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55 -2856文明垂钓

2855 2856文明垂钓(求月票)

陈太忠本来是没怎么在意的,可是一见李凡是的神情,禁不住沉声发问,“李村长,这是谁家的孩子?”

“村东头刘幺根家的娃”,李凡是苦笑一声。

“刘幺根?”陈太忠皱着眉头想一下,就想起来了,东临水八成多人家姓李,非李姓的村民平日里多少要受点欺负,这刘幺根所在的刘家也是如此,刘老汉连生了三个女儿,生了个儿子又天折了,最后才生了这么一个儿子,所以叫幺根。

村里就是这样,家里有男孩儿,就不容易被欺负,不过东临水李家的人太多了,像上次修路,李凡丁一开始点名的修路的人里,只有两个外姓,直到陈太忠接手,才是不管谁家的人都往上派。

因为在村子里赚钱的机会不多,刘老汉儿女多,他就不得不出去琢磨点赚钱的路子,推个崩爆米huā的担子走街串巷,顺便还能帮村里人捎点针头线脑的,这么些年下来,不但把儿女都养活了,有个姑娘嫁得不错,后来还小有积蓄了。

陈太忠对这家的印象还是不错的,那刘幺根有这么多人疼,开始没学好,后来却是幡然醒悟,去凡尔登水泥厂做了一个保安,也算是浪子回头的典型,“刘老汉不是……”搞了点什么副业吗?”

“他自己搏了一个鱼塘”,李凡丁又叹一口气,“一开始是私下搞的,后来村里想让他补交点钱,“”,刘老汉跟村里承包河滩的时候”说是打算种树”种速生杨卖钱,村里适当地减免了些费用,但是后来大家才知道”人家是要养鱼。不说实话也是怕被别人抢了创意,甚至地盘去~东临水的外姓人,有这份警惕心很正常。

但是村里人就不干了,你说你要种树,我们才优惠你的,毕竟咱村石漠化很严重,现在你要养鱼,我们都没办法跟乡里交待,而且你还要抽太忠库的水用你得补交钱。

这个要求介于合理和不合理之间,绿化是硬指标,可有人承包了地,想生产什么也是自己的事儿,现在是市场经济了如果种树赔钱的话,谁还会种下去?

刘老汉就说我这改造鱼塘、买鱼苗啥的,投入可是很多,这个问题能不能先放一放?等我赚钱了,给村里补一点算个啥?

一个村子里大姓和外姓有点不融洽,是很常见的事儿,但终究是一个村子的”没什么太大的利害冲突的话,大家也能体谅等一等就等一等吧。

这一体谅,转机就来了,乡里半年前让各村上报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成果,东临水实在没啥东西可报,就把刘老汉的鱼塘报上去了。

然后乡里要检查不是?一个十来亩大的鱼塘不算特别稀罕”但是这事儿出在东临水,就算相当罕见了一起码很有推广意义。

李凡是得了消息,就来找刘老汉”要他配合着说点好话,刘老汉应承下来了”但是同时又提出,“吃喝这些没问题,大鱼也都一斤多了,想钓鱼都行,但是“…你们要我改合同,这个政策我不太懂,到时候能不能问一下乡干部?”

“老汉你欺骗村委会,还有理了?”李凡是眼睛一瞪,打压下去对方的气焰之后,才哼一声,“合同可以不改,但是以后还有人来考家……该咋办呢?”

“我管嘛”,刘老汉当场拍板。

他想的是,东临水离乡里也有一截呢,一年难得见到几个干部来,着了急,我还可以买渔具来卖,这也是条路子。

然而他还是低估了某些人的脸皮厚度,乡里考察之后,大家就知道有免费池子可以钓鱼,尤其是那鱼靠近白凤溪水库,不是化肥水养出来的,味道也好。

于是,乡里各样的干部纷纷而来,县区里开车来的人也不少,有人来了没带渔具,直接将刘老汉的商品拿过来用一下“钓两条鱼也钓不坏,完事儿了我又不带走。”

