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10 -2911多方促成

官仙无弹窗 2910 2911多方促成(求月票) 顶点

一秒记住

2910章多方促成(上)

崔洪涛自然看得出来,写文章的这厮就是一条疯狗,而且是逮谁咬谁,然而很讨厌的是,交通厅在里面承担和引申出了不小的责任。

比如说,那看似骂规划小局的话,结果都是要让交通厅来承担的,尤其是随遇而安提出一个问题:撇开普通的楼距要求不谈,学校旁边,应该盖这样的高楼吗?一个坏榜样的开头,应该坐视吗?

这句话的针对性,就实在太强了,再看一看这货叫嚣着应该减五层楼,又充满了暗示的味道、我知道,你们后面这楼层是加上去的。

总之,文章的倾向性很强,主要是有两个靶子,第一个是交通厅,第二个才是南门小学起码崔厅长是这么认为的。

老子不过是没有接受一个小学校长的讹诈,就是这么大的罪过?他心里还真不平衡了,于是就决定不理这一套,这楼厅里还要接着盖,你奈我何?

做出决定,睾厅长刚要吩咐下去,可是却总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妥当的,上次我没给陈太忠面子,结果就整出这么一桩幺蛾子来。

这幺蛾子不是说报纸的报道,对崔洪涛来说,除了天南日报或者说群众日报,其他报纸的攻击,真的是很扯淡,外人议论再多,比不上领导的看法重要就像秦连成对《都市晨报》的评价一样。

他想的幺蛾子,是规划,局掉了链子,一般来说市里的行局敢跟省里的厅局张牙舞爪的还真的不多见,更别说原本说得好好的事情,现在居然敢下停工通知书了。

要说这事儿背后没有陈太忠的影子那真的是鬼都不信,崔洪涛非常确定,打死陈放天也没这个胆子。

反正如此一来,问题就来了,对于舆论批评,规划局及时地做出了调整一并且是矫枉过正,那么接下来媒体再说什么板子可就都要落到交通厅身上了。

崔厅长不怕媒体,但是他必须要考虑清楚,陈太忠接下来会做出什么举动一在那家伙眼里,我这样的反应,属于第二次不卖面子了吧?

报纸上……已经暗示得很清楚了啊,再下来,就要拿加层做文章了。

后来补做的加层计划小走过了规划局的,按说也不关交通厅的事儿,但是现在的问题是,规划局反悔了,不但反悔还下了停工通知书!

这是怎样的一种荒谬?有谁听说过,哪个省的厅局,对某部委下属的工程叫停?

然而,这荒谬现在就实实在在地发生了,崔洪涛真不知道该哭好还是该笑好。

算了,不跟那货一般见识崔厅长终于拿定了主意,事实上,他真的认为现在的自己并不需要特别害怕陈太忠。

且不说他是跟着杜毅的,只说这点毛毛雨一般的小事说破大天来也影响不到他崔某人,他只是觉得划不来~没必要为这点小事招惹人。

官场虽然不是商场,但是比商场更讲求成本核算,在商场里,输光的主儿还敢惦记一下重头再来,可是在官场里,输光就完蛋求的了。

崔洪涛认为,自己有跟陈太忠一拼的实力现在全国的高速公路都在迅猛地发展,他也因此结识了一些了不得的主儿,不过他认为不到不得已,没必要杀敌一万自损八千。

想到只是为了区区的八十万,就惹出这么多麻烦事儿,他是真的恼怒,但是报纸上已经登了,说南门小学对交通厅有要求,不果之后,才导致了家长的堵路。

所以现在再找南门小学补救,也是不合适了,传出去更是贻人。实,而且崔洪涛也是个很注重身份的主儿,他宁可给陈太忠一百八十万,也不愿纡尊降贵地给南门小学八十万一对他来说,那是莫大的耻辱。

正经是给陈太忠一百八十万的话,将来遇到个什么事情,还好开。了呢,撇开身份的差距不提,姓陈的其实是一个值得投资的家伙。

于是他终于安排下去,你们跟规划局解释一下,不行就减一层吧,原来的二十二层减一层,也算是符合了南门小学的要求咱们这诚意拿出来,停工就没必要了吧?

这也就是他,堂堂的一厅之长才能随意做出的决定,一层楼十二套房子,只论面积就两千平米出头了,以开发商的算法,一平米的成本是一千二,卖两千块,光毛利就一百六十万,说扔就这么扔了。

然而事实上,做出这个决定,这点钱都是很无所谓的顾忌,最要命的是……少了十二套房子,这该少了谁,不该少了谁,下面得有多少人骂娘?

