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06 -2907巧言令色

官仙无弹窗 2906 2907巧言令色(求月票) 顶点

一秒记住

最先赶到堵路现场的,是刘晓莉,她自己没有车,打车过来煞是便捷,一过来她先招呼陈太忠”“这件事听说别有内情,我该偏向哪个方面报道?”

岁月如刀,记者干得久了”再有性格的主儿,也会在报道之前请示一下方向,刘记者并不是例外的那一个。

“偏向学生家长吧”,陈太忠沉吟一下”做出了决定,交通厅在这件事里固然是没什么责任,可是学生家长更冤枉不是?

而且凭良心说”他并不认为交通厅一点责任都没有,南门小学狮子大张口是不对的,但是你厅里面不作为也不对,就算一开始不管,现在家长都堵路了,你还没什么反应?

说白了,这是交通厅试图通过坐看家长们堵路,来表现他们的无辜,闹到省政府我们都不怕“就是崔洪涛那句话,我们盖这楼,符合市政规划!

两边都是蚊家长为砝码,向对方施加压力,比的是谁先沉不住气而已,然而谁都不会去考虑,可怜的家长们何辜,要被逼到这一步?

“家长是被老师们通知过来的”,刘晓莉低声嘀咕一句,敢情她早就知道这里堵路了,所以才会来得这么快,甚至她都知道里面有什么关窍”由此可见,她现在的影响力真的越来越大。

“你早就知道,怎么不早一点报道?”练太忠皱着眉头看她一眼。

“昨天有人给我爆料,我又四处了解了一下”,刘晓莉皱着眉头叹口气““但是没您的支持的话”最深层的原因,真的不能报道啊,这稿子写出来”不但会让人遍体生凉,也容易被人说成是枪稿。”

“讳疾忌医是要不得的”,陈太忠叹口气,无力地摆一摆手”“你现在去采访吧,只当从来不知道这事儿,今天了解到什么就报道什么。”

“教育系统的形象”还是要注意一下的吧?”刘晓莉撇一撇嘴,看起来非常无奈,“有些东西说出来,真的是颠覆性的。”

“如果你亮明身份,学生家长未必敢这么说”,陈太忠轻笑一声,脸上的表示煞是值得玩味”“当然,要是有人敢说,你肯定也敢写对吧?”

说着话,随遇而安就到了”上次随老师特地打了电话给陈主任,说要是再有什么料,他希望能尽绵薄之力,跟商报小刘相呼应。

所以,陈太忠也给他打了电话。

“这件事,要多辛苦随老师一点”,陈主任最后交待一句”,“晓莉你是写报道的,了解到什么写什么就行了。”

这下,这两位是真的知道怎么回事了,于是领命而去,陈太忠看着这俩在不远处忙乎起来”想到自己当初很不耻随遇而安的伪风骨”就禁不住感慨地摇摇头。

想要做点事情,手上还真是什么样的人都得有陈主任认为”在这件事里,随遇而安能起到的作用,要远远地大于刘晓莉,因为随老师是时评家,并且不怕口舌毒辣!”

随遇而安到了好一阵之后”沈主任才过来,不过他来的这么晚也有充足的理由他的身边陪同着四五个人,其中一个瘦小的中年妇女脸色极差。

“这就是南门小学的贾校长”,他淡淡地介绍一句,“小贾,这就是省委文明办的陈主任……最注意精神文明建设。”

“我现在马上就去给学生家长做工作”,”贾校长的皮肤很白,不过她现在脸上的惨白,并不完全是皮肤的缘故”她强自镇定,“希望大家能保持平常心。”

“能做工作的话,刚才就让你做了”沈主任嘴角**一下,不动声色地发话,“你还是跟陈主任先解释一下”你知情不知情吧。”

嘿”老沈做事倒是挺上路的,陈太忠心里听得暗暗点头,事实上,人家贾校长真的让家长散去,这件事也就这么完结了。

然而,陈主任并不想这么完结,这件事情说大不大,但是性质极其恶劣一从什么时候起,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可以肆无忌惮地挟持学生家长兵更别说,他也挺不爽崔洪涛的态度,不作为不是你的错,理直气壮地不作为,那就大错特错了。

“这件事情,我是知情的”得,贾校长不愧是敢组织家长拦马路的主儿”她虽然面色苍白瘦小柔弱,表情却是很坚强,“不但是学生家长,学校里不少老师对这个高楼挡住学生的阳光,也非常不满意,我不能完全无视大家的呼声。

,恍如说有哪些老师?”陈太忠饶有兴致地看着她,他知道她在说谎”这么大的事情,校长不出头,哪个老师敢吃多了撑的来管?

