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72 -2873拳头大

2872 2873拳头大(求保底月票)

嗯?有古怪,陈太忠马上就判断出来了,在场这么多人,这要是抓住了一个小偷,大家打得理直气壮,那就不会没人回答。

在有闲工夫的时候,他是不介意出手伸张一下正义的,于是他哼一声,“都给我住手,这是怎么回事?”

听他发话了,打人的那几位扭头看一看,也住了手,然后随意地散开走人,陈主任倒是想使手段留下对方,但是……,…他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不是?

而且这些打人的家伙,也深明不为己甚的道理,这让他心里越发地好奇了起来。

说不得,他只好打一道神识在动手最狠的那厮身上,转头看向挨打的这位,“这是怎么回事?”

被打的这位口鼻淌血,不过看得出来,伤势并不严重,他愤愤地回答,“怎么回事?马坡村这帮村民根本就是土匪,堵着小区的门不让出不说,别人提个意见,他们就打人。”

“嗯,小区?”陈太忠抬头扫视一下,才发现一群人后面确实是个大门,只不过天色已晚,他又光顾着注意打架了,就没有发现。

这大门不但很大,而且从左到右还拉了一条大白布的横幅,上面写着几个大字,“还我们土地,村民要生存!”

这么大的字儿,哥们儿都没看到,真是惭愧啊,陈太忠细细看一眼那横幅,确定是将小区死死地堵住了,而且横幅下还摆了大石头,有人推自行车的话”能从横幅下面钻过来,至于说汽车,那是想都不用想”三轮农用车都过不去。

然而下一刻,他就想到了一个问题,这个马坡村也是西城区的,这里不是撤村委改居委了吗?“小区是占用了村子的土地?”

“兄弟你稍等一下,我打个电话叫〖警〗察来”,挨打的这位咬牙切齿地回答,他从旁边的一辆面包车上摸出一个手机”开始翻看号码,“操的,这事儿我跟他们没完。”

“先回答我的问题”,陈太忠不耐烦地呵斥一声,“我认识的〖警〗察比你见过的还多,先告诉我怎么回事,你要有委屈”我帮你叫警察”

挨打的这位见此人口气奇大,也只能停下手来,事实上他使唤别人也不一定方便,眼前有人愿意帮着出头,他自然乐于成全”于是愤愤地一指小区,“这不是别人占了他们好土地,这小区本来就是马坡村开发的!”

“那是村长开的房地产公司,又不是我们人人入股”,一边有人看出来了,开奥迪车的小伙子似乎很有点来头,说话的语气也相当冲,于是就有人出声解释,“这土地是村子里的土地”属于大家的,他们这么卖”违法!”

“少扯鸡巴淡”,挨打的这位不干了,大声嚷嚷了起来,“售楼处就在村委会对面,我们买房子的时候,你们谁站出来拦着我们买了?有一个这样的人没有?”

“说来说去,还是那三十平米惹的祸啊”,一边有人低声感慨…………

此事说来话长,不过大家还都不怕说,于是你一言我一语的,就将事情解释了化七八八。

这马坡村是离市中心较近的一个村子,现在西城区所辖的范围,半数以上是以前的农业县区,只不过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近郊不少农业区的土地,都收归国有了。

前几年西城区搞规划的时候,马坡村受益相当大,尤其是西城区做为新兴城区,没有老城区那么多的拖累,开发便利不说,前景也看好。

市里征了马坡村不少土地走,但是也没征完,这两年西城区的房价蹭蹭地往上涨,贵的地方都两千七、八一平米了,便宜的也两千子、四了。

于是这个村长刘二狗也搞个房地产公司,纠集几个有钱的主儿,征了马坡村的地来开发,不过这属于城中村改造项目,没大红本儿。

当然,村子里的地不能白征,尤其这是省会城市的城中村,你再是村长,想鲸吞集体财产也是行不通的,征地的收入,将会成为集体收入,刨除费用后,最后平摊到每一个人头占可刘二狗虽然家里有钱,搞这么个房地产公司也是很吃力,哪里还出得了这征地的费用?于是他就宣布,这一片公共用地就是白征了,不过等房子盖起来之后,村子里按人头,每人分三十平米,想买大房子的补足剩余费用可以适当优惠。

