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35 -2836杜毅震

2835 2836杜毅震怒(求月票)

事实上,聂启明说得确实一点不错,何宗良很低调地去见陈太忠,想的就是跟此人保持适当的沟通,这原因很简单,他不是铁杆的杜系人马。

省委大管家,是必须要跟着杜老板的指挥棒转的,而且他也没有跟杜毅抗衡的本钱,正是因为如此,在对待文明办的态度上,他必须保持一种不甚支持的态度。

然而,也正是因为本钱不是很足,他不愿意往死里得罪陈太忠,尤其要命的是,他知道杜毅疏离文明办,不仅仅是因为陈太忠在那里折腾,更关键的是,文明办受到了又办的表彰。

文明办为什么能受到表彰?那又牵扯上了一号的讲话精神,这个精神是想进纲要的,得到了黄老的支持,而又多少跟精神文明挂钩。

杜〖书〗记所在的这个派系,对这个精神进纲要暂时持沉默态度,倒未必是不支持,不过就算支持,也得换点划得来的东西才行。

这就是说,明年一旦有什么变故,杜毅很可能改变对文明办的态度一依旧是跟陈太忠无关,关于这一点,何宗良看得也很清楚。

这就是未来可能的大势,杜〖书〗记做为一把手,辗转腾挪的空间很大,而紧跟杜老板指挥棒的何宗良,却只有跟着领导亦步亦趋的权力。

这个现实,显然是不怎么令人愉快的,何宗良就认为,有必要别跟陈太忠把关系搞得太僵、作为堂堂的省委常委”这么在意一个小正处”听起来真是有点匪夷所思,然而还是那句话,如果这个正处是陈太忠”那么所有的不合理都是合理的。

可是贸然折节下交,也不合适,毕竟两人地位相差悬殊,无事献殷勤的话,这省委秘书长也未免太不值钱了,也就是正好有人想帮蒙妮文化〖广〗场求情,何秘书长才以此事做幌子”通过聂启明联系陈太忠。

“真是倒霉”躺在病**的何秘书长轻声嘟囔一句,对他而言,昨天的事情真的是糟糕透顶了,不明不白地挨了一枪,尤其是…………那枪手十有八九是冲着陈太忠去的,他这真的是冤枉大了。

枪手开枪时所处的位置,以及当时陈太忠所在的位置,何秘书长是再清楚不过了,他有九成九的可能,是被误伤了不过事发仓促,后来回想起来”他也不认为陈太忠有诱导枪手误伤的能力和嫌疑。

反正,是很令人郁闷的事,然而更令人郁闷的是,由于此事过于严重,没谁敢捂盖子,所以杜〖书〗记居然在很短时间里”就知道了此事一何宗良称背着我跟陈太忠勾勾搭搭啊!

按说,省委秘书长也有〖自〗由交友的权力,但是杜毅在天南的使命之一”就是打压黄家的势力,他做为省委大管家”却跟黄家的利益代言人勾勾搭搭,这个现象真的有点尴尬。

所以,面对杜毅话里话外的关心,他也只能极力表现出对小陈当机立断的赏识,而不能有任何的解释解释就是掩饰,谁都不傻。

不过,谁都不傻,杜毅就更不会傻了,两人坐一坐只是因为替蒙妮文化〖广〗场求情,这也只能蒙一蒙初入社会的学生,成熟一点的官员谁都不会相信正经是,大家都知道,适当地求个小情,能有效地拉近彼此双方的距离。

对于这一点,何宗良是同样地清楚,所以这一起枪击案,他损失的真的是太多太多了希望不会被人通知回家养病吧?

何秘书长在经受着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折磨,杜毅却是比他好不到哪里去,杜〖书〗记正在做一件颇为他前任所诟病的事情,继续插手专业人士的领域不就是个薛继忠吗?你们既然抓瞎,那我也能想一想办法。

别说,杜毅在北京的关系,也不是那么懵懂的,还不到中午,仅凭着“,薛继忠”这三个字,再加上“开了一个保安公司”的线索,他居然找到了线索,然而这个线索里所蕴含的真相,却是他最不想面对的,“跟蓝家关系密切?”

