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08 -2909真是五层

官仙 2908 2909真是五层(求月票)

陈放天正在参加一个工作总结会,猛地接到段市长的电话,也不敢怠慢”可是接了电话之后,他开始疑惑了,市长这是啥意思呢?

段卫华不可能直接说重新审核,他就表示我从报纸上看到了一篇文章,家长们苦得很呐,你们市政规划工作要抓得细致一点,尤其规划学校旁边的时候。

建委虽然是数一数二的大行局,但终究不过是个处级单位,段市长不说那么明白,陈主任就搞不懂了:尼玛这走出什么事儿了?

不过不管怎么说,市长指示他就要重视”于是他马上撤开网了解情况,关键词是“报纸、学校、家长、规划,”等。

这么明显的关键词,大家很快就找到了线索,然后陈放天就有点恼火了,没道理的嘛,交通厅跟南门小学掐架”跟我们建委有啥关系呢?

不过段市长发话了,他也不能不办,于是就跟规划局了解一下”这才知道交通厅的两栋楼确实是申报通过了的。

而规划,局的同志接到陈主任的电话,很是心惊胆战,没命地解释说,楼高七十八米”据那个小学的操场边缘有一百七十米以上,也就是说楼距怎么都过了二比一了。

“这个”,”陈放天沉吟一下,不耐烦地点出要害,“他们搞得学生家长们上街”市里很重视……,你们少给我惹点麻烦行不行。”

“但是……批复已经下去了啊”规划局这边的人叫苦连天”“我们就算想收回来可是对方……是交通厅啊。”

交通是个一点都不比建委逊色的部门眼下一个是市局一个是省厅,市建委的人再横,也得考虑招惹的是什么人交通厅的老大崔洪涛现在可是跟着杜毅混呢。

“你确定自己干不来这个事儿,是吧?”陈放天冷哼一声,对他来说,他认省里很多领导,蒋世方他认,许绍辉更认,高胜利啦陈洁什么的也没问题甚至沙鹏程都可以考虑,但是杜毅,他没必要认!

他真的没办法紧跟杜〖书〗记的步伐,他认识的全是亲黄系的人马”唯一一个例外是许绍辉,但是许〖书〗记在天南远算不上黄家对手,而杜毅和黄系之间,没有第三条路可走。

他这个态度一表示出来规划局这边就没办法再叫苦了,只得叹口气应承下来,说是尽快向交通厅表明态度。

陈放天放了电话之后,总觉得哪里还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拿过报纸来又看两眼一时间难以压制心头的怒火”拿起电话给教委沈主任拨了过去”“我说老沈啊,你约束不住自己的人,也别连累别人啊,你那个南门小学的校长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她怎么回事”,沈主任并不吃陈主任这一套,陈放天是很牛”但是尺有所短寸有所长小小的贾校长都敢得罪整个交通厅,他堂堂的教委主任自然也不会太自低身份”“这是陈太忠要抓精神文明建设”关我什么事儿?”

“陈太忠?”陈放天听得登时就是一愣。

“你不知道?”沈主任听得也是一愣,“我印象中,你跟他打过交道的。”

他岂止能确认这二陈打过交道?根本上”他就知道这俩人关系不错,只不过说话嘛,就不能说得太露骨了。

“原来……是这么回事啊”,陈放天反应过来了,他现在其实算许系人马,多少挂着点黄家的关系,所以他知道”许纯良、高云风和陈太忠都不待见崔洪涛,甚至连另一个交通厅子弟那帕里,都不喜欢崔厅长。

这四个人虽然都比他年轻”但是他自认不比其中的任何一个强”听说是这样的恩怨,于是笑一声”“那是我冒昧了,不过以我对太忠的了解……他不会很欣赏要校长吧?”

“这个还得陈主任你告诉我了,对这些”我真的不通,你俩关系好啊”,”沈主任见他服软,登时就打蛇随棍上”“原来不是他跟你说的?”

