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67 -2868新世纪

2867 2868新世纪(求月票)

凤凰市开〖书〗记会的时候,陈太忠已经回到了素波,五天的长假”他要是都窝在凤凰,这边可是要炸锅了,更别说董飞燕的假期也快到了。

还有就是,高新区的沃达丰手机样机,终于出来了,许纯良赶到的时候,是庆贺七十二小时无故障率,陈太忠来正赶上一百六十八小时测试无故障。

一百六十八小时就是七天七夜,这也是个比较要紧的指标,陈太忠赶到的时候,发现不但许纯良和蒋君蓉两人来了,甚至连段卫华都来了。

段市长兴致勃勃地观看了生产车间和流水线,笑容始终挂在脸上,他表示说”这是素波市在新的世纪里的第一件大喜事,并且关切地问起,这一批样机生产出来之后”距离出口创汇还有多远。

“最少还得四个月”,许纯良实话实说”“这个样机目前的测试尚未完全结束,等最复杂的老化测试结束,怎么也得一个多月……这说的还是理想状态。”

“然后第一批严品,我们是收不到钱的”沃达丰公司会联合西门子做现场测试,还要有用户体验和信息反馈”这又需要六个星期,最后才是开始执行合同”,“这不是成熟技术吗?”段卫华脸上的笑容终于不再,他讶然发问,“在我印象里”你们引入了一条现成的生产线“难道不是这样的?”

“西门子的技术,确实是比较成熟的”,蒋君蓉在另一边解释,“但是我们也有自主创新”沃达丰对自己的定制机,在外形和功能上有独特的要求,设备不能拿来就用。”

“不过这也用不了四个月吧?”段卫华真的是不懂就问”“一个月出头加上六个星期,努努力,三个月怎么样?”

一边说,他一边笑眯眯地瞟一眼站在很远处的陈太忠,“抢占市场先机是很重要的,有什么需要市里支持的,你们尽管开口。”

老段你这一句话”可是又把我卖了,被注视的那位心里暗暗地嘀咕,不成想蒋君蓉摇摇头,“关键是西门子的检查,和沃达丰的用户体验,不是同一个时间进行的……西门子对品质的要求非常高,就这一关就要huā费很多时间。”

“是这样的”许纯良也跟着点点头”“西门子一向以质量著称,就算在通信领域,他们给人的印象也是“实用性强”而不是在创新上”六个星期集不能过了检测,还真不好说。”

陈太忠看着蒋君蓉和许纯良你一句我一句地相互补充,和谐到一塌糊涂”心里不禁暗暗好笑,凤凰那边你们两家都搅成一团糨糊了,素波这边却是默契十足这官场里的人际关系,确实也是太复杂了。

段市长的视察”时间也不是特别长,大概就是一个来小时”走的时候还不到十一点,而蒋君蓉和许纯良都是有来路的”虽然不便在段市长面前放肆,但是略略留一下饭,看对方不肯驻足,也就不再自讨没趣了。

蒋主任送走段市长,四下扫视一眼,扭头看向许纯良,“陈太忠呢,跑哪儿去了?”

我还正找他呢,许主任看她一眼,面无表情地摇摇头,“我哪儿知道,你想找他,打电话好了。

“你俩关系不是很好吗?”蒋君蓉眉头微皱,不耐烦地发话,“我说,这个手机,是咱两家合伙搞的,你分得这么清楚,有意思吗?”

“我什么也没说吧?”许纯良头也不抬地回答,老实人说的话”有时候更呛人,“他现在只剩下关系还在科委了,你有什么想法,自己跟他说去……你们高新区控股呢。”

陈太忠早就借着大家送段市长的时候溜号了,今天中午他还有事儿,李云彤要借着没上班的时候,跟他说一说辽原那边到事情。

可是陈主任事务繁忙,又想着李主任嫁了那么一个醋坛子老公”容易夹缠不清,于是就指定了饭店,港湾大酒店,你去订个房间一张强真要敢再找过来扫兴,韩家兄弟在道上的名声,可不是白给的。

陈太忠要求李主任一个人过去,可是他自己却不是一个人过去的,反正他的事情”李云彤也知晓了不少,这次他又是投资顾问的身份一傻大姐你跟我交心,我就跟你交心。

李主任看着领导身边再位气质迥异的美艳少妇,一时有点迷糊”“头儿”你这……还带了朋友来?”

