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90 -2791我扛了

官仙无弹窗 2790 2791我扛了(求月票) 顶点

一秒记住

陈太忠这问题听起来有点古怪,不过林海潮却是能理解,他的名头,在天南实在是太响了,按说动这么个主儿,一般人都要掂量一下。

蓝家虽然势力大,不付出一定代价,也不能随随便便放翻一省的首富,而且海潮集团的煤焦基本不走外销,跟蓝家现有的业务冲突不大。

想当初林海潮还想搭凤凰的顺风船玩出口呢,只是陈主任不给他这个机会罢了,要说只想卡住出口的渠道,就更没必要对付他了,倒是凤凰受到的影响会大一点。

“还是虚名累人啊”,林总叹一口气,数不得又点出一点来,“那些人的眼光,可不仅仅针对出口,内部也要垄断,起码占据相当的份额,煤焦下一波的行情,很大啊……”,这个解释就比较合理了,陈太忠听得点点头,直到此刻他才意识到,蓝家的胃口居然有这么大,国外的要,国内的也要。

布局既然是全国,那拿林海潮开刀,就相当重要的意义了一想真正垄断这样的一个基础行业,以蓝家的能力也达不到,所以他们只能重点攻关,以求获得龙头的地位,别的不说,在天南能吞并了林海潮和李静川,就足以给其他大大小小的煤矿做出警示了。

换句话说,若是拿不下林海潮,蓝家在天南多拿下一些煤矿,意义也不是很大,反倒是妻时费力不够经济一而且,黄家绝对不会容忍蓝家在自己的地盘如此折腾。

若是能拿下海潮集团天南这边的活动就方便多了真要想拿别的矿,也可以要林海潮出面做个幌子,这年头的事儿可不就是这样?面子上过去了黄家也不能多计较。

陈太忠沉吟半晌,总觉得这个忙自己帮起来,有点心不甘情不愿,可是不管也不行,想一想北京别墅外面那些零碎玩意儿,他就知道自己必须出手林海潮不是什么好鸟,但是蓝家更不是好东西两害相权那也只有取其轻了。

好半天之后,他才笑一声”“我认为,林总你自己一定也有自救的手段,只不过找我帮忙的成本比较的……说来听一听?”

林海潮听到“成本”,二字,禁不住就眼皮微微一跳,心说这家伙是想要好处了我这个选择会不会是前门拒虎后门迎狼?

不过再想一想,陈主任还真没有跟商人吃拿卡要的先例,林总对这今年轻的正处,了解也是比较深的,此人蛮不讲理毛病多多但是唯一欺负商人的一次,也不过是针对张州的石材商去的那些家伙的石材不肯接受辐射检测,说起来也是自找的。

反正这个时候,已经由不得他犹豫了,而且他不能否认自己有后手,这不符合情理于是他苦笑一声,“实在不行,就只能跟陆海人联手了……我最发愁的是资金的问题。”,煤焦这种大宗货物,最需要的就是资金的支持林海潮是天南首富不假,但是他现在还背着十多亿的贷款,而他全部的资产评估下来,也不过才二十多个亿。

这些贷款,有些是用于基础建设和扩大再生产了,也有相当一部分是用来资金周转了,现在煤焦的行情,还远远没有到达五年后货主带现金上门买煤的热度,除销是常态,结款能比较及时的,那就算仗义了。

林海潮最怕的,也就是资金上出问题,他跟张州本地的几家银行,都有不菲的交情,但是遗憾的是,银行走条管机构,蓝家想搞点事情真的不需要太多技巧。

就算当地的银行看在多年交情的份儿上,能扛得住一些压力,但也不可能完全无视上面的要求,然后外面结款再出点小问题,海潮集团的崩溃,就指日可待了。

像海潮这种商业帝国,能对其产生致命影响的,除了政策就是断其资金链了,二十多亿的资产?只要蓝家随便放个要对付他的口风,持续三个月一千万的资金缺口,就足以令其轰然倒地这年头指望人雪中送炭,等来的多半是趁火打劫。

所以,与其说林海潮害怕蓝家的滔天权势,不如说他害怕的是资金链的断裂,两千年之际,有这么一句话在商场非常流行用自己的钱做生意的人,是不会做生意的a!

