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35 -2936初一夜求双倍

官仙 2935 2936初一夜(求双倍月票)

其实,蒋世方也觉得自己有点魔怔了,只听说这台晚会比较受关注,就想着搞个什么节日,巴巴地跑过来,真是有点不够稳重。

然而话也不能这么说,走到蒋省长这一步,主政一方而上进无望,女儿又年纪轻轻做了正处,很争气,那他追求的东西就没多少了无非名耳。

这是一直以来他的愿望,他也不求像一说起苏州,大家就会想起筑城的伍子胥一样,但是他总希望自己在耄耋之年回乡时,有人说看,这个xxx,就是老省长当年一手抓起来的。

所以他略带一点魔怔地来了,而这些粉丝的情绪,又是很容易感染人的,蒋省长一看,呀“…我琢磨得确实有道理啊。

这人要是陷进牛角尖了,那就怎么想怎么觉得自己有理,潘部长的反应有点迟钝,但是蒋世方并没有因此而气馁,他反倒觉得有点可笑。

你不就是怀疑我的动机吗?这是你想多了,我没不好的动机!老潘你这也是江湖越老胆子越小当然,人家这个提防的心思,蒋省长也能理解,人在官场嘛。

反正这件事他已经提了开头,为了保持一把手的尊严,再走回头路就不合适了,见到陈洁也出来了,他就抬手将人叫了过来。

到了这个时候,蒋世方也无须再掩饰什么了,他就是很直接地表示,今天这个晚会虽然有不尽人意的地方但却是一个里程碑式的进步矢南的流行文化已经荒芜得太久了,以后这种活动要常搞,最好能实现周期性的良性循环陈省长你要多关注一下。

陈洁也听得懵懵懂懂的,潘剑屏的到来,就让她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毕竟她算是摘了宣教部的桃子当然,这桃子不大一丁点,促成此事的本家,也是她陈洁一直看好的人。

现在蒋世方又来这么几句她真的是有点搞不清楚情况了:姓蒋的你想挑动我跟潘剑屏斗吗?

别看陈洁只是个哥省长,但是她身为天南的本土干部,又是凤凰系的领军人物,还真的不是很怕潘剑屏,大家相互尊重才是正理。

所以她就表示说,我也觉得这个节目不错,可是这一台晚会是宣教部促成的,省长您的建议我大力支持,不过您得找对正主儿一这不是推卸责任,这是摆明因果。

潘剑屏管宏观,你管微观蒋世方也不多说,转身离开,他觉得自己今天魔怔得已经挺厉害了,“天南的精神生活,是非抓不可了,这是我的态度。”

陈洁可是没想到自己来看个晚会,看出了这样的事情,她真的想不出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一这两个省委常委的状态怎么如此地古怪?

不过她相信自己是受了无妄之灾的,想到下午小陈还撺掇自己去接机于是她看一眼站在不远处的陈太忠,“这个工作我愿意配合,太忠……不要让我和潘部长失望。”

说完这话,她也走了,潘剑屏固然是省委常委,但是她无需卖太多的面子,说到底,她在天南的底蕴和在上层的关系,并不逊色于潘剑屏。

只是她走之前的话,却是别有用意,意思是说陈太忠你虽然在宣教部,可也是我关照过的,一定要帮着我和潘部长保持沟通的顺畅你起到了足够的润滑作用,我俩才不会失望。

可是陈太忠的脑袋一直在发木,就没想到这一层用意,听到这话之后,就有一点压抑不住的恼怒一你也要我搞这个文化节?

倒是潘剑屏始终保持头脑清醒,他见陈洁真的离开了,才沉声发话,“小陈,今天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跟我说一说。”

“啧,这我还真是满头雾水”,陈太忠也搞不清楚缘故,说不得将事情细细地解说一遍,“……他居然要求我,多操心引进艺人的事,这真的太可笑了,哈哈…………咳咳,潘部长您为什么这子看着我?”

“蒋世方这次……,只潘剑屏皱一皱眉头,看着他沉思半天,方始缓缓地点头,“倒是没有看走眼,你确实是最合适的人选。”

“但是……”陈太忠听到这个评价,心里的沮丧简直是无法形容,愣了好一阵,他才出声反驳,“但是我更想做的,是揪出各种不文明现象,而不是这种华而不实的东西。”

“你这么想,就大错特错了”,潘剑屏脸一沉,难得地玉斥起了他,“这不是华而不实,而是你不珍惜你自己的潜力,你觉得…………天南能把瑞奇马丁请来的,有多少人?”

