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11 -2812暗处有蛇

2811 2812暗处有蛇(求保底月票)

林莹的惊讶非是无因,林海潮之所以能快速起家,并且甩开同其他煤老板的差距,就是因为这个缘故,“我们海潮集团在咕年之前,矿上就没死过人。”

“林总这么关注煤矿的安全生产?”,陈太忠讶异地张大了眼睛,在他印象中,林海潮好像八十年代中期就开始搞煤矿了。

“合着你连这个都不知道?”林莹听得就笑,“倒不是我老爸有多重视,而是他运气很好,这在张州都是有名的……”,合着林海潮在起家的时候,也注意到了安全生产的问题,但是小煤窑你再重视也没用,增加设备设施的话,采矿成本就高了他是民营企业,成本一旦高了,那就是自寻死路。

可是,不注重也不行,一旦发生矿难,就算被捂住了,也足以让一个小老板失去大半个身家、上面没人过问,但是想打点好下面这帮人,那也得狠狠地放血。

所以林海潮决定,一个矿最多采三年,然后就毫不犹豫地卖掉,更有些矿,他觉得不合适,采两年也卖、里面再有多少煤,我感觉不好,那就直接放弃。

所以他开矿十来年,愣是连一个人都没死过,而且卖出去的煤矿,往往是他才一出手就出事,他这份运气,在张州都形成口碑了。

事实上,除了运气的成分,林海潮拿得起放得下的心态也很关键,干得正热火朝天的煤矿”没有任何隐患的预兆”就要果断地舍去,这得是怎样的一种魄力?

现在海潮集团也有矿,但是主要心思已经转到了焦炭上”而且由于身家渐厚,矿上的也是大型设备,早超出了小煤窑的概念,先进程度可以跟国企相媲美了。

不过咕年之后,海潮集团的企业也开始死人了,总算还好,这些伤亡大多跟矿难不沾边”都是失足踏空、高空堕物啥的,只有九七年的时候,某个煤矿出现了透水现象,死了几个人,但是由于海潮救出了几个人,又适逢香港回归,最后huā了点钱也就摆平了。

所以陈太忠问林莹这个问题”基本上属于问道于盲,不过小林总对煤矿生产的危险性,还是有相当认识的,“……开矿超过五年还没死过人的民营煤企,整今天南也只有我家了。”

这形势还真不是一般的严峻啊”陈太忠咂巴咂巴嘴巴,一时有点想打退堂鼓了,可是转念一想,矿难这个东西不可能完全避免,只能加大预防力度哥们儿包了那个矿,起码还能在安全问题上尽荽重视”换了别人来包,怕是重视程度还不如我。

真是令人纠结啊,他皱皱眉头”又看林莹一眼,猛地冒出个思路来”“最近凤凰有几个煤矿要招标,你家有没有兴趣来参与一下?”,“阴平东李和西李那两个矿吧?”林莹微微一笑,摇一摇头,“阴平的矿本来就不好,含硫普遍高,炼不出好焦,这两个矿的燃烧值还算不错,不过开采难度大,危险性高。”,你家还真不愧是搞煤焦的,消息竟然灵通到这个地步,陈太忠听得也是佩服无比,这话要是林海潮来说,他还不是很惊讶,但走出自林莹之口就很难得了,她可只是一个酒店老板。

不过他也不能被一个女娃娃镇住,那就太没面子了,于是他干咳一声,“不止是阴平,金乌也有个矿。”

“金乌人可不欢迎我家”林莹笑着摇摇头,她年纪不大,竟然是熟知煤焦系统这一套,不过想一想也知道,张州的煤焦远胜于凤凰,在张州都是老大的海潮集团一旦入主凤凰,会带给大家太多的压力了一要是阴平之类的地方也就算了,金乌实在太敏感了。

所以她判断,海潮就不可能进得了凤凰,“我老爸想从你那儿走点焦炭,田立平根本见都不见他,就别说买本地的煤矿了…………我说,你怎么忽然想起来这个了?”

“这几个矿,被陆海人盯上了”陈太忠苦笑着一摊手,“凤凰人的财力,比他们还是要差上一点……既然存在安全生产的问题,我也不太好撺掇朋友出面。”

“你朋友不合适出面…………”,林莹听得心里有点恼怒,我海潮集团就合适出面?可是想一想,人家只是看中了自己的专业性,她也只能叹。气,“我们也不合适出面,不过,以你的能力,就算包不下矿,坏了这事儿不是很难吧,那里可是凤凰!”

