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30 -2931资源调用求双倍

2930 2931资源调用(求双倍月票)

2930章资源调用(上)段卫华是来找陈太忠的,因为他得到一个非常不好的消息,跟唐有莹打完括呼之后,他扭头看向小陈“,太忠,北京那边出港的飞机,听说国内航班要给国际航班让路。

“什么?“陈太忠听得就是脸色一变,凭什么呢?

“据说是,春节出国的旅客们,行程安排得比较紧张……段市长特有的雍容微笑,此刻也不见了去向,他神情肃聘地发话,国内的乘客要给他们让路。“

“这才是扯淡,陈太忠终于反应过来,为什么说推迟半个小时,结果直到现在快十二点了,瑞奇,马丁乘坐的飞机还没起飞一一这是国内航班啊。

这就太欺负人了,过年出国旅行的旅客固然重要,但是国内的旅客就不重要了吗?

当然,陈某人承认,人家机场这么安排,并不是一点道理都没有,这也是大局使然,国内的航班怎么安排都好协调,国际航班就未必了一一到时候落地可能都要造成问题。

然而,别人的大局感是别人的,陈太忠才自己的大局感,你们出国的旅客重要,我们天南省人民的精神生活就不重要吗?

你们既然要搞特权,那就不要怪我也搞特权了,陈主任本来是耐心等着机场协调的,猛地听说自己被大局感了,那就对不起了……加塞儿谁不会啊?

说不得他抬手给黄汉祥打个电话,拜了年之后,就问起了此事i这点小事,我不想找周瑞,您能帮忙打个括呼吗?”

“这个事恃……还就是得找周瑞……黄汉祥听清楚事由之后,沉吟一下,终于做出了判断,协调机场航班一一开什么国际玩笑?

这个事情太犯忌讳,凭良心说,就算黄某人能找到关系疏通,也不便去操作,太手党们不是在哪里都能亭受方便之门的。

也许,一个机场副场长就可以做得了主,或者一个副市长打个括呼也行,但是偏偏地,黄汉祥这种身份的主儿,不便露头。

机场是个要害位置,太手党没有特殊理由,随便插手航班安排的估,后果真的很严重,黄总不得不解释一下,打个不太合适的比方,副统帅跑路的时候,可是从机场强行起飞的,我最好回避类似事恃。

陈太忠大致听明白了,于是犹豫一下,那周秘书出面……合适吗?

“合适,老爷子关注一下天南省人民的精神生活,要求开个绿灯,这不过分,黄汉祥还真解释得明白,你也不用联系周瑞了,我跟老爷子直接说见……给他拜年了吗?“

“我这个……马上,陈太忠听得有点汗颜,前两天去北京的时候,给周瑞打电话都打了二十分钟才通,拜了一个早年,今天还没有。“

“没有就算了,你电话也打不进来,黄汉祥哼一声,好了,这件事交给我了……记着,别人问起来,也是你找了老爷子,不是找了我。“

“这个我还是明白的,陈太忠笑眯眯地桂了电话,长出一口气,我倒是不想使用特权,但是别人非逼着咱使用……唉,真是的。

这个电话打完,大家差不多也就挂好了胸牌往进走,倒是段卫华见他一脸的轻松,走过来低声问一句,联系好了?”

“好了,陈太忠沉着脸点点头,找老人家出面了,应该是问题不大。

老人家……段市长心里默默地咀嚼一下这个词,心里也禁不住由衷拖感慨,为这种事情就惊动某些人,小陈使用这些资源,未免有点太过随意了。

不过话说回来,做为下面省份的人来说,想影响北京机场的航班,找不到对口的人,那也只能找那些通天的关系来用了。

关键是对小陈来说,这资源并不是异常稀缺的,段卫华想到这里,也是不得不承认:老了啊,现在终究是年轻人的天下了……陈太忠走进演播厅,要人帮着把科委的人安排在一堆,又托田甜将蒙晓艳母女安排到二楼,再然后,就是找陈浩去汇报情况进展了。

陈省长听完他的话,也禁不住苦笑一声,嘿……其实瑞奇,马丁他们,不也是外国友人吗?机场这么搞,实在是太死板了。“等十二点半的时候,外面又走进一大帮人来,大家一看,居然是李枫亲自领过来的,再住后一看,四五个男女正在摘掉鼻梁上的墨镜一一全是港台的艺人。

