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28 -2929下雪拜年求双倍

官仙无弹窗 2928 2929下雪、拜年(求双倍月票) 顶点

一秒记住

2928章下雪、拜年(上)陈太忠在家里这顿饭,又被人灌了一个不亦乐子,老陈现在虽然是电机厂最有权威的主儿了,但是跟一帮工友还是不怎么楞架子,那么陈主任被人猛灌,也是必然的了一一反正他不能当着爹妈的面儿,跟别人啡牙咧嘴地讲资格。

喝完酒之后,老妈让他在家里睡一觉,他坚决不肯答应,而是开丰回了横山宿舍,小白晚上要回童山了,钟韵秋也要回曲阳,他得回来见她俩一面。

大白天的他回来,自然不可能白昼宣吟,事实上,三个人说了也就七八分钟的话,陈主任的门铃就响了,是张爱国带了两个人来给陈主任打扫卫生、贴对联什么的。

事实上,这个房子张爱国经常自己过来打扫,眼下也不甚凌乱,不过毕竟是龙年最后一天一一行百里者半九十,讨好领导自然要做足样子。

再然后的事精,也不用多说,陈太忠在年三十回来,有的是人带着年货过来探望,不但有半成品,还有成品,大约到了四点多的时候,陈主任收到的东西差不多就够开七八桌饭了。

按说到了这个点钟,基本上就没啥人过来了,凤凰人过年的气氛还是很浓的,这个时候不是一家人已经团聚,就是正在赶回家的旅途中。

可是偏偏陈太忠这里例外,一直到七点还是门庭若市,不但有宿舍院内的于主任和杨新刚,还有括商办的小吉,更有幻梦城的老板石红旗。

他们家里未必就没事,但是不到陈主任这儿走一遭是不行的一一明天陈主任可就又要去素波了,谁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妮?

其中古听和小吉最为夸张,两人居然就在陈主任家里看起了未晚,直到十一点才离去,却是回家放炮去了。

陈太忠放完炮之后,就溜到了三十九号院,不过由于心里有事,他一直睡得不太踏实,早晨六点半就给阴京华打电话一一阴总服恃领导大半辈子了,是习惯早起的,京华老哥,北京下雪了没有?

“下啦,不小呢,阴京华的回答,直接让某人心里凉了半截i下了半夜,现在街上树上都是白的。

“喷,陈太忠砸巴一下嘴巴,才多大,会不会影响航班起飞?

“航班……接说不会影响吧……阴京华也走到处飞的主儿,又身在北京,见识过类似的场景,于是他做出判断,以我的经验,可能有适当的延误,不过现在雪小多了。

这才叫个郁闷,陈太忠咀牙咧嘴地桂了电话,直起身子穿衣服,又顺手推一把还在呼呼大睡的蒙晓艳,起床了起床了……过年好啊。”

“我再睡一会儿……蒙校长迷迷糊糊地回答他,一会儿学校要组织田拜呢,总不能让我顶着两个黑眼球去吧?,,那我先走了,陈太忠火急火燎地穿好衣服,走出门却发现唐亦莹正在厨房忙子,过年好,早饭我不吃了,你们随便吃,我得去素波了……,不等小董莹回答,他就刷地没了影子,唐亦董愣了半天,才哭笑不得地摇摇头,不多时,卧室里传来蒙晓艳的尖叫,坏了,陈太忠跑了?都说好了,他还要带我去看瑞奇,马丁呢!”

“你小声点……唐亦董气得拿锅铲敲一敲锅,这一嗓子要是被别人听见,那麻烦可不会小了,所幸的是,院手已经有人在僻里啪啦地放炮了…………陈太忠哪里还会等蒙晓艳?他都火烧眉毛了,一路开着车,八点钟就赶到了素波。

可是,到了素波又能做什么呢?他倒是想抱着飞机轴辗飞过去呢,但是想一想老段他们接到北京下雪的消息后,肯定要联系自己一一这个时候,他总不能再玩失踪了吧?

他心里这个着急,真是有点抓耳挠腮的感觉,不过眼下再着急也没用,他定一定神,给北京机场去个电话,好决定行止。

北京这边接线生的声音甜美,但是回答非常地机械化,……已经亦不少人来电话问了,我们一定会尽量保证旅客们春节的出行。“陈太忠哪里肯接受这样泛泛的回答?说不得他冷哼一声,“我要确定航班到底会延误多久……小帖娘,我记住你的工号了。”或许是他的威胁起了一定的作用,接线生在电话那边多给了一点解释出来,您好像是外地手机号码,我目前只能确定,出港航班的优先级大于入港航班,外地来京的飞机,在天津落地的可能性很大。

“我问的就走出港航班……陈太忠不依不饶,东航从北京飞素波的九点二十的那一趟航班,几点能出港?

