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24 -2925三十了

2924 2925三十了

小陈你回来了?呵呵,这可是太好了,褚伯琳刚笑到一半,笑声就戛然而止,什么……他们初一才会飞过来?,,

然而,这不是最糟糕的消息,最糟糕的消息是……,陈主任,不带这么开玩笑的,九十万美元,你让我去哪儿弄啊?”

,,褚台长,你这么说就没意思了啊……,陈太忠一边冲郭建阳挤眉弄眼地笑,一边沉声回答,瑞奇的团队你也看见了吧?还有器材的折1日,您要认为这价钱还高……我通知他们走人,不要来了,这总可以吧?

,,我没说嫌价钱高,这个价位相对来说还算合理,但是九十万美元,那是小八百万人民币呢,祷伯琳也只能苦笑了,而且……关缝是要美元结算,台里哪儿亦动用外汇的朽力?,,

,,那……就让他俩上中视的毒晚吧,防太忠假巴意思地叹。气,总不能让人家白来一趟,领导,载是尽心了,咱俩可也算两请了啊。

,l喂喂,太忠,你听我说嘛,褚伯琳赶紧叫了起来,你外国朋友那么多,能不能弹着给换点外汇?最小……,再帮拉两个广告。

,l这事情,一龘码归一龘码,……陈太忠知道,老褚听起来叫得凶,可是要请瑞奇,马丁,丫不可能不做预算的,眼下不过是瞎叫苦,所圳他不肯让半步,我能不能帮你拉到广告,踞台里支付不支付出场费,那是两个不柏干的凹题。

,,道理是这个道理,但如……,唉,褚作琳叹一口气,从这句估里,他切切实实听出了小陈翻脸的预兆,所以也就不好再做作了。

,,这样啊太忠,我才个不恃之靖,他又叹口气,万一我活动不下来这笔外汇,年后疾风厂这些广告费用,你能不能用美元支付?

我在人民币的侨格基础上,再给你优惠十叶点?

,,这个你得跟许钝良说,我一个在外面挂职的副职,哪儿能答应你?褚台长虽然说崔可怜,可陈主任不为所动,我只说帮你找七目,没说管费用。

,,我哪儿能想到你这么能干?褚伯琳苦笑一声,往年一台春晚下来,也用不了八百万,运气好的估,收入和支出还能持平。

祷台长虽然叫苦连天,但是大致看来,还是变柏的费许,所以陈太忠也不生气,褚台长,时代不同了,想要有产出,首先要有投a才行。

,,这年头,做事的人总是要被抱怨,过不了几天,就会有人说……给我这么多钱,我能请来更多的明星,嘿,褚伯琳感触颇深地沥口气,敢情他针对的目标,并不是陈太忠。

,,不管怎么说,这次是辛苦你了,太忠……,褚台长做人才点别枉,不过终究是一把年纪了,适当地卖老是正常的,但是不可能真的太过分,他最终还是非常践挚地道谢。”没什么,您支持我的工作,我自然也要支持您的工作,陈太忠压了电估,才跟郭建阳叹口气,老褚这九十万,出得也艰难啊,费用太高。”……这么说话的人,就太没意思了,郭处长不满地哼一声,他爱屋及乌,这真是跳楼侨了……那么大个省台,连这点栽都出不起?”……嘿,陈太忠笑着摇摇头,也不想多躺释,刚才椿台长有一句话,说到他心里去了一一有人会说,给我这么多钱,我能请来更多的明星……。

类似这样的话,陈某人听得实在太多了,这样的人他也见得太多了,这就是那传说中蔓诗级的装备一一繁金搅屎根。

靖什么样的明星该花什么样的价栽,这都是很唯心的东西,没才个评判标唯,虽然外界有类似的行恃,但是官场中人想不认,那真是才太多的理由了。

比如说,这可能是妙作出来的,是虚高而不切实际的,这种公道自在人心的局面,也正是搅屎根能最大发挥能力的时候。

毁事永远比做事容易,陈太忠暗叹一口气,他能理解老椿的苦衷,然而这个水,他是不可能放的……,建阳,我安排在哪一无董班?

