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29 -2830火舌乱吐

官仙 2829 2830火舌乱吐(求月票)

怎么会打歪呢?马晓强狠狠地一咬牙,他等这个时间,真的太久了。

他跟踪陈太忠不是一天两天了,自然知道这家伙对气机什么的非常敏感。所以他根本不敢离得太近,只敢远远地盯着。

既然这样,他想要对付此人,就只有两个选择,一个是半夜入户捉人,一个就是枪击此人,马晓强是想为自己的徒弟出气,也不能辜负蓝志龙的期待,但是从理论上,对方既然是堂堂的正处,枪击就是一个等而下之的选择。

于是他就有心弄明白这家伙到底住在哪里,然而遗憾的是,陈太忠对自己的居所非常在意,每每到了回去休息的时候,总是要一而再再而三地左右观察。

马晓强知道自己的机会有限,而他的耐心又比别人强出很多,既然对方警惕,他就不再跟下去,我有的是时间。咱们慢慢地磨呗一甚至,上周四陈太忠消失不见,他都不着急。

然而,很快地,他就发现自己不能再等下去了,周日的时候他得到一个消息,陈太忠为什么不见了?人家回凤凰看煤矿投标去了!

蓝家在天南的存在感极差。但也不是说一个人都没有,尤其是在煤焦行业。有太多的人需要仰仗蓝家的鼻息了。所以说阴平那边虽然只是两个小小的村办煤矿,可由于事涉陈太忠,这消息还是很快被人甄选出来,传到了北京。

蓝志龙甚至都知道”拍了那俩煤矿的。应该是陈太忠的某个姘头,至于说谁在前面顶缸,那真的没必要计较。

要是在别的什么地方”蓝二公子并不介意使点手段把那女人弄起来,威逼利诱之下,弄出点真相来这真相可以是他想知道的。也可以是他想制造的。

但是在天南的话,那还是省省吧,否则没准偷鸡不成折把米一这种尴尬。历朝历代的官场不少发生”甚至四处出击的蓝家也遭遇过类似的事情。所以,蓝志龙能做的。也就是给马晓强打个电话。

老马同志这就觉得有点挂不住了,耻辱啊,跟丢了人也就算了。那货居然趁这个时机”跑到凤凰拍了两座煤矿下来,这简直是**裸的打脸啊。

这打的是他这个曾经的军中精英的脸,是不加掩饰的嘲笑。就算你这小白脸有点水平,就敢侮辱小看军人了吗?

万事就怕上升到一定高度。马晓强认为此事涉及军人的荣耀了一当然。这也就是他认为的,别人未必会这么看。

总之,他是很生气,而马某人既然是带着枪来的,也就考虑过在一些极端情况下。可能使用一些极端的手段~事实上”在毗邻的地北省之类的地方,还有一些强力的后备器械和候补人员,蓝家人做事。只说目的不说手段。

当然。眼下的情况”还没恶劣到要呼唤援助的地步,马晓强也是个很讲尊严的主儿,否则他也不会在乎徒弟被冻掉脚趾头的事儿了,所以他做出一个决定:我可能要用枪了。

但是这决定好做,机会却是难寻,想他当年也是护卫过总设计师的主儿。知道这官场里讲究的是什么,忌讳的又是什么,枪击一个很耀眼的正处,这麻烦已经不会小了,若是在场的还有重量级的领导,那就是捅破天的漏子。

那么他就一定要谨慎再谨慎,还是那句话,马某人并不缺乏耐心。哪怕,他已经决定要采用极端手段。

然而令他郁闷的是,陈太忠这家伙做事。完全没有头绪可言,而且交往的人里,很多人只看车型和车牌号,就知道不好惹。

昨天,陈太忠来千禧酒店了,酒店门口倒是停着一辆黑牌的奥迪“16888”这正是聂启明的车,但是马晓强这不是不知道吗?

而陈太忠却是酒席中间退场,去赶水利厅的饭局了,马某人紧随而去,却是没注意自己走了没几分钟,那黑牌的16888就动了。

今天陈太忠又来千禧大酒店,他就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这千禧大酒店是省移动的关系酒店,离省委有点远”而省移动又是央企,往日里跟地方接触得也不是特别紧密口所以在外人的口碑中,这里跟省委省政府就没啥联系.

