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90 -2891碧空来人

2890 2891碧空来人(求月票)

说起金乌来,陈太忠却是又想起一件事情来,“对了,吕清平现在怎么样了?”

“双规呗,还能怎么样?”吴言不由得叹口气,“金乌的班子”烂了一多半,蓝伯平都快被扯出来了,没办法再扯了,记把蓝〖书〗记叫到办公室,骂了整整半个小时。”

“那么严重?”陈太忠听得还真有点错愕,“那不是说,张新华的县长危险了?”

“这倒没事,蓝伯平的事情,也是记亲口跟我说的,别人不知道”,吴言摇摇头。

接着,她又补充两句,“尧东〖书〗记告诉我这件事,也是让我给蓝伯平擦屁股,反正殷放是个知道轻重的人,窝案不要紧,两套班子一起端,那麻烦可是大。”

“嗯,这倒是,他还有把柄在纯良手上握着呢”,陈太忠点点,头,机关出身的干部,不会缺乏下狠手的魄力”但是在行动之前瞻前顾后”也是他们的通病,“不过,金乌的问题真的那么大吗?”

“比你想的严重”,吴言轻喟一声,“非常地复杂,不但有人诱骗煤老板吸毒赌博,还有人利用煤矿开采权洗钱,更有人人为地制造矿难,调查才一开始,就有科级干部自杀,真的是太乱了。”

“嗯?”陈太忠听得眉叉一皱,好半天才苦笑着摇摇头,“这个蓝伯平,其实也该被双规……这都是什么玩意儿?”

对金乌的格局,他不是很清楚,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在煤炭上,吕清平的话语权不是很大,否则也不会逼得在特色养殖上,试图欺骗市长了。

“蓝伯平进金乌的时间还是不够长”吴言摇摇头,并不赞同他的意见”“其实金乌发展到眼下这一步,是有历史原因的,不过是最近煤炭的价格开始走高”引爆了这个乱局。”

“算了,它乱它的”关我什么事儿呢?”陈太忠不耐烦地摇摇头,想到自己现在跟海潮集团关系有所缓和,更是将林莹收入了囊中,倒也不是很介意小小的金乌、得张州者得天下,“金乌这次大洗牌”你抓好张新华,我有预感”那个位置很重要。”

“这可是要看殷放下一步了”,吴言叹口气,“常务副雷超也不保了,殷放推荐谢向南去那里,谢家跟蒋世方走得近。”

“谢向南?”陈太忠听得又是一阵恍惚,老谢不但是他党校的同学,更是招商办业务二科好副科长括号”正科级。

后来,谢科长去曲阳任了副区长,分管的也是农林水,现在居然要来金乌做常务副了”陈某人脑子里,泛起一个沉默寡言的男人形象,“他这……也干得了常务副?”

“他凭什么干不了?”吴言白他一眼,当然”做为分管农林水的副市长,她也较为清楚谢向南这个副区长,“谢家可不简单,蒋世方不在的时候,他就是二十六岁的实职副处,现在二十八岁要当常务副县长,这个人……很厉害的。”

“我跟他关系很好”,陈太忠点点头,却是情不自禁地想起了省委党校的同学葛天生,二十七岁的副区长,眼睛就长到脑门上了,可谢向南,从来不会带给人“嚣张”的感觉。

“我跟他关系也可以啊”,吴言叹一口气,“但是阵营就是阵营,代表了不同的利益需求,这个你该懂的。”谢向南可能跟张〖书〗记斗法”想到这个,陈太忠还真是有点嘴巴发苦,一个是老〖书〗记,一个是曾经处得不错的同学,这都是些什么事儿?

所以,他禁不住有点愤愤不平,“殷放这是脑瓜进水了,一定要抢这个常务副?”

“县长被我抢了啊”,吴言笑吟吟地发话,“张新华空出来的那个位子”也是个鸡肋。”

她这个猜测,无限接近于真相,殷市长原本是想着,第一波轮转出的位子,他要霸了,可他还真没想到,金乌的案子不但是窝案,还扯出了常务副这年头,跟正职对眼的常务副,真的不是很多。

这个金乌的常务副,可是比横山区常委、统战部长、开发区街道办〖书〗记强不少,于是殷市长当仁不让,这个位子我有合适的人选。

章尧东抢到了第一顺位,而蓝伯率的屁股确实不怎么干净,殷市长后台又强硬,他真是不让都不可能,所以就便宜了谢向南。

“其实,我看殷放不是很顺眼”,陈太忠咂巴一下嘴巴,悻悻地嘀咕一句,“他倒是想笼络我,但是机关干部给我的感觉不是很好,太阴。”

