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98 -2899细心生事端

2898 2899细心生事端(求月票)

2898章细心生事瑞(上)陈太忠就算再有性格,也不能让东临水的村长和支书来陪着奚国平,晚上要跟领导谈工作,你们先总结一下,资料准备得翔实一点。

奚主任听他如此说,就不以为意地摇摇头”唁,咱俩还说什么领导不领导,兄弟单位,一样的昏职,要是方便,让他们一块儿过来吧。””是我以前挂职村子的村长和支书”陈太忠笑着回答,见区长说话部不利索,别说见您这厅长了。

村长……,吴主任一听这样的级别,真是连客套话都没法说,陈主任郝已经点出关窍了,他若是再坚持,那就叫不知自爱了,嘿,你挺念1日的,算是新农村建役吗?

主要是经济方面的建设”陈太忠正色回答,村手石漠化得厉害,村民们挺苦,就是我会上说的那种,树葬的同时还可以搞绿化……,这个村手正在申请成为试点。申请搞树葬也要总结?还要准备翔实的资料?”奚国平眼睛一亮,就又去摸钢笔,“太忠,说一说你的构思……怎么就没人跟我说这个?

不是一回事儿”陈太忠听得这叫个汗,于是将前因后果说一遍,当然,这个时候他就不能说是自己借栈了,就说才那热心行善的企业家,愿意提供一些无息贷款帮助村民。

哎呀太忠,你这一边抓特神文明建设,还不放弃抓物质文明建设”墨国平声情并茂地叹口气,又感慨地摇头,你也该适当地给自己放一放假,工作就是形形色色的美女……你永远干不完。”时间就是美女的**,脐一桥就府了”陈太忠笑着回答,接着两人就放声大笑了起来。

陈主任在万豪酒店宴请奚主任及其随员,这里是公众扬所,多少是要考虑一点群众影响,不像林业宾馆,那纯粹是林业厅的后院。

所以大家喝得不是很多,四个人喝掉三瓶酒,要知道,郭建阳可是个酒缸,奚主任的量也不比他小,而跟鼻主任一起来的碧空文明办私书处的昏处长,喝酒也不含糊。

酒喝得不多,但是酒桌上大家交流的不少,这顿酒喝完差不多就八点了,这还是陈太忠一再相求,说是东临水的村长和支书都在等着我呢。

交待郭建阳两句,要他带着吴主任过一迂凤凰的夜生活,陈主任自己很潇洒地转身离开,这一刻,他觉得自己的体己人儿有点少了一一一个郭建阳,真的不敷使用啊。

他到达临铝招待所的时候,李村长正跟老支书在屋里喝酒,茶几上摆着一袋榨菜和一包油炸大豆一一很多地方叫兰花豆的那种。

“你俩不至于寒酸威这样吧?陈太忠见状,禁不住眉头一皱,我是不让你们铺张浪费,但是晚上就吃这个……你俩杠得住吗?”晚饭我俩吃了,两个人吃了三碗兰州拉面,老支书笑眯眯地回答”前两天跑累了,今天买点酒喝一喝,不过素波的下酒菜都太贵了。”就是老支书你的话,猪要养肥了再杀,将来村里有栈了,啥还不好说?。陈太忠笑着点头,坐下之后甩给他们一包红搭山,这两天有啥收获?”贵,这儿的东西,真的太贵了”老支书先发表意见,他一边慢条斯理地扯烟的封条,一边叹着气回答,可惜咱东临水的东西,卖不到素波来啊。”我把见识到的东西,价钱都抄下来了”李凡是梅出个小本手来,随手翻开,上面是密密麻麻的小字,咱要在侨格差里做文章。”这个做得很好“,陈太忠点点头,心说觉醒了的农民,真的不可小砚,连这种基础资料都知道收集,这才是脚踏实地做事,凡是,你从这个侨格差里,发现了点什么没有……别跟老支书一样,就知道贵!”这个……我说不好”李村长虽然已经觉醒”了,却还是赦然地回答”6我打算把这些东西拿回去之后,再跟老少爷们儿合计一下。”还如……,缺少魄力口阿,陈太忠心里暗叹,不过有些事情倒过来看一看,其实也是能理解的,李凡是鞍究是一个不怎么出白凤乡的凤凰土薯,贸然来了一趟素波,遇到事情拿不定主意也是正常的。说得极瑞一点,优柔寡断的反义词是刚愎自用,在这样的和平年代里,李村长知道自己才所欠缺,懂得博采众家之长,这就是相对合格的领导了。

