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82 -2883钱多不顶用

2882 2883钱多不顶用(求月票)

陈太忠听汤丽萍跟对方斗嘴,听得有点迷糊,不过等“二十万”三个字入耳,他就想起她在车上时说的了,有人愿意huā二十万装修房子。

他心里明白了,嘴上却是不能说这事儿”要不然有灭自家威风的嫌疑,然而”他又见不得这种有点钱就不知道这种天高地厚的主儿,于是冷哼一声,“有钱就大?”

“没错,有钱就大,不要怀疑人们对金钱的渴望!”曾老板却是不管他人的感受,似笑非笑地点头,一脸的张扬,“这种感觉,你们没钱的永远都不懂,你能眼睛都不眨地撤出二十万吗?你不能,所以你不懂。”

“我是撤不出二十万”,陈太忠笑眯眯地点点头,他有点恼火了,“不过”把你的二十万变成我的……这点办法我是有的,你信不信?”这话一出口,对面四人的脸色齐齐就是一变,这年轻人说话,也太张狂了吧?不过,陈太忠说这话的时候很随意,大家可以认为他是装的,但是他虽然笑容满面,可骨子里那份不含糊,是个人能感觉得到,于是以这四个人的气焰,都禁不住要愣一愣、这小子装得也太像了一点吧?

“好了,走吧”,雷蕾在一边发话了,她其实是个不服输的性子,见不得别人仗势欺人,但是同时,她更知道太忠的顾忌他不合适在此时暴露身份。

反正这小汤他还没得手,雷记者很确定这一点”否则大家早就在湖滨小区混战了”所以她没太强的出头欲望,“孩子还没吃饭呢,这都几点了。”

陈太忠有点不甘心,不过正像雷蕾想的那样”他也有点顾忌”说不得两拨人擦身而过,其间他一直很不满意地看着曾老板。

曾老板当然不会怕一个穷鬼,也毫不含糊地跟他对视着,直到双方背对背的时候,他才轻。多一声”“小文”帮我盯住这家伙,我倒要看一看这是个什么玩意儿,敢这么说话?”

陈太忠这边,可也不算平静,汤丽萍就主动地解释了起来,这曾老板就是她刚才说的那个”要二十万装修一套房子的主儿劲1年的二十万,真的手笔不算小了。

曾老板在高端小区“罗马风情”买了一套房子,总面积两百多平米的跃层”前一阵要装修了,而他的表妹是汤丽萍的同学”就将小汤介绍了过去都是初入社会的女生”干点向同学卖弄的心情,再正常不过了。

正泰房地产的主业,是卖房子的,但是这个房地产公司规模不大,所以兼营装修,以期能赚到任何可能赚到的钱这跟若干年后房地产公司送装修”是两码事,一个是维持高房价时的营销策略”一个是为了多赚点钱。

曾老板在找人设计前就说过”他计划投入二十万搞装修,而且不包扩自选内容也就是说不止灯具”连管材线材、卫浴地板之类的,都是他这个主人huā钱,整体下来”怕是二十五万都未必打得住,他只有一个要求”设计得够档次。

对汤丽萍来说,这是一笔大买卖,所以她很投入地去跑了,甚至她自己掏腰包请设计师吃饭,拿出了很精美的施工图和效果图。

可曾老板却是,有点醉翁之意不在酒”他接触了汤丽萍几次之后,就很含糊地表示,这套房子我是五十多万买下来的,售楼小姐,跟我睡了一个月啊。

汤丽萍就假装听不出里面的意思了,但是她想装糊涂,人家却不肯干休,到最后直接就表明态度了,你让我高兴高兴,那么,我就让你高兴高兴一我在罗马风情,可是还有一套房子待装修呢。

那你先签了合同,装了这套房子再说,行不行?汤丽萍可不是那种循规蹈矩的主儿,她肯定要先试图蒙混过关”至于以后的事儿……那就以后再说了。

可曾老板又哪里是那么好对付的?他心里太清楚了,家装跟公装不一样”装修完就得给钱,不给钱不行,所以他坚决不肯先莶合同!

有朋友看到这里,可能有点不明白,家装和公装是不一样,但是甲方强势的话,拖欠可不也就拖欠了吗,有什么了不得的?

这还真不一样,家装的甲方,有且只能有一个,公装的话,掣肘和婆婆就太多了,甲方想要不给钱,有的是踢皮球的方向,不用担心自己吸引了太多的仇恨度。

而且说句诛心一点的话,乙方要是讨不上钱,就可能采用一些比较极端的手段,比如说毁掉自己的劳动成果。

对公装的甲方来说”这是很扯淡的手段”你毁坏的是公家的东西,哪怕我追不回损失,了不得再装一遍就完了,但是对家装来说”这可是私有财产,你可能只想破坏自己做的隔断,但是“建筑结构受到破坏的话,我这业主找谁去说理?

