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22 -2923险被截胡

2922 2923险被截胡(求月票)

认为对瑞奇?马丁太过看重的,可不仅仅是蒋世方,祖宝玉也同样如此认为,祖市长是个非常讲究措辞的主儿”那么,他愿意维护官场里的传统思维,也就正常了。

“有点夸张了吧?”此刻的祖宝玉站在机场,轻声嘀咕着,今天来接机的”就数他级别最高,再有就是天南省电视台的副台长李枫了。令祖市长极其不满的,不是说他觉得不该来接瑞奇?马丁,而是说……他现在接的是电动马达的团队,没错”正主儿还在北京逛街呢。

这就有点糟蹋副市长了,祖宝玉是这么认为的,但是没办,谁让他是分管科教文卫的呢?段卫华都说了,等正主儿来的时候,我段某人亲自去接。祖市长认为段市长有点过于看重这几个外国明星,不过段卫华不这么看”“有些人说咱们共龘产党的干部高高在上,而人家布什总统能给瑞奇马丁伴舞,咱不能给别人留下官僚的印象,所以这个架子没必要摆。”

段市长都这么说了,祖宝玉也没脾气了”可是对老段的理由,他还是不怎么认同西方的官僚有啥架子可摆?那里是资本决定一切,再说了”人家为了选票,也要表现得亲民一点,咱中国的选票,跟民意可没多大关系,不过,不管心里想再多”他还是来接机了,而且很难得地,市里不但派警车开道”还给了部分街区戒龘严的待遇”对祖市长来说,在素波享受这种待遇,也仅仅这么一次。

然而这次接机”麻烦还不止这点,瑞奇的团队带来了大量的器材和设备,并且人家要求这些设备我们亲自搬运,不需要你们的协助。

毫无疑问”这个要求是正当而且可以理解的,但是祖市长没有想到,就是简简单单地设备搬到车上”就用了足足半个小时必须指出的是,对方都还是熟练工。

“瑞奇?马丁乔迁新居,估计也就是这么多东西了吧?”祖宝玉越发地无语了,不过总算还好,双方相互介绍一下之后,对方带队的人选,直接就跟李枫接触不跟他交流了。

李台长是电视台负责人”这只是一方面的因素,另一个因素就是:祖市长早就想到这种场景了,所以有意没有带翻译过来,面李台长则是带了俩翻译来。接下来的警车开道之类的待遇,也就不用提了”好笑的是,陈太忠居然指定了韩忠的港湾酒店做接待。

天南省电视台旁边不远处”就有两家规模不小的酒店,往日也承接省台的接待任务,而且以陈某人的能力,将这些人安排进天南宾馆也不是不可能。但是陈主任就指定了港湾来接待”虽然这里离省台还有不小的一段距离,他的理由也很充分:瑞奇马丁来了,会跟他的团队住在一起的”档次不能太低了。

天南宾馆的档次不低,但是陈主任又认为”这是政龘府接待宾馆,这些个外国友人不是政龘府官员”住在这里,未免会有点名不正言不顺。

总之”陈太忠虽然人还在北京,可距离这么远就遥控指挥了一他不回来”倒不是嫌这包机里的人的档次不够”实在是凯特?温斯莱特还没到,他这个做主人的,不能出去迎人也就罢了,可是若不能在首都等人家落地,那还真的失礼。

当然,祖宝玉对接待宾馆定在哪儿,是一点干预的兴趣都没有”他将人接到之后,听说这帮人都顾不得休息,就要去省台看现场,他也懒得再陪同了反正那个李台长很热心。

李枫则是有点感慨,这大牌明星的团队”还真的是敬业,一旦忙起来,真的是连饭都顾不上吃”果然,成从无幸致。

然而,在再次回到台里之后,她才知道敬业的不仅仅是外国明星团队,国人里也很有些爱岗如家的主儿,她才进了大楼,就有人上前通知她,“李台长,台长说您回来的话,去他办公室一趟。”

这都要六点了,李台长有点搞不懂,这个时候褚老板找自己有什么事儿”心里禁不住一沉:难道是又出了什么大丰?媒体人的神经,从来都是一等一的敏感”眼下都要到下班时间了,没要紧事的话,褚台长不可能做出这种吩咐~对田甜之流的工作人员,这个时间马虎不得,但是对褚伯琳来说”时间到了就可以下班”除非有什么大事发生。

