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08 -2809拒虎迎狼凌晨还有

2808 2809拒虎迎狼(凌晨还有)

陈太忠发誓,林莹绝对是他遇到的女人中,最缠人的一个,或者,小林总对别人不是这样毕竟是天南首富的女儿,但是对他,绝对是表现出了相当程度的痴缠。(哈十八纯文字)每个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但是幸福的家庭,也未必就是类似的,他们也有种种不足为外人道的苦衷…只是旁人并不知晓罢了。

总之,他心里对林莹有些体恤,就不肯这么挂了电话,一边有一句没一句地应承着,一边就走上了座驾。

凯瑟琳她们不好跟他同车。普雅公司有一辆从北京开过来的京牌沙漠王。勉强也算得上是好车,那几位就上了那一辆。

开车的司机,却是马小凤带到素波的那个男人,大家自然不好直接说去湖滨小区,于是在驶过两个街区之后,两辆车停车,凯瑟琳三人就转上了奥迪车,这个时候陈太忠刚挂了电话。

开沙漠王的黑人只想证明自己啥都不知道,于是逃命似地绝尘而去,马小雅坐在副驾驶上,见陈太忠东张西望地,死活不肯开动,就疑惑地问一句,“怎么回事?”

“别说话,都给我安静”陈太忠沉着脸一摆手,非常果断,车里并没有开灯,但是远处的街灯照过来,可以看得出,男人的脸上满是肃穆。还带有一丝丝的……警觉。

要说陈某人在自己女人中的威信,那真的独一无二,滥情滥到一塌糊涂。可偏偏地。他的女人都还认他,不管是肯尼迪家的坏女孩儿。还是中视前女主播”抑或法国大学生。

三个女人齐齐地沉默,陈太忠感受半天。不解地撇一撇嘴,“奇怪,难道是……好了,现在我带你们游车河。”

这寒冬腊月的。又是大半夜。他居然要载着三个美女游车河,这份浪漫真的是,下不为倒了。不过三女都知道他不是普通人,眼下又时近圣诞节,大街上有各种商家忙着装点门面,倒也不至于极端无趣。

陈太忠做出这个决定,也非是无因”刚才林缠人在电话里说了”你不陪我……我倒要了解一下”你更在乎什么样的女人!

这就是上错床的代价吖~陈某人心里不无满足地感叹,惹了一个不该惹的女人哪怕是器出名门的女人,管不住下半身的干部”果然不是好干部。

其实他这感叹,基本也属于无病呻吟,林莹已婚他还未娶,根本风马牛不相及,造不成什么影响。不过陈某人最近”不是喜欢上小资情调了吗?

反正这个威胁的话,他还是要重视一下。林家好歹是天南首富。不但神通广大还不在体制内,于是他在煲电话的同时”就放大一下感知,细细感受附近有什么比较强大的气场,以免被人监视了还一无所知。

他细细地品味了好一阵,也没觉得异样。不成想就在即将换车的时候,猛地感受到一股若有若无的杀气袭来,登时就是一滞,可回首望去,想要捕捉来源之时,这杀气又在一瞬间不见了踪迹。

嘿……这倒有意思。

陈太忠不能肯定,这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毕竟他在这个社会呆得太久了。虽然麻烦多多,但是能令他生出惊悚感觉的杀机还是不多,所以感觉就难免迟钝一点唉,温柔乡果然是英雄冢啊。

他又细细地品味半天,甚至假巴意思地下车检查了一下后备箱。但是始终找不到那一丝杀气的来源。于是上车驶向郊外,“咱们去游一游郊外的车河……”

事实证明,有些人还真不能接受他这番幽默,马小雅就微微一皱眉,警惕地发问了,“太忠”怎么回事,有情况?”

中国的特务政治说多不多。说少也绝对不少,就连马主播见状。都能生出一些联想来,可见陈主任遭遇的绝对不是个例。

凯瑟琳和伊丽莎白一听,也登时紧张了起来,索性还好,这两位虽然都是女人,可一个是做人保镖的,一个是总统世家出身,所以也没因此而惊慌失搏。

伊丽莎白紧张地拿出一个小喷雾剂瓶半。还有一只强光手电一这都是在北京才有卖的,国外的带不进来,凯瑟琳则是不动声色地发问,“太忠。你确定吗?”

