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34章 轰动

2934章 轰动

瑞奇?马丁显然也注意到了场外气氛的变化,他不住地向观众们微笑挥手”结果,他的反应愈发地激起了观众们的热情。

等到了后来“”的时候,观众们的声音甚至超过了原声,现场气氛热烈到无以复加。

导播抓住时机,扫了一下观众席,在那个红色的“阳光瑞奇,阳光疾风”有个明显的停顿,扫过去之后,然后又回扫一下,似乎是不相信有人在春晚现场打广告。

偷工减料!这绝对没有两秒,陈太忠差一点生出打电话的冲动”来回扫加起来都不到两秒、老褚不会把这算成扫了两次吧?

不过再转念一想,想要叫真也是许纯良的事儿,于是他将此事抛在了脑后”倒是潘剑屏见状,不可思议地扭头看一眼,要确认某处是不是真的存在那么一条横幅。

在雷动的掌声丰,瑞奇?马丁完成了在天南的第一首歌,他笑着冲大家摆一摆手,主持人又走上台宣布,“下一首歌,《摇摆身体》”让我们来一起欣赏拉丁王子的劲舞。”

这首歌并不为天南人所知”但是瑞奇唱得兴起,在疯狂的节奏中,尽情地展现出了他声名赫赫的“电动马达”。

正是因为大家都不熟,潘剑屏才有心思发表评论,“哎呀,这个春晚搞得有点像演唱会了……,陈,那什么……疾风车还拉条幅?”,“咱这春晚,跟中视的不能比”,陈太忠本不想辩解”但是部长捎带批评疾风车了,他就要解释一二,“气氛热烈就行……光拉那个条幅”褚台长敲了疾风厂五万美元广告费。”

“啧”,”潘部长哭笑不得地摇摇头,这个解释让他更深切地意识到了现状”中视春晚没广告?那才是胡。

不过人家都是软广告,润物细无声,有一份矜持在里面,不像天南台一般”得扎扎实实地做成硬广告,甚至连“广告之后马上皿来”,都出来了这是春晚呐。

人气不行的电视台就是这样,广告做不硬,客户不认,至于春晚现场扯条幅,还是那个字儿,穷。

“可以办个演唱会……”蒋世方凑近身体,才听清楚这二位在什么,于是他插嘴,“老潘,看现场这气氛……卜陈得好”天南的流行文化真的是几近于荒漠。”

“嗯”,”潘剑屏点点头,他隐约猜到蒋世方想什么了,不过现在他只有听的份儿,一边点头,他还狐疑地扫陈太忠一眼。

老蒋这,这忒不像话了”是要搞文化节的嘛,陈主任面无表情地坐在那里,却是恨不得做个纸人”上面写上“蒋世方”三个字,拿针狠狠地扎一通。

“所以”搞个文化节,是有必要的”,”蒋省长见潘部长不接话,他停顿一下继续发话,“现在这物质生活正在逐步丰富,群众的精神生活,也要跟得上去才行。”

“嗯”潘剑屏再次微微地点头,他明白对方的意思了,但正是因为明白了,他反倒是越发地糊涂了姓蒋的怎么会这么好心,关注起精神文明建设来了?

杜毅对文明办视而不见,那么蒋省长适当照顾文明办不是不可以,可是照顾到像眼下这样,大年初一拉潘某人这个宣教部长来看春晚现场,这就不仅仅是单纯的照顾了。

所以潘部长真的有点想不通,不得他指一指舞台背景屏幕一现在的屏幕上,是葛瑞丝和贝拉拍的疾风广告片,不过没有字喜两个美女从若干不同角度骑上电动车,然后驱车而行,风中是飘舞着的金色长发,然后又是“吱”的一个急刹”车子猛地一个侧摆停住了,青春而又张扬的气息。

凭良心,这个广告背景配《摇摆身体》这首快节奏的歌,还真的很合适,活力和阳光是主题。

潘剑屏似笑非笑地看陈太忠一眼,“我陈,夹带私货可以,不要夹带得太多吧?”

“这个是凤凰科委许主任跟省台商量的”我没有参与”陈太忠摇头,很坚决地否认,“我只是感觉,褚台长很缺钱。”,“是,缺钱”潘部长借这个机会,找到了给蒋省长的答案”“省长”搞这个文化节,又得不少支出,钱紧呐。”,“办是人想出来的”蒋世方微微一笑,又抬手指一下陈太忠,“像陈这次,就没花了多少钱,大家用心挖一挖潜力,争取花钱办大事。”

他答应过陈”尽力地支持,但是当着潘剑屏,他就不能这话,一个是容易引起不必要的误会口毕竟宣教部是老潘在当家,另一个就是……,他敢这么,万一潘剑屏真的狮子大张嘴要钱,那也就没意思了。

“这个,我回头召集同志们商量一下”,潘部长越发地搞不懂对方的算盘了,于是就打算先放一放此事,顺便还叫一下穷,还是缺钱”就请了这俩,您看,出来多少广告?”

