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45 -2846许纯良暴跳

2845 2846许纯良暴跳(求月票)

要是说别人的话,林莹不会在意,可一听陈主任三个字,她就坐不住了一林家大小姐这辈子,可就只同这么一个男人发生过婚外性行为。

尤其这姓董的女人,是如此地美艳,她就想到,保不准这也是陈太忠的收藏品之一,林大小姐干酒店这么多年,已经对男人寻huā问柳的习惯麻木了,但是她不能容忍自己的情人在别人面前,以炫耀的语气提起自己。

这不是她自恋,而是事实”征服了林首富的女儿,足以让大多数男人生出矜夸之心尤其她林莹不但貌美,还是一个有夫之妇!

于是她就捡个空子,走到董飞燕所在的包间,将她请到一边”低声发问,“小董是吧?你刚才的话,我有点听不明白。”

“没什么啊,我听别人提起过,说项经理的爱人很漂亮”董飞燕还真不知道陈太忠跟林莹有一腿,她只知道他认识她,“陈主任对你弟弟不满意,对你评价可不错。”

“他怎么评价娄的?”,果然是陈太忠,林莹确定了猜测,可心情却越发地紧张了起来,脑子也浮想联翩,有两个羞人的大字浮现了出来一是“名器”,吗?

“他说”董飞燕大大咧咧惯了,但这并不是说她没有女性的细心,恰恰相反,她干列车员走南闯北的,观察能力绝对没问题。

她在筛选措辞之际,侧头细细看一下项夫人,林总掩饰得虽然不错中却是被她看出了破绽”“我说……你不会是被他迷惑了吧?”

林莹听她这么说,顿时一颗心放到了心里,原来那家伙没有逢人就说”嘴巴还算严实,不过她也知道,自己的异样被人察觉了一点”于是雍容一笑,以退为进地夸奖”“那家伙确实挺招人待见的,可惜咱们都年纪大了”机会留给那些小姑娘吧……”

“咱们年纪大?”董飞燕瞪大双眼,先是不屑地哼一声,接着大有深意地微微一笑,“小姑娘们未必受得了他。”,这话就是一语双机了,林莹也走过来的女人,说不得怪怪地打量她一眼,“,你好像……,很了解他啊。”

“你对他的态度”好像也有点奇怪啊”,”董飞燕若有所思地看着她,“怪不得……“……哼,怪不得他那么评价你。”

“他怎么评价我?”,林莹现在已经知道”陈太忠不会说出那两个羞人的字的”可是情郎在人后评价自己,她是越发想知道真相了。

“不知道,等一会儿我问问他吧”,”董飞燕咯咯地笑了起来,说句实话,面对林莹这种天之骄女,她真的压力很大,甚至比跟陈太忠在一起的压力还大,原因无他”女人们比较的对象只有同类。

“不是打电话那么简单吧?”,林莹笑吟吟地看着对方,对上陈太忠的女人,她不太有信心,但是对于这个列车员,她心中还是比较笃定的。

“你也只能给他打电话吧?”,董飞燕傲然回答,伤自尊了,她伤自尊了,就微露口风“哼,我们的关系,可未必是打电话那么简单的。

“你说过,小姑娘受不了他,这个我知道”林莹怎么肯让她在自己面前得瑟?说不得淡淡地点头,一语双关地回答,“他火气太大”一般人忍受不了。

“不是吧?”,董飞燕终于倒吸一口凉气”要是换个一般的女人说这话,她会认为是巧合,但是林莹可是海潮集团的公主她就算认为什么人火气大,会很随便地说出来吗?

既然大的不是火气,那么,就是别的什么了,所以她才吃惊”“你……,我怎么没听说过呢、嗯,我是说没听说你也这么了解他。”,林莹登时无语,好半天才哼一声”“晚上你又要去了解他?”,接下来的对话,也就可想而知了,小林总的身份和地位远高于董飞燕,她却是有心巴结,因为这女人对她构不成什么威胁。

而董姓列车员觉得,林总做人初看有点傲气,其实也挺善解人意,她原本是个草根性子,别人敬重她,会得到她的回报,就说那行,晚上咱俩一起去吧。

其实细说起来,里面还有一个技术性的细节,那就是林莹和荽飞燕都是那种晚上很少外出的主儿”尤其是林莹”虽然项一然去海潮大厦住的时候极少,但是那连体别墅里,住的不仅仅是她一家,她父亲林海潮也在里面住着呢。

这两个女人相互打掩护,就出去了,面对这个情况,项一然也不能说什么一反正林莹不是跟男人走的,他有什么可计较的?

