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69 -2870要动了预定下月保底票

2869 2870要动了(预定下月保底票)

南省委的精神和会议,还有就是省委书记和省长的动向,至于说上面下来什么领导或者工作组检查之类的,那就要视来头而细分了。

总之,省委宣教部虽然管着《天南日报》,但那是替省委管的,近水楼台的优势是有,但是体现在头版的时候并不多。

更别说今天虽然是元月六日,却是本世纪第一个官方工作日,这样关键的日手里,头版能出现这么一篇重量级的文章,其意义可想而知。

华安扫了两眼,就梆着小碎步退了出去,找个没人的地方琢磨去了,陈太忠却是坐在办公桌后的椅手上,细细她品味了起来,越品味,他就赶是吃惊今天报纸的力道。

文章的题目叫在新的世记里,必须进一步加强精神文明建设,,,但是事实上,这不是一篇空泛的文章,而是扣紧了两个方面在写,一个方面,是关于文明县区的建设,这是今年文明办工作的一大重点,必须要写的,另一个重点,却是针对现在闹得沸沸扬扬的干部家属调查表去的。

干部家属调查表,该搞不该搞,该搞到什么样的程度?这篇文章里明确表态:这件事必须搞,而且是很有现实意义的,别的省没搞?

没错,这是天南精神文明建设的独特成果,别的省你想学?学不来的!

这是宣教部发力了啊,他很快就品出了这个味道,对省里的高层官员来说,杜毅的立场一向是清晰而又明确的,眼下在省党报的头版,猛地出了这么一篇稿手,带给下面的,必然是不尽的困感一一省里风向变了吗?

虽然大家都知道,杜毅如果转变方向的话,无须借用日报的力量,下个文件就行了,但是谁又敢保证,这不是杜书记润物细无声,,的吹风?官场里的暗示手段,真的太多了。

陈太忠倒是能确定,这不是杜毅的手段,但是他也才点搞不清楚内涵,说不得拎着报纸去找泰连成一一放假这几天,他也没去拜会泰主任。

泰主任的门口,也是成串的人在排队,不单才文明办的副职,还有各个处室的负责人一一要知道,泰主任是才去部长那里走了一趟,自家工作堆职也是正常了。

陈太忠来的时候,洪涛洪主任刚刚走进去,刘爱兰还在门外,她冲着他微微一笑,“陈主任你要是有事儿,在我前面进吧。“妇女能顶半边天,再大的事儿我也不敢排在你前面,,,陈太忠微微一笑,我排队就行了,就是一些普通的工作请示。,,

他的话说得轻巧,可是其他处室的负责人,谁又敢拈在大名鼎鼎的陈主任首面?所以,刘爱兰是第二个进去的,而他是第三个。

随便汇报了几句工作之后,陈太忠递上了今天的《天南日报》,不加掩饰地发问,“部长搞的这个,我不是很懂,老主任您怎么看?

“看什么看,部长在支持你啊,,,泰连成看着他就笑,也不看报纸上的文章一一很显然,他已经知道今天会才这么一篇文章了。

但是……这个文章出现的时机、版面和桔辞,都有点古怪,,,陈太忠叹口气,直视着自家的领导,“老主任,您要我冲锋陷阵,我绝对一点磕件都不打,可这种糊涂仗……,我真的才点挠头。

谁让你打糊涂队了?泰连成微微一笑,“我正要跟你说妮,何宗良要走了,你知道要上来的是惟吗?是曹辐泉!,,

这曹辐泉可是个要紧人物,他是铁杆杜系,原本是林业厅的副厅长,想要争夺厅长一职一一也是五龙夺珠,,中的五龙之一,后来他发现林业厅的水太深,索性一转身,去寿喜做了常务副市长,还特地抓了一下经济林的育苗和水土保持。

这年头的人,真的是要讲个运道,他搞苗种不要紧,却是恰恰地赶上了旭年的大洪水,按说有这个意外,他接手林业厅不是问题,可是偏偏地,他炮轰了一下政策,说是早重租的话,不会酿成这种后果。

所以大家都知道,曹辐泉是个能人,但是这货太不合时宜,杜毅也不好把他往林业厅塞了,索性就是捡了一个机会,把他的市长扶正。

再然后杜毅去了省委,曹市长升为省委副私书长,省委办公厅办公室主任。

何宗良走了之后,他的私书长位置就能扶正,正厅直接蹦列省委常委,就是这么简单,资历或者差了一点,但是才杜毅的支持,那算什么?

要说升官的速度,这家伙一点都不比臧毕怪,只不过藏毕是扎扎实实干事,杜毅力棒,而曹辐泉风格比较犀利,可遇到的机会太好了。

他没在寿喜等着上市妻书记,是直接来省委做办公室主任了,现在看这就是一个明智的选择,而若没有何宗良这柑手事,他再熬五年,等杜毅差不多干完下一任的时候,给他谋个副省也就是全活了。

曹福泉要当私书长?,,陈太忠听得眉头一皱,不带这么开玩笑的,这么多正厅盯着哥省呢,你曹辐泉直接省委私书长?

