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15 -2816公和私

2815 2816公和私(求月票)

秦连成不太清楚刘晓lì跟雷蕾的关系,不过他能确定,这两个女人跟陈太忠关系都不错,眼下居然在报纸上吵起来了,而且这商报在跟树葬唱反调,自然要过问一下。

他才吩咐了华安一句,没想到小陈就上门了,等听说这俩是在唱双簧的时候,禁不住笑了起来,“哈,这俩倒是有意思……她俩长得好看不?”,啊?陈太忠愕然地张大了嘴巴,好半天才反应过来领导的意思,于是苦笑一声,“雷蕾您是见过的吧?这个刘晓lì……真的很普通,有点雀斑皮肤也不行,只能说还算端正。”,“没有明显的缺陷就行,美女记者大比”,秦主任咂巴一下嘴巴,沉吟好一阵,最终还是哂笑着摇头,“算了,这么搞的话,炒作的味道太浓,娱乐性太强……不够严肃。”

“看起来您还挺支持这事儿”陈太忠听得翻一翻眼皮,“不过我觉得,这个炒作,可能会影响民政厅那边的工作。”,“道理不辩不明嘛,这个无所谓”,出乎陈某人意料的是,秦连成居然也有如此活跃的一面,他很随意地摆一下手,“正经是搞得大家都注意到以后,咱们就有理由高调介入,民政厅那边的压力,自然就大了,凌洛是明白人,知道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

秦主任这话就很明白了、凌洛不能做什么?他最不能做的,就是对那二丰年期限作出鞘释,不管是正面的解释还是辟谣”他都不能做。

一句话”部里的通知,下面的厅局乖乖地执行就行了,就算有强烈的异议或者不理解”可以通过组织渠道来反应这是唯一正确的表达渠道。

民政厅既然不敢跟部里打对台,那在公开场合,也不好太过反对树葬这个建议,否则人家一攻汗,难免又要扯到那二十年期限上。

手里攥了把柄,那就可以炒作!秦连成这么看待此事,其实他并不比陈太忠更懂得变通”他只是非常明白一个道理:手段从来都是为目的服务的一能帮助到达目的的手段,就是值得鼓励的。

“哦”陈太忠点点头,他听懂了,不但听懂了,他还生出一些别的念头来,“那这个论战”岂不是参加的人越多越好?”

“这个嘛……还是仅限于她俩好了”事实证明,秦连成也是一时兴起做出的决定,没有充足的心理准备,“人一多容易混淆主题,也不容易控制。”

事实上,就现在的事态也不是那么好控制的,陈太忠回了办公室没多久,就接到了随老师的电话口没错,随遇而安,在素波晚报开有专栏的那位时评家。

随老师认识雷蕾和刘晓lì,跟陈主任也早就化敌为友了,他每天就是在报纸上找灵感和饭辙呢,今天猛地发现,刘晓lì和雷蕾掐起来了,登时就是眼睛一亮”这里面有文章……嗯,绝对有文章!

所以他就打个电话给雷蕾,雷记者虽然是正式在编的党报记者,可是对上这老前辈,也得有充分的尊重,于是她吞吞吐吐地表示说,我和晓lì这一场争论,也是希望能得到更多人对这个社会问题的关注一没错,我们的友谊不会因此受到影响。

这是炒作!随遇而安每天琢磨的,就是种种龌龊和内幕,而且他打电话之初就有这么个猜测,眼下这猜测就被证实了十之**,于是他旁敲侧击地问一句:我把你们俩的观点糅合一下,这个没问题吧?

随老师你就是哪儿热闹往哪儿钻啊,雷蕾很清楚这个人的脾性,要说大毛病,随遇而安还真没有,了不得就是喜欢跟文学女青年谈一谈写作啦、哲学啦之类的。

但是跟她俩不同的是,随老师对名声的需求是刚性的这跟他的润笔费相挂钩的,是的,他更喜欢参与各种炒井!

