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57 -2858禁止游泳

官仙 VIP卷 [ 订阅VIP 成为起点VIP会员 ] 2857 2858禁止游泳(求月票)

“农民们真的苦啊”,陈太忠看见直到现在,那赵铁居然还是不醒悟,站在那里大喊大叫,禁不住叹口气摇摇头,“合着他现在都没觉得,不ā钱在别人的鱼塘钓鱼”是错误的……只觉得我不该打人。”

这就是习以为常了啊,想到这里,他禁不住又叹一口气,“占别人便宜,占得这么理直气壮,啧……”

陈主任这话说得情真意切、悲天悯人,可是听在别人耳中,就未免有点装逼了,你才把两个人打到水里,现在倒开始装善人了?

不过,既然陈主任的身份暴露了,在垂钓的人也纷纷地收拾钓具,眼瞅着都四点了,差不多也就该走了,可是接下来,有个问题摆在了大家面前”今天这钱……该咋算呢?

陈太忠的意思,大家都听明白了:今天本来不想多事,但是有人上杆子找揍!

这倒也是,来白钓鱼的,大都是场面上的人物起码来的人也是这么认为,我们比之陈主任,那是略有不如,但是跟你刘老汉相比,那就是天壤之别了。

遗憾的是,肄政局赵局长的弟弟跟人家掐了起来,而陈主任眼下明显是怒气难消,如果不给钱,那就难免有挑衅之嫌。

可是要给钱的话,谁吃撑着了来这里钓鱼?而且平日里大家在刘老汉面前摆架子摆习惯了这么把钱给了老汉,感觉面子上挂不住啊。

这么想着,大家收拾渔具的动作登时慢了下来打定主意不做这个出头鸟纷纷用眼角的余光东瞄西看,看谁先出这个头。

有耐心的人有福了,还真有人出这个头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收拾好东西站起来,右手是渔具箱子,左手是空荡荡的网兜冬天的鱼真的不吐饵,但是咬钩也难。

他冲刘老汉点点头,“老汉,今天没带钱,下次跟你一并算了。”

“慢走啊”刘老汉憨笑着点头,他也知道对方口中的下次,多半是没有下次了,但是…没有就没有了,莫非我还会嫌钱烧手,求着你们来祸害我?

他没钓到鱼,空手走了倒也问题不大不过他这算做了一个很糟糕的样板”一边又有一个凑过来”手里拎的水桶里,却是有两条一斤左右的鱼,他摸出一包红塔山“老汉,我也没带钱,这盒红塔山我才抽了四五根……”

“下次,下次一起算”,刘老汉不接那盒烟,红塔山一盒十块一虽然那位可能抽烟不需要ā钱买但是对他来说,十块一盒的烟太奢侈了”宁可存着一个虚妄的念头他也不会忘记节俭,万一人家真的会再来呢?

其实他给第一个人开了。子,后面就不好再针对了,白凤乡才多大一点儿?

“下次一定跟你算清”,这位笑眯眯地点点头,也转身走了,看那样子,是挺感激刘老汉给自己面子的一实情到底如何,那就不得而知了。

这时候,赵铁和那年轻人也爬了上来,脱掉湿漉漉的外套,裹上放在一边的大衣钓鱼是需要静坐的,室外垂钓的时候,一般人都会多带点衣服。

这帮人收拾利索了,恨恨地瞪陈太忠两眼,也要往外走,冷不丁陈太忠发话了,“那俩落汤鸡,把费用付了!”

“我们没带钱”下次一起给!”有人冷冷地回答,他们心里肯定愤愤不平。

“没带钱,把手机押上”,陈太忠哪里肯吃这一套?他微微一笑,“你们钓鱼也就算了,还进鱼塘非法游泳,造成了一定程度的污染”你俩……”每个人罚款一千。”

“你……你欺人太甚!”赵铁心里这个气啊,真的是没法说,一时间也顾不得传言中陈太忠有多牛气了,“你把我俩踹进池子里,我还没跟你要医药费、精神损失费呢。”

“想要医药费?好啊”,陈太忠笑眯眯地走上前,上下打量对方一眼,他笑得很灿烂,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赵铁总觉得有点瘪人。

“我这人从来不心疼医药费,给你五十万,行不?”陈主任的话,还真的有点瘪人”他笑得越发灿烂了,“让我想一想啊,你得伤成什么样,我就该给你五十万……呀”你不值这点钱,要不连你哥也一起算上吧?”