“哈,我只是吓唬你们的。”陈太忠微微一笑,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同时却是发动仙力,模拟出一副奥迪车越跑越远的景象一这个幻像在白天未必会那么好用,但是在晚上,真的足够了。

等了好一阵,发现后面并没有什么车跟来,他又做个屏蔽,才驱车缓缓驶向小区,心里却是在纳闷:不会吧,这样的高手,林莹也能招纳过来?

“好厉害的家伙”,就在陈太忠刚才换车的地方,很远处一辆很普通的桑塔纳内,一个脸上带有刀疤的男子闭着眼睛微喟一声,“我就情绪波动一下,就能让他感觉到我在窥视,这个人,一定杀过人。”

所谓杀气,是一种玄而又玄的感觉,有点类似于女人的第六感。但是在很多传说中,是确实存在的俗谚中的“千夫所指无疾而终”,大约也有点这样的意思。

刀疤男子对这种气机深有体会,想当年他在战场上被敌方狙击手瞄准了不止三五次,都靠着这种莫名其妙的感觉死里逃生,别人不一定信,但是他绝对信。

所以当被跟踪的男人有所反应的时候”他果断地闭上了双眼,在高手面前。他不能完美地控制自己的情绪,但起码能控制得了自己的眼皮一我不看你,就不怕暴露。

从某种层面的较量上说,他闭上眼睛,已经是输了第一阵”但是毋庸置疑的是”如果他不闭上眼睛,那么输的就不是一阵,而是底裤了。

陈太忠到末了”也没发现到底是不是有人监视自己,不过,心里存了这么一个疙瘩,总是无趣得紧,一路撑着屏蔽网回了小区,他甚至有点暴走的冲动我现在要不是国家干部的话,真就这么大明大方地带着这些女人进来了”你奈我何?

所以当天晚上,陈某人是相当地粗暴,直整得别墅里娇喘声不断,四点钟停歇了一会儿,不到五点又开始了,没办法,里面十二个人呢。除了他,剩下的十一个可全是他的女人。

总算第二天是周六,大家都能歇一歇,陈太忠很难得地睡到八点多才起,结果才发现”除了张馨、雷蕾,连蒙晓艳和任娇都起来了。钟韵秋更是已经离开房间,跟领导汇合去了。

“小钟说了,吴市长很重视精神文明建设,希望你今天跟去跟她汇报一下工作”雷蕾不无醋意地发话。

陈太忠跟吴言的私情,知道的人真的不多,除了一直在北京的马小雅和张馨”陪他一起跟小白厮混过的,也不过是钟韵秋和田甜两人一如果不算打过吴言的伊丽莎白的话。

但是这种事儿搁在女人堆里”有几个人知道,就等于大家都知道了,所以雷记者说这话的时候。挤眉弄眼的很是暧昧你不想让我们知道。但是我们都知道了,你现在也该知道我们都知道了。

“那今天晚上,我跟她在**好好讨论一下吧”,陈太忠没皮没脸地回一句,又打个哈欠,顺手抓起一个烤面包片,一边吧嗒吧嗒地嚼着,一边拿起一张报纸来,“这一吃就是任娇烤的,酥脆酥脆的……咦,谁买了《新华北报》回来?”

“我买的。”雷记者信口回答,接着又叹口气,“这上面转载了晓li的那篇文章,还加了评论,嘿……倒是反应迅速。”

是吗?陈太忠拿过报纸来翻一翻,在第三版上发现了这篇文章。一如既往地,新华北报对天南商报的报道做了删减,并且配发了评论。评论员正是一级记者李逸风。

刘晓li写文的本意,是探讨殡葬制度的合理性和完整性,但走到了新华北上面,那就是上升到了纯粹的制度问题。

李逸风做这种事儿,真的太拿手了,他无视了报纸上报道的弃尸湖中的恶劣性,也不提及报道中警察所说的,起码可以挖个坑埋了,他就是痛心疾首地感慨:现在的社会,真是活不起也死不起吖n

从某些角度上来说,他这个观点也不能说不对,但令人可气的是他就是冲着天南来的,虽然文章里提及素波的时候也不多,可暗示性极强,写得又极有煽动性,让人一看就感觉”别省的人民活得好不好。那不太好说,但是天南人民必然是生活在水深火热里。

尤其是刘晓li在文中探讨的重点:这个墓地使用期限到底是不是二十年,还有引用的相关政策法规,李逸风居然一个字不提,这立场偏颇到一塌糊涂。

奇怪吗?真是一点不奇怪。新华北报做事,从来就是这种风格。只捡自己想批评的批评,而对某些关联的现象视而不见反正论发行量和影响力,《天南商报》拍马也起不上它,主流媒体就是有这个底气。