“这么紧急的情况下能把他请来的,还真是不多”,陈太忠点点头,他原本就不是一个妄自菲薄的人,然而下一刻,他发现自己的尾巴翘得太高了,说不得又夹起来,“我也是碰对了运气,主要是………我有在国外工作的经历。”

“这个经历……就是别人无法比拟的”,潘剑屏不动声色地发话。

“但是……我根本不知道蒋世方要我搞一个什么样的文化节”,陈太忠听得也恼了,他双手一摊,“而且我对这个东西,真的没什么兴趣。”

潘剑屏嘿然不语,好半天之后,才微微一笑,“干工作都要有兴趣的话…”那孔繁森牺牲得不是很冤枉?咱们要讲的是觉悟,是服从组织。”

“人前全是孔繁森,人后就是王宝森,说空话谁不会?”陈太忠很不服气地顶一句嘴,然后又拍领导马屁,“部长,咱文明办又不归省政府管,我尽量配合,也算给省长面子了吧?”

“你小子怪话还真多”,潘剑屏哭笑不得地瞪他一眼,转身走了不过部长大人走是走了却并没有答应他的请求这事儿还要有周折。

送走潘剑屏之后,演播大厅就真的没有多少人了,陈太忠一转头想安排一下蒙晓艳和唐亦萱,才发现她俩身边居然站着段卫华和孙正平,他的眼皮子禁不住猛地跳一下。

她俩能认识孙正平?陈太忠不太相信这个事实,不过他要操心的其他事也不少,比如安排凤凰科委的人。为科委这次来了三十个人,眼下九点半了,按说坐凯斯炮尔回素波也来得及但是这终究是夜路,不太安全,一个半小时的车程,还不如明天六点起来,八点以前赶到素波。

“那大家都去办事处吧”,这一刻,陈太忠很欣慰科委在素波有了办事处这还就是方便,“戏主任你联系一下……嗯,我强调一点,大家打个扑克麻将啥的无所谓,过年了嘛娱乐一下不过谁敢搞那些乱七八糟的,别说〖警〗察,我就不会放过他。”

一帮人上车轰然离去,然后一声叹息在他的背后悠悠响起,“小陈你虽然忙了点,但是好像………很乐在其中啊。”

陈太忠甚至不需要回头就听出了这位是谁,敢这么跟他说话的女人,真的没几个“张大姐您也回来了?”

说话的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前文明办主任马勉的爱人张磷陈某人一直没有注意到,大厅里还藏了这么一个女人。

“过年了,肯定要回家的嘛,马勉也回来了”,张大姐微微一笑,“老马回来为什么不通知大家,这个我不用跟你说……小陈,大姐想劝你一句。”

“您讲”,陈太忠重重地点点头,以示他很重视。

“那些外国明星啊什么的,也就是那么回事,你还年轻,作风问题是很要命的”,张磷还真的敢说,“老马就是前车之鉴……,你别摇头,我看出来了,那个露丝看你的眼神不对。”

“我点头还不行吗?但是她有老公啊”,陈太忠哭笑不得地点点头,不过饶是如此,他心里禁不住也生出了点自得之心凯特温丝莱特对我有意思?

他没想过跟那个女人发生什么超友谊关系,凯特真的并不比贝拉或者葛瑞丝漂亮,只不过名气夹了一点罢了,但是作为一个好胜的男人,他并不介意多出几个暗恋自己的美女。

没错,陈某人就是这样的心性,如若不然,他也不会打破诸多记录,成为仙界里的传说他非常享受别人仰视的目光。

“良药苦口,你好自为之吧”,张磷笑一笑,也不跟他多说,径自走出了演播大厅。

然后,陈太忠想关心一下蒙晓艳的行踪,却是又被huā华几个人拦住了,“老班长,瑞奇只演一天,真的不过瘾啊,开个演唱会行不行?我们买票!”

“老班长给你唱吧?我保证扭得比他强”,陈太忠沉着脸,煞有介事地回答,“不用买票,你管酒就行了。”

众人知道这是玩笑,嘻嘻哈哈散去,他再找唐亦萱,却走了无踪迹,不多时,他接到了蒙晓艳的电话,才知道两人要上高速了,“…………不再管我们了,十一点就到家了。”

怎么能不管呢?他可不想让自己的小萱萱坐夜车,“太不让人放心了,在高速路口等着,我送你们回去。”

“不用了,晓艳开车的水平不错”,唐亦萱听他说得直接,就接过电话,“你还要陪外国客人,不要耽误了正经事。”

“送你们能用多长时间?”陈太忠傲然一笑,用命令的口气发话了,“等着!”

