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92 -2793有情无情

2792 2793有情无情

2792章有情无情(上)

“陈太忠怎么会选在这个时候回来?”夜里八点,天上开始飘起纷纷的雪花,两个男人呆呆地望着窗外的天空,若是秦连成在的话,就认得出正是那两个中纪委的干部。

下午的时候,两人正在凤凰,了解承包了电机厂装配车间老陈,是怎么得到疾风助力车厂的供销合同的,就接到了陈太忠回来的通知。

一得到这个消息,这二位话都不说,直接回转素波,当然,他们不是回去找陈主任协助调查,而是必须尽快离开凤凰。

要知道,他们来了解老陈的情况,这本来就是非常犯忌的事情,连陈太忠都只是协助中纪委调查事情,他们居然就查到人家老爹头上了,这性质简直比预设立场还恶劣。

但是话说回来,他们这么做也确实有自己的道理,陈太忠是凤凰科委的领导,而他老爹却是在向科委的下属企业供货——不但量大而且还是垄断的,搁给任何一个人听到这消息,脑子怕是也要冒出“以权谋私”四个字来。

既然有这个嫌疑,他们查一查倒也不能说就是无中生有,说得正面一点叫未雨绸缪。

不过,他俩终究是不好公开出面,也就只能私下打听,而老陈在电机厂口碑不错,又有人碍于其子的**威不敢乱说话,问了两天居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

就在这个时候,陈太忠回了天南,他俩哪里还敢再呆下去?那可是在北京都敢直接跟中纪委动手的主儿,这点小动作要是被其发现,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回来就回来吧,”略瘦的男人叹口气,他是两人里主事的,“再看几天省警察厅的动静,没结果的话,咱们也可以回了。”

“又是白忙一场,”略胖的这位轻声嘟囔一句,心里真是要多委屈有多委屈,咱中纪委下地方,啥时候这么窝囊过?尤其是陈太忠现在已经回来了,两人确实连找此人的胆子都没有——起码头儿就不想谈此事。

“咱们关注了,就不是白忙,”略瘦中年人沉着脸发话,不过话是这么说的,他的脸阴得几乎能掉下雨点来,“纪检监察工作,不能只图一蹴而就。”

“也不知道陈太忠现在在干什么,要是能抓他个现行就好了,”略胖还是有点咽不下这口气……

陈太忠现在,正跟林莹聊天呢,林总已经摆出架势要任君采撷了,他自然不会客气,直接到韩忠的港湾大酒店开了个房间。

不过在大快朵颐之前,有些东西他还是要了解一下的,说不得打个电话给总经理助理,要她帮着弄一套茶具过来,顺便把韩总的上好铁观音也弄一点过来。

这总经理助理是个二十八九的女人,容貌差不多能打八十分左右,可身材却是能打九十分,穿上高跟鞋比陈太忠还要高那么一点,苗条纤细却又凹凸有致,一套紧身服装越发地衬托出了她的身材。

老韩也就这点品味了,陈太忠有点不屑,这女人风尘味儿太浓了,往日还不怎么觉得,但是跟林莹一比,这着装品味的差距就出来了。

小林总上身一件宽松的羊毛衫加紧身小夹克,下身是下垂感极强的筒裤,虽然看不见腿型什么的,但她脸上那份略带傲气的自信,让人相信她藏在裤子里的腿绝对不会差了,再加上厚跟半高小皮靴,整个人显得大气而不失娇艳。

接着就是两人下楼找个包间随便吃点,吃完回来的时候,陈太忠又要了两提啤酒,给林莹点了一瓶红酒,这就是营造气氛了。

看着小林总在那里斟茶倒水,陈主任伸手将红酒的木塞起出来,给她斟上半杯,这才惬意地伸展一下腰肢,抬手打开一瓶啤酒。

“一会儿别说你喝多了,不行吧?”林莹见他酒桌上喝,现在还喝,一边洗茶,一边哼一声,看起来似乎有点不屑的意思,不过她心里到底怎么想的,那就难说了。

“也不知道饿了多久,现在就忍不住了?”陈太忠奇怪地看她一眼,信口反击她一句,抬手灌一口啤酒,方始缓缓发话,“海潮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情况了?”

