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41 -2942大动作

官仙 2941 2942大动作?(求月票)

2941章大动作?(上)?车离开,今天都初三了,看这今年过得吧。

不成想,就在他驶下下高速,即将进入凤凰的时候,秦连成打来了电话,“,太忠,还跟老褚在一起呢?”

秦主任和褚台长,那真的是王不见王,刚才去机场送人的时候,两人倒是说笑了几句,却是很扯淡的话,类似于“今天天气不错”的那种。

这也正常,两人都是某一方局面的老大,秦连成虽然是正厅了,但褚伯琳这正厅待遇却是老资格的宣教部副部长,而且老褚年纪一把,也无须太在意小秦。

所以,褚伯琳能当着他的面上了陈太忠的车,而秦主任也只能伪作不在意,这不,连打电话都是好久之后才打的。

“没有,我已径回凤凰了”陈太忠也知道这二位的状况,年前他去省台审核节目的时候,秦连成就表示说那个人我不方便见。

所以,秦主任还没说什么,他就将车上的对话学说了一遍,“……嘿,他现在又不是宣教部长,我凭什么听他的呢?”

“哎呀,这个还真不好说”秦连成对他表露立场不感兴趣,“蒋省长和潘部长耳是都去现场了……唉,你怎么就回去了呢?还说中午跟你一起吃饭。”

“您要给红包,我现在就掉头”陈太忠笑着回答”他才不相信这客套话一老秦估计就是想试探一下”看我跟褚伯琳说什么了。

“你现在回来几点了?你的红包我也给不起”秦连成笑一笑,“那就电话里说吧”刚得了一个消息,说是上面打算开春之后,〖中〗央文明办要在全国范围内组织一些活动,目前可以确定的是……肯定会考察国外的文化建设。”

“国外的文化建设”陈太忠听得笑一声,他可是在巴黎呆过的主儿,卢浮宫、先贤祠之类的地方都去过”国与国之间文化的对比,说白了就是考校个宣传和灌输的能力。

就像〖中〗国,古称华夏,何为华夏一“有服章之美,谓之华;有礼仪之大,故称夏”我比你们周边的蛮夷先进”你们就会羡慕我的生活,自然会学习我了。

实打实的东西摆在那里,这就是文化宣传的基础,不管法国也好〖中〗国也罢,有人说美国人搞文化侵略一这建国不足三百年的同家,哪里会有什么文化底蕴?

但是话说回来,美国够强大,资源占得够多,生活够优渥,人家一宣传,别国就不好抵挡如果不算那些原教旨主义国家的话。

举个很简单的例子”为什么〖中〗国古代就没有贪官外逃的现象?因为就算你逃出去,生活质量也没了保障~别说逃到南诏、岭南,《水浒传》上写着呢”到沧州都算“发配”了。

所以陈太忠认为,考察别国的文化建设,意思真的不大,说白了,自家把经济搞上去,就有文化宣传的底气了~这才是两个文明一起抓的精楗。

当然,有人想去取经,他也不会拦着,国外也不是一点好东西都没有,他只不过有点根深蒂固的歧视,再加一点心理落差罢了,“那让给需要的同志吧,我对国外的东西,不算陌生。”

事实上,陈太忠有充分的理由怀疑,这是一号首长新一轮造势的开始,全国不少省份对精神文明建设不甚重视比如说天南,又比如说碧空。

而首长又很希望他的讲话能上纲要,旁人纷纷开价,他却只是想付出合理的代价,随着换届时间越来越近,适当地造一些势来推动事态的发展,也是正常的反应。

当然,这仅仅是他的猜测,做不得数,不过就算他猜测属实,天南省的响应也并不重要,天南文明办的精神文明建设,已经被又办点名表彰过了一考察不考察的,不鼻响大局。

“你还是做好去的准备吧,别玩什么个性”秦连成却是不吃他这一套,“出过国的干部多了,但是咱省在国外工作过,并且卓有成效的,真的是凤毛麟角。”

“那到时候再说吧””陈太忠也不想跟他辩,嘴皮子上的事儿,值得那么认真吗?正经是抓紧这剩余不多的假日,好好地享受生活吧。

接下来的两天,倒还真没有太多的事情,最夹的事情也不过就是段为民找了过来,说马上是元宵晚会了,太忠你能不能招呼俩明星过来,帮咱凤凰台捧一捧场?

