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32 -2933还有大领导凌晨还有

官仙 2932 2933还有大领导(凌晨还有)

对于天南大多数人来说,并不知道春晚是白天就拍好的,那么直播不直播的,也没什么太大意义,但是某些有办法的人来说,这区别就大了去啦。

像高云风之流便是如此,大年初一,他的事儿是比较多的,但是听说晚上有国外明星的现场演出”他在七点钟出头就带着田强等人过来了。

高公子进演播大厅自然也不成问题,他甚至没有联系陈太忠出面高省长可是分管广电口儿的”不过进来四下找一找,他还是看到了陈太忠。

陈太忠刚跟许纯良敲定打广告的事宜,许主任不会介意这点小钱,而且人家堂堂的省台台长发话了,这点面子他也是要给的。

陈主任跟褚台长打个电话沟通一下,才放下电话,觉得身后有人拍自己肩膀,扭头一看,“云风、田强,你俩怎么也有兴趣过来?”

“你这家伙,有好事不想着我”,高云风笑着摇摇头,接着眼睛一亮,“听说露丝,嗯,就是那个凯特温丝特莱也来了?”

“是温丝莱特”,陈太忠纠正一下,心说这才对嘛他可是很清楚,高云风就是属于那种彻底被国足伤了心的主儿,从引口到各种黑色三分钟、五分钟之类的,他平常都不知道听这家伙念叨了多少遍,“我也记得你不看足球了。”

“嗯,我是她的影迷”,高公子一本正经地点点头”丝毫不以念错名字为耻”接着他又四下扫视几眼,“她在哪儿呢?领我去见一见吧?”

“陈省长、段市长和褚台长正陪他们吃饭呢”,陈太忠饶有兴致地看他一眼”“我都在这儿呆着,你确定自己要过去找她?”

“那就等一等吧,反正是你请来的,我有的是机会”,高云风微微一笑,又冲他挤一挤眼,“太忠”她真有那么好看?”

“这个嘛”陈太忠已经知道,这货打的是什么心思了,不过他不想让自己显得太像个皮条客,虽然陈某人给韦明河、邵国立之类的介绍过外国模特”也一起到巴黎嗨皮过,但那时他自己也在玩”而那些模特又是明码标价要赚钱的主儿”大家就是各取所需了。

可这凯特是他以干部的身份,从国外专程请来的,人家的职业是演员一虽然那个圈子也未必能干净多少,但是靠身体赚钱基本就是副业了”更多的是拓展人脉的手段。

所以陈太忠的心里,还真的有点小抵触”“你这家伙,真是啥也敢惦记”我可以引见你俩认识,其他的不管,哥们儿好歹处级干部呢”要保持〖中〗国政府官员的形象。”

“嘿,我别的爱好没有,就是爱玩个明星”这个你又不是不知道”,高云风冲他挤一挤眼”“这么大牌的”还真没玩过,太忠你帮个忙吧。”

“个子比人家还低,也不知道谁玩谁?”陈太忠白他一眼,高公子其实不算低,差不多一米七一、七二左右,可是那凯持……,温丝莱特穿上高跟鞋”比他陈某人都矮不了多少。

她具体有多高,陈太忠不是特别清楚,但是起码也有一米七二”“帮忙免谈,就是引见一下,“不过我倒是听说,瑞呢……,马丁喜欢男人。”

“你饶了我吧”,高云风听得就是一个激灵,他的性取向可从来都很正常的,“恶心人也不是这么个恶心法儿,他不会真的喜欢男人吧?”

陈太忠笑一笑不回答,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他看到门口人影一闪,却是褚伯琳走到了那里,再然后,段卫华也走了过来。

他正奇怪是怎么回事呢,一个瘦高个儿从远处走了过来,蒋君蓉见状也迎了出去,没办法,陈某人也之好亦步亦趋地跟出去。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天南省政府的一把手蒋世方,他冲褚伯琳和段卫华点点头,“你们忙,正吃饭呢,是吧?小陈陪着我就行了。”

好像我就不用吃饭似的,陈太忠心里暗暗腹诽,脸上却是漾起一丝笑容”“您吃子吗?”

“嗯”,蒋世方点点头,也不再说什么”褚台长哪里敢就这么走了?说不得带着省长大人走进演播大厅一总算还好,二楼有几个位置极佳的包间没安排人。

亲自将蒋省长安排进其中一间,他又指定了两个人专门服侍,这才退出包间来,心里有点纳闷……这位爷怎么也来了呢?