这下刘老汉就扛不住了,可是他还不能跟李凡是抱怨,李村长说了,你是咱东临水的一面旗帜了,你要是敢毁约,我不说收你的鱼塘,小心鱼塘里长出敌敌畏来啊“基层的干部就是这样,作风不粗野,不容易镇住人。

刘家的鱼开始卖了,也有收入了,但是正经huā钱买鱼吃的主儿,哪里会计较你这鱼是不是富营养水养出来的?大家看的是价钱。

刘老汉承包了这个鱼塘,一年辛苦下来,也赚不了几个,他倒是想搞点化肥来,但是村里不让他干麻痹的让你种树弄环保,老汉你养鱼也就算了,现在还想惦记搞污染?

要说化肥不行农家肥也算,弄些猪粪水什么的,肥水效果比化肥还好,但是这也不现实,村子里的人谁不知道农家肥的好处?更别说还有人眼红这个鱼塘。

所以这刘老汉挺悲剧,鱼的产量上不去不说,也卖不了好价钱,每次干部们来钓鱼,他还得管饭口差了还不行,起码方便面、火腿肠和曲阳黄得管够。

当然,要说亏本那是没有,否则他就不用干了,但是一年辛苦到头来挣不了几个,心里没有抱怨才怪。

于是,他每一天都把鱼喂得饱饱的,以求干部们来了钓不上鱼,但是眼下”““这不是冬天了吗?

冬天的鱼,一般很少吃东西,但是一旦咬钩,就很少有吐饵的时候,这常钓鱼的主儿也都知道,今天正好又是元旦放假,来刘老汉这儿钓鱼的干部和家属,足有十七八个。

刘老汉心里暗骂,可又不敢不招待,事实上就算没有李村长的威胁,他也不敢顶了这些干部,管吃管喝啥的,该上的都要上。

可是他心里憋屈啊”就暗自嘀咕两声,不成想被他的孙子听见了,狗蛋听到爷爷说这话不是一次两次了”于是就用稚嫩的声音大声问了起来,“爷爷,别的村子的鱼塘钓鱼要收费,你咋就不收呢?”

“你给我滚一边去”,刘老汉抬腿就是一脚,天可怜见,他就刘幺根这么一个儿子”别子更是独苗了,往日里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但是孙子今天说实话了,实话不是不能说,你捡个时候嘛,于是他拎起一根棒子作势就要打,也就是造势的意思各位领导”小孩子不懂事,胡说八道呢。

狗蛋一溜烟地跑了,他往日里也是娇宠出来的,虽然捱过打,但那确实是调皮过度了”小孩子心里觉得我没做错啊,就委屈地蹲在那里哭开了。

这些东西,不是李凡是一个人说的,他在那里说,狗蛋在一边补充,两人说得还不是挺对盘,但是李村长当着陈主任的面,也不敢制止孩子说话,正经是辩解的时候居多我真的不是有意为难老汉,那货做事儿太鬼祟,这事也是他答应的。

陈太忠大致理出了脉络,但是清官也难断家务事,李凡丁和刘老汉各有各的理,他要想搞清楚谁是谁非,那功大不会下得小了,而且他就算做出决定,很可能会让其中一方不满,觉得自己亏了人心都是肉长的,胳膊肘都走向里的。

“那以后收钱就行了”,他来东临水搞个树葬的推广,却是莫名其妙遇到这么多事儿,眼看着元旦整整一天都要在这里渡过了,心里真是腻歪透了,“狗蛋,领我去鱼塘。”

狗蛋并不知道这年轻人是谁,他这年纪的注意力,心思都是在掏鸟窝、捉蚂蚱身上呢,不过村长是谁他总知道。

眼见这个村长挺怕这个叔叔,这个叔叔上午还给大家发钢笔一叔叔是好人,而爷爷怕村长,那么,他的委屈就可以伸张了。

所以他想也不想,站起身来就走,“叔你跟我来。”