这就是那春晚的余波了,现在凤凰市大多数人没错,大多数人都知道,那俩外国明星,就是咱们的五毒〖书〗记请到天南来的。

这种传言,在底层其实是非常有市场的,陈某人对官场中人来说是声名赫赫的政治新星,对凤凰人民来说是大名鼎鼎的五毒〖书〗记,怎么能不被人关注?

尤其是,他是从凤凰走向素波的,这就是凤凰父老乡亲的骄傲一就像东临水的村民以老村长为骄傲一样。

段为民此人,跟陈太忠已经渐行渐远了,双方的成长速度不是一个级别的,虽然段部长现在也成了宣教部的常务副,正处了,但是这差距还是在拉大。

他从副处到正处的这一段时间里,陈某人完成了从村长助理到文明办副主任的跳跃,人和人真的不能比。

段部长在凤凰官场里的名声不太好,连累他哥哥也负担了一个“好色”的名头,不过对陈太忠来说,段家兄弟对他只有恩情,没有造成过任何损伤。

所以他愿意帮这个忙,而且他不怕没人帮衬,事实上,这次春晚来的明星里”有不少人偷偷给他塞名片口这是一个信息爆炸的年代,想要搞清楚谁是真正的推手,并不难。

关键是,陈某人还得稀罕收这名片呢,一般来说,他就直接交给马小雅打理了,所以马主播这次天南之行,虽然看似没收获了什么,但是在圈子里的地位起码是由无足轻重变成“神秘莫测”了。

不管怎么说,陈太忠是答应下了段为民的请求有个把明星,直接通过北京的圈子跟他输诚的,*多没有,我帮你请两个明星来一一一一一你招呼好人家,咱图个来年。……

这就是他在凤凰遇到的最大的难缠了,还有就是电机厂有两个分厂的厂长,想见一下他,意思是说,我们没有克扣工人的加班费只是一时资金周转不畅是的,我们想跟您当面解释一下。

“这种事情,老爸你处理吧”陈太忠真是连见这俩人一面的兴趣都没有,哥们儿没计较此事的时候你们都懒得对工人做出什么解释,现在……想起来跟我解释啦?

对不起,我还真的没那个闲工夫听,你们跟工人解释去吧,我老爸跟厂子里的工人都惯熟得很、工人们不原谅你的话,老爷子那关你就过不去。

这一次他在凤凰呆的时间就比较长了,一直呆到正月初六,下午的时候他带着凤凰军团的人马,浩浩荡荡地杀向素波。

省城毕竟是省城初六的素波,大部分店铺已经开始正常营业了,甚至像雷蕾、张馨这样的主儿,已经开始上班了。

陈太忠在老窝养了两天,精气神多少也算恢复正常了,送了小紫菱上飞机之后,就去马勉家转一圈这今年就拜得晚了一点,不过,若不是在演播大厅见过一次张磷,他怕是都要忘了来这儿。

到了这会儿,过年的气氛就淡多了,张磷开门的时候,卫生间里的洗衣机在“轰隆轰隆”地转动,马主任则是坐在沙发上看书,见是他进来,才站起身笑着点点头。

“一直在忙”陈太忠笑着解释,又将手里拎着的两盒礼物放下,才走到沙发边坐下,“忙得头晕眼huā的,老主任您包涵。”

“能来就好”马勉挥手去桌上摸起烟,让他一下,之后自顾自地点上,深吸一口才不无自嘲地一笑,“能像你这样记得老主任的,真的不多了。”

“大过年的,你说什么呢?”张磷不满意地在客厅外探一下头,旋即冲陈太忠微微一笑,“小陈,想吃什么自己拿,我这满手肥皂沫子。”

“在北京不太顺?”陈太忠见马主任一脸萧索,说不得低声发问。

“也没个啥顺不顺的,就是闲得说……我知道你忙,把瑞呢……,马丁都请来了””马勉端起手边的茶壶,给陈太忠倒一小茶盅,“这个大红袍不错,尝一尝。”

大红袍可不是你这么喝的,陈太忠现在喝茶的嘴也刁了,不过他显然不能说什么,道一句谢谢之后,端起来一饮而尽,“嗯,是不错。”

其实,他能想到马勉不太顺,偌大的北京,区区一个厅级干部算什么?而且老马呆的地方依旧是文明办,再加上他背后没啥人,想必呆得会很无趣。

马勉一抬手,又给他默默地倒上一杯,却是没再说什么。

2942章大动作?(下)

沉默了好一阵之后,马主任才开口发话,“太忠你在天南搞得不错,我在单位也时常听他们说起,天南文明办抓劳动法了,天南文明办搞树葬了……”

“这还是您带头干起来的嘛””陈太忠笑一笑,老马的失落他能感受到,想当年马勉在省文明办的时候,谁听说马主任喝过冲泡非常麻烦的乌龙茶来?