“泰主任没给您安排,他说了,您是挂职干部,郭建阳很夸张地叹口气,主任对悠真是没估说了,我都安排在初二值班了……从永泰来一趟,也不容易啊。

“得了便宜卖乖,要不现在把你的关系退回去?我初一还要上班呢,你初二上班,估暂这么多……,陈太忠瞪他一眼,顺手拿起手机i我跟主任靖个假,明天就不来了。

这厩才回来又靖假,真的是太自由散谩了,不过泰连成也知道小陈还有加班,很痛,供地准了假,初一过来把事恃张罗好,裂后……初七上班啊。

“头儿,初一我也要过来,看瑞奇马丁妮,郭建阳嬉皮笑脸地发估了,我还有八个哥们儿也喜欢他,能给五、六……,啊不,七张票吗?不知道找主任,就知道跟我伸手,就七个啊,陈太忠哼一声,关掉手机站起身,胸步轻松地向外走去……,哎呀,可算歇一歇吧,这两天手机都快炸了。

“我敢跟主任伸手吗?”郭建阳轻声嘀有一句,不管怎么说,他在文明办还是个新人,泰主任对他的看重,不能成为骄纵的资本,关于这一点,他很清楚。

陈太忠在文明办惊鸭一瞥就开溜了,却不知道好些人在为联系不上他而头疼,移海波削是其中之一。

穆大秘今天陪蒋省长去慰问消防官兵,这样的节日里,诣防是重中之重,别人都能放k臣林息,这里却恰恰相反一一烟花爆竹带来的火灾隐患太大了。

所以他接到线报的时机,就略略迟疑了一点,等他得空联系陈太忠的时候,对方已经关机了,他气得低声骂一句,这都是什么玩惹儿……有这么吊儿郎当上班的吗?,,

骂归骂,可是他还得联系,当他终于确定,陈太忠已经请假离开之后,只能向领导汇报了,陈太忠回来了,说是那些外国演龘员衫一能到……他关手机回凤凰了,联系不上。,,

,,啧……,蒋世方略带不满地看他一眼,那意思很明显,连这点事儿都办不好,你这也六不成个体统了吧?

穆大秘心里冒汗,正琢磨着如何补救的时候,领导沉默一阵发估i那就初一再说吧,他能记得大年夜回凤凰探亲,也算一片孝心。

这一片孝心……蒋省长还真的说错了,防太忠并没有着急回凤凰,而是来到了溯滨小区一一明天他就要回家了,要多陪一陪素波的诧多女朋友。

不过严格地来说,他素波的女朋友也只才两个,雷蕾和田甜,就连张磐,都要在过年眺时候回青旺老家,虽然她的户口是在素波的。

总之,这是一个仕碌而又充实的夜晚,陈太忠忙着充实别人,别人却是交互着被他充实,一直到凌晨一点,刘望男才娇哼一声,犀低沉的声音发话,不许出去,就这么呆着,明天放你假,后天要补收公粮。

“后天……,怕是没时间啊,陈太忠的脸拧做了一团,后天就是初一,不但电动马达要来,荆紫菱也回来了,还有马小雅也会来,佃是凯瑟琳忙着在京城应酬,不会陪着过来。

这各种关系堆积在一起……,处理起来真的令人风中渍乱,不过,想到刘望男孤身回通虽探亲,他心里又有点不安,你一个人回运虽,安全吗?

“我姐夫来接我呢……,刘望男微微一笑,她孤身在外闯荡了三四年,总算是小有成就,也想着趁此机会衣锦还乡,反正就一天。

“想,陈太忠点点头,想着曹小宝那厮也算乖巧,再说了,现在的通玉……,现在的通德也是咱哥们儿说了算啊,要是再有小宁耕种事儿发生,普局长等着回家种地吧。,,,,怎么会妮?,,刘望男知道他是担心自己的安全,心里禁不住生出一丝甜蜜,双臂在他的背脊上微微地,将他箍得裁发地雾了,真有急事儿,我找甜儿说话,想必田立平也不能坐视。”

田立平现在可是通德的市长,市委书记李继白是陈浩的人,不但不管事,还跟陈太忠交好,大权在田市长手里。,,你们俩又嚼谷我什么呢?”床脚的田甜不满意地打个洽欠,一翻身又沉沉地睡去,去k是露出了半个白生生的膀子,在昏暗的灯7七下,显得非常地诱人。

然而,诱人的膀子多了,就眼下这张大龘麻上,就才四五只膀子暴露在空气中,还有三匹条大腿,各种玉体凌乱地横陈着,每一具都司以予取予求。

望男这箍得挺舒服,又是锦鲤吸水的名器,某人的思绪,禁不住就飘了开去,林莹司是更会箍人一一好吧是缠人,而且也是曲径后峦。

遗憾的是,小林总春节要坐镇张洲,没有偷欢的机会,不得不说,这挺遗憾的……,2925三十了(下)第二天一大早,陈太忠驱丰直奔凤凰,这倒不是说,他在凤凰有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便是他想看一看一一谁敢不来给哥们儿拜年?