“哎呀,那不是打星小贾吗?这个时候,段天涯正在陈太忠旁边,他看着其中一个男人得然地发话,然后他认出了更多的人“,呀,还有蔻蔻和康妮……

不多时,有消息传来,合着这些人也是追星来的,一大早就向素波飞来,只为能同瑞奇同台演出一次。

这些人来得是如此冒昧,甚至连陈太忠都没有得了消息,不过不管怎么说,来的明星都才知名度,其中还有人走通了褚伯琳的门路,于是将他们引进来,也是很正常的。

最起码,在座的观众看到这些人,不会置疑他们凭什么进来,更多的是感叹一句,吼……又x也来了。“

然而,这么多大腕的出现,又引发了台里另一个忧虑一一这么多明星,上台表演是排不过来,但是不上台的话,似乎……又有点浪费资源了。

不过,这个问题虽然严重,但是台里并不是特别在意,他们面临着更严重的问题,北京的航班今天什么时候能到一一瑞奇到不了的话,再说什么也是白格。

大约到了一点钟的时候,趁着节目间隙,陈太忠又给机场打电话,却得知航班还没起飞,那边只是口口声声地说一一快了快了。

快你个松花蛋了!陈某人现在哪里还敢相信这话?说不得又给黄汉祥打电话,黄二伯在电话那边回答,接了你的电话,我就跟老爷子说了,现在肯定安排下去了,不过那么大的机场妮,协调起来,估计也要一点时间吧?“

“这个倒也是,陈太忠苦笑一声,他总不能一而再再而三地催促老黄,主要是我这边压力太大,关心则乱嘛。”

“对了,老爷子说了啊,外国的明星不是不能请,但是也要大力发掘咱们自己的文化……黄汉祥叮嘱他一句,千万不要因为引进容易,就忽视了咱自身文化的发展……这是原则问题。”

“嗯,记住了,陈太忠默默地桂了电话,想起那个依偎在躺椅上,有若风中残烛一般的老人,他心里也暗暗地嵌佩,什么叫大局感?这才是真正的大局感。

黄老或者有这样那样的毛病,还做过一些不合理的事一一比如说推荐夏言冰做副省长,但是毫无疑问,这是一个精明而又能坚持底残的老人,愿意接受外来文化的同时,不忘强调弘扬民族文化的重要性。

正感慨着妮,许钝良也带着人来了,倒是郭建阳比许主任来得还要晚一点,他解释说,县城里的人,对初一的田圆饭特别注意一一他这也是极尽所能地早来了。

终于,在一点二十的时候,传来了好消息:经过不懈的协调,北京道素波的航班,已经开始在跑道上滑行,预计在四点左右的时候到达素波。

等台上《顶碗》的杂技节目结束的时候,主持人迫不及待地走上前宣布这个消息,登时全场欢呼雷动,这大年初一的,绝大部分人,都是冲着这俩腕儿来的。

甚至那俩丹下台的小姑娘,也精不自禁地跳了起来一一当然,她俩今天穿的演出服,满足了精神文明建设的要求,怎么跳也不会暴露太多。

“不容易啊,听到这满场的欢呼,陈太忠才真切地感受到了那份狂喜,心里禁不住暗暗昨舌:要是人真的来不了,哥们儿非得臭了大街不可。

他暗暗发誓,以后再也不接这种临时活计了,这一波三析的,简直是太榷残人了!

既然已经确定飞机起飞,现场的气氛裁发地热闹了,有些人甚至开始倒计时了一一期待的过程,原本就是一种幸辐。

陈浩等了这么久,搞得有点兴致缺缺了,于是将陈太忠叫过去,等一会儿,你跟段市长和祷台长去接人吧,我才点乏了。“

“那您可以在机场训他们一顿嘛,告诉他们您等了这么久,陈太忠听得就笑,他可并不认为,陈浩是真的不想去接机,只不过堂堂的副省长等一个艺人,等了如此之久,搁给谁也难免才点桂不住。

起码,陈省长未必是真的不想去,只不过她要在意别人的物议,表示一下不耐烦,是再正常不过的了,所以,陈主任给本家难备了一个台阶一一哪帕她可能并不需要。“晤,陈浩明显她才点意动,她沉本一阵,方始点点头,想,就当是对小陈你工作的支持了,换个人敢让我等这么久,我还真的不答应。

这种估,也只才女性干部才说得出口了,不过,陈省长说得自然无ps:大家听得也就是无比自然了,于是众人就说,反正时间还早,陈省长您先林息一会儿吧。

说早确实还早,但是对那些追星族来说,也是度日如年了,许再冷就不止一次跑到陈太忠身边催促……太忠哥,你们还不去接机啊?

