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37 -2838大交换

2837 2838大交换(求月票)

人跑了不奇怪,没跑才奇怪呢,事实上所有的人心里都清楚这一点,天南折腾得血雨腥风的,各方人马又在四处打探消息,要是这样都惊动不了某些人,那蓝家也不配称作蓝家了。

然而还是那句话,京城终究是京城,天子脚下,天南人想胡来也不现实,按流程走是必然的“否则的话,很可能在打赢了官司的同时……葬送了前程。

更别说这帮人是有根脚的,不是那种捣乱的来京上访户,反正公司的法人代表、凶手薛继忠已经在天南饮弹自尽,其他员工跟这一起刺杀案有没有关系,那完全是两说,就算人没跑,警方也只能用协助调查的名义来抓人。

跑了…………那就跑了吧,警方这边松一口气,你们神仙打架,我们小兵们跑前跑后就行,反正功夫在棋外。

然而很遗憾的是,这年头的事情一般都不怎么讲理,没抓到人之后,板子还真的打到了北京警方身上一去给我抓!

这边鸡飞狗跳之际,陈太忠居然在素波公然现身了,他去单位转了一圈之后,就说我去省人民医院看一看何秘书长。

秘书长在高级特护病房里将养,陈某人过了四道明岗才见到何宗良一一道医院普通病房区苒,然后是医院高级特护区,还有一道是何秘书长的秘书把守,最后一道是警卫。

事实上这并不是金部,陈太忠起码就感觉到了,除了四处游走的便衣还有一道暗岗在隔着门监视心里禁不住暗暗地苦笑,老何你这不就是被打了一枪吗,怎么感觉你这安保的程度都直逼黄老了?

事实上,黄老那儿的手续都没这么多,而区别只在于,人家那边基本上个个都配枪了,而这里之后最后一道手续才有枪。

何秘书长半靠在病**,看起来精神有点萎靡,听到门响也不睁眼旁边的一个雍容中年妇女看一看手里的条子,轻喊一声,“老何,小陈主任来看你了。

“嗯……”,”何秘书长听见老妻这么说,知道又来了不得不见的人,于是哼一声有气无力地睁开眼,看到那张年轻的笑脸之后直接苦笑一奂,“太忠,这次我可是被你连累了。”

“啊?”陈太忠手里拎着两个精美礼盒,正笑眯眯地往里面走,听到这话讶然地顿一下身子,然后才继续前行,“呵呵,秘书长您批评得对,这次对蒙妮文化〖广〗场的停业处置,是草率了一点说起来过……,…真是跟我有关。”

因为处置草率,所以何宗良出面,而秘书长的出面调解导致了在警卫不严的情况下中枪他的逻辑思路很清晰。

“行了,我都差点把这条命丢了”何宗良很不满意地白一眼,他的声音原本就偏阴柔,现在听起来,是越发地有气无力和怨念十足了,“你也不用跟我扯淡,来的人是草字头,他想打谁…“需要我说吗?”

薛继忠的薛字是草字头,但是平日官场里大家说起草字头,指的都是另一个草字头的姓,秘书长有些话不便直说,可稳重之中也不乏直接。

“咳nn”陈太忠清一清嗓子,尴尬地看一眼刚刚站起身的女人,“您就是何夫人吧?秘书长就爱拿我们这些小辈儿开玩笑。”

事实上,他不怕承认一些事情,尤其是何秘书长堂堂的省委常委,往日里多温文尔雅的一个主儿,现在嘴里连脏话都蹦出来了你敢直说,难道我不敢?

但是面对何秘书长的夫人,陈某人心里就多少觉得有点……,…破坏他人家庭的感觉,所以他就不肯承认,“何秘书长中弹的那一刻,我真的后悔得不行,没有保护好领导的安全,我得,…跟您检讨一下。”

“这个…,“倒也不能完全怪你”,何夫人冷着脸回答,带一点咬牙切齿的味道,但是这已经是她能控制的极限了,要知道,那个差一点一枪毙命,目前还躺在**的男人,是她生命中唯一的伴侣。

秘书长用复杂的眼光盯了他好一阵,才嘿然一声叹口气,“小陈,不管你愿意不愿意承认,我是被你拖累了,而且同时……你也从我这儿得到了机斜”

什么机会呢?那真是不用说了,都是聪明人,说出来还不够丢人的,事实上何宗良能说出前面那些话,已经是把一个省委秘书长的面子放下了,他也不能放得再多。

面对这种咄咄逼人,陈太忠也不能容忍自己再退了,于是他苦笑一声,“但是…,“我真不认识凶手,秘书长您这么说,我只能回答一句…“那么对凶手和幕后者的痛恨,我只会比您多。”

我当然知道你更痛恨凶手,这一枪不是打歪的话,你还不知道现在活着还是死了呢!何宗良很赞同这一点,但是他对这今年轻人超乎寻常的油滑也有点不满,好歹是个省委秘书长跟你说话呢为了挨这一枪,我把杜毅都得罪了,我容易吗我?