这是他比较关注的,了解清楚海潮的动向之后,才好做出决定,没错,刚才他已经答应林海潮要扛下此事,但是怎么扛什么时候出手,这都是要有说法的,没说清楚之前,他不会动这个女人。

林莹心里也不靠谱着呢,她跟着他出来,自然也想摸清楚陈主任的底牌,不过她倒不介意先上床还是先谈事——在这一点上,陈某人的口碑还是非常好的,他不是个提起裤子就不认账的主儿,只要答应了的事情,就绝对会办到。

她甚至隐隐希望,先让他尝到一点甜头,然后再说帮忙的事情,有了肌肤之亲,她岂不是可以争取到更多?

可是听他先说正事,那她也就只好收拾心情,将海潮集团最近的情况解说一遍,项一然调离之后,多经公司新来经理对海潮集团倒没什么冒犯,不过林海潮想跟以往那样,自由地调度车皮,是根本不可能了。

这一点,林莹也有很深的体会,以往多少煤贩子时不时就要来她的阳光大酒店坐一坐,大手大脚地消费不说,对项经理的爱人林总,也是巴结得很,而项一然现在直接被调回局里,打入了冷宫,一夜之间,那份寒意就在阳光大酒店蔓延了开来。

林海潮问过这事儿,素波铁路局苦恼地表示,林总,小项这人其实不错,不过调整他是上面的意思,这个多经公司他干了五年,也太扎眼了……咱们这关系,有三分奈何的话,我也不能那么做,可是我不调整他,别人就会来调整我!

话说到这里,因果就太明确了,项一然是成也海潮败也海潮,他若是不娶林莹,这个经理就干不了这么久——五年时间,他赚了七位数。

可是现在有人收拾林海潮,直接就把他捎带了,更有传言说,某领导曾经嘀咕一句:你不是仗着林海潮这个岳父,眼里没我这个领导吗?只要有我在一天,你就不要想再翻身。

“嗯,打住了,”陈太忠才懒得听她嚼谷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现在海潮的经济基本面怎么样?要收购海潮的,是什么人?”

海潮的经济基本面还可以,虽然张州有消息说有人惦记上了海潮集团,但是眼下煤焦的行情已经开始走强,有这个大势,足以抵消那些传言的影响——也就是说,只要海潮不胡乱铺摊子上项目,想引爆它的危机,那就真的是……只能从政策层面来下手了。

林总闯荡江湖多年,这忍气吞声的功夫已经是炉火纯青了,对他来说,忍一时之气真的不算什么,然而问题的关键在于,林海潮可能坐失这样的良机吗?

现下流行的、对公司高速发展的观点,从来都不是什么厚积薄发、稳扎稳打,在这个效率唯上的年代中,讲求的就是抓住机遇,强调的是跨越式发展,再重复一遍,那就是资本的天性是逐利的——不管是陆海的资本,还是天南的资本。

林海潮不可能放弃这么一个难得的机遇,若是没有这点冒险精神,他根本就不会成为天南的首富,这个时候,正是他撸胳膊挽袖子大上项目、跑马圈地的大好良机,他必须博一把。

这就是问题的所在了,海潮集团已经被人盯上了,缩成一团自保的话,大概也没有太大的危险,然而林总不愿意做出这种屈辱的选择——没有一颗强者的心,怎么可能成为强者?

“好了好了,你真能说,”陈太忠说不得抬一抬手,哭笑不得地再次打断她,我这三瓶啤酒都下肚了,“我刚才还问了一句,这个收购消息是通过谁,让你父亲知道的?”

人情社会里,有些东西没办法叫真,但是他决意在某些方面叫一下真,起码有利于顺藤摸瓜,找到相关的人,冤有头债有主——哥们儿是以德服人的。

上次面对凤凰市新任市长殷放类似请求的时候,他就表示出了有追究的兴趣,不成想被殷市长的一声“呵呵”化解了,他当时不便发怒,心说这次林莹你不跟我掏心窝子,我还真就不管了——帮你没问题,可我总得知道在跟谁打对台吧?

“呵呵,”林莹也苦笑一声……

这可是你自找的,某人脸色微微一沉,心说药医不死病佛度有缘人,哥们儿都说了要帮着你们扛,但是你们不珍惜啊。

他才待翻转面皮,却不防林莹长叹一声,她刚才可是真正的苦笑,“是建行的田行长帮着转述的,呵呵,这可都是我老爸的朋友呢……”

不怪她如此愤懑,传递消息的,居然都是海潮以前的盟友,田行长姑且不去说,只说那素波铁路局局长,当初能上来,可也是得了林海潮的臂助的,现在就说什么我不调整人,就要被人调整这样的话。

2793章有情无情(下)

而这个建行的田某人,所作所为跟那局长有异曲同工之妙,张州的建行,可是从林海潮起家的时候,双方就开始互相接触的——在海潮集团崛起的过程中,建行和农行是下过大力气支持的,不像工行一般,是海潮集团上了规模之后,才来商洽业务。

