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45 -2946抢夺罪

官仙 2945 2946抢夺罪(求月票)

胡局长见到来人,嘴角**一下,才推开车门,皮笑肉不笑地发话,“腾局长,怎么您也有空过来?”

“哦,我回家,搭个便车”司机旁边的腾局长淡淡地回答,“小安说,这边有朋友有点误会,他非要过来看看。”

“没啥误会,有人举报,那就得抓人嘛”胡局长面无表情地发话,不成想那唤作小安的司机伸一伸手,“胡局,请您借一步说话?”

两人嘀嘀咕咕在一边说话,那腾局长却是好奇地打量着这个车队,郭建阳一看恼了,“就是个财政局副局长,什么事儿也敢管?”

他才要推门下车,陈太忠发话了,“你待着吧,我下去“永泰毕竟是你的老家。

“我也下去”,李云彤见状,推开另一侧的车门下车,看着他俩走向胡局长”副驾驶上坐着的行动科长感叹一声,“郭处,陈主任这领导,真的让人佩服……”

陈太忠耳朵好,远远地刺听到那小安在说什么“乡里乡亲、大过年的”之类的话”很显然走过来求情的。

而胡局长却是含含糊糊地回答,这不行啊,有人报案还有领导关注,我这,小安你知道,我也是永泰人,没有压力不会这么搞的。

“是什么样的领等呢?”小安明显地是有点不耐烦了,“胡局你看,平常我小安也不怎么麻烦你事儿,你通融一下不行吗?”

陈太忠却是有点好奇了,这小安看上去才二十出头”老胡好歹是警察局的副局长,他怎么就敢这么跟胡局长说话呢?

这家伙看起来是有点来又”说不得他走上前沉声发话”当然”他是不会针对那个小毛孩子的,“老胡,这都几点了?该走就走吧。”

“好,马上就走”,胡局长点点头,又看一眼小安”不动声色地发话,“这位就是领导,有话你问吧。”

他的态度有点保守,但这才是最明确的两不相帮的表示,既不吐露陈主任的来头,也不戳穿小安的身份,很单纯地就事论事。

“你是哪位?”小安皱着眉头打量一眼陈太忠”对方年轻的面庞,让他生出了一点懈怠之心,“看起来不像本地人。”

“先告诉我你是谁”,陈太忠双手一背,淡淡的王霸之气从他身上蔓延开来”“没有人告诉过你,跟领导说话要端正态度吗?”

我说你这是吃了枪药了?小安气得好悬没晕过去,不过,感受到对方身上那股做派,他还是小心地看一眼胡局长。

胡局长面无表情地站在那里!小安虽然年轻,却也猜出来了,眼前这今年轻人绝对不含糊,于是他强压怒火”“我姓安”现在县政法委给人打杂,请问您是?”

“林忠东的人啊”陈太忠点点头,永泰政法委的林〖书〗记,那是老熟人了”“他见我也得喊声领导,你跟林忠东是什么关系?”

小安登时就愣住了,心说也不知道这是谁家的孩子邦大军怎么可能请到这样的人来救场呢?邦总认识的能人有那么几个,但是电话上打个招呼和人到现场,根本没办法比的。

到了这个时候,他也没了侥幸心理,这今年轻人可能骗他,但是胡局长不可能骗他,都是本地人,骗得了一时也骗不了一世,等这年轻人走了之后,他肯定能从老胡嘴里得到消息。

所以他必须回答对方的提问,“我就是给林〖书〗记开车的,年前才复员回来……好多领导都不是很熟。”

“林忠东的司机,就能对〖警〗察局长指手画脚?”陈太忠不屑地看他一眼”转身向奥迪车走去,“我陈太忠,看在楼宏卿面子上,有多远你走多远”别来烦我。”

说是这么说,他也能理解胡局长为什么要跟这人拌嘴皮子了,政法委〖书〗记的司机出马,哪怕只是一个才复原的军人,堂堂的副局长也要掂量一二一田立平走了嘛车队就这么离开了,小安却是有点郁闷”他看一眼腾局长,犹豫一下方始发问,“这个人叫陈太忠,听说……认识林〖书〗记?”

林忠东是楼宏卿的人,这在永泰官场不是秘密,那年轻人不是看在林〖书〗记面子上,而是看在楼〖书〗记面子上才放手,这话听起来……也是局内人说的话。

腾局长并不是无意中搭车过来的~这话鬼才会信,小安把他拉过来,一来是二人关系好,二来就是威慑胡局长了,还是那句话,〖警〗察你在外人眼里牛,但只要是吃财政的,谁牛得过财政局?