“太忠,你说我来省里参加厅级后备干部培训班好不好?”猛地,吴言问出了这么一个问题,“那咱俩就能经常见面了。”

“这个嘛”陈太忠沉吟一下,事实上”他虽然不知道小白在极力挤入自己的生活,但是相关的蛛丝马迹,他还是捕捉得到的,所以他知道,贸然应承下来”可能会出现一些麻烦。

不过这也不是多要紧的事儿,他考虑一下,还是点点头,“你想进步我肯定是支持的,不过短期内,好像省里也没什么太好的机会。”

何宗良是要走了,曹福泉要递补上来了”但是很显然,以小白这一年出头的副厅,还真没资格惦记副秘书长之类的位子而她又不喜欢去外地任职。

“曾学德那个位子怎么样?”吴言侧过头来,大大的眼睛盯着他,探手在他**的胸膛上轻轻地抚摸着,“常务副。”

“曾学德啊……那无所谓”陈太忠微微一笑,说起来挺有意思,曾市长原本是走了蒙艺的关系”经他手扶上去的”但是偏偏地”这家伙上去之后不久蒙〖书〗记就走了,而两人的关系还真的很一般,甚至可以说是不太好。

不过”他可是想不出什么借口,来把曾学德拉下马陈某人有超常的手段,但是想通过充分的理由和正确的程序把人搞下来,这真的……有难度,“要是有机会的话,我绝对毫不犹豫地支持你。”

“机会当然有”,吴言轻笑一声”小手在他的胸膛上轻轻地画着圈圈,“曾学德的儿子,移民新西兰了,他算不算欺骗组织?”

“什么?”陈太忠听得吓一跳,好半天才不可置信地摇摇头,“合着咱凤凰,还藏着这么一个地雷……,这我还真不知道。”

“这算什么地雷?”吴言不屑地笑一笑,“曾学德的副〖书〗记干得好好的,为什么想到干常务副了?他要捞钱啊”捞足了钱去新西兰享受。”

这个理由确实挺靠谱,但是陈太忠忍不住要再落实一下,“你就这么确定,老曾的儿子”是移民而不是绿卡?”

“其实两者并没有本质的区别,这个你肯定清楚,只不过差个选举权而已”吴〖言〗论冷一笑,“不过我有我的消息渠道“确实是移民。”

陈太忠还是比较相信小白的话”不管怎么说,这是一个副市长的判断,不可能太孟浪的”一时间他就有点犹豫,“这个好像……也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

“你哄鬼吧”吴言对这话嗤之以鼻,“尧东〖书〗记都说了,文明办不会只调查就完了,要我们如实填写呢……没准许绍辉那儿都有想法。”

她是章系大将不假,但是跟许〖书〗记并没有什么太直接的联系,所以说起来也是直呼姓名,并没有太多的恭敬,正经是对章尧东维护有加。

“嘿,等着搭顺风船的人倒是不少”,陈太忠听得冷哼一声,不过再想一想,似乎也不是什么坏事,“上次曾学德填写的调查表隐瞒了,不过这次……没准他如实填写呢。”

“但愿吧”,吴言轻喟一声,沉默一阵又笑了起来,“嘿,你在文明力呢”他跟你又有点不对眼”你觉得他敢如实填写吗?”

“他要不老实”那就是自找的了”,陈太忠听着也笑了起来,脑子却开始不住地盘算,要是曾学德真的下了,我该找谁把小白推上去呢?

想来想去,他也想不出个结果来,索性摇摇头:算了不想了,反正是八字没一撇的事儿呢……

第二天上午,陈太忠接到树葬办的电话”说碧空省林业厅的人中午起飞”不过令他挠头的是,领头的是大厅长何珏,他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去机场迎接。

按道理来说,他一个正处迎一个正厅很正常,但是陈某人是代表文明办”这是省委的单位,如果来的是个副厅长,他不去迎接是说得过去的。

于是他就跑到秦连成那里请教,秦主任听说碧空来的是大厅长”禁不住感慨一声,“太忠,这蒙老板是真给你面子啊。”

像这种兄弟单位之间的交流,如果不是上面有人牵线组织,一把手出面的时候很少,树葬办不过是个正处单位”碧空林业厅能来个副厅长,那就是相当重视了。

结果人家是大厅长来了”这不用说,肯定是冲着蒙〖书〗记的面子去的,所以秦连成真的感触颇多”蒙艺都走了这么久,还肯关照陈太忠,这真不是一般的交情。2891章碧空来人(下)

陈太忠听明白了,“那就是说,我得去了?”

