤冷哼一声,“陈主任,您要我帮忙吗?”

“你现在给我滚蛋,立刻!”陈太忠气得狠狠地一拍桌子。

华安狼狈而逃,陈太忠却是也没了说话的兴趣,好半天才叹口气,“这家伙说的是人话吗?嗯,你还有什么事儿没有?”

“我倒没什么事了,不过爱兰那边进展不大”李云彤还有心思操心刘爱兰的事儿,不过这两位的关系确实是好,“涂阳福利院那儿,市政府和民政厅都拨款下去了,改善住宿和生活条件,但是其他地市……反应很迟缓。”捐款下去,也不知道有多少能真正用在福利院上,陈太忠又想到了涂阳市长刘东来的话,有些好东西,就算发到福利院,那边也守护不住无人问津的角落,发生点什么都不稀奇。

但就算是这样,也不能不管啊,做了总比不做强,他叹口气,沉吟一声方始发话,“这个事情,你让她找一下秘书长何宗良,咱文明办帮省委解套了,他们表个态很难吗?”

“她还是有点没胆子去”李云彤也叹口气,她也听刘爱兰说了,找何宗良是个最好的法子,但那是堂堂的省委常委啊,不是每个人都有陈主任这种胆子的。

“那我也没办法了”陈太忠一摊手,心说这女人们胆子就是小,不过转念一想,他也能明白刘爱兰的苦衷了,她是宣教部的人,撇开潘部长去找何秘书长还真有点犯忌,但是她总不能指使潘剑屏去跟何宗良交涉事实上,她现在做的事儿,也有点不务正业的嫌疑。

这老何也真是的,你们的围解了,就不知道再做点实事吗?他叹口气为李云彤加油,“你给她鼓点劲儿,秘书长应该会接待的,你先出去吧,我接个电话……”

下午六点半,海潮大厦的一间豪华会客室里,林莹手里攥个杯子把玩着,嘴里还轻声嘟力,“老爸,你说他全来吗?”

“应该会吧”林海潮手里夹着一根烟,皱着眉头喷云吐雾,“我都跟他说了,找他是盛华的意思,他不看我的面子,总得看一看盛华的面子吧?”

正说着呢,门一响,外面走进一个高大的男子来,他冲林海潮点点头,随手掩上门,径自走到一排沙发前坐下,却是跟林家父女遥遥相对,一副泾渭分明的样子,“林总招呼,不知道有什么指示?”

陈太忠确实不太想来,他跟海潮集团就没那交情,不过就是林总说的那样,既然是盛书记的意思,他不能不来n他跟盛华不是一个阵营的,但是双方做事的风格,并不排斥。

“陈主任您这么说,就见外了”林海潮掐掉手里抽了一半的烟,站起来走到陈太忠身边,笑眯眯地再次坐下来,“莹呢……过来倒茶。”

“说吧,什么事儿”陈太忠并不想耽误太多的时间。

“有人想收购我的企业,还说保证上市”林海潮见他这副模样,也就只能实话实说了,“但是价钱有点低不说,还有点强人所难。”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呢?陈太忠听得有点恼火,不过这个时候出手收购的主儿他也能猜到是谁,于是笑一笑,“这个情况你该跟盛书记反应,他是张州的父母官。”

“我跟盛华真的没交情”林海潮缓缓发话,他当然猜得出陈太忠话里的意思,所以就先要点明这一点,“而且他也不怎么待见我……”

盛华不待见林海潮,那是必然的,海潮集团不是江川一手扶植起来的,但是这些年的壮大,跟江书记很有点关系,他新官上任,自然要跟以前的老势力保持距离。

反正这种关系,就要看事态发展了,若是林海潮跟江川继续纠缠不清,那就不要指望得到盛书记的大力支持,若是愿意没命地贴上新来的书记,他高一高手也是正常的一有个一省首富在治下,也只能这么对待。

林海潮当然要上杆子巴结盛书记,不过城华只是在办公室见了他一面,鼓励他用心发展企业,不要有太多顾虑——当然,守法经营是必须的,大名鼎鼎的海潮集团也有这个社会责任,给大家起好带头作用。

这不冷不热还暗藏一点杀机的措辞,并没有吓住林总,人和人交往,总是日久见人心,他把态度端正了就好。

最近遭遇到有人想恶意收购他的海潮集团,这个时候,林海潮就撇开了那份沉稳,通过种种渠道,请求盛华伸手帮忙他的要求不高,盛书记您来我的企业视察一下就可以了。

盛华不肯答应他这个清求,却是去了海潮的对手,李静川的百川集团视察了一番,到最后,实在被缠得没办法了,他才让人转告林海潮:你的事情我管不了,去找陈太忠吧。

林总心里也清楚,这纯粹是虚名累人,李静川同样跟盛华不惯,若是姓李的是天南首富而他不是的话,盛书记视察的就是海潮而不是百川了。

陈太忠可一点都不比盛华好接触,林海潮也明白这一点,然而盛华既然能放出来这话,证明这件事情还是有操作余地的事实上他也很清楚,要买自己产业的主儿,不但不招盛华待见,也是黄家的对头。

于是他就打着盛书记的旗号,联系一下陈主任,果不其然,这边马上就挺给面子地来了:两方不同的势力居然有意联手,看来大家也都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陈太忠听林总远远掩掩地解释几句,就明白了问题的根源,一时间他就有点疑惑,张州是你的大本营啊,“你要是不答应这个收购,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运输、结款都可能出现问题”林海潮叹口气,蓝家这庞然大物,是杜毅都要头疼的,他就算是天南首富,也有点扛不住张州的煤焦,大部分是要出省的。

而且,还有一点很重要,身为商场中人,他也不怕把话说得明白一点,“我是赤手空拳打出这片局面的,当初基本上就没啥钱,原始积累的时候,难免做点这样那样不合适的事情……我已经在积极地回馈社会了,不过人家非要翻老账。”

你不合适的东西,做得可不止一点半点,陈太忠听得就是一声冷哼,当初要不是我出头,邢建中的技术就被你儿子坑走了。

不过,那些东西终究是已经过去了,他现在也懒得旧事重提,以免让人觉得他不够豁达,“那他们为什么会盯上你的产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