雷蕾不想让他参与,这容易让这场炒作变得不可控制,但是随老师名声在外,她一个小字辈不好随便拒绝,就说我们这场辩论,省文明办的陈主任在高度关注中……

这还是文明办引导的炒作,随遇而安搁了电话之后,心说这一场浪头我不能错过,又想着前一阵也帮陈主任摇旗呐喊过几次,索性一个电话打了过来,表示说关于这个树葬……我也有些话想说,在说之前,想请陈主任你指示一下,有些什么地方,是需要我重点关注的。

啧,这个嘛,陈太忠一时间竟然就有点无语了,凭良心说,他刚刚调整好心情,能接受那俩假巴意思地在报纸上打口水仗,眼下居然又冒出这么一位来,而且这随老师的文章、还真有不少人爱看的。

他琢磨半天,终于清一清嗓子,“随老师啊,晓lì和小雷,是两个女人家在争,咱们大老爷们儿的,就不要掺乎了。”

“我没想掺乎,我就是有话要说,要让我说啊,树葬是值得鼓励和大力推广的”随遇而安早就抓住争论的脉搏了而且这个选择,确实是占据了〖道〗德的制高点。

“这个……随老师,老随,这不该是你的风格”,陈太忠出言打断了他的话,“要我是你,就要痛骂林业厅,骂他们不作为,骂他们麻木不仁幕气沉沉,嗯……你明白啦?”,“嘿,这个电话打得真是值得,陈主任您这话一针见血啊”随遇而安一听就高兴了,他不但不用夹杂在两个女娃娃里面和稀泥,还能通过犀利的言辞,再次展示他的铮铮风骨。

奉旨骂人,这可是天大的好事儿,至于说林业厅的反应一他需要在乎吗?那帮人偷笑还来不及呢,“那好,我不掺乎她俩的事儿,独立发表意见”其实她俩我都认识,也不好偏向任何一个……您还有什么指示吗?”,“有空就再骂一骂新华北报吧,只会歪曲事实夹杂私货”提不出真正对社会有用的建议,这样的报纸,真的不配称作〖中〗国的良心民众的喉舌”陈太忠本不想再说什么了,可是老随上杆子想做任务,他倒也不介意帮对方刷一点经验值。这个没问题”,随遇而安听得就笑了起来,他最不怕的就是骂人了,而且这几年新华北报的堕落,圈内人谁不知道?“不过……小雷和小刘本来是好友,这么互相对吵,没准别人能看出一二来。”

“看出来又怎么样,炒作……还怕别人知道?”,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然后就放了电话”心说新华北报明目张胆地歪曲事实,人家的报纸一样大卖。

这一下可热闹了,周三的天南日报上,雷蕾和胡主任联名迎战,《多一点爱心”少一点苛责》,这终究是省党报,胡主任这级别的干部,能在上面找个板块迎战,已经是很不容易了。

据说,这还是窦草命窦社长亲自开的绿灯”他指示说这个百家争鸣嘛,**人应该有容纳批评的胸襟,但是我们有道理的话”也不怕讲一讲。

胡主任和雷记者在文中回应,某些人目光短浅”我们现在还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存在社会问题是正常的,但是很多问题不是非此即彼,是跟社会的复杂性有关,摸着石头过河很有必要,但是前提,必须是在当前的政策法规允许之下。

那么作为媒体人,要做的就是充分建言,帮助政府探索一条新路出来,而不是嘴巴上下吧嗒一碰,告诉国家说这一点你错了,得改一媒体有舆论监督的权力,但这不是负责的态度。

这个回应,火药味也是相当浓的,虽然天南日报作为省党报,不屑去点《天南商报》和刘晓lì的名一省党报确实有俯视杂鱼的底气,但是见诸于报端,这样的语气就很了不得了。

雷蕾甚至为此给陈太忠打来了电话,她有一点志得意满,“明天轮到晓lì骂我了,哎呀,很希望她能给我一点惊喜。”

“你看看今天的素波晚报再说吧”“陈太忠苦笑着回答,此时,他手里正拿着一份素波晚报在看。

随遇而安今天的狂病又发作了,他不止是骂了林业厅,还骂了民政厅,林业系统是不思进取民政系统是吸血蠹虫,尤其要命的是,他还骂了……省委文明办。

“这明显是属于精神文明建设范畴的事情,可是至今为止,不见市里和省里的诸位文明办领导的片言只语…………这些高高在上的官老爷们,视这种基础民生而不顾,也不知道他们每天关注的都是什么,是各种各样的文山会海吗?”

真的是铮铮铁骨,随遇而瓷老师,确实是很有风骨……的一个演员啊。

炒作归炒作,你不能绑架我文明办呀,陈太忠手捏报纸,真是哭笑不得,当然,老随的态度是端正的,丫是呼唤文明办高调介入,但是你这有点……太糟蹋人了吧?