曾老板把这些看得很透彻,所以他表态说:你先让我,那啥”我才给你那啥。

汤丽萍当然不肯答应,于是这个业务最终就黄了,说起这个,她真的有点愤愤不平,“我光请设计师画图,起码就huā了五百块的饭钱”本来设计师能赚差不多五千,他一句话不要了”我这欠了多少的人情?”

那你刚才还跟我说”接触过二十万的装修单子,陈太忠听得有点无语,小汤这女孩儿,真的有点太要强,太要面子了。

“这家伙家里是干什么的?”雷蕾听得发话了,她也挺见不惯这种主儿,尤其是,从一个女性的直觉上讲,她认为汤丽萍未必能抵得住这样的诱惑,只是大约对方表明了只想玩一玩,不想给个什么结果出来”所以小汤才不肯答应。

否则的话”也不能解释这货为什么在美都见了汤丽萍,就生出了这样糟蹋人的心思。

当然,她这个想法也没有贬低小汤的意思”虽然是省党报的记者,但是她的级别不高,平日里也见了不少在贫困线上挣扎的主儿,谁不想钓个金龟婿呢?

“看起来还不到三十,能有这么大的房子,还有装修的钱,也算是有点名堂”陈太忠微微一笑,他敢夸口把别人的钱装进自己的口袋,必然是观察之后得出的结论。

“他是做医疗器械的”,汤丽萍撇一撇嘴,“我同学的大姨,以前在卫生厅工作,退休好几年了,不过这家伙做事差劲儿得很,亲戚都处得很差,“我同学都让我别客气,说事成还要收我介绍费呢。”

“不是吧,你们是同学哎”,雷蕾听得眼睛发直”她比汤丽萍大了差不多十岁,真的是有点不能理解现在的年轻人。

“就冲这家伙刚才的样儿”也知道他平时怎么对待亲戚朋友了”陈太忠微微一笑,然后侧头看一眼汤丽萍,“这家伙平时就这样吗?”

“他祸害的女人多了”听说还去俄罗斯玩过”,汤丽萍一边翻看一条裤子”一边信口回答”“听说性病都不止得了一次了。”

看着她拿着裤子笑眯眯走向试衣间,陈太忠和雷蕾面面相觑,好半天之后”雷记者才轻喟一声,“我一直觉得……你就挺乱的了。”

“你这是啥话呢?”陈太忠不爱听了,他脸一沉,“我收集的是人间绝色”还得是跟我有缘的,而且我愿意负责,不是提起裤子就走。”

“我都老太婆了,可不是绝色”,雷蕾嘴一撇,接着又用更小的声音发话,以防被儿子听到,“而且,我是主动送上门的,你当时,都很犹豫。”

“你故意要了我的房间钥匙,这个我知道”,陈太忠笑眯眯地点,头,“你要找借口嘛,正好,我也需要个借口,来欺负这个美得冒泡的女记者。”

“儿子在”,雷蕾低头看一眼自家的宝宝,悻悻地瞪他一眼,快速而低声地发话”“我想了,要收公粮,不管你跟小汤折腾到多晚,必须跟我打电话联系。”

“家庭和谐,也属于精神文明建设的范畴”,陈太忠一脸郑重地点点头,“精神文明建设,真的走到了非抓不可的地步了。”

“是非插不可吧?”雷蕾低声嘲笑着他”结了婚的女人就是这样,什么话都敢说。

“别人的也就算了,雷记者的思想工作”必须得我亲自……深入地抓一抓”陈太忠笑着点头,然而下一刻,他的脸就是一沉,“我井,老虎不发威,你当我病危?”

不怪他如此生气,他的气感向外一探,就感觉到了两股不友善的气息,而这两股气息,都是他刚才就很熟悉的。

就在他考虑是否需要做点什么的时候,汤丽萍拎着裤子,笑吟吟地从试衣间走了出来,“好了,就这一条了,把边给我绾一下……裤长三尺二。

“六百八十八”,服务小姐马上报上了价格,“绾边之前要先交钱,而且……,您可能要等一个小时左右,我们自己不能绾边,要交给商场。”

小城市终归是小城市,各个专卖的商铺”没有自己的绾边裁缝”大家倒也习惯了,于是雷蕾发问”“现在交钱”回头来拿行不行?”