新华北报让人恨的地方,也就是在这里了,肆意剪裁地方小报的报道,歪曲人物访谈内容。可是偏偏地,这报纸的煽动性还挺强,抓的一些焦点未必全面,但还真是一些焦点。

像这男子无力买墓地葬母,于是将尸体沉入湖中,此事本来也应该成为关注的社会焦点“这是毫无疑问的。2809章拒虎迎狼(下)

“这个李逸风。还真是记吃不记打”,陈太忠不屑地笑一笑”在宣教部呆了这么久,他现在写文章的能力或者还不怎么样,但是看文章已经是绝对没有问题了。

像这种立场偏颇的文章,他也见怪不怪了,反正这次事情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不过,想到这样的社会问题,新华北报不但只会抨击不会建议,而且还明目张胆地夹杂私货。这还真让他有些不耻。

“想做点事”还真难啊”,雷蕾在一边叹气。她不但跟刘晓li交好。也知道陈太忠昨天晚上跟李无锋商量了点什么,“太忠,我算是理解你的感受了。”

“确实不容易”,陈太忠沉着脸点点头。事实上他还是有点恼火,哥们儿已经在积极地协调此事了,可想而知的是”由于牵扯到利益纠葛,民政厅和林业厅想要达成统一认识,不下点功夫是不行的。

这个时候,新华北报又站出来添乱,也亏得居中调停的是陈太忠,而凌洛又被他吃得挺死,否则的话”只说这篇文章的针对性太强。就可能导致凌厅长认为林业厅有意趁火打劫~没准都是你李无锋唆使的。

若是民政厅真这么想,那足以让两家协商的事情的发展放慢几个节拖。

要不说很多人行事,都是成事不足败丰有余,舆论监督是不是好事?是好事但是李逸风想指摘天南的殡葬问题”多少也应该有个横向比较吧?

没有横向比较,也没有实际的调查,就根据一篇小报的报道,写这么一篇文章出来,而且还有意删减了一些东西,民政厅真是想不误会都难。

雷蕾见他沉吟”说不得就出声试探,“要不我也写一篇稿子。关于墓地建设多元化的……思考和分析”你觉得好不好?”

“别。千万别。”陈太忠忙不迭摆手。苦笑着回答,“光是树葬倒还好说。你要再整出点别的什么埋葬方式来。就算凌洛能勉强答应,他下面的人也不会干的,到时候他会拿下面同志的意见来做挡箭牌这种事儿我都常干。”

你都常干?雷蕾讶异地看他一眼,我还以为你从来是天不怕地不怕呢,“那写一篇关于树葬的意义?”

“这个……可以的,只要胡主任允许”陈太忠沉吟一下点点头,天南日报虽然是省党报,但其实也允许有一些个人见解刊载到上面。供大家探讨。

雷蕾的份量,肯定远远不够,但若是有胡主任的支持,那问题就不大了。胡主任的级别虽然也不高,但这二位本身就是党报的人,近水楼台的优势还是有的。

雷记者听他这么说,笑着点一点头才待说什么,不成想陈某人的手机响起,他拿过来一看就接了起来,“阴总早上好啊。”

“恭喜啊,太忠”,阴京华在电话里开心地笑着,“听说中纪委在天南的人撤回来了,想来短期内是没问题了。”

陈太忠等一了一下,死活等不到后面的话了,这才笑一笑,“还没抓住嫌疑人的时候,他们就订了机票,后来抓获嫌疑人,他们也不改签……公道自在人心嘛。”

那是因为黄总把你的带子转交给蓝志龙了,蓝家不得不调整策略,阴京华很清楚这个因果,只是这个话实在不合适在电话上说,中纪委的人是撤了,但是相关监听手段是否完全撤离了,那谁也说不清楚。

所以,电话上表一表态并不打紧,但是有些内容说出来就犯忌了,他干笑一声,“不过我听说,你昨天对那个肇事司机,态度很粗暴。还才人反应,你违背了回避原则。”

“在那个时候。我想的只是工作”,陈太忠听得就是一声冷笑。“难道说,只许别人鸡蛋里挑骨头,我连正常工作的权力都没有了?”