“这个我不会说的”,贾校长缓缓地摇摇头,坚定无比地回答”“我可以帮领导们做工作,但是也有保护我的教师的义务……他们走出于正义感。”

啧”见过无耻的,没见过你这么无耻的”陈太忠真的有点不耐烦了,于是他冷。多一声,“道理”我比你懂得多,我就问你,这两栋楼最终的楼高,会是多少?”

“我不是搞建筑的,我只知道,会影响教室和操场的采光”,贾校长还真是个妙人儿,她淡淡地摇摇头”“我跟老师家长们解释过,这两栋楼手续都是合法的,但是大家说,楼距什么的合理不合理不说”但是一定会影响采光。”

是啊,一定会影响采光,陈太忠一时觉得这贾校长也是一号人物一这么大两栋楼,杵在马路对面,怎么可能不影响采光?那个方向远处大气反射过来的光线一定收不到。

你,你算一号人才,陈主任心里暗叹”这校长一定是语文老师”嘴皮子实在太利索了”绵里藏针地就把他顶了。

而他还不能拿什么八十万的来说事,为什么?因为他没有证据,虽然大家都确定,应该是存在这个数字”可终于还是要归到流言一类里的。

陈某人是省委的处级干部”口出无凭是要遭人耻笑的,于是他点点头,“那你的要求是什么,怎么样做就可以不堵马路了?,“bu不是我的要求,是学生家长和部分老师的要求……您也看到了,我还是愿意帮文明办做工作的”贾校长回答得是滴水不漏,“他们的意思是”最少要减掉一层楼。”

减掉一层楼,好算计啊,陈太忠再一次被她的话折服,从字面上来理解”这个要求并不高但是他从外表就能看出来,那两栋高层,每一栋都是三个单元一层六套的结构。

减一层就是减掉了十二套,虽然只是二十二分之一,可是单位里的房子哪里是那么容易减掉的?至于地基是按什么规格打的,会不会浪费,那都是小事了。

“减掉一层,他们就觉得合理了?”陈太忠笑一笑,二十二层的楼房影响采光,二十一层的就不影响了?“减掉五层会不会更合理?”

“有关部门规划,的时候就没有征求我们学校的意见”,贾校长不动声色地回答”“这是对学校和孩子的不尊重家长们要求减掉一层,只是一个象征性的要求请他们多关心一下祖国花朵的成长。”

她是豁出去了不过同时,她也有把握”学生家长不会有人说出她来一你们的孩子,总还是要上学的吧?

贾校长的面色,慢慢地正常了起来,可是沈主任的脸色,开始变得苍白了”你知道陈太忠是什么人吗?你破罐子破摔,也别拉我垫背啊。

事实上,教委主任刚才略略一打听,早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于是他干咳一声,“小贾,你在跟省委领导说话”注意一下措辞。”

“嗯,减掉一层,是吧?”陈太忠点点头,“这个要求我记住了……,我再好奇地问一句,如果你刚才给学生家长做了工作,而对方死活就是不减这一层,你们以后还会堵马路吗?”

“都惊动省委了,那肯定不会再堵马路了”,贾校长说话是有水平,然而非常不幸的是,她的智商不是奇高的那种,见到对方微微点”头,一时她就有点不忿了,“不过家长们再去堵工地的门,那我也不好再说什么了……这不影响交通的。”

你怎么就能……傻到这个程度呢?沈主任听到这里,实在无法忍受了,他瞥一眼陈太忠,才犹豫该不该出声解释,不成想陈主任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哦,原来家长们以前没有过工地的门。”

嗯?贾校长听得一愣,过了一阵才反应过来对方说的是什么,禁不住脸色一变,她本来是不忿这个人一来就要强行平息此事没准到头来,她真的是白忙一场呢。

同时,她又想暗示一下,家长们只走出于义愤,你嫌我们堵路不文明,我们堵工地的门儿总没问题了吧?