那么。陈太忠连续两天踏进同一个饭店。这就证明只是一鼻消费习惯,而并不是省里什么领导把这里作为定点饭店了这个判断确实没错,聂启明只是央企的一个地方负责人”还是那种不怎么依靠地方的央企。

那我就可以在这里,给姓陈的来一下,马晓强是这么认为的,你自我防范的意识降低了,那么就不要怪别人偷袭,这是你自找苦吃。

何宗良的到来,他也见到了,但是好死不死的是,今天何秘书长为了低调。坐了一辆本田车来,临走的时候还是笑眯眯地同陈太忠握手,就是那句话了。在北京开今〖日〗本车,都不好意思抬头跟别人打招呼一这哪里可能是要紧人物?

所以,马晓强选择这个时机,很果断地冲着陈太忠的背影扣动了扳机,虽然距离超过了七十米,虽然他手里只是攥着一把手枪,但是改造过的枪械,他又是极为优秀的射手,有这个信心击中对方。

但是偏偏地,他没有击中对方,反倒是击中了对方身后的那个本田车的车主……这个,怎么可能呢?

留给他惊愕的时间,仅仅是短短的那么一瞬,被击中的那位还在傻不啦叽地去摸肩膀,甚至没表现出来一些疼痛的感觉,旁边一人飞身而起,将中弹者扑倒在地。

何宗良真的想不到,有人会冲着自己开枪,承平日久”必然会带来警惕心的松懈”这个也就无需解释了,他根本就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等到那爆竹一般的闷响传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被自己的司机扑倒在地了。

亏得是他这司机,也是退伍军人,虽然只是个汽车兵,不是什么特种兵之类的,伺候的也就是个团级干部,但是这警惕性一点都不缺。一听这闷响就知道是枪声”二话不说,先挡在领导身上再说。

有人奇怪了,说这省委常委,出来咋不带警卫呢?事实上。并不是每一个常委都有二十四小时警卫的。只有是〖中〗央委员的常委,才能到达这个警卫级别。

而何宗良出来见陈太忠。本来就…………就不打算宣扬的,连车都是本田,还说什么警卫级别?

所以,这就是悲剧产生的根本原因。

陈太忠也是在杀机降临的这一刻,才感觉到有危险的马晓强的盯梢。一直是在他的掌控之下”所以他并不怎么在意:你小子有耐心,就慢慢盯着呗。

直到冲天的杀气透骨而出的时候,他知道知道这家伙要动真格的了,然而就是这样的突发条件下,他也有信心护得自己和何宗良的安全。

但是很遗憾的是”这个时候,何宗良正在表示他对文明办工作的支持,陈某人对此人的印象”还是留在,“今天这家伙表现有问题。。的阶段,没有贸然伸手相助”那么悲剧的发生,终于成为了必然。

不过。看到年宗良中弹,身子趔趄地向后倒去的时候,他也有短暂的失神,我井,一个省委常委,在哥们儿面前中弹了?

一时间,他真的不知道,该是先回护秘书长大人,还是要去缉拿凶手了,而且非常不幸的是,秘书长也明显地缺乏类似的经验。

总算是何宗良的司机有经验,直接就扑倒了秘书长,要不说这关键时刻。还得信赖子弟兵呢?这真的是唯一可靠的前辈遗产,国家柱石了。

陈太忠眼见司机护着何宗良,向本田车下滚去,登时怒吼一声。转身向枪响处扑了过去““小子。你死定了!。。

马晓强的失神,也就是那么仅仅的一瞬。多年的战场厮杀经验。带给了他太多的经验和教训,在战场上,别人杀死你和你杀死别人缘故,仅仅在于,谁更沉得住气。

所以面对某人的反扑,他只是冷冷一笑。对着此人,他在两秒钟之内打完了十一发子弹,这火力是如此地迅疾。不但枪声连成了一片。枪口的火焰看起来也是连绵不绝。有若机关枪一般,不带半点停歇。

子弹打完之后,他抬起右手就启动了汽车,其间还将枪夹在臂间,单手换了一次弹夹。

他用的枪是老式的五四,不过,不仅仅是枪管做过处理,可以加长以增强瞄准精度,击发和制退装置也做过处理,可以实现连发。

这还不说,他的弹夹也是加工过的,五四手枪的标准弹夹是8发,但是他用的弹夹都是十二发的,所以这枪型虽老,功能却非常地吓人。

然而,就是在这样的枪林弹雨中,那厮一点不带含糊地就左冲右突跑了过来,直到离得汽车有十多米的时候,对着驾驶室,直接就把手机狠狠地扔了过来。2830火舌乱吐(下)

脚下有地砖,路边有垃圾箱,但是就这零点几秒的时间,人家不愿意浪费,尤其要命的是,这么多子弹,此人居然一一地躲开了。

于是,枪声再次响成一片。打到十一发的时候,马晓强下意识地留下一颗子弹,就在这时,手机带着风声狠狠地砸到了他的额头上,啪地碎裂开来……,马某人的脑袋登时就是狠狠地一震,原本他是有能力一枪打掉这个手机的,但是他不会把宝贵的子弹和时间浪费在这上面,不成想这厮的臂力如此地惊人,直砸得他头晕眼huā。

这时汽车已经开始启动了,马晓强现在就面临一个问题,跑还是不跑?

