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31 -2832力度疑惑

2831 2832力度、疑惑

2831章力度、疑惑(上)

何秘书长离开之后,夏大力简单地听取一下情况经过,然后就找上了陈太忠,经过现场模拟,他有个小小的猜测:死者未必是要枪击何宗良,想打小陈的黑枪的可能性也很大。

不过当着何宗良,这个猜测是不便说的,毕竟是省委秘书长受伤了,查证凶手身份和来历是重中之重,必须搞清楚,是省委常委受伤了——这是性质问题,因果什么的,可以往后放一放。

事实上,夏书记敢拍胸脯四十八小时破案,跟陈太忠涉及此案也不无关系,在他印象中,小陈还是很能干的,起码是上到衙内纨绔、中央首长,下到黑道混混、贩夫走卒,这家伙接触的人特别多。

当然,他首先要表示的是感谢,“太忠,今天也亏得是你在场,要不然那家伙万一跑了……麻烦更大啊。”

“可惜的是,这家伙自杀了,”陈太忠叹口气,这确实是令他非常遗憾的事情,在堂堂的罗天上仙面前,一般人想自杀很难,可是今天他却不能阻止,那么肯定是耿耿于怀的。

“不管怎么说,你敢迎着子弹上,这个胆量,一般的干部是没有的,”夏大力对这一点也是感触颇深,以前只听说小陈悍勇,他还想着保不准有夸大其词的成分,但是今天发生在千禧大酒店的枪战,向他证明传言非虚。

说到这里,夏书记叹口气,伸手拍一拍他的肩膀,“你都可以去干警察了,不过,今天你真的很幸运,围观群众都伤了三人,以后做事,要讲究策略尽量少冲动。”

伤的三个群众,都不太要紧,一个是大腿和臀大肌交界的地方中弹,还是非常靠外的部分,另外两个,一个是被反弹的跳弹所伤,另一个则是被溅起的石屑划伤了额头。

“我一见秘书长中枪,真的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这是针对省领导的暗杀啊,”陈太忠的眼睛微微一红,哽咽着回答,“可惜这家伙脑袋瓜也爆了,不好查出是谁。”

传说中,你小子没有这么感情丰富啊,夏大力不动声色地看他一眼,皱着眉头点头,“没事,脸部还算完整。”

“脸部也不算太完整,太忠的那个手机,扔得劲儿太大了,”窦明辉从不远处走过来,“省军区马上要过来人,杜老板的意思,是人全带到军分区,这个楼,封门儿。”

这就是杜书记越级跟省厅厅长沟通了,不过夏书记哪里顾得了这些?“窦厅长,我跟杜书记拍胸脯了,四十八小时破案,我只能给你四十个小时。”

窦明辉无言地点点头,他知道自己没有讨价还价的权力,身为警察厅长的他非常清楚,何秘书长被枪击,这案子的性质,简直恶劣到无以复加。

说句难听的,哪怕是何宗良被小混混拿刀砍了,甚至被汽车撞死了,而那车逃逸了,都不会比这个性质更为恶劣,枪击……这是枪击案啊,严重影响社会稳定。

“幸亏是小陈在,”窦明辉也说出了这么一句,接着又若有所思地看陈太忠一眼,“小陈,你对这个凶手的身份,有什么怀疑没有?”

“这个啊,我……真的没有什么合理化建议,”陈太忠沉吟一下,缓缓摇头,真诚的眼神中,透出丝丝的迷惘,“应该没见过这人啊。”

原本他想说一句,这凶手看起来职业素养不低,建议你们在军人这个口上查一查,不过转念一想,马晓强曾经入住过素波军分区,万一被人查到,又有人了解,哥们儿在那里也包了一套房间,那……就不光是yin窝暴露的问题了,到时候怕是有嘴都说不清了。

按说部队里的事儿,地方是无权过问的,但那也不是绝对的,更别说杜毅还是省军区的政委呢,

夏大力讶异地看窦明辉一眼,心说你倒是不客气,直接就这么问了,不过也由此可见,公道是自在人心,他跟窦明辉不是一回事儿,但是关系也不是很糟糕,于是也借机发问,“那么你觉得,会不会有可能是针对你的?”