她是记挂着儿子饿了好久”现在该吃饭了。2883章钱多不顶用(下)

服务小姐自然是答应了,不过就在雷蕾和汤丽萍抢着付钱的时候,陈太忠发话了”“小汤,这个曾老板开的是什么公司,你知道吗?”

“他开的,你等我打个电话问一下”,汤丽萍也记不得很清楚,于是拿起手机拨个电话,“呀”这里小灵通不好用,我出去打个电话。”

“打算欺负一下小孩子?”雷蕾笑着问一句,在她看来,那姓曹的确实是有点嚣张,不过太过叫真也没啥意思”要整天这么生闲气,那可有得忙了。

“我还没想好怎么收拾他呢,他就派人盯梢……”陈太忠冷笑着冲一个方向努一努嘴”那边正是两个小伙子所站的位置。

这二位虽然也躲躲藏藏的,但大致是有底气的缘故,居然并不是特别回避”眼见他俩扭头看过来,还敢肆无忌惮地看着两人。

“啧”,雷蕾也是微微咂一下嘴巴,心说这就是你们上杆子找虐了,太忠最不愿意被人惦记的”就是私生活了,于是她点点头,“是该教育一下了”

几分钟的时间”汤丽萍就从她同学那里得到了消息,“这个曾老板的父亲以前是卫生厅的一个处长,现在退居二线了,他的母亲目前是市人民医院副院长,这个人利用这些关系,介绍一些医药厂家,他自己没有公司,就是吃回扣。”

也算有点小聪明,陈太忠点点头,他很清楚,对方这个做法能最有效地保护自己,只赚介绍费的话”不容易被人查出来,也造不成什么严重后果。

不过,这个事情难不住他,于是他抬手给高云风打个电话,“云风,我在美都呢”帮我操练个小家伙,嗯,那家伙手上趁俩。”

“中午喝多了”脑袋疼”我叫田强过去行不行?”高公子声音听起来有点含糊,“要是合适叫田强”我不如自己来了”不方便”,陈太忠笑一笑,田强那人是不太好,可怎么也是他便宜大兄哥,他身边不但有雷蕾”还有汤丽萍,多少要考虑一下大兄哥的面子。

“那我现在就过去,趁俩,能敲出点东西来吗?”高云风已经很少做这种强取豪夺的事儿了”不过既然是给陈太忠办事,搭一趟顺风车也没要要紧吧?

“就一个处长的老爹,还有个市人民医院院长的老娘,你觉得能敲出多少来?”陈太忠微微一笑”“没必要打多狠,让他长一长记性就行了。”

高云风不做坏蛋很久了,但是他结交的人里,真的什么人都有”大约就是半个小时的模样,他就带了两辆金杯面包车来到了美都。

这时候,陈太忠等人也买完了衣服,要出门的时候,发现那俩还跟在后面,他就恼了,于是也不走了,就站在那里等人过来。

盯梢的这两位也站在那儿不动,不过没过多久,那曾老板跟另外一男两女走了过来,看着雷蕾和汤丽萍手里三四个纸袋子,又露出了那种讥讽的笑容,“啧啧,“哎呀不容易,真走过年了啊。”

“你要惨了,知道不?”陈太忠微微一笑,见到高云风从一辆奥油车里下来,他转身向外走去,跟这些人叫真,真的失身份。

“来了?”走出门之后,他冲高云风点点头,然后下巴微抬,冲着跟出来的曾老板一努嘴,“就那个穿黑色皮衣的。”

曾老板见他跟人说话,才一皱眉,却发现旁边的金杯车噼里啪啦往下跳人”吓得二话不说,转头就往美都里面跑,却是“一不小心”脚下拌蒜,啪地摔在了台阶上。

都是在社会上闯的,他的伴当们一看,哪里还猜不到这是那年轻人喊人来了,于是一声不响就掉头四散逃逸~这些人里或者有人不怕事,但是谁愿意吃眼前亏?

曾学锋这一跤摔得可不轻,幸亏是冬天”衣服穿得比较多,他爬起来还待再跑,却是被人手疾地按住,噼里啪啦一阵毒打之后”拽上车带走了。

高云风也没把人往远带,在不远处找了一个荒废的工地,三辆车开进去之后,他走下奥迪车,那曾老板已经被人拽下车,按在地上跪着,小开领的皮西服早被扯了几个口子,裤子也变得皱皱巴巴了。

见高公子迂来,曾学锋情知这位才是老大,于是忙不迭地开。”“大哥”别打了……有话咱们好好说,您有什么要求尽管提。”

“我呸,你能满足我什么要求?”高云风走上前,二话不说就是一脚,“给爷跪得规矩点,凭你一个小**长的老爹,一个副院长的老娘,也敢说满足我的要求?”