怀着忐忑的心情,李枫来到了九楼,不成想褚台长找她还真没太要紧的事儿,他只是淡淡地一指沙发上的一女两男,“这是高新区的蒋主任,高新区在搞手机开发,想参考一下瑞奇马丁团队的音响效果,你配合一下蒋主任的工作。”

看着那冷艳无比的蒋主任”李枫犹豫一下,终于是点点头,她隐约猜得出里面的味道,但却不敢仔细去想一涉及国家安全的事情,她宁可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蒋君蓉也是有点头疼,她还真没打算今天过来,不过,许纯良从北京打了电话过来,说瑞奇马丁的设备,进来的时候没怎么检测一国际明星嘛。但是接下来,小瑞要在天南电视台开张”那个啥,所以,咱们合资公司那俩外聘的专家,想要过去借鉴一下……咳咳,你懂的,我对这事儿也没啥发言权。

那俩专家的身份,蒋主任早有疑惑,不过这俩一直不介入公司的纠纷中”她就敬而远之了,眼下听许纯良这么说,她终于能确定,这俩就是相关部门的人瑞奇马丁的设备没有经过充分检查,放在省体育场什么的地方也就算了,放在省台”最好还是检查一下。

这个要求听起来有点荒谬”但是仔细想一想也不算离谱,暗战无处不在”蒋君蓉不能推掉此事~很显然”这不是许主任一拍脑瓜就做出的决定,所以她心不甘情不愿地来了。

不过”蒋君蓉这次也没有白来,她要到了演播厅三十个位置,天南省电视台称得上演播厅的地方有三个,但是占地两千平米的综合演播厅是其中最大的。

可饶是这样,这个演播厅一层也不过才能坐九百多观众,加上半个二层也到不了一千五百人”三十个人的名额,真的不算少了。

要是瑞奇马丁能突然生病就好了,很奇怪地,蒋君蓉的脑子里”居然冒出了这么一个念头,到时候大家济济一堂”我倒要看陈太忠怎么收场!

又过一天”凯特?温斯莱特抵达京城,这个消息甚至是京城的媒体宣布的一露丝女士前来中国”是应邀参加天南省电视台举办的春晚的。

不过这个时候的中国媒体”已经被中视的春晚灼烧得火热了,一个区区的凯特?温斯莱特实在不算什么若是麦当娜或者迈克尔杰克逊之类的主儿来中国,大约还能引震动。

陈太忠等的也就是她的到来,而且凯特此来,只是带了区区的七、八个人,动静比瑞奇小多了”于是他邀请她跟自己一起前往天南。

凯特?温斯莱特尚未来得及答应”凯瑟琳那边醋坛子已经打翻了。

对上些许黄皮肤的丰国土着,肯尼迪小姐不缺信心,但是对于这个同样出身于英伦的白肤撤克逊女人”她着有近乎于本能的排斥”“凯特来中国”是为享受这份节日气氛的,很显然,北京才是中国的首都,难道不是吗……瑞奇,你认为呢?”

瑞奇?马丁并不是第一次来中国,九八年的时候他就来过了,而且他本人更喜欢男性”所以无意介入两个女人之中的争吵。

“凯特,我认为在北京过除夕,是个很棒的主意,据说在凌晨”你能看到可以媲美诺曼底登陆时的爆炸当量,当然,也会有相当程度的二氧化硫,但是我不认为那比大龘麻更糟糕。”

“那么,我们什么时候去天南呢?”凯特?温斯莱特眼波流转俏目盼兮,“伯明翰的议长尼克爵士告诉我,那是他一生见过的最美的地方。”

“让议长们见鬼去吧”,瑞奇?马丁不屑地哼一声,很显然”他有成为波多黎各愤青的潜质,“相较他们,我更喜欢独立官你认为克林顿这个丑男人应该成为美国总统吗?”

“我想我应该先走一步”,陈太忠实在受不了这样的交谈,决定不再去试图理解别人的内心,文化不同说再多都没用,“春节对中国人来说,是最重要的节日,而我很久没有去看望自己的父母了,我的失陪,是基于道德基础。”

“哦,陈,你是我见过的,最有爱心的男人”,凯特?温斯莱特的眼中,放射出一丝柔情,“为孩子请假的事情我见得太多了,但是为了父母,请恕我直言哪怕它是谎言,也值得人钦佩。”

“太忠,我认为你确实可以走了”,凯瑟琳笑眯眯地插嘴,这两天她略略了解了一下凯特?温斯莱特的情况,很意外地发现这女人的婚姻似乎出现了点什么问题。

而且,从此女的成长经过来看,她并不是露丝一般纯情而古典的女人,那只是在演出罢了,所以肯尼迪小姐希望某人尽快离开,“要我帮你买飞机票吗?”

