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23 -2824做个正职

2823 2824做个正职(求月票)

听了许纯良的讲解之后,陈太忠心里若有若无的那一丝阴霾,终于是彻底离去,两个矿一共用去四千万,真要决策失误,多少也是有点被动。

事实上他也不是赔不起钱。他在乎的是丢不起这个人陈某人虽然在红尘打滚,但心中始终有股睥睨众生的傲气,更别说,他脑袋上还顶着一面“永远正确”的帽子。

只要大家都想炒,价钱起不来才是怪事。他放下了心思,但同时却只能跟许纯良说抱歉,“唉”估计再买矿也不可能了,得给陆海人留点缝儿啊。”

“我当然知道了,所以我才生气!”许主任沉着脸哼一声,“我说,以后有这种赚钱的买卖”惦记着我点儿行不行?”

“你还没完了,要不是你老爸帮你问,你还不是一样蒙在鼓里?”陈太忠听他这么说,心里那点歉疚登时不见了去向。“两个矿三千九百万。你拿两吨出来,这俩矿都让你控股,这总可以了吧?”

“我才不控股!”许纯良听得就叫了起来,纯良可不代表愚昧。别人忌惮的安全问题,他一样也忌惮,“我给你一千九百万,煤矿赚了,咱俩对半分。”

“凭啥对半啊?”陈太忠眼睛一瞪,“我的钱多,还要负责生产管理,你不吭不哈地就拿一半走,这不行……关系再好,这是原则问题。”

他不在乎这点钱,他看重的是公道,你钱比我少那我借钱给你投资都行”但是凭啥张口要一半。

“万一有情况。我还得帮你扛呢”,许纯良回答得理直气壮。这纯粹是惯性思维他有那么个老爹”凤凰也是章尧东独大。

“那说好了,我就不管扛了,都交给你了啊”,陈太忠听得就笑,只要你入股就得帮着扛事儿,你还好意思单独指出来?

“嗯?”许纯良眨巴一下眼睛,这才反应过来,太忠倒是没什么好爹。但是人家扛事儿的能力,一点都不比他差,“那好,我出两吨,称控股”然后对半……”这总可以吧?”

许主任上嘴皮一碰下嘴皮。就拿两千万换了一半的股权回来。看起来是录夺了陈主任的劳动成果。其实并不是如此,他俩都很清楚,开煤矿这种风险较大的事情,有个信得过的、强力的合作伙伴”真的很重要。

陈太忠就很欢迎对方插一脚,而以许纯良的脾气,要是找不到太忠这种搭子。哪怕他知道拍下煤矿会很赚钱,也不会有心思去拍一骨子里,他是个讨厌麻烦的人。

两兄弟一拍即合”当天晚上科委几个领导济济一堂,痛痛快快地喝了一场。等他回到横山区宿舍的时候。就是晚上九点半了。

吴言对陈太忠的动向,一般都比较了解。更别说这次拍卖煤矿的响动很大,所以陈太忠的卧室灯一开,她就推开衣橱走了过来,“你喝了多少啊。酒气这么大?”

小白对刘望男出面拍煤矿。心里有些不爽,有些客观存在她可以无视,但是送到她眼皮子底下,那很容易影响心情没错,刘大堂是没出面,可是架不住这年头明眼人太多。

陈太忠倒是没想到,她的醋劲儿这么大。眼珠儿一转,就用下午得到的知识解释了此事的重要性。“……我发现啊,才些人算计的功底太强了。这要是去下围棋,哪里轮得到李昌搞得瑟?”

“倒是好算计”,吴言最喜欢听的,就是这种涉及高层的内幕消息,于是注意力登时转移,不过她对他的评价倒不是很认可,“其实还是一个信息量的问题,我能到了那个位置的话,会做出同样的决定。”

“关键是陆海人都被装进来了”,陈太忠不这么认为,他摇一摇头,事实上今天许纯良的分析。对他的触动还是很大的,一层层的面纱揭开之后,真相竟然是如此地荒诞,而同时又是如此地合情合理。

这个真相的背后,还会再有更真的真相吗?他禁不住要生出如此的疑惑。嗯他陈某人也不是个妄自菲薄的主儿。可是在这种妖孽级别的算计面前。也要生出点自惭不如的念光“这个很正常吧,他们只是政策的得利者,既不是政策制定者。也不是解释者”,吴〖言〗论笑一声。她没觉得这个算计有多么高明,“那么,就要做好接受各种解释的心理准备,用一句时髦的话说就是……被解释。”