可是她就偏偏没有想到,先堵工地的门和先堵马路,那绝对是不同的处理问题的态度一个是想解决问题,一个却是想制造舆论施加压力。

不过论起胡搅蛮缠来,她可是一把好手,于是她又信口开河,“好像一开始有学生家长去协调过,还差一点被对方打了,所以,大家认为堵门口比较危险。2907章巧言令色(下)

贾校长的理由是比较粗鄙的,然而也不能说不合适,关键是别人没有办法证实她的话,而且,万一有学生家长真的去找过交通厅工地的人,那么那些家长也完全可以把当时情形说得恶劣一点这话还不是在人说?她可以不讲究胡说八道,但是陈太忠当着这么多人,却是不能做出太粗鄙的举动来,要不说这人一旦不要脸了,还真的不是很好对付。

君子可以欺之以方啊,陈主任也禁不住地暗暗感慨,陈某人以德服人自然是君子,于是他沉吟好一阵,才点点头“那行等记者们采访完了”你让家长们回吧。”

他真的无意跟对方辩解什么,有些东西太叫真自己就落了下乘,不过,看着贾校长如释重负的样子,心里禁不住暗自感慨:真是的”天底下哪里会有那么多便宜事给你?

沈主任现在已经不对这个愚蠢的女人抱任何希望了,见陈太忠若有所思的样子,于是走到一边低声解释“这个小贾是东湖区调过来的,做事有时候一根筋得很。”

东湖区虽然号称是区,但是很久以来都是农业较为发达的县区”现在靠近市中心的一片开发得不错,但是正经素波城区里的人,还是觉得那里是县城陈太忠在素波呆了这么久”基本上也能理会这话的含义小县城出来的做事不讲究,不过沈主任这话还有一层意思,那就是说这个校长背后”大概还有个把人撑腰。

否则的话,且不说这市区校长的位子怎么轮得到一个东湖区的人来坐只说沈主任这堂堂的教委老大,又怎么会对一个小学校长这么了解呢?但是陈太忠对这个内幕不感兴趣,他一向秉承的理念,就是对事不对人,老沈你愿意说的话,我是有胆子听的你不说也挺好万一发现是熟人谁谁的关系,还不够闹心的呢。

再接下来的事情,就顺理成章了其实有个别家长已经认出贾校长了,然后大家再一传十十传百地嘀咕一阵基本上是个人就知道,贾校长来了。

见贾校长来问候大家,有不少学生家长也积极打招呼,今天来的家长,可不止是六年级的,不管怎么说,给校长留个印象,总是有利于孩子的发展吧?

看着他们折腾,陈太忠一时间也没兴趣再观望下去了,于走向自己的奥迪车走去,倒是沈主任不明就里,紧跟着走几步,“太忠,陈主任”这事儿最终,教委该怎么配合文明办?”

“这个我想一想再说吧”,陈太忠头也不回地答道,“总之,这是不文明现象,我是可以确定的。”

“我这儿肯定是会大力配合,请你放心”沈主任再次沉着脸表态。

这件事当天是怎么发展的”陈太忠就没再关注了,不过当天晚上,雷蕾倒是提起了这件事,她是从刘晓莉那儿听到了消息,对这种现象,她有些有心无力,“这种堵马路的事儿,也只能是《商报》出面,日报和省台不可能报道,《今日素波》都不能报道得太多”影响稳定啊。”

雷记者还是有点一厢情愿了,第二天陈太忠拿到《天南商报》的时候,才发现刘晓莉的稿子虽然在第二版,但是她只是陈述了一下事实。

梅林街被愤怒的家长堵了”起因是对面的马路上起了高层宿舍”影响了路北南门小学的采光,家长们发现施工方在学校放假时施工,急切希望有相关部门关注。

当然”在文章结尾”她还是略带犀利地问了一句:离学校这么近,起什么高的楼,也不知道相关单位在审核的时候,考虑过这个问题眉头。

这件事情实在不好定义,刘记者只能如此含糊地报道,不过看她连宿舍楼的属性,都规规矩矩地写为“某单位”,可见江湖越老,胆子真的越小。

倒是随遇而安在晚报上的评论,那就犀利多了,他将事实一句话带过,挖掘得更多的是流言蜚语”不但写了学生家长是被学校组织的”更写了学校对“某单位”提过非分的要求,还大骂规划局就不该在当初批了这个项目。

要不说老将出马一个顶俩”随老师一张嘴,基本上把所有人都得罪了个差不多,不过要说他是漫天开口地乱骂,那也不对,他还是挖掘了点东西出来。

像有那学生家长因为堵马路感冒,他也打听到了,随老师就骂学校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功利和冷血了,学生家长们何辜?

