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96 -2797文化市场

2796 2797文化市场

2796章文化市场(上)

“添什么的乱嘛,”陈太忠悻悻地压了电话。

他晚上要陪祖宝玉吃饭,不管饭后有没有活动,总是要回湖滨小区了,昨天就回来了,晚上却是没回去,诸女纷纷表示不满,甚至张馨都被大家埋怨,嫌她不把太忠带回来——你在北京玩得痛快了,就不知道帮着我们监督一下?

所以他不该答应林莹的请求,然而要命的是,他还偏偏地鬼使神差地答应了,要不说这男人,大多都是控制不住下半身的动物。

既然答应了,他还不想出尔反尔,那也就只能带着林莹去见祖宝玉了,好为小区里苦等的诸女节省时间,事实上,他真的不想把自己跟海潮集团的关联展现在别人面前。

干部的三大错,跟错线收错钱上错床,在他没有了解充分林莹,不知道她是否会成为合适的床伴之前,这么搞确实是有点冒失了。

但是后悔已经晚了,而且陈某人的字典里没有后悔二字——起码在人间界是没有,所以他就打个电话告诉祖宝玉,说自己分身乏术,到时候可能还要带个把商业合作伙伴赴宴。

“太忠你这么说就见外了,”祖市长在电话那边爽朗地笑着,他这个人做事其实是非常古板的,对干部沟通时的措辞都非常在意,时不时就给人挑点小刺。

他这个习惯,甚至在素波的科教文卫系统都形成了一定的口碑,很多人着了急,就会赌咒发誓地来上一句,“我这么说话,就算祖市长听到,都绝对不会说什么。”

当然,祖宝玉对陈太忠是计较不起来,可是小陈在领人到场之前,还会专程通知他一声,这就是给面子了,面子这东西,谁也不会嫌少不是?“呵呵,反正就是随便坐一坐了,多几个人还热闹。”

然而,这世界上果然是没有无缘无故的爱,陈太忠跟着林莹走进桃李酒店的时候,就发现祖市长身边除了秘书师正杰,还多了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

屋里的三个男人却是没想到,陈主任居然带了一个仪态万千的美貌妇人进来,大家齐齐一惊的时候,陈某人已经作介绍了,“林莹,在张州开个酒店,素波也有酒店。”

“原来是林总,”祖宝玉笑着点点头,很给面子地站起身跟她握手,“陈主任的合作伙伴,那有时间一定要去尝一尝味道,小林,素波这个酒店叫什么?”

林莹眼里哪有一个副市长?吉庆地区的专员展涛都不放在她心上,也就是祖宝玉是省会城市的副市长,又是陈主任的朋友,她才笑眯眯地伸出双手同对方握一握。

可是握手归握手,她嘴上的回答就有点问题了,“素波的酒店是家父的,祖市长哪天去张州,跟陈主任说一声,小林我一定热情接待,保证您玩得尽兴。”

“哈,这女娃娃,倒也有意思,”祖宝玉笑一笑,他是分外讲究措辞的主儿,自然一下就听出,对方说得虽然客气,但是态度很明确,不是很想表露身份。

你不想说那我就不问了,祖市长五十出头,早就过了好奇宝宝的岁数,而且这女人虽然年轻,但是骨子里有那么一股雍容和傲然,所谓的居移气养移体,那份淡淡的不含糊的气势,是一般人装不出来的。

所以他不但不计较,反倒心里生出些释然来,能让小陈上心的人,果然都不是一般人,也不知道这两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相对于林莹,祖宝玉身边那男子,来历就清白得多了,作家赵胡杨,连祖市长都称其为“赵老师”,这固然有抬爱之意,但是很显然,祖宝玉也是很欣赏他的。

最起码,这个赵老师曾经在澳门回归委员会里干过文化策划,据说还提出过不少合理化建议,更是在北京奥申委里担任文学顾问——至于说扶贫办笔杆子里的大拿这些,就不值得一提了,祖市长用“鬼才”这两个字来形容他。

然而遗憾的是,这个鬼才却是没表现出鬼才的样子来,在接下来的言谈中,赵老师的言谈……真的有点不堪,这不是说他没有连珠的妙语和相对精辟的见识,只是他的措辞中,谄媚的口气实在太浓了。

陈太忠一向认为,天才总是要有点傲气的,而这个赵胡杨的见识不见得如何出色,阿谀奉承却是不嫌肉麻——身在体制中,他见识过的不着痕迹的马屁太多了,这个人的言谈……还真是差一点。