第一站自然是凤凰科委,科委的人也忙着过年,人心涣散的,一开始并没有人注意到黑色的奥迪丰,直到才人看到陈主任从车上下来,才惊呼一声,陈主任回来了一

这个消息委实震撼了一点,很快地,大家就知道了,甚至许纯良在五分钟之后,都出玖在了平坦的广场上,他笑吟吟地发估,,,我访太忠,福利这些……张爱国都帮你领了,这时候你过来干什么?

“哦,原来是我来得不合适,那我走了,陈太忠点点头,笑着转身,还想着为大家送几张春晚的入场券妮,原来是我自作多恃了……伤自尊,太伤自尊了。,,,别介口陶,陈主任,我要,一个女人高声地叫了起来。

这个场合能这么说话的,自然是戏曼丽菩,主任,她笑吟吟拖走上前i工会正讨论要不组团去素波呢,凯特,温斯莱特肯定能去吧?

“她和瑞奇,马丁,都是我邀靖的,防太忠微微点头,并没才做正面地回答,他也不需要正面回答一一难道你不柏信我吗?

“能给我两张吧?戏曼丽眼冒蓝光,荣波都靖不到这样的大腕,那对凤凰这种小地方的人来说,其冲击力不问可知,戏主任孤身一人,也没什么忌惮,自然敢开口。

“好说,陈太忠笑眯眯地点点头,一两个人,我还是带得进去的。”

,,那我呢?”许钝良见这厩如此作态,禁不住冷哼一声,我要六张票。”我给你打八折,陈太忠听得笑了起来,贵宾票八百八一张,没门路八千八都要不上,唉……谁让你是领导呢?那两折我自己垫了。”……好了太忠,不开玩笑,咱科委真想订一批入场券,许纯良一伸手,就揽住了他的肩膀,走,咱找个地方细细地谈……,戏主任,通知一下其他领导。,,

旁人一见许主任这个架势,禁不住暗暗昨舌,许纯良来科委也快一年了,虽然平日里诌主任还算好说话,但是脸一绷也是六亲不认,又有童尧东的撑腰,威信早就建立起来了一一现在的科委,就连乔小树说话都不好用了。

而陈太忠虽然依旧是科委的传说,但是由于许久不见人在,影响力已经惭行惭远,宣蛰见到许圭任如此对其如此亲热一幕,大家才反应过来,陈主任始铃是传说,从未被遗忘。

这是龙年的最后一天了,陈太忠到达科委的时候是上午十点,大家都已经进入了亚放低状态,像腾建华都在收拾行装,唯备中午驱车回老家金乌了。

不过也就是这个时候,科委的一正八副居然全在单位,于是大家坐进小会议室,就明天去参加春晚的问题,开一个简单的会议。

许主任的态度很明确,不管你们去不去,我是要去的,太忠本来就是咱科委的人,我还打算跟省台商量一下插播广告的事恃一一这是一个很好的、宣传疾风丰的机会。

戏主任马上跟进,粱志刚也打算跟着去看看,倒是李健年纪轻轻,却表示不去了一一,,辛苦了一年,怎么也要好好林息几天,我去电视上看。”

这是个自觉自愿的事情,证也不会强迫谁,不过戏曼丽既然是工会主席,她就要考虑一下群众的问题,能不能考虑一些中层干舒和劳动模范?

“我觉得有必要考虑,咱们可以组个方阵,李健虽然决定不去,却还是积极地建议……,玩一一下着装,要是能打个牌手就更好了。

“还统一什么服装,从疾风厂劳动服库房里领就行了……,邱朝晖大大地喝一口水,他眺胃病已经好了很多,可喝茶的习惯并没有酌变i谁选上了,谁就去疾风厂打借条。

方阵……陈太忠听得颇为无语,那演播大厅大厅总共才多大,还方阵?而且现在是个人就跟他要括待券,哥们儿面子再大,了不得篇百十号人进去。

“我说,不能这么打土豪啊……,他苦笑着发估,连上领导,咱单位上限三十个人,不能再多了,多少人盯着呢,至于说人办……,许主任安排吧”

,,我下午还回家呢,许纯良扫一眼大家,戏主任,这个名单由你来制定……,我骗太忠,你这搞得也太仓促了一点。”……你以为我想啊,一周前我才接到省台靖求,要我帮着联系节目……,陈主任气得眼睛直住天花板上翻,我就想不出来,谁的效羊辽能比我高。,,