不过,杜〖书〗记已经不满了,那就慢慢挽回吧,总不能把眼前这位也得罪了,那样可真是划小不来了,所以他亮一下自己的底牌,“总之,吃苦的是我,受益的是你。”

“秘书长您………”,陈太忠又侧头看一眼何夫人,心说你做事咋能这么村俗呢?但是偏偏地,他还就是不方便合理地反驳。

说不得他只能苦笑一声,心说这是老何要跟我开条件呢,于是清一清嗓子,“是,您指示得很对,我受益了,但是“…光是我一个人受益,我有点过不去,这是沾您的光呢。”

“唉”,何宗良长长地叹口气,沉吟好一阵才发话“太忠其实你是个勇于任事的干部,一直以来我都想支持你,只是官场里这套你也知道…,有这样那样的不方便。”

嗯嗯我知道你不方便,陈太忠点点头表示理解,做为杜毅的大管家,你方便得了才怪但是我现在不想听你说这个,麻烦你跟我说一说重点……说重点啊你。

他等着何宗良说重点,何宗良却是在琢磨,有些话是不是合适说到最后,他终于是心一横,“这次枪击案,歹徒很猖狂啊,做为一个共产党人,坚定了我跟这种歪风邪与做斗争的信念,我部会退缩的!”

陈太忠眨巴眨巴眼睛”呆坐在那里好半天,才试探着吐出三个字,“夏大力?”

这确实是一种极大的可能,省委秘书长尊贵,但是夏大力也是省委常委,不但是政法委〖书〗记,还是省委副〖书〗记,何宗良一旦能到达这里,也算走进步了本来嘛,谁会白挨一枪?

夏大力是蒙艺的人,你小子脑袋上也顶着蒙字呢”何秘书长嘴角**一下,我是那么不知道轻重的吗?他微笑着摇头,“我是说”我的身体状况还不错,以后遇到这种事儿”为你们这些想做事的年轻干部摇旗呐喊一下,还是可以的。”

原来是想保位置啊!陈太忠在瞬间就回味过来了这个意思,自打听聂启明说了何宗良想见自己的原因,他很是分析了一下其中症结,最后得出一个结论估计是老何想背着杜毅,跟我私下那啥……,留一份情面。

然而这个碰面,被枪击案毫不留情地戳穿,所以老何现在,居然惦记起位子稳不稳,生出会不会因此被病退的想法了。

这个可能栳听起来很匪夷所思,怎么也说不过去,中枪的干部反倒被冷藏,可是细想一想,倒也不算离奇,还是看人怎么解释了。

我就不知道杜毅你这思想工作是咋做的,想到这个可能,陈太忠心里真是有点无奈,省委秘书长都不能跟你完全一条心当然,在嘲笑杜毅的时候,他就忘了,正是因为有某个异类的存在,才导致了这样的变数出现。

“摇旗呐喊,那您折杀我了”,陈太忠笑着摇摇头,又瞥一眼何夫人,“估计就算您愿意,别人也不能答应,文明办也是归办公厅管的,您4后记得多指示我指示得少了,那就是不关心年轻干部的成长,我们这些干部就感觉不到组织的关怀了。”

“你要我多指示?”何宗良饶有兴致地看着他。

“是,我希望您多多指示”,陈太忠笑着点点头,文明办本来就是受宣教部和办公厅双重领导,老何你要是愿意配合,那我的工作要好做得多了。

“嘿,我出院以后,形势不一定就是眼下这样了”,何宗良苦笑一声,看起来颇为无奈的样子,被枪击了以后,他已经不再是他了。

换句话说,省委某个副秘书长被枪击了,出来以后可能还在这个位置上,但是他很清楚,自己怕是有点危险,这跟干部级别什么的无关,关键的一点是……,…他是正职,是众人瞩目的。

“只会更好的”,陈太忠微微一笑。

飞碧章大交换(下)

