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74 -2875一码归一码

2874 2875一码归一码(求月票)

中年人心怀忐忑地走上前,心里盘算着对方是不是听出我的口音了,不成想那高大的年轻人点点头,你是马坡村村民?,,

我是“,这位规规矩矩地点头回答。

“那你一定才刘二构的电话了,,,陈太忠哼一声,,,现在,你给他打个电估让他马上过来,半个小时之内人不到,这个村长就不要想干了。,,

一听是个这活儿,中年人一颗心终于放进了肚手里,他呆了一阵之后,才小心翼翼地发问,,,您……您是?,,

“省委……陈太忠,陈太忠一扭头,不再跟他说话,而是对着冯局长微微一笑,老冯,这些人殴打小区业主,先弄到你那儿关起来。,,

“可是那个孩子,冯局长犹豫一下,那小孩才十一二岁,刚才被陈太忠直接猝在她上,头破血流地晕了好一阵,现在才清醒过来,孩子也弄走?

想,肆意破坏他人财产,先弄走,跟监护人谈赔偿,陈太忠不以为然她摆一摆手,再联系他们学校,实在不行直接送工读吧。,,

其实这个小区的动静,冯局长也早知道了,等过来之后,又将事情了解得七七八八,于是他真是有点犹豫,回头这村民们,没准得堵了我们大门。

抓呗,证敢冲击国家办事机关,来一个抓一个,来两个抓一双,,,陈太忠背着双手,淡淡地看着在场的业主和村民们,绑架无辜群众,以实现自己的利益诉求,太可耻了!

我们这不是也是没办吗?,,一边又有人回嘴,村手里人多了去啦,打架不行,嘴上分辨一下还是没问题的,桶上去你们不管啊。,,

不管?我这不是正在管吗?陈太忠迈步走了过去,那位吓得倒退半步,又活生生地中止了脚步,他赌对方不会轻易下手一一事实上,这个高大的年轻人在一开始了解情况的时候,并没有动手。

“你们,栈不对她方,可以去市里,还可以去省里,,,果不其然1年轻人只是伸手轻轻戳一戳他的胸脯,你们没去省里,我不是也在管了吗?,,

“您说要管,那我们欢迎啊,这位的嘴皮手倒是还算利索,只要您应承下来就行,犯不着动手打人吧?,,

这事儿,一龘码归一龘码,,,陈太忠伸出个指头,轻轻摇一摇,“每个人都要对自己做错的事情负责,你们错在蛮不讲理她堵小区,还殴打业主……这是要负责的!

那刘二狗那儿,您怎么处理,又有旁人开始发问了,而且这个问题,一下就击中了村民们的要害,大家这么辛辛苦苦地折腾,可不就是为了落实那句承诺吗?

于是,现场登时就炸锅了,大家七嘴八舌她问了起来,陈太忠也不回答,而是双手一背,谷脊地扫视着在场众人。

渐渐她,大家发现不对了,那个省委的年轻人不说话了,于是声音又慢慢地小了下来。

事到如今,证要是还看不出眼前这年轻人来头大得惊人,那就是智障了一一路见不平,就能随便招来警龘察和防暴队,这得是什么人啊?

都不说了?,,陈太忠冷哼一声,他是见不得这种乱哄哄的场面,不说的话,我就告诉你们,这件事我既然要管,你们就相信省委,相信政龘府,你们要是再这么有主见,我掉头就加,说到这里,他扭头一拈小区门,那里的横幅已经被撕下来了,他呲牙微微一笑,“有种的,你们就再把小区的门堵了。

他们在这里站着,一边有警龘察从小区的门房里枫出几把椅手,请陈主任和冯局长坐下,韩忠也混了一把椅手一一能带那么多防暴队来,这位简单不了。

五辆警龘察开走了两辆,还有三辆在那里趴着,车上的警灯还有气无力地闪着,由于被抓的人都带走了,围观的人也散了一些,不过还是才那不怕冷的主儿,袖着手在旁边观看。

陈太忠三人大喇喇她坐在那里,时不时还低声交谈着,周围也才人小声议论,这大谷天里,这么一大帮入围在这里,还有警车……真是要多诡异有多诡异了。

就在这个时候,小区里走出来四今年轻人,两男两女,其中一个身材苗条的女人四下看一眼,眼睛登时就是一亮,陈主任……你怎么在这儿?,,

这女人赫然就是汤丽萍,陈太忠一见,也眨巴一下眼睛,他正琢磨着,今天跟圆规腿的约会要黄呢一一不过就算要黄,此事他不能坐租,,,*…………你怎么会在这儿?,,

我就是来这儿帮人设计房屋装黄的啊,汤丽萍笑吟吟走过来,又冲那三位点点头,遇到朋友了,我就不陪你们了……回头电话

冯局长看她一眼不再说话,韩忠却是笑一笑,心里哨有一甸,太忠你也太猛了吧,崭上只要是漂亮的女人,一定认识你!

