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37 -2938女婿上门求双倍

官仙 2937 2938女婿上门(求双倍月票)

由于有了贾雄这档子事儿”陈太忠就没有多少谈兴了,有一搭没一搭聊了几分钟之后,他站起身告辞。

他要走,田强和高云风自然也是要跟着”要不说,学好外语真的很重要呢?

凯特看起来也有点没精神”不过她还是同陈主任又交流了两句”这才同那两位摆一摆手,回房间休息去了。

“太忠这家伙,也太不认真了”,高公子在坐上车的时候,才气哼哼地发话,“我说田强,你好歹在美国呆过”就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

“个别单词,还是能听懂的”,田强听得有点汗颜,接着他又叹口气,“我说云风,你总不能泡妞的时候,也带个翻译吧?”

“那有什么?**也用不着翻译”,高云风没好气地回答,他觉得自己的愿望有点难以实现,“不过泡这女明星,唉,还真是麻烦”刚才应该直接把项链甩出来。

他为了泡凯特,温丝莱特,特意找了一条钻石项链放在包里,以防万一出现谈钱太俗的场面,项链价值三十多万,不过高公子不介意女人嘛”可不都是喜欢这些亮晶晶的东西?

但是他觉得不该一开始就拿出来,然后他又发现凯特对自己没什么兴趣”正琢磨着该不该拿钱砸人的时候,贾雄又出现了。

姓贾的是掩面而走了,可高公子心里就迟疑了,他可是知道别看自己有那么个副省老爹最近也赚了点钱,但是真要比身家的话,未必就比那货强多少。

他这一犹豫结果今天就这样了,高云风觉得有点憋气,不管成不成,今天我总该试一试的,凯特可是只在天南呆两天他虽然留下了名片”却也没指望对方能主动打电话过来。

“幸亏你没甩出来项链,要不小陈难免翻脸”田强听得苦笑一声,他对这个便宜妹夫的脾气”实在太了解了,“他说的是帮你引见,不许谈别的……人家要维护官员形象呢。”

高云风其实也意识到这一点了,只不过被田强说出来了,若是陈太忠不在他真的不介意先拿项链去砸一下凯特,以试探对方的反应不够的话,可以再商量嘛。

“这家伙做事,确实霸道”他点点头蓦地,高公子又想到一个可能,“你说这家伙会不会已经把凯特办了?他的女人,可是容不得别人碰的。”

“他要办了,用得着瞒着咱俩吗?”田强摇摇头,论起对陈太忠的了解他还在高云风之上,撇开他那个妹妹的因素不提,他可是跟陈太忠不对付了很久。

虽然高公子是陈某人的好友但是那句话怎么说来的?“最了解你的人,不是你的朋友而是你的对手。”

事实上,田公子发现了一些别的苗头,沉吟一下,他才重重地叹。气,“现在的问题在于……这个女人似乎看上他了。”

“什么?”高云风听得真是异常地纳闷”他扭头看田强一眼,才待说什么”却猛地发现,小田的脸上,是极其罕见的阴沉。

你是在为田甜抱不平吧?高公子心里暗叹一声,不过,现在田强虽然是在跟着他,这样的话他也说不出口,于是他故作轻松地笑一笑”“太忠要办她,还不是勾一勾手指的事儿?”

他这么说话,似乎是有点小看凯特了~毕竟她是国际知名的影星,但是实情还真是这样,陈某人仓促之间都能把她请来,那么,仓促地推倒,又是多大点事儿?

成名的影星未必特别在意金钱,可对人脉的追求,是无止境的”毫无疑问”陈某人的人脉极其地强大。

“是凯特要勾引陈太忠”,田强叹一口气,他兄妹俩的关系不能说是兄友妹恭的典范,可是比一般的兄弟姐妹关系只强不差。

所以他才苦闷,妹妹又多了一个对手,“明天她要小陈陪她四处玩,“你不用这么看我,我都跟你说了,听懂个把单词,对我来说不是难事。”

高云风愣了好一阵,才苦笑着摇摇头,“这货这么折腾,就真的不肾亏吗……”,田强这半吊子英语还真不是盖的,凯特确实发出了邀请,说是明天没事,陈你带我四处走一走吧”我的要求也不高好看的,有特色的地方就行。

这个要求很正常,但是陈太忠有点头夹”他可是知道,凯瑟琳对这女人提防得紧,她不希望看到自己跟凯特之间发生什么不正常的友谊关系。

所以他就说,明天是农历正月初二——?“按我们天南人的规矩”这一天要呆在女朋友家的,就像你们过万圣节,孩子们要提着南瓜灯去要糖果一样……直到下午我才会〖自〗由一点。”

“我可以跟你一起去吗?”凯特的这个要求,委实有点过分,但是她走出于好奇”“有什么仪式吗?我可不可以拍摄?”