“是段老板跟我说的”陈放天哼一声”其实他也知道陈太忠跟分管教委的市长祖宝玉关系好,所以对沈主任也不能太无礼,“市长专门打电话告诉我,学生家长很可怜哦”

段卫华给你打电话……说学生家长可怜?沈主任抓住子重点,心里登时就凉了一大截,省委省政府再大,也管不到素波市啊,于是可怜巴巴地叹口气,“这个我做不了主,得跟祖市长汇报一下。”

“那你汇报吧”我也不是针对你去的”陈放天听说涉及自己的本家了,就怀疑是交通厅那边的手笔”所以他要把关系撇清了,“我的意思是”你们做的不好,但是交通厅那边,更不合适一点。”

得罪崔洪涛,他真的毫无压力上面有多少顶缸的呢,再说了,这次的事情,他也就走出来打个酱油”算谁也算不到他身上。

他们这里鸡飞狗跳的,但是交通厅这边波澜不惊,崔厅长一大早过来,就接到了省委的通知,说杜〖书〗记要一份今年省厅的各种数据”马上就要。

这个命令比较含糊,但是依据往年的经验,崔洪涛知道,这是年关将近杜老板要跑部了,这种数据并不是每年都要去年就没要,而且,每一次要求的也不尽相同。

每遇到类似的这种情况,崔洪涛的心里就禁不住要抽搐一下一如果我跟高省长的关系没有越走越远的话,这种事情就有人可以请教了。

事实上,他跟那老〖书〗记的关系还不错,可官场里这点东西,虽然万变不离其宗,但也是要讲个与时俱进的~那〖书〗记真的太老了一点,跟不上时代了。

但是指望那〖书〗记从自己儿子的嘴里掏出东西并且痛快地告诉天南省崔洪涛非常确定,有这个想法的话,那就是我跟不上时代了。

所以这一上午,他都在指派人帮杜〖书〗记整理各种数据,新增通车里程、高速、一级、二级等公路的里程,客运、货运数量的增加情况这些数据虽然需要一点,却真的不难统计”他愁的是,我该统计哪些数据?

杜老板*部,最想要的是资金缺口的数据,而我想证明自己干得称职,就该交上比较好看的收益报表,可是报表太好看,下一步又不好要钱一这我该怎么选择啊?

他正纠结于此呢,下面有电话来了,说是关于省厅宿舍楼的事情,可能要缓建。

“有毛病吧”缓建”,”崔厅长不耐烦地哼一声,才要挂断电话,猛地反应了过来,“什么?缓建宿舍楼,谁这么大的胆子?”,等他听说”是市规划局电话通知的,禁不住冷冷一哼,“市建委的规划局啊,我还以为是省建委的呢……什么”梅林街的宿舍?”

梅林的宿舍,昨天陈太忠提过崔洪涛开始心里盘算”他虽然现在志得意满,但是有些人和事也是他不得不掂量的。

不过,也仅仅是提一下嘛”下一刻,他就将这点顾忌甩到了脑后”,“那边宿舍区……手续齐全的吧?”

跟他汇报的这位,心里就别扭了,心说我才跟您说了这边是怎么回事,你怎么就问我手续的问题呢?他不想反驳领导的意见,但是又不能不说,“,这边的手续……后来补办了一部分。”

“我冉的是齐全不齐全”,”崔洪涛轻轻地哼一声。

“齐全,齐全”,”这边也没辙了,只能这么回答规划局都下了批文的”我能说不齐全吗?

“那你给我打这个电话,没有意义”崔洪涛很干脆地挂了电话,老子这大厅长一天不知道见多少,有多少事呢,你闲得没事给我打电话做什么?

崔厅长不知道的是,他说这话没有过了多久,有人就找到了高云风,那是一个四十出头的男人”“陈太忠在找梅林街宿舍的麻烦。”

高公子沉默不语,他知道面前的男人在厅里干得不是很开心,而且他也知道,梅林宿舍的承建商”虽然号称是厅里的三产公司,但其实是转包给了别人。

而转包的那位背后的人,跟面前这位李处长还非常地不对路,此人前来报信的意图,不问自明。

“这个顺风船,暂时不能搭”,”高云风沉吟半天摇摇头,“我跟陈太忠关系是不错,但是这个宿舍真要扯开去”指不定是多大麻烦呢。”

这就是相互钳制的结果,崔洪涛在高胜利走了之后,固然是不怎么买老厅长的账了,可是某人在决定修建永蒙公路的时候,厅里不但没卡,也适度地支持了一部分。

这就叫留份人情日后好相见口虽然说修路的大头不是厅里出的,至于说这条路目前是高云风、田强在搞,后面还有许纯良的施工队”交通厅也只做不知。

所以说崔厅长这人,也没太大的毛病,他只是将该有的权力收回来了,高胜利你都升省长了,厅里的人事和规划,总不能让你再插手了吧?