这句话的对错姑且不论,但是毫无疑问的是,蓝家具备从货币层面击垮海潮的能力,做为一个成功的商人,林海潮非常深刻地意识到了自己真正的短板。

而陆海的资金就不一样了,那里民营资本非常强大,地下钱庄什么的也很盛行,这是林总最后一招了跟陆海人合作,若是资金方面压力不算太大的话,他还能琢磨控股。

“跟陆海人合作,你疯了?”,陈太忠听得却是非常地讶异,前一段江川要将娄城县新发现的矿包给陆海人,还遭到了林海潮和李静川的一致抵触,最终不了了之,“我说老林,你别觉得自己衬几个了,跟陆海人比做买卖,你差的不是一点半点。”,“我这也是没办法了”,林海潮苦笑着一摊手,“你当我愿意跟别人合股?但是这年头借钱真的太难了,合作的话……融资就比较容易了。”

这是一个信用缺失的年代啊,陈太忠认可这个理由,但还是那句话,他不愿意看到陆海人在天南买矿。

要说小集体主义,陈某人是有一点,但是他对陆海人没有偏见,支光明、高强等陆海的老板,都是他的知交,甚至有一段时间,支光明也被人算计,遭遇到了资金链断裂的危险,还是他千里迢迢地带钱过去,江湖救急。

虽然陆海那边假冒疾风电动车,他一怒之下一手导演了两千人失踪的大片但是全国造假之乡多了去啦,也不止湖城。

但是说起这个涉及民生的资源,他还就是不愿意见到陆海人插手。

前文说过天南的商业远不及沿海地区发达,天南商人的经营理念,也要落后一些那边有点钱的都知道煤炭的行情要来了,所以资金纷纷涌入,但是在天南,只有林海潮这种业内人士,才会做出如此判断并且积极地采取应对措施。

陆海人敢赌,也有一掷千金的豪气,哪怕是在巴黎,陆海人都是非常抱团的,这也能极大地增强他们抵御风险的能力,有效地提高社会地位和生活质量。

这些情况,陈太忠都是知道的”出门在外,凝聚力强也不是什么坏事,他只置疑一点:你敢一掷千金,以超出寻常的价格和规模投资某些东西,吓退其他的竞争对手,在别人的地盘上反客为主,那么……你的利润会来自于哪里?

出于这一点考虑,他不欢迎陆海人购买矿山,至于投资焦厂洗煤厂什么的,那个风险是可以控制的,他是非常欢迎的”还是那句话,涉及民生的资源,最好还是掌握在政府手里~虽然他也承认”比烂是不对的。

“陆海人,可一点都不比别人好对付”陈太忠相信,林海潮也很清楚这一点,不过他不介意强调一遍,以表明自己的态度,“希望你能明白。”

“有协议的情况下,他们还是比较讲信用的”,林海潮先夸奖一句,接着又叹口气,“我也知道,他们是追求垄断利益的,所以…………这只是我最后的选择。”

“嗯”,陈太忠点点头,接着微微一笑,“想要我帮你……可以,跟我合作吧,你缺多少钱,我给你找多少钱,但是,我能得到什么?”,“陈主任,喝茶”就在这个时候,林莹已经忙完了功夫茶所有的手续,正在做最后的“韩信点兵”她微微一笑,“这水是从蒙岭千叶泉专门运来的,希望你能喜欢。”

林海潮端起一盅茶,一饮而尽之后,惬意地哈一声,才微微一笑,“陈主任,不止是我要用陆海的资金,臧华也在打这个念头。”

“臧华…………”陈太忠听到这个消息,还真的呆了一呆,虽然臧华跟他的阵营不同,行事风格也不同,但是他一直以为,跟这个人是可以求同存异的大家都是讲究人。

可是眼下,臧书记居然会想到,用陆海的资金来抵抗蓝家的压力,这让他在吃惊之余,也禁不住有点微微的失望陆海人肯定少不了你的好处,这么搞的话,你跟江川又有什么本质的区别呢?

他甚至想到了一咋,很普遍的说法,其实大家做的都是一样的事,不过有的人靠山倒了,所以就是犯错误,靠山硬朗的,那就是勇于创新。

这一刻,他有一点蛋蛋的哀伤,于是端起一盅茶,也是一饮而尽一这年头像我这种不懂变通的人,真的太少了,姓臧的能这么做,十有**,是得了杜毅的许可吧?