鱼塘在村子外,离白凤溪还有一截,大家走了十几分钟才到地方,这鱼塘也真够简陋的,周围就圈了一圈篱笆,旁边有四五间小茅草屋,不过旁边还有个亭子,有个大棚。

可是完全说简陋,也不合适,起码那个塑料布上面搭着草帘子的大棚,在东临水也算是高科技了,李凡是见他注意那里,就低声解释两句。

“买回来的鱼告,得在里面先养一阵,服一服水土上一上膘,直接放进鱼塘里,小鱼容易被吃掉,而且,外面带进传染病的话,大鱼都要跟着倒霉。”

“那亭子就是专门给钓鱼的人搭的”,狗蛋义愤填膺地一指小亭子,按说一个木头亭子不值几个钱,加上里面的水泥桌凳,搁在东临水这儿,七八百块钱也就足够了,但是小家伙这么说出来,显然是受了大人的影响了。

“这是第一次考察的时候,刘老汉自己主动搭建的”,李凡是尴尬地解释一句,“一亩地村里一年差不多少收他八十块,他这小二十亩地,一年少收的钱,足够他盖俩亭子了。”

“挺热闹啊”,陈太忠看一眼池塘周围,发现不下十几根鱼竿,在水面上静静地垂着,然后他又发现个稀罕事儿,“这鱼塘里还种着荷huā呢?”

一年最冷的时候,池塘里的荷huā和荷叶早就都凋零了,但是水面上还有漂浮的枯黄荷叶,“李村长,养鱼就得有个养鱼的样子。”

“这不是藕根莲子都能卖钱吗?”李凡是觉得,陈主任这是有点脱离群众了,乡下地方都是这么干的,“这水里鱼一拉屎,藕就能长,这东西又好伺候,丢里面不用管,这藕根你就算再怎么挖,第二年新的又出来了,省心……“……这叫立体养殖。”

这叫瞎养!陈太忠对这个还是明白的,李村长说的这个不无道理,但这是上世纪七十年代的理论,立体养殖什么的,这些都没错,可那时候科技手段落后,单位产量低,只能追求空间的综合利用,以达到最佳效果。

就比如说这个养鱼按以前的理论鱼池里种了莲藕,不但藕有肥料了,鱼需要的氧气也充分了但是话说回来,搁给现在,一个气泵就解决问题了而符合莲藕生长的温度,未必符合鱼。

当然,那时候气泵没有普及,现在农村的电费也贵,可不管怎么说专业化的发展是个趋势,所以刘老汉这个鱼塘,可能符合现状,但是跟高科技养殖,真不怎么沾边。

可能这池子里原来就有藕,只是他们没挖干净,陈太忠不无恶意地想就在这个时候,茅草屋里钻出个人来,白发苍苍满面皱纹,看起来足有八十多岁,动作倒是还敏捷他讶异地看一眼来路,“陈主任……”,您怎么来了?”

陈太忠对这个老汉有印象,知道他现在不到七十,村里人面老罢了,老汉生刘幺根的时候,还不到四十岁他怕幺根又天折了,还想再生一个,不过家里太紧张“而且那时候已经开始宣传计划生育了。

而刘幺根身负传宗接代的重任,刚过十八就结婚了日日搞夜夜搞,不到二十岁就生了狗蛋出来,正是因为刘老汉还不算太老,还有体力教训孙子。

“不是你让我给你写一幅字儿吗?”陈太忠微微一笑,笑容虽淡嗓门却是不小,“正好现在有时间……”,毛笔和纸准备好了没有?”

一边垂钓的人听到这嗓门,纷纷地送来了鄙夷的目光:麻痹的,我们这是在钓鱼呢,小子你有点素质好不好?

“写……”,写字儿?”刘老汉好半天才反应过来,陈主任在说什么,可是他听明白了,却是不摸对方的意思,“狗蛋儿,回家拿毛笔和纸去!”

陈太忠抬手看一看时间,已经是快三点半了,一时也懒得再等狗蛋回村了,径直从口袋里摸出一支钢笔来,“行了,省一省吧,白纸你这儿总有吧?”