所谓炒作,有时候自己也不能要脸,某人终于得出这么一个结论来。飞盾章公和私(下)

就在媒体战火四燃的时候,有些事情却是在顽固而延续地发展着,并不会受到种种因素的干扰,就像…………历史的车轮,转动得缓慢而坚定。

周三下午,郭建阳找到了自家的领导,“陈主任,我们楼〖书〗记最近想跟您坐一坐,您也知道,我这家还在永泰,也不好回绝他。”,这楼〖书〗记自然是指永泰县委〖书〗记楼宏卿,在蓝家折腾的这一番事儿里,楼宏卿的名字是上镜率最高的,他的儿子楼朝晖更是被无数媒体点名一没办法,江莹公开爆出资料的,就只有这么一个,其他五个,虽然不少人也知道了,但是最需要向公众交代的,非楼家父子莫属。

前一阵中纪委的人来,杜毅毫不含糊地拦住了别人调查楼宏卿,这是他的政治选择,别人不能指摘什么,现在事态逐渐平息,有些东西也就该划拉出来”仔细地算一算了“当时不查你不代表事后不算账。

“嗯”陈太忠点点头,他非常清楚这个逻辑,你教子无方让天南人丢人了”当时大家必须扛着,时过境迁之后,就算杜老板不找你麻烦,黄家人心里也有个疙瘩。

“他是个什么意思?”陈主任很随意地发问了,建阳当初在永泰,也只有被人排挤的份儿,眼下被人撺掇看来,估计也就是情面上却不过。

“还能有什么意思,看看能不能护住县委〖书〗记的位子呗”,郭建阳闻〖言〗论笑一声,他对楼〖书〗记和焦县长都没好印象,他现在必须要保护的领导,只有陈主任,“想保他儿子”那真的不可能了。”

“那你不用管他,他要活动,也不该来我这儿”,陈太忠冷冷地回答,“就说是我说的……他应该找纪检委或者组织部”跟咱文明办有什么关系?”

“我就是这么说的,他非要坚持……,您这么说,那我再强调一遍”郭建阳微笑着点头,他其实也是个有点性格的小干部,“可是下一步的人选”可能会关系到蒙永旅游圈的发展,我觉得……,该争一下。”

“啧”陈太忠听得咂巴一下嘴巴,要说这当了官,公和私真的很难分得那么明白”他倒是不想操心下一任永泰的〖书〗记是谁,但是这个……真的不可能。

要是换上来一个没背景想做事的人倒也罢了,真换上一个有想法的主儿,想拿蒙永旅游圈开刀一哪怕仅仅是人为地制造一点障碍,也是很不爽的。

这一点殷鉴不远,只看凤凰市新任的殷市长就可以知道,按说殷放出身于蒋世方一系,也算黄系人马,却是非要抓住驻欧办的小辫子不放。

殷放对陈太忠有意见没有?按说是不该有,两人根本不在一起工作,在北京的时候还有过接触,大家约好了,联手抵制蓝家的侵袭,而且就算只说凤凰市的各项工作,市委〖书〗记章尧东势大,新任市长应该有合纵连横的基础愿望。

可是就是这种前提下,殷放就敢琢磨着给驻欧办好看,搞得袁珏都生出撂挑子的心思了,殷放傻吗?绝对不傻,人家这么做,必然有人家的思路和需求。

我终究不是组织部的人啊,陈太忠只能苦笑了,他知道郭建阳这个建议提得不错,但是他确实没有伸手干涉的理由”,我再想一想吧。”

对楼宏卿,他的感情也有点复杂,凭良心说,他对此人的第一印象绝对不好,只说黑砖窑、宾馆服务员被跳楼之类的事儿,他这印象想好也好不起来。

但是,换个人就好得起来吗?虽然比烂是不对的……

下午晚些时候,终于有好一点的消息传来,在巨大的舆论压力下,在文明办秦主任的撮合下,民政厅愿意跟林业厅商谈一下关于树葬的构思,而且大家愿意解放思想畅所欲言一时间就定在周五上午,地点在文明办顶楼。

文明办的顶楼就是稽查办所在的一层,其实就是阁楼和搭盖了几间房子,条件很简陋,不过这俩厅局分不出上下,民政大厦还在盖,而凌洛又不想去林业厅,大家就定在这里了。

“凌厅长和李厅长,都希望你能与会”,”秦连成语重心长地对某人交待。

“可是我要回趟凤凰”陈太忠叹口气,明天上午阴平西李的村办煤矿招标,后天是东李的煤矿开标,他要陪着刘望男回去,四千万的现金,只说路上的安全他也必须陪一趟。

“你这家伙,一办正经事就跑得不见人影儿了”,秦连成无奈地摇摇头,小陈确实不是第一次这么搞了,〖中〗央文明办的副主任下来,这家伙都敢跑出去。

要是换个人,总是这么再三再四地搞的话,秦主任绝对不肯答应,不过要是陈太忠,他还真没什么话说,上班时间乱跑肯安是不值得提倡的,但是大家都能像小陈一样,跑出一个又一个的成绩来,秦某人绝对同样双手支持。