“这个……可能性不是很大,”陈太忠沉吟一下摇摇头,有些时候,一味地否认并不是正确的选择,反倒会让人觉得心虚,而他仇家遍天下,也是众所周知的。

“我认识的人里,没有这么心狠手辣的,嗯,在欧洲遇到过意大利黑手党,比较不讲理,但是国内出现这种人……真的是匪夷所思。”

“嗯,你还遇到过意大利黑手党?”难得地,窦厅长在这种巨大的压力下,居然有心思八卦一下,不过话才出口,他似乎就意识到了不妥,于是又微微点头,“我说你胆子怎么这么大,敢情不是第一次经历了。”

我怎么感觉,你这么说是想把陈太忠摘出来呢?夏大力淡淡地扫他一眼,心中生出一点猜测来,窦明辉毕竟是背靠黄家啊,知道点内幕消息也很正常,“明辉你是说,小陈对咱们的破案,起不到多大帮助?”

你知道个什么,窦明辉心里暗叹,万一这人真是刺杀小陈的,而又是意外地打中了何宗良,黄家、何家和杜老板的怒火加在一起,这个后果……别说你老夏,就连我自己都危险啦。

“要不这样,这个人复原以后的照片,给我一份,”关键时刻,陈太忠又站了出来,“我也可以托朋友调查一下,总是聊胜于无……没保护好秘书长,我真的很歉疚。”

你没保护好何宗良,但是你有效地保护了我,夏大力长叹一声,又抬手拍一下对方肩膀,这一刻,他已经不想再计较那枪手到底想杀的是谁了,“嗯,聚沙成塔集腋成裘,不过……太忠你也不要太自责了,换了我是你,不会做得更好。”

我主要是不想让你们查到,我在素波军分区包了一个小院陈太忠勉力笑一笑,这就是管不住下半身的代价啊,“我现在觉得,自己唯一该做的,就是协助你们尽快地揪出幕后凶手。”

“不会用很长时间的,”夏大力沉着脸摇摇头,出言宽慰他,“凶手使用的是改造过的制式武器,具备相当专业的武器知识,还有手上的老茧和身上的枪伤,这样的人,从部队里查,一查一个准。”

我说你不要这么残忍行不?陈太忠听到这话,好悬没哭出声来,两眼登时就红了,咬牙切齿地发话了,“那好,我知道了,现在我就找中央军委的朋友帮我查……照片呢?”

神马?夏大力和窦明辉交换个眼神,两人惊得好悬没把眼珠子瞪出来,好半天之后,夏大力才轻咳一声,“中央军委?”

“哦,我是说下面的总政、总后之类的朋友,”陈太忠干咳一声,心说随便一个谎话,果然要用十个谎话来掩盖……还未必盖得住。

他的话是这么说的,那两位却是默不作声,好半天之后,窦明辉才问一句,“太忠,我问一句题外话,不方便你可以不说……今天你怎么想起来跟何秘书长吃饭了?”

这问话真的是太敏感了,难怪这堂堂的暴力机关的正厅,也要先解释一下才问,就事论事的话,警察系统应该调查的是事件经过,而不是两个人为什么会在一起吃饭——他这么问,有恶意假设的嫌疑。

但是夏大力并不仅仅认为这是恶意假设,从这个问题中,他发现窦厅长跟小陈的关系,真的不同寻常——一般关系的话,谁会问这么犯忌的问题?

人家是有这个把握,不被对方误会

陈太忠确实没在意,今天的事情,他也是一头雾水,何秘书长出现得太……太不符合情理了,他甚至还在怀疑,这是不是何宗良在演苦肉计呢。

所以他正好借此撇清,于是很干脆地一摊手,“这是省移动聂启明联系的,来了以后我才知道,何秘书长要来——他见我的原因,是要说一些精神文明建设上的事儿,我们最近严打,受影响的商家比较多,有些人想通过秘书长了解一下政策。”

“那你事先是不知道何秘书长要来?”窦明辉点点头,问这么一句。

“我不知道何秘书长要来,也不知道枪手要来,”陈太忠正色回答,他能感觉到,老窦似乎是想帮自己开脱,但是这个问题问得……你说说,你问得都是点啥?

合着还可能是何宗良跟枪手约好了,暗算你,结果他不幸被误伤?这两位都是人老成精的主儿,哪里听不出眼前这小伙子的怨气?窦厅长听得点点头,“这个情况我会落实的,太忠你放心……有我在,谁也欺负不了你。”

麻痹的,好像我就是要欺负陈太忠呢?夏大力的嘴角微微**一下,却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微微一扬下巴,“明辉,快点准备照片……你有压力,我也有压力。”

与此同时,杜毅也在纠结这个问题,他去省人民医院看了看何宗良,何秘书长在亢奋过后,精神状态不是很好,杜书记也不计较,慰问了几句之后,表示省里不会坐视这种恶**件发生,同时呢,广大干部群众也不能容忍这种事情蔓延。

2832力度、疑惑(下)

何宗良自然就很感动了,于是就表示说,我是相信组织的,但是这个事情的性质真的太恶劣了,说到这里他有点激动,“我做为天南的省委常委,在天南被人开枪击中,杜书记,就算我不计较个人的安危得失,但是……其他的同志,他们会是什么感觉?”