如果不稀罕这房子的,到时候村里按内部价回购你也可以用市场价,把属于你的三十平米的凭证卖给有购房欲望的业主,房地产公司认这个账。

一个人三十平米,这就挺厉害的,尤其是西城的房子大家一致看涨,就连小红本的房子,也是一千三、四一平米,要是按一家三口人来算,内平米怎么也折十一、二万了,要知道那是两千年左右的十一、二万。

村民们一听是这样的条件,自然不会拦着刘二狗卖房子,而刘村长这房子盖得好,卖得也起劲儿,一年之内第一期的二十幢楼就销售完毕,开始卖第二期了,房价也涨到一千七去了。

这时候,村民就要求兑现了,给不了房子,你先把凭证发下来,有这个条子我们就能卖钱了“说破大天来,到手的才是真的。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刘村长翻脸了,我现在给了你们房子或者凭证,你们要低价销售扰乱市场咋办?等着第三期的时候再说,那时候就是高层了,更值钱。

他的解释不能说一点道理都没有,但是村民们都很实际的,也知道老实人就要受欺负大家都不吱声的话,没准这三十平米就遥遥无期直至泡汤了。

于是村民们就开始串联和折腾,刘二狗一开始还能解释两句,到最后根本就是不搭理大家了”反正我就是这话,你们不相信,那就爱咋地咋地吧。

那就往上告吧”村子里的人告到了西城区,区政府根本不受理,首先,你们这个小区就是违法的,城中村改造项目,连大红本都不可能有,你们村民应该自发地抵制才对。

其次”刘福贵是答应了你们,一人三十平米,也写了保证书,但这是你们村子里内部的事情——他这个保证书也就是个人承诺,并不是政府文件,区里不认可。

有人说,这是刘二狗把区里的人喂饱了但是陈太忠听到这里就明白了,就算这个姓刘的村长没把区里喂饱,错非不得已,一般人也不会接这个烫手山药。

城中村改造项目,集体土地上的房屋面向社会销售这原本就是一个灰色地带,但是社会有这个需求,两千多一平米的房价,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承受得起的。

同时呢,搞这个城中村改造,也能造就一大批富豪出来不管明面上还是暗地里的有相关的利益链条在里面。

既有需求,又有既得利益者,这个灰色地带走挡不住的然而同时,这个现象只能默认它存在绝对不可能去明确,谁敢公开承认其合理性,谁就要承担相应的责任!

如果这个刘村长在区政府里没有明确的对立面,那么村民们的要求,是得不到答复的,想到这里,陈主任禁不住再次感慨一句:农民们确实苦啊,尤其是这失地农民。

但饶是如此,他也有一个问题弄不明白,“区里不管,你们可以找市里,人家小区的业主都是交了钱入住的“……,这没大红本的房子,不可能有房贷吧?”

“证件不全,哪里有房贷?我是足额交了钱,才住进来的”,挨打的这位说到这里,是越发地生气了,“我们这是一期的门儿,你要堵也堵二期的去嘛。”

“就是啊”,围观的人里,不光有马坡村的村民,也有小区的业主,闻言就纷纷表态,“这堵了四天了,垃圾都运不出去,亏得这是冬天,这么下去谁受得了?”

“就是要让你们受不了!”一个三十出头的女人发话了,明显是村民,她冷笑着回答,“市里也不管,我们堵得你们受不了,你们自己就要想办法了!”

“看看,就是这鸡巴玩意儿”,挨打的这位恼了,他的嘴巴确实不太好,但是这份心情能理解,“你说我交钱买的房子,买房子的时候也没人说不许买,啥费用从来都不少,他们他妈的堵了我的路,还有理了,这都要过年了,谁家没点年货进出?”

要说这马坡村的村民,做事也挺绝的,拦了横幅不说,还派了专人二十四小时值守,都是膀大腰圆的小伙子、失地农民嘛,闲着也是闲着。

妙的是,他们并不怕小区的人知道,自己为什么堵门,用他们的话来说,就是这件事知道得人越多越好,他们更方便来讨回公道。

而小区的业主们,却是懒得操这样的闲心无非就是车过不去了,人还能来往,上下班什么的也不耽搁,这种事儿久而久之,自然会有人操心。

也有报纸啦,电视啦接到了业主的投诉,不过过来拍一拍,记录一下也就完了,粱觏主持的《今日素波》都来过,电视也播了,不过…………还是不顶用,谁做得了这灰色地带的主?窟3章拳头大(下)