高云风已经过了冲动的年纪了,所谓的“金桥银路草建筑”,他修路厅里都不管,人家盖个草建筑,他要是去使坏,那也不是做人的道理。2909章真是五层(下)

当然”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缘故,让高云风目前只能坐视一比如说”目前来挑拨的李处长,虽然当年也是高厅长面前的红人,但是一个区区的副处长想挑起这么惊天的事儿,也只能说有点不自爱,你觉得自己有那个份量吗?

于是他找个理由回绝,“这样吧”回头我问一问太忠,看他是个什么意思……搞不清他的意思”我真不合适动。”

李处长对高公子的心态,也是很了解,他只是目前的处境实在有点糟糕”才来挑拨一下,眼见不得逞,也只能悻悻然地离开。

走出来之后,他想一想,还是不甘心”说不得找个隐秘的地方拨个电话”安排了几句之后,才一脸冷漠地离开。

郭建阳正坐在沙发上看报纸”猛地电话响了,他站起身,绕过领导的桌子接起电话”“你好,陈主任不在,有事情留言。”

“我是想反映一个问题”,”电话那边,是一个清脆的女乒……

此刻,陈太忠正背着双手走在蒙妮文化〖广〗场内,他身旁一边是李云彤李主任,另一边是个矮胖的家伙这就是宋伟。

宋总从北京回来,听说自家的企业又被陈太忠抓了现行,心里这个怕”简直是没得说了”于是他盛情邀请领导再来看一看整顿效果。

陈主任不待搭理他,可是宋伟不知道怎么做通了李云彤的工作”李主任磨着领导过来看一看,陈主任想着不答应吧,又想起傻大姐因为有改善生活的强烈**”差一点去跟别人开什么铁矿。

“算了,看在你面子上,不过这个面子给得他不小,毕竟他在碧空文明办面前,让我下不来台”,”陈太忠不会稀罕宋伟的馈赠”但是他要傻大姐明白你可不能让他亏了你。

过来转悠一圈之后,果然是窗明几净井井有条,他看一眼一边的宋伟”淡淡地吩咐”“不光要管好违禁出版物,下一步还要查盗版,李主任”是你把我拉过来的,这里将来再出什么问题,我唯你是问。”

“我会帮领导看好的”李云彤点点头”事实上,虽然她性格直爽,但也知道轻重”“宋总你听到了吧?你拍胸脯做了保证,我才帮你请来领导的。

一边有人端着相机在拍照”陈太忠也不搭理,他跟商人在一起拍照的时候不多,不过,左右是要给傻大姐一个面子了。

正转悠着,他的手机响了”低头看一看”他侧身向旁边走去”“建阳的电话,宋伟,要是我的照片跟违禁出版物出现在同一个地方”你考虑后果。”

看着他走远,宋伟冲李云彤笑一笑,“谢谢李主任了,您放心”我们已经决定了,把蒙妮打造成为文化市场的一片净土。”

“嗯”希望吧……”李云彤点点头,她现在也有点领导的风范了”不过说这话的时候,她的眼睛却是瞟向不远处的陈主任。

陈太忠知道,没有要紧事的话,郭建阳不会在这个时候打电话的,可是他接起电话来听了两句之后,还是恼了,“交通厅的不理会规划,局的通知?”

“是啊,听说崔洪涛很不以为然,说该怎么干就怎么干”,郭建阳觉得这个问题”性质有点严重,“也不知道崔厅长给您打电话了没有。”

“找不自在呢”,陈主任听得有点恼了”不过下一刻,他又想到了一个问题,“对了,规划,局要他们重新规划”理由充足吧?算了,我问陈放天吧。”

“爆料的人说了”,郭建阳还真的知道”“他们补办手续,追加了一部分楼层……”

敢情,一开始交通厅申报的不是二十二层的楼,而是十七层的楼,后来说地基是按二十五层设计的,后来追加五层,就这还有三层的余量。

这里面涉及了一些房地产开发的技巧,这个时代,太高的楼不太好批下来一最起码会付出更多的周折,楼距、通风和采光,都是必然要考虑的,更别说毗邻学校、疗养院、科研单位、军事区之类的敏感地方了。

所以有些单位在申报楼层的时候,少报那么两三层,就更容易批得下来”到最后多盖几层,造成既成事实,反正只要肯费心打点,就都不是问题。不过采用这样手段的,多是小型的房地产商人,等我楼房盖起来了,再说什么多了两层也没用了。蓝盈盈的票子点出去,什么证办不下来?

