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00 -2901误会

2900 2901误会(求月票)

陈太忠一向标榜自己是讲究人的,但是看着自己的人被打得头破血流,那再讲究的人,也憋不住火气不是?

“请你配合”,这俩保安胆子却是极肥,明明看到对方开着的是奥迪了,可还要坚持,当然,他们也没胆子打人,就是走上前,一左一右地夹着陈太忠,一脸正气地看着他,“你影响了我们的正常营业。

陈主任理都不理这俩鸟蛋”只是冲李凡是扬一扬下巴,“然后怎么回事”你继续说……”

然后还能怎么样?李凡是在那里记录商品价格,被人怀疑是其他超市派来记录底价的”保安们把他俩带进了小房间,就要他们交代,是谁派来的。

老支书五十出头身体强壮”而李凡是更是有一把子好力气,不过两人在村里不怕随便动手,来了素波却是不敢轻易造次,毕竟是省会呢。

所以李林长就老实回答,说我这是记录一个价格,回村里琢磨一下种点啥”只是参考,也没别的意思。

他这么说,别人也得相信不是?现在做超市的竞争很激烈,各种无间手段层出不穷,其中最为敏感的,就当属供货商的上货价和超市的销售价。

上货价这个敏感,大家都很清楚,但是销售价居然也敏感,有些人就不是很明白了,明码标价的东西,也会是秘密?

事实上,对大型超市来说”还真是这么个道理”一个拥有上万种不同类型、品牌的超市”它的销售价格,谁能完完全全凭印象记下来?

好记性真的不如烂笔头,所以就有人拿个小本”到自己的竞争对手那里记录各种销售价,这么做能带来的收获”有时候远超人的想像。

最明显的例子,就是去年东初异军突起的“三金电器超市”,当时号称全省最低价,并且承诺,若不是最低,愿意赔偿差价的十倍一这个噱头让它一炮走红。

严格地说,电器超市不但品种单调,也不算真正意义的超市,可是大到空调、摄像机,小到剃须刀、电饭煲”这琳琅满目的商品,再加上不同的厂家和规格”也足有上千个价格。

三金超市为什么敢这么承诺,这原因很多,但是有一点可以确定,那就是他们摸透了素波市内各种电器的行情~而素波做为省会,在电器方面省内最低”这是必然的。

有没有人十倍索赔成功过”这个不好说”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就算有也不多,所以打探别家商品的销售价,是商家生存的必要手段一对超市而言尤为重要。

李凡是不承认他是别家派来的人”美廉超市的人就恼了,尤其是他还说着一口带有浓烈地方口音的普通话,身上的穿着也是异常老土。

这一切的一切”怎么能让人不生出鄙薄之心?

而李凡是虽然很想控制情绪,但是他在村里也是说一不二的,对方一口咬定他是“奸细”,他自然不爽,一来二去地,双方就斗起嘴来。

那么接下来的结果,也就不用提了,超市的保安打算让他“清醒清醒”,而李村长奋起反抗,然而很遗憾,虽然他的力气比任何一个保安都大”但是空间狭小,对方人又多,于是他就悲剧了。

“他们不但扯了我的本子”还把前两天我记的东西,也都扯了”,说到这里,李凡是再也忍不住心里的委屈,蹲在地上嚎啕大哭,那是发自内心的哀恸。

堂堂的五尺男儿,长得也算五大三粗,说起来还是东临水一千多村民里的老大,居然就这么浑身是血地蹲在地上哭了起来。

陈太忠只觉得一股邪火蹭地就蹿到了脑门子上,好死不死的,旁边的保安还在唠叨,“最后一次警告……请自重,把你的车移开。”

“自重你妈的头”,陈太忠想都不想,抬腿一脚直接把这货踹出去四五米远”“麻痹的,你们打人的时候,自重了吗?”