事实上,他心里还隐隐有点希望这家伙回去,否则开这个座谈会的时候,没准有人要抢镜,秦主任也难免背个因人成事的名头一他不怕背这个名头,这是领导有方的具体表现,不过若是能不背”那还是不用背了。

当天下午,陈太忠就跟刘望男、李凯琳等人一道出发了,阴平的拍卖是在明天上午”今天不但要赶到凤凰,还得赶到阴平,要不然没准明天就紧张。

走之前,他特意感受一下马晓强的动静,发现那家伙的生活确实挺有规律,现在又跑到省委门口等自己了,于是暗哼一声等我回来再跟你计较。

陈某人如此宽宏大量”自然不是改行吃素了,而是他意识到一个问题,搞掉这个人不是问题,但是为杀而杀未免太浪费了,既然有蓝家的茸景一保不齐什么地方还用得上。

车到凤凰的时候,小董、董毅等人已经知道了消息,大家汇合到一起”浩浩荡荡直奔阴平而去,连张爱国都撇下了疾风厂的事情,开着那辆桑塔纳两千,跟着自家的领导走了。

到了阴平,车队就分作了两拨”一拨是陈太忠和张爱国,两人住进了阴平的县委宾馆,刘望男等人则是住进了临锅阴平分公司招待所。

陈主任这次来的消息,算是半公开的,所以他到了不久,阴平招商办安道忠等老朋友就过来看他”过了没多久,区委〖书〗记靳湖生知道了消息,也赶了过来。

阴平宾馆是才建起不久的,这两年阴平经济大发展,开始建新的县委办公大院了”大院还没完全建好,但是宾馆已经先期营业了。

新建的阴平宾馆是一栋八层楼,还有裙楼是首长楼什么的,有一百二三十个房间,今天房间的入住率超过百分之五十,有好几拨去西李投标的家伙,就住在这里。

靳〖书〗记到的时候是晚上七点半,陈太忠正和张爱国、安道忠在包间里喝酒聊天,跟安主任一道过来的,还有区委宣教部的王部长。

阴平的煤矿说多绝对不多,村办煤矿就那么十几个,但是小煤窑就太多了一不过,这次西李村的煤矿,可是有手续的,值得大家去投资。

见到靳〖书〗记进来,大家纷纷起立,靳湖生笑着点点头,走到陈太忠身边,这时候早有人有眼色地拽过一把椅子来,记大人坐下,“陈主任,你这一去省里就不见动静了。”

虽然陈主任在省委挂职,但是靳湖生也是副厅高配的区委〖书〗记,对上他并没有太多的压力,言谈之中很是自然“嗯,事情太多,好不容易有点时间了,就下来走一走”,陈太忠笑着点点头,他的行程不少人知道,但是知道他来所为何事的人,可就不多了。

靳湖生也不知道这人为什么来,想来总不会是那么简单地转一转,他这会儿过来,主要也是想了解一下此人的来意,“明天打算去哪儿,我让人给你安排一下?”

“听说西李那边有煤矿招标,我过来看看”,陈太忠不怕说出目的,这里是凤凰,而且阴平虽然是叫做区,骨子里还是偏僻的县,这种山高皇帝远的地方,他怕得谁来?“投标公平公正,也关系到精神文明建设。”,你倒真是敢说啊,靳湖生听得有点哭笑不得,精神文明是个筐,啥都能往里面装我说,你知道不知道,你这样说话很犯忌讳的?

省文明办的人关注煤矿招标,真的是有点不务正业,更是难免瓜田李下的嫌疑,不过就像某人想的那样,靳〖书〗记就算有点意见,也只能保留了,“我倒是忘了,这煤焦出口,就是陈主任你一手搞起来的。”,“下一步的出口力度,要加大”陈太忠笑眯眯地点点头,“关于这一点,市里的主要领导也对我做出过指示。”,你倒是真懂得顺杆子爬,靳湖生心里颇有点不以为然,他笑着点点头,“这是应该的,不过阴平的煤含硫量普遍高,炼不出优质焦,陈主任你也要帮我们多找一找出路。”

这是暗示阴平的煤矿不欢迎我吗?陈太忠眨巴一下眼睛,笑着举起酒杯,“,嗯,我以后会多留心的……靳〖书〗记,来干一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