北京警方的办案速度并不慢,既然上面让查,那咱们就查呗,根据天南那边发来的薛继忠的资料,同此人在军区医院治伤时留下的档案一对比,九成九就是此人了。

然后就是翻天覆地的大动作,保安公司的成员资料纷纷到手,每个人的话记录,统统都要查。

没用两个小时,线索就查到了一个叫江晖的人的头上这个人是蓝志龙身边的帮闲,对蓝老二的意义,大致相当于阴京华之于黄汉祥。

事实上,还有更大的块头,不过目前〖警〗察们能查到这一步就算很有勇气了,于是打个电话,客客气气地请江总过来一趟。

江晖说我没时间,你们想问啥,过来找我吧,要不说这特权阶级牛呢,他跟薛继忠的电话记录都被人查到了,他都能稳稳地坐在公司等人过来。

那〖警〗察们也只有上门了,在京城当〖警〗察就是这样,牛人太多了,上门调查的事情很常见”不过好在如果就事论事的话,牛人们也不敢太过为难〖警〗察。

江晖哪里是有事?他是根本不敢去〖警〗察局,要说他的胆子和架子”并不比阴京华小,但问题的关键是,薛继忠冲天南的省委秘书长开枪了!

涉及这种天大的事情,〖警〗察们要是规规矩矩地按手续办事,那也就算了,万一黄家或者是其他什么人,指示上几个〖警〗察”直接把他从〖警〗察局弄走调查,这也不是不可能的一之后还会发生什么,那就不好说子。

我不能给他们这个机会!所以他只能在单位等着,跟阴京华不同的是,江晖是个私企性质的投资咨询公司的老总,公司地址在建国门附近,〖警〗察想强行将人带走”也必须要考虑影响。

然而江总的谨慎有点多余,没得到暗示的〖警〗察哪里会那么冲动?他们就走过来调查了解一下,你跟薛继忠是怎么结识的,交往又是怎样一个经过,前不久那些电话”又说了点什么事情。

问题很有针对性,却是也没有越界,江晖的回答,也是含含糊糊的,能说的说一说,不能说的就是回答以“记不清了”“这么久早就忘了”之类的”至于薛继忠最近的动向,江总更是一口咬定,说我不知道。

他这态度绝对不算配合,不过〖警〗察们也没办法,还是规规矩矩地做笔录,到最后江晖说我要去见一个外国客人,于是这边要对方签字认可。

这个调查看起来,基本上是没什么意思,但是不管是谁,都知道大幕正式拉开了,蓝家再没有任何反应,试图蒙混过关的话,下一步就是江晖被〖警〗察带走。

“该怎么搞?”蓝志龙面色铁青地看着对面的中年人,那是他的大哥蓝志华,“姓杜的欺人太甚,居然就这么把事情摆出来了。”

“是你自己先做差了”,蓝志华冷哼一声,对这个弟弟,他也有一点无奈,但是还不能不管,“不是不让你报仇,你等个一年半载的不行吗?就你那个刀疤脸……死了的那个,你先让他消失一年,然后再下手,省多少事儿?”

“就那么一个小小的处长,值得我忍耐吗?”蓝志龙不服气地回答,他选陈太忠动手来出气,也是因为那家伙地位低微,“而且小薛也是毗坚持着要报仇。”

“别跟我提那些失败者,看你自己那点眼光吧”,蓝志华不耐烦地一摆手,“开个枪还能打到一个副省“也好意思说身经百战。”

“一定是那娃陈的小子故意的”,蓝志龙沉着脸回答,他这话有点开脱的噫思,却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吴近之的儿子拿枪打他,也被他躲过了。”

“照你这么说,那个副省是他随身带着的?”蓝家老大才不信这些借口,他不耐烦地反驳一句之后,又叹一口气,“摆出来也是好事,起码可以接触沟通了……你去跟老头子说吧,这事儿不能等。”

“你跟我一块去吧?”蓝老二可怜兮兮地看着自家的大哥,不成想蓝志华根本不予理会兄弟俩都猜得到,老爷子肯定已经知道了,但走到现在都不发话,这问题真的不小。

蓝志龙见自己拉不动老大,犹豫一下又发问,“那老大你说,我现在要不要……,…让江晖自杀?”

无情最是豪门中人,利益牵扯太多,该牺牲的时候就得牺牲,而且他原本也是个凉薄的主儿,并不在意别人的生死。

按说,江晖跟薛继忠关系也就是那么回事,类似于阴京华跟陈太忠的关系,远是不远,但是陈太忠一般是认黄汉祥的,这件事也是,薛继忠是得了蓝老二授意才走的。

不过蓝志龙想苒则是,江晖已经被〖警〗察盯上了人家这么选是有目的的,那么索性让他自杀了,不但算自己这边的歉意,也省去很多麻烦,“那家伙知道的东西也不少。”

“胡闹,几家碰都没碰呢,你就让他自杀?”蓝老大哼一声,站起身来打算走人,然而他的反对并不是因为心软,“拼不过再自杀也不起……“……都像你这么搞,咱蓝家面子要不要了?”

