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65 -2866谁在笑

官仙 2865 2866谁在笑(求月票)

对吴言来说,权力就是最好的〖兴〗奋剂,自从确定了消息之后,她虽然勉力将心情平复了下来,但是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她总是时不时地走个神。

市长值班,一般也没什么事情,于是她就在办公室里跟陈太忠细细地推敲此事”捱到五点半的时候,她猛地想到一个细节,“这个事情……”合适不合适跟殷放透个气?”

“没必要”,陈太忠摇摇头,他觉得她这个问题有点弱智,“章尧东给你个提名的机会,就是要让你正面顶上殷放,当小兵就要有冲锋陷阵的觉悟……天底下没有白捡的便宜。”

“但是殷放跟你通气了,说他打压蓝伯平的初衷”,吴言考虑的是这一点”她皱一皱眉头,“那个人很自我的不要搞得太激烈吧?”

“这是你太患得患失了”,陈太忠笑着摇摇头,小白你在对上那些领导的时候,底气还是不够啊”“他不跟我通气不行,因为当初就是当着我,他说对那个位子没兴趣的,他欠着我一个解释,而我……不欠他的。”

对上殷放,他底气足搦艮”其实他还有一句话没说,殷放你要是知道张新华是我的老〖书〗记之后”还要阻挠的话,你可以深挖蓝伯平的领导责任”我也可以深挖市长受蒙蔽的真相~刘晓lì能给你面子,也能撕下你的里子。

“希望殷放能反应过来吧”吴言点点头,才待再说什么钟韵秋的电话打了进来是胡秘书长接班来了~市里领导值班就是这样,白天主要是副市长,对秘书长要求不太搞但是晚上那就是副秘书长坚守岗位了。

吴市长盛情邀请陈太忠现在就回宿舍,但是陈太忠不干,说是现在回奔连电视都不敢开,“我还是随便走一走吧,晚上十点我去找你。”

“九点”,白市长有点不依不饶,最后还是轻喟一声“好吧,九点半”不能再晚了……”

陈太忠现在也没叮)啥好去处,想来想去终于想起,好久没有跟甯瑞远坐一坐了,于是驱车赶到工业园,他现在不想见到任何干部。

可是他还没到目的地就否次接到了电话,来电话的这位,在今天下午被不少人提了很多回,张〖书〗记笑眯眯地发话,“太忠你走了没有?一两天内我也有计划去趟素波。”

“老〖书〗记,小陈我给你个忠告,最近最好哪儿都不要去”,陈太忠轻笑一声,他不想卖这个人情”可也不能对老〖书〗记主动打来的电话视而不见“机会很难得,错过却很容易。”

张新华确实对金乌有想法”原本他是等着开发区街道办升格呢不成想凤凰市这边走马灯一样地换市长,这个设想目前看起来有被人遗忘的趋势,而且对推动此事最为热心的吴〖书〗记,也被调离了。

所以他就想换个地方呆一呆,他干了七年的实职副处,心说我这次的要求也不高,在横山区进小半步,给个副〖书〗记就行。

可是耳听得陈太忠说话中语带玄机,他就实在不能保持往日的稳重一这时候还要矫情,那就是跟机会过不去了,于是他干笑一声,“陈主任”咱们好歹曾经是一个战壕的,我一直挺支持您的工作,能不能跟我说明白点啊?”

“我要是说得再明白,那就是犯错误了”不过……闭门家中坐”喜从天上来,老〖书〗记您且放宽心吧”,陈太忠笑一声,挂了电话。

“这小子”,张新华悻悻地放下电话,无奈地摇摇头,脑子却是在不停地转动,这闭门家中坐,喜从天上来……是个什么意思?

“跟陈太忠说好了吗?”就在这个时候”张〖书〗记的妻子走了过来,“你跟他一起去素波,还是让他在那边接待你?”

这是张新华打电话之前定下的基调,小陈若是在凤凰,他就约个时间拜访对方要是忙,他就跟对方同行去素波。

要是陈主任已经回了素波”他就追过去要对方接待,不管怎么说,只见了小陈一面,啥话都没说就坐视机会溜走,那也太可惜了一为此,他都跟妻子请好假了。

“都不是”,张新华呆呆地摇摇头,好半天才低声嘀咕一句,“他说,闭门家中坐,喜从天上来”我知道……他已经帮过我了,其实”我也就仅仅是他的入党介绍境“这孩子也真是的,不帮就不帮好了,说的什么风凉蒂”张妻不屑地撇一撇嘴,她就见不得老公失落,“好了好了,现在的年轻人”就没几个靠谱的……小陈年纪轻轻就这么势利”迟早是要栽跟头的。”

“别说了,我烦,他未必是势利”,张新华毫不犹豫地打断了妻子的话”“女人家你懂个什么,说不定他这话还有深意呢,让我想一想”

“有本事你跟吴言说一句”女人家你懂什么”,张〖书〗记的妻子一瞪眼”她倒不是河东狮吼类型的,但是,她总觉得自己的智商比之丈夫也不遑多让,起码上学时两人成绩差不多。

可是丈夫总是瞧不起她,而以往的事情却又证明,多半时候丈夫都是对的”所以她心里总是有点不服气,“你敢跟吴言这么说吗?”

