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98 表态2799沉默

2798表态2799沉默

2798章表态

自从赵胡杨离开之后,桌上的气氛就渐趋死板了,可见有些开心果,在酒桌上还是很有必要存在的。

不过,陈太忠和祖宝玉早就习惯了这样的气氛,两人随便聊两句,淡淡地、不着痕迹地交换一些看法,却也很顺畅。

就在这顿饭要结束的时候,林莹站起身去洗手间,祖市长这才逮住机会,轻声问一句,“这个林总……张州的?”

“林海潮的女儿,”这个时候,陈太忠就不能藏着掩着了,他点点头叹口气,“林海潮回张州了,她代她老爹跟我沟通。”

“他这一关……可能不好过,”祖宝玉淡淡地点评一句,至于小陈话里有跟林家女儿有意无意的撇清,他根本不放在心上,做人何必那么八卦?

“问题应该不大,臧书记也反对某些事情,”陈太忠这么回一句,都是明白人不用多解释,他说臧华反对,那就是在表明杜毅的态度。

事实上还是那句话,他不想让邵国立惦记上这一块,于是态度就要表示得明确一点,否则跟国立对上,那难免就……伤感情了。

“你不支持,国立才懒得过来,那家伙赚轻松钱习惯了,”祖市长笑着回答,说得也是明明白白,你都支持海潮了,小邵他掺乎个什么劲儿?

“其实我真不想管,关键是煤炭这东西,涉及民生啊,”陈太忠愁眉苦脸地回答,接着,他的嘴巴又动一动,似乎想说点什么,但是最终只是长叹一声。

煤炭还是好的呢,像粮食厅那档子事儿,连黄汉祥都表示出了不满意,他心里非常清楚这一点,但是想到以臧华亲民的形象,都选择了把陆海人放进来帮着舒缓压力,他就知道,有些事光靠说是没用的。

晚饭是七点半吃完的,陈太忠将祖宝玉送上车,才走向自己的车,林莹跟着就走了过来,打开副驾驶的车门坐了上来,“刚才我出去的时候,他问你了吧?”

合着这个机会,还是你有意制造的?陈太忠讶异地看她一眼,点点头,“祖市长在北京有点底子。”

“听得出来,”林莹点点头,事实上,在酒桌上聊了一阵之后,她就对开始时自己的态度后悔了,用一句话来概括就是——一个无关城市的副市长,都能知道上层对海潮集团的手脚,这个副市长怎么简单得了?

不过下一刻,她又变得愤怒了起来,“这些人也太无良了吧?无非是煤炭的行情要好一点了,他们就争先恐后地跳出来,恨不得把海潮生吞活剥了,这份家业……是我老爸胼手胝足辛辛苦苦地挣来的,他们一句话就想拿走……凭什么?”

“别人能这么问,但是你还真没资格,”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他这人说话,一向是就事论事,他要帮海潮,但是同时也不会无原则地赞同某些说法。

“昨天你老爸亲口向我承认,在原始积累阶段,他的钱来得也不是很清白,你可以指责别人的无耻,但是也不要无限拔高自己,那只会降低你说的话的可信度。”

“擅长无限拔高自己的,不止是我吧?”林莹眼珠一转,不屑地白他一眼,“昨天有人就无限拔高自己,又是三十分钟啦,又是……戳穿啥的,最后还不是因为牛皮吹得太大,掩面而走了?”

“我没有吹牛,是真有那实力,”陈太忠正色回答,在很多事情上,他已经学会了通融,但是在这件事上他绝不肯退让半分——此事的重要性,甚至还在粮食安全之上。

身为男人,怎么能说不行?更别说他还是曾经的仙人,“真的,我不介意跟你试一试,也好让你知道自己过去的二十多年里,是多么地浪费生命。”

“但是……你今天好像又不行,”林莹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她真的很聪明,跟祖宝玉吃完饭不过才七点半,如果陈太忠有意渡过一个浪漫的夜晚的话,应该是这个时候才会开始联系她,“我猜,你会说自己不方便。”

“事实上,我确实不方便,”陈太忠知道她是在挤兑自己,必须指出的是,虽然他非常痛恨某些不负责任的置疑,但是他都答应好家里的女人们了,不回去也不合适。

所以他只能咬牙切齿地解释,“我昨天回来的,晚上又有事,家里十几份作业到现在没交……难道你老公回家不交公粮?”