这话在理,陈太忠也承认,但是想到高强那张面孔,他禁不住皱眉叹口气,“可那几个陆海人,算是我朋友的朋友……唉,这关系真乱。”

林莹先是听得眉毛一扬,愣了一愣之后菩笑点头,“这社会就是这样,算一算大家都能扯得上关系……咦,对了,昨天我老爸说,放进一批陆海人来也不打紧。”,“什么?”,陈太忠听得就是一皱眉,一直以来,林海潮就是张州抵御陆海人的急先锋,眼下居然说出这种话来,真是让人难以置信,,“你老爸回来了?”,“没回来,他在张州给我打的电话”林莹笑吟吟地看他一眼,下一刻,她脸上泛起一丝红晕,眼睛张得老大,“要是我老爸在,就是他跟你谈了,我也……不至于被你欺负!”

“你好像也挺享受的”陈太忠轻声嘀咕一句。

“你说什么?”,林莹还真没听清楚,不成想那厮一摆手,就摸出了手机,“,好了,你别说话,我打个电话了解一下情况。”

陈太忠确实觉得自己脑瓜有点不够用了,想也不想地拨通了黄汉祥的手机,涉及民生的资源,他抵触一些来意不明的投资老黄应该跟我有同样的感觉的。

所以他要了解的”就是在湖滨小区时就生出的疑问包几个矿没问题”但是万一人品有点那哈……导致个把悲剧的话,要紧不?

“哎呀,煤矿啊……”黄汉祥一听,就拉长了声音,感觉也是有点犹豫的意思,“这个东西你最好找人来搞,赚钱的生意那么多,你何必死盯着这个?”,这是老黄也有点忌惮,陈太忠听出来了,不过确实也是,矿难这种事故,真的经不敖有心人的调查,死者和死者家属都在那儿摆着呢,没人计较的话,怎么都好说,可是有人要做文章,想拦也不好拦黄家不会怕,但总是要有点挂不住。

“可是蓝家走了,陆海人又来势汹汹”,陈太忠一边解释,一边端起手边的茶盅一饮而尽”顺势一探手,就将身边的美人藤揽入怀中,大手自衣摆下熟练地钻入她的衣内,直奔101的两个高地而去。

遗憾的是,在自己的家中,林莹居然也戴着胸罩”他不得不去费力地挑开,嘴上还在说话,“而且不但杜毅认可”张州那边地方上,也觉得陆海人进来不是坏事。”

“什么?”,黄汉祥的声音顿时就是一滞,接着就做出了决定,,“嗯,这个情况我了解一下,你等我电话。”

“讨厌”陈太忠刚放下电话,林莹就将在自己胸前作怪的大手拿了下来,还紧张地看一眼屋外,低声抱怨着,“老实一点,这是我的家……刚才你是给谁打电话?”,“我给谁打电话,你猜不出来?”陈太忠哼一声,刚才打电话的时候,林莹就贴在他身上,怎么可能猜不出自己打给谁?没准连手机通讯录上的名字都被看了去呢,装这个迷糊,有意思吗?

正经是她的反抗,让他生出点用强的心思,不过想一想房间里还有保洁工,他也不好做得太过,而且她也不是第一次表示,不希望在家门口弄出绯闻,陈某人自然是要配合的,“早知道在你家这么受约束,就不过来了。”

“这礼拜六,你随便就给黄汉祥打电话啊?”果不其然,她知道电话那边是谁。

“他的电话,也就是上午能打”,陈太忠耸一耸肩膀,“下午的话,别说礼拜六,就是礼拜三,蒋世方打电话给他,他也不会接。”,这话说得随便,但是搁给一般人,哪里能清楚这些?只冲这一个消息,林莹就觉得传言非虚,陈太忠不愧是在上流社会游走,连这种家长里短都弄得明白。

也算是……找对人了吧,她略带一点无奈地想着,这年头的事情本来就是这样,货卖谁家无所谓,价钱卖对就行了,起码……这个男人身体也很健康。

就在她自怨自艾的时候,黄汉祥的电话又打了回来,吩咐得却是有点没头没脑,“要是咱自家的东西,谁抢都不让,要是跟你关系不大的话,也不用太叫真。”

“那就这么让他们进来?”,陈太忠简直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老黄……想当年你不是这样的啊,这是……陆海人给了你多少好处啊?