不过他们对海潮的支持多,海潮的回馈也对得起这份支持,双方互为支援——在林海潮心中,这两家银行可以倚为柱石和保护伞,工行虽然大,交情却是差了一点。

这种情况下,建行的行长站出来说,有人要买你的海潮集团,这给人的打击未免太大了一点,据说当时林总就表示出了不满:我说这不合适吧?这么多年的交情了,我还指着从你这儿再贷一点,扩大再生产呢。

行长的理由,跟局长一般无二:林总,咱们这关系,我就跟你交底了,我愿意支持你啊,王八蛋才不愿意——撇开交情不谈,你那儿还有我们行小三个亿的贷款没还呢,把你整趴下了,这钱还不起,兄弟起码也得是个一撸到底。

但是,有人要为难你,招呼打到我这儿了,我也就爱莫能助了,我很想帮助你,真的,但是帮了你之后,我得考虑我自己的下场——人家说是托我传话,其实也是在警告我啊。

说白了,体制里的人想要推掉一些不好拒绝的请求,“领导的意思”这就是大过天的理由,怪不得林莹要苦笑了,在绝对的权力面前,没道理可讲。

“我对谁在传话,真的不感兴趣,”陈太忠说的是实话,中间环节什么的,计较不出个长短,还费时费力的,“是哪家公司要收购海潮……我只想知道这个。”

“我也只知道,是北京的公司,”林莹叹一口气,她是天南首富的女儿,很多事看得倒也清楚,“公司什么的不重要,关键是人家想收购……临时注册一个公司,能费多大事儿?”

这倒也是实情!陈太忠认可这个解释,在官场呆久了,他也习惯透过现象看本质了,不过这个回答,多少让他有点茫然的感觉,“要是有具体人物,我可以找上门,但是这种情况,我要帮你家,好像只能是通过资金渠道了?”

没错,这是他唯一的选择,他终究不是张州市委书记,臧华上门走一趟就能表现出的意图,他上门一趟估计没啥反应,眼下没有施虐者,让他有点不小爽。

“资金渠道……也不错吧?”林莹似笑非笑地看他一眼,想通过资金渠道插手海潮集团的人,真的是太多了,她一点都不认为,这是一个糟糕的选择,于是她傲然一笑,“两个亿购买海潮两成的股份,陈主任……这个机会绝无仅有。”

“干掉海潮集团,我不认为自己需要花两个亿,”陈太忠冷笑一声,他最烦这种搞不清楚的主儿了,你这堂堂的海潮大小姐都跟我出来开房间,也不知道还在装什么,“而且,我不想跟海潮产生什么利益纠葛……我是认真的。”

他确实是认真的,陈某人现在没啥实业,他的女人们各自有各自的事业,却是离天南首富还相差甚远——最靠前的丁小宁,身家有没有林海潮的一半,也很难讲。

但是他确实不想跟海潮集团发生什么利益纠葛,钱他并不缺——大不了没了再去搞,可一旦入股海潮,这性质就变了。

想到自己北京的别墅,至今还没有找到冠名人,也是因为要谨慎的缘故,一时间他觉得有点憋闷,“可能你不信,海潮两成的股权,在我看来屁都不是,我一点都不稀罕……我只会觉得麻烦。”

“想取代海潮成为天南首富,对我来说是三五天的事儿,我都不需要刻意打压海潮,”他霸气十足地发话了,“很多事,我只是不想认真……当然,你也可以不信。”

“那么……再加上我呢?”林莹轻笑一声,缓缓地脱掉紧身夹克,她身上的衣服依旧穿得不少,但是宽松的羊毛衫的衣领处,露出了一抹雪白的胸襟。

不愧是大家闺秀,连勾引人都可以做得这么自然洒脱、高贵无比,仿佛是在施舍一般,禁不住让人生出**的冲动,享受一把在故宫里屙野屎的快感。

陈太忠最见不得这种自我感觉良好的主儿了,于是微微一笑,有意地恶心一下人,“要不,再加上你弟弟,大家一起开心吧……我这人其实双性恋来的。”

“你……真的很恶心,”林莹好歹也是一个大家闺秀,听到这话,实在是无法遏制自己的愤怒,“你也真好意思说自己是文明办的。”

“好了,你不用扯了,不就是揪出一个藏头藏脑的家伙吗?”陈太忠冷冷一笑,他已经反应过来了,此事的重点不在于资金是否宽裕上,关键是在于找出想侵吞海潮的直接责任人到底是谁。

毫无疑问,蓝家是此事的背后推手,然而还是那句话,帮凶比真凶还要可恶得多,只要斩掉那些帮凶的爪子,倒是不信蓝家还敢嚣张下去!