不止他纳闷,陈太忠也纳间着呢,倒是穆大秘和蒋主任交换个眼光一这个消息就是蒋君蓉通知的。

包间并不是很大,坐四个人就满了~尤其要指出的是,严格来说这里只是个隔断而不是包间,不但门口只是挂了一个门帘,上面也没顶子,场内的喧嚣,这里听得一清二楚。

蒋省长坐下之后,端起一杯白水轻啜,也没有说话的意思,好半天之后”他才冲陈太忠微微颌首,“小陈不错,这么短的时间,能请到两个国际知名的艺人。”

“这也是碰巧了,下了两个节目,褚台长跟我要赔偿,我这是赶着鸭子上架,被逼无奈”,陈太忠苦笑一声,心里却是越发地迷糊了”老蒋你大初一的过来,肯定不是追星来了。

蒋省长嘿然不语,又看一看四下的环境”然后就发起呆来一起码看在别人眼里,是发呆的样子。

倒是穆海波很清楚,领导这不但是在想事,也是有点嫌自己碍眼,说不得又看一眼蒋君蓉,站起来走了出去,蒋主任见状,也站起身走了出去,心里却是禁不住暗暗恼怒:你们这是要说什么呢,连我这个做女儿的都不能听?

蒋世方似乎没感觉到他俩出去了,还是饶有兴致地扫视着大厅,好半天他才轻喟一声”“这么多的观众,就是你所做成绩的最大肯定。”

“真的是碰巧了”,陈太忠再强调一遍,然后才感触颇深地发话,“其实”天南在流行文化方面”确实是比较荒芜的,大家都没见过这么大牌的明星,所以才会有这么多人。”

“嗯,我看到了不少熟人”,蒋世方缓缓点头。

别说你看到不少熟人,我看到的也多*!陈太忠的感触是发自内心的,这一千人的大厅里,他的熟人真的是太多了”文明办和科委两大块不说,还有高云风、许纯良兄妹、田强、huā华、小萱萱和蒙晓艳、段卫华、陈洁、凌洛、别正平……

甚至”他还看到了邵红星和韩忠”简直是一锅乱盹,“啧”这大初一的大家都不在家里,跑过来看热闹,咱省人民的精神生活,也亟待提高和充实。”

听到这话”蒋世方很果断地点点头,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你的想法我支持,像你这个能力,也有必要充分地调动起来,今年着手搞个文化节吧。”

“文……化节?”陈太忠听得嘴角微微**一下”隐约间,他觉得自己似乎说错了什么,起码刚才的抒情,好像给自己带来了点麻烦,“什么文化节?”

“什么文化节”那你们文明办要考虑的”,蒋世方不动声色地回答,“我能保证的是,省政府会大力支持的”等回头我会跟老潘就此事碰一碰。”

“这个……好像其他省,负责类似事情的,是精神文明领导小组,副省级的小组”,陈太忠一听说,自己又即将面对一个大活,忙不迭地暗示,“还有一些地方,是私人公司来运作的,毕竟涉及到了出场费之类的东西。”

蒋世方一听就明白,这厮不愿意接这种活,但是既然丫都抒情了,他自然要抓住这个机会,“精神生活,怎么能全指望省领导和私人公司呢?文明办要充分发挥主导作用。”

“但是,会涉及很大的费用”陈太忠可不想再经历一遍今天的事情了一当然,这次是他操作得太匆忙,所以才出了这么大的问题,但是他堂堂的一个正处,去张罗什么戏子之类的文化节……这活儿也太扯淡了吧?

所以,他从内心深处抵触”而且他理由充足,“像这次请来瑞奇,马丁和凯特温丝莱特,出场费一共只有九十万美元,可是褚台长就疼得龇牙咧嘴……这是友情价,翻一翻未必请得来人,像那个瑞奇,是有钱都请不到的。”

果然是有钱都请不到,蒋省长听得暗暗点头,他早就听穆海波这么评价过,倒也不觉得奇怪,不过对这些明星的报酬,他还是有点微微的好奇”“这两个人来〖中〗国一趟”正常的费用就是一百八十万美元,是不是有点多呢?”