2923章险被截胡(下)

所以,陈太忠是腊月二十五走的,腊月二十九就回来了,难得的是,他下了飞机来到单位的时候,单位还没有下班。

走到宣教部所在的建筑群”他还没上楼”旁边走过俩人来,一个小年轻看到他,登时喜出望外,“陈主任回来了?”

“啊”,陈太忠随意地点点头,他对这今年轻人印象不深,只知道此人是宣教部的人,好像毕业没几年,做事比较跳脱。

“那……您请的客人到了吗?”年轻人跟在他身后,喜眉笑眼地发问。

他这么一问不要紧,旁边也有人注意到了这里”等陈太忠走进文明办的小楼的时候”多出来好几个人,七嘴八舌地问了起来。

“人已经到北京了”,陈主任一边回答,一边自顾自地上楼,“他们先在京城逛一阵,然后再来集波。”

“可是,这已经二十九了”明天下午就放假了啊”,有人着急了,声音就跟着大了起来。

走廊里闹哄哄的”很快就惊动了秦连成,秦主任正拿着华安排的值班表看,听到如此喧嚣,走出门咳嗽一声,才待发话,却猛地发现一个高大的男人,“太忠回来了?事情办得怎么样?”

“成了”陈太忠点点头,对上主任的问话”他就不好随意回答了,“那两位一来调整一下时差,二来想在北京过除夕”初一一大早飞天南,我懒得等他们,就先回来了。”

“成了就好”,秦连成笑眯眯地点头,他这两天也没少被人骚扰,虽然对小陈的办事能力很放心,但是问的人太多,他多少也有点心绪不宁。

然而下一刻,他就有点傻眼了”“初一才往这边飞,啧……这个时间”真是有点太赶了,我得安排大家做一下准备工作。”

秦主任也知道,本省的春晚会在初一拍摄,等裁剪好了,晚上播放录像,不过这时间确实是太紧张了,要知道”唱歌可也是个体力活尤其像瑞奇马丁那样唱的。

他回办公室去了,其他人则是跟着陈主任进了副主任办公室,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问着,根本不像往常沉寂而肃穆的省委办公室。

陈太忠口沫横飞地说了二十分钟,然后发现不能再这么下去了”说不得站起身赶人,“那个啥我还有事儿呢,瑞奇马丁跟我也差不多高,比我,比我,也不比我英俊吧?”

见大家都散去了,郭建阳才出声发话,“头儿,有这俩噱头,您其实还可以再借机找几个节目的”这春晚的内容就更丰富了。”

“嗜,用得着你提醒吗?”陈太忠笑着摇摇头,“都不用我张罗,上杆子想来的人多了,有没有出场费都无所谓……唉,这个社会就这么势利。”

瑞奇?马丁到北京的时候不算高调,但还是引起了有心人的注意,尤其是陈某人接触的圈子里,于总和苏总都算半个娱乐圈的,这么大的事情”瞬间就传了出去。

中视的春晚很火爆,但上不去的大*也多得是,于是就被各个有实力的地方省台请去了。

天南台自然不算有实力的”很多人宁可闲着,也不会来天南台”跌份儿啊一放眼望去,没几个熟悉的圈里人”真的难免感觉越混越回去了。

当然”绝大多数大牌还是闲不下的,但是天南台实力太弱了,居然是初一拍春晚,这就给了大家奔波的时间,所以不少人通过这样那样的关系”跟陈太忠打招呼,想来天南台跟电动马达臀部合作一把。

至于说不要出场费,那也正常了,瑞奇?马丁实在太火爆了,沾一沾都能吸引不少眼球再说了”谁听说哪个红人上中视的春晚收出场费的?多少小角色倒贴都要上的。

店大欺客客大欺店,世间事原本如此,天南台店子不大,但是人家请来两尊大神,这店子一下就火爆了不是?更别说,这些大牌里也有瑞奇?马丁的歌迷。

郭建阳听领导这么说,琢磨一下,笑着点点头,“也是这个道理……要是能有几个上中视春晚的人跟过来”那就更好了。”

“中视,咳咳”,练太忠清一清嗓子”他又想起了另一番遭遇一这几天他在北京过得也不算平静,“人家还想把瑞奇?马丁挖过去上春晚呢。”

“不带这么搞的吧?”郭建阳听得大吃一惊,他可是没想到,领导还遇到了这样的问题,“他们不是断人路吗?这是咱们请来的人啊。

“而且,他们希望瑞奇?马丁不要收出场费”陈太忠说到这里,禁不住哼一声,“说春晚是让全国人民认识他的一个很好的宣传十三亿人呢。”

“人家有世界杯宣传,就足够了吧”,郭建阳听得瞠目结舌,他是瑞奇的歌迷”就觉得中视这个要求太过分了,“总不能指望外国人也当雷锋吧?”