刘老汉养鱼,哪里用得着白纸?不过狗蛋偶尔来这茅草屋写作业,倒是有两个撕扯了一半的拼音本,他手忙脚乱地给翻出来。

陈太忠坐进亭子里,翻到一张比较干净的页面,刷刷地写了十几个字,把本子递还过去,“老汉,回头挂个牌牌,把我的字儿放大,刻上责!”

“这这,这写的啥呢?”刘老汉腆着笑脸问李凡是,他不识字儿,他认识的就是伍圆、拾圆这些,〖中〗国人民银行这几个字儿,连在一起他知道,分开了就不认识了。

李凡是是看着陈太忠写下字的,待听到他发问,也不回答,只是嘴角**一下,老汉见村长面带尴尬,说不得弯下腰,拿着本子问自己的孙子。

狗蛋读书早,现在上二年级,他清一清嗓子,用稚嫩的声音大声念了起来,“文明垂……”,垂勺,符合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得……这三个字不认识。”

陈太忠是想直接把人撵走的,可是想一想自己就在这儿呆一天,然后就回省里了,有个手尾啥的也没意思,而且他是“……正处了,要有处级领导的做派。

事实上,写字的时候,他也想直接写“钓鱼要付费”,可想一想还是觉得有点村俗了,这,…这体现不出来哥们儿说话的深度和高度啊。

至于说狗蛋不认识的三个字,那是陈主任的签名,笔画连得比较厉害,孩子认不出就正常了。

“傻小子,那叫垂钓”,听狗蛋念字念一半,他禁不住笑了起来。

“你们几个有完没完了?”一边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站了起来,恼怒地看着他们,“知道文明垂钓,你们还吵吵个鸡巴。”

“嘿,你咋说话呢?”这一下,是李凡是不干了,他好歹也是一村之长,这些人钓鱼他可以不管,但是陈主任的威严,是必须维护的。

“我爱咋说话就咋说话”,不成想,男人比他还气粗,一撸袖子就要上前,此人矮胖黑粗满脸横肉,一看就不是好人。

李凡是也不是个吃素的、村干部是打出来的,他一猫腰就去地上捡棒子,不成想旁边两个小年轻站起身子就冲了过来,其中一个家伙还离着老远,道,分开了就不认识了。

李凡是是看着陈太忠写下字的,待听到他发问,也不回答,只是嘴角**一下,老汉见村长面带尴尬,说不得弯下腰,拿着本子问自己的孙子。

狗蛋读书早,现在上二年级,他清一清嗓子,用稚嫩的声音大声念了起来,“文明垂……垂勺,符合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这三个字不认识。”

陈太忠是想直接把人撵走的,可是想一想自己就在这儿呆一天,然后就回省里了,有个手尾啥的也没意思,而且他是……正处了,要有处级领导的做派。

事实上,写字的时候,他也想直接写“钓鱼要付费”,可想一想还是觉得有点村俗了,这…………这体现不出来哥们儿说话的深度和高度啊。

至于说狗蛋不认识的三个字,那是陈主任的签名,笔画连得比较厉害,孩子认不出就正常了。

“傻小半,那叫垂钓”听狗蛋念字念一半,他禁不住笑了起来。

“你们几个有完没完了?”一边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站了起来,恼怒地看着他们,“知道文明垂钓,你们还吵吵个鸡巴。”

“嘿,你咋说话呢?”这一下,是李凡是不干了,他好歹也是一村之长,这些人钓鱼他可以不管,但是陈主任的威严,是必须维护的。

“我爱咋说话就咋说话”,不成想,男人比他还气粗,一撸袖子就要上前,此人矮胖黑粗满脸横肉,一看就不是好人。

李凡是也不是个吃素的“村干部是打出来的,他一猫腰就去地上捡棒子,不成想旁边两个小年轻站起身子就冲了过来,其中一个家伙还离着老远,就飞身一脚踹了过来。

李凡是可真没想到,人家不是一个人来的,他躲得匆忙”眼瞅着这高帮皮鞋就要踹到他肩膀了,斜刺里伸过一个拳头来,“滚!”

陈太忠实在忍不住,就出手了”你不huā钱钓鱼也就算了,还打人?