今天挨打的这位,也是被欺负急了,他有辆车,虽然不好只是个面包车,但是这年底了,人情往来礼物派送,家里还要买年货,有个车比没车强得太多了。

他的车在小区里堵了四天,今天实在扛不住了,一大早六点钟出来,给几个看守的小伙子一个人派一盒烟,悄悄地溜出来了,可是等回来的时候,怎么都进不来了,这他就恼火了。

而且这货的嘴巴确实不好,三言两语之后,那些值守的小伙子虽然只是起个威慑业主的作用,但是有人上杆子挑衅,说不得就拳脚相加教育他一顿。

总而言之就是业主和村民都知道问题在哪里,两边也都不怕别人知道,村民们无奈地绑架着业主而业主们也默默地忍受着一早晚是要有个说法的。

说起来,双方都是受害者,陈太忠听得明白,一时间他觉得脑袋瓜有点乱,不大点的事情怎么就发展成这榉了呢?

算了,就事说事吧,陈某人快刀斩乱麻的本事是一等一的,他点点头,“好吧,这些人无故打人,还有堵塞交通,必须得到惩罚。”

“你怎么能这么说话?”一旁的几个村民们恼尖了,有那五十多岁的老人站出来指责他“别以为你开辆奥迪,就有多了不起,给你面子不愿意理你,别给脸不要啊。”

“就是,我们堵的是我们集体的土地”又有人出面帮腔,“谁买了房子,受不了那就找人来解决啊,没本事解决,那活该受气了。”

“这些连大红本的楼房都买不起的业主们,有几个能承受的起这样的风波?”陈太忠登时就恼了抬手一指面前那五十多岁的老头,“老东西,别给你脸不要我翻脸连孩子和女人都打,有种你再跟我逼逼一句?”

“我就说了孙子你………”老头的话还没说完,只觉得肚皮上一震,然后就是一阵大力传来,整个人向后飞了出去,凌空飞了四五米,才摔倒在地上,登时就疼得满地打起滚来,“杀人啦,杀人啦。”

刚才业主被打,诸多业主围观却没人出头,那是因为大家谁都不认识谁,可陈太忠动手打村民,打的还是老人,这下村民们就不干了,登时七八个小伙子恶狠狠地扑了上来。

“真是给脸不要”,陈太忠嘴上说着话,手脚却是不慢,不多时就噼里啪啦地倒了一地的人,足有十个出头。

不管在哪个群体里,悍勇之辈都是少数,更别说马坡村的村民早就城市化了,大家连地都不种了,各自过着自己的小日子,欺负一下老实人没问题,但是真的遇上这种出手就让人伤筋动骨的主儿,谁还敢硬着头皮上?

看到围观的人纷纷后退,陈太忠也不去理会,抬手拨通了电话,“老冯,我在马坡村这个绿柳………嗯,绿柳山庄被人袭击了,我已经制服了袭击者,过来带人走吧。”

“有多少人?”冯局长一听就上心了,陈太忠会被人袭击一好吧,那些人真的不长眼,但是,“没断手断脚的吧?”

“十……二三个吧,都丧失行动能力了”,陈主任大大咧咧地回答,然后又是嗵的一声闷响,都说你们丧失行动能力了,还敢跑?女不给我面子了……老冯你安排抓人就行了。”,“行,我亲自过去”冯局长很果断地挂了电话。

陈太忠这么一出手,让在场的人都傻眼了,现在敢接近他的,也就是挨打的那位了,“兄弟,大哥……你真的太猛了,给哥们儿留个电话吧?”,“不给”陈太忠淡淡地看他一眼,“你这也是嘴巴太损,吃这次亏,长长记性啊。”

“但是这是他们欺人太甚啊”这位不干了,大声嚷嚷了起来,,“马坡村哪个村民家里没几套房子?有条件的都起楼了……天天啥事儿不干收租子,就比别人累死累活强多了。”,“这村民有几咋)有正当职业的?就是在家里打麻将”,他今天这气受大了,想着反正也跟村民掐起来了,就不怕再说得多一点,“都说失地农民苦,他们这是他妈城中村的!”,“就这,为了自己的几十平米,不知道找正主,把气儿撤到比他们穷不知道多少倍的人身上,还理所应当的……你说这是人做的事儿吗?”