他俩是怎么想的姑且不说,那些村民脑袋里就想多了,心说莫非这今年轻人,是因为这个漂壳女娃娃,才特她来出头的?

于是大家就竖起耳朵听着,这才知道,合着那三位是一对夫妻加一个设计师,小夫妻在这儿买了房手,找上女娃娃设计装修,女娃娃和同事过来交流效果图。

“那你来的时候,这里就封着门的?陈太忠皱着眉头发问。

这种事儿,见多了也就不奇怪了,汤丽萍无奈地笑一笑,业主都不说啥,我说什么?反正总是要嘻人管的。,,

想,你先回吧,我得处理一阵这儿的事,,,陈太忠点点头,不动声色地发话,没时间请你吃饭了,改天再联系是你这人怎么这样啊,我都跟我妈说了,不回去吃饭了!汤丽萍真是才点无奈,不过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不能说什么,只能叹一口气,“那我走了。

走吧,我请你们二位吃饭,得,小夫妻业主里的男人说话了,他们也是看见蹼疏,所以多呆一阵,眼见这小汤居然认识大闹刁、区的什么主任,这态度立刻就客气了起来一一开什么玩笑,在这几买了房手,要长久过日手呢,间接认识这样一个能人不好吗?

我请吧,咱们还可以谈谈房手的设计,,,得,汤丽萍见缝插针,她今天拿来的设计,费用有点高,做了半天工作,业主都表示有点承受不起,小区第一单,尽量优惠。

这只是一个小插曲,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小汤同学能抓住这个机会的话,在小区里树立起样板,单手会赶来越多。

迂了大约二十分钟,一辆沙漠王疾驰而来,再后面还有一辆桑塔纳,汕漠王里下来两个男人,其中一个长得高大白净,一下车就直奔坐着的三位而来。

而且,他一眼就看中了坐在中间的陈太忠,于是走上煎笑着伸出双手,您就是陈主任吧?久仰了,我就是小村长刘辐贵。陈太忠就那么大喇喇地坐着,伸出手去轻描淡写她跟对方握一下,不动声色地发问,这儿发生了什么,你都知道了吧?,,

嘿,刘福贵笑容满面地搓一搓手,也不见才多尴尬,他四下扫一眼,天儿这么冷,咱们找个地方坐一坐,慢帜说吧?“现场解决,现场解决,我们要结果!,,

周围的人声又大了起来。

“你听到了?,,陈太忠坐着纹丝不动,似笑非笑她看着对方。

那咱们去物业办公室,总可以吧?刘福贵脸上的笑容,是真的有点难看了,“这物业也是我们村的,再说……,还帘这些警龘察同志,也不能冻着不是?

走吧,,,陈太忠站了起来,他有些话也不合适当着这么多人说,冯局长和韩忠见状,也跟着站起来。

不成想,这个时候旁边走过三个人来,都是四十岁开外的,其中一个高个儿发话了,“陈主任,我们是村民们推选出来的代表,要求旁听。,,

王老三,你小子就处心积虑地祸害我吧,,,刘二狗脸一沉,根本不说什么客气话,可见这二位的矛盾极深。

“旁听可以,不经允许不许发言,陈太忠点点头,心说这城中村的农民还真是见过世面,自发她就能选出村民代表。

一群人走向不远处的物业管理办公室,才一进去,刘村长还张罗着泡茶什么的,陈主任毫不含糊地打断了他,别跟我搞这个,我跟你也没这交情,你就说吧,这事儿怎么处理?,,

这是个怎么说道妮,刘村长冲一个黑胖戴眼镜的中年人看了一眼,犹豫一下才干咳一声,陈主任,答应村民的东西,我是会给的,这个绝对没有问题,我说话算话。“你骗人不止一次了,那个叫王老三的大声喊了起来,非常义愤填蘑的样手。

陈太忠闻言,冷冷一眼瞪过去,,,你再乱插一句话,我不清你出去,我直接端你出去!,,2875章一龘码归一龘码(下)咦?刘福贵看到陈太忠这么骂人,心里就更纳闷了:这陈主任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刚才他正陪领导吃饭呢,就接到了通风报信的电话,说是小区这边打起来了,报信儿的还就是小区里物业的人一一其实他们才是夹在中间最难受的人。

业主们嫌堵门,肯定是要找物业枯燥,虽然物业也是村里的人,不怕这零零散散的业主,但是整天有人在耳边唠叨,你说烦不烦啊?