而且这两栋楼,是厅里的处长楼,别看两栋楼200多套房子,还真不够分的,正处和副处:现任和退休的一这么说一句吧,比交通厅小很多的水利厅,集资建福公司的时候,出资的处级干部过了三百人。

所以说,这个板也只有崔洪涛拍得下去,别人不行。

这十二套房子扔出去,真的是大手笔了,也体现出了交通厅的诚意,崔厅长唯恐下面人突出不了重要性,所以还要强调一下,“跟规划局的强调一下,那是处长楼,减一层就是十二个处长没房子住了,咱们已经很配合了。”

然而,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并不是崔洪涛想控制就控制得了的,规划局可没胆子跟他做这样的交换我们查你,是因为加层手续的问题,减一层楼换得其他四层合法?对不起了,我们还真没这个权力。

这是个非常糟糕的消息,然而从语法上讲,非常糟糕并不是最坏的形容词,更糟糕的消息接踵而至一规划局那边也受不了交通厅的压力于是主动透露:这件事情引起了段市长的高度关注没错…………你没听错,是段市长。

这个消息真的是太糟糕了,就连崔洪涛听到都禁不住要嘬一下牙花子,两人虽然都是正厅,但是段卫华主政素波。

他倒是不见得怕段卫华,但是强龙还不压地头蛇呢,而且段卫华以前是凤凰的市长,据说跟陈太忠来往密切。

总不能让我真的减五层吧?崔洪涛有点受不了啦,一层十二个处级干部他还扛得住”五层那就是六十个处级干部没房子住确切一点说,没有合乎身份的房子住。

这个问题,他就不得不重视了,而且事态发展也很明确,他不能再走形式了,必须要通过其他渠道,让陈太忠点头。

然而”他的圈子跟陈太忠的圈子交集不是很多,选来选去,他选中了凤凰交通局的局长牛冬生。

凭良心说,省交通厅对凤凰交通局的影响,力度有限得很”拿数据来说话,举个具体的例子一前文说过,素凤高速路的凤凰段,给了凤凰交通局还不到二十公里。

不过牛冬生虽然在地方上傲慢,但是在上层是相当会做人的,将高胜利和崔洪涛前后两任厅长打点得都不错,这不,崔厅长有事也能想起他来。

陈太忠接到牛冬生的电话,就有点啼笑皆非了”“牛局你这人不在素波,还是一片红心向着党,很难得啊。”

“其实我看崔洪涛,就是个**毛”牛冬生是想巴结崔厅长,但是他更在乎陈太忠,不是凤凰人,真的想象不到陈主任的牛逼,“我就是帮他递个话,答应不答应的,我都支持太忠你!”

其实他要是直接找我,不比啥强?陈太忠心里暗叹,非要端个厅级干部的架子,拐弯抹角的,于是他轻喟一声,“既然他不跟我说,那么我就表个态,他诚意到了的话,我就不找他其他的麻烦了。”

说话是很简单的事,但是牛局长瞬间就陷入子苦恼中该做出什么,才算诚意到了呢?

他听得迷糊,可转述到崔洪涛这里,崔厅长心里清楚,什么叫诚意?宿舍楼减五层才是诚意,减一层~那叫打脸。

可是凭良心说,这五层哪里是那么容易减的?六十个处级干部,六十个啊……,崔洪涛是厅长不假,可想要直接抹去这些指标,压力也有点大一而且真要抹了,崔某人的面子何在?

不过这个时候他就可以打电话给陈太忠~该走的过门都走到了,可以就双方共同关心的事情来谈一谈了。

想一想前一天姓陈的给自己打电话,自己轻描淡写地应对了一下,崔厅长禁不住又咬一咬牙,他拨通电话,“太忠,还是那个宿舍的事儿,砍五层……这有点多了吧?”