我就不知道,大晚上你跟陈太忠喝酒,到底是为了什么,杜毅心里的疑惑其实也不少,不过他不能随便问,“还好当时文明办的小陈在场,凶手最终没跑掉。”

“小陈确实不错,”难得地,何宗良当着杜书记的面,来了这么一句,不过他说这个话的时候,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也就是说这可能是敷衍的意思——当然,不是敷衍的可能更大。

“遇到困难的时候……敢上”这是一个在枪口下死里逃生的省委常委的评价,或者并不代表什么政治上的倾向,只是单纯的感激。

然而这个评价,让杜毅心里多了一丝不自在,这称赞你给谁不行,一定要给陈太忠?说句实话,杜某人不认为自己是个小气的人,而他周围的朋友也是这么说的,甚至上面的领导们,也是这么认为的。

他能容忍别人、别的派系的冒犯,但是独独的是这个陈太忠,他真的有点无法容忍——这跟张汇什么的无关,关键是这个家伙,真的是太活跃了。

所以他笑一笑,不置可否地要何秘书长安心养伤,然后就走了出去,直到上了车之后,才冷冷地哼一声,“了解一下,最近何宗良跟陈太忠有什么联系。”

不怪他恼火,今天要是蒋世方跟陈太忠在一起被枪击了,他都不会更恼火——虽然蒋世方是正省级干部,出了安全问题的话,后果只会更严重。

他生气主要是因为:何宗良你是我党委的人,还是党委的大管家,居然跟陈太忠私通款曲,你要置我这个党委书记于何地?

然而,生气归生气,这也不过是一个小插曲而已,现在问题的关键在于何宗良被枪击了,至于见陈太忠的原因之类的,那并不是多重要的事情。

除非有证据能证明,枪击事件是陈太忠指使的,但是……这可能吗?杜毅第一个就不信,他印象中的陈太忠是跋扈的,但却不是这样的跋扈法。

事实也证明不可能,何宗良见陈太忠的原因,也被不少人传了出来,于是就又有消息证明,确实有个叫蒙妮文化广场的地方,被文明办查封,停业整顿了——报纸上都登了。

对杜毅而言,这是一个忙碌的夜晚,他需要查证的事情实在太多了,而同时他还要考虑应对措施,并且向相关人士了解,是要召开临时常委会议,还是要召开书记会——这种事儿太罕见了,没典型例子可以援引的。

他紧张,别人也不轻松,比如说陈太忠,他一晚上就是在省军区渡过的,令人吃惊的是,丁小宁居然来看他了。

一般来说,涉及了这样的案子,普通人躲都来不及躲,哪里还有胆子过来看人?不过陈某人的女人里,真的有几个胆子大的,只不过别人都不便出面,也就是丁小宁,能顶着各种物议来看一看他。

小兵一开始还不让她进,后来是警察厅一个副厅长,听说她叫丁小宁,请示了窦明辉之后才将她放进来。

没错,陈太忠在今天的突发事件中,是起了中流砥柱的作用,应该不受到这种隔离的,但是事情的性质真的太恶劣了,只要有那么一点嫌疑的,都是这种待遇——更别说,杜毅亲自下令封口了。

她进来的时候,陈太忠正在文印室忙呢,他忙着把照片复印到白纸上,给阴京华传真过去,同时还要扫描成电子版,通过电子邮件发过去。

这个事情他做得非常地认真,因为这个马晓强的身份越早被认出来,素波军分区招待所的荒唐事儿,也就越不容易被人发现。

遗憾的是,省军分区的宽带实在不好用,文件慢得离谱——事实上,能在这里找到宽带,那都是托了关系的,军网和外网本来都是物理隔离的。

传文件的时候,他抱着笔记本电脑,给另一个手机里传送号码本,今天他的手机又报销一个,见到她来了,随便招呼一声,“给我弄点啤酒……哦,带过来了。”

“那个人的手机号码,查出通话记录来了,”丁小宁将手里的一提啤酒放到门口的椅子上,枪手虽然自杀了,不过他随身带着一部手机,是不需要身份证的神州行,上面没有联系电话也没有通话记录,但是显然,移动公司那里是可以查通话记录的。

“嗯?”旁边站着的一个警察侧头看她一眼。

“走,外面说去,”陈太忠站起身,那个神州行号现场就被人查出来了,想查通话记录也不会太慢,但是接下来就没下文了,很明显,警方在这一方面也封锁了消息。

看着他俩走出房间,听到这话的小警察犹豫一下,赶紧拨个电话出去,“焦厅,陈太忠也查到了那个手机的通话清单,这个……该怎么办呢?”

