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00 -2801找到了

2800 2801找到了(求月票)

秦连成招呼陈太忠,也不会再说刚才福利院的事儿过去的就过去了,再没完没了也是徒乱人意。

他要说的是另几件事情,一个是关于文明县区的申报和评选,现在已经开始做前期准备工作了,这个工作你得抓起来,不给你干小活,那是给你留着大活呢。

还有一个,就是省委的精神文明建设网,目前也在火热建设中,小陈你对信息产业这一方面熟悉,又是文明办的,还有女朋友开着好大一个搜索引擎公司,这些能利用的资源……都利用一下,潘部长很重视这个事情。

相较那些小事,眼下这些事儿确实是大事,不过陈太忠听得有点茫然,“这些文章太大块了,我有点不太会搞啊。”

“你不就是要个夹持吗?放手去干就好了”秦连成对这家伙的心态了如指掌,心说你干的多少事儿都是前所未闻的,也没见你就不敢干,眼下倒是知道跟我要承诺了。

再想一想这家伙刚才静坐不语,秦主任越发地觉得小陈现在心思多了,以往那种冲劲儿也不多见了,他有点不喜欢这种幕气沉沉的感觉。

也许,这就是成长的代价吧,秦连成心中微微喟叹一下,愣头青早晚要被磨练成老狐狸的,“要是有些部门不好协调的话,你来找我。”,其实,我还是喜欢做一点务实的事情…………陈太忠心里是这么想的,但总不能这么说,老秦交待给他的都不算小事虽然他认为这些事情不够务实。

那就细化一下吧回到办公室,他开始在纸上写写画画,又打个电话把郭建阳叫过来完善思路忙了没一阵,一个电话打了进来,陈太忠把事情交给郭建阳,自己站起身就走人了。

电话是赵明博打来的,他告诉陈太忠一个惊人的好消息,撞死刘勇的肇事司机已经被找到了,并且今天凌晨在上谷市被抓获。

由于是省厅督办所以专案组主要是市局抽调精兵强将组成,一般车祸的调查肯定享受不到这种规格,不过涉及到政治正确性的话,更夸张的人员配备也是有可能的。

赵明博原本是没资格知道这些的,但是他在市局也有自己的朋友,其中一个还真就进了专案组,他就央求对方~有啥新消息的话你悄悄地跟我说一声。

按说他这个要求太过分了,严重地破坏了保密制度,更别说素波〖警〗察系统里,不少人知道他已经投靠了陈太忠,而这件案子陈主任还或多或少地有点嫌疑。

不过这年头,从来不缺冒死一搏的主儿,被求的这位又确实跟赵所长关系不错,于是就答应他视情况而定一事实上此人也是这么做的。

嫌疑人是凌晨一点被抓回来的,赵所长的朋友却硬是拖到早晨七点才打过来电话,人家解释了自己身边都是领导和同事,打电话不方便一而且,半夜三更的我打过去你也得接呢。

这话没错,但也有点扯淡赵明博很清楚,他自己本来就是个“吃完被告吃原告”的主儿,听朋友这么说,自是知道〖警〗察们经过突击审讯,大约也能够确定,嫌疑人跟陈主任没关系否则这个电话还得再等一等。

不过这种事情,心里清楚就行了,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人家也是为自己的饭碗负责不是?能这个时候打过来电话,已经算是很够意思了。

赵明博是相信陈主任的,陈主任想玩坏那个刘勇,哪里用得着这么费劲儿?所以他转告这个消息,是一点压力都没有。

抓住了就好,陈太忠对这个司机恨得咬牙切齿的,别说这一起车祸带给他太多的被动,只说这交通肇事逃逸,也是违法的更是违背精神文明建设的。

事实上,他心里有点好奇,这个交通肇事后面,会不会有一些别的因素,但是眼下他跟此事有牵连,警方的抓捕行动也高度保密,他也不好多去关注,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巴然而,他是这么想的,赵明博却不这么认为,赵所长草莽出身,看问题就比较大而化之,“陈主任你既然要关注了,就过问一下,咱心里没鬼怕什么……正经是,你得防着别人误导嫌疑人,这年头人心隔肚皮啊。”

这前半截话,很投陈主任的脾气,而后半截更是提醒了他:是啊,要是有人误导这司机,那又难免生出点是非来有些人做事,真的是不讲究得很,而眼下杜毅跟黄家,不过是短暂地联合一下,从根本上来讲还是属于不同的阵营。