事实上,蓝志龙的无情,连江晖都清楚得很所以跟〖警〗察们走出公司之后他连换几辆车躲了起来蓝家再不出手,他真的要被弄进去了。

不过他躲起来是躲〖警〗察,属于自救范畴他是绝对没有胆子躲蓝志龙的一别看江总人前人后风光无限,几个亿的资金说拍板就拍板,其实本质还是高级帮闲。

蓝家要他活得好,他就能活得好,蓝家要他死的话,那真是连反抗的念头都不敢有,所以他躲的地方虽然隐蔽却是蓝总知道的,新换的隐秘的手机号,蓝总也是知道的。

也不知道蓝志龙会不会让我自杀?江晖坐在屋子里长吁短叹,他也不想死,但要是敢做污点证人的话,就算蓝家的对头肯保他,出来之后还是个死而且这次最多只牵连到蓝老二,蓝老爷子真要发话的话,以世界之大,也没有他江晖的藏身之所。

度日……,…真的如年啊,江总现在所处的地方是某个小区的单元房,二百多平米的跃层结构,屋里住着的是他的一个小蜜这房子是蓝总赏他的。

“给我拿啤酒”,江晖实在不能容忍这样的摧残了,连喝四五瓶啤酒之后,“刷”地一声红着眼睛将身边女人的裙子撕了下来,麻痹的,以后想用都不知道用得到用不到了”“”

一般来说,男人在完事儿后爱犯困可是江晖完事儿之后,越发地精神了,说不得又端起啤酒来喝,也不知道喝了多少瓶之后,他才躺在沙发上沉沉睡去。

但是这心里有事儿,睡不踏实啊,差不多一个小时之后,他又醒了过来,头痛欲裂,问一声没有人给自己的话,就又端起来啤酒喝,“去他妈的,喝死算了……”

直到晚上八点多,他又醒过来还要再喝的时候,蓝志龙的电话终于打了过来,“小江,在哪儿呢?”

“在您给我的朝阳这套房子里呢”,江晖心一横,大着舌头回答,是死是活也就是这么回事了,“您有什么指示?”

“行,没事儿,下午跟〖警〗察表现得不错”,蓝老二的回答,让某人的心终于落回肚中,“不过最近也躲着点〖警〗察,别让人觉得咱们嚣张。”

看来这次蓝家,是要大出血了…………江晖默默地挂掉手机,蓝志龙的嘴里能说出来“别嚣张”,这问题绝对不小。

他正思索呢,女人走过来,她也知道自己的男人遇到了天大的事儿,见他情绪放松,才轻声问一句,“事儿…………完了?”

“哎呀,谁知道呢?只刚刚地过了一关”,江晖苦笑一声,不过这时候他紧绷的神经终于放松下来,这才感觉得到,肚子里翻江倒海一般地难受,说不得脖子一直,“哇”地吐了一地………

“辛苦你了啊,二哥”,与此同时,黄和祥的电话,打到了黄汉祥那里,黄家老三少有跟黄老二这么客气的时候,不过这次却是必须的。

蓝家那边有反应了,对上面的交待,是蓝老二出国,下一届班子之前不会回来了,对黄家的交待,就是煤焦口再不刁难,给你个副省长当然是厅级升副省的这种。

副省长不够!黄家这边终于将牙齿露了出来,我家老三才是个〖中〗央委员,有点遗憾,下一届班子必须进政治局。

这口开得有点大,蓝家也不能就这么答应,但是又不能回绝,于是一商量,就决定了蓝家尽量帮着争取政治局委员,不行最少也是候补委员。

这个让步听起来有点大,其实不然,黄和祥四十六岁的正部,现在还不到四十九,黄老对三儿子的支持力度极大,大家都知道,黄和祥发力的目标,就是下一届的候补委员。

到那个时候,他也才五十岁,前途一片光明,不犯大错误,进长老院不是梦想,现在有蓝家的支持,这个候补就唾手可得了这区别就是努力目标和顺理成章。

蓝家这次是放血放大发了,支持黄家谋那个位子,就代表他们要付出自己可能得到的位子,不过这也没办法,杜毅代表天南省委,硬着脖子上了,不费点功夫怎么可能?

“自家兄弟,二哥不照顾你照顾谁?”黄汉祥得意洋洋地回答,下一刻他低声嘀咕一句,“也不知道杜毅得了什么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