“铁哥,走吧”你别惹事儿了”,认识李凡是的那位苦口婆心地劝解。

“想走可以,两千块拿过来”,陈太黑一点都不稀罕这位的调解,他冷哼一声,“我不管你是谁”你的面子不值两千块。”

“我知道,我知道”,这位笑着点头,一点都不敢露出生气的样子来,他走上拼凑过嘴巴,就要跟陈主任说个悄悄话。

“给我站远点”,陈太忠手一抬,将此人推开,“大声点,有什么话你随便说……没事,我不怕麻烦。”

“赵……,赵局长是王〖书〗记提拔上来的”,这位无奈地撇一撇嘴,他真是不想大声说,所以声音依旧极低,“赵铁今天确实也没带那么多钱。

“好说,让王小虎来领人也行”,陈太忠手一挥,大大咧咧地发话了”“记得跟他说,就说是我陈太忠亲口这么说的,我在这儿等他!”

哥们儿我离开凤凰才多久,一个小小的区财政局局长,也敢扯王小虎的大旗来跟我呲牙了?

“好好好”我们压手机”,这时候,赵铁是不想再等了,为啥?因为实在太冷了,他怨毒地瞪陈太忠一眼,将手机里的卡取了,递过了手机。

“波导……,算你一百”,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这乡下地方就是这样,用得起好手机的不多“手机中的战斗机,这是广告你还真敢把它当战斗机来压?”

总算还好,这帮人里有个小年轻,用的居然是银壳蓝屏的诺基亚8088这个机子贵,抵押也能值两千,于是这帮人终于得以狼狈而逃。

有意思的是,这帮人居然开了一辆车来”虽然是很普通的面包车,但是也说明一个问题,人家不缺养车的汽油就是口袋里钱不多一至于说原因,大家都懂的。

这一下,鱼塘里终下安静下来了,陈大忠随手将手机就涕给了革凡是……,这是两千块,从刘老汉明年今年的承包费里扣,要得到要不到”那是你的事儿。”

“陈村长,您真的是青天大老爷啊”刘老汉看得感动,噗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弯腰就要磕头”“老汉我活这么大了……”

他是真的感激,陈村长把手机交给李村长了,而不是给了他了”然后不管李村长怎么做,直接扣承包费、要是手机放他这儿,就算别人拿两千来赎”他敢要吗?

“麻痹的你给我站起来!”陈太忠登时就恼了,可是看到对方苍苍的白发”他心里有点不忍再骂,说不得上前一把抓住对方脖领,硬生生拽了起来”“老汉,咱东临水的爷们儿,膝盖都是铁打的,我做的这些,也是我该做的,受不起你一跪!”,“没错,膝盖都是铁打的”,李凡是点点头,他今天跟着陈主任,受的刺激可真是不小,一时间豪情万丈,“这两千块,我一定帮村子里要回来!嗯……就说陈主任高度关注。”

有他这个表态,刘老汉和村长之间那层若有若无的隔膜,就少了很多,眼瞅着四点半了,留了狗蛋看鱼塘,大家相偕往村里走,一边走,老汉一边讲述一下这个赵铁的来历。

这个赵铁,其实只是区财政局赵本善的堂弟,不过乡下很多地方,家里兄弟排行都是按祖父辈排的,有条件的更是从曾祖父一辈开始排一像李凡是就管老支书叫十二哥。

不过兄弟一多,照顾不过来,也要有个亲疏,所以赵本善在区里做财政局长,而赵铁就是在白凤乡做小混混。

然而,赵铁的父亲跟赵本善的父亲,这兄弟俩关系不错,怎奈赵铁是扶不上墙的烂泥,整天游手好闲惹是生非”素质也特别低下,赵局长想关照都没能力。

王小虎在红山当〖书〗记也三年了,去年得了便利,把赵本善推上财政局长的位置,就算牢牢地把握住了财政局,然后这赵铁就跟着抖起来了。

财政局这是管拨款的,别说什么你〖警〗察牛、交通征稽牛,统统扯淡,没有财政拨款,你什么都不是甚至〖警〗察的罚款,只要是开票的,都要先交到财政上,然后按比例返还。

像这样的主儿”乡里自然要巴结,别的不说,只图计划,内的财政拨款能快一点到位,这种主儿就不能得罪~至于计划外的资金,更需要乡镇政府们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了。