“能争的你就争嘛,我又没说让你放弃抵抗”,黄汉祥不以为意地回答一句,停一停之后,又补充一句,“你也别人为地设置障碍……,顺其自然吧。”

这个风向……是变了啊,陈太忠再情商低下,也听出了这个口风,才待再问一句,那边却是已经挂了电话,一时间他有点恼怒,禁不住微微一咬牙。

“咝,轻点啊你”林莹倒吸一口凉气怒视着他,某人的一只手还在她胸前游走呢,你发狠不要紧,捏我的胸脯干啥?

“嗯嗯,不好意思”陈太忠赶忙歉然一笑,轻轻揉动两下,脑子里却是在不住地转动这算是个什么信号?

他想得入神,手上揉动得也就销魂,还没想出什么呢,只听得林莹轻声一哼,又抖一抖身子,她低声恳求,“太忠,饶了我吧……别在这儿。”,小樱桃……,硬了啊,陈太忠拿手指肚压一压,感受着那喷薄欲出的**,微微一笑”却是不肯撤出五路大军,“那你现在给我。”,“你先拿出手来,行不?”,林莹低声哀求,她真的有顾忌”“这是在我家啊,大不了……晚上我跟别人一起,跟你玩。”

“不用了,你好像不情愿”陈太忠悻悻地撤出手来,他跟她接触时间不长,小林总似乎也是个很缠人的婉约女人”但是他心里清楚,这个女人跟吴言有点相似,大约不会愿意跟别的女人分享自己。

“知道我不情愿就好”林莹看他扯手出来,笑吟吟地凑过来,在他脸上吻一下,“乖乖的”你哄我开心,我一定让你更开心。”

“你……根本不懂得什么叫开心”,陈太忠哼一声,才说该怎么组织一下语言,哄得林家这个小公主也跟着自己去玩多飞”只听得外面有嘈杂声响起,接着就是一个男人走了进来,面白无须,两腮比较丰满,眼中满是红丝,看来休息得不是很好。

“嗯?”男人一见屋里还坐着一个男人,不但在大喇喇地喝着功夫茶,自己的老婆离此人也很近,似乎还有点……衣冠不整”于是眉头一皱,“请问”你是谁啊?”

“我?路过的”,陈太忠拿起一杯茶,又直接倒下肚,他估摸着这人就是项一然了,但去……我来海潮集团坐一坐,你跟我呲牙咧嘴的,这是什么意思?

“又玩了一晚上牌?回去休息吧”林莹淡淡地发话,丝毫没有被捉奸在房的尴尬,“这是省文明办陈主任,老爸交待我招呼的……陈主任,这是我爱人项一然。

”,“哦,原来是凤凰的陈主任”项一然笑着走上前,很真诚地道歉,“真不知道是您,刚才迷迷糊糊的,说话没注意,您体谅啊。”,这梅毒会不会接触传染啊?陈太忠看到他伸来的手,第一个反应竟然是这样的,不过他还是伸手出去同对方握一握,很关心地说一句,“你面色不太好,忙了一晚上吧?先去歇一歇,不要忙着招呼我。”,“我是真有点扛不住了,不好意思啊”项一然也看出来了,对方不怎么把自己放在心里,不过他又能怎么样呢?这种人物,他在海潮集团遇到得太多了,更别说他现在连那点小权力都没了,自己就觉得更没底气了。

反正,能来他家坐的主儿,想在外面开房间真的太简单了,他也没觉得此人能跟自己的老婆如何口娶个美貌娇妻,类似情况他遇到过不是一次两次了,“我去眯一下,林莹你招呼好客人,陈主任,您别客气啊,这就是自己家了。”,我倒是想把这儿当自己家呢,问题是,你这个外人回来了啊,陈太忠无奈地撇一撇嘴,“算了,不打扰项经理休息了,我走了。”

“陈主任,别啊,我跟您还没说完呢”林莹站起身就追了出去了,项一然看着两个离开的身影,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过了好久,他才伸手揉一揉双眼,长长地打个哈欠,含含糊糊地吩咐一句,“邦姐,给我熬一锅虾仁米粥……两点以前不要叫我。”,林家小公主追出去,那肯定是羊入虎口了,大约半个小时之后,两条白生生的人影已经在素波军分区招待所里滚做了一团昨天已经去过港湾了,今天再去不合适。

“大色狼,该起床吃饭了”两个小时之后,一个慵懒的女人打破了房间的寂静,“你泡妞居然来军分区…………真是狡猾啊。”

