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80 -2881栽赃

官仙无弹窗 2880 2881栽赃(求月票) 顶点

一秒记住

秦主任表现出了充分的信任,但是陈太忠却很不服气,“那这失实报道咱也不能完全不计较吧?毕竟还有个政府形象问题。”

“你跟它计较,反倒是给它面子,屁大个报纸”,”秦主任不屑地哼一声,“,而且……涉及城中村小产权房的问题,一旦炒起来这个影响就太大了,咱宣教部也吃不下。”

其实,要我去抓国土和房地这一块,这文章我照样敢做,陈太忠悻悻地撇一撇嘴,别的省没有先例就怎么了?咱可以开创先例!

见他还是一副不服气的样子,秦主任笑一笑,“回头我跟地北那边招呼一声,我叫你来,问的不是这个,而是……听说警察把《新华北报》的一个记者抓了?”,大报和小报的区别就在这里了,小报的话,配发血淋淋图片的报道,也没人在意,而大报的话”就算没有报道,记者出了问题,都要引起省委文明办主任的关注。

“嗯,那家伙跟我索贿,我就报警了”,”陈太忠点点头,信口胡说,“后来是西城分局的人发现,那个人精神有点亢奋,可能有吸食毒品的嫌疑,就带走调查了。”

“索贿,吸食毒品?”,秦连成若有所思地看着自己的下属,事实上,他根本不相信小陈说的话”新华北已经栽了一个记者在天南了”就算还有索贿的胆子,但事先总要了解清楚对方的底细吧?

至于说吸食毒品,那就更是扯淡了”恐怕又是小陈栽赃的手段,不过怎么说呢?新华北报这几年名头依旧很响”可正经做媒体的人却知道,那报纸确实乌烟瘴气得很。

大部分省份官场的人都清楚”新华北的屁股歪了,跳梁小丑的话真的不可信,但是人家自己不觉得,还是要不停地聒噪,确实惹人厌。

你觉得自己有资格绑架舆论,那就让你们明白,什么叫真正的发言权吧”秦连成点点头”“你走出于公心的,这个我清楚,把一些事情都落实到实处,流程和证据都要拿准。”

“这个我知道”,”陈太忠笑着点点头,接着眼珠一转”“那您叫我来,就是想落实一下新华北报的事儿?”,“是啊”秦连成无奈地撇一撇嘴,“人家那边说了,不给个明确的说法,明天的报纸上,就是记者在天南离奇失踪,疑是被绑架了。”

“还真的有脸说,嘿”陈太忠冷哼一声,不过这种事情”他相信新华井报做得出来。

“是啊,人家疑是绑架,先把舆论造出去再说”没下文的新闻多了去啦,而且他们还可以借此炒作……”秦连成笑一笑,微微扬一下下巴,“所以”你的功课一定要做扎实了。”

“我现在就打电话”,”陈太忠摸出手机”却发现主任冲自己摆一下手,“这个……我只要结果,越快越好。”,秦连成还是比较爱惜羽毛的,他这是摆明态度,你怎么搞我不管,做扎实了就行有些东西确实是不知道比知道好。

嗯”合着你们都清高,就我是啥都敢做”陈某人悻悻地走出去”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方才给老冯打电话,“冯局长,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凌晨破获一起贩毒案”以贩养吸,同志们一直忙到这会儿,饭还都没来得及吃”冯局长也很无奈,他虽然不怕帮陈太忠栽赃,但这事儿也是做得说不得的。

而且这次韩忠给出的线索”还相当地劲爆,一下查获了三千多颗摇头丸”一百多克的海洛因、纯度虽然不算高,掉个把人头是足够了。

干警们一下子就干劲冲天了,冯局长总不能说,大家把这个案子放一放,我们去栽赃吧?

当然,他也有他的想法和顾虑,“现在算是腾出手了,我正想问你呢,是不是等晚上人少一点的时候,再下手?”,“你们那儿没受到新华北报的压力?”,陈太忠讶然发问。

“受到了,不过他们不敢来人,就是打电话骚扰,报警啥的,说是有记者失踪了”,”听到这个问题”冯局长就笑了起来,新华北报连折两个记者在西城分局,不可能记吃不记角“我告诉他们,人员失踪最少要超过二十四小时才立案,他们那个社长啥的,说明天过来跟我面谈……切,又是骗廷杖呢。”

敢不敢来西城分局和该不该来,还是不一样的,新华北的人今天到西城,没达到立案条件硬要报案,那就容易被人找个碴儿抓起来,但是明天够立案条件了,人家就不怕来了一这时候你再找我的碴儿,就可以扯到政治迫害上了,想抓你尽管抓。