学生家长也是有错的、你们怎么就能这么麻木呢?老师叫你去堵马路”你就去堵,你不会向上面反应吗?

反正随遇而安是逮谁骂谁,从那直欲破纸而出的文字中,他的愤懑、他的无奈随处可见那是一个清醒的、有良知的时评家痛入骨髓的悲哀。

然后他又认为建议,那两栋楼应该减掉的不是一层”一层太少,要给他说就该是五层。

陈太忠看到这里,很怀疑随老师写这稿子的时候,是不是跟刘记者商量什么来的你就知道哥们儿随口说了一句减五层?

果不其然”在文章最后,随遇而安写到,在采访现场的时候”他遇到了其他同行“那也是一个有良知的同行,但是老随非常相信”做为一个强调事实真相的记者,她不敢像我这么自由地骂人!”

嗯,不错,陈太忠看完随遇而安的稿子”心说这次还真是找对人了,不过略略遗憾的是,随老师不但个人风格强了一点,而且由于发挥得太忘我,居然没有提省委文明办。

唉,真是媳妇娶进房,媒人丢过墙,陈主任悻悻地歪一歪嘴”然后又翻一下商报,巧了”刘晓莉也没写文明办高度关注之类的。

没写就没写吧,文明办现在也不需要这些小稿子打知名度了,而且刘记者身上的陈系印鉴已经很明显了,而随老师让丫继续孤独地清醒吧。

陈太忠打算给崔洪涛一今后悔的机会,他不是个宽宏大量的人”但是这件事交通厅确实没有太大的错误”心说先不管这稿子了,等一等看崔洪涛是个什么反应。

他不想管”但是有人注意不是?祖宝玉昨天就接到了沈主任的电话”说是陈太忠伸手管了这么件事,按说,以他跟小陈的关系,打个电话了解一下情况不难,但这不是,刚替粱止愚说了情吗?

而且昨天陈主任走的时候”交待得也挺含糊,祖市长有市长的矜持,就更不便打电话了,于是他要沈主任注意观察事态进展。

沈主任当然会注意这个,尤其是他都知道,昨天是哪些记者去现场了,所以今天来到办公室,处理了几件事之后,就点名要人把素波晚报和天南商报拿过来。

拿过稿子来一看,发现商报报道得还算客观,可这随遇而安骂人就骂得太狠了,说不得犹豫一下”联系了祖市长他一点都不想承受陈太忠的怒火。

祖宝玉琢磨一下,就打个电话给段卫华~有意思的是,这俩市长关系处得还凑乎,两人都跟陈太忠交好只是一小部分原因,重要的是,两人在市政府,都没有太多的盟友。

段卫华是从凤凰调过来的”祖市长则是从省厅放下来的,对素波市来说都是外来户,而且基本上也都是没什么靠山,那也只能抱团自保。

祖宝玉跟段卫华接触过几次,发现这段市长觉悟挺高不是假高是真高”老段这人滑不留手是真的,但是此人关注民生也是真的。

不过他打通电话的时候,段市长正在开会,而这又不是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所以段卫华知道消息的时候,差不多就十一点了。

祖市长会说话,就说今天报纸上看到点东西,了解了一下大致也是如此”就想请段市长看一看那两篇文章”“关键是晚报的那一篇。”

他不说这事儿里面有什么猫腻捕风捉影的事儿没法说,就让对方看”段卫华哪里听不出这些话?

事实上,能让一个副市长向大市长暗示的事情,多半都假不了”段市长一看报纸,心里也明白了”正像别人想的那样,对绑架民意并且还导致部分家长误工和生病,他有点不能容忍二这你还找我请示?段卫华有点恼了,就有让祖宝玉整顿教委的心思,不过他不是一个冲动的人”就想小祖不通过我,也能摆平这件事的嘛。

这一定有什么文章,他在晚报和商报上来回看两眼“本报记者:刘晓莉”,得,又是那货给我惹的事情”嗯,确实,好像这个小陈跟交通厅的崔洪涛不太对眼。

那么好说,先跟规划,局说”把那栋楼重新审核一下,段卫华也不给陈太忠打电话一市之长总是要有些底气的,于是抬手拨个电话”“给我接建委的陈放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