“明天早上我联系你吧”,陈太忠见到高田二人古怪地看着自己,就托词离开了。

回到湖滨小区之后,他才发现别墅里空无一人,毕竟是初一,而他的每一个女人,都有属于她们自己的家庭生活,偌大的房间里,只有空调还在不知疲倦地呼呼吹着。

“哥们儿终究是孤家寡人的命啊”,他叹一口气,走到二楼的客厅,他现在不能回凤凰唐亦萱猜得没错”明天他要去小紫菱家拜年。

荆紫菱是昨天晚上飞回来的,但是她的应酬也非常地多,撇开她这易网公司大老板的身份引来的政府因素不提”只说天南大学校友会里,她也是耀眼的明星。

天才美少女当年在天大里,就已经是传说了现在又开了这么大的公司事业有成一旦回乡,自然是诸多人邀请的对象。

所以,陈太忠没跟她碰面的机会而小紫菱又个性极强,就是今天的春晚”她也不看在眼里“回头我的易网在纳斯达克IPO成功”吹个口哨”迈克尔杰克逊都请得来,其实我更喜欢惠特尼休斯顿。”

总之”陈某人刚才携带着两人做了一次素波到凤凰的万里闲庭,仙力用了一大半,也不能再随意挥霍了,于是他打算养一幕神。

打开二楼客厅的电视,他打个哈欠,打算在沙发上将就一晚,“寂寞啊……,要是这时候谁能来陪我”我一定答应他一个愿望。”

“说话算话吗?”一个女声在他背后响起。

“……,嗯,除了丁小宁”,陈太忠身子微微一震,却是头也不回地来这么一句,他真的太熟悉她了,别说声音……她身上哪一寸他不熟悉?

“你不能这么赖皮啊,太忠哥”丁小宁从他身后走过来,懒洋洋地往沙发上一躺,两条修长的腿往他膝上一搭,“你得答应我一个愿望。

一边说,她的腿一边在他身上很有技巧地揉动着,小太忠被一挤一压着,很快地就有了自然的生理反应。

“你怎么没在凤凰?”陈太忠被她撩拨得有点难以克制,但是他总是觉得你现在不该在这个地方啊。

“我已经没干亲人了,在哪里……,很重要吗?”丁小宁淡淡地一笑”“也许我该在公司呆着,听他们叫我丁总,但是我想你。”

“这个……,对不起,我忘记你是跟我一样了”,陈太忠歉然一笑,待看到对方眼中疑惑的眼神,他才想起来,自己有点词不达意。

于是他解释,“我是〖自〗由散漫惯了,所以不着家,而你是无家耳归,“在这样的夜晚,你和我是一类人,都是孤独的。”

“我在想你,所以……,我不孤独”,丁小宁终于发话了,她的脸庞绯红”这话有点肉麻,对她来说,是huā费了一些勇气的。

“而且,我相信你会回来”哪怕带了那个露丝回来,我也能接受”,她的声音越来越低,但就是这样,她还是有自己的底线,“当然……”我相信你不会强迫她来的。”

我不用力气强迫,但是可以用金钱强迫的,陈太忠无奈地撇一撇嘴,小宁现在”真的是走火入魔了,他叹一口气,“好吧,提出你的愿望吧……”

“愿望啊”,丁小宁放下了作怪的腿,直起身子,缓缓地靠向他的怀中,“就是能……”陪你一生一世。”

陈太忠双手环着她的腰肢”轻嗅着她的发香,不知道为什么,他居然生出了一丝感动出来,于是干笑一声,“我还毕为你要跟我要须弥戒呢。”

“你答应了,就早晚会给我的,我不着急”,丁小宁舒爽地闭上眼睛”得意洋洋地发话,“我就知道今天没人过来,太忠哥,咱们有多久没有单独在一起了?”

“小丫头倒是挺会算计”,陈太忠微微一笑,手腕一翻,亮出了一个水滴形翠绿的小玉坠,约莫有鸭鹁蛋大小”“好了,这是你想要的,挂脖子上吧。”

陈某人不想人手一个须弥戒,但是小宁已经发现了,今天他又有点微微的感动和怜惜,那就拿出来了他做事一向很随心的。2938章女婿上门(下)

丁小宁接过小玉坠,好奇地翻看了半天”才轻声嘀咕一句,“不是戒指吗?”