赵铁未必一定能顶什么用”但是起码不能让他坏了事,而且,再小的助力也是助力,能抵消其他乡镇相对白凤乡的部分优势,就足够了。

而这赵铁还争气,去年乡里〖派〗出所一辆警车翻到沟里报销了,他拍胸脯说你们打报告吧,我帮你们弄一辆新的”结果还真的弄了一辆新的一事实上这是他央着老爸出面了。

不管怎么说,他应承的资金还真的办到一些,虽然这里肯定也有别人的功劳,但是赵局长跟白凤乡的人表示过”那赵铁是我弟弟。

财政局真的是很厉害的,不过这个位置太要命了,又是重灾区”所以越到上面,老百姓越听不到财政系统的人嚣张跋扈他们的能量,体制内的人最明白。

但是下面就不一样,在乡里,能跟县区财政局挂上钩的主儿,有的是人奉承,像今天飞脚踢李凡是的,就是乡〖派〗出所的一个联防队员”是个退伍军人,正找门路转正呢”所以才会这么巴结赵铁。2858章禁止游泳(下)

这些事情,刘老汉都清楚得很,那些人说什么,也不瞒着他,一个是他面相太老”看上去就是耳背眼ā、黄土埋脖颈的那种主儿了”再有就是……他真的太卑微了。

可是李凡是不知道,因为他不想去那个小小的鱼塘”一旦去了,他就得听刘老汉抱怨,说我图省了一千多,结果现在一年多ā出去小一万……,要不我给村里补齐,以后免了招待任务吧。

这个怎么可能呢?李凡是也不想为个外姓人,招惹那么多人,当初可是你自己应承下来的”所以他虽然知道,常来鱼塘的,有些有能量的主儿”但是如非必要,他绝对不去鱼塘~其实,图这点小便宜的人,也没什么太尊贵的人。

正经尊贵的”人家来钓鱼之前”村委会就接到通知了,这是常识,所以他现在要敲定另一个细节,“老汉,我让陈村长给你写条子了,以前的算了,以后你可就得补齐己”,陈太忠听到这话,真的是哭笑不得,加快脚步舟前走去,这李凡是也不是个规矩人”不过,活络点也好,那两百万借得更放心你们家长里短的”自己关起门来慢慢商量吧。

三步两步,他就走到了村委会”这时候村委会又挤满了人,比上午是多得多了,这是外出的人都回来了,不过令陈太忠感到奇怪的是”居然没有一个端着饭碗来的一这可是两顿饭的晚饭时间了啊。

他随便揪住一个人一问,才知道中午的时候,大家纷纷传言,说陈村长定下五点投票,没准还想着管大家的晚饭,能捱的话……就捱一下吧。

哥们儿这名声,真的不错啊……某人又有泪流满面的冲动了。

紧接着,刘老汉和李凡是也到了,然后吕强也来了,这个时候”陈主任在鱼塘惩治他人的消息”已经不胫而走、老汉是得了大好处”自然要没命地宣扬。

吕强则是把陈太忠拽到一边,他俩说话”别人自然不敢凑过来听,“太忠,刚才王小虎给我打个电话,说是你的行动,他都支持”但是他赶不过来”你要是能让村民们明天上午表决的话,他一定到场。”

吕总的话,有些不尽不实”事实上王小虎跟他的关系特别好,不过有些话他俩能说,说给陈太忠听就没意思了。

鱼塘的事情,没过多久就传到王〖书〗记耳朵里了,不管传话的人走出于什么动机,陈太忠总是现场表态了,着了急要让王小虎来现场领人。

王小虎不为所动,他很早就跟陈太忠打交道了,两人之间联系得不是很紧密,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他俩的关系,远远地超过一般人的理解,正是那种“白首如新,倾盖如故”的交情。

陈太忠为王〖书〗记的女同学找到了代加工工厂,王小虎给陈主任的科委拨了房地产的地皮,更别说两人有个共同的朋友吕强。

所以王小虎能想到,小陈不是对着自己来的,而且他跟吕强坐在一起的时候,也分析过这个耀眼的政治新星的起家和发展进过,甚至他都知道,吕强的弟弟吕鹏目前正在打工的公司”跟陈太忠也有关系。

而且王〖书〗记对东临水的鱼塘,也一无所知,他就不觉得是什么事情,不过才一放下电话,他就想到了这么一个问题我这么不闻不问,好不好呢?

事情确实跟他无关,然而这是个很扯淡的事实,关键是在于,陈太忠会不会认为他是不计较此事?