“没事,都不是外人,这是海潮集团的大小姐林莹,林海潮的女儿”,陈太忠抬手轻轻拍一下林莹的肩膀,虽然略带一点轻佻,但总还是热络的意思,“她跟我很熟。”

林莹在长假的时候,也是回张州了,今天十点才到的素波,打个电话给董飞燕,听说她这几天过得异常充实~无论从精神还是肉体上讲。

于是她就忍不住有点羡慕嫉妒恨,打个电话给陈太忠,说自己最近空虚寂寞冷,并且提个建议,自己在湖滨小区有一套房子,“你、我和飞燕,去喝下午茶吧,那儿是我自己的私产,没人知道那里。”

合着咱们还是邻居啊,陈太忠听得有些无语,索性中午就把她俩带过来了”“云彤你肯定知道,海潮就是搞煤炭的,辽原的事情,你听小林的没错。”

李云彤还真没想到,陈主任居然带了这么一个行家过来,而且这行家,看起来还不是外人,于是她勉力一笑,“林海潮的女儿那肯定有见地了。”

她在辽原得到的消息是,新出的这两个煤矿矿脉,是非常普通的,不但含硫量高,连燃烧值都是在五千大卡出头,大家都说是很普通的煤,于是她心里就先生了怯这种矿”张州煤炭业的老大林海潮,怎么可能看得到眼里?

那她能说的也只有铁矿了”辽原本来就是铁矿产区”不过跟〖中〗国大部分地区一样,这里的铁矿也是贫铁矿,品位高一点的铁矿,早就被国企占住了。

她现在要说的,就是新出的低品位铁矿,国企可以在意也可以不在意,“那几个村子”我朋友摆得平,不过他想一次到位,搞个五百万的选矿厂,手头有点紧得…………一机会难得。”

“手头紧张不是问题,关键是他想让你干什么,别跟我扯什么机会不机会的”,陈太忠很随意地一摆手”官做到他这一步,这种不起眼的项目,里面的机会他看得太扯淡了。

或者有人会很在意这个机会,但绝对不会是他,而且这种机会,往往意味着骗局某些人弃如敝屣的东西,对某些人来说却是可以拿来招摇撞骗。

所以他也懒得计较,而是直指本心地发问了,“我让你了解过”你朋友到底是缺钱,还是想分散风险”你得出了什么样的结论?”

“他,也缺钱,也希望我帮他承担部分风险”,得”李云彤给出了这么一个三不靠的回答,而且”她还被自家领导问得有点恼了,说不得扫一眼桌上众人,“头儿”这两个问题是相辅相成的,难道你不这么认为?”

“这个买卖你不要做了”,林莹断然地插口,“他既没钱又没势的,你跟他合作没什么前途,赚了他未必舍得给你……”

“他敢!”李云彤冷“哼一声,搁在以前她或者不敢这么说,但是她现在背后的靠山是陈太忠,谁敢昧她的钱,那真是老寿星吃〖砒〗霜一活得腻歪了。

“好吧,就算他不敢”,林莹不跟她叫真,以小林总的家学渊源,打败一个半路出家的官倒还是不成问题的,“少给你点你也未必知道,关键是,他可以打着你的旗号来,一旦出了问题,就是你的事儿!”

“我了解了一下,矿是露天的,直接上设备挖都可以”,李云彤觉得自己做事挺周到的,“不会出现矿难什么的,再说……他爱人是我家亲戚。”

“你以为只有矿难才算出事?”陈太忠无奈地叹口气,这个傻大姐也实在太过单纯,“矿没有归属”旁边有好几个村子,大规模械斗……死人,这算不算出事?”

“这几个村子,!卜高都是能控制住的”,李云彤扬一扬细长的眉毛,“他再三跟我强调这一点。”

“以前不知道有矿,他当然能控制住”,陈太忠有气无力地叹。气,他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好半天才开。”“这么跟你说吧,我们凤凰市有个阴平县现在是阴平区了,那里有个乡叫下马乡,盛产铝矾土……”

等他把下马乡发生的事情说一遍,才苦笑着一摊手,……两个营的武警啊,这还是有临铝支持”统一了收购渠道,才把私挖滥采的现象大致制止住。”

“没错,别说是铁矿了,煤矿一样是这样”,林莹点头补充,“就说我们海潮集团,有些小矿也不合适自己去采,得让村子里或者别的有办法的人去采,我们就等在城里收煤…………同等情况下,优先卖给海潮。”

她的话听起来有点无奈,傻大姐却是听得眼睛一亮,“那我也可以不采矿,收矿就行,把住收购渠道就行了。”

2868章新世纪(下)

李云彤的反应,让林莹都禁不住生出了抬眼望天的念头,她可不是一般的女人,不但聪明漂亮,几年商海的磨练下来,更是锻炼出了一份出众的商业头脑这话你也敢说?