小丫头疯枉地迷恋瑞奇,马丁,现在放假在家,听说瑞奇要来天南,她兴奋难耐地通知了三个要好的朋友,然后那三位不管是坐飞机也好开丰也好,居然今天在素波汇合了。

粥,章资源调用(下)陈太忠本来不是很想去接机,被各种人催得实在受不了啦,只得驱丰直斧机场,丰上还载了两个郭姓的瑞奇粉亚一一郭芳和郭建阳。

飞机是四点过两分降落的,总共也就七十来个乘客,跟瑞奇,马丁和凯特一温丝莱特一起的,都已经过六十人了一一未运就是这样,年三十的机票能打破头,初一的飞机基本上没人坐。

这六十多人里,凯特,温丝莱特才十个人,瑞奇马丁的保镖、轻纪人等,也才十个人,马小雅也带了三个人一一毕竟这次邀靖,是她和凯瑟琳组建的普雅公司发起的。

剩下的三十多个,就是演艺界跟看来的主儿了,其中不乏昨天在未晚上亮过像的,不过陈太忠不会买这些人的帐一一你再大的腕儿,我没靖你来不是?

迎接的仪式才点卜促,省台那边都火烧眉毛了,其他人上了市里准备的豪华沃尔沃,瑞奇马丁则是坐进了陈洁的座驾一一陈省长想关心一下这个青年人的成长历程。

马小雅毫不客气地拉开了陈太忠奥迪丰的副驾驶座,不成想开丰的不是陈太忠。

她略一错悍才待说什么,只听得“砰砰“

两声车门的轻响,陈太忠坐上了首长位,另一个座位坐的……竟是凯特,温丝莱特。

“嘛,露丝……陈主任愣得一愣之后,笑眯眯地同对方打个招呼,没有觉得我的车子小吗?我以为你会喜欢沃尔沃那种。“

“钻戒更小,但是我更喜欢,凯特微笑着回答,我只是一个演员,不是席琳迪翁,唱歌……我不是很拿手,我更喜欢演出。“

对我而言,你只是一个花瓶,刻薄话在陈某人的舌尖上打了一个转,终于是乘乘地回去了,他知道,泰坦尼克号的主题歌是席琳迪翁唱的一一最近他恶补了相关的内容。

这对凯特,温丝莱特来说,或者算一个小小的遗憾吧,他决定不计较她这点冒失,于是就打算让对方开心一点,希望你能喜欢这里,我们为了请到你,已经耗尽了所有的财政预算……凤凰是个非常贫瘠的城市。

“主角是瑞奇,这个不用解释,不要让我感觉到你的虚伪,那会影响我的心情,凯特微微一笑,很自然地向窗外看去。

车窗外,自然是戒严的街道一一事实上这个时候街上没有多少人,她看了几眼之后,满意地点点头,我喜欢凤凰,不像北京那么冷,只有瑞奇才会喜欢那里。

一边说,她的嘴角就漾起了笑意,那个波多黎各的乡村男孙……我很怀疑,他在初次遗精之前,看到过雪花吗?”

“他才一副迷人的歌喉,还有一个强劲的,陈太忠微笑着回答,想一想之后,他又补充一句,仅次于我的屏股。”

凯特,温丝莱特哈哈大笑了起来,女人果然是笑点很低的生枷……车队到了省台,就接近五点钟了,当六十多号人走进演播厅的时候,一时间欢声雷动,舞台上正跳劲舞的组合也禁不住停下来,对异国的客人极以热烈的掌声。