一转头,他拎起了另一个保安,咬牙切齿地发话,“十分钟之内,给我把你们老板叫出来,要不然,这个超市永远都不要开己”

说完他一甩手,就将这个保安披到了一边,接着他走到奥迪车前,抓起了车里的手机”连续拨了几个电话出去。

就这个当口,门口又蹿出七八个保安来”张牙舞爪奔着陈太忠就来了一后来陈主任才知道,超市的保安,一般人觉得人畜无害,那是因为你是消费者,是上帝,对上小偷或者找麻烦的主儿,这帮人下手可绝对不手软。

当然,这些人对上他,一片东倒西歪是肯定的,再然后,就没什么人出来了”倒是围观的群众左一层右一层。

大约五分钟之后,警车来了,妙的是这个超市还是属于西城区”来的〖警〗察才要了解情况,陈太忠发话了,“我省委陈太忠,你们也别瞎掺乎,不了解情况的”给冯局长打电话。”

见到〖警〗察来了,超市的负责人终于露面了,领头的是一个四十岁出头的黑肤男子,他冲带队的〖警〗察笑着点头,“李警官你可算来了,本来不想麻烦您的,但是这个人……”

“我正在了解情况”李警官沉着脸发话”他不能跟此人套太多的近乎”虽然他知道,这是超市的王总。

〖警〗察的待遇不好,是体制里出了名的,别的不说,只说住房吧”随便一个街道办,都能弄到一片地皮盖宿舍楼”可是〖警〗察就不行,谁听说哪个〖派〗出所有一栋宿舍楼的?

当然,这待遇不好是明面上的,〖警〗察系统作为暴力机关,平日里也有不少的便利,像这美廉超市所在的片区,归断桥〖派〗出所管”〖派〗出所的头头脑脑每到节假日,总会收到面值不等的购物券。

像这李警官也是超市的常客,他甚至知道”〖派〗出所一把手尤所长新房里的电器,都是超市送的,超市的老板粱止愚的硬关系不少,但是片区〖警〗察里的老大,是他必须招呼的。

可就是这样,他现在也不敢允诺什么,美廉超市在素波也算得上个牌子了,有人敢堵着门撤野,还敢*出分局冯局长——那么在完全了解清楚情况之前,他是不会做出什么反应的。

纠缠之中,一辆大轿子车由远而近驶来”车在门口停下,上面噼里啪啦跳下二十来号人,一看就是农民工一张嘴还都是凤凰腔,“咋”谁打咱李村长了?”

这是丁小宁素纺工地上的民工,她同时开着三个大工地,施工队五huā八门有素波的也有凤凰的”别说,里面还真有两个东临水的人”说话这个还是李凯琳的堂哥、刚出了五服,他一眼认出了李凡是,“村长你不要紧吧?”

“嘿,这是怎么个意思呢?”王总看得登时就傻眼了,事实上他还真知道发生了什么美廉超市确实不小,但是核心的管理人员并不多。

刚才李凡是被打他不知道,不过陈太忠在外面一发飙,他就知道了一如果是陈太忠被打,他会知道得晚一点,但是,超市的人被外面的人打了,这消息马上就传过去了。

二十来号人,还真不放在王总眼里,但是紧接着,两辆挂着天。牌子的桑塔纳开了过来,车上接连下来五个人”打头的美妇看一眼陈太忠,接着就下巴一扬,“就是这儿,美廉,涉嫌价格欺诈。”

“这不是你那儿的……,李主任吗?”奚国平看了半天,一开始他有点担心”说是小陈你这个正处”没必要冲杀在第一线的嘛,咱等防护周全了再来”这鸟店跑得了?

但是紧接着,他看到陈主任拳打脚踢挡者披靡,心里就明白了”人家这不是冒失,而是有信心控制局面,确定吃不了眼前亏。

陈太忠叫李云彤来,那是使唤自己人,不用白不用了,其实他是没想搞这么大的”但是美廉的保安面对奥迪车主都能不卑不亢,让他反应过来一个问题这家看起来是有点底气的。

陈某人最不怕的,就是跟人拼底气了,于是他打算让对方明白一下,商人的底气,最终是扛不过政府官员的。

王总了解了半天情况,总算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什么样的人物了”于是走上前,对陈太忠毕恭毕敬地发话,“陈主任,请您听我说,这是一个误会。”

“哦,误会啊”,陈主任笑眯眯点点头”接着脸一沉,一口唾沫吐了过去”“呸……你算个什么鸟蛋,你觉得配跟我说话?”