到那个时候,若是蓝家真敢继续折腾,那么,也不是他陈某人要关注的了,自然会有别的人来收拾残局。

“先把你那个田叔叔搞下去吧,”陈太忠做出了决定,这种见风使舵的人他见得实在太多了,既传递了信息还想独善其身,天底下哪里有那么便宜的事儿?

说穿了,他还是不想凭单纯的资金拯救海潮集团,一来是他不想陷进去,二来,这其实已经不是资金层面上的问题了,风云际会的年代,大家……站队吧。

“但是……”林莹的脸上掠过一丝犹豫,说起正事来,她的反应还是很快的,“田叔叔在公司里,也有点股份,他心里肯定也舍不得。”

这都是怎样的风中凌乱啊,陈太忠实在有点忍受不了这个答案,说不得走到窗前,将窗帘一把拽开,又打开窗户,深深地吸一口气。

“我觉得我也能当作家了,帅哥作家,写一本《喷不尽的蓝颜**》,一定能大卖的,反正就是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儿了,描写男性干部在时代中的迷惘……我本来想做得更好的。”

“流不尽的红颜祸水?”林莹听得就笑了起来,“那是写给高中女生看的,你居然知道这本书……听说雅思可是美女作家呢。”

“她起码得再去韩国捯饬上十八次,才算得上美女……身高体型啥的,那另算了,”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然后猛地一怔,“我没看错吧,下……下雪啦?”

:“就开着窗户吧,我喜欢下雪时候清新的空气,”林莹微微一笑,接着就探手去抓紧身小夹克,“我特别喜欢站在窗口赏雪,那一片洁白,能遮蔽所有的丑恶和阴霾。”

“我现在就觉得,自己心里丑恶得不行,居然满脑子要占你便宜的想法,”陈太忠头一低,快速向房门口走去,“对不住了,林莹,我只是无法控制自己的生理反应,你真的太漂亮了,现在……我知道自己错了。”

“你……”林莹想说点啥来的,但是做为一个年轻女性,她有属于女性的矜持,总不能说我欢迎你占我便宜,看着他匆匆离去的背影,她不解地摇摇头,低声嘀咕一句,“你……知道自己错了?”

陈太忠哪里是知道错了?他是想起,这是天南省这几年少见的一场雪,一定要去跟小萱萱共享,至于说嘴边有一块肥美的鲜嫩,那就要往后排一排了,没错,没到手的才是新鲜的,但是……我就是想陪着小萱萱赏雪,你咬我?

他发现下雪的时候,雪花已经纷纷洒洒地下了半个小时——港湾的总统套确实是自成空间,不扯开窗帘,外面就算火山爆发,屋里也一点反应都没有。

陈太忠万里闲庭到素波的时候,那里也开始下雪了,雪花虽大,可地面上只是一层薄薄的白霜,唐亦萱正在怔怔地看着窗外,“晓艳,雪变得大了。”

“想看雪,你下去把我的车打着,车灯下的雪景才好看,”蒙晓艳细细地用指甲油涂抹着自己的指甲,还微微地吹一口,头也不抬地回答,“不过,嘿,一个人赏雪,应该是越看越寂寞……莫非你还指望我老公回来陪你?”

“两位贤妻,为夫回来勒,”陈太忠笑眯眯地走了进来,“天降瑞雪,不如我们一起去赏雪吧,嗯,晓艳你刚抹上指甲油……可以不去。”

“你!”蒙晓艳先是一怔,然后狠狠地瞪他一眼,“我说,你还知道回来啊?就是馋唐亦萱了吧?”

“哪里,你也很让我惦记,各有千秋,”陈太忠微笑着摇头,“我是想你俩了……真的,两千年的第一场雪,我该陪我最心爱的人渡过。”

“北京早下第一场雪了,那儿有荆紫菱呢,妈,您说是不是啊?”蒙晓艳眼中已经有了淡淡的水汽,口上却不肯饶人。

“是,我跟小荆一起陪他,你把风,这可以吧?”唐亦萱本来正满心欢喜呢,听到她这话禁不住就有点恼,“我俩一起陪他,怎么,你眼红?”

这个幸福,来临得快了一点吧?某人很幸福地咂巴一下嘴巴——你和小荆一起陪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