“什么?”腾局长一听陈太忠三个字,有若晴天一个霹雳,人都哆嗦了起来,“你……你说刚才那个是陈太忠?坏了坏了,我说怎么看得有点眼熟…”

“这个人很厉害吗?”小安的心越发地往下沉。

“这个,算了,我还是下车走回家吧”腾局长受不了这突如其来的打击”也不管这面包车还在继续行驶,直接打开了车门,“小安停一下”我下车……这次可是被你害惨了。”

真的很牛吗?小安倒是不服气了,他一脚刹车将车停了下来,“腾局长,您能跟我讲一讲清楚吗?有事儿,咱可以补救嘛……”

“没用的”,腾局长一边摇头一边下车”他知道小安底气这么足,靠的不止是林〖书〗记,小安的堂哥在武警总队”好像也是个支队长什么的,所以复员能进了政法委,还能给林忠东开车,但是……尼玛你知道惹的是谁吗?

“小安啊,这个陈太忠别说是林〖书〗记了”楼〖书〗记照样要叫领导的,你惹人之前,好歹摸一摸对方底细嘛”腾局长的声音”在寒风中渐行渐远…

胡局长这一趟,虽然跑得心不甘情不愿”但是也没有将人送出县就完事,而是继续跟着车走,直到陈太忠停下车来示意,要他不要跟着了,他才回转这也是正常要求,异地审讯,可以要求对审讯地点保密。

走出去没多远,一个电话再次打了过来,胡局长终于按捺不住心头的怒火”将电话接起来,“我说小安,你到底什么意思……我都跟你说了,我就是个办事的,只是奉命行事,你有异议可以去找陈太忠嘛。”

“胡局……我也没别的意思”小安心里是真的不平衡,他家里有背景,又靠着林忠东,尤其是他是个没吃过什么亏的年轻人,说话就略略直接一点”“我知道我错了,不过当时”您好歹提醒我一下嘛。”

你算个什么**玩意儿,胎毛未褪,居然要求我提醒你?胡局长心里冷哼”不过打狗还要看主人”林忠东好歹是管着〖警〗察局的,于是他不动声色地回答,“提醒你一下,那到时候陈主任追究我泄密”谁帮我扛着?”

小安登时语塞,紧接着对面就挂了电话、这个〖答〗案无可挑剔。

他们这里怎么折腾不提,大约是八点四十的时候,陈太忠将一干人带到了西城分局,冯局长早在两个小时前,就得到了赵明博的消息”眼下正跟值班的粱局长同时坐在单位。

“聚众赌博,数额巨大,严重影响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陈太忠先点出其危害性,又指一指李黑头,“那家伙还涉嫌非法拘禁他人。”

“数额巨大,令人发指啊”冯局长痛心疾首地点点头,他过来就是给陈太忠捧场来了,而且,这是抓赌”油水多多。

粱局长却只是微笑,不肯多说什么,直到陈主任表示,这些人犯的事情很严重,咱们要给个单独的什么待遇的时候,他才微笑着发话,“陈主任,只是朋友间的赌博”没有庄家,就算数额大,也就是罚款了……最多拘留十五天。”

“哦”,陈太忠微笑着点点头,“粱局长的意思,是说非法换禁,也不是多大的事情……是不是这个意思?”

“我不是这个意思”,粱局长笑着摇头”眼神中异彩闪现,“我的意思是说,这个李黑头套不上赌博罪,但是套得上抢夺罪。”

陈太忠看着他,好半天都不说话,最后才微微一笑,抬手一拍桌子,“粱局你……真是火眼金睛”没错,这就是抢夺罪。

这个赌博细分起来,是很有说道的,但是分来分去,无非就是违法和犯罪的区别,违法是违反了《治安管理处罚条例》,犯罪……,那就是触犯刑律了,具备刑事违法性。

赌博能够算得上犯罪,也就是赌博罪的”并不是那些业余爱好者,而是那些做庄家抽头的主儿、或者组织他人赴境外赌博,并且从中受益者。

年节时候,亲戚朋友之间自发性的赌博”其实并不算什么,怡情而已,天南在这一方面管得比较紧,朋友之间玩钱也算赌博但是这称不上犯罪,了不得就是违法了。数额再大,那也仅仅是违法,而不是犯罪。

然而话不能这么简单地说”赌博罪衍生出的罪名可真不少,比如说有人抢劫赌场”这个性质就要分好几种。2946章抢夺罪(下)