“您问的问题,我无法回答,请您理解一下好吗?”接待小姐有点不耐烦了,春节出行遇到雪天,大家都很着急。,你这不是找投诉吗?陈太忠真的有点恼火了,不过再想一想,现在给机场打电话的,指不定有多少人,小姑娘不耐烦也是正常的。

于是他极力压住自己的脾气,耐心地解释,是这样,这趟航班上有几个客人,是整今天南省都在期待的,我说得一点都不夸张……我是天南省委的,麻烦你帮我打听一下好吗?

……好吧,你稍等,也不知道是天南省委的旗号吓住了小姑娘,还是说陈某人的情真意切打动了她,她居然答应问一声。

过了约莫有四十秒,甜美的女声再次传来,出港航班大概会顺延半个小时,目前正在紧张地清理职雪。“半个小时的话,那就不算什么了,陈太忠再次经历了一次从大悲到大喜的经过,这个心情,真的是有点难以形容。

不过这一次,他不会再这么轻易地相信这个消息了,说不得又打电话给马小雅,落实一下北京机场的积雪和航班出港的情况。

马小雅已经陪着瑞奇,马丁和凯特,温丝莱特在机场候机了,对陈太忠的询问,她做出了肯定的答复,雪清理了不少,马上要登机了,看来问题不知……不过,现在的雪又大了点。”

“雪又大了点?陈太忠真的是欲哭无泪,这都是怎么玩人呢?惹得哥们儿火了,直接来个拨云见日的术法!

他还真是会这个木法,但是以他现在的境界,控制范围甚至还不能涵盖整个素波,就别说几干里之外的北京了。

面对这样的局面,他确实有点无所适从了,不过很显然,他现在乐素波到北京的飞机轮胎,帕是也来不及了一一这飞机很可能在天津降落啊。

实在不行,就来个“真人模仿秀吧,陈太忠觉得自己化个妆,也能模仿一下瑞奇,马丁,他的歌唱得不好,但是原声模拟还是没有问题的,至于电动马达啥的,那自然不在话下。

但是……凯特,温丝莱特怎么办?

那就再说吧,陈太忠已经顿不得那么多了,艺多不压身,多难备点总是没有锗的,但是那生命之杯的歌儿他记得不太全,现在就得找瑞奇的录像带或者碟片来看一下一一那个马达的转速、幅度和节奏,他也雷要适当地借鉴。

然而,现在是大年初一的早晨,路边的音像店全都大门紧闭,陈某人说不得穿墙进去,搜寻《生命之杯》的资料。

遗憾的是,他找了七八家,部没有找到《生命之杯》,甚至连瑞奇,马丁其他的影碟资料都找不到一一这些家里,有些店的面积超过一百平米,规模很不小了。

陈太忠这就更着急了,想着不行我让段天涯帮我找一份吧,就算他那里没有,天南台总是有的,于是一个电话打过去,老段,过年好啊……问一下,你那儿有没有《生命之杯》

的音像资料?我急要。”

“陈主任你也过年好,祝你新的一年里官运亨通财源茂盛,殷天涯先来了这么一段,然后才苦笑一声,我本来才四套,个被人借走了……瑞奇,马丁要来了嘛。

陈太忠无语凝噎……殷卫华一大早起来,先看着段宇轩在院子里放了一阵鞭炮,又吃点早饭,然后去了建委,陈放天陪着他去环卫局转一圈一一在这样的节日里,环卫工人辛苦啦。

再然后,他就要落实去机场迎人的事宜了,警车、戒严什么的,市**局部安排好了,只要一个电话,保证五分钟内进入状态。

然而就在这时,不幸的消息传来一一北京下雪了,瑞奇,马丁和凯特,温丝莱特可能无法按时赶到素波了。

这才叫了一个扫兴,段市长觉得煞是无趣,不过他也没有再多的负面感觉,省台的节目,着急的应该是省里,跟素波市长关系不大的。

段卫华是很沉得住气的,想到这波外国明星仅仅是“可能“无法按时赶到,他甚至连联系陈太忠的兴趣都没有一一等确认了对方赶不到之后,再打电话联系小陈,育量如何善后也不算迟。

他不着急,可是真的有人着急,陈浩就将电话打到了他的手机上i段市长过年好,我问你一下,联系得上陈太忠吗?”