可怜的小林总,本来想着今天晚上试一试三个人在一起的感觉一当然,她得有感觉才肯突破最后一关,反正对上董飞燕,她有较大的心理优势。

可遗憾的是,还没等她有感觉呢,却得到一个消息,说今天晚上在一起荒唐的,不会仅仅是董飞燕,一时间她就不得不退缩了,是的”她还没有做好充足的心理准备。

董飞燕上了奥迪车之后,自然也是理出了其中的因果,说不得叽叽喳喳地跟他解说一番,最后才问一句”“林莹比我……,怎么样?”,春兰秋菊各擅胜场嘛,陈太忠才待这么回答,话到嘴边又硬生生地改了”“,你个子比她高那么多”肯定是跟你在一起,比较舒服啦。”

“我是问相貌和气质,什么在一起不在一起的”,”董飞燕哼一声,满意之情溢于言表,但是很显然,她希望得到更多的夸奖。

说话间,陈太忠就将车停在了小区外的停车场,然后还叮嘱一声,“跟着我走”别说话”也别四下看。”

董飞燕对这点轻重还是清楚的,于是也不说话就跟着他走,不过”从小区外的停车场走到别墅,很是要huā几分钟,不过她实在穿得太少了,走到一片阴暗处时,禁不住低声抱怨,“你们这些领导也真是的,做什么都这么提心吊胆的”活得真的幸福吗?”

“我算活得嚣张的啦”,陈太忠苦笑一声,事实上他也认为憋屈,常在别墅里呆着的田甜、雷蕾、张馨之类的,是己经习惯了,董飞燕第一次经历这场面”这么抱怨也很正常。

但是他不认为自己胆小,“我只是不喜欢麻烦,真的”,他确实是这么认为的,至于说对方信不信,那也就无所谓了。

说话间”两人来到了房间推门而入,董飞燕一进门先跺脚,等再抬头就呆住了,“好暖和啊……呀,这么大的房子?”

她去过凤凰的阳光小区,那里的别墅也不小”但是论面积还是这里大,格局的话也是这里更时尚一点,更别说这里是素波”还是运河公园边上这种风景宜人的地方。

听到门响,楼上五六个聊天和看电视的女人中”有几个侧头看一眼,刘望男跟她认识,率先打个招呼,“飞燕终于肯来了?”

“望男姐你好,好久不见了,我是家里冷得慌,过来挤个暖和”董飞燕笑着点点头,也不是特别怯场,她的心性真的跟丁小宁有点,像,在乎权势却不会轻易丢弃尊严。

然而她这髅撑的尊严,在见到另一个人的时候,终于土崩瓦解”她惊讶不已地指着田甜,“你……你是天南电视台的吧?”

她上次跟陈太忠去凤凰,接触的也不过是刘望男、丁小宁和李凯琳三人”对于田甜和张馨之类的主儿,她还真的陌生,但是田甜现在是天南省的一号女主播了,一般人见到她,就算说不出名字,怎么也会觉得眼熟。

“好了,这儿就是你们姐妹的大本营”,陈太忠一抬手,在她挺翘的臀部上轻轻地拍一下,“回头给你配把钥匙”望男,你带她认识一下大家。”

董飞燕终于知道,陈太忠为什么迟迟地不将素波的老巢展示给自己看了,这里不但富丽堂皇尊贵无比,更是美女成群,其中更是不乏天南电视台的女主持人。

“还真是热闹啊”,她干笑一声,心说幸亏林莹没来,要不然就是一男七女了,怕是陈太忠怎么都应付不过来。

“这是人最少的时候”,丁小宁看她一眼,她这话也不假,现场一男六女,除了她和陈太忠,还有刘望男、李凯琳、田甜、张馨和董飞燕一雷蕾的儿子要参加明天班里组织的元旦文艺演出,她留在家里指导孩子。

“好了,你们声音小一点”陈太忠一摆手,他的手机响了,而且,来电话的正是他等了很久的许纯良。

许主任的声音很低,听得出来,他的情绪不是很高,“太忠”今天我这儿出了点事儿,想跟你说一下……有空不?”

“这都八点半了,你这也真是的……刚弄俩委内瑞拉妞儿,原装的,世界小姐呢”,陈太忠不满意地哼一声”“真是的……算,咱兄弟就不说这些了,啥事儿?”