他原本想问一问,新的一年里〖中〗央文明办是否真的会有一些动作,但是这种情况下,他是没办法开口的,万一老马以为自己上门就是为了打探消息,那岂不是没意思了?

总算还好,马主任自己主动说起了此事,不过看起来,他对这些动作也不抱太大的信心,“…………就是走个形式,强调一下党员干部的思想教育,不像你在天南,能做点实事儿。”

陈太忠实在有点受不了啦只能主动冒犯一下“老主任,我觉得您现在的心态不是很好,应该主动一点去参与就算是形式,走了形式才能抓实事,您说是不是?”

“呵呵,正调整呢”马勉闻言就笑了起来,也没计较他的冒失,然后看一眼客厅外他才悻悻地摇摇头,低声回答,“回北京之后,就会好一点。”

这是张磷心结未去,马主任回家之后,自然要夹着尾巴做人一老婆差点一睡不起,他心里不可能一点内疚都没有。

“慢慢地就好了”陈太忠低声安慰一句,却也不知道该再说什么,说实话,他对张磷的印象不错,别看她前两天还警告他不要玩火但人家是真的关心自己,陈某人心里有数就在这时候,门锁扭动开了,一个十四、五岁的男孩儿走了进来,马勉一见就招呼,“沛园过来给陈叔叔拜年。”

敢情这是马勉的儿子马沛园,下午出去找同学玩去了,现在回来吃晚饭小家伙眼珠滴溜溜地乱转,一看也不是个省心的主儿。

陈太忠发红包也是发到手软了很随意地丢给小马一个红包,小家伙拿了红包转身就走,“妈,饭做好了没有?”

陈某人见状,赶紧站起身告辞,马主任盛情留饭,但是他怎么肯在这里吃饭?聊了一会儿都憋屈得要命,吃的……还不够闹心的呢。

两口子将他送到了门口,张磷还笑着叮嘱他,“马主任在北京上班,我可是在这儿呢,有空的话,多来转转。”

“一定一定”陈某人笑着点头,然后才转身下楼,凭良心说,这是他这几天里见到的最没过节气氛的家庭。

不过想一想也是这个道理,张磷自杀一事全厂都知道了,这影响不是短时间能够消弭的,估计来拜年的客人也没有心思多坐只能让时间来冲刷了。

这上错床果然是麻烦事,陈太忠有点庆幸,哥们儿的女人虽然有几个,但是还没有一个是这样的,洁身自好果然很重要吖。

感慨完之后,他就很自然地想起了那难喝的大红袍,一时又有点心痒,抬手就给林莹打个电话,“在哪儿呢…………嘴谗了,想喝茶。”

“在家呢,我们十五以前都算过年”小林总听见是他,就咯咯地笑了起来。“不过,明天要回趟素波,到时候联系吧,我也谗了…………”

你是要“缠了吧?陈太忠笑一笑挂了电话,抬手一看,马上要六点了,。心说我先去赶罗汉的饭局吧。

他的饭局从来都是安排得满满的,就算不在马勉家吃饭,也有的是地方,像这青干班的同学罗汉,年前就约上他了,几乎天天一个电话,今天他打算跟同学叙叙旧。

罗处长一听喜出望外,马上敲定了地方,就是水利厅的接待宾馆,韩老板的锦江大酒店,陈太忠赶到的时候发现,除了罗汉,何振魁也在场。

三个同学见面,自是一番寒暄,不过,陈某人的屁股还没坐热,就接到了电话,远望公司的袁总有个朋友因为赌博被扣住了,想请陈主任出面,跟孙正平打个招呼。

“孙正平……”陈太忠沉吟一下,想起来唐亦萱说的事情,他有点犹豫。

孙局长现在想往上走一步,兼个副厅长,这件事情上夏大力的态度比较关键,也正是因为如此,初一夜的时候,孙局长很客气地招呼蒙校长和小萱萱夏〖书〗记是蒙艺那一系的。

陈主任跟孙局长也打过一两次交道,但是听说了这种事儿之后,他肯定不会为个小小的赌博者落对方一个人情,“嗯……是哪个〖派〗出所扣的人?”