蒋世方点点头,也不再话了,他自然是要给对方一个考虑的机会,眼下这么做,不过是让老潘知道,自己支持此事的决心罢了。

然后,瑞奇?马丁唱完这一曲,本来是要下了,可是观众们实在太热情”他又加唱了一首《疯狂人生》,走下台时已经是满头大汗了一这也就是在地方台”在中视,一个歌手肯定不可能有在春晚连唱三首的机会。

不过这一曲《疯狂人生》虽然没有《摇摆身体》那么劲爆,但其旋律和节奏,隐隐约约有点《生命之杯》的味道,台下的观众听得如痴如醉”在瑞奇谢幕走下台的时候,如雷的掌声简直有掀翻屋顶的架势了。

接下来”就轮到那些捧场的明星了,不过有瑞奇珠玉在先,后面还有凯特压阵”大家也不好再唱什么了,索性灵机一动,来了一个明星大反串。

别,这个节目后来还受到了一致的好评,相声的唱黄梅戏去了,唱歌的吹口琴去了,演品的表演武术和劲舞,让观众们大开眼界。

九点钟的时候”凯特?温丝莱特出场,中规中矩地唱了两首歌,她唱的《我心依旧》虽然没有席琳迪翁的味道,但她好歹是露丝来的不是?

观众们照例要求她加唱,不过凯特笑着摇头拒绝了,她的唱可是赶不上瑞奇,刚才那两首”都有音节处理得不是很好。

不过,正是因为这点的瑕疵,其他省台的专业人士就有了新的发现,“我井,这不但是现场直播”还没有假唱……天南台这次可是要火一把了。”

再然后也就没啥意思了,继续放录像,可是中间连着的这三个节目,真的都够份量,尤其天南台本来就是上星频道,这半个多时就红遍了全国。

这大年初一的”大家本来也就没啥事情干,拿个遥控器乱换台的主儿海了去啦,然后猛地看到瑞奇马丁在天南唱生命之杯”广告都打得满天飞一那还不得赶紧通知朋友和家人?

既然又开始放录像了,大家也就渐次地起身走人了”倒是李枫兴奋得到处乱问,“算成吧?我们这次不错吧?”

她这还算轻松的,台里的值班电话都要被打炸了,甚至连褚台长的手机都俏到不能再俏其他省的同行都有打电话过来的,有的是赞许,有的是取经。

见到演员们都回化妆间了”高云风有点坐不住了,他正四处张望,想找陈太忠帮自己拉皮条呢,猛地看到太忠陪着两位领导模样的人从一个包间走出来。

高公子不认识别人,但是一眼就认出了蒋世方,禁不住倒吸一口凉气,“我井,不是今天来得最大的是陈洁吗?田强,那个黑黑的家伙是谁?”

“看着面熟”,田强也不认识潘剑屏。

“那是宣教部潘部长”,旁边有人认识潘部长,陈太忠若在的话,应当会发现,话的这位是蒙妮文化广场的老板宋伟。

“坏菜”,田强本来就觉得此人面熟,等听是潘剑屏,站起身就往外走”“云风有胆子就呆着吧,这么多领导,我得先溜号子。”

“别,别,咱俩一块儿”,高云风也胆怯了,这二位衙内可知道轻重,三位省级领导出现在这里”那不可能全部马上各回各家,没准还要有个交流什么的。

做衙内的最怕的,自然就是自己的老爹了,想到这里他转身就走,猎艳啥时候都可以”可不能给老爹闯祸,“这儿我熟人太多了。”

“我熟人也不见得比少”,田强也是这种感觉,所以他走得飞快,“还有不少甜儿的朋友都认识我呢,诶,那不是老韩吗?”

“好像瑞奇?马丁就是住在他那儿”,高云风也看到了韩忠”才停了一下”却发现陈洁从包间出来之后,走向了韩老大,他登时埋头疾走,“算,出去给他打电话吧。”

陈省长知道蒋省长和潘部长来了,但她看到那二位在聊天,就有意放慢脚步”在韩忠的桌边站一站,强调瑞奇同学辛苦了,那个酒店今天要把好关,提供好服务。

“我已经,清场了”,韩老板赶忙站起身来保证,不过下一刻,他觉得自己用了黑道味儿很浓的词,赶紧追加解释,“正月里住店的人也就少……我加双岗,保证外国客人的安全。”

陈洁没表态就转身离开,因为蒋世方在冲她招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