“不能再是戒指了”,陈太忠摇头,却是没解释原因蒙晓艳和任娇一人一个戒指,已经是很扎眼了,唐亦萱的戒指挂在脖子上倒是不显眼,但是丁小宁再有个戒指”容易让外人生出不必要的联想。

“该怎么用啊?”丁小宁终于笑眯眯地发问了,待她学会之后”也是兴致勃勃地四下试验,最后还把沙发都装了进去,“咦,这里面挺大的。”

“那你也不要装沙发嘛”,陈太忠一个翻身,哭笑不得地站在那里,“连个坐的地儿都没了,快点拿出来啊”这大半夜的。”

“怎么没把你装进去呢?”丁小宁大大的眼睛不住地眨巴着,“要是能把你随身带上”那可就太好了。”

“只有死人才装得进去”,陈太忠见她放出沙发,这才又懒洋洋地坐下,“活人装进去得憋死。”

“咦?那这倒是一个不错的防身利器”,丁小宁眼睛一亮.

“啧”,陈太忠听得颇为无语,小萱萱知道这个效果后,先想的是给冰箱除菌,而小宁知道这个效果,先想的却是拿来防身。

不过”想一想她在社会上颠沛流离这友些年”据说枕头边一直放着剪刀”他心里就又多了一份怜惜,于是微微一笑,“好了,十一点半了,休息吧。”

“今天一晚上”你都不许出来”,丁小宁美不滋滋地看着他”两只大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我要美美地独占你一个晚上“”

第二天,陈太忠难得地睡了一个懒觉,七点半才起床,不成想他一起身,丁小宁就跟着醒了,她打个哈欠,不无醋意地发话了”“就这么惦记凯特,温丝莱特?”

“没有的事儿”只不过是尽一尽地主之谊”,陈太忠笑一笑”也不介意,他昨天才知道”合着小宁也挺迷瑞奇马丁的”只不过怕他难做,才没去现场看。

当然,某无良仙人很自然地用“瑞奇是同性恋”来打击她。

“那我也想去看一看瑞呢……,马丁”,丁小宁的眼睛还闭着,嘴角却是露出一个微笑来,“相信韩忠会放我进去。”

“你就胡猜吧”,陈太忠才懒得理她,进卫生间洗漱一番之后”走进厨房一通忙乎,然后就端了两碗云吞出来”“快点来吃,没给你放虾皮啊。”

别墅里半成的食品太多了”做一顿早饭真的用不了几分钟,丁小宁穿着睡袍打着哈欠走出来,迷迷糊糊坐下,“呀……,太烫了,正好我去刷牙”对了,你真的对露丝不感兴趣?”

“我没那个心态”,陈太忠却是不管烫不烫,先舀一个云吞放进嘴里,才一边倒吸凉气,一边呲牙咧嘴地发话”“撇开别的不说,她可是在全世界的人面前**了一把”你觉得这个……我能接受这种女人吗?”

“嗯,这倒是符合你的习惯”,丁小宁得到这个〖答〗案,满意地点,点头”站起身离开……

陈太忠赶到港湾的时候,凯持……,温丝莱特才起来不久,毕竟是坐了飞机又演出了的,她正在化妆”她*保镖要他“稍等”。

这一等就是四十分钟,凯特才戴着墨镜走了出来,她身后还跟着一个女人下来,陈太忠看不是昨晚的女保镖,犹豫一下还是发问了,“这是……”

“她是我的翻译”,凯特走上前坐进汽车,摘下墨镜之后才轻笑一声,“呵呵,我昨天没让她跟着,你的朋友会不会很失望?”

看来她也猜到高云风的用意了,陈太忠不以为然地笑一笑,他伪作听不懂”“我不也是翻译吗?你知道的,我的西班牙语说得也不错。”

可是他越不想说什么,凯特反倒越要提”有的人做事确实比较犯拧,她微笑着说话,“想要跟美女约会,语言是个不能忽视的问题。”

“他俩只是仰慕你而已,其他的事情,我可不想关心”,陈太忠绝对不承认自己想做皮条客,“今天你要见到的女孩儿,她的爷爷是书法大师,〖中〗国第一。”

“书法,你是说方块字吗?”凯特的眼睛登时就亮了起来。

“嗯……,并不是那么方块”陈太忠清一清嗓子,他觉得外国人对汉字的认识,真的是太肤浅了,不过,她愿意谈这个问题,总是好过谈高田二人。

不多时,车到了荆涛家的楼下,此刻正是各个毛脚女婿上门的时候,凯特和她的翻译,都是金发碧眼的美女”看到的人难免要惊讶一小下。

看着陈太忠大包小包地从车里拎礼物,露丝越发地觉得好玩了”待上得楼来敲开门,她又发现开门的是一个异常漂亮的美女。

荆紫菱已经接了陈太忠的电话,知道凯特,温丝莱特要来家里一她也能理解这种好奇心理,说不得大大方方地跟她打个招呼。

进门之后,就是一通拜年了”难得的是,今天荆俊伟也在,他毫不客气地翻着对方带来的礼物”“……,我说”就没给我准备点什么?”