“就这还没算上食宿和路费呢,而且,两个人都不是一个人来的,瑞奇马丁带了差不多三十个人”还有自己的音响和乐器”,陈太忠摇摇头,为蒋省长扫盲,“最关键的是,〖中〗国不是他们事业的重点发展方向,人家来这儿,就是捞一票算一票。”

“这个形势,听起来比较严峻”,蒋世方沉吟一下,侧头看一下大屏幕,发现已经开始播放本省春晚的片头广告了,于是扬一下下巴,“你帮我拨一下潘剑屏,我跟他说。”

2933章还有大领导(下)

潘剑屏本来也是要来春晚的,不过听说陈洁去了,他就懒得再去了一级别相同的干部,总是要注意尽量避免在公众场合下碰头,更别说,这春晚还是两人职能重叠的区域。

他是多少年的老宣教了”对追星这一套看得很透,也没兴趣去追,哪怕他就是来了现场,也仅仅是表明,我们宣教部对全省人民的精神生活很重视至于对外国客人的欢迎,那都是排在其次的。

既然陈洁出面,他就不再掺乎了,反正宣教部去了那么多人,连他的秘书赵丹青都拖家带口地去了,现场是什么情况,他了解得清清楚楚潘剑屏甚至知道,接下来的春晚里,有些是录像”有些是直播,所以他打算通过电视欣赏一下天南台的春晚”在那种地方看节目,哪里比得上在家看舒服?

然而就在这时,手机响了”他漫不经心地看一眼,发现是某个处级干部的电话,潘部长手机的电话号码簿,是赵秘书帮忙整理的,有时候部长自己也摆弄一下。

他的手机通讯录中”根本不会列上普通的处级干部,不过现在打电话的这位,不管是赵秘书还是潘部长,都认为他有资格上部长的通讯录。

“这会儿你拜的什么年?”接起电话之后,潘剑屏半开玩笑半当真地发话了”“小陈你招呼好客人才是正经。”

“剑屏部长,我蒋世方”在省台,借小陈的电话用一下”,对面的回答”令他有点措手不及,“刚开春”咱宣教部就搞了一个开门红,很不错啊。”

“……”,潘剑屏愣了足足有五秒钟,这个意外真的是……太意外了,他甚至想不出这个电话背后到底有什么样的味道,不过,现在不是他琢磨的时航于是”他干笑一声,“广电局能有这样的成绩,是世方省长领导有方”小陈这家伙也真是的,不告诉我”省长一直在关注此事。”

我一直在关注此事?蒋世方也只能苦笑了,他只不过是生出了点念头,潘剑屏就含沙射影地来这么一句。

当然,他不会解释说,我的秘书出去了”而我随身又不带手机”所以用小陈的手机跟你联系一下口这话说出来还不够丢人的呢。

“节目不错,一会儿还有直播,老潘你过来吧”,蒋世方发出了邀请,“你现场感受一下这个气氛观小知大,人民群众还是很喜闻乐见的。”

“嗯,好吧”,潘剑屏沉吟一下,终于是答应了,蒋省长的邀请很有点没头没脑,但是说白了”此事是宣教部的陈某某一手操作的”这一点毋庸置疑。

既然蒋世方先做了肯定,他就不怕出什么幺蛾子,就算有人想拿此事做文章”他潘某人是个怕事的吗?

更别说陈太忠就在现场,小陈不是他的人,但更不是蒋世方的人,平心而论,潘部长相信一旦发生什么意外,小陈是会站在宣教部这一边的一那家伙山头主义很强的。

反正大省长难得出口相请”他也愿意给对方一个面子,不过直到车进了省台,他还是没想明白,蒋世方到底是打的什么样的算盘。

赵丹青已经得了消息,在院子里面等着,见部长的车停下,快步上前拉开了车门,“录像才播了二十七分钟,直播大概要八点半到九点了。”

“全是咱省的录像?”潘部长知道,今天来了不少大腕,省里的这些节目”看到人家眼里,估计是比较侗碜的,可是……谁能想到会来这么多大腕?早知道的话,台里没必要准备多少节目。

“全是咱省的”,”赵丹青点点头,他为部长服务多年,知道领导想要了解的是什么,“不好随便下,来的这些明星,人气不容易留住”省里搞春晚这么久,一直是在自力更生。”

是啊,天南的春晚,一直在靠着本省的艺人在支持,潘剑屏非常明白这一点,不管节目好不好,总还能凑出个春晚来,而且今年的春晚,大家也用心地排练了。

眼下哗地冒出一堆大腕来,要是真的全上的话,天南今年的春晚就算出彩了”但是难免会伤了老人的心,而且最关键的是,影响了大家的工作积极性,那……明年怎么办?