他这话说得枉妄,可在座的都是见证了他崛起的主儿,邱朝晖就丰先点头,这倒是,创新基金、疾风厂的建设,这都是大家追着仿跑口,,

他是老资格,不帕当着许纯良夸陈太忠,其他人却是不好说什么,倒是许主任不在意,他笑着点头,倒是忘了你这火箭速度了,玖在轻到省台追着你跑了。,,

,,我是赶鸭子上架呢,陈太忠微微一笑站起身来……,好了不说了,还有点别的事恃要办,你们仕吧。”

,,中午一起吃饭?”许纯良也不拦他,鼓励着问一句。”初一素波再见吧,陈太忠回头笑一下,多久没回来了,父母啦、朋友啦,这些都得看一看去。”

出了科委,他还想去一趟括商办,不过转念一想,那里终究是过去时了,现在的主任压勇是省委下来桂职的,要是小吉他们说起毒涝之类的,估计周主任脸上还未必桂得住。

过去的,就走过去了,陈某人禁不住暗唁感忱一句,这种心态搁给上一世的他,是绝对不会有的,那时他早就习惯孤家寡人了,两叶膀子扛一个脑袋,走到哪儿部走了无牵桂。

但是这一世他有了恃人,有了下属,有了彼关的利益团体,纠葛太多,就难免小资一下,人都说铁打的军营流水的兵,这官场,也是一去不复返的啊一接下来,他就去一趟电机厂,现在的电机厂又起了两栋新厂房,都是装配分厂名下的,随着疾风电动车越卖越火爆,电机厂最近的业务也在激增。

不是没有人惦记过老陈承包这这一块,但是那二十年的承包合同不是白写的,而且大概都知道,二十年之后正式的老工人都退休,通车间也就回不来了。

而且,就算再眼红的主儿,也要考虑一下老陈的儿子,尤其是现在疾风厂的生产厂长,还是陈太忠的通讯员,连电机厂其他分厂的人都不认,就只认老陈。

厂子确实效益不错,直到现在,还有人在厂里干活,不过更多的人是在打扫卫生。

陈主任到达新盖的装配丰间办公室的时候,他老爸正站在门口,笑眯眯地袖着双手,看工人们领过年福利,空地上堆满了一大堆售用油,还有些核桃、花生之类的干果。

看到他过来,老陈脸上泛起了笑容,怎么这会儿就过来了?

,,晚上才事,没时间,中午在家吃饭……,

陈太忠随。答一句,又冲那些福利努一努嘴,怎么过年就发这点东西?,,

,,不少了,比其他分厂强夺了,一边的老许笑着接口,鸡蛋又肉、电饭锅啥的,督是前几天就发了,一次发太多,大家也得拿得了不是?,,

,,老爸,你的人过年加班吗?陈太忠又问一句。,,本来载是想不加班的,安排一些人值守就行了,老陈笑一笑,无奈地叹。气,不过才入主动要求加班,三倍工资呢,而且……咱这存货也不多。

,,他们就差这点钱吗?好不容易休息呢……,陈太忠无奈地撇一撇嘴l这大过年的…………

,l这不是都穷怕了吗?”老许在一边苦笑,好不容易这两年效益好,还不赶紧趁机这时候多赚点?咱们现在根本就成了疾风厂眺下属工厂,太忠,你这疾风厂得多挖掘点顶目出来,要不然大家心里不靠谱。,,,老许,你这话就不对了……,陈太忠毫不犹豫地赫栖头l发展不能指望等靠要,把富己的命运栓在一个厂手上是不对的,你们要主动多开发新产品。别是科委又有什么政策了吧?老许若才所思地看着他“,你来厂里,不是要吹冈吧?

,l看看,疑神疑鬼,把自己的命运寄扛在别人身上,这心态就好不了,陈太忠毫不留情地指责自己的叔叔辈,多开发几个拳头项目嘛。

,l其实咱们量上再提升一下,就可以卖给别的电动车厂一部分了,老许磨了半天嘴度子,终于是图穷匕见。

,,这个不是完全不能考虑的,但是优先保证疾风厂,而且质量……陈太忠话说到一半,他老爸的手机响了,他接起来想想两句之后,将手机递给了儿手,爱国的电话,找谁的。”

,,头儿您怎么不开机啊?”张爱国的声音,听起来有点气急败坏,我找您老半天了,文明办的郭处长打电话到我的手机上龘,访袜台长让他转告您,明天北京可能下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