跟吴言比,你倒没得比了”张新华无奈地苦笑,正在这时,他的手机响了,他拿起来一看,赶紧一竖手指,示意老妻噤声,“呵呵”吴市长您好,有什么事儿吗?哦”好的好的。”

挂了电话之后,张〖书〗记皱着眉头想了一下,就走到门口穿外套”“吴言让我去她家一趟,听起来挺严肃的事儿,吃饭不用等我了,算,你再准备几个菜我看能不能把吴市长请到家里来吃饭。”

“你打个电话过来我端过去也行”,老妻后脚跟了过去,这时候她哪里还顾得上拌嘴?两家虽然在一栋楼上可住进来三年了,吴言从没打电话要张新华去过她家一从来没有”倒是张〖书〗记主动上门的次数,那是数不清了。

赶紧做饭吧,她收拾一下心情,去厨房拎出一条下午洗录好的鱼,扔进锅里过油同时快速地捞出泡了一晚上的猪蹄,放进高压锅。

盖好盖之后,她才想起来,似乎老张说吴〖书〗记喜欢吃丸子,想到冰箱里的丸子冰冻都久了,说不得又从冰箱里拿出一块鲜肉,菜刀一划将皮录离剁成小块扔进绞肉机去搅”其间还不忘记翻一下油锅。

二十分钟之内,她就做出两道成品,七八个半成品,遗憾的是老公一直没打来电话,她就想着是不是把家里的发菜拿出来泡一泡再做个汤。

猛然间,她发现灶台上的勺子是底儿朝天的,禁不住悻悻地唾一。唾沫”才将勺子翻转过来“年轻的时候,张新华喜欢赌博老辈人讲,灶台上扣个勺子才能赢钱”从那个时候起她就很注意这个了。

发菜泡好了,高压锅盹了猪蹄之后连排骨汤都要盹好的时候”门锁处传来吧嗒的一声,张新华木呆呆地走了进来。

啧”你怎么就回来了呢?张〖书〗记的妻子真的有点生气,不过她也知道,这不是发脾气的时候,于是笑着分散他的注意力,“我正要给你打电话”看要不要送过去几个菜呢……没事吧?”

“没事”,”张新华点点叉”他明显地在魂游天外,“还真是闭门家中坐啊……,…”

“祸从天上降?”张妻登时眉头一皱,“吴言说什么了?”

“是喜从天上来”,张新华不满意地瞪她一眼,就向客厅走去”“太忠都提前点明了的话,你个老女人“……没知识,准备搬家吧。”

“那你找个小的嘛”,张〖书〗记夫妻,其实恩爱得紧,这些拌嘴的话常有,然而,“搬家……搬到哪里去?”

“去金乌”,张〖书〗记的脸上终于解冻,笑容有若春日的秋水,一波一波地荡漾了起来,“吴言说了,她打算提名我做金乌县县长唉,真是闭门家中坐啊。”

“你……金乌的县长?”张妻有点不明就里,她当然知道,老公最近在琢磨什么,但是她觉得”幸福来得有点突然,“她有资格提名?你不是说……陈太忠比较靠谱吗?”

“但是我从来没说过,吴市长不靠谱”,”张新华冲妻子一摊手”这个世界上,能跟他分享这个喜悦的,也就是他的老妻了,“吴言,从来都是说到做到的性格,别说这种大事了。”

“但是,她怎么……”张妻看一眼爱人”眼珠一转,“你不是牺牲色相了吧?她可没有责格提名县长的。”,“你觉得你老公面对吴市长,有牺牲色相的资格吗?就算我肯献身,人家也得稀罕呢”,张〖书〗记摸起一根烟来点燃,美美地猛吸一口,往日的沉稳真的不见一丝一毫”“唉,半个多小时不敢抽烟也没说定,吴言说她想提名,要我有个思想准备,有异议赶紧提出来。”,“傻瓜才会有异议”,张妻直接就来了这么一句,一个街道办的书记,蹦到一个县里当县长了,谁还会有异议?“我只是有点怀疑,她说这话,顶不顶用?”