被解释这样的话你也说得出口,陈太忠一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要不说有些人天生就具备做官的素质”小白显然就是其中之一。她不但能熟练地运用规则,而且这意识在她脑中也是根深蒂固一时刻不忘记她自己的立场和位置。

而在这一点上,陈某人就要差得太多了。他自命讲究人,很多时候他愿意就事论事,而不是靠身份和地位压人~当然,他要是想不讲理,那谁也拦不住。

所以,他敢在张汇的办公室撤野,也敢拳击中纪委的调查人员。但是对上杨新刚、李二蛋下面这些人近乎于亵渎的请求,也不好意思断然拒绝。

但是所谓讲究,其实就是草根意识里面的相对公平,这不是一个官员该提倡的素质,起码吴言就没有这样的意识,她很自然地做出决断陆海人你再有钱也是商人,国家政策这些东西,你们这些商人说了不算。

意识到两人的差别,陈太忠心里就觉得有点无趣,他自己的一切,都是胼手胝足打拼来的,而且他从来不把希望寄托在外力上。

不过,小白是女人,我这个要求”似乎难度也有点高”某人决定不跟女人一般见识,于是再次抛出个烟雾弹转移话题,“我现在考虑的是。到时候陆海人的势力已经扎根,上面能不能压得住呢?”

这个问题,在白天的时候甚至让许纯良困惑,吴言回答起来自然也不是那么容易,她沉吟半天方始发话,“困难会有一点,但要是没有私心的话。不难解决。”

这才是真正的小白,沉迷官威恋栈权力的同时,她拒绝跟某些堕落现象同流合污,这年头能像她一样坚持底线的官员,真的不是很多。

“但愿是这样吧”,陈太忠苦笑一声”同时心里也打定了主意。其他地方的话咱不好说,但是在天南,陆海人再强势,咱也不怕他。

吴言参与了一阵上层的八卦之后,情绪逐渐亢奋了起来”她骑在大太忠身上。兴致勃勃地玩弄着小太忠,“对了,省里现在搞的这个树葬不错。我们童山那边,想搞这么一个公墓。没问题吧?”

陈太忠本来被她撩拨得有点兴起了,听到这话之后,情绪急转直下。“哼,有问题。问题大得很呢……,是在风景区里面吗?”

现在计较公墓的,都是城市人,农村人的话,怎么都好说,所以对公墓需求意见最大的,就数素波人了,凤凰人都要差一点一当然,那个把母亲沉尸湖底的家伙,是另类,不能算到普通人里。

这个关于墓地的争执,甚至不该延续到凤凰来,就眼下来说,一般人在凤凰这边找块墓地,还是很容易的,两三千块钱足矣,而且这二十年使用期限之类的纷争也不存在~待开发的土地这么多,我让你埋一百年,那又怎么样?

所以他就要问一下,是不是在风景区,以下面办事的那帮人的德行,要是在风景区推行树葬,“那就又有文章可做了。

没错。小白你是童山的,想支援家乡建设的心思,大家都能理解,但是我搞这个树葬,主要是想让死者落地为安,主要是针对平民百姓的一那些真正有办法的主儿。归宿也不需要咱们操心不是?

“肯定在风景区里面嘛,风景区外面,那才能卖多少钱?”吴言对他这个回答很不满意,她是比较耿介的一个人,但是同时,她对政绩的追求之心,也是众所周知日月可鉴,“也就是素波地方小,觉得找个丧葬的地方贵,咱这儿……找个地方还不就随便埋了?”

“这个我不赞成”,陈太忠摇头,她说的是实情,但是他有自己的理念,“还涉及到一个绿化造林的问题,风景区的绿化,有的是人重视。

把自己埋葬在青山绿水的地方,这是谁都想追求的,然而眼下被刘晓li逼出来的树葬,首先要强调的是老有所葬,温饱和小康,那根本不是一个概念,“打个比方吧”我比较倾向于把东临水那片开拓为树葬的公墓”那儿自然环境,本来就值得人关注。”

“东临水……”,听到这个地名,吴言撇一撇嘴,“你说的,就是李小娟的老家吧?”