还是陈太忠知道照顾自己人,他微笑着摇头,“把持收购渠道……你说得倒容易,海潮集团那本事,可不是你学得来的,就不说你会得罪多少人了,只说资金,你知道得有多大的资金储备,才能搞这个吗?”

傻大姐听得脸一红,她总算知道自己错得有多离谱了,可是她还是有点不甘心,于是继续发问,“得有多少钱就够?”

“我也不知道”,陈太忠摇摇头,“但是绝对少不了”这个钱你赚不了……,我有个建议”你可以把韩忠介绍过去,就是这家酒店的老板,你从中间挣个介绍费就行”不要沾手。”

又是只挣介绍费啊?李云彤听得撇一撇嘴,“可是那边说了,是给我个赚钱机会,我要介绍别人过去,他们估计还不稀罕呢。”

“他们说啥,你倒都得信呢”,陈太忠不满意地白她一眼”“搁给我就认为,他们主要是看上你承担风险的能力了,云彤,你现在可是副处啊!”

“哈”,董飞燕听得笑一声,列车员整天听这样那样的段子,她听到这个称呼”生出了一点不纯洁到念头。

李云彤也知道,自家领导常来的港湾,老板是个什么样的背景”她琢磨一下,也不好意思再问了”走到一边去打电话。

不多时她就走回来,一脸的悻悻之色,“唉,真是,一听说介绍人,那边就没兴趣了。”

“这就对了”他们看中的就是你的身份”,陈太忠点点头,心说没准你吹嘘一下跟我的关系”那边还惦记打我的旗号呢”这种钱哪里是那么好挣的?

林莹深以为然地点点头,“反正李姐你还年轻,跟紧了陈主任,机会有的是……,你要一旦不是国家干部了,那就什么都没有了。”

“我天天坐办公室,哪里来的那么多机会?”李云彤苦笑着摇摇头……”

吃完饭之后,四人走下楼去,陈太忠也没开他的车,直接拉开了别克的车门”林莹看李云彤不上车,扭头问陈太忠一句,“她不跟咱们一起走?”

李主任的脸又红一下,眼皮耷拉着,却是不肯说话,陈太忠笑一笑,“好了,别开玩笑,这是我单位的人。”

别克车驶出老远之后,林莹才笑嘻嘻地发问,“这女人也是风韵犹存,身材也不错,单位的人怎么了,你管着她,她还敢说什么?”

“不吃窝边草,这是我的底线”,陈太忠漫不经心地回答。

“嘿,你还讲底线?”林莹笑吟吟地从后视镜里看他一眼,“反正你不是仗势欺人,她对你的意思,瞎子也看得出来啊……”

“今天能突破这方面的底线,明天就能突破那方面的底线”,陈太忠微微一笑,他骨子里是个讲原则的人,“很多干部一步步滑向深渊,就是忘了把持底线的重要性。”

“你正要跟我们去做的事儿,没有突破你的底线?”林莹红着脸发问。

你情我愿的东西,这说什么底线?陈大忠笑眯眯地点点头,“啊,是突破了,不过没办法,谁让你俩太迷人呢?”

“油嘴……”小林总红着脸轻啐一口。

林莹在湖滨小区买的房子并不大~对她来说不算大,三室两厅实用面积也就一百平米出头,按她的说法就是,本来是给孩子准备的私货,不成想遇到了变数。

一个半小时后,主卧的响动终于平静了下来,陈某人享受着层峦曲径的余韵,林莹则是像一只八爪章鱼一般”整个身子攀附在他身上,四肢紧紧地箍着他腿和背,身子兀自在轻微地颤动着。

良久之后,她才轻叹一声”“其实好像,也没啥,是吧飞燕?”

“那是我帮你呢”,董飞燕不以为然地哼一声,对大多数女人来说,男人带着别人的体液进入自己的身体”这个心理关口真的很难迈,“我先示范给你看了。”

大致经过也就是这样,小林总先享受,然后列车员做个示范,然后,林莹观看现场秀看得难以抑制,最后……自然也就不排斥了。

不过”大致还是如此放纵第一次的缘故”小林总还是很快地起身,清理一下身体之后,穿着秋衣秋裤开始整理茶具。

见她如此放不开,董飞燕也跟着起身,这时候,大家才有兴趣在屋里转一转,这是湖滨小区为了跟别墅配套而修建的高层,布局相当合理和舒适。

房间装修得很精致,但是屋子里东西不多,显得非常大气和空荡,董飞鼻走到阳台的窗户前,笑着冲某个方向指点了一下,“是那里吧?”