不过,折翼的天才……也终于是要面对人间烟火的,比如说哥们儿就是,念及此处,陈太忠决心不跟此人一般见识。

事实上,撇开谄媚的味道浓一点,赵老师还是一个不错的谈伴——不管你说什么,他都知道一些,也都能接得上嘴,认识的深度未必够,但是绝对不会有冷场的可能,只冲这一点就可以知道,祖宝玉的推崇,并非无因。

不过,此人对官场语言的技巧,掌握得还真是不够,看得出来,祖宝玉原本是想让此人充分发挥的,但是到了后来,祖市长不得不接过了话题——你看你这说得都是些什么嘛。

对上祖宝玉,陈太忠就有太多的话可以说了,虽然陈某人现在的措辞水平,距离祖市长的要求还有一定距离,但是他已经很努力地在尝试了——陈主任还年轻,不是吗?

所以祖宝玉也觉得,自己跟小陈聊得挺投机,“……这个蒙妮,我也早想处理一下了,文化局里少了高乐天这种害群之马,像这么明目张胆违反禁令的,还真的不多。”

这就是说,文化市场这种没多少利润的地方,了不得也就是一个副局长掺乎,高乐天不在了,还真没什么人能看上这一块。

“蒙你,这名字倒是有意思,”难得地,林莹轻笑一声,“这个名字,很容易引发歧义……太不尊重顾客了。”

“这个可是林总你想错了,”对这句话,鬼才赵老师表示出了他深厚的文化底蕴,“这个蒙你,十有八九是‘启蒙你’的意思,启蒙两个字,真的是太厚重了……”

“所谓蒙学,让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孩童学会字型、音意,在现代社会看起来不是什么难事,但是在消息闭塞的过去,‘蒙你’这两个字足以称得上狂妄,所以我觉得,这个名字真的起得不错,既洋气又古朴……如果起名字的这人跟我想的一样的话,真的了不起,这样的名字,我起不来。”

“一两天吧,咱文化局跟市文明办联合执法一下,省文明办来一两个人就行了,”祖市长笑眯眯地发话,“太忠你的反应,我肯定照办……不过,你最近也事儿多不是?”

“嘿,你这信息倒是灵通啊,”陈太忠却是没想到,祖宝玉居然知道自己最近忙,心说这个时候你还敢出来跟我坐,那我就给你宽宽心,“也没啥,不开眼的毛贼,在北京就扫了一批,哈,你不知道吧,有开国中将的儿子,在北京市冲我开枪了。”

“什么?”桌上的人齐齐都是一愣,在北京市开枪,那得有多大的面子才摆得平?好半天之后,祖市长才问一句,“哪个中将?”

“吴近之的小儿子,”陈太忠真不怕说这些,一来他本就是个爱卖弄的性子,二来的话,在地方上说北京,跟在北京说地方一样,不需要考虑太多,“然后我打他个乌眼青……咱凤凰老区人民有优良的革命传统,就不怕各种阶级压迫。”

“吴近之的小儿子?”祖宝玉眉头紧皱,沉吟好一阵才发话,“叫吴爱红或者……吴忠东?嗯,也可能是吴卫东,我有印象。”

这种名字,是那个年月的时代特色,但是祖市长这么说,绝对是对这个人有印象,不过祖市长在北京的根底原本就不深厚,就是吴卫东这种三流太子党,恐怕他也只有听闻传言的份儿。

“吴卫东,”陈太忠点点头,先肯定了祖市长的说法,才冷哼一声,“他那种愣头青,不放在我心上,只要我不弄死他,谁会替他出头?”

这话就是参考了吴卫东对付耿树时的话了——只要我不弄死你,你跟我扯蓝家黄家的,没任何意义。

“咳咳,”祖宝玉猛猛地咳嗽两声,他实在受不了小陈这种草莽气息,虽然这话没错,但是说得实在是太村俗了,“太忠,你这个方向……似乎有点不对。”

“嗯?”陈太忠抬眼看他一下,接着笑一笑点点头,“宝玉市长这话一定有原因的,但是您不能只顾着自己心里明白,得给我们晚辈稍微指点一下。”

“嘿,你连吴近之的儿子都敢打,还有几个人能指点得了你?”祖宝玉笑着摇一摇头,不过他这话也不是拿腔捏调,大抵还是一个有底蕴的老者,在提拔指点晚辈之前,应有的卖弄之意,“我没这个能力。”

“那我给邵总打电话了啊,”陈太忠做出掏手机状,皮笑肉不笑地威胁祖市长,“就说您说了,这点事天知地知……国立的朋友不许知。”

2797章文化市场(下)

“你这不是胡搅蛮缠吗?”祖宝玉哭笑不得地拍一下桌子,他家和邵国立家一样,都属于开国时不是特别起眼的角色,但是邵家气运足,家里不但能生,联姻的几个家族也都很不含糊,现在的气象,比当初不知道兴旺了多少倍。

从辈分上讲,他比邵国立还高出那么一点半点,但是这年头只讲辈分的,那不是傻的吗?祖市长再是死板之人,这个因果还是能反应过来的,“不就是这两年煤炭行情上来了,有人看着咱天南这点资源眼红吗?”