心里没鬼,那就去看看吧,陈太忠做出了决定,于是驱车前往王庄〖派〗出所,车到〖派〗出所门口,赵所长早就在路边等着了,从一辆小面包车上蹭地蹿下来,一闪身就钻进了奥迪车里,这时候,奥迪车甚至还没完全停下来,由此可见,大多数〖警〗察的身手还真是不错。

“是个什么状况?”陈太忠见他上来了,也不停车,就慢慢悠悠在路边溜车,“司机是单纯的肇事还是有人指使?”,“有人指使的可能性不大”,赵明博摇摇头,他的神情看起来有点怪异,像是想笑又不敢笑的样子,“这家伙就是个二愣子,昨天晚上十点,上谷市搞了一次扫黄打非……”

昨天上谷市扫黄打非,针对的是各k几、迪厅和洗浴中心,连宾馆都没查,属于有限度的行动,这个叫做赖老陆的司机,正在迪吧里面嗨呢。

要说这体制的力量,还真是可怕,由于是省纪检委高度关注、省厅督办,车祸案子的调查力度不是一般地大,其中就查到了一辆来自地北沙州市的货运大卡车有嫌疑。

有嫌疑的车多了去啦所谓高度重视就是意味着海量的排查工作渐渐地,这辆车就排到了前面,事发当天这辆车在素波,而且装载了足量的电缆如果当天不离开素波的话,电缆的看护就是一大问题,那可不是光缆,里面有铜的。

然后高管局那里也有了线索,当天凌晨,这辆车从凤凰现购上了高速直奔地北省—你说你要没做啥亏心事,为什么从凤凰上高速,而不是直接从素波上呢?

这两个现象能引起足够的置疑,但是这置疑多少有点唯心,不过,还有一个铁一般的事实摆在那里,这辆车前面受过撞击回去之后重新板金喷漆了,连车灯都换了一个。

经过明察暗访,素波警方确定,这个车在回来的途中,确实出过事儿不过驾车的司机是聘用的,跑完这一趟拿了钱就辞职不干了。

关于司机的来路,警方也调查了,开这种货车的司机,通常都是要有保人的,毕竟车上可能拉几十万的货一虽然有跟车的人但是司机根脚也要清白。

赖老陆,祖籍天南吉庆,现在素波一带打工于是天南警方又要求吉庆提供相关线索,这才知道那家伙已经两年没回家了。

所以说这个人嫌疑很大但是警方抓不住人,也搞不清楚此人的去向,只能在本本上把这个人的名字多划几遍,看起来有点抽象美术字的意思。

要说这个赖老陆,年纪还真不大,也就是二十三四,在迪吧蹦个迪发泄一下,还要被〖警〗察拦住不让走,他就觉得太欺负人了,“我又没叫小姐,又没嗑药,凭啥不让我走?”

现场一片闹哄哄的,像他这种刺儿头也不少,不过〖警〗察们也不是吃干饭的,于是就表示说,我们知道大部分人都是来玩的,大家登记一下,就可以走了。

这个要求真的是一点都不过分,无非是登记一下,跟宾馆里抽查身份证是一样的道理只要查证核实,又不会落你案底……蹦迪也能算案底?

但是赖老陆一听,神情就有点不自然,而好死不死的是,由于他嚷嚷的声音比较大,被别人注意到了,于是脸上这一抹异样,就被发现了。

前文说过,遇到大案要案的时候,〖警〗察们搞突击行动大排查之类的,总要顺手破获不少小案子,这种行动抓不住大鱼的时候,捞住几只小虾米也不无小补起码我们是认认真真地在查了,还破获了点积案,这态度起码是正确的吧?

所以,早就有那有心人在关注在场的人的言行了,一见到赖老陆的反应,说不得努努嘴这家伙有问题,弄起来再说。

这就是典型的悲剧了,查扫黄打非居然查出了肇事逃逸,当一个警官拿着一摞照片,笑眯眯地发问,“你确认自己姓陆,而不是姓赖吗?”的时候,赖老陆只觉得眼前刷地就黑了下来。

所以,他在扫黄打非行动中被抓到的时间是当晚十点,但是市局抓到他的时候,是凌晨一点“……,你小子终于冒头了啊。

接下来的情况,那也就不用赘述了,专案组早就被省厅督办四个字逼得上蹿下跳、满嘴燎泡了,一个新鲜热辣的嫌疑人……你确定要跟专政的铁拳对抗吗?四,章找到了(下)