“你去机场,恐怕……我也得去林业厅”秦主任沉吟一下,又摇摇头,“对了,民政厅那边是什么人出面?”

“这个……,我还没问呢”,陈太忠撇一撇嘴,“不过我想,最多就是个副厅长,凌洛肯定不会去”毕竟对他来说,这不是个值得大力宣传的事儿。”

“算,我敲定一下吧”,秦连成伸手去拿电话,看他懵懵懂懂的样子,说不得解说一二,“如果突出强调的是林业厅,民政厅又去个副厅长,那我去会场走一圈就可以了。”

“我来落实吧”,陈太忠见状,赶紧主动请缨”他吃得定凌洛这是一方面”更关键的是,这件事的底细他没摸清楚,就贸贸然地找主任问计一做为下属”这行为有点冒失。

“嗯”,秦连成点点头,心说小陈做事虽然马虎,这态度还算端正。

陈太忠打电话过去,凌洛正在开会,是他秘书接的电话,不过秘书对此事也算知情”“碧空林业厅考察啊,郭处长不是在那边吗?”

啧,就是一个副处”他又确定一下才放下电话”然后悻悻地咂巴一下嘴巴,接着脑瓜一转,民政厅这边只有个副处的话”老秦会怎么行动呢?

其实琢磨这个迎来送往,也挺有意思的”刚才森主任表示了,民政厅去个副厅的话,他只会到会场转一圈,否则的话,俩正厅加副厅接待一个正厅,这就严重不对等了。

而且张罗此事的李无锋,也有风头被抢的嫌疑,虽然树葬办的架子是在文明办领导下搭起来的,但是主体还是林业厅”碧空来取经的也是林业厅。

说白了,大家一头雾水”责任还得算到杜毅和蒙艺身上”他俩态度不明确一不是对林业厅的态度,而是对文明办的态度”所以下面人也有点无所适从。

那么,我要是秦连成,该怎么做呢?陈太忠琢磨了一阵,嗯,大概应该是从头到尾参加完会议就行了。

就这么胡思乱想着,他来到了秦连成办公室,却发现秦主任出去了,说不得打个电话过去,将自己了解的情况汇报了一下。

碧空林业厅一行人,是在下午四点二十走出机场的,带头的何珏长得人高马大,高度略略不及陈太忠,但是宽度却远胜。

何厅长一边走,一边跟身边一个体型相仿的男人说着什么,李无锋这边就迎了上来,李厅长左手是严自励,右手是陈太忠。

大家相互握握手,何厅长就将身边的这位介绍一下,“这是我们碧空省委文明办的奚国平副主任”奚主任百忙之中抽出时间,跟我们来一起学习。”

“何厅长客气了,只是交流,互通有无”李无锋笑眯眯地回答,然后将自己身边的两位给对方介绍一下,心里却是在纳闷:怎么突然地,碧空文明办来了个主任?

奚国平对严自励的态度很一般,但是对陈太忠却相当热情,握手的时候”笑容都要灿烂一些。

然后就是请这些人上车了”何厅长是跟着李厅长上了一辆福特商务车,奚国平却很干脆地跟着陈太忠上了他的奥迪。按说到了奚主任这个级别的干部,考察时一般都是中规中矩,保持威严的同时还要强调个稳重,不会这么很随意地彰显个性。

但是碧空这一次考察,是自发的没有人牵线,不但是对等的两个兄弟单位,而且还是在不同的省份之间,那随意一点也无可指摘。

陈太忠这次接机,是带着郭建阳出来的,郭科长虽然还没有拿上驾驶本”不过车技已经较为纯熟了,他充当司机,结果文明办这俩副主任还相互谦让一下,最后奚主任却不过陈主任的坚持,终于是坐到了首长座上。

车队驶向林业大厦的时候,陈主任就有点忍不住了,“奚主任,怎么一开始,我没接到您要过来的消息?”

“什么您不您的,叫我老奚就行,愿意的话你叫国平哥也行”,奚国平很随意地笑一笑,“一开始我也不知道这件事,后来还是郡主任跟我说了,最好文明办也去个人。”

哦”陈太忠点点头,他有点明白了,敢情人家碧空林业厅本来想独自来的”结果那帕里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做了这么一个暗示。

自打奚国平对他表现出热情,他心里就非常明白,这份热情来自于什么缘故,不过他对这个人的了解是一片空白,而且老蒙也未必喜欢他对碧空的事儿指手画脚蒙老板已经把刘謇放到阳光市做常务副了,这给的面子真不小。

所以他有点头疼这个热情”可是现在他又想知道那帕里这么做的动机,琢磨一下,终于开口发问”“奚主任跟郡主任关系不错吧?”左右是不同省份的事情,问也就问了,有什么大不了的?