“把你爹妈整得生不如死,对我来说都是一句话的事儿”,骨子里,高公子可是个嚣张的主儿,眼下不过是被磨平了点棱角,所以他很喜欢在小干部面前卖弄的感觉。

一边说话”他一边伸手一勾”早有人将香烟递到了他手上”然后又有人凑上去点火,这做派可是大了”不过他也没再动手,太忠说了,教训一下就完了。

其实他心里挺好奇,到底发生了点什么事儿,嘬一口烟之后,他懒洋洋地发话了,“说一说”你今天都干了点啥”就惹得大家这么不高兴呢?”

“我啥也没干啊”,曾学锋只觉得自己冤枉透了,他被汤丽萍的美色所迷”就跟自己的表妹打听一下,得知那女孩家里就是普通的素纺工人,手头一直不怎么宽裕”他就想拿那个单子,换个美女睡两天,这很正常的不是?

但是小汤不肯就范,跟他打马虎眼,曾老板就很生气了,心说我看上你是你的福气”睡你两天,你也不是没有斯得,居然就这么不识抬举。

所以他今天看到汤丽萍来美都,旁边跟着的似乎是家人,他就忍不住出言嘲讽你不答应我也就算了,还想通过欺骗手段拿到这个单子”当哥是凯子?

在他的逻辑中”自己没有任何的错误”这年头”有钱的可不就是爷?

但是他做梦也没想到,自己得罪的这一家人里”居然有这么牛逼的主儿,电话很干脆地叫来一帮人不说,来的人还是特别不含糊”打了人之后还敢带走。

“你很不乖啊”,高云风没有听到自己想听的八卦,于是一扬下巴,其他人上前又是拳脚相加”“劝你别殃及父母,真的。”

这是对方第二次表示,不把自己的爹妈放在眼中了,曾学锋能赚这么多钱”还是靠着父母亲的影响,听对方口气如此之大,就猛地想起,刚才那年轻人说过一句话、人家拿不出二十万来,但却能把他的二十万拿过去。

“我说,我说还不行吗?”曾老板马上竹筒倒豆子一般,将刚才发生的事儿说了一遍,最后才小心翼翼地解释”“我就是斗斗嘴”也没别的意思。”

“你欺负他的人,还盯他的稍?”高云风嘴巴微张,好半天才竖起一个大拇指,“小子,你真是无知者无畏,好胆子,比我还大……说实话,你今天真的太走运了。”

“我“”曾学锋一听,合着眼前这位都不敢招惹那位,那点侥幸心理登时不见了去向,一时间身子都开始发抖了,“我可以补华一些。”

“你当我看得上?”高云风不屑地哼一声,转头走向自己的奥迪车,“小子,这个车牌你看好了,我姓高,不服气的话,欢迎随时来找我,不过到时候就没那么便宜工”

三车人来得快去得也快,就这么径直地走了,曾学锋拿起对方扔在地上的手机,好半天没反应过来:这,这是个怎么意思?

他才打开手机,就有电话打进来一当然都是他的狐朋狗友,说是已经报警了,那两辆金杯没牌子”但是奥迪车的牌子,有人记住了一“这事儿啊,没完!”

“先去打听车主是谁吧”,曾学锋叹口气,却是不敢说那么多硬话,“我已经没事了,〖警〗察要来,你们先说不太清楚。”

曾老板心里何尝不生气,何尝不想狠狠地报复?但是人家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不但口气大,还开一辆不怕记住牌子的奥迪再折腾下去,没准后果更严重。

于是他就给自己的表妹打电话,表妹那边说了,我也不知道小汤认识些什么人,你可以打电话给她的老板问一问嘛。

曾学锋见过正泰的老板、他要装修房子的费用不低,然后他就打电话给赵总,说我不选你公司搞装修,小汤也犯不着叫人打我一顿不是?

赵总一听说汤丽萍喊人殴打客户,说不得就要细细问一下此人的相貌,等他听说那人身材高大,而且异常年轻”登时就咳嗽一声,“那个啥……曾总,你惹了不该惹的人了,你最好跟小汤缓和一下关系。

“到底这人是谁呢?”曾学锋心里已经有猜测了,嘴里说没钱”又敢如此肆无忌惮地动手,“是哪个领导家的孩子?”

“我不敢跟你说是谁,真的”,赵总重重地叹口气,“我的小公司还没开腻歪,你好自为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