首先”要弄明白抢劫的人”是不是参赌的,没有参赌只是见赌场红火就要抢劫的主儿,那就是抢劫罪,没得说。

但是参赌了,又输了很多,或者不需要输太多,总之,觉得赌场让他心烦了,来抢劫的,那就不能按抢劫罪算因为赌场本身”是不受法律保护的。

具体的,就要看实施者的抢劫手段了,如果没有采取暴力,或者采用一些极端的胁迫手段,而金额又不是很大”可以认为是赌博行为的继续一没错,这也是赌博,最多是赌博罪。

而抢劫金额较大的,可以定一个罪名叫“抢夺罪”,这个性质”远远地不如抢劫罪。

总之,这里面的名堂挺多”但是一般而言”没有人聚赌抽头的话”这个问题……也不是多大的问题,最多就是治安管理处罚条到的事情。

但是这年头的事情,不是按照法律来的,关键是看解释法律的那个人是怎么想的,而梁局长这个建议,真正的不错。

陈太忠目前也是有点挠头”李黑头非法拘禁他人的罪名,是可以落实的,但是没有什么严重后果的话,似乎也就是那么回事了。

他甚至计戈,好了”要在邦大军身上做一点恰到好处的伤口,以证明此人被残害过。

搞这种事儿,他真的是一点压力都没有~哥们儿我自残都不止一次了,你丫惊动我出马,凭啥就那么完整呢?

但是如果可以的话”他不介意用一种相对温和而又符合规则的手段,来达到他的目的”而粱局长的建议,真的是恰到好处,做为曾经的政法委〖书〗记,他能明白其中的微妙之处,所以他不会吝惜自己的夸奖。

“老梁的建议不错”冯局长黑着脸点点头,他不能容忍别人跟自己争宠”“陈主任,这个庞大的赌博团伙背后,可能还有别的事情,我建议深挖一下。”

“有必要深挖,冯局牵头,是最合适不过的了”,粱局长笑眯眯地点头,他提这个建议”只求陈主任能对自己有个印象小冯那是脑门刻字的陈系人马,他还没不自量到要跟此人争宠的地步”有个印象,图个将来就够了。

“冯局粱局……,你们都辛苦了”,陈太忠沉着脸点点头,“可能会有一些社会压力,我建议找个地方单独审讯”你们二位觉得呢?”

凭良心说,只说梁局长今天晚上的两句话,这专业性就不差于冯局长,但是老冯鞍前马后地跑了这么多事情”陈主任不是圣贤,他也要讲个人情。

李黑头刚来素波的时候”倒还有点忐忑,但走进了西城分局,尤其是〖警〗察还给他递烟,他心里的不安就放下了不少,心说就是个赌博,能有多大的事儿?

说什么非法拘禁,他可不认为自己是这么回事,不就是拦着人不让走嘛?我没打人也没骂人、反正今年过年赚了不少,大不了多huā点钱打点人罢了。

事实上,他认为今天自己做得最错的地方,是不该跟郭建阳说“陈主任过来我就放人”,对于这种猛人,这个要求真的过分了,当初要求“陈主任给我打个电话就没事了。

当然,他当初那么说,也是有他的想法的,能当面卖陈主任一个人情,这个机会真的比较难得,保不准还能因此结识了这牛人呢。

但是很显然,陈太忠是觉得被冒犯了,才这么大张旗鼓地把我弄过来,让我意识到自己的错误、早知道会发展成这样,我当初答应了郭建阳”不就什么都好说了?

可是……那个矿拿不回来”真的是有点不甘心啊。

他正胡思乱想呢,冷不丁有人说话,抬头一看,却是陈太忠笑眯眯地推门进来了,“怎么样……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了吗?”

“这个,“过年赌博,是违反精神文明建设的”,李黑头马上表示,自己态度很端正,“郭处长向我指出了这一点,但是我没有很好的领会,反而出言不逊……错误非常严重。”

“还有呢?”陈娈任继续笑眯眯地发问”不知道为什么,李黑头看见这副笑脸,就禁不住想上前狠狠地给丫一拳。

当然,他也只能想一想而已,眼下最关键的是,这个非法拘禁不能认不是?“我跟大军很长时间的交情了,就是想催着他快点还钱,结果不小心惊动您了……”我愿意赔偿损失。”

“邦大军参赌,也是要接受警方的教育”他跟我没什么关系”,陈太忠的脸上,依旧是那副令某人生厌的笑容”“但是你的问题,比他严重多了。”

“他去年赢我的时候,也是堵着我,不让我走啊”,李黑头觉得自己冤枉透了,“赌场里的事儿”肯定要赌场里解决的,恩怨带出来就不好了。”

“这些地下规矩我不管”陈太忠摇摇头,饶有兴致地看着他”“你知道不知道,非法抢夺他人财物,是抢夺罪呢?”