许纯良可是没心思跟他贫”今天的调查结果,真的是太让他吃惊了,他也没想到,金乌县居然胆大包天到如此的地步。

所以他将自己遇到的事情哇啦哇啦地说一遍,“……太忠,我还没跟家里说呢,你说这个事情,我是该顶了殷放,还是顺便戳穿金乌的把戏?”2486章许纯良暴跳(下)

许纯良终归是许纯良,太子党做事就是有底气,对他来说,这种钱不可能出,顶殷放是一定的,区别仅仅是顶到什么程度而已一是单单地不给钱,还是戳穿那个骗局?

“这个小包……可靠吗?”陈太忠先落实一下消息来源,小包可靠不可靠他当然清楚,但是这年头做事,该走的场面是要走的。

“敢捅这种事儿,哪儿有不可靠的?”许纯良很不满意地哼一声,“混淆是非的人是有,但是,他调查的事情”跟他没切身利益,他有这个胆子哄咱俩吗?”

单纯哄许纯良或者陈太忠,也许不算太难,但是想同时骗过这俩,难度就太大了,这俩分属不同阵营,擅长的东西也不尽相同,尤其难得的是,这二位关系还非常好这边不明白了,可以去那边打听。

“你想怎么做吧”,陈太忠发话了,依旧是看对方行事的那种心态一这是逐渐养成的官场习惯”我想怎么样我不说,先听你的意思。

但是事实上,他心里已经有了定论,纯良的反应没有辜负我的希望,骨头很硬,所以套话说完之后,他就表个态”“不管你怎么决定,我都跟你站一边”

“太忠你怎么这样啊?”许纯良是明显地不如他了,根本没反应过来里面的关窍,先抱怨一声,马上就说出自己的意思来”“咱科委不能当这样的冤大头。”

“没错,你想怎么干,我绝对摇旗呐喊”,陈太忠继续表现自己的觉悟”事实上,他也确实是这么想的。

“但是殷放这个人”有点刚愎”,许纯良这个电话打过来,也是有他的想法的”反正他直来直去习惯了,“我直接顶他”也不好。”

“没错,也不好”,陈太忠表示赞同,心里却是在嘀咕,我说你说重点行不?

“我得给他留点面子,可是空壳项目都能上,政府耳目失灵,你的文明办”下来报道一下吧”,许纯良提出一个很是匪夷所思的建议”“这属于基层党组织失控,也算是精神文明建设,对吧?”

“你确定小包汇报的没有问题?”某人故意拿腔捏调,“我印象里,殷市长这个人做事,还是挺稳重的。”

“他也就是坐机关的料,下来屁也不是”许纯良倒是真够纯良的,一语道破天机”不过他真的是口无遮拦习惯了,“太忠,科委是咱俩的“…………不能由着他的性子胡来。

“那当然了”,许主任狂”陈主任更狂”他被纯良勾起了心里的野性,“你既然是这个意思,那就等着我虐他好了。”

“没错,把他弄走”,许纯良气极之下”马上表示同意,然后他提出一个很尴尬的问题,“那么他走了……让谁来?”

这俩都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没觉得弄走一个市长,是多么孟浪的一件事”毕竟还是年轻的缘故”总觉得这殷放做事差劲儿,弄走了也就弄走了。

让小白上嘛,陈太忠被他激得头脑发晕”好悬就没撂出这么一句话来。

不过想来想去,撇开跟他不对眼的常务副市长曾学德不说,市里的副〖书〗记还那么一大堆呢,于是他的头脑终于变得冷静了,“田立平才走,他马上又走,我觉得……上面过不去。

许纯良认可这个说法,但是他也有他的底线,“不管怎么说,咱科委的钱”绝对不填这个窟窿……真是莫名其妙。”

要不说这老实人叫起真来,才是最令人头疼的,陈太忠一时就觉得,这一世自己的历练”也不是完全没有收获起码哥们儿的情商,是超过许纯良太多了。

“那么,一两天之内,我让人下去”,想到刘晓li也有自己的琐碎事,他没敢说准明天一定下去”反正,事情就在那儿摆着呢,也不在乎这一两天,有本事你们把租的牛都买回来?

关键是,“你最好跟殷放暗示到位,咱也不是欺负他,是他这事儿做得不合适。”

“他啥都不明白,就叫我过来出钱,这做得也不合适”,得,许纯良还认死理了,他有这个底气”“你查到什么报什么,我等他找我谈话呢,切n”

要不说这体制森严,但是总有意外情况发生呢?说的就是许主任现在这种状态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不确定性。

按说陈太忠这个建议是较为靠谱的,但是许纯良就觉得接受不了我随便派个人就能查出来得问题,你殷放就大手一挥,直接要我拨钱?

