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02 -2803藤缠树

2802 2803藤缠树(求月票)

“希望真的是好消息吧”,陈太忠开着那辆奥迪车缓缓地驶入港湾,万豪酒店顶层装修,地方就改在了这里。不过林莹执意要请客。

陈太忠到的时候,她已经定了一个四人小包间,空间不是很大。但是装修还是很精致的,林总今天高高地盘了一个发髻,整个人显得端庄贵气。

“点菜了吗?”陈主任很随意地将身上的皮夹克脱下来,向旁边的椅子上一扔,然后毫不客气地一屁股坐下来。一边有服务员拿起他的衣服挂起。

服务员在的时候,两人不好说什么,不过林莹脸上满是笑意,等服务员拿了菜单一走人,她就禁不住宣布,“中纪委的人订了机票,要走了。”

“井么?”陈太忠听得吓了一大跳,好半天他才反应过来,于是眉头皱一皱。“你们监视中纪委的人?”

他相信,海潮集团的消息绝对不会来自北京,就算天南首富可能在中纪委有个把耳目,但是针对天南的行动,他能知道才怪以陈某人在天南的能量。嗯打听刘勇案的来龙去脉”都是很吃力的。

“也不是监视,而是他们的行动就不瞒着人”,林莹大大方方地回答。

中纪委办案,并不金是全面封闭神秘兮兮的那种,像这次来查刘勇案子的人,便是大明大方来的一一起还没定案的车祸,不可能有太高的关注,哪怕有媒体煽风点火也是如此。

这些人就住在离〖警〗察厅不远的一家四星级酒店里林海潮得知这个消息之后就指使人买通了几个服务员,要他们关注这些人的动向。

海潮集团跟中纪委真的没啥关系,可是这些人的调查目的并不单纯这是一张大网中的一个环节。林总这么做也实属正常。

中纪委的人昨天就通过宾馆,订了今天下午的机票,不过这个消息传到林海潮耳中的时候,就是今天早上了。他又吩咐人细细了解一下,才知道今天上午的时候中纪委的人还出去一趟,回来的时候。脸色不是很好。

于是他果断地通知自己的女儿,要她把这个消息传给陈太忠:北京那边出变数了起码是态度有变化了。

“上午还出去了一趟?”陈太忠听得就是眉头一皱,心说合着中纪委的人更早地了解到了赖老陆的底细?

事实上,这个情况并不在他的意料之外。人家来就是查这个案子的能第一时间知道消息是正常的,不知道才是不正常的谁吃撑着了,敢在组织的信息渠道上设置障碍?不过,这些人昨天就买了票,看来是北京那边也有压力了啊。陈太忠判断出了这一点,然而还有一处让他觉得有一丝奇怪:这些人就不能再呆一两天,等案情落实清楚了再走吗?

他所不知道的是,中纪委来人一听案情,就推断出这是一桩普通的车祸了道理非常浅显:那个姓赖的司机被抓的过程,实在太富有戏剧性了。

这司机若真的是被收买之后,才有意撞人的话必然会考虑躲一躲风头。而且只要愿意稍微关注一下就知道中纪委的人尚在天南。

这种情况下,有心情去蹦迪就算很有胆子了,还敢在〖警〗察面前大呼小叫,从而因此被抓这得是怎样的一种弱智?

陈太忠没想到的因素,被中纪委来人想到了,这并不是因为陈某人智商欠缺,而是他心里对这件事的看法已经定性:这帮人来天南,就是无事生非来的,有嫌疑的要查。没有嫌疑创造嫌疑也要查。

当然,查来查去,大家比拼的还是身后的关系。这一点无须赘述,也正是因为充分认识到了这个因素,中纪委的人不会再呆下去等交通肇事案的结果了虽然这么做,看起来似乎有点不负责任。

反正京城那边已经暗示出了拔脚走人的意思,这个时候还在车祸的事情上混淆视听,那对自己的政治生命未免就有点不负责任了。后面的大佬都撤了,咱这些小喽罗还冲个什么劲儿,那不是冒傻气吗?