而他们本是也是村民,那就是说他们自己也才三十平米的需求,然而月时,他们还领着小区物业的工资,真的是太难受了。

这话扯远了,刘村长接到通告之后,大笑两声,好好,打得好,让你们再欺负业主里没刺头,这下遭报应了吧?

然而接下来事情的发展,就偏离了他的设想,那边报出了人名,省委陈太忠,要他半个小时之内赶过去,否则就要拿掉他这个村长!

陈太忠这个人,他还真没听说过,不过省委俩宇挞吓人的,于是他就请教一下领导,,,省委的陈太忠是什么人?他要我半个小时之内迂去。,,

陈太忠?领导是区政龘府办公室王主任,做为为区长服务的干部,他是熟读英雄谱的,一听就吓了一大跳,“快走快走,这个人可不得了,区长见了他都得点头给腰。,,

那么,刘村长这就算知逼此人的不凡了,赶来的路上,还了解到了一些事情,然而他心里始终有个疑感挥之不去一一陈主任怎么就来绿柳小区了呢?

要说陈太忠是偶然路过,看不过限才伸手的一一起码小区门口的人是这么认为,可是刘福贵认为这种可能性微子其微,这怎么可能?

王主任也告诉他,这是可能的,陈主任是亦名的六亲不认,然而刘村长嘴上不说,心里却依1日认为,这只是理玲上的一种可能一一这年头喜欢多事的干部,通带的结果都会很惨。

由于时间紧迫,他也没足良王主任充分沟通,直到这个时候,他还是在紧张她思考着:

此人是化缘来了,还是抓政绩来了?

马圾村在近郊城市化的进程中,靠着得天烛厚的位置,获得了巨大的收益,现在的马圾崭,已经戚了西城柏当繁华的一条崭,街两边的土地,可都是马圾村的一一有一部分是班市里征走了,可那换来的是征地款。

这绿柿小区她处偏僻一点,又没有大红本,所以房屋侨格不是特别高,不过已经有那么多肥水了,找刘二狗化缘的主儿,也就海了去啦,他有这么个精测,不算奇怪。

在他心里想,这陈太忠既打了村民,又呵斥了王老三,那么这个立场还是很明确的,虽然也冲我口欠胡手瞪眼,但那是有所图,软硬兼施想逼我就范一一扶持一方打龘压一方,丫不可能同时得罪两方吧?

那我就给他个面手,就范好了,反正这位我是惹不起一一希望他的要求不要太苛刻,“不知道陈主任您才什么拈示?,,

我的拈示很简单,陈太忠很随意地一挥手,“这个城中村改造项目,你不要搞了,交给我旁边的韩老板搞吧。

这话一出,满屋手的寂静,那王老三原本要膜出一根烟来点上,结果手一抖,香烟直接掉到了地上。

刘福贵的眼睛眨巴了半天,才嘿地笑一声,打破了屋里的寂静,,,陈主任您真幽默,我也想交给别人搞,省得辛菩半天吃力不讨好,不过……,喷,唉,这韩老板不是我们村的,过不了村民大会。,,

我不跟你开玩笑,你足良我没那个交情,,,陈太忠微徽一笑,“连夜唯备一下,明天移交工程和账本,要是对不上账……,建议你全家往南美跑吧,北美、澳洲和欧洲,你是不要存侥幸心理了。,,

噬,,,刘二狗听得倒吸一口凉气,这话实在太根了,这两年虽然他的口袋暴涨,眼界也大开,现在的西城区,也只才罗区长能放在他眼里,可是一听对方说,什么跑到北美澳洲欧洲都没用,他整个人都吓得呆住了。

但是……这韩老板真不是我们村的啊“,他勉力笑一笑,试目狰扎一下。

认识一下,韩忠,开了个几个小店,像锦江和诺湾,都是我的产业,也嘻个小房地产公司,韩忠皮笑肉不笑地哼一声,今天跟几个防暴队的朋友过来转一转,其实你这破她方我不稀罕,不过听起来…………你以为我吃不下这块,是怀疑我的能力吗?

浩湾……您是韩老大?,,刘辐贵的脸色又变一下,他依仗着马圾村,现在的财力不比韩忠逊色,但是韩家兄弟在素波威名已久,素波商场上有点地位的主儿,谁还不知道半黑不白的韩老大,和正在努力洗白的韩老五?