“啧,”那边的焦厅长叹口气,这个号码的通话清单,警察厅都让移动锁死了,泄密后果自负,不过对上陈太忠这种大能人物,他也只有叹气的份儿,沉吟一下他才做出吩咐,“你跟他说一声,不要再外传了。”

“这个手机一共接过两个电话,都是北京的手机,”军区三招的院子里,两个人慢慢地踱着步,天气有点冷,远处的路灯斜斜地照过来,能看到丁总口中吐出的淡淡白色呵气,“也是神州行号段。”

“这个人应该还有别的手机卡,”陈太忠微微一笑,他相信最迟明天早上,北京那边会有人查出马晓强来。

“怎么搞得这么危险?”丁小宁四下看一看,轻声埋怨他,“把大家都吓坏了,凶手是冲着你来的吗?”

“这个我也不知道,”陈太忠对她能来看自己,还是很感动的,不过有些话就没必要说了,这不是信得过信不过的问题,而是他也不想让她们担惊受怕。

“甜儿说……省委常委中枪,性质非常恶劣,”丁小宁犹豫一下,又说这么一句,何宗良中枪的性质有多严重,她未必清楚,但是田立平真的太清楚了。

“这不错啊,命大没死了,”陈太忠淡淡一笑,心说这也是我当时给他面子了,要不然用仙力微微推他一把,那货就该被埋在春天里了。

“省委秘书长被枪击?”同一时刻,北京黄汉祥的宅院里,黄总轻哼一声,他难得晚上在家一次,却是被这个消息惊动了,“小陈不认识那个凶手?”

“他现在在省军区呢,认识也得说不认识,”匆匆赶来的阴京华递过两张纸,“这就是凶手……现场被击毙的照片。”

何雨朦正站在一边给外公捶背,听到这话,好奇地探一探脑袋,然后“呃”地一声,捂着嘴巴就跑了。

“小娃娃家,好奇心倒是强,”黄汉祥笑着摇摇头,拿过照片来仔细看一看,又听对方说两句,笑容渐渐地在脸上凝固,“这是蓝家的人……你去查吧。”

“您见过这个人?”阴京华还真的震惊了,“敢冲省委秘书长开枪,那黄二叔……您这不是太危险了吗?”

“不认识,”黄汉祥大大咧咧地摇摇头,很随意地解释,“这种事儿也就是蓝家人能干得出来……相信我,绝对没错。”

“如果目标是小陈的话,确实是有这个可能,”阴京华点点头,这点因果谁都清楚,“蓝志龙那小子,一向不吃亏,在天南摔这么一跤,想找回场子也是正常。”

“打小陈黑枪,那不是找不自在吗?”黄汉祥冷哼一声,“这个事儿,我得跟老三合计一下,看有什么搞头没有……小雨朦,把姥爷的手机拿过来”

这个夜晚,注定是很多人的不眠之夜,第二天早上九点多,丁小宁把陈太忠新补办的SIM卡拿到军区的时候,陈太忠一开机,就接到了阴京华的电话,“查出来了,这个人应该叫薛继忠,在北京开一家保安公司……能不能把他的指纹拿过来?”

不是马晓强吗?陈太忠听得有点疑惑,不过转念想一下,以蓝家的能力,办个假军官证算多大点事儿?“你等着,我问一下去。”

小警察一听说陈主任要指纹和毛发,以用来比对,就要他说出此人来历,不过陈主任不鸟他,“我只是怀疑……有些事情,你知道得越少越好,明白吗?”

警方会对他封锁消息,他也会对警方封锁消息,起码得等夏大力或者窦明辉过来,他才会说出嫌疑人。

不成想,他没等来这两人中的任何一人,反倒是等来了指纹照片,还有装在一个塑料袋里的几根毛发,送东西的警察笑容满面,“薛继忠也在我们的大名单里,领导请您尽快落实。”

“先把监听我手机的设备撤了”陈太忠狠狠地一拍桌子。

(很危险地站在第22名,前面不远,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