就算想跑,也未必跑得了。这一手机砸得他有短暂的失神,想逃脱真的不易,于是他将枪口含在嘴里,果断地扣动了扳机,击发了最后一颗子弹一这是属于军人的尊严。

他真的不想死。谁都不想死。但是这个时刻,他真的别无选择。

,“我井……这就死了?”陈太忠冲过来的时候,也禁不住倒吸一。凉气。他有足够多的手段阻止对方自杀,定身术、昏憩术、封闭六识什么的……仙家术法,真的不需要太多但是今天何宗良被枪击,足以在天南酿成一场巨大的地震了”有无数人的眼睛会回味这一刻,他不能让事情变得更复杂。

所以,他只能硬生生地冲过来。甚至他已经打算抢一辆车”在马路上玩追逃了,到那个时候。再用点什么小手段也不迟。

不成想冲过来的时候,这货居然很果断地自杀了,一时间他真的出离愤怒了,你死了?觉得一了百了了?好样的你的儿女家属们,给我等着!

他在这儿发狠不说”身后早就乱成一锅粥了,何秘书长的司机最为警觉。将秘书长藏在车身之后。又打开车门取下了车上的座垫什么的,遮挡在领导面前。

聂启明则是双腿发软瘫倒在地”呆了有两秒钟,手脚并用地爬回了酒店。凄厉地尖叫着““报警、报警!保安,保安呢?。。

所谓的富贵险中求,总有不怕死的人,值此关键时刻”两个保安抱着木制的圈椅冲了过来,死死地挡在聂总前面,其中一个还很不客气地踢了聂总一脚”,“去,给我后面呆着。。。

,“谢谢啊”。要说这聂启明也真是奇葩,这时候还记得道谢。不过下一刻他又尖叫一声,“何总管,何老板还在外面,他的命比我还值钱。快给我冲啊,救回来何老板,每个人一万!”,这一通乱也就不用提了”大约三四分钟之后,何宗良被三四个保安拖着拽进了大厅,衣衫凌乱不说,连眼镜都断了一条腿一看就知道,这是别人在现场捡到了眼镜,还给他的。

秘书长的左臂软绵绵地耷拉着,胸前也被鲜血濡湿了一大片,不过人的精神倒还不算错,他虎视眈眈地四下扫视一眼,““小陈呢?他人哪儿去啦?”

现场乱哄哄的,根本就没几个人知道他问的是谁,不过救护他的司机却是知道,“陈主任……他顶着子弹冲上去了,现在什么情况我也不知道。”,,“不知道你就出去看啊!”。何宗良大喊一声,司机的保护,让他脱离了生命危险。这个他是知道的,但是眼下不是谈感谢的时候““你好歹是军人来的,比我们专业。”

“哦,好了,劫匪自杀了。”总有个把群众的八卦精神,能让战地记者自惭形秽,天南也不缺乏这样的人,一片混乱中,有人高声大喊,紧接着又是警笛长鸣……

陈太忠无意干扰警方办案。但是遗憾的是,这种情况他想脱身也是不可能的,于是他被110的人带到了一边,跟他不一样的是,何宗良被120的人带到了另一边。

知道了眼前这年轻人是大名鼎鼎的陈太忠之后,警方也无意纠缠那些小问题了,比如说“为什么明知道对方有枪你还往上冲”之类的问题,那是问不出口了陈主任的战斗力”〖警〗察系统有口皆碑啊。

倒是这个开枪者,明明地坐在桑塔纳车里,有机会逃逸并且有很大机会逃逸成功,居然就呆呆地坐在那里吞枪自杀了,这个现象,广大干警们纷纷表示不解。

类似怪异现象,在有人表示愿意买单的时候,并不算什么大事。但是眼下有能力买单的主儿不做表态,那大家也只好把糊涂装下去了。

然而,一个省委委员、省委秘书长、省委常委在自家的地盘被枪击,又岂是想瞒能瞒得住的?这性质实在太恶劣了,枪响不到二十分钟,省委〖书〗记杜毅就收到了消息。

杜〖书〗记刚接待完一帮客人。正是心情放松之际,听到这个消息。他呆呆地坐在那里,愣了足有半分钟,才狠狠地一拍桌子,嘴里吐出两个字来。“混蛋!”