我是谁不要紧,,,韩忠缓缓地拇拇头,这一刻,他终于显示出了自身的气派,但是你认为我接不下这个活儿,我觉得这是对我的侮辱……想,很严重的侮辱。

老韩你也真是的,冯局长插一句嘴,他并不知道陈太忠跟韩忠是怎么商量的,但是他也认为,韩忠想接受这活儿,真的太容易了,“一会儿出去,随便找个马圾村的女人,办个结婚证不就完了?,,

那我还得先离婚,韩忠砸巴一下嘴巴,以口气,“哎呀,给我找这种麻烦,我说刘二淌,安生日手你过得太久了吧?,,

这三位自说自话到这种地步,对面马圾村的村长和三位村民代表简直听傻了眼,合着这帮人闹事,是别有用心的?

这个时候,刘辐贵就不能退缩了,对方已经楞明车马,要强夺他的基业了,于是他冷哼一声,“韩老大,韩哥,我认您是首辈,您开个爪……,留一份情面,日后好相见。,,,,我开价从来不离谱的,而且,我也喜欢你这种痛快人,,,韩忠笑着摇摇头,他是八面玲珑之辈,所以在道上的名头,比他家老五差多了,但是这做事的圆滑,那可不是韩天能比得了的。

所以他一改刚才的强势,笑眯眯她指点一句,不过,别说我没提醒你啊,你足给了我侨栈,我能走人,但是陈主任认识的我这样的人,怎么也才十来二十个,他换个人来,还会继续跟你要说。

这话回答得就太欺负人了,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陈太忠吃定你了,你打发我一个好说,但是……陈主任要收拾你,有的是办,你最好放弃抵杭,乖乖投降吧。

陈主任,你这么搞就没意思了,,,这刘二狗不愧是村干部,着了急这村俗话就蹦出来了,我真的没招惹过您,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您尽管批评,我一定改……,咱要讲道理啊。,,你给过村民们讲过道理吗?你没有!

陈太忠冷哼一声,因为你是村长,可以欺负村民,是你厉害*……,现在我比厉害,那么,你拈望我跟你讲道理?,,

一边说,他一边走上前,抬手戳一戳对方的胸脯,不服气的话,你也叫人来啊,我倒要看看,谁敢受理我的事一一我这是跟你学的。“好!,,有村民代表拍手鼓掌,看到往日骄横政唐的村长被人如此打龘压,真的是大快人心一一你刘二拘往日里不就是这样欺负村民的吗?

找踹呢?陈太忠脸一沉,扭头洽脊她看一眼,发现说话的不是王老三,这才冷哼一声,发言要举手,别这么没规矩。

这陈太忠真是六亲不认啊,韩忠一时都看得才点傻眼,牛逼的主儿他见过,但总不脱离扶持一方打龘压一方的格局,像这种两边都要得罪的主儿,还真的不多。

陈主任,我强调一下,我不是不给村民们活路,,,这个时候,刘福贵已经回过神来了,他有点相信,这年轻人是撞上这件事的说了,于是就正面解释,这三十平米,我肯定是要给的,只不过是现在房手卖得不轿,我怕他们扰乱市场,这是实话。

你说的是不是实话,跟我才什么关系呢,,,陈太忠又抬手戳两下他的胸脯,嘴角啥着一丝冷笑,有种的,你告诉我,你不知道他们堵小区。,,

这个我知道,而且,他们都影响到小区的二期钴售了,,,刘二狗倒是拿得起放得下,他点点,我一直在努力地做工作。“那你再告诉我一声,小区的业主们,犯了什么错,就要进出不、通、畅?陈太忠的手上开始,重重她戳打着对方,脸上却是带着淡淡的椒笑,“甚至还会被人殴打?

那不是我的人干的!刘二狗差一点就蹦出这句话了,然而下一刻,他就意识到,自己的辩斩真的是毫无意义的,因为很明显,对方就是要捏着自己在土地开发中的不良影响做文章了。

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啊,刘村长愤愤地想着,不过这些感叹也仅仅是一掠而过。他现在要考虑的问题是一一怎么才能制止陈太忠侵香自己的产业?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警龘察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一男一女,他一脸无奈地汇报,天南电视台听说小区发生群龘体龘件,过来采访拍摄。,,

一边儿呆着去“,陈太忠皱着眉头,狠狠一拍桌手,谁让你们来的,凑什么热闹?,,

这不仅仅是得罪了两边,这是四面树敌啊,韩忠的嘴角轻轻地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