“咳咳,她现在改名叫李凯琳了”,陈太忠清一清嗓子,心说你这消息还真不是一般地灵通,“那里是我工作和战斗过的地方,我有感情。”

“你是有感情,而且还很丰富”,吴言幽幽地叹一口气,“但是你的感情。能分作多少份呢?你牵挂的人,真的太多了啊。”

“不管怎么算,你都是我最牵挂的人之一,这个毫无疑问”,陈太忠笑眯眯地一伸手,将她揽入怀中,紧接着。犹豫一下他又向衣橱后望一望,微微地提高一点声音,“当然……还有韵秋,我特别喜欢看她笑的样子。

“她回曲阳了!”吴言抬起腿来,狠狠地踹他一脚,“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虚伪……”2824章做个正职(下)

周一的时候,陈太忠精神饱满地回到了素波精或者还有些微的不足,神真的很饱满,在凤凰这几天,他大部分的时间用在了慰藉自家的女人身上。

来到办公室之后,看到郭建阳在打扫卫生,他才猛地想起上周五民政厅和林业厅的座谈,于是顺口问一句,“那个树葬的事儿”谈得怎么样了?”

“民政厅不想让”郭科长没资格参加那个会,不过还是打听到了一点东西,“他们想跟林业厅一起搞……”

民政厅这个反应很正常。不过林业厅的李无锋当即就表态,合伙搞那你想都别想,大不了我单干。就走树木认养的手续了。

这也是气话,按说,林业厅不搞火化这一套,只负责提供埋骨灰盒场所的话”那确实不需要经过民政厅,但事实上这不可能。

树木认养是挂牌,树葬的话要挖坑还要立碑,这一点上,民政厅就能做一做文章,定他们个“非法”,非法存在的墓地”肯定会影响一些人的选哦而且没有民政厅的认可,搞那些祭拜场个,也是名不正言不顺,更别说有些人喜欢把仪式搞得大一点,这就涉及到了收费林业厅该用什么名义收费?

当然”李无锋想孤注一掷的话,也不是不能强行推广,但是为了公家的事情,何必让两个厅局搞得关系这么紧张呢?

所以他就说,你们给我批了手续就行”我们这也是要搞绿化。下面的劳动服务公司冗员很多,正好能消化一部分。

我们民政子弟还很多人没事干呢,凌洛这么表示”你要真的不肯跟我合搞,那就得接收我省厅和下面市局的子弟。

这个要求倒也不算太过分。反正劳动服务公司就是企业性质。不占事业编制,李无锋决定给对方一点面子,但也不能给多我能适当地要几个人,退伍军人优先,当然,具体人数就要下面人商量了。

这不行啊。凌洛不能满意这个回答,然而官做到他这个地步。有些细节也确实不合适详谈、说多了有跌份儿的感觉,领导嘛,只是负责拍板的。

那你们每个树葬的地方,都要有一个民政系统的人做副总,协助你们工作。毕竟搞殡葬这一套。你们还是没啥经验。

按说这就是民政厅的让步了,不合搞了。我认你是老大,我这儿就是协助工作,尤其是他们确实有经验~事实上,凌洛也就是想有个副总的话。起码这接收人员的时候,能用上一点劲儿。

但是李无锋还是不干,明明是我林业厅的摊子,答应了你一点人员就业的安置,就算很给你面子了,凭啥还让你的人来做副总呢?

一个副总其实是可有可无的,但是为了避免将来可能出现的掣肘,李厅长不肯吐这个口,而且,在厅局之间协商的初始阶段,有些东西是必须坚*的。

凌洛这就有点恼火了,殡葬,这可是殡葬啊,民政系统殡葬口上为什么那么红火?就是卖墓地太赚钱,别看外面现在有民营墓地,其实那些人跟系统里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别说厅里的处长了,就是普通的副厅长的家属,想搞个民营墓地的手续都很难素波民政局一把手倒是还方便点,而且就算搞了,该有的相关费用也少不了。

说实话,也就是最近的媒体,吵得民政厅太被动,要不然凌厅长才不会这么好说话天南日报、天南商报、素波晚报之类的,上面是。水滔天。

可作出这么多让步,李无锋还不肯买账。他气得都想拍桌子了。你这是在自己赚钱的时候,还断人钱财,明白不?

这个时候。秦连成开始和稀泥,“你们可以学一学我们文明办嘛,民政派过去的副总只是派驻,工作关系可以留在原单位。”

文明办的派驻人员,还真不是一般的多。很多人都是身兼数职的,更别说新成立的稽查办,里面还有组织部和纪检委派驻来的副职。

凌洛犹豫一下,终于答应了,李无锋还待再坚持,想一想也不太合适,于是就说,要不这样吧”我厅里面成立个树葬管理办公室,民政派驻个人过来,嗯……不过省文明办也得派个人过来。

“然后呢?”陈太忠听到这里,感觉郭建阳说话吞吞吐吐的”就奇怪地看他一眼。

“然后……李厅长建议。您来做这个办公室的主任,当然,就是挂个衔儿。”郭科长的笑容有点古怪,“大部分的日常工作是办公室的常务副来完成的这个常务副,就是林业厅的人了。”

“啧”,陈太忠听得咂巴一下嘴巴树葬管理办公室主任……这都是什么事儿嘛。还有没有更涧碜人的官儿了?“秦主任是啥意思?”