于是他也不再说什么,问一问他们在林科院和农科院的牧获,这才知道,合着这两院基本不接受下面村干部的来访一一人家对的最少是县区一级的党委和政府。

林科院还好一点,说是你们要买苗种,我们可以提供种苗和技木指导,农科院那边直接把这二位带到了三产公司。

三产公司的径理原本还笑嘻嘻地接待,持听说这二位是村干部,于是鼻乳朝天地发话了:我们这儿径钴的是外省和外国的种手,想买没问匙…………拿栈来。

这个好说”陈太忠点点头,他本来想说,明天让郭建阳带你俩过去,想一想郭科长还要陪奚国平,于是硬生生地将估咽了回去,这样,你们真要想了解什么,找科委办事处的宋敏宋主任,让他带你们去……他们要是连宋主任的账都不买,你看我收拾他们。,这二位自然是干谢万谢了,但是陈主任走出来的时候,心里依,日是有点感慨,现在这世道,级别的差距还真不能小看,这两院不管东临水条件多恶劣,来一趟多艰难,直接说顶就顶了,唉,幸亏还有我这个老村长。

他心里正念叨呢,殷放的电话打了过来,太忠,明天我过不去,实在太仕了,但这是你给凤凰办的好事,我争取夜里抵达……,后天上午,你安排一下吧,我还得快去快回。”快去快回这是必须的,说句实话,这件事不但陈太忠是一片公心,殷放也基本上是公心一片一一了不得他给几节车皮签个字,送点小人情,但是从本质上讲,大家是在为凤凰的发展争取空间。

公对公的事,殷市长怎么可能耽桐太久?

他能冒着些许隐患来一次素波,就很不错了。

陈太忠也能理斩,于是挂了电话之后,反手给张枫打个电话,说市里同意这件事了,但走到了这个时候,他心里的好奇实在难以遏制,于是就问一句,……顺便打听个事儿,听说张州那儿的配额可能喊少?

“那张州就没说,他们这几年的运力,增加得比别的地方多?得,张枫也不直接回答,他在电话那头微微一笑,大家府情绪的珐,陈主任你也知道……,他们要通过各种方式表达,这个不关咱们的事情,就请你理解了。”“我理解这些做什么,就是好奇问一问,陈太忠干笑一声,他可没帮张州出头的兴越,我就是才点奇怪,张州的人不是白仕了?

他其实想问的是,张州的货拉到凤凰来的话,你捎不捎一一毕竞省内的铁路运输还是很好协调的,但是想到这件事可能涉及到的深远背景,他就知道这个话不合适问,那么只有含糊其辞地点一下。

可是张枫就是吃这一碗饭的,邪里听不出这种意思,于是笑一声,“哪儿的货都能拈,不算在凤凰那三十节车皮里都没问题,他们有需求的话,您可以让他们来找我……戴了帽子的能优惠,我不认别人,还能不认您?”这话就是说,张州的人公关到陈主任的话,他一样会接受,无非是个价码的问题一一陈主任你过一道手都无所谓。

看来你手上的十节车皮,也就是零卖的,没有什么大商家一口吃下!陈太忠从这个回答里,找出他想要知道的答紊一一事实上,这是最正常的一种桔果,但是……他总要防备各种意外不是?

没有大商家的因素,那就很简单了,对货主来说,无非是换了一个交栽的对象罢了一一当然,受益群体是不同了,不过这不是陈某人要关心的。

那张州这个运输公司的轻理,不是白仕一场?”陈太忠还要问一句。

切,他能顶了项一然的岗,就该价笑了,还惦记什么呢?”张枫不屑地笑一声,这是林诲溯做人保守,要换了我,直接让项一然杀个回马枷……,看雄敢说个不宇?嘿,你还真敢说,陈太忠无奈地撇一撇嘴,林诲潮做人保守?这个回马格那么好杀?

你是不知道海溯集团的厉害就走了……成功从来都不是幸致的!

反正我们殷老大后天上午来铁路局,你安排一下”陈太忠敲定最后一件事,当然,他不担心张枫反悔,毕竟丫身后那么多利益团体呢,但是话说清楚了,对双方都才好处。2899章细心生事端(下)陈太忠州放下张枫的电话,林莹的电话就打了进来,气势汹汹的样子,太忠,你觉得……,欺瞒自己的女人,合适不合适?”“那个……没有吧?陈某人想说点什么别的来的,但是今天这件事上,他确实欺瞒了她,所以就才点底虚,就先否认一下。

我给飞燕打电话了”得,林莹直接就将大杀器放了出来,她说车皮是今年轻人搞的,叫张枷……,有没有这回事?