薛继忠搞的这个保安公司并不大,一个总经理几个职员,主要是承接一些安保业务,顺便还对一些社会人员做点安保培训这年头有安保需求的人是越来越多了。

听起来很人畜无害,可事实并不是这样的,这个安保公司的出场费用相当地高,以至于京城用得起他们的人都不是很多,但是承揽的业务,也从来没有砸锅的,天大的事情都摆得平。

所以,该公司的业务量不算大,利润却不低,夹其是公司就没几个人,既不张扬也不起眼,但是探析过这家公司背景的人才知道,这公司背后,就是蓝家人在支持。

以蓝家的地位,支持这么一个不怎么赚钱的小公司,似乎没啥必要,但是家大业大的主儿,也不在乎支持这么个小公司,图的就是两个字:方便!

没错,就是图个方便,想一想王宏伟、田立平甚至黄汉祥手上都有干脏活的人,蓝家也少不了这种人,套个公司,有啥不是很方便或者值得出头的事情,用一下就行了。

杜毅知道这个消息之后,心里真是恶心到不得了,你蓝家伸手天南未果,就给我整出这种事儿来?没错,天南是黄家的传统地盘,但是同时,我才是天南的一把手!

然而,他能做的调查,也就走到此为止了,再往下陈太忠能做的事情,他真的不合适去做,指玟、刚a之类的东西,那是不好取到了,最多也就通过表格什么的落实个血型回来。

当然,杜毅实际能指使的力量,远远不止这么一点,但是他要考虑”自己这么做的后果”不客气地说一句,就算把蒙艺换到他这个角色,这今后果也依然要考虑。

因为这不是一个省委〖书〗记能独自决断的事情”虽然……他非常期望能独自决断。

还是那句话,做到省委〖书〗记,背后没人是不可能的,这么做的话,那就意味着向蓝家发出不友善信息,意味着战争的苗头,而且最关键的是……他不是代表自己在宣战。

能独自做出决断的省委书记也不是完全没有,比如说磐石省的〖书〗记黄和祥,因为身处派系核心,就具备这样的能力,但饶是如此,换给他也依旧少不了要综合考虑。

事情发展到眼下,杜毅是不想跟天南这帮人再说什么了但是想处理好这件事,他必然要求助于、请示于某些人,而不是破门而入,直接不讲理地提取薛继忠的指纹或者刚a

但是这种事儿,黄家就做得出来怂恿几个小〖警〗察,去一个保安公司调查,算多大的事儿?你敢拽出蓝家的背景,我就敢拽出黄家来这可以算到意气之争里。

一直以来,杜毅都是想把此事摸清理顺之后,再做一把文章枪击案性质是很严重,真的不能令人容忍,但他终究是天南一把手未落实清楚情况就四下放风,不是一个省委〖书〗记的做派和气度。

然而眼下既然最坏的猜想出现了他就觉得一力承担此事有点不负责任,需要跟上面有些充分的交流才好……

“还没找到陈太忠吗?”〖警〗察厅的焦厅长着急得滴溜溜乱转,这件事里最受夹缝气的就是他了,他是指定负责的副厅长,窦厅长跟陈太忠卖个小交情,受抱怨的是他,现在国安解除了监听,却联系不上陈太忠,被抱怨的依旧是他。

“刚才他在文明办出现了一下,等我们联系的时候,他已经走了”,”回答的〖警〗察也是愁眉苦脸,“要不,请窦厅跟秦连成打个招呼,让文明办配合一下找人?”,“这都是什么事儿嘛,看国丈这帮小子搞的”焦保国气得在屋里走来走去,“人家要你停了监听,你就停了呗,哼,一个个都挺有主见,现在停了都晚了,算了…………我跟厅长打个电话探个口风吧。”,一个电话打过去之后,焦厅长顿时轻松了起来,“好了,陈太忠已经把指纹传真过去了,井息会尽快回来的…………你们也别只等他啊,万一不是这个人呢?都给我干活去。”

夏大力能通过蒙勤勤找陈太忠,窦明辉则是能直接联系老黄家,知道陈太忠就算失踪了,却还在干活……这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窦厅果然厉害”,小〖警〗察满是佩服地叹口气,咱一帮人都找不到陈太忠,窦厅长坐在办公室,却是能知道发生在北京的事情,这人和人真的是不能比。

然而能跟黄家打探消息的,并不仅仅是窦厅长一个,蒋世方也有这样的渠道,于是不多时,蒋省长在办公室发出一声感慨,“啧,还真是……”,黄家也没去薛继忠的公司,而是通过几个接触过薛继忠的人,了解了一下详情,尤其是受过伤的部位特征,现在九成已经断定此人的身份,只差找到记载指玟的档案了。

飞弥章杜毅震怒(下)