凌晨五点,在种种证据面前,赖老陆承认自己就是那个肇事司机,又过几个小时,他始终坚持,说自己是不小心撞人了,然后心存侥幸地逃逸。

审案的〖警〗察,都是积年的老〖警〗察了,真话假话一眼就能猜出个八九不离十这个人身后没靠儿,这是大家的判断。

上午十点的时候,陈太忠驾车赶到了市〖警〗察局,“听说你们抓到肇事司机了,我过来看一看,这个案子我们文明办高度关注。”,肇事司机已经从上谷市接到了市局、省厅督办的案子嘛,不过一般人还真是不知情,市局值班的人就表示,您的要求让我有点为难,“这个消息我还真不知道,要不您跟孙局长了解一下,再指示我一下?”,“孙局长……我跟他不是很熟”陈太忠这话不是装逼而是说他跟别正平确实不熟说不得打个电话给窦明辉,“窦厅,听说你们抓到,,飞车祸的嫌疑人了?”

“哦是吗?我问一下”窦厅长每天也是多少事儿的人呢,这案子虽然是省厅督办,但终究不是窦厅督办,形式上的东西,没必要太过当真,大约过了一分钟窦明辉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嗯,昨天的行动中抓获的,我了解到己”,他只说自己了解到了,却是不肯再细说,摆明就是让陈太忠出题目了,不过陈太忠也不在意这些“这个事情我们文明办很重视,我想旁听一下审讯。”,“啧”,”这个要求,还真是让窦明辉为难了,这个案件的最新进展他虽然是现在才知道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不了解前因后果,事实上他非常清楚这个案子背后的种种博弈。

所以陈太忠的要求,让他有点无所适从,好半天之后,他才苦笑一声,“小陈按说你这个要求是合理的,但是呢,你……多少回避一下才好。”,这也就是大家都是黄字号旗下的人马窦明辉能允许这么一个小小的正处的放肆,换个正处过来他这堂堂的省〖警〗察厅厅长,哪里会有心思解释这些?

“这个……我不能回避,单位高度关注的案件,涉及到〖道〗德缺失的社会现象”陈太忠既然打定主意,就不会左右摇摆了,“个人的事小,会影响到社会风气。”

“你别冲动”对这种不讲理的年轻人,窦厅长也没太好的解决手段,这明显是火气上头了,“小陈,咱们接触不多,我就劝你一句…………不要给别人提供攻击你的靶子。”

“我就旁听,啥都不干”陈太忠干笑一声,窦明辉这话一听就是发自内心的,所以他就解释一下,“现在有些人钻营的心思太重,唉……有时候会突破〖道〗德下限。”

这话说得倒是不错,但是窦厅长怎么听怎么觉得别扭,尤其是他没有第一时间关注此事,总觉得心里有点那啥,“〖警〗察系统这点事儿,你跟我说就行了。”

“唉,我倒是不怎么担心北京那边,但是咱天南这儿……杜老大也挺关心此事的”,陈太忠叹口气,“这事儿早办完了早好。”

杜毅?窦明辉听到这话,也禁不住倒吸一口凉气,他是被动卷入此事的,有些事情思考得不深,但是陈太忠这么一点,他哪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原本是黄家和杜毅联手对付蓝家的局面,但是眼下蓝家明显不是对手,那么杜毅顺手捎带一下黄家,那岂不也是正常的?

政治这东西,说穿了就是这么无情,窦厅长沉吟半晌,才苦笑一声,他跟陈太忠是一个阵营的,有些东西不怕说得明白一点,“但是小陈,这么搞的话,你就被动得多了……有你这个电话,我就帮你关注了。”,“您要是有安排,那我就真走了”陈太忠听出窦明辉的意思了,可是他也是个认死理儿的,“我也是琢磨着,您未必方便。”,窦厅长还真的不是很方便,杜毅关注的案子,他上下其手不是很合适一关键是他和杜老板不是一回事儿,所以听到陈太忠这话,他也不好再硬撑着,你非要上杆子扛杜毅,那我让给你,“方便不方便的,咱们说这个就没意思了。”,“那还是我来吧”陈太忠自然听得出这言外之意,事实上他也不希望借助窦明辉多少力,骨子里他还是一个恩怨分明的主儿,谁要收拾我,我就收拾他!