“我可以明白告诉你,顶用!”张〖书〗记又猛猛地吸一大口,才微微一笑”“,陈太忠这么说,她又这么说,我可以明白告诉你,她跟陈太忠的关系,绝对不简单。”2866章谁在笑(下)

“不简单你也别乱说”张妻眼睛一瞪”她实在太了解自己这个老公了,年轻时也是有点主见的”不过连吃不少亏之后,变得沉稳了”但就算是这样,见到对脾气的小年轻,偶尔也会出言指点一二。

陈太忠在街道办的时候”张〖书〗记愿意指点他,潘主任就不吭声,这就是原因,张新华的棱角磨得差不多了,可内心深处,还有自己的喜好。

“我吃撑着了,乱说?”张新华不满意地看自己妻子一眼,“正经是你管住自己的嘴巴你那几个叔伯兄弟别瞎惦记金乌那一摊的水可是混着呢。”

“有陈太忠,你怕什么?”张妻悻悻地嘀咕一句,现在金乌那里商机很多不能参与真的有点遗憾,“你坐在家里,也能掉个县长下来。

“那叫运道,沾上陈太忠的,就有运气”你可以不服气……反正你从来都不服气我”,”张新华对自己这个妻子实在没有脾气,“行”你不用搬家,我一个人去金乌可以删”

“你单独去是可以,但是,明年你给我带回来一大一小咋办呢?”张妻若有所思地看着他”“虽然你年老色衰了,可你是县飞”

“那我把漂亮姑娘都留下给陈太忠攒着,行不行啊?”张新华无奈地撇一撇嘴,“反正他喜欢女人……”

陈太忠真没想到,这老〖书〗记还没当上县长呢,就惦记着给自己攒后宫他现在正在白市长家,大摇大摆地等着白市长亲手烹饪的大餐”猛地接到一个电话,却是李云彤打过来的电话”“陈主任,你在凤凰不?”

不过就是一个县长嘛把傻大姐都惊动了?他还真是有点无奈了,可是再想一想也就释然了,数遍天南也不过一百来个县区随便搁给一个处级干部都要争一下的口当然,陈某人不是随便的人虽然他随便起来不算人。

“我在不在凤凰,区别不是很大”,所以他含含糊糊地回答”“小问题的话,我一个电话就能处理了,你说!”

“我在辽原呢”听说这边又发现了点铁矿和煤矿”,李云彤神秘兮兮地向他爆料,“你有没有兴趣啊?”

我……陈太忠只觉得嘴里塞了一把怪味豆,一时间他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好半天他才干咳一声”“李主任,咱现在干部家属调查表上,还调查干部家属经商呢。”

“我知道,但是咱们不出手,就有人霸住了,那些人做事比咱们差多了”,李云彤回答得理直气壮,“那就是坑害了国家,我心里拿不准,所以给您打个电话问一声。”

“问题是……他们还没坑呢,咱不能因为怀疑他要做什么,就直接先抢了”陈太忠听得叹口气”“每个男人还都长着强奸的工具呢”你总不能因为他具备作案能力,就把大家的工具都没收了,对不对?”

“没收你的工具,那绝对不冤枉”,正好吴言端一盘菜过来,听到这话,悻悻地嘀咕一句,“强奸犯!”哈哈,傻大姐的笑点奇低,笑了好一阵才叹口气,“但是他们一旦霸住了”咱们再动手,就不好下手了,要huā的精力是现在的十来八倍。”

这个倒也是,陈太忠想起素纺差点被一元钱拍卖了,那时候连蒙艺都认为”等卖了之后再说话就不方便了,所以才提前放风不支持那个收购,“你联系国土资源局的人关注一下嘛。”

“我就在国土资源局的朋友这儿呢”,李云彤低声回答”“他给我这么个信息,说是让我出点钱,再派个人过来,这边他就帮着张罗了。”

“啧”,陈太忠听得咂巴一下嘴巴,想到上次她还插手了客运办的呼叫中心,心说你真的那么缺钱吗?“这个事情,等去了单位再说吧,你了解一下,他是没钱呢”还是想分散风险,要是分散风险的话,你就要小心了。”

一个电话打完,吴言也坐过来了,还剩下钟韵秋在厨房里忙乎最后两道菜”陈太忠冲她笑一下,“是下面一个副处,不懂做生意还想赚钱补贴家用。”

“你们不是禁止干部家属经商吗?”吴言饶有兴致地看着他。

“干部也有续善生活水平的刚性需求啊”陈太忠叹口气,一摊手,“她又信得过我,什么都要问我,唉”我宁可不知道了。”