他说的这些,陈太忠都知情,否则他也不会贸然动手去打老人,想到这货嘴巴虽然损,可确实是在维护自己的利益,多少还算有点血性,他就点点头,“行吧,一会儿过来带队的局长姓冯,你跟他说一声,我为你出头了,这村里谁还敢再欺负你,你去找他。”,“大哥,你到底是干什么的啊?”,这位却是想刨根问底,可怜他也三十出头子,一开始还管陈太忠叫兄弟现在却是满口大哥长大哥短的。

就在这时候又有人过来了,这次来的人年纪更大,是个看上去有八十岁的老妇可她的嗓门儿却不小,“谁打了我孙子?给我站出来。”,“少跟我唧唧歪歪的,火了我连你一起打”陈太忠眼睛一瞪,他不是不知道尊老爱幼,但是这老人要是不像个老人了,他也就不介意撤一把野。

“你……你”,老人颤颤巍巍地走进人群,才待发话,不成想一眼望去,发现地上躺满了人,鲜血淋漓的,登时嗷儿地倒吸一口凉气,活生生地吓得晕了过去。

就这当口陈太忠身子一闪冲出人群,抬手捉起个十一二岁的小孩子一这娃娃趁别人不注意,正拿了砖头,娶牙切齿地划他的车呢。

他的手一抖,孩子直接飞进人群啪嗒掉到地上,一声没吭就晕了过去,他冷哼一声,“民风彪悍的地方,我见得多了,你们马坡村……差得太远连孩子都是搞这种下三滥。”,说着话,三辆警车就风驰电掣地赶了过来,略略一了解情况之后将地上的人统统都塞进了车里,冯局长左顾右盼一下下巴微微一扬,“把那横幅,给我撕了……严重影响社会稳定,谁阻拦就抓谁。”

“我看你们谁敢”,就在这时,外面黑压压地围过一大帮人来,却是村里其他人闻讯赶来支援了,来的人也知道这边出了状况,手里都拎着棍棒什么的,一眼望去,足有一两百号人。

冯局长一看,这这……要酿成群体性事件了啊,而且他三辆车就是带了七个〖警〗察来,一时间也有点傻眼,禁不住侧头看一眼陈太忠,“陈主任……呼叫支援吧?”,“没事,还有人来呢”,陈太忠笑着摇摇头,“不过,叫支援也行,再来上十来八个维持秩序的,就行了。”

他是真有底气,而且这底气很快就变成了现实,不多时,就来了三辆大轿子车,都是四十座的那种,车上噼里啪啦下饺子一样,跳下来百十来号人,大多数人还穿着制服防暴大队的人,“怎么回事,谁闹事?”,“堵住路口的,都是闹事的”陈太忠的手来回一指,“谁还在那儿,抓就完了,敢袭警的你们下手就是,只要打不死人,都算在我头上。”,他这一嗓子下去,人就散了差不多四分之一,有那不怕死的想硬扛上去,怎奈不少人也是攒鸡毛凑胆子的主儿,等十几个人被打翻在地反扭着胳膊送上车,一干人一哄而散,防暴队员却还在追打,到最后捉了差不多三十号人。

“你也就是会帮着刘二狗欺负人”,有人在人群里大声喊,“我们的房子还没影儿呢,你当城中村人人都有钱吗?”

“这话谁说的?”陈太忠眼睛一瞪,四下打量起来,其实他已经知道是谁说的了,不过喊话的那人也是四五十岁,刚才解释原因的时候也是客客气气,而且动手的时候,这位就退到后面去了。

陈某人拳头虽然大,但却不打无关的人,尤其是此事他还有后续手段,所以就假巴意思地咋呼一下,有村民还想继续纠缠,可是看到那杀气腾腾的防暴队员,大家也只能低声嘀咕两句了。

就在围观的人越来越多的时候,一个矮黑胖子走了进来,不是别人正是韩忠,他笑着冲陈太忠点点头,“人没来晚吧?”,“不晚,正好”陈太忠走上前拍一下他的肩膀,“让他们走吧。

合着这防暴队员是韩忠喊过来的一韩老板最近跟高云风走得近,高公子以前跟防暴队的关系就不错,这一来二去的,韩忠也跟防暴大队建立了良好的关系。

看着三辆大轿子车扬长而去,陈太忠抬手一指刚才发牢骚的那位,勾一勾手指头,“你,给我过来。”

“这……我没干啥啊”,这位迟迟疑疑地不敢上前,就在这时候,又是两辆警车呼啸而至,却是分局支援的〖警〗察到了。

想到这位打老人、小孩都不手软,中年人磨磨蹭蹭地走上前,心说他就算打我,我也不反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