瑞奇,马丁开过多少次演唱会,早就习惯了这种场面,他笑容满面向大家挥手示意,旁边不住才人向他送上鲜花,他舍笑一一收下,这形象真是健康阳光得厉害。

相较而言,凯特,温丝莱特受到的关注就要少一些了,不过她的个别粉丝更加地枉热,居然有个男人冲上来要拥抱她。

但是很遗憾,撇开她身边的保镖不说,这里还是省电视台,一边早有几个工作人员上前,将此人一把拖开,这位无自狰扎不休。

凯特,温丝莱特接触这种事儿也多了,只当看不见他,也走向着四周款款辉手,脸上还带着恬淡而纯真的微笑。

这女人倒不愧是个演员,陈太忠远远地站着看,想起她内才还在车上说起什么乡村男孩遗精之类的话题,现在就是一脸的粹持了。

跟在他们身后的其他大腕,也收到了一些花束,不过跟这二位那是没比的,今天的主角不是他们。

最初的轰动过后,这些人就诣失在了旁边的侧门中,客人们不能马上登台演出,哪帕他们有足够的精力,但是走向水银打的时候,必纽要做形象上的调整。

凯特,温丝莱特的化妆就已经令人等得不耐烦了,但是瑞奇,马丁比她更多事,他很用心地听音响师的分析一一哪里的效果更好,而哪个角落更容易造成回声、衍射甚至是啸叫。

没办,瑞奇同学吃的就是这碗饭,他比凯特更注意音响效果,而他的团队早早派过来,不但是要架设器材,更是要膜请舞台上演出的各个忌点。

这么一番折腾下来,直到六点钟,瑞奇马丁还没时间上台,凯特,温亚莱特也只能威装站在那里,看着他们折腾。

至于那些港澳和京城追随来的大腕,更是没人在意了,反正你们也不是天南请来的,不帕说句市怪点的话一一没这二位,我们就算想请,怕是也靖不动你们的大驾吧?

大约是六点半钟的时候,褚台长终于出面拍板了,要不这样,先吃点东西吧,晚上的节目……大不了直播。

瑞奇,马丁表示直播没问题,凯特,温丝莱特有一点犹豫,她毕竟不是以唱歌闻名的一一虽然她也练习过声乐,比一般人强很多。

所以她就表示,自己才化了妆,就不吃了,倒是她的轻纪人跟马小雅嘀有两句,然后马总走过来找陈太忠商量,凯特担心唱劈了,你说……能不能放录音对口型侣汀?

陈太忠听得一啡牙,他今天折腾了整整一天,虽然仙人的身体很强悍,但是经历的大悲大喜实在太多了,也有点心力交瘁的感觉了i对观众也太不尊敬了,她不会这么不敬业吧?

“这倒不是她的意思,是我的意思,马小雅微笑着回答,她好歹是主播出身,对口型的事恃见的多了,她只是表示,现场演出的话,希望咱们能严格控制音像资料的流传。

“她没说,那咱们就不用提了,陈太忠点点头,他一向很讨厌弄虚作假,而且毕竟是天南出钱请她来的,你总要对得起那四十万美元不是?

不过想一想这音像资料的控制,他也有点头疼,台里的资料能控制,但如……要是有人通过电视录像,咱也没办管啊。“

接下来,括呼这几十号人饭局的事儿,就是省电视台在张罗了,还有人在剪辑今天晚上的带子,忙到一塌糊涂。

到了这个时候,陈太忠是比较清闲了,他甚至有兴趣去凤凰科委的人那里坐一坐,不成想他才一坐下,戏曼丽就递了一叠红布过来,她低声发问,我们准备了一个条幅……能不能支开啊?

……。陈主任眨巴眨巴眼睛,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未晚上现场拉广告肯定不太合适,不过想一想自己跑前跑后受到的这份折磨,他又觉得打一下广告也无所谓一一换一个人来这么折磨,我也支持你打广告。

“上面写着什么?他终于出声发问。

“阳光瑞奇,阳光疾风,……戏曼丽低声回答,这个广告词,是乔市长设计的……他说,这样能突出重点。

这也太了吧?陈太忠再度无语了,心说乔小树你好歹也是一文化人,就不能把广告词设计得婉转一点?

可是不管怎么说,这是一个很好的宣传疾风丰的机会,而且瑞奇,马丁的个人形桑,还真的跟疾风丰的品牌挺像,我给袜台长打个电话吧。

都在演播大厅,居然要打电话联系人,可见这大厅里现在有多么热闹了,褚伯琳接了这个电话之后,犹豫一下立马点头,五万美元,我让摄影扫你两次,每次最短不会少于两秒钟。”

“两万,陈太忠觉得这家伙也太狮子大张嘴了,四秒钟让我出四十万,看把你美得。

“这个没得育量,褚伯琳回答得很坚决,不过下一刻他抛出点诚意来,到时候背景里也给你切换两次疾风丰广如……就是外国模特拍的那个。

“我去跟许纯良商量一下,陈太忠不想做这个主,于是站起身四下找许纯良,结果死活找不到人,打电话对方也不接。

许主任正跟蒋君蓉在一起,才一格没一措地肺天呢,肺的是素凤手机该怎么抓住机会宣传,这时,蒋主任看到某人走到一个小女孩儿面前搭讪。

想到此人身边众多的美女,她心里才点不是斑味,于是不屑地冷哼一声,陈太忠这是没见过女人?刚跟一个老女人聊了,又找一个小女孩……这家伙的私生活也太乱了吧?

许钝良不以为意地顺着她的目光扫一眼,扭过头才待再说话,

然而下一刻,他就嘴巴微张楞在了那里,好久才哼一声,“蒋主

任,请你嘴下留情,那是我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