这些逻辑,新华北的人真的一清二楚,没本事的人想作恶,都恶不到哪里去,新华北没有笨人、事实上,他们都清楚是西城的警方把童伟带走了”但是眼下就是假装不知道。

“你还真轻松……”陈太忠听到这个答案”也禁不住要羡慕一下”“我这儿有点压力,领导希望速战速决,现在就去吧,对了,记得申请搜查令。”

“查别的地方”搜查令可能不容易,新华北办事处的话,那真的太简单了……”冯局长听得就笑”“好了,我知道了,你等我消息吧。”

这消息来得格外地快,大约两个小时之后,拿着搜查令的西城警方就在新华北报业集团的记者站里搜到了三十多粒摇头丸。

这个记者站位于东城区,租了一层写字楼的两间房,楼后的院子里还租了两套民房做员工宿舍。

搜查的警察为了照顾影响”全是便装,不过来了七个人”也算是兴师动众了”在办公室里大致搜了十来分钟”又分出四个人,带着记者站的两个人去民宅搜。

办公室这边”就只剩下三个警察了,可新华北报的也有两个人在,仨警察里还得有一个看门,一个监督那二位不要做小动作,只剩下一个警察,在细细地搜索。

搜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办公室这边也没搜出个什么头绪来”搜民宅的那四位回来了民宅那边也一无所获。

然后大家又在办公室里细细搜,终于在几分钟之后,有人在一个装了阿莫西林的药盒里,发现了摇头丸。

这药盒所属的小柜,是调度小于的,这个结果,真的让报社里的诸人无法接受”就算站长贩毒,也不可能是她啊。

报社的人都知道,小于这女孩儿,最喜欢的就是抱着电话跟男朋友聊天”小于自己是北京的土著,而她的男友虽然是外地人,毕业后却是进了石景山电厂,现在也是科室副主任了,以这两人的条件,至于来天南贩毒吗?有门路在天南贩毒吗?

那么,这既然就是有人栽赃了”然而做出这个判断之后,另一个问题就摆在了眼前:这七个人里”谁的嫌疑最大?

有人说”在办公室检查的这三个人嫌疑最大”这话真的是太扯淡了”去居民区检查的四个人,此前也在办公区搜查过一阵的,有栽赃的机会。

至于说发现这个摇头丸的”才是嫌疑最大的,这个假设,倒也不是不能成立,但是”也仅仅是比较合理的假设而已。

冯局长也是多少年的老干警了,要是安排这么点事儿都被人查出来,那也真的太没面子了。

没错,栽赃是门技术活,而且他也不能吵吵得众所周知,只能安排个把人来操作”但饶是如此,也能布置一个水滴不漏的局出来。

甚至在场的大多数干警,都表示出了一些兴奋一天内破获两起吸贩毒的案子,好大的业绩呢。

但是真相,往往是在你来我往的交换中敲定的,是的,真相并不等于真实”于是就有人反馈回了信息,“张站长说了,这是他不了解的,但是同时他也表示,相信自己职员的操守”这件事一定要追查到底,绝不姑息手软。”

绝不姑息吗?陈太忠心里暗暗冷笑,抬手给马小雅拨个电话”“你跟新华北的人说一声,不服气就上,我不稀罕他们姑息。”

“那就是一帮耍嘴皮子的玩意儿,也就是他们自己把自己当回事,你跟他们叫真”不是闲得蛋疼吗?”马小雅的回答很直截了当。

“是啊,我那里还真有点疼,你过来给我揉一揉吧”,”陈太忠嬉皮笑脸地回答。

“揉完了,还得帮你含一含吧?看把你美得”马小雅娇笑一声,,“好了不说那些扯淡的话了,要是没事,过年来北京吧,咱们去委内瑞拉玩去,那里的女孩儿可是有名,然后去纽约时装周,再然后去阿拉斯加,然后巴黎时装周就该开始了。”

“你这个想法不错,但是太小资了,这不现实……”陈太忠觉得有点跑题”说不得将话题拉回来”“反正我就是这个意思,新华北那边,爱怎么搞怎么搞。”

上面跟下面,终究是差了级别,他挂了电话之后,直接给冯局长去个电话”“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老冯,这无冕之王……它不是有冕之王。”

2881章栽赃(下)

不管怎么说,既然查到了摇头丸,童伟的问题就可以定性了,然后该展开的是下一阶段的调查”陈太忠再给秦连成打个电话,至于秦主任会做出什么反应,他也懒得再问了。

正经是他很想去北京,去新华北报的老巢撒一把野,总被人找上门来生事”这不是他的性格,他喜欢一了百了。

遗憾的是,眼下就要到年底了,文明办的事儿越来越多,他实在抽不出这个身,这心里的悻悻是可想而知了:规规矩矩地如实报道,真的很难吗?