林海潮一直在谨慎地观察着他,从细微的的动作中,发现了他的心里失衡,于是微微一笑,语重心长地发话,“陈主任,臧书记这么搞,也是逼着我选择阵营,不管我以后是谁的人,不会再是他的人了。”,这倒是真的,臧华将林海潮推到陈太忠这里,固然是他力有不逮,不想过分吸引蓝家的火力的同时,给海潮集团介绍个出路,但是如此一来,也算把林海潮从他的集团里推了出来,眼下他同陈太忠的配合只是暂时的,后续的影响却是深远的。

不管林海潮倒向了黄家的陈太忠,还是不得不屈从于蓝家的**威,总而言之,臧书记想将海潮集团再拉回来,那是要费点周折的。

不过话说回来,从某个角度上讲,臧华能将海潮推给陈太忠,多少也是有点惺惺相惜的意思,他相信陈太忠摆得平蓝家。

而且海潮集团归入黄家阵营,能在稳定张州局面的同时,不至于离他臧书记太远要是蓝家吃下海潮,张州必然会风波不断”这不是新任张州市委书记愿意见到的场面。

臧华这次”可是给我出了一篇好文章,陈太忠想到这里,只有苦笑的份儿了”可是想到臧华居然会考虑借用陆海人的力量,心里也颇不是滋味,这世道,果然是落后就要挨打啊~陆海人的钱,是那么好借的吗?

不过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他说再多也晚了,说不得他冷冷地哼一声,“好吧,你的处境我知道了,我能保你平安,但是还是那句话,我能得到什荆”

“你出一个亿,获得海潮百分之十的股份”,林海潮竖起一个指头”很认真地盯着他的眼睛,“我的净资产加上外面的应收款,超过十五个亿,对你来说,这笔买卖有得赚”这是我最大的诚意了,你可以找人审计,陈主任……我是希望以后能得到你的关照。”,这话也不假,海潮集团百分之十的股份,才是一个亿,真的不算多”只要挺过眼前的难关,那就有得赚了,要是再加上以后不久的煤焦行情”利润翻两三个跟头不在话下。

林海潮不仅求资金的支持,还要将陈主任绑上自己的战车”以求过了这一关之后,继续得到庇护,如若不然,他只求着融资就行了,哪里会这么贱卖自己的股份?

“你倒是打得好算盘”,陈太忠冷笑一声,你饥荒的时候,五千万我也能买你百分之十的股份,真当我没见过个钱?求人救命的时候,你付出多少代价都正常了。

他是这么想的,但是林海潮居然就猜出了他的心思,于是淡淡一笑,“蓝家也不敢把我逼得破产,他们会在最低价时买入海潮,我真的一旦破产,损失的不止是我,他们损失的……可就多了去啦。”,这也是实话,一个公司一旦宣布破产,产生的多米诺骨牌效应,绝对是灾难性的,多少应付款可以不给了,能拖的也就拖了,固定资产被银行低价抵押走了账面上盈利超过十五个亿的海潮,破产之后,蒸发的财富可能远远不止十五个亿。

不过这个实话,多少有点破爸沉舟的意思,林海潮肯定不愿意自己一手养大的儿子就这么飞了,他只是想向陈太忠证明:这一个亿你不会花得冤了。

“要是你需要两个亿,才救得过来呢?”,陈太忠又笑眯眯地发问了。

“那就是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林海潮斩钉截铁地回答,接着苦恼地揉一揉脑袋,“这是最多了,你估计也想得到,这个海潮…………我不是百分之百的产权。”

“但是我没那么多钱,身为国家干部,我是很廉洁奉公的”陈太忠笑眯眯地站起身子,慢慢地走到一个停用的饮水机跟前,手向后面一摸,掏出一个硬币大小的东西,重重地向水桶上一拍,“老林……,麻烦你告诉我一声,这是什么玩意儿?”,“这个……”林海潮登时就石化了,这一刻,他真是浑身是嘴都说不清楚了。

“我在北京,身边全是这些玩意儿,比你这个还精致”陈太忠笑了起来,笑得非常地灿烂,“当年我在巴黎,法国特工都不敢打我的主意,我把他们来搞事儿的人,塞进烟囱里了……你觉得自己比他们都强,是吧?”

“这个……这个东西没通电”林海潮语无伦次地解释,他今天真的没想害陈太忠窃听偷拍这些行径,是对付跟自己差不多的人的,陈太忠你的名声已经烂成那样了,背景又强大,我吃撑着了去讹诈你?“我这是自保的手段,真的不是对您的。”,我知道没通电,要不然就不跟你说这么多废话了,陈太忠哼一声,不过,这个发现也是偶然的,他也不知道类似这种没通电的东西,这屋子里还有多少他的感觉虽然敏锐,但是想找到那些没通电的异常玩意儿,只能靠着天眼一点一点地搜索。

“我是抱着为你们排忧解难的心情来的”于是,他怅然地叹一口气,“老林,你知道不知道……,你真的太让我失望了。”

“你知道,有多少人打我爸爸的主意吗?”,就在这个时候,林莹站了起来,怒视着他”“我们只想自保”只是自保…………没有想着害人!”