“还行吧关键是郡主任挺注重精神文明建设工作”奚主任笑眯眯地点点头”“他直接一个电话打到我办公室了,我就赶紧补票。”

啧这还真是老那的关系了,陈太忠听出来了,那大秘能直接绕过文明办正主任打电话,这关系怎么差得了?

于是他点点头,“这叮亠老那也真是的,不知道提前来个电话通知一下……为什么你们林业厅一开始没跟文明办通气?”

“通气了,但是”奚国平沉吟一下也不说但是什么,反倒是说起了别的,“我之所以赶过来,是因为树葬还涉及到我们省民政系统的配合问题,林业厅说不动那边的话,文明办就可以负责出面协调。”

看来碧空省的文明办,也不是铁板一块陈太忠听出来了,奚主任的“但是”没说完”那就是不管出于什么动机,碧空文明办本来不想来人,再然后是那帕里直接点将奚国平才赶了过来至于说要协调民政系统,无非是一个站得住脚的借口罢了。

不过他再想一想,碧空文明办确实也不能动,蒙老板还坐在那里等别人开价呢,现在就大力抓精神文明建设,实在不太合适。

可是碧空文明办不来人的话树葬的意义就又要打折扣了,那么,那帕里私下联系个副主任既捧了场又不张扬总之”就是不能让蒙艺被动。

复杂太复杂了,陈太忠有点头大,他觉得自己瞎琢磨得都要走火入魔了,就懒得再想,索性微笑着出声试探”“我们文明办最近也在充实一些内容,不知道奚主任能呆几天?”

“时间倒不是问题”,奚国平笑着回答”“如果可以的话,我是很愿意以私人身份去学习一下,目前……碧空经济建设的发展压力还比较大。”

就该是这么个〖答〗案,陈太忠笑着点点头”这奚国平绝对是那帕里比较信任的人,要顶着文明办的旗号来,也愿意跟天南文明办交流,同时又能表示碧空目前不方便考虑这些。

他点头的时候,奚国平也在默默地观察他,两人说的话都比较直白,信息表示得明确,让奚主任略略吃惊的是,这个家伙笑得很自然。

年纪轻轻身处这么耀眼的位置,居然能不骄不躁,这份气度和城府,真不是一般人能有的,怪不得能让蒙〖书〗记重视,出名难打交道的那主任”也是其好友。

佩服之余,奚主任就难得地生出了点不服气的心思,于是笑嘻嘻出言试探”“据说你们文明办发展到现在,陈主任你功不可没。”

“据说”,陈太忠听得就笑,一边笑他一边摇头,“咱们搞宣教的,一般很少用这种模糊词,成绩是大家同心协力干出来的,我们只是比较幸运,遇到的领导们,都比较支持我们的工作。”

你还会绵里藏针?真的不错,奚国平笑一笑,不再试探下去,其实天南文明办和杜毅的关系,他也有所耳闻,杜老板要是支持的话,你们早就一飞冲天了。

不过这些话,就没必要说了——起码要等到熟络一点之后再说”奚国平堂堂的一个副厅,这点水平还是有的,而且这个时候,林业宾馆也到了。

接下来就是安排考察团的入住了,这都是应有之意,安顿下来差不多也就五点半了,这就不能谈公事了。

当天晚上,李无锋设宴招待何厅长一行人,严自励依旧作陪,严厅长的心情其实不是很好,因为他知道,李厅长叫上自己,其实是做给蒙艺看的。

想当年堂堂的省委〖书〗记大秘,现在只是一个副厅长,他心里怎么平衡得起来?都说宁为鸡头不做凤尾,他宁可自己是个二级局的局长。

至于说等李无锋下了他升正厅,这只是理论上的一种可能,严厅长身上的蒙系印记太明显了,三五年内不会有人把他放上来。

那么,可能帮到他的,也就是远在碧空的蒙艺了,所以虽然心情不好,他招待碧空来的客人,还是相当热情的。

为了表现他胸怀全局,酒桌上他甚至时不时夸陈太忠两句,说树葬工作能顺利展开,离不开文明办的支持,当然,没人能感受到,他说这些话的时候,心里是何其地哀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