陈太忠坐在那里盘算半天。总算是把相应的因果想了一化七八八,于是才冷哼一声,“算他们走运。要不然的话,哼。

“要不然的话,你把他们也打一顿,像你在北京做的那样?”林莹轻笑一声,饶有兴致地看着他。看起来情绪是真的不错。

陈太忠还真想不到,林家不过是一介商人,对官场的事情也敏感若斯。不过转念一想,他又释然了,天南首富有这么点小手段实属正常,人家若不走了解得这么多,恐怕也没兴趣多跟自己这小小的正处干部虚与委蛇。

这个疑念释去,又一个疑问涌上心头,不过这个时候,服务员已经开始上菜了,他只能强压着这份好奇,等两个凉菜三个热菜上来”只等剩下的汤和煲的时候,他才开始发问,“中纪委走不走的,跟你林家关系不是很大吧?”

“怎么会不大?一个是树。一个是藤”林莹的形容很有点那啥,不过她自己却是不觉得,“官场上弄不出乱子,商场上他能掀起什么风浪?”

“你这话说得有点绝对了。”陈太忠不以为然地摇摇头,这话有点道理。但也不完全正确,想那陆海人在天南官场有什么背景?人家也敢惦记着在天南买煤矿。

“在天南。陆海人买煤矿可以,蓝家人买就不行”,偏偏地”林莹还就是这么回答的,也不知道她是碰上的,还是真这么有心机。她端起红酒轻啜一口,又伸筷子夹一口菜,不过她动作机械看起来很是有点心不在焉“他们敢强买海潮,就要考虑被别人夺走,在天南……你有资格比他们更不讲理到时候他们难免鸡飞蛋打。”

这倒也是,陈太忠暗暗点头,煤炭这种资源性的生意,得不到地方上的配合,真的是很难做下去。到时候蓝家虽然可以将产业甩卖给别人解套。但是赶不上这一拨行情那就算白忙了,还不够别人笑话的。

然而他更清楚的是,有些人是可以即代表黄家又代表蓝家,比如说疯狗赵晨。又比如说吴卫东,你想得太简单了,像吴近之的儿子黄蓝两家个门都能进。”

“那他不是也被你收拾了吗?拿着枪都打不过你”,林莹笑着白他一眼,眼波流转之中,媚意十足。

陈太忠被这一眼看得有点不克自持,林莹的身材相貌那都是一等一的。只是肌肤有一点微黑”可是相较其他人,却又多出了一丝雍容和华贵,给人一种不可侵犯的感觉。

哥们儿也有枪还是錾金虎头枪,他好悬就说出这调笑的话了不过心想这饭菜还没动几。”不能显得太急色了,要不然有点跌份儿。

不过不管怎么说两人既然已经约定晚上开战了,言谈之中就少了几分试探喝到酒酣处,不知不觉中,林莹小半个身子就靠在了他的身上,面色绯红,整个人也软绵绵的。

练太忠也毫不客气,探手搂住她的腰肢。就伸手拽出了她的内衣下摆,轻捏几下小柳腰,发现她的肌肤略略地有一点松弛,不过手感还是非常细腻的。

正当他打算移兵向上之际。包间门一声轻响,却是服务员送主食来了,林莹吓得赶紧一把推开他。低头吃饭”顺便伪作不经意地抬手掠一下额头几根散乱的发丝,又侧一侧身子,以求不让外人看见凌乱的衣角。

这服务员也是见多识广的。屋里是单身的男女,相貌看起来也还登对,两杯小酒下肚之后,有点手眼温存也是常态了,所以她目不斜视地将盘子放到桌上,“两位,菜齐了。”

“那就买单”,陈太忠大手一挥,今天他一门心思地找董飞燕打一场友谊赛,是因为心情不太好。不过林莹给他带来了不错的消息”他需要养精蓄锐一下,晚上好赶场。

服务员点点头转身走了。临出去还带上了房门,林莹斜眼瞟他一眼,“你这可以啊。手上过瘾就走人了?”

“啊。那还怎么样?”陈太忠斜睥她一眼,“莫非你想……藤缠一下树?”

“你这嘴上和手上的功夫。都还不错”,林莹笑眯眯地点点头。听起来是夸奖,但她的意思很明显,别的地方的功夫都还不错,那里咳咳。估计就有点不堪了。

“行,我跟你去海潮大厦”,陈太忠一声轻笑,心说谁怕谁啊。你那儿就算有监视、窃听的玩意儿,哥们儿放个屏蔽出去,那你也是白下功夫事实上,他不认为林家父女有再玩一次的胆子,只不过他不想跟林家走得太近而已。

可是眼下热血上头。下面也局部充血。一时间他就懒得考虑那么多了。

“这儿这儿我定了房间”,林莹低声回答一句,一时间脸上居然有些微微的酡红。“那儿是我家的产业”被人看见了不好看。”2803章藤缠树(下)