“所以说,我就不愿意进别人的办公室和会客室,伤感情啊”陈太忠就当没听到她的话一般,灿烂地一笑,“老林,我现在都忍不住要生出害你一把的心思了…………真的,我保证,在你破产之前,没人敢买你的海潮”不管是蓝家还是陆海人,不知道你信不信?”

“那……咱们换个地方谈,好吧?”,林海潮犹豫半天,终于艰涩地咽一口唾沫,今天的事儿,确实是他失策了,原本他想着是在自己的地盘”彰显主权的同时,哄得这小爷开心了就行了,却没想到,这会客室里还有这种炸弹,“地方由您定”其他的也都好商量。

“没必要,你的苦衷我都知道了”,陈太忠笑眯眯地摇摇头,他心里很清楚,可以为难林海潮,但是这种事情上,他也不能由着自己性子来。

此事涉及黄蓝两家之争,他不可能退缩的,“这档子事儿”我帮你扛了,钱不钱的我无所谓”但是难听话说在前面,我跟你没完!”,说完这话之后,他走到沙发前拿自己的手包,才待直起身子要走,只觉得自己左臂被人死死地抱住,虽然紧,却是弹性十足,扭头一看,却是林莹正泪眼汪汪地看着他,“陈主任,我爸真不是……真不是有意的。”,嗯?陈太忠禁不住胳膊动一下,感受一下那两团丰满,接着才笑一笑”“男人的事儿,女人少插嘴,你老爸把我叫到这儿来,还不收拾房间……你要我相信他的诚意?”,“我……我跟你走,这总是诚意了吧?”,林莹低声回一句,微黑的脸上泛起红霞,陈某人刚才肩膀抖动一下,只是往日里调戏女伴的下意识的动作湖滨小区的别墅里,每天都不知道要上演多少幕更过分的场景。

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这个时候他能做出这个动作,多少对她也是有点心动,虽然这心动仅仅是那么一点点。

“这个……不好吧?”,陈太忠一边说,一边拿眼去看林海潮,“我这人很少喝乌龙茶的,关键是…………泡起来麻烦,啧,你有你的家庭,半夜三更的不方便,算了。”

林海潮脸上的肌肉急剧地**两下,方始微微一笑,“莹儿冲乌龙茶,是跟茶艺师专门学过的,让她帮你冲吧,不过……项一然不能让她开心,你要是也欺负她,我不会答应的。”

最后一句话,林总说得非常地缓慢,初听起来似乎是一句可有可无的威胁,但是细细品味,才能感受到他的决绝虽然这很可能只是形式上的表示,但是一个父亲对女儿该有的态度,他做到子。

陈太忠也不回答,径自向外走去,经历了张梅被老公纵容的有意每引,又经历了田立平的送女上门,他对这种心态已经不陌生了一无非是男男女女的那点事儿,普通老百姓都前仆后继地去突破道德下限了,对社会精英来说,这也算是桎梏吗?

林莹略略迟疑一下,扭头看一眼自己的父亲,却发现父亲一脸灰暗地坐在那里,眼皮都不带抬一下,她终于决然地扭头走了出去。

“我喜欢持久的男人”这是林莹坐上奥迪车之后的第一句话,她在后座上,微笑着看着车上方的后视镜,而不是他的背影,这个动作让她显得有点傲气,“如果你能坚持半个小时的话,以后我都不会离开你,但是……你能保证二十分钟吗?”,“时间……也是问题吗?”,陈太忠根本就懒得抬头去看她的反应,不过,他的心里,多少有一点点诧异:结了婚了女人,都是这么直接吗?

“我本来以为,你会在意粗度长度什么的,不过…………只要你在乎这些,那么,以后你就不会离开我了,我保证。”,“这个好说,只要你能撑过三十分钟”林莹不屑地撇一撇嘴,今天海潮集团的威严,已经被扫得差不多了,她不会刻意去掩饰自己的不满,那只能让别人更加地瞧不起。

“只在意持久…………连戳穿的感觉都没体会过?你这日子,过得真的很荒芜啊”,比嘴皮子,陈太忠怕得谁来?而且眼下的话题,他并不是在吹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