有陈主任的关注,这案芋的发展,基本上就是定性了,他进了讯问室之后也不说话,随手拿过审讯记录翻一翻,别人也不敢阻止,这司机没啥来路,给沙州的一个运输公司跑车,简单的雇佣关系,事发的时候押车的人在睡觉,根本不知道撞人了。

他听那司机白活了半天,死活也没啥进展,等得实在不耐烦了,他终于开口,“你认识我吗?”,“我认识您”,司机也疑惑半天了,〖警〗察们问半天了,咋就不见这位卒说话呢?听他这么问,忙不迭地点头,“文明办陈主任嘛。”,我井你大爷”陈太忠好悬没一口气憋死,麻痹你就是个破司机,闲得没事看啥天南新闻呢?他本来是想着,司机若是不认识自己”那他就没有唆使的嫌疑,可以站起身走人了,但是他做梦也没想到,这货居然还真认识自己。

于是他再沉声发问,“那么……你从哪个渠道认识我的呢?”,“是不是我认识您,您就可以保我离开?”这司机脑瓜也机灵一敢交通肇事还逃逸的,脑子都差不到哪里,所以,他试图挤兑陈主任。

“你说说,是怎么认识我的,没准我就能保你”陈太忠点点头,一本正经的解释,“在场这么多〖警〗察呢”咱们得走个形式,也算给大家个面子……我也好做工作。”

“我就是……就是电视上见过您”,司机战战兢兢地回答,他哪里知道自己涉入了怎样的漩涡?说不得赔着笑脸回答,“但是我说的没错吧?”,“这充分说明”我不认识你”,陈太忠冷冷一笑,站起身扬长而去。

“喂喂,陈主任,您咋就这么走了?”,赖老陆傻眼了,他还指着借此脱身呢”“你好歹一个正处干部呢,咋能说话不算数呢?”

“领导随口说的话,居然你也当真”,旁边过来一今年轻〖警〗察,一抬腿,冲着他就是重重地一脚,“你以为你是谁啊?”,“小包你咋说话呢?”一边的〖警〗察不乐意了,“陈主任明显是逗他玩,可是你这么一说,好像是陈主任有意说话不算数似的。”,陈太忠旁观审案,如非必要是不会影响〖警〗察们工作的,他后来的问题,只是想把他自己摘出来罢了,若是没这句话,别人撺掇这赖老陆胡乱扳他,那他难免被动,有了这个答复,姓赖的敢改口的话,他就有理由高调介入谁让你改口的?

很多时候,撤野只需要有个理由就走了,陈某人做事一向如此。

但是他是这么想的,别人就未必这么认为了,他走出〖警〗察局还没有五分钟,窦明辉的电话就追了过来,“小陈你问他那个做什么?”,“你的人可以作证,我不认识他,他要敢改口胡说八道,我饶不了他”陈太忠回答得很是干脆。

你真是胡闹,窦明辉被这回答搞得哭笑不得,心说别人都是撇清还来不及呢,你倒好,没命地往自己头上扣屎盆子,这种事儿,也只有这个嚣张无比的家伙才做得出来尼反正窦厅长是不认可这种行为,于是他淡淡地点一句,“我建议你还是低调旁观,毕竟有个回避原则,像你今天问的这句,有人要说串供,也是讲得过去的。”

“那他们就试一试吧”,陈太忠冷笑一声,心说我只需要一个高调介入的理由,“不过,我还是非常感谢窦厅您的关爱。”,“唉”窦明辉叹一口气挂了电话,一时间他有点羡慕这个家伙了,年轻真好啊,做事不用思前想后的。

陈太忠却是被他这个提示搞得有点心神不定,心说哥们儿这还是冲动了,做事太一厢情愿,忘了考虑还有串供这么一说……不过,串供就串供,我倒要看一看谁敢这么诬陷我。

但是,我让老窦难做了,下一刻他又认识到一个问题,这心情就越发地纠结了起来,看一看时间,已经是十一点四十,说不得打个电话给董飞燕,他发现适当的发泄,能让自己心情放松。

遗憾的是,董飞燕电话关机,看来是又出车去了,要不找张馨好了?他才待再抬手拨号,手机响起,来电话的是,蹴,林莹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开心,“陈主任,你听说了吗?”,“听说什么?”陈太忠有点摸不着头脑。

“好消息啊”林莹却是不肯跟他直说,只是一直在咯咯地笑,“想知道吗?来海潮找我吧。”,“不去!你家那儿零碎太多”陈太忠断然拒绝,可是想一想,他还想知道这个好消息到底是仟么,“去万豪酒店吧,我请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