“……”,王总脸上一片铁青”却是发作不得,一边满脸是血的李凡是点点头,“老村长你说得太对了,我刚才说是误会,要找他们的负责人”保安也是这么跟我说的。”

“嗯,人必自辱而后人辱之”,陈太忠笑眯眯地点点头,“凡是你知道的”我这人,一向以德服人,见不得别人仗势欺人。”2901章误会(下)

王总只觉得羞愧难当,尤其是周围还有人山人海围着观看,他往日在公司里,好歹也是一人之下诸人之上的主儿,受了这样的侮辱,真是忍无可忍,转身就走,甚至连场面话都没一句你牛,你且先得瑟着。

不成想,他还没走两步,又有两辆车开了过来,现在美廉的门口,是真正地热闹了,七八辆车将这里堵得水泄不通。

新来的这两辆车,来头可不小,一辆捷达车就算了,另一辆白色面包车上”喷着《今日素波》四个大字。

捷达车是粱靓的座驾、这是她新买的车,下车之后,她就直奔陈太忠而去,脸上挂着甜甜的笑容,“陈主任”我们来得不算晚吧?”

“不晚”,陈太忠不动声色地点点头,接着冲着李凡是抬一下下巴,“这就是无辜被打的……外地农民,看到了吧?他脸上除了血”还有泪“…………”

粱枧做为一个常抓现场的女主播当然知道视觉效果的震撼于是一转身就奔着李村长去了,陈太忠则是叹口气摇摇头,转身离开。

“不看结果吗?”奚国平在一边看得兴起虽然不得不陪着他走开,但是心里还是有点牵绊,“这个老板看起来有集底蕴。”

“在天南”敢跟我谈底蕴的,都走过去时了”,陈太忠抬手一按遥控器,一边走上前拉开车门一边漫不经心地回答,“至于说结果……他们需要给一个让我满意的结果。”

这个小陈,果然嚣张啊,奚国平木呆呆地跟着他上了车,心里却是不由自主地感慨,为了一个农民,就搞得这么兴师动众真的是,太个性子。

不成想,他这个感慨还是早了一点,不多时,有电话打到陈太忠的手机上”是美廉的老板粱止愚说是想跟陈主任坐一坐打了孩子,家长终于出来了。

“你以为你是谁啊?想跟我坐就跟我坐”你算个什么玩意儿!”陈太忠毫不客气地压了电话,藏得好深嘛,想见都见不到你一眼。

粱止愚好悬没被这句话气得吐出血来,然而话说回来他再气也得忍着,因为就在现在,建委的施工队过来了说这片马路地基有隐患,要大修。

这就是建委主任陈放天干的了刚才陈太忠打电话给自己的本家,想问一问美联超市的占地手续全不全。

建委陈主任一听,就说这个得查一下才知道,然后他很好奇地问一句”发生了什么事儿,等他听说事情经过之后,不屑地哼一声,“找他麻烦”用得着那么费事吗?”

陈放天的法子很简单“我们要修路,别的地方路没坏,反正你美廉这一片,路是坏了,尤其是靠近门口这一块,破损严重。

哎呀,这专业的就是专业的,陈太忠觉得这法子真的太损了,不过他还是有点疑惑这个修路,会产生费用的吧?

“产生的费用,跟我们回填的速度,是密切相关的”,陈放天听得哈哈大笑,“有人会上杆子送钱的……,就算他们不出钱,这点费用我也能给你处理了,你不用管了。”

也是啊,陈太忠道谢之后”就挂了电话”没准人家老陈要突击huā钱呢,这可都年根儿了。

没错,这都年根儿了啊,美廉的老板粱止愚,头疼的也是这事儿,最近他正忙着跑各单位的团购呢,所以不在办公室,不曾想超市居然闹出了这么大的事情。

做商家的,谁不指望着靠节假日赚钱?更别说这是一年之中最重要的节日,如果真的让人把地刨了,别说超市的利益会受到巨大损失,只说这名声传出去,也那也会成为业界的笑柄。

然而,令粱总郁闷的是,超市门口的路面还真是有问题,因为要保障人和车进出方便,美廉自己huā钱,将一大片地都用水泥硬化了,抹得平坦无比。

这商家自己铺地,按说也是市政建设不允许的,影响统一规划,和城市美感,不过他们是huā自己的钱,然后,再跟市政的人通融一下”大家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反正路面是好了,又不是坏了。

可是建委的人要叫真,那就能拿这个做文章,来的几个人一看门。的路面”登时就做出了决定“这是不合理的,是你们自己砸了,还是我们调切割机来?

这才叫个无妄之灾,超市的人死说活说”还要送购物卡,不成想来的人根本不搭理,“你们不是挺牛吗?惹了不该惹的人……别拉我们下水”听见没有?”