“所以,咱们能发这么一篇稿手,秦连成苦笑,他确实知道这篇稿子的来历,你以为省党报的头版,那么好争的吗?”

原来是潘刮屏跟杜敦的默契,陈太忠听明白了,他并没有去关注省委私书长这一职务,事实上不光是他没关注,都没有人去找他活动此事,大家都知道杜书记不待见小陈一一何宗良走人,恐怕原因之一都是跟他同小陈有联系。

虽然省委私书长是省委带委,不过这个位置有点特殊,省委的大管家,中租部很少直接插手,一般就是省委提名,走个形式就迂了,所以杜毅要做的工作,主要是省内几个主要颌导。

陈太忠也听明白了,但是他觉得一个省妻私书长的任命,只换这么一篇稿手,未免才点太划不来了,,(只是这么一篇,还是以后还会才?,,

这我邮儿知道,我的消息也不是从部长那儿得来的,毒连成一摊双手,很坦白地回答,杜毅要做工作,不但要跟潘剑屏打括呼,许招辉那儿也少不了。

啧,,,陈太忠遗憾抛叹口气,要是能多登几篇,咱工作就好开展得多了。,,

也许……能多登吧,,,泰连成笑一笑,随意地解释一句,既然已经开了头,再收也不是那么好收的。

也是啊,陈太忠点点头,离开主任办公室,事实上,杜毅没理由坚决她反对精神文明建设,这是总设计师定下的基调,而杜书记眼下压制文明办的行为,也走出于上层政冶斗争的需要,不涉及什么别的恩怨。

这种情况下,宣教部想在头版多发一点稿手的话,发也就发了,反正用的又不是省委的名义。2870力章要动了(下)想明白了这些,陈太忠的心情就很愉快了,然后他又接到一个更令人恰快的消息,树葬办常务副主任谢大庆打来了电话,说是碧空省林业厅可能最近要来省厅取径一一关于树葬的。

老索总算是记得抬我一把了,陈主任这心情大好,要说蒙书记在碧空,跟杜毅的心思差不多,都是还没有轶下心思来抓精神文明建设,甚至这二位的理由都一样一一帮上面争筹码呢。

所以素艺愿意支持这个树葬,那就算很给面子了,说不得他抬手给那大秘打个电话,那厅,问你个事儿,你们那儿林业厅,要来我们这几取径,老板知道不?,,

关于树葬的吧?,,那帕里听得就笑,根本就是老板示意我安排的,听说你是一把手一就是那个名宇才点别扭……哈哈。,

稳重,要稳重啊,你好歹也是厅级干部了,陈太忠尴尬地咳嗽一声,又说两句之后,挂了电话之后,又拨电话给谢大庆,要他尽快动起来。这样还不行,他在单位仕到十点半,驱车直奔林业厅。

这时候,李无锋也收到了下面的报告,别的不说,只冲着这是碧空的兄弟单位,就值得他认真准备一一是索艺在临走之前,将他扶正的,尽管这人情是记在了陈洁头上。

而且树葬这个新生事物,相关建议虽然早就才了,可是第一个着手去尝试的,是天南省林业厅,这本身就是李厅长的业绩。

所以陈太忠赶到的时候,发现李无锋正背着手在视察树葬管理办公室的房间,见他来了,李厅长点点头,太忠,你才没有觉得,七间办公室头点少?,,

树葬办一正两哥三个主任,这就是三间办公室,剩下四个房间,就是四个主要科室,连文印都是跟财务在一起办公,感觉才点拥挤。

“就这样吧,,,陈太忠摇摇头,对于新单位搭架手,他是再熟悉不过了,从业务二科到科委的八个哥职,然后再到驻欧办和稽查办,他径历的类似事情太多了。

这科室一多,就存在个费用和人员安置的问题,别的她方备有自己的特点,但是这个树葬办,费用肯定是要足良树葬牧费桂伪的,咱搞树葬也不是为了敛财,榨手没必要支得太大,实在不行,我的办公室跟谢主任合并了。

这倒也是“,李无锋点点头,他都是要退的主儿了,博个政绩就行了,确实不指望树葬嫌大栈,你的办公室肯定要留着,小谢,你和那个……小郭的办公室合并一下吧。

郭学穗也在现场,不过李厅长发话,他还真没胆手去顶,哪怕他是代表了民政厅,一个副处长,怎么去跟厅长叫板?

接下来,大家又探计了一下树葬的管理流程,看一看制定的相关文件,而且谢主任表示说,素波林业局的报告已经打上来了,初步确定了一个靠近永泰的地方做墓她。

想建一个公墓,要做的事情真的太多了,但是最难搞定的,还是营业执熊的问题,树葬办放行的话,剩下的事情就是走程序了。

这一通仕完,就到了中午,李无锋挽留下了陈太忠,至于郭学德,那也就跟着沾光了,酒桌上说起来这次碧空的考察,李厅长畴蛤才点感慨,“要是他们再晚来两三个月,素波的树葬墓地,可能就已径建得差不多了。,