“你做的很好啊,我就很支持你。”阴京华的声音变得大了一点,事实上,阴总支持不支持的,并不是特别重要,然而很显然,他不止是代表他自己在说话,“我和几个朋友一致认为,干工作就不能前怕狼后怕虎,年轻人就要有年轻人的冲劲儿。”

这是黄二伯夸奖我呢,陈太忠听得非常明白,老黄觉得我的嚣张很解气。说不得微微一笑,老黄你还真是我的知己,“其实,我就是想让某些人自己蹦出来。”

“嗯嗯,明白”,阴京华不欲多说此事。于是就打算中断这次谈话,“有外省的资伞,即将拿下阴平两个煤矿,还有一个金乌的你可能还不知道吧?”

“什么?”陈太忠听得登时就是一愣,凤凰几个县区出煤,金乌最多。其次是湖西区和阴平县。曲阳、童山和红山也有一些阴平还真是个矿产资源丰富的县。

“我就知道你不清楚,自己了解一下吧”,阴京华干笑一声。挂了电话。

陈太忠这下坐不住了,说不得就将电话打回凤凰了解一下,这才知道,殷放到了凤凰之后,最先抓的就是煤焦行业,最近阴平和金乌有两个村办煤矿要招标。

殷市长的意思很明确,不论来历价高者得。而且资金必须一次性到位一收上来的全是政府收入,我对葬有投标者,是一视同仁!

这个说法有道理没有?有。而且道理还不小,收的钱越多,财政上越宽松。换个角度来说”那就是承包者付出的越多,上面吃回扣的机会就越少。但是陈太忠听到这个答案。就只能苦笑了,麻痹的你这不是胡闹吗?这个决策初听起来很正确。但是……,纯粹是坐办公室的主儿才能做出的决定”基层工作不是这么做的。

打一个恰当的比方,就像修通张高速公路的时候,省里资金紧张,高速路的施工也要招标”范晓军就做过一个决策价低者得。

这个标一开标,几家价钱高的登时就不干了”一状告到了杜毅那儿,连蒙艺也接了状子中标的那家的价钱,给谁都干不下去。你这是修高速路呢,不是修乡镇公路!

这个事情当时弄得不小。陈太忠也听说了,又由于此前不久的素凤一级路居然窄了两米,蒙艺和杜毅对这个反应高度重视,可是既然已经开标了,政府威信必须保证。说不得专门高薪聘请了香港的路桥专家来做监理。

这倒不是说香港的专家一定比交通部的专家牛逼,实在是国内的建筑公司走交通部的路子不是很难,但是做香港人的工作,就要看情况了。

中标的这一家登时就为难了,干了几个月之后,发现香港人看得挺紧,没啥偷鸡的机会,沟通的路子也不好找。于是就躺倒不干了,这干得越多赔得越多啊我们的预算做得不合适,要改。

政府的威信要维护,说话要算话,但是你想调戏政府,那也是白日做梦。众目睽睽之下,范晓军的面皮也翻转了,招标会上定下的,你想反悔?没结算的工程款不会再给你了,还有……巨额违约金……给我拿过来!

那一家能吃下高速路的标段,能力肯定也不可小看,违约金那是不用想了公家的事情,大不了我不干了。尾款不要就完了,你为赔给公家的违约金,得罪我这私人利益,划得来划不来?

这招呼甚至打到杜毅和蒙艺那儿去了,眸以这违约金真的是不用指望,不过天南这边恼怒之下,尾款也绝对不会给了你把我们的招标弄成了笑柄。

可走到最后,这家公司也没亏多少,天南不给它钱,它就不给二包结算。二包和三包之类的主儿,很是在省委省政府折腾了一阵,到最后,也是不了了之关系硬的,多少能弄到点,关系一般的,那就买条绳子回家找歪脖树吧。

这话扯得有点远,但用于类比这个场景。还真是合适,承包煤矿价高者得死人、采矿工艺之类的,倒还有指标控制,可总控制不了别人的开采能力不是?

想要把量提升上去,手段真的太多了,比如说破坏性开采就是一种,就不说掌子面上用液压油柱了,这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只有国企才有这种手笔。就说这支撑用的木柱,八个厘米粗和十二个厘米粗,价钱就差得多,而这矿井开采完毕之后,按道理是要回填的这个时候,就可以回收液压油柱。但是私人老板,哪里会承担这样的成本?大不了那木柱不要了。有这时间。还不如多开几个坑道。所以说破坏性的开采,就在于开发商的短视。

一般而言,高度机械化的开采,能将矿脉的资源开采百分之三十多甚至到四十五,但是破坏性开采,只能开采到百分之十五到二十,剩下的就浪费了。

这不是虚言恫吓,有人采过的通道,谁敢挨着它再作业?就算那通道回填过都不敢。!~![(m)無彈窗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