“十几份作业?”林莹不置可否地笑一笑,又点点头,“你果然厉害啊,遗憾的是总是藏在我无法验证的角落……我老公运动健将,最多的时候也不过一对五。”

“一对五那叫自摸,我这是**,不一样,”陈太忠白她一眼,说难听话他不怕任何人,不过被一个美女一而再再而三地怀疑挑衅——而且还是在这个方面,真的是太耻辱了。

所以他一定要争回男人的面子来,“不过,你迷迷糊糊活了这么久,我也有点看不下去,做为一个领导干部,要勇于为人民服务,竭尽所能地让人民群众感受到幸福……明天晚上吧,我让你知道,什么叫属于女人的幸福。”

“倒也是,这会儿药店不开门了,”林莹的嘴巴,也是一等一的厉害,她笑一笑,“你准备充分一点,别到时候又不行,不能很好地为人民服务。”

“为你服务,我还需要吃药?”陈太忠干笑一声,也懒得跟她多叫真,心说这些话说来说去,总不如真刀实枪地见真章有用,说不得他打着了火,一边起步,一边漫不经心地回答,“那明晚六点到八点,然后……我还有别的场子呢。”

现在七点半,到九点半也够你赶个场子的,林莹心里不屑地哼一声,“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软码头,能系得住陈主任你这一艘野船。”

“我只知道,她们在等我,”陈太忠真的没心跟她叫这个真儿,明天晚上可不就见分晓了吗?事实上,他更愿意了解一下,这个首富的女儿会不会是一个令人后悔的上床对象,“你家的问题,应该有点眉目了……明天林总能回来的话,让他跟我谈吧。”

“什么样的眉目?”林莹不可能拒绝这个话题,但是她心里自然也有别的想法——你还是不敢跟我切磋吧?“我现在都不清楚,你打算怎么帮我们?”

“帮你家,我用得着打算吗?”陈太忠小心开着车,漫不经心地回答,“实在不行,找点钱不就完了?说实话,他们要是能把我逼到找钱这一步,那算他们有本事……不给我面子,蓝志龙就等着哭吧。”

“上面……有动向了?”林莹听得眼睛一张,她心里自是清楚,虽然蓝家的利益攸关者众多,冒头的也是纷纷杂杂,但是真正的局内人都明白,要搞海潮集团的,还就是蓝志龙。

这事儿的主体,只可能是蓝家二少——蓝家其他人可能伸手帮忙了,但也仅仅是帮忙,就像黄汉祥遇到事情,黄和祥不能不管一样。

大家都知道有这么个人,但是一般来说,谁也不可能点出这个人来——哪怕在天南,也没人主动提起,心里明白就行了,不懂的人畏惧体制的力量不敢说,而懂的人就都懂了,也没必要画蛇添足。

他这么摆明车马,剑指蓝志龙,明显就是大干一场的架势了,做为黄家的嫡系,他可以有这份底气,但是眼下说出来,那也是做好了准备——黄系的别人,也没他这么旗帜鲜明。

“他敢伸爪子,就要防着被剁,”陈太忠大喇喇地回答,“昨天我从港湾走了之后,有人通知我了,近期要他好看,所以我说,你家搭我这趟车就行了,不需要你们额外付出什么。”

这话是实话,黄汉祥一旦出手,录音带不把蓝志龙折腾得欲仙欲死才叫怪事,陈某人一直以为,自己阴人是把好手,但是直到现在,他才深切地体会到,论起阴人的手段,官场中人一点都不逊色于他,像老黄这种老牌太子党,恐怕更是能甩开他几条街。

而且这次帮林海潮,他也确实出于公心,也不稀罕对方领情,以免将来万一翻脸,他心里还会有点不自在——是的,他对海潮集团的印象,从来都不是很好。

可是林莹听到这话,心里却是愈发地不服气了,于是她笑着点头,“不需要付出什么啊,那真谢谢您了……不过,我有个真诚的建议。”

“你说,我最爱听人说实话了,”陈太忠点点头,想一想吴卫东跟耿树装逼的样子,他又微微地一笑,淡淡地展现一下王霸之气,“交朋友我不怕听实话,怕的是,朋友不跟我说实话,到最后难免就……伤感情啊。”

“以后我就是你的情人了,还伤什么感情?”林莹听得微微一笑,“不过,你想博个什么样的口碑呢?我无条件帮您宣传……就说被你折腾惨了……”

“我……”陈太忠看她一眼,嘴角**一下,“我改主意了,明天的回报我一定要,至于该怎么宣传嘛……你实话实说好了。”

2799章沉默

由于欠得作业太多,陈太忠几乎是一晚上没睡,这还亏得是雷蕾的儿子感冒,她晚上没过来,饶是如此,一大早起来之后,他数一数身边白花花的身子,也禁不住微微地咋舌:咋就八个人了呢?