啧,你咋就能这么直接地说呢?陈太忠被弄个冷不防,堂堂的厅级干部,连先兜个圈子都不会?他沉吟一下,方始叹口气,“谁说不是呢?弃十个处级干部没房子住了啊。”

“对啊,这严重影响同志们的工作积极性”崔洪涛沉声发话,心说你小子总算说了一句人话,“我的意思是……砍一层就行了。”2911章多方促成(下)

看把你美得,陈太忠这下可不干了,要是没有段卫华的推波助澜,这也不是不能商量,但是人家老段关注了,不但关注,还是不打招呼地帮自己撑腰了。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已经不是他能掌控的了,“问题是,现在你这加层已经被捅出来了,市里主要领导高度关注了,砍一层怕是不可能了。”

才说了一句人话,又说这种屁话!崔洪涛才不相信这货昨天不知道宿舍这边有加层,他哼一声,“没有这个道理的嘛,一开始就是那个学校没事找事,我不吃它讹诈,就该把加层去掉?那当初我不如答应它。”

老崔你这还真直接,陈太忠也不怕实话实说,他正色回答,“我没说要你忍受它的讹诈,但是学生家长都上街了,你的人不能找相关单位来调解吗?”

“绑架学生家长的,是南门小学,跟我们厅无关”崔厅长隔着电话叫上真了”“我的人要在意的话,他们这气焰就下不去!”

“崔厅长,我知道你有苦衷”陈太忠不耐烦地发话了,当干部的…………其实,生而为人,谁没有一点这样那样的苦衷?哥们儿的苦衷还一夹堆呢。

“但是这个现象造成了很坏的影响,而且你们这个宿舍楼的规划没有一次申请到位,很难不让人生出疑心…………你们试图规避什么。”

“规避什么?纯粹是这帮干活的人长了猪脑子”崔洪涛气得骂一句,接着他又想到一个可能口这陈太忠一直在帮南门小学说话啊,“那我让他们跟南门小学的人沟通一下,你认为合适不?”

你早干什么来着?陈太忠听得也真是无语了,“昨天都可以商量,今天商量了没什么意思了,不怕跟你直说,那个校长回头我要处理的……绑架学生家长,无耻!”

崔洪涛沉默好一阵,才缓缓开口,“那照你这么说,是没得商量了?”

我给过你机会,是你自己不要,陈太忠轻轻地叹一口气,有种的你让那六十个处长找我来,“你再跟市里试着沟通一下吧。”

再跟市里沟通,嫌我的人丢得不够大吗?崔洪涛默默地挂了电话,数遍整个素波市”配跟他平起平坐说话的,也只有一个段卫华一让他去找陈放天?那不现实。

可是他不出面的话,厅里还真没有什么人敢跟陈太忠跳脚的,素波这帮人倒没什么可怕的,关键是人家背后站着姓陈的。

先停工”回头再想一想别的办法吧,崔洪涛做出了决定,他倒是没想过用那六十名处级干部的需求,来给陈太忠施加压力,绑架民意这种事儿,不是一个厅级干部该做的起码,没有足够的利益的话,他是不会做的。

无非就是六十套房子而已,不算多大的事儿,不过饶是如此,崔厅长也没想到要轻易地放弃,能走到他这个位置的主儿,鲜有心性不够坚强的。

崔洪涛打来这个电话,那总算是说清楚了!陈太忠也很满意这次交谈,当然,通过对方很直白的语气,他确定自己是让对方不爽了,然而,那又怎么样呢?

这是我的职责所在老崔你让老高不爽的时候,可不也是理直气壮的?没办法,想干好工作,不可能不得罪人。

既然话说开了,南门小学那边也就可以动了,陈太忠抬手给沈主任打电话,“沈主任,交通厅那边已经意识到自己的问题了,咱教委这边,动作也快一点,不要给他们留下什么把柄。”

沈主任心里一直惦记着这事儿呢,但是同样的,他也不敢随便联系陈太忠和祖宝玉,正经是他跟陈放天,今天很是通了几个电话。

建委那边给宿舍下了停工通知书,他也知道,现在接到陈主任的电话,他就知道该怎么做了、反正你们都是大爷,说不让我动,我就不动,说让动马上就动。

不过他还要确定一下,“只调整小贾一个人吗?据说有个别年级主任,也起了不太好的作用。”

“这个贾校长,是不能再在领导职位上了”陈太忠听得出来,对方说什么年级主任之类的,大约只是幌子,真实的用意是在问,怎么调整贾校长。

“严重破坏精神文明建设的行为,首恶必究”他再次强调一下,才轻描淡写地回答,“至于其他的同志,那就是你们内部的事情了……文明办关心的是,某些歪风习气必须打下去,不能让其有滋生的土壤。

其实,在这个道德缺失的年代,最不缺的就是滋生不道德行为的土壤一所以陈太忠认为,处置个把年纪主任也没什么意思,社会大风气使然。

那么他现在能做的,就是明确地告诉大家,文明办暂时顾不上你们是怎么想的,但是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你们最好搞搞清楚。