嘿,合着你还真明白,陈太忠笑着点点头,心说邵国立这货也不是省油的灯,我得给他打一点预防针——说穿了,他还真的不怕海潮集团这种地方性的企业,怕的就是上面各种各样有来头的主儿。

要说真计较起来,林海潮身后的势力,不会比邵国立差多少,但是某人还真不把海潮集团当回事,这跟林莹什么的私情无关,关键是他不怕张州的地方势力。

上面的大佬和地方上的人叫劲,本土势力的反应是必须要考虑到的,林海潮在这方面,拥有得天独厚的优势,但是很不幸——陈某人也是天南人。

陈太忠不怕林海潮捣乱,那么心思就用在防外人身上了,听到这话他就笑着回答,“这些人也真的可笑,就不怕撑死吗,不自量力的主儿还真不少。”

“太忠你不能掉以轻心,这次势头很猛的,听说张州的林海潮,呃……张州的林海潮,”说到这里,祖市长禁不住侧头看一眼坐在陈太忠身边的美貌林姓女子,心里就生出了点不好的联想。

说不得他猛咳两声,“咳咳,那个……有人居然打海潮集团的念头,真的是让人哭笑不得,这主意哪儿是那么好打的。”

“这些魑魅魍魉的小技巧,是不能得逞的,”陈太忠点点头,就只当没看见祖市长的尴尬了,他正色回答,“海潮集团是天南的本土企业,我是大力支持他们的发展的。”

“没错,小邵也说了,咱们应该保持沟通,警惕一些不好的事情发生,”祖市长也点头,心里却是暗暗叹气,邵家本来还惦记着能不能插一脚呢,这顿饭吃得却是……说破了某些话,也不好假装不知道了,真是好昂贵的一顿饭。

“他想发生呢,没那土壤,”陈太忠不动声色地端起面前的酒来,一饮而尽,“北京那边,我遇到好几茬事儿了,真是身心疲惫,宝玉市长肯支持的话,我非常感谢啊。”

“都是自己人,客气个什么呢?太忠,你再这么说,就是不给老哥我面子了,”祖宝玉端起酒杯,也是一饮而尽,心里却是不住地盘算……小陈在北京,遇到很多事儿?

也不知道那些事儿里的主儿,有没有比吴卫东还难对付的?

祖市长虽然在天南不起眼,可京城的道道儿却是比较清楚的,吴近之的儿子在北京不算什么——哪怕来了天南,别人不认账的话也不很扯淡,但是真在北京捣乱的话,一般人也降伏不住,不看僧面还看佛面呢。

想是这么想的,但是祖市长的反应可不慢,他知道这个话题不合适再说下去了,说不得微微一笑转了话题,“去北京没接触一下文艺界的圈子?大家都在支持申奥呢。”

“去了,还见了那个叫雅思的美女作家,”陈太忠冲林莹微微一笑,他想起了她对雅思的评论,“听说她那本书现在很红?”

“《红颜祸水》那本书?”赵胡杨插嘴问一声,脸上的表情很是不屑,好像是在说,我是混文化圈子的,不能不知道这个人,但是这个人……

赵老师对雅思女士确实没啥好印象,他冲祖市长微微一笑,“就是那个要跟九丹比的女人,嘿……这种立意也能红了,真是的。”

听他话里的意思,连九丹都不放在眼里,那么他的心态之高也可想而知,而祖市长虽然是一市之长,大约是分管了文化的缘故,居然能听得懂他的意思——反正做领导干部的,知识渊博一点不是丢人的事。

总之,祖宝玉觉得这话还是比较合适的,说不得笑着点点头,“这年头乱七八糟的出版物太多了,九丹写的那些东西,比伤痕文学都要差一点……根本就是无病呻吟。”

这伤痕文学和“无病呻吟”,寓意可不简单,经历过上山下乡的知青们都知道,像《被爱情遗忘的角落》、《牧马人》之类的,那都属于伤痕文学,是对那个时代的反思。

但是偏偏地,大名鼎鼎的改革开放的设计师这么点评,“伤痕文学,哭哭啼啼的,根本就是无病呻吟,做点正经事不好吗?”