咦。又是一个在乎观瞻的主儿?陈太忠一时心情大好,还是那句话,注重口碑的女人,私生活不会太乱,他虽然并没有听说,她是个**的女人,但是几次接触下来。他直觉地感觉,这女人怕是也不是个省油的灯一那么眼下,这就是第二个好消息了。

既然是好消息,就不要辜负这难得的时光了,他站起身子就去拿皮衣,这个时候,服务员推门而入,“先生”一共是五百六十二,您给五百六就行了。”

陈太忠从口袋里摸出一沓钱。数了六张递过去,“好了,不用找了,我赶时间呢……,…”

一个小时之后,港湾的某间客房内,两个**的身子终于停止了动作,又过一阵,男人的声音响起。“怎么样。戳穿的感觉好不好?”

“我……好像死了两次”女人有气无力地回答声音是异常的慵懒,奇怪的是,此刻的她居然在上面娇小的身子手足并用地攀在他身上,十足的藤缠树的模样,“没想到,你真的“有那么厉害,感觉前半辈子都是白活了。”

“别人都不如我吧?”陈太忠问出这话的时候,心里还是有点酸不溜丢的。没办法男人都是这样,自己烂到不能再烂了,却总希望是身边每一个女人的唯气强壮的雄性,拥有更多的**权,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他忽然想起了这句话,由此又禁不住浮想联翩:海角那个惹人怜惜的女孩儿不知道此刻在做什么,那里是不是……也下雪了呢?

“别人如不如你,我暂且不说”,林莹趴在他身子上笑,身子一抖一抖的紧接着又做一下怪,还停留她〖体〗内的小太忠登时就又感受到了那份销魂的紧握感,“但是我肯定比你其他的女人强,我非常确定。”

她的傲气不是没有道理的。甚至在一晌贪欢之后,陈太忠都能知道为什么她敢断定为什么自己挺不过二十分钟换个没有经过培训的普通人来,真的挺不过去。

小林总居然也是器出名门。一波一波的紧握感加上令人荡气回肠的曲折。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这应该是九大之一的“曲径层峦”吧?

曲径层峦,只是一大类别。细分起来还有曲径、层峦和叩松之类的小类别。不过毫无疑问,林莹是其中的佼佼者。

“你倒是很有经验”,陈太忠越发地郁结了,虽然又见识了一大名门,但是想到自己居然坐了一趟公共汽车,心里真是说不出的滋味。这就是贪图新鲜的代价了。

想是这么想的,可既然都派出乎女去对方〖体〗内游泳了,他也不能表现得太过无情,于是就笑一笑。不管怎么说。人家是给了自己不同的体会,“你真的很棒……相信不止一个人夸过你。”

话是这么说的,但是同时他心里就在哀叹:如果你能告诉我”只有项一然一个人这么夸过你,那以后哥们儿就对你负责了。

“只有我老公这么夸过我。”林莹幽幽地叹口气。

“不是吧?”陈太忠惊得差一点把小太忠掉出来你居然会观心术?这可是我都不会的……扯淡,这是在人间界,想到这里,他定一定神,“难得你这么自信哈。”

“虽然我只有他这么一个男人,但是他的女人,很多”,林莹冲他笑一笑,那笑容里隐藏了太多的无奈,“一比较……他当然知道我好。”

“他连这话都敢跟你说?”陈太忠再次地震惊了,这也太凌乱纠结了吧,“怪不得还珠格格热播呢,别的男人没夸过你?真的太吝啬了,我就觉得你很棒。”

“我要说,你是我生命里第二个男人,不知道你信不信?”林莹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双手双腿却是兀自紧紧缠绕着他。

我真是,有点不相信,你明明很放得开的嘛。陈太忠一脸肃穆地点点头,“我只能说,我真是……太幸运了。”

“你以为我在说谎,我知道”,林莹冷冷一笑,这一刻,她再次祭出了观心术大法,“林海潮的女儿,又这么溧亮,别人怎么可能放过呢?”