陈太忠这时候又在走崭串巷地做梁上君手,按惯例是要关机的,陈省长联系不上他,一时间找不到合适联系的人,就打电话给殷卫华。

按说,她给褚伯琳打电话更为合适,但是很遗憾,广电这一块,是归高胜利管的一一这里有一个小小的权力范围重叠的问题。2949下雪、拜年(下)说起来这个纠缠,还是要从许绍辉的空降谈起,原本广电这个口儿,是宣教部也能管,科教文卫的分管副省长也能管,省政府办公厅还能管的拖界,但是许省长没去了陆海,空降到了天南,里面就出现了一些职能变动。

高胜利是全盘梭受了许留辉的职能范围,这个范围有点零碎,多是以二级局为主,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广电系统,明确地属于高省长分管。

但如……陈浩也能管,尤其是她喜欢瑞奇,马丁的青未活力,知道高胜利不想去接机,她就决定自己去,现在听说北京下雪了,她要决定行止,可她又不合适问褚伯琳。

段卫华楞了好半天,又问了一问,才知道陈省长也要去接机,心说这些外国人真是租坟上冒青烟了,不但我这市长要去,还要去个副省长。

殷市长心里是怎么想的,这个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也联系不上陈太忠,于是他捉出一个建议,我认为,您先去省台看一看吧,有什么消息,省台那边应该是最灵通的。“按说,陈浩的消息只会比省台更灵通一点,但是她才点名不正言不顺不是?琢磨一下之后,她接受了这个建议一一就算瑞奇,马丁不能来,分管文化的副省长关注一下春晚,也是很正常的事恃,正轻是还能让她的行为不显得那么突无,段市长不一起去看一看?““我帮您联系小陈,联系到他之后,我们一起过去……段卫华总觉得今天事情,有点说不出的怪异,反正他也不是靠着陈浩的,倒也不怕对方在意。

然后,十点钟的时候,陈太忠和段卫华同时出现在了省电视台,李枫正急得来回打转呢,听说陈太忠来了,忙不迭地迎了出来,我说陈主任,听说北京现在的雪,又大了呢。““早晚都会来的,李台长你沉住气,陈太忠笑着安慰她,虽然他自己心里,都觉得有点不靠谱,但是这个阵脚是不能乱的“,扰先保证的走出港的航班……这大年初一的,又能有几架航班妮?“就在两人说话的当。儿,又才不少人过来了,部是来看春晚的一一这春晚不是直播,谁也不知道节目什么时候就演了,追星就要付出追星的代价。

“算了,进去看节日去吧……李枫叹一口气,台里明明已经火烧火燎了,但是现在的工作,还是必须做的,瑞奇,马丁不能来是大事件,但是春晚完不成,那是要命的事件。

陈太忠进了演播厅之后,才发现自己熟悉的人已经来了不少,比如说祖宝玉、赵胡杨,又比如说梁舰、宋伟……这还是上午,参加的人都知道,重头戏在中午和下午,到了中午的时候,才餐车菲着过来卖午饭了,都是碗盏和笼屉一一拍着也好看,都是白色泡沫塑料的盒饭那成什么了?

你说这些人才意思没有?家里的大鱼大肉不吃,偏偏来省台吃这个,陈太忠心里嘀有,可是架不住真的有人饿了,不但点饭菜还点酒水一一这里不提供烈性酒精饮料,但是红酒、香槟和果计还是亦的。就在这个时候,有人过来通知他,陈主任,外面有人说,是您的通讯员,要进来看看,李台长请您出去领人。

陈太忠站起身出去了,一眼看过去,就发现郭建阳带着四男二女站在那里,他苦笑一声,还没来得及说话,猛地眼睛一直,就扫到了两位美艳绝伦的女士身上,晓艳,小……那个唐姐,你俩也来了?

“我困拜拜到一半就跑了,蒙晓艳才不在乎这里是省台还是市台,她白他一眼,太忠,我陪我妈过来看节目,还不放我们进“瑞奇,马丁的飞机晚点了,其实……你们可以晚些来的,陈太忠艰涩拖咽一口唾沫,他才刚刚桂了北京机场的电话,那边说了,素波的航班还要等一等一一毕竟现在还在下雪。

他的话还没说完,眼睛就是一直,指着远处,嘴唇不住地哆嚎着,那个啥,太过分了……你们都不吃午饭的吗?”

合着远处停下了一辆凯斯鲍尔豪华大巴,车上刷刷地在下人,下人也就算了,关键是下来的人都统一着裴,一色的深蓝色工作服,上面两个大大的红宇一一“疾风!