她去别墅的次数不是很多”大致方位是记得,但是想从诸多别墅中找出那一栋难度也有点高。

“嗯”陈太忠笑着点点头,他倒是一眼就认出了自己的房间”打开天眼的话还能看到屋里有几个人。

“你俩说什么呢?”林莹已经洗好了茶具,正在等水开,听到他俩说话,也跟着走了过来,站在窗口好奇地张望。

“我朋友在这儿也有套房子”,陈太忠笑一笑回答,小林总既然已经开始融入他的圈子他就不怕说一点秘密”“飞燕正好去过。”

“哦?”林莹若有所思地看他一眼,此时正好水开了,她带着一脸的古怪”扭头向茶几走去。

一壶茶喝下来,差不多就五点了,三个人很随意地聊着看一看时间不早了,林莹扭头看一眼陈太忠,“晚饭去哪儿吃,你朋友的那栋别墅里?”

“怕是不行啊”,陈太忠这一下午电话不断他苦笑着一摊手”“好几个饭局,唉……真是赶场都忙不过来。”

“回头我可是学本了啊”,董飞燕提醒他,见识过陈某人的女人人手一辆车,她有点不能容忍自己的落伍~滚滚红尘不尽诱惑堕落真的很容易,“你给买个捷达就行。”

“多大点事儿,回头给你找些买卖”陈太忠站起身开始穿外套,“要不凭你的工资养车都难……”

他的事情真的太多了,有些场面虽然不重要,还是不能不去,比如说远望公司给红星厂搞的办公。a系统”今天正式调测完毕并移交,明天长假一结束,就可以投入使用了。

袁望能接下这个活儿,还打了一下陈主任的旗号,又借助了那老书记战友的人情,才以一个比较合理的价位中标,这晚上的庆功宴,陈太忠怎么能不去?

所以等他赶到林业大厦的时候,已经是七点半了,不过这边还没有开动”树葬管理办公室常务副主任谢大庆跟一干人在等着同领导碰头。

包间五、六个人里,除了他之外,还有民政厅派驻过来的一个副主任郭学德,此人年纪三十出头瘦瘦高高的”在民政厅的人事教育处任划处长。

剩下的就是林业厅组建的班子了,规划发展科、综合科和行动指导科三个科的科长,规划,发展科主要负责调研和制定相关文件,还有审批的权力,行动指导科是负责指导树葬的具体事宜,综合科的意思”那就不用再解释了。

麻雀虽小,可是五脏俱全”陈主任也没在意,先召集大家开动嘴巴,吃喝一阵,才说起了这个树葬的相关流程。

有意思的是,郭主任跟谢主任死蒂弄不到一块儿,谢大庆说东他就要说西”搁给不明白的人看,只当这位是有意拆台呢。

利之所在啊,陈太忠知道”这是民政厅有意强调他们对殡葬管理的发言权”倒不是郭主任此人真的沉不住气。

想到稽查办成立的时候”纪检委派驻来的李大龙和组织部的林震一声不吭,陈主任对眼下的局面,还真是有点恼火,“对了谢主任”回头凤凰林业局要报个树葬项目上来,你关注一下。”

嗯?谢大庆听得就是一愣,郭学德也是一愣,好半天他才问一句,“陈主任,咱们不是优先开展素波的树葬项目吗?”

陈太忠闻言,淡淡地扫他一眼,根本懒得理会,转头冲谢大庆发话,“我以前下挂的一个村子”石漠化了,村民们苦得很,我这老村长……有愧啊。”

郭学德吃他这么一眼,登时就噤声了,人家根本就视他如无物”这时候他才想起来,这陈主任不但是办公室的正职,更是连凌厅长都要买账的主儿……

一时间,他心里懊恼无比”唉,我为难林业厅就行了,何必跟这位叫板?

“没问题”,谢主任见郭主任吃瘪,心里这个痛快也就不用说了,他笑容满面地点头,“绝对没问题,不过,陈主任你还当过村长?”

“嗯,最早是村长助理”,陈太忠笑着点点头,“这一步步地走上来,我的基层工作经验很丰富的。”

在座的诸位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里都是一个念头:你一步步走上来,都是天南最年轻的正处了,那我们这算是……在一点点地爬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