说句实话,昨天发生在绿柳小区的事情”让他心里挺不好受:业主们的麻木,村民们无奈却又理直气壮的绑架”再加上那个刘村长试图吞掉村民们利益的行为……

这一切的一切,让他感到深深的无奈,这个社会”怎么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陈某人不是个妄自菲薄的人,他认为这件事也就遇到自己了,要是换个人来”真的无法干脆利落地摆平,而且想要摆平此事,必须采用一些极端手段就这样,那刘二狗都只答应先放出部分房子来。

至于说这媒体,就更可气了,前面业主们被堵了小区,几家媒体不疼不痒地报道一下”堵小区的人被打了,反倒是一下就吸引来了不少关注,不但有都市晨报这种严重失实的报道,连擅长混淆是非的新华北报都来子。

这些现象真的是让陈友忠困惑和愤懑:怎么这精神文明建设越抓,社会风气就越差呢?

我终究只是一个人,就算把全部的仙力用出来,也挡不住这剧烈滑坡的社会道德”然而下一刻,他又挑一挑眉毛:挡不住就挡不住”有些事情终归是要做的。

“似乎应该考虑一下跟其他省交流的事宜了”陈太忠低声嘀咕一句,他本来是无心大力宣传天南省文明办的作为的”但是眼下,他觉得有必要了。

等过年以后吧,做出决定之后,他打着车,才要离开林业厅的大院,手机又响了”来电话的是汤丽萍,她要请他吃晚饭,“沾你的光”昨天那个单子谈成了。”

“我还稀罕你请客?我请你好了”,”陈太忠挂了电话”不多时,就将车开到正泰房地产公司,他的车还没停稳”小汤就挎个小包,匆匆地从大楼里走了出来”拉开车门就坐到了副驾驶位置上。

“就穿这么一点儿啊?”,陈太忠一边起步,一边侧头看她一眼”她上身穿着一件棉褛,腿上是紧绷绷的棕色牛仔裤,将她两条圆规一般的长腿箍得越发地细瘦。

“我就不好买裤子……”汤丽萍发现他目光所及之处”于是微微一笑,“肥瘦合适的裤子是太短”长度合适的裤子又太肥。”

“那去商店转一转?”陈太忠发现才五点出头,心说这还有时间,至于小汤说的裤子不好买”那只不过是普通的衣服,尺寸规格都比较死板”正经的品牌店里,应该不难买到。

他的须弥戒里,服装海了去啦,这次记上尺寸,回头再送也就方便了,当然……要视两人的关系发展而定。

不过想到买衣服,他就又想起一个人、董飞燕的衣服也不多”结果一个电话打过去,那边关机,这就走出车了。

只带小汤一个人去逛商店”被人看到似乎也不合适,他想一想”想起雷蕾是见过小汤的,打个电话过去,雷记者听说逛商店,欣然应允,“这也过年了,正好给孩子买点衣服。”

约好了地方之后,陈太忠才将车启动,汤丽萍就开始叽叽喳喳地解释,说昨天那个单子谈下来了。

那小夫妻俩确实没什么钱”她给对方设计的装修费是两万六,降到了两万四,对方还是不肯答应”等见到了陈太忠之后,她又请小夫妻吃饭,饭桌上她把价钱降到了两万三实在没办法再降了。

夫妻俩表示,小汤你的心意我们领了,但是我们刚全款买了房子,还要买家电家具,确实拿不出那么多钱来。

于是小汤同学眼珠一转,你们有多少算多少,剩下的我先帮你们垫上,一年之内能还就行家庭装修从来都是现款结算的,我这诚意够足了吧?

当然,她也不悄对方到时候不给钱,小夫妻俩就说商量一下,今天中午的时候打来电话,说我们同意了,而且那两位还跟她打听陈主任的来历。

小区门口,确实没有人堵着了,身为业主肯定也很高兴,不过小汤也没多什么,只说自己跟陈主任是不错的朋友。

“关键是有了这个单子,小区里做工作就好做多了”,汤丽萍笑吟吟地解释,然后还看他一眼”“我借你的名字狐假虎威,没事吧?”