然后他猛地站起身,“通知窦明辉,武警封锁现场,还有夏大力……让夏大力马上给我过来!”

“夏〖书〗记正在赶往现场”,王毅单小心翼翼地看着自家老板。心说我刚才说了啊。

杜毅将牙齿咬得咯咯直响。全身也微微地抖动着好半天他才咬牙切齿地发话“给我接夏大力!”

王毅单刚给窦明辉打完电话,闻言马上又拨夏大力的电话”不成想机要本上的电话居然占线又换一个号才打通。

等他将电话递给杜毅的时候,杜老板的情绪微微地稳定了一点。他缓缓地吸一口气,“夏大力,这个案子你打算多长时间破?”

“三天……不,四十八小时”,夏大力知道杜〖书〗记的声音听起来沉稳。但那是暴风雨到来之前的平静,“我愿意立下军令状,一定告破。”

“好。我现在开始给你计时了”,杜毅也知道,夏大力别无选择了破得了得破,破不了也得破。“对了,记得封锁消息。”

说完他就压了电话,伸出手揉一揉自己的头沉默了好半天才叹。气,“省委常委被枪击,这种事儿……,…啧。”

直到这个时候。王毅单才小心翼翼地提醒一句,“〖书〗记,刚才窦明辉说他已经把武警部队派过去了,还向您请示,是不是要从省军区里调些人过去?”

窦明辉身为〖警〗察厅厅长兼任天南武警总队第一政委,是可以调动武警的不过通常情况下,这种事情还是要获得省委〖书〗记的认可才好,当然,眼下这不是通常情况,也不能算是自作主张。

把〖警〗察换成武警,这就是限制事态被渲染,可就算武警也不怎么让人放心。所以他请求部队的支持,窦厅长兼着武警总队第一政委,杜书记可是兼着军分区第一政委。

“嗯,我知道了”,杜毅点点头,这种事情出来,捂住是刚性需求,但这不是对上级捂盖子,而是禁止消息传播到社会上,至于上级……,这种事儿谁敢对上面隐瞒?

又沉默两分钟。杜〖书〗记走到沙发另一边。摸出小本开始开始翻看,嘴里吩咐一句,“毅单你帮我给老何打个电话,了解一下情况,说我一会儿就去看他。”

最初的震怒过后,杜毅的心情已经开始平静了,已经发生的事情,再着急也没用,而且此事太匪夷所思了,也没什么经验可以借鉴,所以他有必要沉住气。理顺一下思路,顺便向上面请示一平应对手段。

何宗良是被子弹直接在肩膀上开了个槽。血流得不少,却是没有太大的问题,这也就是陈太忠身材高大,要是两人差不多高,他就指不定才多惨了。

何秘书长的伤口,在现场就做了紧急处理,无辜地吃了这么一枪,他肯定不干,120要把他往医院送。他表示我不走,要看这个调查结果飞不多时,夏大力和窦明辉都来了,夏〖书〗记就劝他,老何啊,这儿交给我了。你还是去医院再好好处理一下伤口。大家都是年纪不小的人了,处理不好,这将来都是麻烦。

何秘书长见政法委〖书〗记和〖警〗察厅长都来了,而且他本来就喝了点”酒,又流血过多,激奋过后有点微微的头晕,正说要走呢,聂启明跑过来了。“何秘书长,这个酒店的门口,有摄像头。”

“调出来看一下”,窦明辉上前一把拽住了他,堂堂的大厅长直接动手了。“你给我带路!”

“我……我对这儿也不熟。”聂启明苦笑着一摊手,“我是陪何秘书长吃饭的人。”

“啧”,窦明辉听到这话。也只能悻悻地放开他,就在这时候。窦厅长的手机响了,他才说要去接,又匆匆跑过来两个人,“坏了”录像机不知道啥时候关了,带子也不见了。”

这家酒店的摄像系统安得比较早,还是用的录像机和集成磁带盒。

夏大力、何宗良和窦明辉相互看一看,眉头皱得更紧了,好半天之后,夏〖书〗记才叹口气,“这是有预谋的啊。”

何秘书长的脸色越发地白了,好半天细声细气地说句话,“老夏,医院那边……多安排点人。”

带子未必拍下我了,陈太忠远远地看着。顺便感受一下须弥戒里的磁带盒。不过他也知道,自己闪动的速度虽然很快。但是录像带这玩意儿……,好像是隔行扫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