蒙勤勤终于找到了陈太忠,这通找也真不容易,她是先联系她的堂姐,蒙晓艳从张馨处得到了消息,这才辗转联系上的。

“夏大力啊,我知道了,等一会儿我再联系一下北京,看看能不能确定了人,有消息我联系他”陈太忠正在一家宾馆里跟林莹**相拥,海潮集团的小公主面色潮红,按着他那只在自己胸前作怪的大手,微微喘息着。

“嗯?”蒙勤勤也听到电话那边,似乎气氛有点异样,她看一下表,现在才十一点二十,“你现在不能给北京打个电话?”,“现在啊…………不方便,我得用那个手机号打”陈太忠好不容易找个跟自己没啥瓜葛、又够档次的酒店,“他们说撤掉监听了,我得信呢,好了就这样。”,挂了电话之后,他就除去身上最后两件衣服,林莹闭着眼睛,任他除去最后一丝障碍似乎这样就可以视而不见一般。

就在他将身子伏上来之际她微微张开眼睛,轻声地问一句,“这个秦科长是个女的?”,“蒙老板的女儿”陈太忠随口回答她,然后就去分她的腿,不成想小林总双腿闭得挺紧,“先亲亲我…………你胆子真大,蒙艺的女儿也敢碰。”

“胡说什么呢”,”陈某人的大嘴在她胸前乱拱含含糊糊地回答,“只是普通朋友,我跟她就不可能。”,“那个张馨……总是可能的吧?”,林莹对那位个头比自己高、粉色皮肤的女性耿耿于怀,因为这个房间,都是用她的身份证订的。

“那当然了,要我把她叫进来吗?”陈太忠的舌头在忙碌着,手却去抓手机不成想被她坚决地拽住了,“不许,我在的时候,只跟你一个人在……其他时候我不管称!”

“好吧”陈太忠探手关了手机接着又用膝姜去分她的腿,这次却很容易地分开了,接着她“咝”,地倒吸一口凉气,双腿微微一合,伸手去推他的胸脯,“轻点几”,“哦”,陈太忠也舒爽地哼一声,再次迷失在那层峦叠翠的曲径通幽中……

等两人穿好衣服,再次人模狗样地走出来的时候就是十二点半了,不过令宾馆前台的服务员侧目的是那个娇艳女子,走路似乎有点……不利索?

林莹心思何等地细密,跟着他走出去之后,才狠狠地一掐他的胳膊,“都怪你,害得那些小屁孩儿都用那种眼光看我”

冬天大家都穿得不少,陈太忠更是皮糙肉厚,他微微一笑,“还不是你自己逞强,一定要把我弄出来?早跟你说了,叫上张馨一起嘛。”

“……”,林莹嘿然无语,抬手将一辆别克车中控锁打开,将钥匙向他手里一塞,“磨得有点疼,你开吧。”,汽车驶入一家酒店,进了包间之后,陈太忠才摸出另一个手机,开机给阴京华打电话。

“确定了,就是薛继忠,指纹和血型都吻合”阴总知道他要问什么,于是直截了当地回答,“是分钟以前,还有别人也知道了。”,“谁知道了?”陈太忠听得有点奇怪。

“嘿嘿”,阴京华微微一笑,也不回答,就这么挂了电话,林莹见陈太忠怔怔地呆在那里发愣,等了好一阵才轻声发问,“确定了…………是蓝家人干的?”,“嗯”,陈太忠点点头,这棵藤缠树缠得有点紧,不过他也不能泄露太多机密,只是皱一皱眉头,“奇怪,他们不是撤出天南了吗?”

“呵呵,这可是好事儿”,林莹听得笑了起来,海潮集团跟蓝家是彻底不对盘,前一阵差一点被人恶意收购,耳听得蓝家居然敢枪击省委常委,那自然心情大好。

陈太忠看她一眼,继续拿着话,这次他要通的是窦明辉,“窦厅,指纹对比出来了,确定这个人是薛继忠………,发协查通报吧。”

“发什么协查通报?我正要跟部里汇报呢……我也是才听说这个消息”,窦明辉叹口气,合着他就是知道的“别人”,然而,他不是唯一的别人,“是蒋省长通知我的。”

陈太忠皱着眉头又打电话给夏大力,合着夏〖书〗记也知道了一是听窦厅长汇报的。

蒋世方?挂了这个电话之后,他才细细地品味一下,蒋省长这是要干什么?

“蒋世方……这是要干什么?”此时杜毅也在琢磨这个问题,这家伙是单单地为了脱身呢,还是别有企图?