“我没有啊”李黑头这下着急了他张嘴就要辩解,不成想人家说完这话之后,叹口一气很干脆地转身走了。

那可恶的笑脸不见了,但是李总这一刻”宁愿这张讨厌的脸还在,因为他还可以解释,然而很遗憾,人家不给他这个机会了。

李黑头还真不知道这抢夺罪是个什么罪”但可以肯定这是犯罪行为再想一想他要八十万收邓大军起码价值一百五十万的煤窑,他明白了,这是自己强取豪夺的环节出了问题。

然而他还是觉得自己冤枉,不就是差了七十万吗,我补上不就完了?啧”得想办法跟邓大军沟通一下,这年头的事儿就是民不举官不究,老郊决定接受这条件的话,这个抢夺罪就应该不成立了,没苦主啊。

他在紧张地盘算不提,陈太忠出了这个房间迎面就撞上了郭建阳,于是他开口发问,“怎么样,邦大军那儿说好了没有?”

“他还是不想进拘留所”,郭处长苦笑一声,领导说了要把这个案子办大,那邦大军参与的赌博金额极大,应该行政拘留不过邦总一听就慌了,立刻表示说不管怎么配合都好说,但是拘留所太可怕了一郭处长,您就帮人帮到底,送佛送西天吧。

不过这也是没道理可讲的”郭建阳请示领导,“他表示说,他可以出去躲十来天,就当是保出来的……任何人都不见。”

“见了的话,他要影响这个局面的”,陈太忠对这郊大军也没啥好感”无非是看着袁望的面子”懒得计较就走了。

他看一眼郭建阳,又看一眼他身边的李云彤,于是点头,“这个事情,你跟老冯合计一下,嗯……还有,得考虑一下云彤,毕竟我让那姓邓的避免了八十万的损失。”

这欠的八十万赌债,邓大军会不会再给李黑头,这个陈主任并不知情,不过他也不在意,正经是自己几个部下随叫随到,那就赚点外快补贴家用吧分寸他们自己掌握。

“嗯,他必须躲起来”,郭建阳苦笑着点点头,又扬一扬自己手里的手机”“我是没办法了,关机了,找我的人太多了……,还有很多是参与过赌博的人。”

“现场抓住的就抓住了,没抓住的……”陈太忠沉吟一下,才说这个该怎么决定”猛地看到老冯走了过来,“其他的事情,咱就交给西城分局的人来办,人家比咱们专业。”

嗯?冯局长才到,就听到这么一句话,禁不住微微一笑,这么大的赌博案”只说卖人情也会卖不少出去,他点点头,“我们会积极配合地文明办工作……这个李黑头不能轻易地放喜”

“关键要问清楚,他的赌资是从哪儿来的”,陈太忠淡淡地吩咐一句,却是图穷匕见之意,“有没有涉及到什么非法买卖,一定要查清楚”

“没问题,交给我了”,冯局长点点头”心说这才对嘛,以陈主任的身份”怎么可能闲得蛋疼,大正月里去抓赌?

安排好之后,陈太忠这才转身走了,等回到湖滨小区,就已经是九点多近十点了,别墅里莺莺燕燕一片一明天就上班了,该来的人都来了。

第二天,陈主任正开车驶往省委,就接到了冯局长的电话,“太忠,问出来了,这个李黑头的赌资,主要是来自承揽路桥公司的土方工程。”

“找路桥公司的相关责任人,查!一项一项,一桩一桩地对”,陈太忠干笑一声,“如果对工程造价不是特别熟悉,你可以找建委的陈放天,让他派专家来协助审查。”

“咝n”冯局长听得倒吸一口凉气,他可是没想到,陈太忠的目标竟然是如此地大,“如果他们不配合呢?毕竟,我们只是〖警〗察局,可能涉及到商业机密。”

“不配合的话,你也别跟他们说什么,直接给我打电话”,陈太忠笑一笑”“我文明办高度关注的事情……他不配合?”

“好的”,冯局长压了电话之后,心里有点沉重,可同时还隐隐有点〖兴〗奋:这是……暴风雨要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