这一拳力道不小,身在半空中的年轻人无处借力,直接被打得倒飞了两米多,啪地一声摔在地上,连着几今后滚翻,“嗵”,地掉进鱼塘里了。

这大冷天的掉进水里”还真不好受,不过陈太忠这一拳,也算犯了众怒,旁边几个垂钓的也站了起来,“敢打人?”,“咋,想打架?”,李凡是捡起一根儿臂粗的木棒,在腿上重重地一磕”掰成两截,白生生的木头茬子指着对方,“信不信你们走不出东临水?”

“凡是,你干啥呢?”,鱼塘斜对面有人大喊,然后一个中年人就跑了过来”那骂人的家伙,带看来的还不止两个人,有三四个站得远的,也在地上划小拉了木棒和砖头什么,气势汹汹地凑了过来。

“大家等一等,有话好好说”,中年人终于及时赶了过来,冲着那骂人的家伙点头哈腰地赔笑脸,“铁哥”这是咱东临水的村长。

李凡是看一看中年人,也觉得面熟”却是死活想不起来这位是谁了,大概可能……是乡里农技站的?

“你知道我是谁吗,知道我哥是谁吗?”那铁哥冷笑一声,冲刘老汉一扬下巴,“老汉,告诉你村长!”,“这是区财政上赵局长的弟弟赵铁”刘老汉结结巴巴地回答,李凡是一听,头皮也有点发麻,财政局的局长啊。

“啪”地一声脆响,却是陈太忠一抬手,毫不含糊地给了赵局长弟弟一记耳光,一抬脚又将人踹进了水里,“不知道死活,一个局长的弟弟……老汉,告诉他们,我是谁!”,“这是我们东临水前任村长,现在省委的陈太忠陈处长”,李凡是大声嚷嚷了起来,眼见陈太忠连这位也打了,那就是破釜沉舟的局面,他必须站队了。

“真是陈主任!”远处一个声音低呼起来,那是一个面白无须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一看就是个小官的样子,他本来是在外面围观,现在就试图往里钱又是一个蹭着钓鱼的,陈太忠没心思理他,双手一背,扫视着在场众人,“本来想给你们留点面子,写几个字儿就走人算了,非要上杆子找揍…………不huā钱钓鱼,还钓得理直气壮,这是有理啦?”

面白无须的中年人正在往里挤,猛地听到这友一句,身子登时就是一僵,他久在乡里,接触的都是一帮村俗的家伙,久而久之说话做事也是粗犷无比,跟他的相貌不相匹配。

所以他猛地见到陈太忠,只顾着琢磨上前套近乎了,根本就没想陈主任写那一行字的用意,只当人家来随便题个词意思一下,陈主任抓精神文明建设的嘛。

而且从表面现象上看,这两边的争执是因为钓鱼时喧哗才惹出来,然后发展至拳脚相加,他甚至…………很自不量力地想调解一下。

听到陈主任这么说,他身子就是一滞,合着人家对自己来免费钓鱼不满意,再细细琢磨一下对方写的字一“文明垂钓”什么叫文明垂钓这说法很多,但是毫无疑问,不huā钱来鱼塘钓鱼,那是不文明的。

意识到这一点,又发现陈主任没看自己,中年人很果断地扭头就走,一眼瞥到人群外围的刘老汉,登时驻足。

他悄悄走上前,从口袋里摸出一张蓝精灵,二话不说塞到对右手里,轻声嘀咕一句,“这钱足够补我前几次钓的鱼了,你别说出来我,帮我把鱼竿那些收好,老汉,以后我钓鱼都huā钱,明白没有?”

刘老汉虽然不识字儿,可是做小买卖久了,这点眉高眼低还是看得出来的,不动声色地点点头,顺便不着痕迹地将那张百元大钞揣进了口袋。

“省里领导就能乱打人?”,鱼塘不深,起码池边的水才没过腰,赵铁湿淋淋地站在水里,大声地骂着。

“铁哥不敢乱说,这是陈太忠陈主任”认识李凡是的那位面色苍白地大喊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