陈太忠送唐亦萱和蒙晓艳,真的没用了几分钟,一个万里闲庭赶到高速路口,将蒙校长的桑塔纳收起来之后,拥着二人,在瞬间就来到了三十九号院。

“车我给你放外面门口,明天你自己开就行了”,他也不多说,转身就消失了。

蒙晓艳愣了好半天,才侧头看一眼“老妈”,她知道太忠很有些神奇的手段,却是没想到神奇若斯口一眨眼就从凤凰来到了家里?

看到唐亦萱面无表情,一时间她又变得忿忿了起来,“哼你早知道他有这本事对吧?”

“是我先认识他的”,小萱萱很不满意地看她一眼,一边脱外套一边慢条斯理地回答,“而且,是我求他治瘃的你。”

“……”蒙晓艳这下没话了,好半天她才微微一笑,“唉,他肯定是找那个凯棒温丝莱特去了,你不难受吗?”

“难受有用吗你还会舍得离开他吗?”唐亦萱似笑非笑地看她一眼,接着又轻喟一声,“八成明起……“……他还要去荆紫菱家拜来…………只陈太忠不知道自己走了之后,还有这么一番对话,反正他就是不放心这二位,自然不介意施出点怪异手段。

他再次来到省电视台,正碰上瑞奇和凯特一帮人稀里哗啦地走出来一观众们走得差不多了他们就可以出来了。

省台这边是全程照顾,副台长李枫坐了一辆桑塔纳,亲自带路,一路护送着大巴车来到港湾大酒店,韩老板亲自出面安排客房。

这次韩忠的面子可大发了除了那两位鼎鼎大名的外国明星,其他从北京和香港跟过来的,也都是各种大牌~往常能到一两个,就值得挂欢迎条幅了。

客房安排好之后,瑞奇等人兴致依旧很高,所幸的是韩忠这里还有多功能厅于是大家又到这里唱歌跳舞~这就是自娱自乐了。

陈太忠对这些活动没啥兴趣,尤其是他看到韩忠跟李枫嘀咕两句之后,李台长点点头不多时,从外面进来二、三十个huā枝招展的女孩。

这种事儿李枫你都点头?陈主任觉得自己看不下去了瞅一眼马小雅,发现她也被几个大腕包围着口马总是名义上运作此事的,别人奉承一下很正常。

哥们儿就落个眼不见为净了,他起身向外走去,不成想才走出多功能厅,迎面又过来俩人,就是高云风和田强。

港湾大酒店现在被保安盯得很紧,一般人走进不来的,不过这俩是韩总的朋友,身份也显赫,肯定就例外了。

高云风一见陈太忠,就笑眯眯地走过来,“太忠,听说屋里没啥要紧人……你得安排我跟凯持……,温丝莱特坐一坐了吧?”

“啧”,陈太忠无奈地撇一撇嘴,才说要转身进去,却见门里走出两个人来,正是凯特和她一个女保镖。

“怎么不玩一会儿?”他笑眯眯地冲多功能厅撇一撇嘴。

“今天有点累了,他们在跳迪斯科和桑巴,太激烈了”,凯特笑眯眯地回答,接着又无奈地耸一下肩膀,“而且有些人太热情了,我不太习惯。”

“那就先歇了吧”,陈太忠微微一笑,转头冲高云风一摊手,“凯特说了,今天坐了飞机又接着演出,实在太累了,要咱们换个时间。”

他这番信口开河,并不怕被高云风和田强戳穿这二位或者上学的时候学过英语,但是基本上…………该忘得差不多了吧?

同理,他说的汉语,凯特应该也是听不懂的,然而他就忘了,有一种语言叫〖肢〗体语言,露丝看到他无奈的摊手,对面两今年轻人悻悻地扬眉,于是微微一笑,“不过,找个地方听听音乐,喝点红酒还是没问题的。”

港湾这里倒也有茶社,于是五个人过去,找个包厢坐下,陈太忠又出去走一趟,回来的时候,手上就多了一瓶七百五十毫升的红酒,他笑眯眯地发问,“81年的拉图,可以吗?”

“哦,当然”,凯特微微一笑,她对这些奢侈品也走了如指掌,“只不过有点多,咱们几个一起喝吧……你很能喝酒吗?”