是你硬要追出来的,好不好?陈太忠笑一笑也不说话,林莹带给他的感觉,跟其他女人不是特别一样,起码这样的痴缠在别人身上感受不到。

原本他是一个无牵无挂不被羁绊的性子,可是这一番红尘历练下来,他居然隐隐有点喜欢被人依靠的感觉了~当然,只是适度的依靠,太缠人的话,还是有点烦。

“嗯,去尝一尝部队的伙食吧”,他开始起床穿衣,吃掉林家小公主,肯定也要付出点代价,不过既然蓝家有偃旗息鼓的意思,那么他们想为难海潮集团,大约也就是从资金方面下手,卡一卡脖子,想要吞并却没那么容易。

而对他来说,钱能解决的问题,那就不是问题。

两人在房间里很是厮缠了一阵”出来的时候”正好赶上饭点儿,招待所张所长见他俩出来,赶紧安排包间一对陈某人身边不同的女伴”他真的太习以为常了。

不知道为什么,这顿饭陈太忠吃得有点心不在焉,张所长只当他记恨着自己帮粮食厅的李强关说呢,说不得笑着解释两句,大意就是说我跟那人也就是一般关系再铁还能铁过咱们哥们儿?

部队里吃饭确实特别快,三人在十二点四十出来的时候,食堂大厅里就没几个人了”走出食堂来到奥迪车前,陈太忠才待抬手打开车门,手却是僵在了空中,汽车钥匙坠儿在他手上一晃一晃的,“我知道了……”,“嗯?”林莹讶异地看他一眼,碍着张所长在场,却也不好开。”直到汽车驶出军分区之后,她才轻声问一句,“你知道什么了?”,“知道这个……呵呵”,陈太忠干笑一声,不肯回答她的问题,事实上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在部队的食堂里走一遭,他多少感受到了一点肃杀的气氛,然后就猛地想起,昨天晚上那隐隐的杀气也带有点这种味道。

部队上的高手?他心里已经做出了判断,不过显然”林家不会动用这种人来盯梢,而且从那人的气息可以感受得到,人家要干的,不仅仅是盯梢。

海潮集团会雇佣这种高手,来刺杀一个干部吗”别逗了,这怎么可能一能干出这种丧心病狂的事情的,只有蓝家。

当然,这些情况他自己心里清楚就行了,没必要说出来,所以,将林莹送回海潮大厦之后,他就开着车东晃西晃细细感受,务求在最短时间内,找出这个人来。

陈某人喜欢主动出击,不喜欢被动迎战,尤其不喜欢有人在暗地里盯着自己的感觉。

不过非常遗憾的是,他转悠了整整一个下午,都没有再次感受到那股气息,其间他还打开天眼四下乱看,各种隐私看到了不少,却是偏偏看不到自己想找的东西。

蓝家派来的人,水平太差了一点吧,连我的车都盯不住?这事儿可不能这么算了!他才待发狠继续找的时候,猛地反应过来一个事实:这里可是天南,是黄家的大本营,蓝家人可以偷偷潜入,但是想借助地方的势力搞风搞雨,也是不可能硪那么,这人盯不住我,也是正常了,苒太忠终于想通了,心说那就只有等到周一的时候,那家伙总该知道去省委门口等着吧?

等他回到家中,才愕然地发现,凯瑟琳、伊丽莎白、马小雅和田甜正坐在家里打麻将那自动麻将桌一看就是新买的,看着两个金发碧眼的女人嘴里念叨着“幺鸡”,“六筒”,啥的,感觉还真是……有那么点怪异。

不过,围观的人,比打牌的人还多,陈太忠细细数一数,心说今天要是把林莹或者吴言叫过来,这就够开三桌麻将了。

“做饭啦做饭啦”他招呼张馨和任娇一声,刘望男撇开她们走了过来,“我问了一下,拍煤矿要当场现金支付,小宁下周能给我筹到差不多两千万,加上你这儿的两千万,差不多能买两个矿。”,“嗯,不行的话,从甯瑞远那儿再拿一点”,陈太忠点点头,原本他听黄汉祥说,放陆海人进来并不打紧,就有点不想操持此事了一毕竟这个安全问题,真的很麻烦。

可是眼见刘望男摩拳擦掌地打算大干了,他转念又一想,林海潮和黄汉祥都默认陆海人进场,想必是发生了某些变数,发生了变数不要紧,但是这些人都神秘兮兮地,不肯痛痛快快的交底,一时间他就有点恼火一你们不告诉我是吧?好说,这矿我还真就买了。

至于说可能的矿难?爱谁是谁吧,陈太忠一旦横下心,眼睛里哪有余子?“周一周二我处理一下手边的事情,条件允许的话,我跟你一起走!”,不过他想尽快处理完手边的事,还真是不容易,周一中午时分,他才开着车驶出省委大门,隐约就又感觉到了关注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