“不是派出牟,是社会上的人”袁望的回答,还真的出乎他的意料,“永泰县的,他们赌得比较大,都是几十万上百万的。”

“啧”陈太忠一听这金额,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不方便给永泰报警?”

“都是永泰的地头蛇”袁望苦笑一声,玩得起这么大麻将的,哪里会有个简单的?“市局里面发句话,比县局的管用。”

陈太忠一听也有点挠头,袁总这人,算是跟他处得还可以”可是削正平不方便联系”楼宏卿又要去政协了,永泰那边他还真没有什么顺手的人,“你那朋友输了多少?”

“八十万”关键是这个窟窿我没法帮他垫”袁望苦笑一声,“那些人都是半白不黑的,招惹上也没意思。”

“我帮你问一下吧”陈太忠也没说一定要管,问了这个人的名字之后,就压了电话。

然后他拨通了郭建阳的电话”郭建阳一听这个人叫郊大军,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这帮子人都是煤老板和搞工程施工的,半混不混的,我跟他们不打交道。”

田立平管用吗?陈太忠很想问这么一句,不过想到罗汉就在通德挂职,他还是硬生生地止住了这句话”“你帮问一下,能行的话,先把人放了。”

他挂了电话,罗汉就问他是什么事儿,待听说是赌博扣人”不光是他,连何振魁都摇头,“这种事儿多了,下面没什么娱乐活动,大过年的玩玩钱,尤其是玩这么大的,叫〖警〗察出面也不好用。”

“还是钱来的太容易”罗汉笑一笑,一端酒杯”“不说那些了“……来,咱哥仨难得聚一聚,太忠这大忙人能在咱们下去之前赶过来,那真是太给面子了。”

结果这菜还没动两筷子,郭建阳的电话打了回来,“头儿,人家不认我,说是您要来的话,就放人。”

“嘿,还蹬鼻子上脸了”陈太忠火了,哥们儿我一堂堂的正处,是你们说见就能见的吗?“好了,我知道了,你也早点回来吧,明天要上班呢。”

“您等等”郭建阳压低了声音,“现在……”您说话方便吗?”

看着陈太忠拿着手机站起身,罗汉和何振魁对视一眼,何处长苦笑着摇摇头,“我看这个饭啊……,八成又吃不成了,太忠也太忙了一点吧?”

“咱们………”罗处长的话说到一半,他的手机也响了,看一眼来电,他苦笑着拿起手机,“咱们可不都一样?找点私人时间真不容易啊。”

果不其然,陈主任接了这个电话之后,走回来就是一脸的歉意,他坐下拿起酒杯,“哎呀,不能多呆了,最多五分钟,我就得走人了。”

“永泰工商局老张找我办过事”何振胡倒是挺热心的,“要帮忙的话,太忠你直说。”

谢了,暂时用不上”陈太忠笑着摇头。

“那我就长话短说了”罗汉一见他这副样子,知道不好再问了,就说出了自己的要求,“太忠,能不能找个合适的时候,帮我引见一下田老板?”

“这样不就好了?有话直说嘛”陈太妻笑着点点头,“我不一定有时间,不过帮你打招呼没问题,到时候你说是我舍友就行了。”

“那麻烦你了”罗汉笑着点点头,“我回去就抓一下局里的精神文明建设,到时候……可以主动跟田老板汇报工作吧?”

这就是投桃报李,罗处长不会在这方面出偏差的,何振魁看得一咧嘴,“羡慕死我了,唉……对了太忠,听说田立平可能接替李继白?”

陈太忠笑一笑不说话,罗汉也笑一笑不说话。

连着干了几杯酒之后,陈主任站起身要走了,不成想王浩波推门进来了,“我说太忠,还有小罗,你们背着领导公款吃喝……”这可不好。”

“我敬您一杯,得赶紧走了,有事”陈太忠二话不说,拿过酒来又满上,然后一饮而尽,“咱们回头好好喝。”

“等等,张老板要找你喝酒呢”王浩波赶紧伸手拽他,“我们正吃饭呢,知道你来了,过去碰上两个再走”“好歹这是水利厅的地方不是?”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陈太忠只得又跟过去,张国俊喝酒的包间里,还有俩副厅长,人家不摆架子,对陈主任挺热情,他也只能挨个地敬酒。

喝了几杯之后,张厅长还要他坐下吃两口再走呢,他是实在不能呆着了,“急事儿,真的是急事儿,几位领导一定原谅我。”

按说,赌博这种小事儿,不会把他逼到这一步,但是郭建阳说了一扣人的那位,是给路桥公司施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