嗯…………有!”陈太忠味略迟疑,就果断承认,不就是几干吨的货运吗?着急了我用须弥戒运,不信比你火车差,我是想着,你身在里面,有很多不方便,怕你难做……难道我这一番菩心,真的就错了?

我……我也没说你铸”林莹的气临,登时就低了几分,她低声抱怨,但是你跟我了解情况,却不说实情……人家真的很受伤嘛。”我如果跟你说了实情,能得到相对公正的答案吗?”陈太忠苦笑一声,心里却是暗叹,人脉太广,真的也不是什么好事。

有人觉得,人脉广博知交遍天下,是很风光的事情,但是陈某人现在是深切地体会到了,人脉……,也不是裁广博越好,太容易横车了!

一旦挂车,就存在个取舍的问题,而取舍之间,就难免得罪一些人,一些团体,那真是躲都躲不过来的一一要不为什么,他跟林莹了解情况的时候,都不敢实说呢?

天下熙熙旨为利和……,可是蛋糕,终究就是这么大!这还不是他女人之间的冲突呢,他的女人里要是发生冲突,那才叫真正的麻烦。

“唉,反正官做到你们这一步,想听一点实话,真的太难了,林莹显然是被他的表现伤到了,她幽幽批叹一口气,“你问什么我说什么,但是……你不跟我说实话。“不是我不跟你说实话,而是……,说实话的代价,太惨重,陈太忠避无可避,只得苦笑着解释,“不怕跟你说句大话,我一句话说出去,天南有多少人在琢磨……你想得到吗?”但是,我不一样,我是你的女人,林莹认可他的解释,然而令某人郁闷的是,她同时强调了自己的身份。

可是我的女人太多啊,陈太忠心里暗暗腹诽,但是他再操蛋,这个借口是说不出去的,只能重重地叹口气桂了电话,想想……女人太多,真的容易引发阵营混乱。

由此他甚至想到,如果丁小宁跟他关系不是很明显的话,没准会在杜毅做老大的期间,能有更大的发展一一杜老大真的欣赏她,没错,在此期间她吃下了素纺,然而,真的有杜老板支持的话,就算十个素纺,又是多大点事儿?

总之,陈太忠觉得自己现在,活得太辛苦了,很多话跟自己的女人说都要遮遮掩掩的,做人做到这一步,有意思吗?

可偏偏在别人的眼里,他是再成功不过的男人,是刺得人晃眼的官场新星一一也许,这就是人情达拣的代价吧?

想到这些,他心里就禁不住生出一阵烦躁,真的想甩手不干了,带着小紫菱和小萱萱游遍世界名山大川一一好吧,其他女人也可以跟着。

不行,哥们儿的心府点乱了,他慢慢地放下车窗,寒夜里阴谷的空气吹进车里,让他的头脑逐渐谷静下来。

这种半性而为的性格,是他两世为人以来一直存在的,而他之所以进入官场,就是想磨去这种心性一一哪怕磨不去,也要随心所欲地拄制才行。

等遇列类似事椿,不再烦躁的时候,大约就可以走人了吧?碧空省林业厅的人定的是第二天下午的机票,粟国平被陈太忠婶极了几句,就顺水推舟地决定雅迟一天回去。

第二天中午,毒连成遵守承诺,在万豪酒店楞下栈行宴,他点的菜银丰咸,不过由于是三点的飞机,大家也就稀里哗啦批开动,也没才耽识太多的时间。

送走这一行人,陈太忠开着车,拉着鼻国平在崭上转悠,遇到报样,买几张报纸来看,上面关于干部家属调查表的争议,完善用工合同的新闻,到处都可以见到。

他还带着奚主任去索妮文化广场走一趟,整改过的文化市场,确实跟以前不一样了,虽然人流量依四州廷大,但是相对齐整多了,陈主任不无得意地介绍,我也没事先通知,咱就是亲眼过来看一看。”

话音未落,旁边走过来一个鬼鬼祟祟的小年轻,他低声发问,大哥,要黄碟吗?