“我喜欢啤酒”,陈太忠将红酒放到桌上,抬手叫过了服务员,吩咐几句之后,茶社里响起了轻柔的音乐。

别说,韩忠这儿的服务员素质还不算地,选的碟子居然是欧美经典老歌,凯特一听,明显地就放松了许多。

她轻摇着手里的玻璃杯,饶有兴致地看着杯中血红的**,微笑着发并,“其实,我是个很矛盾的人,喜欢激烈热闹,也喜欢安静温馨毗”

陈太忠微微地笑一笑,也不接话,只是拿起面前的啤酒咕咚咕咚地灌着,高云风是有点着急了,“太忠,你给帮着翻译一下成不成?”

“现在知道学好外语的重要性了?”陈太忠白他一眼,才出声翻译”他介绍说,这高某人是一个高官子弟,是一个事业有成的商人,那个田公子……也一样。

凯柠温丝莱特明显地对高田二人不感兴趣,她接受了对方的仰慕之情,也收下了这两位的名片,然而接下来,她就没再怎么搭理对方的话。

坐了一阵之后,又过来两个人,却是香港来的明星,其中一个叫贾雄的笑眯眯地跟凯特说话,大意是他问了好一阵,才知道温丝莱特小姐来这里了。

这家伙的英语就不是很好了,说得结结巴巴的”陈太忠听着都费劲,不过大致意思还是能明白的口这货想纠缠凯特,温丝莱特。

其实不止是他,就连高公子也看出了此人的用意,眼见凯特淡淡地回答两句,不甚热情”他就拿眼看一下陈太忠:要不要教币这货一顿?

陈主任却是当没看见一样,美女可不就是让人来追的?只要人家没用非正常手段,那就没必要认真一而且,这原本就是你的事儿,跟我有什么相干?

凯特对他不冷不热,可是贾雄却自我感觉良好”他站了一阵之后,也觉得自己的行为有点碍眼,说不得冲田强笑一笑”“这位兄弟,能挤一挤”让我坐一下吗?”

田强抬头看他一眼,然后就低头去端桌上的红酒,也不说话,这种视别人如无物的傲慢,田公子简直是信手拈来。

贾雄这就有点挂不住了,他身为港台的大牌明星,不管到内地的哪里,都是被人捧着供着的,要知道这时候是二零零一年,港台明星还没有烂大街。

在某些城市里,负责接待的官员还默许美女为他服务就像刚才李枫的态度一样,而那些追星的美女,甚至有人愿意自己出开房间的钱。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有这个信心,自己在纠缠凯棒温丝莱特的时候,别人不会怎么样,至于他说能不能得手~反正不纠缠的话是得不了手,难道不是?

但是眼见这年轻人如此地傲气,贾雄就不高兴了,“兄弟,我是贾雄,打扰你一下……我跟温丝莱特小姐在美国就见过。”

我知道你是贾雄,田强心里暗哼,却是依旧头都不抬,“那你知道我是谁哗”

“你!”贾雄可真是被他的态度气着了,他才待发火,不防身边的人抬手将他拽开几步,接着下巴冲陈太忠方向努一下,“那个………接机的时候,凯特上的就是他的车。”

“不过一个小官儿,那么年轻,能是省长丰长吗?”贾雄在多功能厅喝了不少酒,有点酒意上头,市长以下的小干部,他不放在眼里一市长也就那么回事。

“雄哥,您就不想一想,人家天南是怎么请来瑞奇和凯特的?”这位苦口婆心地劝解,心里也在暗叹,雄哥就是这德行,就见不得溧亮女人。

“哦”,贾雄点点头,这下他是真明白了,其实他自己也很清楚,大陆有的是他招惹不起的人,有些主儿是连香港的豪门都不敢轻易得罪一而那些豪门来说,他不过是个戏子。

当然,那些人多是在北京,下面省市就不是很多了,就算有个把,也未必有兴趣跟他叫真,这才惯出了他的毛病。

想明白这些,他真的是连气都没法生了,说不得转身默默离去,当然,他也不会跟对方多说什么。

“这个家伙真的很烦人,刚才我出来,一半的原因就是受不了他”,凯特见他俩走了,才微微一笑,低声跟陈太忠解释,“我感觉他脑袋里面装的全是精液。”

“你既然成名了,总是要付出代价的”,陈太忠感触颇深地摇摇头,“对艺人来说如此,对我们这些官僚来说,也是这样。

”,“官僚”,凯特听他说得有趣,禁不住微微一笑,脸上一时间风情无限。

高云风看得眼都有点发直了,他轻咳一声,“说啥呢……太忠你们说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