至于楼间距够不够,那就是很扯淡的问题了,这是加层又不是私搭乱建”无中生有和数量偏差,这是截然不同的性质。

这种情况,建委的人也熟悉得很,兜里揣一点再罚一点款,最好再有个领导打个招呼,然后手续就下来了,与人方便与己方便。

要说他们不知情,那才是胡说八道,很多高层建筑根本就是建委的设计院来帮着设计的十五层的楼出两份图先盖十二层嗯,你懂的。不过对一般机关单位来说”用采取类似措施的不算太多大家都不缺沟通渠道,交通厅这次这么做”也是因为楼层高了一点,才合理地规避一下。

按说交通厅不差这点活动的费用,但越是家大业大的主儿,对外单位就越要哭穷毛病都是惯出来的,不能惯外人太多毛病所以他们选择这么做。

而且这省厅单位还就是气粗,等申请一通过,起地基的时候,就打了加层报告过去,说是厅里住房紧张,很多老干部居住环境很恶劣”很多在外工作的人员也需要有个稳定的大后方,毕竟,这些人都是祖国建设的栋粱曾经和现在的。

交通厅原本是要加八层”这个……就太夸张了,于是规划局的同志们耐心而又细致地做了大量工作最终使得对方答应,加到二十二层即可一刚好是加了五层。

要说这个事实,真的是有点让人无语,但是这里还有一个小小的说法,十七层就是交通厅最好的申请点,再申请到十九层的话有点高了。

十八层不行吗?不行,天南有个很邪行的习惯,事实上周边几省都是这样没有十八层的楼,犯忌讳只有地狱才是十八层的。

所以陈太忠随口一句话随遇而安顺手一写,却是正正地戳中了交通厅的死穴这楼真的是加了五层来的。

这加层本来就是一个介于合法和非法之中的环节,市政规划哪里是能说加就加说减就减的?这都是有严格规格的,没人计较的话不算个事儿,有人计较那就是大事。规划局就是以这么个借口通知交通厅的”领导要查了,你们这加层办得不对,把这个文件给我交回来,只许盖十七层。

嘿”我这嘴巴还真灵光,陈主任也很为这个巧合而愕然,不过这个时候可不是他自夸自赞的时候”“还有别的事儿吗?我得跟规划局了解一下。”

“还有就是……爆料的人说,她手上有承建小区公司的一些受贿资料”,这是郭建阳打电话的真正理由,“她可以提供给咱们,我该去拿一下吗?”

“嗯……”陈太忠犹豫一下,他有点担心建阳的安全问题,不过转念一想”他冷。多一声,“我估计你都拿上了吧?小心别留下太多指玟。”

“真没拿上”,郭建阳干笑一声,“我就是让她特快专递到咱办公室,应该明天就能到。

陈太忠挂了电话之后,又给陈放天打个电话,这才知道,合着是段市长看到这篇文章”所以才有了规划局的通知,“电话通知不行的话,下午能下停工通知吧?”

“下就下呗,它这个加层搞得也有点鬼祟”,陈放天笑一笑,他没给小陈打电话,现在既然对方打过来了电话”那他简单地执行就完了,“不过,最好市里也能出个文件。”

“那我跟老市长联系一下吧”,陈太忠叹口气,对段市长的心性,他也有一定的了解,老段既然能为此事开。”出文件应该不是什么问题。

下午四点多的时候,崔洪涛又接到了汇报,一时间他就有点恼火了,“居然把停工通知书都发下来了?真是欺人太甚,不要理他。”

“人家说这是市里的意思”汇报的人也急了”“而且这要停的五层”是后来搞的加层,报纸上都写得明明白白了。”

“什么,加层?”崔洪涛哪里会记得这么多事情?不过再想一想,他隐约有点印象,一时间恼怒无比,“当初直接定好层次不就完了?真是脱了裤子放屁,多此一举!”

“那这停工不停?”

“为什么要停工?”崔厅长有摔电话的冲动了,不过再想一想”姓陈的那家伙早就给我打过电话,然后这加层的路数也被别人知晓了。

这是有备而来啊他沉吟一下,终于哼一声,“算了,你等我电话吧。”

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有时间把《素波晚报》拿过来看一看,结果一看就皱起了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