“实在不行,就延长节目时间……到凌晨一点也无所谓”,”他轻喟一声,“,总不能让其他的明星觉得咱天南架子太大,留一份人情吧。”

“跟这些人讲人情,”,赵丹青轻声嘀咕一句,不过这声音虽低,却勉强也能让潘部长听到,所以,这算是婉转的提醒。

赵秘书对演员的印象素来不好,他出身于大户之家这一点从他的名字就看得出来,后来家道中落,原因虽然多多,但是他祖父和大伯确实是败坏在两个戏子的手上。

从小他就被父亲耳提面命”说戏子无情婊子无义,所幸的是,他知道潘部长也持这个观点”所以不怕提醒一下。

潘部长的脚步微微顿了一顿,走到演播厅门口的时候,才停下了脚步。

陈太忠笑容满面地迎了上来”,“部长,您这来得也太突然了吧?要我说”检查督促大家的工作是好事儿,可也要适当考虑家庭生活,这大过年的出来……其实,我们这些老部下,绝对不会辜负您的信任,不会掉链子。”

你到宣教部有半年没有,还老部下?潘剑屏真是有点无语了,不过同时他也知道,这家伙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没必要当真,正经是这厮心里有主意得很没错”关键是要看他做了什么。

跟着陈太忠走进来”他发现小陈也没有遮着掩着,而是直接将他带进了某个包间,“蒋省长,部长来了,您二位领导商量事吧”有指示就给我打电话……”

“慢着!”不成想那二位领导异口同声地喊一句,再然后,潘部长看一看蒋省长,不动声色地吩咐,“你就在这儿呆着,学习一下省长的讲话精神。”

陈太忠听得明白”潘部长这么说,既表现出了副省对正省级的尊重,同时又不无昭示主权之意一小陈是我宣教部的人”虽然您是领导,但是使唤他……得我来!

“嘿……”蒋世方摇摇头,看起来很有点哭笑不得的味道,然后他一指一楼的观众”“剑屏,你数一数下面打瞌睡的人……算了,你还是数一下没打瞌睡的吧,工作量还小一点。”

“省台的节目,就是这个样子”,”潘剑屏表示,哥很淡定,“省里不给拨钱,一直就是这么半死不活的,去年褚伯琳还带着一帮人去找我吃大户……”

“这个局面,不能再这么下去了”,”蒋省长做出了指示,“这是不作为。

“我支持您的看法,我也很痛心”,”潘剑屏点点头,很干脆地回答,“但是……没钱。”

“钱不是万能的,可没有责任心,是万万不能的”蒋省长改动了一下某个经典台词,“小陈也跟我说了,资金是瓶颈,但是我想说一下主观能动性的问题……算了,先看节目吧。”,两人说话间,主持人就报上了下一个节目,“下面,有请我们来自加勒比海的嘉宾,请大家告诉我……他是谁?”,“瑞奇,马丁”,”下面的观众异口同声地回答,许多昏昏欲睡的主儿,登时就警婴了。

“我听不太清楚,请你们告诉我,他是谁?”主持人再次将麦克风递向了场外。

“瑞奇,马丁”,”观众们回答的声音,又大了许多。

三里屯的业余主持人,好像也就是这么一个风格吧,陈太忠听得有点不舒服,不过既然大家喜欢”他也不会干预,过年嘛,热闹就好。

“广告之后,马上回来”,”主持人笑眯眯地蹦出一句台词,随即重重地一挥手,大屏幕切换到了广告上一这就不是业余主持能说的话了。

最先出的广告是五秒钟的百事可乐,这是送给瑞呢……,马丁的一他是这产品的代言人,再然后就是疾风车的广告,却不是葛瑞丝和贝拉拍的。

广告播放期间,台上也没闲着,有人七手八脚将器材往台子上搬,乐队走上台,然后是伴舞”最后是四个伴唱其中居然有一个香港飞来的歌星也站在里面,显然这货是加塞的。

“这么多人,是你要求他带的?”,潘剑屏看得有点咋舌,于是侧头问一句身边的小陈”不过这句问话听到蒋省长耳中,不无昭示主权的意思。

“这就是他的团队,走到哪儿好像都这么带”,陈太忠扬一扬眉毛,悻悻地回答,“哦……好像有个伴唱是临时加进去的。”,随着节奏明快的音乐声响起,身着白色紧身裤”上身穿灰色紧身短袖T恤的瑞奇,马丁缓缓走上台来,一副阳光到了极点的形象。

灯光暗了下来,一束光线打到了他的身上,拉丁王子开始放声高歌,大厅里的人显然有点过于激动,居然有不少人跟着就哼了起来。

这些声音原本还较为低微”不过随着气氛越来越热烈,来自场外的声音也越来越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