“我没有这么怒”陈太忠立马摇头,不过,面对紧盯着自己的双眸,他沉吟一下,最终苦笑着回答,“我是有点不相信,那是因为我太在乎你了。”

陈某人经过红尘历练,现在已经是说谎话不打磕绊了毕竟他刷怪的地方对操作的要求太高了。而且凭良心说,吃掉一个良家女子。说几句好话也是应该的。

“你可能说的是谎话,但是我爱听”,林莹给他一个妩媚的笑容,“其实原因也很简单,因为我是项一然的老婆……”

要说起来,项一然跟海潮集团的关系,真的太紧密了,绝绝对对是打断骨头还连着筋,但是同时。两者又是相对独立的部分,一在商一在官。

当然,这年头大部分时候。是官商不分的,但是有人若是肯细细地分析。还是能琢磨出其中的不同”像林海潮和项一然这一对翁婿便是如此。

两者互相扶助”这是没有问题的,就是大家所说的政治联姻。各取所需。

事实上”项一然和林莹还属于是〖自〗由恋爱,不过林家的公主早就以美貌享誉张州了,项一然是她谈的第三个男朋友前两个男朋友要啥没啥。只想着人财两得,直接被林海潮棒打鸳鸯了。

第三个,也算〖自〗由恋爱,但是项经理掌控了多经公司”也不需要太过看重林家的眼色惹得急了,你海潮林家的车皮我还发,可你介绍来的人。我他妈还就是不认账了。

所以,煤贩子们虽然都知道,林海潮是张州煤焦行业的老大,可是这车皮。还是掌握在项经理手里,虽然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但是打点好多经公司的经理,也是很重要的一环。

要命的是,这男人们出去交际”叫个小姐唱个歌、喝个酒、洗个澡啥的。真的太正常了,而项一然也是男人。还是成功男人,管不住裤裆也不算稀罕。

当然,这么一来”林莹脸上挂不住了。但是,你挂不住就挂不住了,谁会在乎?别人不是认她爹”就是认她的老公,而对于项一然的这些“必要应酬”。林海潮都不好说什么,他女儿说什么,就更不重要了。

按说这种情况下,项一然能做初一,林莹就能做十五,大家各玩各的嘛。她奈何不了自家老公,不相信自己出轨的话,老公就敢歪嘴你还想要不想要海潮的支持了?没有海潮的支持,你项一然又算个什么玩意儿?

这个逻辑,理论上是成立的,但是事实则不然,项一然找小姐那叫应酬,叫风流,而林莹找小白脸,那就叫不守妇道,叫不珍惜家庭。

说白了,林总真要有类似的异动,有的是煤贩子们在盯着,大家正愁没机会在项经理面前表现呢口反正林海潮也不可能出来,为他女儿包小白脸撑腰吧?

林莹现在开着的阳光大酒店,原本就不缺帅哥,不过其中有两个跟她走得稍微近了一点,那个餐饮部经理一夜之间不知所踪,后来才知道受了威胁,逃到沙州去了。

另一个是保安副队长,直接被人打断了双腿,扔到了市医院的门口,打人的就丢下一叠钱和几句话,“给你十万治腿,以后不要在张州出现了……林莹不是你能惦记硪”

这就是实实在在的禁脔了。林海潮气不气?要说不气也是不可能的,但是成大事者不惜小费口…嗯,是不拘小节,反正项一然那混蛋也没胆子离婚。

要说这项一然,还有个怪毛病,也不知道是不是“天南首富”这四个字儿压得他太狠了,所以跟自家老婆那啥的时候,总是要夸一下老婆的好处。

但是同时,他的潜台词也很明显~我真的试过不少人了,在她们身上,我半个小时四十分钟都没问题,跟你在一起,就是五分钟,我找不到平衡吖。

尤其是张州这煤焦行业有个陋习,煤老板们喜欢拿情人送人,其实这是张州自古以来的风俗、咱哥俩关系好。我这女人不错,送你玩几天,费用都包在我身上了。

而这些煤老板里,也有跟林莹关系不错的,有时候就忍不住嘀咕一句,你老公挺猛的,我送给他的那个小妹,直夸他呢,你这可是幸福啊“……,所以林莹很确定,自己与众不同。

可是,我的私生活也很乱啊,陈太忠听到这里,也觉得自己不配指责项一然,说不得干咳一声,“这个,你听我说啊,有一个女孩儿曾经跟我说过,强壮的雄性,拥有更多的**权,嗯,你也知道,我昨天交了十几份家庭作业。”

“但是他每次跟我交作业。都支持不了五分钟”,林莹笑眯眯地回一句,接着她的下面又做一下怪,“关键是跟你在一起,我真的享受到了……戳穿的感觉。”

真是一个贪图肉欲的女人。陈太忠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女人一他的女人里,有不少喜欢享受**的,但是只求这个的,这还真是他遇到的第一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