“那你得给报酬啊”陈太忠笑眯眯地一边开车,一边回答她”“而且那报酬,我还得满意才行。”

这话不算是玩笑,不过也可以当作玩笑”他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可是小汤年纪轻轻就在社会上打拼”他想提携她一下,她却是要自己努力,眼下看来”也不是很想仗着关系进普雅,他愿意尊重她的选择一这么努力的年轻人,真的不多见。

“早答应你了,你都来素波上班了,也一直不联系我”,汤丽萍宜喜宜嗔地看他一眼,“我以为你把我忘了呢。”

怎么会忘了”只不过是不想强迫你罢了,陈太忠微微一笑,却是想起自己接触的同级干部中,一顿饭花三五千的很常见,“嘿,还是穷人多啊”两万多都得分期付款。”

“那一家也不算穷了”正经的穷人,哪里舍得用装修公司的人来装家?”小汤见他不说那尴尬的话,这心里就稍微踏实了一点,可是同时,却隐隐又生出了点失落”“当然,有钱人也不少,前一阵还有人找我,要二十万装一套房子。”

说着话,车就到了约定的美都商厦,这个地方位于东城区”周围还有两栋档次相当高的购物中心”在素波的奢侈品市场名气极大。地下停车场里,陈太忠居然看到了雷蕾那辆白色的捷达”不过见到人,却是在地下超市的门口了。雷记者正领着孩子结账”手里的塑料袋里装满了零食。

这是陈太忠第一次见到雷蕾的孩子,他笑眯眯走上前,“几块巧克力嘛”还取出来干什么?对了,有玩具枪没有?还有……遥控汽车,选最贵的来两样。”

雷蕾忙不迭阻止,可陈某人一定买,那孩子躲在妈妈背后不做声,五六岁的孩子”看起来很怕生的样子。

不过很显然,某人的银弹攻势生效了,当雷蕾将两个大大的盒子放回车里的时候,孩子隔着车窗户来回地看,根本舍不得离开,只是”他还是有点排斥跟陈太忠接触,就是跟在妈妈旁边。

有这么一阵折腾,他们到了卖场差不多就五点四十,倒是商场里的顾客还不少这里是八点下班,眼下也是年关了。

以陈太忠的想法,就直接去女装买衣服”不过雷蕾和汤丽萍却是饶有兴致地东转西转,见个化妆品要看一看,见个小挂坠也要耨一翻。

怪不得别人都说,不要跟女人逛街,陈太忠呲牙咧嘴地跟在后面,可这是他自己提的建议,也不好说什么~她俩兴致这么高,咱就不煞那个风景了吧?

他们这一行四人,女的娇艳男的高大,按说是挺吸引眼球的,不过加上旁边那小毛孩子,就变了味道,旁人一眼就能想到,这是一家人,至于具体是些什么关系一谁会闲得蛋疼去猜这锋陈太忠不想逛,那小家伙也不想逛,估计是想着车里的玩具呢”见妈妈给自己买了一双鞋,就哼哼着想回去,雷记者就哄他,“我和这个阿姨买几件衣服,很快就完了。”

正转悠着呢,前面有人怪声怪气地发话了,“呦,这不是小汤吗?也舍得来美都了?”

陈太忠抬头一看,发现走过来四今年轻人,说话的正是其中一个高大男子”这货一脸的吊儿郎当样儿,看那神情,就只差脸上写上“我是纨绔”了。

汤丽萍脸上的表情,也变得怪异了起来”不过,就在一瞬间,她的神情就变成了不屑,“我当是谁呢,原来是曾老板,你也舍得来美都了?”

“我隔三差五就过来呢,就是从来见不到你”,这位双手往口袋里一插”又看看陈太忠和雷蕾还有那孩子,脸上的讥讽更浓了一点”“倒也是哈,过年了嘛。”

你小子阴阳怪气的,是不是欠揍啊?陈太忠有点想发作了,不过想一想自己还不知道其中缘故,于是就哼一声”“小汤,怎么这种素质的人你都认识?”

“嘿”小子你怎么说话呢?”旁边一今年轻人向前迈一步,毫不含糊地盯着他,正是一言不合就要大打出手的架势。

“客户嘛,五花八门什么人都有”,汤丽萍一点不担心陈太忠会吃亏,她只是怕他误会,于是冷笑一声,“前两天曾老板跟我谈家装来的,没想到二十万的装修费也出不起。”

“二十万也算钱?”曾老板不屑地哼一声,“你也就这点眼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