就在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又来个电话,那边有人抱怨,“老杜呀,你这个事儿处理得有问题,现在蒋世方抢在你前面了,啧……好歹你才是省委〖书〗记。”

我下面是一帮不听话的家伙,杜毅心里这个气,来电话的这位在体制边缘混,他说话也不用太客气,“你觉得,凭这点事就能让我被动?”

“这可难说,捅破天的大事啊”,那边叹口气,又指责他的不是,“老杜你该在下面多用用劲儿,不该像上午这么折腾,别人万一怀疑你掌控局面的能力,那,“……”,上午的时候,杜毅是有点心急了”尤其是他在不能确定杀手就是蓝家人的时候”不但请示了自家人,还四处找人打听薛继忠的底细一这不是一个省委〖书〗记该做的。

“我的秘书长被枪击了……”,我不折腾能行吗?”杜〖书〗记冷哼一声,挂断了电话”要不说这话真的在人说,别人可以指责他杜某人不稳重,他却是可以强调,我是心系下面的干部~怎么可能不生气?

当然,到底谁说的话最权威,那就是另一回事了,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杜毅这个说法也是站得住脚的~只是如此一来,他就不好拿夏大力等人做文章了,否则的话,难免还是要被人怀疑掌控能力。

然而,杜毅的心思已经不在这点小事上面了,挂了电话之后,他再次地陷入思索里:别人都已经在怀疑”姓蒋的可能借这个意外逼宫了蒋世方你到底要干什么?

杜〖书〗记的困惑还远远不止这一些,眼下的他,叫真正的内忧外困,省里一帮人不听话,蒋世方侧伏在一边”外面才更麻烦:凶手跟蓝家有关系,这应该怎么做啊?

“查,一查到底”,终究是省委〖书〗记,杜毅还是有点决断的,沉吟半分钟之后”终于做出了破登沉舟的决定,这些纷扰我都不管了,就事论事、排除一切地查”至于说指使者、渎职者想过我这一关一亮出你们的底牌吧。

“一查到底?好事,我支持”蒋世方在不久之后,就得到了这个消息,他着急打探消息,固然是想让自己彻底脱身,同时也不无挤兑杜毅的意思。

当然,他也没指望着,杜毅会因此而被调整,能收到眼下这个结果,已经算是满意了杜毅你终于顶上去跟蓝家掐了,让你再耍滑头!

大约是下午三点的时候,一群〖警〗察包围了那家保安公司,接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破门而入,遗憾的是,公司里空无一人,人全跑了。

是跑了,而不是没上班,公司里电脑都在,但是四处飘落的纸张、门大开的文件柜以及凌乱倒地的椅子,能证明这些人跑得有多么慌张。

带队的〖警〗察见怪不怪,先安排技术人员提取各种证物,又安排人值守,然后才轻叹一声,“来得晚子一点。”

其实,这已经不算晚了,当地警方很有些人知道这家公司不简单,也就是部里发话了,说是天南警方能确定,这里是凶手的窝集。

尤其是传真过来的文件上,不但说天南警方正在赶来,末尾更是省委〖书〗记、省政法委〖书〗记和省〖警〗察厅长共同签字署名。

而且天南省委〖书〗记杜毅还给中组部的常务副打了电话,希望组织上能高度重视省部级干部被刺杀的恶性案件,通过组织渠道,向当地警方强调一下案件的严重性。

中组部的常务副那可走了不得的,杜〖书〗记跟人家也不是很熟,按一般的官场规矩来说,他打这个电话真的太冒昧了,就算有不得不说的事儿,最好也是先托人吹个风儿的好。

然而正是因为如此,才反应出了杜毅“公事公办”的意思,毕竟他是有权力反应这种恶性案件的,而且也有意无意地撇清跟蓝家的瓜葛反正他没把电话打到中组部老大那儿,这也算留了一份情面。

常务副其实也听说这事儿了,撇开何宗良是省委常委不说一何秘书长的档案和关系,可就在中组部呢,这么大的事儿,谁能不知道?

这种双重压力之下,京城警方出动得还是不够迅速,关键就是大家不摸里面这个味道查这个公司可以,我总得跟我背后的人请示一下吧?

这请示就耽误了不少时间,等大家打听一阵之后,确定天南那边是铁下心思要按程序办事了,而且带了证据的天南警方正在赶来,这才派出队伍抓人的。

不过事实上,这家公司的人早就跑了,勘测现场的〖警〗察根据一杯新冲好还没喝的茶水判断,“已经是室温了,跑了最少一个半小时,一个半小时之前是一点半,这里一点半不上班,也就是说……应该是上午上班后不久就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