“不过文明办确实是这样”难得地,吴言也点点头,“高高在上不接地气,又没啥具体职能,没多少捞外财的机会。”

“像你这样的实权领导,肯定就有外财机会了吧?”陈太忠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最早去你房间,就是想收集你贪污的证据”结果差点被你把工具没收了。”

“我就知道”你去我那儿没安好心”,吴言脸色微微一红,狠狠地瞪他一眼”才待再说什么,忽然有人轻轻叩门。

“算,我回我的房间吧”,陈太忠真觉得扫兴,吴市长给自己做了五六个菜,却是不能动筷子,“吃饭的时候过来”也不知道谁这么没眼色。”

没眼色的可不止一个,从这个敲门声开始,吴市长屋里是一波一波地来人,最后来的是岑广图,九点钟上门,直坐到差不多十点才离开。

“你倒是跟他谈得来”,陈太忠见吴言把大厅的灯关了”才又推开衣柜走回来,“搁给我就不行”下午才把他从名单上刷下去。”

“那是章〖书〗记刷的他,又不是我刷的”,吴言漫不经心地回答,“他和我都是棋半,我需要愧疚吗?”

陈太忠摇摇头”想一想刚才她跟岑〖书〗记你一言我一语的样子,再看一看她现在的反应,禁不住由衷地感慨一句,“都是带着面具在做人啊”我不如你。”

“谁说的?我对你就不戴面具”,白市长娇媚地白他一眼,“小钟”把菜在微波炉里热一下,让他快点吃完……干活!”

“吃不吃吧”我现在就干活”,陈太忠手一伸,就将白市长拦腰抱起,向卧室走去……

金乌县发生的“租牛事件”真的太恶劣了,元月五日上午,这是长假的最后一天,章尧东主持召开了一个临时〖书〗记会,会上大家统一了思想”吕清平先停职双规,涉及此案的人,是发现一个查处一个。

然后这金乌县就有一个谁主持工作的问题,章〖书〗记建议,由吴言同志暂时兼管一下,是很有必要的,县政府烂成什么样了,大家还不知道,常务副代为主持工作是不合适的。

吴市长主持工作,能稳定基层干部的情绪,她也有充分的执政经验,还有就是租牛这个事情,是她带队突击检查的。

这个建议也是顺理成章的”殷放想反对都不可能,更别说章尧东本来就把持了〖书〗记会,“既然大家没有什么意见,那就把小吴叫过来旁听一下吧?”

殷市长的心思也不在这里一让吴言兼管”总是要好过蓝伯平代管。魏长江打个电话,两分钟之后,吴市长就出现在了办公室。

章尧东你还真是强势啊,殷放心里暗哼”但是他也没办法叫真”于是他就强调另一点,有必要调查一下,此事县委知情不知情“既然纳入公众视线了,我们一定要给人民群众一个满意的答要。”

啧”章尧东看着他侃侃而谈,心里禁不住鄙夷一下:真不愧是坐机关的”看这发言,似乎你根本就没受过蒙蔽似的。

这件事的因果章〖书〗记一清二楚,要不是陈太忠给了这家伙面子”此事哪里能那么容易收场?就算姓殷的地位不会受到多大影响,也足以令其威严扫地,成为有名的笑柄。

可惜啊,我影响不了陈太忠,念及此处”章尧东心里真是五味杂陈。

不过还好,他影响吴言,那是没有问题的,所以在最后散会的时候,他有意无意地说一句,“小吴你要多辛苦了,你在兼管的时候”也可以挖掘一下基层里可以充分信任的干部。”

听他这么一句话,几位站起身子的〖书〗记齐齐就是一愣,然后各自无动于衷地转身离开,殷放也是眼皮子一抬,接着嘴角扯动一下,算是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

姜勇仗着跟章〖书〗记关系好”走在最后,他轻声问一句,“小吴吃得住吃不住?”

“她已经成长起来了”,章尧东轻喟一声,眼中满是复杂的神色。

殷放面无表情地坐进车里,一路都是在闭目养神,直到车进了市政府”他的嘴角才泛起一丝冷笑,“我还当你章尧东真的什么都不怕,合着你也知道,把吴言推出来?”

章〖书〗记以为自己胜利了,但是对殷市长来说,〖书〗记会的最后一句话表明”他的逼迫还是起了作用口殷放真的有点开心,因为蒋省长给他定的目标,是拿下第一个轮转位置。

不过,这章尧东也确实是强势,不跟大家商量,直接安排副市长提名候选人,想要掌控凤凰,还有太长的路要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