“咱们已经由理念上升为行动了,足够了,陈太忠笑一笑,李厅长您要宣传的话,等树葬的墓她建好了,我也可以帮着邀请几家兄弟单位的人来取径。

宣传的力度,肯定是越大越好了,李无锋笑着看他一眼,也不持饰时名声的追求,66太忠,听说中央媒体,你也有不少熟人?,,

“才那么一两个,陈太忠点点头,瑞起面首的酒杯一饮而尽,到时候看情况再说,应该是问题不火……,,

他一直在仕树葬办的事情,直到下午去了文明办,发现气氛亦点不对劲,扯住郭建阳一问才知道,今天上午那篇旗帜鲜明的稿手,再次将文明办菲到了风口浪尖上。

为这个干部家属调查表叫好的读者很多,其中有群众,也有离退的老干部,打到日报杜的电话真的太多了。

不过其中也夹杂着一些疑问和旁敲侧击,据林震说,下面她市才个别的组织部长,甚至直接将电话打到省委组织部,想明确一下,干部家属有绿卡的话,考评的时候该做如何处理。

匿名打电话来文明办的也很多,才人甚至是一接通就破口大骂,干部家属才禄卡,犯了什么天条?麻痹的你们文明办也就敢牧栓一下厅级干部,有本事查省部级、总理级的去!

“群情激愤啊,陈太忠不以为然地微微一笑,“他们怕了,痛了,自然就要跳出来了,下一步就可以明明白白抛受理关于绿卡的举报了。

可是……郭建阳欲言又止,好半天之后才以口气,那些人的抱怨也有道理啊,只查厅级以下的干部,省部级咱们不敢动,算区别对待。这个问题,你要分几个方面来看,,,很难得地,陈太忠跟自己的通讥员细细地解释了起来,因为他很清楚,建阳的骨手里正义感很强,不能突破这个心结的话,将来做事未免就会缩手缩脚一一这是底气不足造成的。

陈主任认为,省部级和厅级干部根本就是截然不同的心态,厅级以下的干部一旦事发,携款潜逃的太多了,尤其是那些县处或者说科级干部,不但贪起来肆无忌惮吃相难看,为防事发,全家移民就是最后的趋势一一那些栈,能保障他们在诲外也过上骄奢的生活。

省部级里面,吃相难看的就不太多了,不用太担心秋后算账,更重要的是,就算他们退休了,影响力也足以庇荫他们的手女,那么他们吃撑着了,不在国内做人上人,跑出去吃老本?

到了省部级以上,你一旦移民出去,国内的影响力怎么保持?黄老的大儿手就全家杉民加拿大,那是才历史原因的,其实我认为……上面巴不得黄老全家都移民出去呢,但是现实吗?,,

这是一个因素,另一个因素就是老话重提了,省文明调查管厅级干部都费劲儿,还能管得了省惩干部?而且这个干部家属调查表后续的动作,可能会更吓人,那么就不合适一下手在全国雅广,搞个试点也是才必要的。

“咱们认认真真地搞出这个试点,上面要考虑这方面因素的话,必然要借鉴咱们的经验,也就是说咱们搞得越好,内容越丰宫,赶脚踏实地,就越能为上面提供解决问题的思路。,,

“国家干部,在这个国家才算干部,离开这个国家就什么都不是了,,,他微笑着看着自己的通讯员,你不会认为,省部级干部想不到这一点吧?,,

明白了,郭建阳点点头,他何尝不知道文明办的调查上限?只不过是一口气儿不,,员而已,颌导这么解释,他当然就接受了,其实普通老百姓,哪里知道省部级干部的各种行为?赶是基层干部全家移民,这影响才越坏。

“对啊,陈太忠点点头站起身,“我去找主任问一问,看看能不能搞个举极什么的。,,

泰连成在办公室里,一脸的倦意,见到他进来了,才感触颇深地笑一笑,嘿,咱们这次算真正地捅了马蜂窝,我就奇怪了……家里都成外国人了,他们有什么脸做中国的干部?

我想登个稿手,受理举报吧?,,陈太忠直接发话,我知道这稿手登不列日报上,上青年报行不行?就公布我的名宇了。

“受理举报……,泰连威沉蜂片刻,最终是叹口气,“这件事情,还得跟部长育量一下,部长也许会府别的办。,,

反正得抓紧,等曹辐泉上任了,就不好办了,,,陈太忠也是叹一口气,现在的文明办就是潘剑屏说了算,等曹福泉成了私书长,虽然这个新扎的私书长,铁定是常委里垫底的,但总是闹心不是?

毒主任办事也挺利索,下班后不久,他就给小陈打个电估,66我跟部长说了,部长说跟组织部协商好了,打算出个内部文件,要大家充分重视干部家属调查表,保证自己没有受列家人的蒙蔽,何宗良那边你括呼一下。

潘刮屏的手,果然是不怪啊,陈太忠挂了电话,心说人家这做事更才章,这个文件下发之后,就该把刀壳出来了吧?

一边想着,他一边就下了车,小紫菱说她爷爷这两天不太舒服,他下午就约好要来探塑,不成想一进门,就见到一个他极不愿意见到的人,禁不住眉头一皱,你也在?,,

(月初,惯例凌晨还寸一章,不过大概不会太早,最近卡文卡得厉害,预定下月的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