总设计师有资格说这个话,他自己就是三上三下,仗着命硬和理念坚定好歹挺过来了,没人比他更伤痕的了,但是对老百姓来说,这个话也有点不负责任——他是站在国家设计师的角度上讲的,可是这个国家……大多数还是普通人不是?

“嗯,祖市长这话说到我心里了,”赵胡杨点点头,他也挺不容易,一边要恭维官场领导,一边还要展现自己的不凡,“这个东西,市场应该不会很大。”

“好像确实不大,”陈太忠点点头,他也知道,祖宝玉主要是不想谈北京和天南之类的恩怨了,说不得笑着点点头,“我听雅思说,她才卖了三四十万册。”

“那是胡说八道!”得,赵老师直接来了这么一句。

“差不多吧?”陈太忠也有心把话题拽得更歪一点,于是就叫一下真,“一本书二十块,她赚两块,六七十万的样子,她的续集是买断,好像也是一个字三四块,二十万字可不也就是六七十万的样子?”

“怎么可能三四十万册?”赵胡杨听得就叫了起来,这可是他的专业,“就那本《流不尽的红颜祸水》,她能卖三十万册的话,我吃了那本书!”

“这本书的影响……确实不小啊,”林莹听得实在忍不住了,于是就插一句嘴,“按中国十亿人来算,一千人里有一个人买,也是一百万册了,我觉得就算加上农村人口……这个影响力,她差不多也达到了。”

“我的大小姐,账不是你这么算的,”赵老师苦笑一声,他知道这女人绝对不俗——敢跟祖市长摆架子呢,但是外行,你就是外行,“一百万册她可能卖了,但那不是出版社的印数……”

说起来这个印数的猫腻,也真的很多,按赵胡杨的说法,首先,出版社是不受作者监管的,首印五万册?那没问题啊,但是首印之后的发行情况你知道吗?你不知道!

所以说,有没有加印,你也不清楚,人家加印十万册之后告诉你,那五万册还没卖完呢——你会知道吗?

这一层盘剥,还仅仅是出版社的,除了出版社,还有其他的盘剥,你出了书,总是要卖的吧,要卖就要走渠道不是?没有发行渠道,再好的书出不去。

那么,渠道商见你的书卖得不错,也要盘剥一道,他们卖正版,也卖“高仿”——跟正版差不多,成本却差很多,嗯……大家明白的。

这就是两道盘剥了,然而,事实上还不止,比如说出版社印书,你要找印刷厂吧?印刷厂知道你这书卖得不错,而他们不可能没有一点别的发行关系——那么好吧,他们做的不是盗版,纯粹是多印的正版,根本都不需要再次制版的。

“这还是没算那些盗版,这种情况她要是能卖三十万册,那她实际上,最少卖了两百万册,”解释到这里,赵胡杨冷笑一声,“她能卖两百万册,一个字儿才值三块钱吗?”

“那《官仙》的作者,岂不是更惨?”陈太忠皱一皱眉头,“咳咳,我是说,有些人连出版的机会都没有呢。”

“所以说,哲学是骗子,艺术是婊子,”赵老师惨然地一笑,他似乎喝得有点多了,姑且算是自嘲吧,“搞艺术的,不是婊子的,都是死后成名的,活着的时候,大家比的是炒作能力,比的是谁更能放下脸皮……文化……死了,这个世界,我算是看明白了。”

“我觉得你是喝得糊涂了,”祖市长淡淡地发话,他自命讲究人,自家介绍的鬼才出了状况,也是有点挂不住,“赵老师,有些规矩,不是按你们文化人的理解来的。”

“我说的是不是实话,大家都明白的,今天喝多了,就不再说了,”言毕,赵胡杨转身离去,走路的时候,居然是一瘸一拐的,合着他两条腿还不一样长。

这世道,啥时候轮到你个瘸子出来主持正义了?一时间,陈太忠觉得有点面上无光,“我觉得赵老师说的……也有些道理啊。”

“唉,”祖宝玉等赵胡杨出去之后,就是长叹一声,紧接着面上就泛起了苦笑,“出版业已经全面放开了,渠道这些,都掌握在私人手里,眼下又是信息爆炸的年代,我倒是想管呢……管得过来吗?”

“那有些优秀作品,创作者还真的是入不敷出?”林莹的眉头紧皱着,她眼里没这些小钱,但是听到这样的消息,多少还是有点不爽。

“优秀不优秀,很重要吗?”祖宝玉苦笑一声,又转头看一眼陈太忠,“至于《官仙》,你别担心,那货的死忠还是有几个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