刘望男、李凯琳、丁小宁、田甜、张馨、蒙晓艳、任娇、钟韵秋……吴言来省里开会,考虑到影响没过来凑热闹,可是蒙校长和任老师,却是专门坐车过来凑热闹的。

可惜董飞燕还没经过组织的考验,陈太忠遗憾地咂巴一下嘴巴,站起身穿戴整齐,给众女买了早餐回来,自己则是冒着飘飘洒洒的雪花,去上班了。

去单位没呆了多久,就接到了秦连成的通知:大家来开个会。

秦主任的这个会,针对性是很强的,主要是两点,一个是关于干部家属调查表的修正问题,一个是民政系统下属的福利院的问题,主任表示,这两个问题已经到了不抓不行的地步。

这个干部家属调查表,最近引起的纷争,真的是太大了,一开始,大家填就是填了,无非一个调查表嘛,这辈子不知道填多少了,该写的咱写上去,不该写的咱就不写。

但是接下来,王志君和江川两个实职厅级干部的落马,就引起了太多的惊悚,不过这个时候,大家还不是很看得清楚前景,所以,大多数人是持观望态度。

这个现象,也是官场中一大特色,别看大多是厅级干部了,不是所有人都那么耳聪目明的,而耳聪目明者还要品味其中味道,其中又有人不乏侥幸之心,所以在政策执行的前一天晚上,才是大家反应最积极的时候——就是老话说的,不到黄河心不死。

经历了江川和王志君的事儿之后,慢慢地又有人捅出,说田立平的儿子把绿卡交回去了,民政厅凌洛专门去文明办做了说明,劳动厅钱诚为此不得不大力抓劳动法合同。

尤其要命的是,旅游局杨斌的儿子的绿卡问题,居然引来了中纪委的关注——这尼玛都是什么事儿啊。

人在官场,只要不是很狷介的主儿,总有那么一些亲朋故旧,于是大家就知道,此前自己填写调查表不太认真,可能出了某些错误,积极改正是来得及的——杨斌的例子在那里放着呢,田立平的儿子交出了绿卡,他却是由凤凰市调到了通德市。

凤凰市长调任通德市长,一般人是看不懂里面味道的,但是真正贴近核心的人都明白,这是老田又要往上走了——而且类似的风声,田立平自己就主动放了一些出去:到时候老杜你不给我个交待,那就别怪我撕破脸了。

按照逻辑来说,提前泄露目的,是田市长弱势的表现,能临时插队的主儿,那才叫真正的牛逼,但是他还真的牛逼不起来——天南的一把手,毕竟是杜毅。

可他有胆子逼宫,这就说明他手里有牌,一般而言,有能力逼宫的主儿,就算很牛逼了。

填错表的倒霉了,积极改正的主儿,不会受到影响!眼下天南官场,就是这么一种普遍认识,这种情况下,想要拾遗补缺的主儿,真的太多了——一开始我们没重视这个表嘛,现在重视了,就愿意做出一些修正。

秦连成召集大家开会,就是说关于这个调查表,部里有意向在报纸上刊载个稿子,让干部们都做个补充说明——毕竟是不知者不罪,以前我们没有强调其中的重要性,那你们重新审视一下吧,反正搞这个调查表,也是个治病救人、惩前毖后的意思。

秦主任希望大家做的,就是把这个口风,充分地泄露出去,以免有人心存侥幸——说明白一点,其实这是个吹风会,为了避免理解上的错误。

老秦你搞这么个会,也不知道跟我说一声,陈太忠听得却是有点郁闷,不过转念想一下,秦主任在文明办已经很低调了,这种一把手决策的事情,人家实在没他商量的必要。

不过……其实大家心里都清楚,这个决策,不通过潘剑屏是不可能的,说来说去,还是老秦打算强势一把。

事实上撇开这些恩怨不谈,秦主任的建议,还是很倾向陈主任当初的决断的——主动来改正错误的,那就改了。

只是,有了华安的记录,这些就做为会议纪要存档了,也就是说完善了程序,不仅仅是口头指示。

第二个问题,是关于福利院的,也不知道刘爱兰做了什么工作,打动了秦连成,秦主任认为,福利院的问题值得重视,而眼下普遍存在的拨款不到位的情况,文明办有必要高度重视——咱们需要选个同志出来监管。

要说体制里“监管”二字,基本上就是“摆设”的代名词,用得着这两个字的地方,监管都是有必要的,但是同时,该监管的事情,一般也都是大家不能有效管理的——你眼光再好,也架不住领导犯迷糊不是?