“唉,真是头疼事儿”,陈太忠挂了电话之后,既然小白不能上位,他就不能看着许纯良乱来”于是想着是不是要跟刘晓li打个招呼,要她采访之前,先跟市政府联系一下?

许纯良不愿意向殷放汇报,不但是这口气不平”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这个汇报也不好打,毕竟是殷市长指示过的事情,他跳出来说”市长您被蒙蔽了殷放会是啥感觉?

这种情况下,刘晓li出面做这个润滑剂就很有必要了,《天南商报》是社会性的报纸,没有太浓的政治色彩”站出来说一下话,不会引起太多的关联想像。

当然,许纯良手上肯定也不缺乏这样的润滑人物”不过还是那句话,许公子不爽了,自然就懒得操这样心。

事实上,许主任跟记是一回事儿,他私下联系殷市长也还是不太好”但是以许公子的纯良,也不愿意把事情跟章尧东说”要不然一凤凰市又得血雨腥风一片了。

可是想一想,陈太忠觉得”刘晓li传这个话也不好,最为稳妥的……还是我跟蒋君蓉说一声吧,蒋主任现在正跟科委共同开发手机”她不该坐视。

由此可见,适当的吹风,是做官必须要掌握的手段,而陈某人正越来越不自觉地融入这个体系中”连下意识的心态都变了不少。

他琢磨这些的时候,刘望男已经领着董飞燕认识了大家”又带她在房间里四下转一转,飞燕同学看得眼huā缭乱”好半天才回过神来,然后她被大家推到陈太忠旁边,“便宜你这个新人了”只有这么一次啊。”

她还沉陷在那令人震撼的感觉中,见坐在了陈太忠旁边,下意识地就去看他在干什么,“蒋君蓉……这又是一个女人?”

“咦,这都九点了,你联系她干什么?”能问出这话的,只可能是田甜”她跟蒋君蓉是真不对盘”甚至田主播能跟陈某人突破那层关系,也是因为受了蒋主任的刺激。

“正经事儿”,陈太忠一摆手,然后就拨通了那个手机号,哇啦哇啦把事情一说,川,回头《天南商报》要了解一下这个事情,你看着安排吧。”

这消息几乎在瞬间就传到了殷放那里,蒋主任说话善于抓重点”两句话就说完了,可是殷市长呆在那里,足足愣了有半分钟,才抬手一拍桌子,咬牙切齿地发话,“欺人太甚!”

这评价是在说谁,这个只有他自己知道”但是暴怒之后,殷市长第一个反应,就是抓起电话打给自己的秘书,“《凤凰日报》明天要发的稿子,你紧急通知他们撤下来……就是那篇关于特色养殖的报道。”

殷市长视察金乌的报道,前两天《凤凰日报》就登了,但是关于这个特色养殖,并没有多详细的报道,然后科委这边表示愿意协助的时候,殷放才指示写一篇专门的稿子机关里出来的他,并不缺乏必要的谨慎。

这个指示是昨天发出的,由于殷市长重视,日报社的人今天送来了样稿,殷市长还亲自出手改了两处毕竟他也是笔杆子出身。

秘书接到这样的通知,那是真的不敢怠慢,说不得立马打个电话,又驱车直奔日报社,表示领导很重视这个问题。

你电话晚来十分钟,机器就要开动了啊”日报社大大小小的编辑和记者们真是一头雾水,“撤稿子然后补充点什么内容呢?”

“这个我也不知道”,面对轮值的副总编,做秘书的面无表情”“领导没有硬性指示,不过……,你们总该有备稿的。”

明天就是今年最后一天了,你让我上备稿?副总编真是欲哭无泪,不过好在是新年里可做的文章也很多,大家挑拣两篇出来吧,总不能开了天窗。

不过这版面和版式,又得调整了啊n这殷市长也真会折腾人……

他们是这么想的,殷放也在这么抱怨~也真会折腾人,不过不同的是,他抱怨连个目标都没有”他该骂吕清平,还是该骂许纯良,还是陈太忠?还是《天南商报》要来的记者?

事实上,他认为这几方就没一个好东西”而且这基层工作也太不好做了,新扎的凤凰市长很无奈地撇一撇嘴,凤凰这一滩水,还真是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