这是凤凰科委的人到了,陈太忠此刻真的是无拖自容,尼环……你们不要这么夸张好不好,谁让你们统一着装的?

不过,既然人已经到了,那说再多也没用了,要知道,能进了省台的车和人,部是有怔件过了第一道门岗的一一记录下来了。

“那个*……他请一请嗓子,那个啥,群众的精神文明生活是要常抓不懈的,欢迎大家……你们好歹吃了午饭再来嘛,好了,过来点人头,我带你们进去。

陈主任的这拨人比较多,但是台里发话了,文明办占大多数定额,李台长专门派了人过来,有资格进演播厅的主儿,要桂牌。

大家正桂牌呢,又是一辆豪华大巴过来了,率先下来的是个脊艳无比的女人,她扫视一眼,高新区的,三十个,你们点一下……哟,陈太忠你不着急联系瑞奇吗?

“这跟你才关系吗?”陈太忠正闹心呢,瞥她一眼之后,他冷冷地一笑,我记得没有通知过你,蒋主任,操心太多……很容易变老的,会影响你的美丽。”

“我是听说北京下雪,瑞奇,马丁可能航班延识……蒋君蓉微微一笑,紧接着脸一沉,我的很多客户,都是冲着他来的,陈太忠你要对自己的言行负责。”

“陈主任都说没通知过你了,蒙晓艳看不过眼了,她冷哼一声,这个相貌比较“妖艳……的女人一一其实她认为是妖冶,她才本能的抵触,你上杆子找他干什么……什么?瑞奇不能按时来?

蒋君蓉看她一眼,却是一言不发,目光中充满了不屑和怜悯,然后她转头看向陈太忠,陈主任,我一直都愿意柏信你,但是个知……好吧,我依旧日选择相信你。

“你不用相信他,他也不稀罕你相信,蒙晓艳的性子本来就哟,吃她这么一眼,真的是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

尤其是,对方还是个异常……妖冶的女性,她心里就更不满了,哪怕你是太忠的女人,我也要让你明白,大家都是太忠的入,想玩个性,你还没有那个资本一一你有荆繁菱的相貌和才气吗?“你不相信他,又能怎么样?

“气性不小啊,蒋君蓉似笑非笑地看她一眼,眼中依1日是不屑,瑞奇,马丁不能来,这个消息好像你不知逊……这点事情你都不知道,还好意思跟我咀牙?

“你!“蒙晓艳直气得咬牙切齿,这一上午,她看着团拜了几家之后,就开车直杏素波了,唐亦莹本来没打算来,但是她觉得一个人来没意思,特地回家叫上“老妈。

就这,在来的路上,蒙校长的电话也不停,她不住地跟领导和同事解释,自己才要事来素波一一她真没时间去考证瑞奇,马丁的行程。

现在被人质疑了,她就恼怒了,才待要发火,看一眼沉着脸的陈太忠,她决定略略隐忍一下,陈主任,这是你领导?”

“蒋主任领导不到陈主任,一边有女声插话,大家扭头一看,又是一个顶级美女,身穿白色隶皮大鳖,甜美中带着一丝高贵。

“甜儿来了啊,蒙晓艳笑着冲她点点头,过年好啊。

“你也过年好,田甜冲她一笑,看到小蒙身边的女人,田主播微微一愣,天下居然还有如此绝色美女?想她也是眼高于顶的主儿,但是有一种美叫倾国,是男女老幼通杀的。

唐亦董就是这么一个女人,其实她今天穿得很随意,下垂感极强的浅棕色裤子遮住了厚披跟小皮靴,上身是大开领的浅灰色毛呢短大衣,露出了里面鹅黄色的高领羊毛衫。这位是?”田主播不能不问一句,这个女人带给她的震撼,或许也只能才小紫菱可以比肩了。这是我妈,蒙晓艳很随意地回答一句。

“这是你吗……田甜好悬就石化了,她楞了半天,才冲唐亦莹点点头,阿姨过年好,呀……那你岂不是蒙书记的……那啥?

“过年好,唐亦莹淡淡地点点头,过年了,晓艳怕我一个人在家闷,带我过来看看。”

看到这几个美女旁若无人地聊天,月为美女的蒋君蓉觉得自己受到轻慢了,她才待发话,段卫华正好走出来。

段市长见到唐亦莹,楞了差不多一秒钟,才走上前笑眯眯地打个招呼,哟,唐姐也来了,过年好啊。嗯?这次轮到蒋君蓉楞住了,她不可置信她上下打量着这个衣着普通的女人一一我没有听错吧,堂堂的素波大市长,管这个女人叫姐,而且主动打招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