所以很多时候,监管就流于了形势,重点工程之类的还好一点,一些不重要的事情上,监管无非就是个关卡,有时候遇到下面人胆子大路子野,形同虚设也很正常。

监管福利院的资金和物资,就属于这种情况,没多少东西还得时时惦记,关键是还可能惹人,那么,文明办里该谁出面监管,这就不消说了。

大家正襟危坐,齐齐拿眼角的余光去扫身材高大的年轻人,陈太忠却是很郁闷,干部家属调查表你不跟我打招呼就算了,抓我壮丁也不提前言语一声?

于是他面带微笑坐在那里一声不吭——要不说这会前通气真的很重要,一把手是拍板做主的,但是有些招呼也是必须打到。

看到他不说话,别人就更不说话了,不正常的现象往往意味着某些不确定事件——你们这对老搭子,不是又打算整什么幺蛾子吧?

秦连成看到大家这个反应,心说坏了,我忘了考虑小陈的情绪了,要说他这个疏忽真的很容易理解——因为他就没打算安排小陈去做这件事,他心目中的人选是洪涛。

要说这洪涛,最近心情不太好,大家都看得到眼里的,马勉走了主任的位置却是归了别人,跟康楼电争那个挂职锻炼的副市长也不果,很有几天,他是吊儿郎当地上班,以表示自己的不满——他也不怕秦连成那个外来户敢拿自己开刀。

闹情绪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也要讲个度,尤其是洪主任现在在潘部长面前行情也不太好,于是他就意识到,自己再放任下去,不但会遭致秦连成的不满,也会让潘部长更疏离自己。

那接下来他就要改变态度了,尤其是康楼电走了,副厅的副主任只剩下他这么一个了,秦连成想对付他真不算太难——陈太忠当时提出调走一个的建议,还确实管用。

尤其是秦连成最近放出风来,要办理文明办的升格事宜,大家务必配合一下,所以洪主任现在不但又常去潘部长那里汇报一下思想,也时不时地来主任办公室坐一坐,交流一些对工作的看法和意见。

秦连成见他服软,自然也就不为已甚,他很清楚文明办只是自己官途中的一站,并不是终点,潘剑屏的人,能不招惹就不招惹了。

于是他就表示说,小刘现在挺忙,康主任分管的内容,回头你也接一点,帮她分一点担子,大家齐心协力把工作搞上去。

对于陈太忠的感觉,他还真没在意,心说就算小陈你主动跳出来,我当着大家的面儿,把活儿给了洪涛也行——这么点小事儿,你不可能怨我的吧?

不成想由于事先没通气,小陈居然坐在那里一言不发——当然,这也可能是陈太忠摸不清他的脉搏,不肯贸然表态。

可是陈太忠不说话,搞得别人都不敢说话了,秦主任心里真是后悔,不过这个时候他也不能退缩,于是沉声发话,“大家不要小看了这个工作,毕竟是造成了很坏的影响。”

你们再不说话,我可点将了啊。

关键时刻,商翠兰细声细气地发话了,要不说单位里刺头多也有好处,总有人敢出声,而且做为一个女人,她还是不缺同情心的,“要是你们都忙,那我来吧……老人孩子都很可怜。”

洪涛想起了秦主任的话,就想出声表示接过这个活儿,但是看一眼一言不发的陈太忠,心里又有点打鼓——陈某人可是当着常务副郑泽民的面,置疑过为什么要洪主任主持文明办的日常工作。

“商大姐您是女同志,经常下地市也不方便,要是忙不过来,我也愿意代您走两趟。”

“那洪主任你直接抓起来好了,”秦连成抓住时机拍板,心说这么屁大一点的事儿,你们都搞得扭扭捏捏的,以后开会可得安排好了,手里有小陈这么一个冲锋陷阵的利器,怎么就能忘了用呢?

“要是没别的事儿,那就散会了……小陈你跟我来一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