陈太忠很无语地跟奚国平交换个眼光,奠主任笑着摇一摇头,看来你真没通知过,不过……,有些东西的改变,也不是能一就而就的,起码他不敢明着卖,这就是风气在好转。”

这小年轻一听这二位的谈话,转身就要溜走,不过陈某人哪里容得有人当众打自己的脸之后溜号?说不得一把就拽住了他,给我站住。”

他这一动手,旁边过来两个男人,喂,干什么干什么,有话好好说,别动手!

陈太忠也不理这二位,他冲一个正在扫抛的保洁工招一下手,你给宋伟打个电话,让他十分钟之内来这儿,否则的话,蒙妮就等着再关门吧。”

别说,宋老板对这一片的掌控还真不错,旁边劝解的那两位见他们是三个人,也不敢造次,倒是周囤又凑过来几个人,可是耳听得宋伟”二字,大家就远远她站住看热闹。

保安大约是在两分钟后赶到的,又过两分钟,一个三十出头矮胖的家伙带着两个人走了过来”这是怎么回事?”

宋伟?陈太忠皱着眉头问一句,别看文明办封了好一段时间索妮的门儿,他还真是没见过宋伟。

我是宋伟的弟弟宋刚”矮胖不动声色地回答,我哥去北京了,你有什么事儿?

“我是陈太忠,陈主任大喇喇她报上自己的名头,顺手把那刁、年轻一雅,“想知道什么,你问他,我没时间磨嘴皮子,就是一句话……这种现象不整顿,你等着再封门吧。

然后,他就带着两位客人离开了,倒是那宋刚愣了半天之后,扭头问旁边的人,他说他是……谁来的?“陈太忠,旁边的瘦高个回答一句,接着此人脸色一变,坏了,这不是那谁……文明办李主任的顶头上司吗?”

“妈的,我以为我听错了,还真……真走运,宋刚的脸上的肥肉颤了几颤,扭头厌恶地看一眼小年轻,这货又是干啥的?”

流窜的,卖黄碟的,一边有保安认出了这年轻人,本来嘛,又不是多大的地方。

你们他妈都是干什么吃的?”这宋刚的嘴巴还真臭,一说话就是脏字,他厌恶地皱一皱眉头,打一顿放走,下一次再出这种事,谁的班扣谁的钱……妈的,这风头刚过,再关门就是起码半年,操的,大家都得喝西北风。”

“我觉得,以后这整顿会越来越严的”

瘦高个皱一皱眉头,老二,咱们折腾不起了。”

“这得跟老大说呀,我只是帮他看榨儿的”宋刚叹口气,转身离开,嘴里还禁不住她感慨,“ ,今天还真是幸运。”

他觉得幸运,陈太忠却是没把这种小事放在心上,不过这么被人扫了面子,他也不想再在这里呆着了,然而就在他来到停车场,打开车门要坐进去的时候,手机又响了。

来电话的是个陌生的号码,可是里面带了东临水口音的凤凰话,实在熟悉得很,老支书在电话那边慌里慌张地发话,太忠,凡是被人打了……你快点过来。

想?”陈太忠听得眉头就是一皱,怎么回事?不着急你慢慢说……,对了,你们在什么抛方?”

“我们在美廉超市门口,这是公用电话,老书记说话从来没这么快过,快到陈太忠都府点听不清他在怒吼什么“,我们就是……他们不听解释,就动手打人。”

怪怪说慢慢说”陈太忠一边启动汽车,一边戴上了蓝牙耳机,美廉超市也是素波有名的大超市,离这里还不到一公里。

不过,等他来到超市门口的时候还没弄清楚,李凡走到底是因为什么挨打,按老书记的说法,是包也存了,也没在超市里吃东西或者说藏东西。

行了,我看见你们了”陈太忠隔着老远,就看到李凡是满脸是血她坐在超市门口的马路牙手上,周围还有四五个人旁观,倒是老书记不见踪迹。

他将车往门口一停,不管不顿地就下了车,来到李凡是跟前,沉声发问,凡是,这是昨回事?”

他们欺负人!”李凡是冲着超市一指,就站了起来,我啥也没干,就是抄了抄架子上的价钱,就来了四五个人,把我们押到一个小房间…………“抄价钱?”陈太忠眉头一皱,他觉得好像是有什么误会了,但如……,再有误会,你也不能打人不是?

这时候,两个保安跟着过来了,“这个师傅,你的车挡路了,这里不是停车场。“你给我滚一边去!”陈太忠哼一声,见对方面色不善,他呲牙一笑,怎么,不服气?是不是连我也想打?

(前面跑得好快,后面追得挺紧,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