“正经是该你给我准备吧?”陈太忠不满意地看他一眼,又嬉皮笑脸地发问,“大兄哥,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你……”荆俊伟想说点什么来的,他对这个便宜妹夫的糜烂私生活再清楚不过了,如果有可能”他绝对不主张小紫菱嫁给他。

但是同时他也知道”自己的妹妹实在太优秀了,优秀到找个对象都很难的地步,撇开私生活不提的话,姓陈的真的可以算是良配。

总之,小紫菱不反对,他这个做哥哥的自然不能说什么,更别说现在正过年呢”所以过分的话他也不好说,只是笑一笑,“草命尚未成功,同志尚需努力啊。”

给荆涛夫妻拜完年之后,就是给荆以远拜年了”就这么不长的时间,荆紫菱和凯特已经聊得极为愉快了一关键是小紫菱的英语也极好,两人沟通不存在任何问题。

陈太忠来到荆老的专用书房,上前给老人家鞠躬拜年,荆大师顺手摸个红包给他,笑眯眯地发话,“来拜年”那就得有压岁钱。”

“不用了吧?”陈太忠苦笑着一声,不过说归说”他还是接过了红包”然后才叹一口气”“我这岁数再压”升副厅可就遥遥无期了。”

“哈哈”,荆以远爽朗地笑了起来,凯持……,温丝莱特看得好玩,也走上前有样学样地一鞠躬,“荆爷爷过……过……”

看到她转过头来,眼里是求助的目光,陈太忠清一清嗓子,“过年好。”

凯特顺着指示完成了拜年”荆以远却是有点不摸头脑,一边笑着点头摸出个红包,一边疑惑地看一眼陈太忠,“这是……,谁呀?”

“这个……,说起来话长”,陈太忠也有点哭笑不得,于是简单地介绍一下她的身份,“……而且”她对书法挺感兴趣的。”

“哦,原来是体会民俗来了”,荆老点点头,他这一辈子也周游过一些国家,能体谅这种心情,尤其是对方居然会对书法感兴趣,说不得冲她点一点头,“紫菱,替爷爷给她介绍一下。”

凯特却走动作不慢,她已经打开了红包”向里面瞄了一眼,“哦,这个……,是现金?我以为会是贺卡什么的,你们的礼物真直接。”

“礼物当然也会有,红包就是给现金,孩子们可以自己选择要购买的东西”荆紫菱笑吟吟地回答”接着轻轻地碰一下她,“来,我带你看我爷爷写的字。”

荆老家的墙上、书柜里摆满了字画,不过他的作品列出的并不多,小紫菱说起这些来如数家珍,讲解得头头是道。

荆俊伟看她俩说得热闹,捡个大家不注意的时候,轻声跟陈太忠嘀咕一句,“我说太忠,带着女明星来女朋友家拜年,这种事儿……也就是你做得出来。”

“你当我想啊?”陈太忠苦恼地叹口气”“但是人家提出要求了,我也不能不答应,对吧?以后说不定还有合作呢。”

“什么合作啊?”荆以远老是老了,但是耳朵不算太背,听见他嘀咕了。

“啧,别提了,省里让我搞一个文化节”主要是丰富群众的精神生活”,陈太忠说到这里,就是微微地一愣,他昨天一直不想面对这个问题,所以没有多想,直到现在他才意识到:黄老可是也让我弘扬民族文化来的。

“嗯,这个是好事”,荆老闻言点点头”他这辈子搞的就是文化,听说省里有这么个想法,自是愿意支持的,“最好能持之以恒,不要搞一阵风、形式主义。”

“问题是,我连题材都没想好”,陈太忠可不想跟他辩论,这大过年的”于是他一摊手,“总得有个主题才行。”

“这个嘛……我帮你想一想”,荆老微微点头,说起这种事儿”他是不愿意服老的。

荆俊伟却是听得直翻白眼”他心里暗暗地叹气:爷爷啊”你这么一搞”陈太忠可不知道要接触多少女明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