所以梁止愚根本就没办法跟陈太忠计较”他现在要做的是保住自己的产业”既然对方不接受找上门的诚意,那他也只能找关系关说了。

陈太忠虽然离开了超市,其实也挺关注那边的发展,不多时,李凡是拿着粱觏的手机,打了电话过来,说是对方想和解,赔偿医药费并且道歉,“这个……”……老村长,我该咋办呢?”

“哪里有那么便宜的事儿?”老村长不屑地哼一声,“你到现在都没搞清楚,自己为什友会挨打”因为他们骨子里觉得打了你白打,这个思想是要不得的。”

“这个倒是不过……他们答应赔五千块钱”李凡是还是眼小,五千块啊。

“你跟他们解释的时候,他们让你打电话给我证实你的身份了吗?”陈太忠有点头疼。

“没有,我要打电话给你,不过“……我没手机呀”,李凡是闷闷地回答”“他们又不肯借我电话用。”

“这不就完了?”陈太忠哼一声,挂了电话,这是他愤怒的根源一李凡是引出了误会但是并不需要打人的,多了解一下会死人吗?

奚国平看着他做的一切,心里对这今年轻的处级干部有了更直观的认识:嚣张、跋扈不说,脾气也暴躁,但是从骨子里讲,这个人还是愿意讲道理的虽然很多人会认为他不讲理。

他心中感慨不已,怪不得蒙〖书〗记走了都这么久心里还对此人念念不忘,这种锐意进取的年轻干部真的不多见,难得的是此人还是敢冲敢打那种类型的。

现在的天南,也不知道什么样的人,才能降伏了他?奚主任正琢磨呢发现陈太忠又接一个电话之后,脸色就变了。

电话是祖宝玉打过来的,祖市长说了,想调停一下美廉和小陈你的误会”毕竟不是不可调和的矛盾,有什么要求你尽管提他要不答应,我帮你收拾他。

祖宝玉你还真是闲得慌,陈太忠心里暗叹不过祖市长的面子”他还是要买的“那行,晚上见”不过……,我不想见到那个姓粱的。”

“这样吧,到时候咱们说话,他站着说”说完让他走人,咱们朋友也很久没有坐一坐了”,祖市长笑着回答,“他要是敢墨迹,那我正好借机不管了。”

能不管吗?祖宝玉你劲头十足啊,陈太忠心里暗叹,看一眼后视镜里的奚国平,“真不好意思,奚主任,我先把您送回林业宾馆吧,然后让建阳过去。”

“我跟你一道也无所谓,反正我又不是素波的干部”,奚国平并不介意适当地放一放架子,而且对方是副市长”跟他身份也相当。

“这个人……有点尴尬”,陈太忠笑着摇摇头,祖市长在素波”还真是个异数,而且可以确定的是,没有太大意外发生的话,此人的官场生涯会止步手副市长。

尤为重要的是,他不想让奚国平太多介入自己的生活圈子,还是那句话”他对此人的了解还不够”工作上他可以大力配合,但是个人交情嘛,还是适度控制一下节奏比较好。

“哦”,奚国平微微点头”不再说瓶。

祖市长请客也没选别的地方,就是桃李饭唐,陈太忠赶到的时候,正好也就六点了,推开包间门”看到屋里除了祖市长和教委沈主任”还有一个瘦高的男子。

见他进来,那瘦高男子率先站了起来,笑眯眯地发话,“陈主任您好,我是梁止愚,今天给您造成麻烦了,我深表歉意。”

一边说,他一边弯腰深深地鞠个躬,这家伙比陈主任还要高那么两三个厘米,这一鞠躬,看起来也挺扎眼的。

陈太忠不看他”径自走到沙发边坐下,冲祖宝玉和沈主任点点头,“宝玉市长,沈主任,好久不见了啊。

这二位笑一笑,沉默一阵”还是祖宝玉发话了,“太忠你快点把他打发走”咱们好喝酒。”

陈太忠这才侧过头来梁止愚,他上上下下打量了对方足有一分钟,才低头去端桌上的茶杯,沉声发话,“嗯,说一说你打算怎么解决吧。”

粱止愚见他如此大喇喇的样子,却是一点都不敢计较,他深吸一。气,“陈主任,首先我要说”是我管理得不好,但是我从来没有歧视过农民”责任是在我,可那真是他们的个人行为。”

嗯”这态度还算端正,但是陈太忠并不说话,只是低头轻啜着茶水,苦衷解释完了,你就该说正题了。

“首先,我以个人的名义”赔偿这位挨打的李村长部分现金,医药费什么的,那是另算”,粱止愚开始表现自己的诚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