“嘿,还真难说呢”陈太忠感触颇深地叹口气。

这就是陈主任在北京经历的事儿,不给瑞奇?马丁出场费”这并不是很大的问题找上他的那位表示说,愿意以个人名义出了这个钱。

这事儿发生在瑞奇?马丁到达的第二天,齐晋生给陈太忠打电话,说是有人想见你一面,你给哥们儿个面子行不行?

“看你介绍的翟效方吧”,陈主任一听是他,就有点恼火,“拍胸脯保证说鲁班奖没问题,搞得事情差一点黄了。”

“这不是没黄吗?副班长也是上了名单”齐晋生干笑一声,他不认识许纯良,但是前一阵也听说了”凤凰科委许主任来北京了,还跟小翟放了几句不太好听的话。

再然后,许纯良这边运作了一下,齐老二也出面找人了一他可以忽略许家这边的压力,但是他好歹靠着陈太忠在欧洲股市上赚了点钱”这个面子不能不卖。

几方通力合作,目前科委大厦就很悬地吊在榜尾上,齐总还有自己的苦楚呢,“太忠,实在是你这大厦的短板太明显了,不瞒你说,我自家腰包里,起码都掏了三十个……我跟你说了吗?”

面对齐晋生这样的解释”陈主任也只能认了”然后中午见的这位曾总,就很明白地表示”有领导希望能把瑞奇?马丁运作到春晚”有什么费用都好说但是钱不可能从台里出。

陈太忠自然不愿意别人摘了自己的果子,瑞奇?马丁只去天南台,跟先去春晚然后再去天南,这差别大了去啦二不过真的拒绝的话,且不说这些关系好不好回绝,他起码算挡了电动马达的财路,于是他就表示”唉,你也不知道早说,瑞奇的乐队和音响器材都已经上了飞机。

没事儿啊,乐队再飞回来就行了,至于说音响那些,曾总笑眯眯地回答一中视也不可能允许丫改造大厅,再大的腕儿来了,都不可能。

你这还是顺着杆子爬上来了啊,陈太忠不表态,而齐老二看起来也没有劝说的意思很显然,这货只是负责引见。

等离开之后,陈主任跟于总打个电话,这才知道这个叫曾繁林的家伙,真的能往春晚里安插人。

同时于总还表示,这个曾总很黑的,扶正一个小角色起码要二十万一还说这钱不是他要的,那么“再要点别的报酬也是正常的了,当然”支付方式就随他开口子。

不过,对于瑞奇?马丁这样的名人来说,曾总是不可能收钱办事的,正经是他能完成这次运作的话,能极大地增强他的美誉度一这种事儿”他出点钱也正常。

然而于总也有疑惑,那就是说,今天都腊月二十七了,春晚各节目的时间段早就定下来了,“他能保证,瑞奇?马丁在八点半到九点这段黄金时间登台吗?”

陈太忠当下给齐老二打个电话,说瑞奇同学很高尚,不想挤占别人预定好的时间段那么,一切免谈吧。

因为这种种缘故,才没有被人截胡,想到这些,他也禁不住有点感慨”中视毕竟是中视,人家的资源优势真的太强大了,“天南台还是庙小啊。”

“这次请瑞奇?马丁,花了多少钱?”郭建阳本不是个嘴碎的主儿,可是涉及他的偶像,他就禁不住要问一声。

“除了包食宿和路费,就是五十万美元”,陈太忠笑一笑,“人家来的可是一个团队,这点钱不算多吧?”

“不多,一点都不多”,郭建阳连连点头,“头儿您的面子还真大。”

“人家是来中国过春节来了,随便要点钱意思一下而已”,陈太忠叹口气”“凯特?温斯莱特都要五十万呢,听说他要五十万,才答应降到四十万……这些人在中国,没有长期利益,价钱自然不会低了。”

“这钱是台里出,还是您帮着找赞助?”郭建阳又问了。

“肯定得省台出,这些事情,一龘码归一龘码”,陈太忠笑了起来”“也该给老褚打个电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