“他答应了”,郭建阳笑着点点头,“主任当时就表态,您这儿要是没时间的话,他可以去兼任这个主任。”

“副厅级的办公室?”陈太忠琢磨好半天,才问这么一句。

“正处吧?要是副厅李无锋恐怕拍不了这么个板”,郭建阳叹。气,“咱秦主任要兼任这个主任,可就是,高配得太多了。

“我知道。”陈太忠点点头,秦连成当年在凤凰就是高配的计委主任,还兼着副处的招商办的主任心说老秦你倒是不在乎掉面子,“啧”老主任这是挤兑我呢。”

“其实吧,我觉得您做这个主任不错。”郭建阳犹豫一下”最后还是实话实说“树葬涉及到传统观念的改变,咱文明办有理由去牵头搞。而且做为新鲜事物,一旦成功的话。它也有推广价值,绝对是成绩。”

陈主任这人有个毛病他就听不得“成绩”二字,这还是现在好多了,搁在刚入官场的时候他肯定不管不问抓过来再说,“关键是有点恶心人。”

“您不需要管太多但那是正职。”郭建阳小心地提醒领导,“有了影响之后,您是首当其冲的。”

“正职”,陈太忠听得一呲牙,这两个字有若蘸水皮鞭一般”火辣辣地刺痛着他的神经,哥们儿当官这么些年。专门担当各种副主任啊,好不容易短暂地干过一个正职。还是“驻欧办”这种古怪部门,“唉……正职啊,就是这个办公室名字,实在有点羽碜。”

可是不管怎么说,这个树葬管理办公室。听起来也要比凤凰市政府驻欧洲办事处更靠谱一点、起码一听就是有管理职能的,“好了。我去找秦头儿。”

秦主任听小陈说愿意担当这个主任,自然就要大开绿灯,说不得一个电话打给李无锋,要他准备相关的人员和办公室,放了电话之后。吩咐陈太忠一声,“李厅长说了,下午一上班。你过去碰个头。”

秦连成打电话给李无锋,那是该有的手续流程,事实上李厅长更愿意跟陈副主任打交道,下午陈太忠一到林业厅,李厅长就亲自陪着他,把相关人员安顿了一平。

林业厅这边提供的常务副人选,就是厅里物流公司的老总谢大庆,谢总以前是省厅的办公室副主任,搞一些服务什么的,一点问题都没有,现在也是个正处待遇。不过他都奔五十岁的主儿了,还仅仅是企业的正处待遇,面对陈太忠这二十出头货真价实的正处。还真是有点压力。

李厅长甚至连办公室都选好了,林业大厦才建了十年,地方富裕得很,谢总和陈主任从厅长办公室出来,就引着他前往办公地点。

两人走到刚刚被指定的办公室,看着里面正有人打扫收拾,谢主任冲陈主任笑一笑,“牌子这两天就好了”厅长的意思,是说我们这个物流公司,以后就负责树葬的协调了。”

“那,再叫物流公司,似乎也不合适了吧?”陈太忠刚才听说了,这个物流公司纯粹是管一管物业啦、后勤服务啥的,权力真的不大,就是安置闲人的一个服务公司。

“这个我正要跟您汇报一下”,谢大庆点点头,他说的是汇报。其实这都是厅里认可的一些东西。无非是走个形式,“我们打算把各地方林业局都发动起来,搞一个连锁的树葬品牌,毕竟咱们是正规单位的。”

陈太忠听得点点头,这点小事他没兴趣操心,来林业厅本来就是挂个名。他又走出名的能放权”别人办的事儿越多、他操的心越少,那就越好,“不正规的树葬企业,我是反对的”要想个好一点的名字,环保、绿化这些主题,最好都能体现出来。”

“您指示得很对”,谢主任点点头,“李厅长的意思是说,叫,春天里,。”

“春天里”陈太忠沉吟一声,心里却有一点怪怪的感觉,这个……,这个品牌我咋觉得怪怪的呢?…请把我埋在春天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