这只是治标,而不是治本,可是陈某人非常清楚,他现在具备的,也不过就是治标的能力这个能力都不是很完全,就更别说治本了。

这就只能一乒一步地来了。

处理完这件事,差不多就是六点了,小汤同学又打来电话说是跟曾学锋把合同签了两套房子,五十万的装修费,她一定要请陈主任吃饭。

“这点小钱只是开始”陈太忠不在意地哼一声,他可还记得曾处长说过,要给汤丽萍转三百万的,一旦拿到那一笔钱,圆规腿会立马脱贫致富。

当然,那一笔钱到手的话,汤丽萍也就可以成为他的女人了只是眼下说这个还有点早,“回头还有更大的惊喜等着你呢。”

“可是我就是想见一见你嘛”得,小汤同学隔着电话开始撤娇了。

“今天有事,改天我联系你,啊?”陈太忠笑一笑,圆规腿有着常人都拥有的市侩但是她知道努力,并且懂得感恩,这就是不错的品性,“我这儿还忙,以后打电话晚点再打。”

他晚上还真是有事事情不大却也不能不办马疯子从加拿大回来了。

韩忠韩老板在港湾宴请马总,丁小宁、张馨和刘望男作陪,由于单位里事儿多,陈主任在六点四十才赶到。

包间里,一群人正在聊得热火朝天,经过不懈的运作马总已经拿到了加拿大的绿卡,国籍就要等一等了,韩总看得眼热就出面请客,跟他取一取经。

“光拿绿卡也没意思还是要入籍才行”马总说得天花乱坠,“要不然别说这中国护照用着不方便,只说每年必须得在加拿大待半年,这就挺折磨人的。”

“我只当你是在乎那个选举权呢”韩忠听得就笑,笑到一半,才发现陈太忠进来了,“太忠来了啊?”

“老板”马总赶紧站起身来,笑着点点头,见陈主任摆手,他才又坐下,“不骗你们,中国的护照,用起来太不方便了。”

丁小宁若有所思地看着陈太忠,嘴里冒出一句来,“太忠哥,你说我也移民好不好?”

“你?那随便你啊”陈太忠听得吓了一跳,脸上却是没什么表示,“反正我关心的,是干部家属的萨民。”

“看,这就是说,你不能再是干部家属了,太忠不要你了”刘望男笑嘻嘻地调戏她,“其实在国内呆着也挺好的,这么大的买卖,你移民出去干什么?”

“我是怕了再来一次九零年那样的疯涨了,票子随便印”韩忠苦笑一声插嘴,“你挣再多的钱,架不住别人涨啊,到最后一辈子白丰。”

“好了,不说这些闹心事儿了”陈太忠也是有点奇怪,丁小宁怎么也想移民了,不过现在这不是他要关心的重点,他看一眼马疯子,“小宁跟你说了吧?”

“说了,借二百万给东临水嘛”马疯子笑着点点头,“说白了也就是四十万加元,没几个钱的,那些搞中介公司的部门经理,一年也能挣这么多。”

我不想谈这话题,你非要说,陈太忠哼一声,硬生生再把话题拽回来,“本来是想让李凯琳出面的,不过想一想不合适,你用合力的名义借出去吧,嗯………,让那个村长跟你私人打借条。”

“他不打借条我也不怕”马疯子傲然地哼一声,一拍胸脯,“老板,咱现在是外商了,可以向市里给他告状。”

“一边呆着去吧”陈太忠不耐烦地看他一眼,“你拿个绿卡,还不是得回来赚钱?”

“太忠正抓这个呢,你们也别说这闹心的事儿了”韩忠笑吟吟插话,他反应过来陈主任为啥是这口气了,“对了,东临水有啥好买卖?”

他这一句话,问得大家都笑了,丁小宁这才把事情经过跟他说一遍,说话间,服务员就把饭菜端了上来。

看到陈太忠不欲多谈移民的事情,接下来大家就说起了别的,其中东临水的话题,居然占了不少的时间,到最后,马疯子拍胸脯保证,“你放心,明天上午,我就让东临水的人去合力拿钱。”

直到八点半的回了小区,丁小宁才问一句,“太忠哥,你就不怕加印钞票?”

“…………”陈太忠登时就无语了,好半天才苦笑一声,“这个…………就当是阵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