陈太忠的睚眦必报,已经是凤凰市官场公认的了,但是王〖书〗记跟这厮的接触多一些,却知道此人不但睚眦必报”而且对上普通的厅级干部,也有睚眦必报的能力。

厅级尚如此,处级该如何?所以王小虎认为,自己眼下可以不闻不问,但若是被对方认为是“怀恨在心”的话”那就是大大的杯具了。

有些话还是说开了好一点”官场里强调无言的默契,但是明白的表态,会避免无所谓的误伤,于人于己都有好处。

所以他要吕强帮着捎个话,不过陈太忠一听,这就是生分了啊”王〖书〗记不给我打电话,还要绕一下,啧,没啥意思嘛。

不过,想一想自己收拾那赵铁的时候,也没主动联系王小虎,就放出了。风,好像也不是合适“然而”为那点小事联系王小虎”这还不够丢人的吧?

不管怎么说,这个时候再不联系王〖书〗记”就显得他有点小心眼了”于是陈太忠摸出手机,给他打个电话,也没说鱼塘的事儿,就是说这个树葬的公墓,是我好不容易争取来的。

现在乡亲们不太理解,我给大家做了做工作,现在就是要表决了”,““要是明天表决,我还得再来一趟,而且这事儿也不是百分之百能成,如果真的能成,王〖书〗记您等奠基的时候过来支持一下,我就很感谢了。”

“那我就偷个懒了,现在我离东临水太远”等过去就天黑了……”王小虎听得就笑,陈太忠不说的事儿,他得说”“等上班了”我批评一下赵本善……太忠你有啥要求没有?”

“那是他弟弟胡来嘛,跟他有什么关系?”陈太忠干笑一声,旋即叹口气”“老王,农民们是真的苦啊,这种不文明现象”还是少发生一点的好,这是我回来一趟随便看到的,没看到的又有多少呢?”,“唉……”王〖书〗记也被他说的脸上有点挂不住,他何尝不知道这是实情?问题是”下面这些风气不是一天两天养成的”他就算是区委〖书〗记,想处理难度也不会小。

那就只能慢慢来,不过小陈这么一搞,他倒也有些理由去重视这个问题了”“等假期结束,我强调一下精神文明建设的重要性吧,你知道,记对这个也不是很重视。”

所谓站队就是这样,王小虎是章尧东的人,章尧东是许绍辉的人,许绍辉的意思”能直接影响到红山区的政策~在搞精神文明建设的是陈太忠”你王小虎没命往上凑是什么意思?

这还是许〖书〗记对文明办有支持呢,只不过章尧东这儿有点卡罢了,要是换上杜毅旗下的人马,想获得支持估计会更难当然,这跟王小虎搭上章尧东时间不长也有关系。

挂了电话之后,就差不多五点了,村里人正交头接耳地谈论鱼塘发生的事儿呢,村子里没多少大事儿,值得嚼谷的东西并不多,这就是很值得大家讨论的了。

对陈村长替刘老汉出头,有些人不是很以为然,刘家比大多数村民有钱,给村子里交的钱又不是很多,有些人一直认为,老汉是自作自受一就算那么多人免费钓鱼”你还是比我们挣得多不是?

不过任是谁也不能否认一点,这就是说陈村长虽然去了省上,可心里是有咱东临水的,老汉也许不值得同情,但是老村长的行为,是明显地帮自己人。

一时间,大家好评如潮,陈太忠走过去”冲李凡是笑眯眯地点头,,“来了多少了?咱们怎么表决……举手哟”

“户数来得差不多了,不过咱这尼不兴举手,院子东西两头一站,点人头”,李凡是这么回答”“不过大家的意思,是匿名选举。”

陈太忠没怎么在东临水动过手,但是村民们都知道,老村长不是个好相与的,想反对的人,就不愿意直面他的怒火。

就在这个时候,走过来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看穿戴像城里人,“陈主任,我问个问题,只是公墓呢,还是同时要建火化厂?”

“只是公墓,火化那一套”不能再抢民政的饭碗了”,”陈太忠摇摇头,他说的是实情。

“那就没问题了”这位一转身,冲院子里的乡亲们大声喊着”“没有火化厂,不存在烟尘污染这些问题绝对的好事儿。”

这是谁啊?陈太忠疑惑地看李凡是一眼”李村长低声回答,“李宝贵的大小子”现在在城里当老师,这是放假回来看一看,算是见过世面的”大家都挺相信他。”

东临水村确实也走出去个把人才,起码这位就明白,建了火化厂就太脏了”而只是公墓的话,撇开迷信的因素不提,的确能带动东临水的经济。

“公道自在人心”陈太忠微微一笑,“我本来就是为大家着想的……对了,这个匿名投票该怎么搞?”

“老规矩,丢豆子呗,几十年的传统了”李凡是回答得天经地义,陈村长终究是在村子里呆的时间太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