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47 -2948重灾区

2947 2948重灾区(求月票)

李黑头一直以为,自己是没给陈太忠面子,才引来了这场无妄之灾,这年头,领导的面子说有多值钱就有多值钱,尤其对于那些年轻气盛的干部来说。

事实上,在最初的惊吓过后,仔细想一想,他并不认为自己犯了什么抢夺罪,最多也就是“抢夺未遂”,正经是那个非法拘禁的说法”令他有点头疼,这可真的能算得上已遂。

所以对〖警〗察的问询,李黑头是相当配合的,别人想知道什么,他就说什么”也不怕对方没收赌资口他禁足邦大军的小院,并不是玩钱的地方,大家是在永泰风景区包了房间玩的。

至于说他的资金来源,他就更不怕说了”我这是辛辛苦苦搞工程赚来的”这二包什么的,可能不太合法,但是毫无疑问,这个范围是〖警〗察管不到的。

甚至,连参与赌博的有些什么人,他都说了,这都是相互认识的熟人,他不信〖警〗察会把那些人也抓起来,一个是没抓了现行,另一个就是一真要把那些人都抓起来”那西城分局也就扛不住了,这是必然的。

他是这么想的,但是冯局长得了陈太忠的授意之后,哪里会就这么罢手?说不得要办案的〖警〗察挨个儿电话通知”请这些人来分局说明情况。

这一下就『乱』了套了,参与赌博的五、六个人就没个简单的,都是永泰县的“成功人士”,身后的势力可想而知。

甚至都有市局领等打电话到分局来过问此事”大意就是说”大过年你们这兴师动众的,注意一下社会影响嘛~永泰人赌博,你们西城『插』手”这个……好不好啊?

西城这边已经统一了。径”这是省文明办督查办接到举报之后”要求我们去调查的,甚至都没点出来陈太忠~陈主任出现在永泰,那只是为了防止意外情况发生,而事实也证明,他昨天要没去现场的话,光靠李云彤是镇不住场子的。

当然,真正消息灵通的,也能知道此事是谁授意的,比如市局那位领导”挂了电话后不久,又打电话过来,说是我刚才没了解清楚情况你们这个节假日抓群众的精神生活”打击一些陈规陋习,还是值得高度肯定的。

反正这个事情,搞得动静挺大的,那几位涉赌的人士不管情愿不情愿,也渐次地开始配合、当然”这里面有一些运作空间……大家都明白的。

西城分局正经要针对的人”反倒是没什么感觉,上午九点钟的时候,〖警〗察们拿着公鼻,来到了路桥公司。

路桥公司才刚开始新春过后的第一天上班,猛地见到〖警〗察登门,就表示说得等一等,尤其是档案和财务都还封着呢,下午几位再来,行吗?

你们总有个报表之类的?来的〖警〗察也被叮嘱了”知道这事儿赶早不赶晚”于是就要他们尽快提供”要不然”就得请你们负责人去一趟西城分局解释了……大家都是为了公事,何必让我们难做呢?

大约是十点半的时候,路桥公司这边终于整理出了部分材料,不过他们只记录自己的施工队,二包的详细资料得去跟分公司获取。

路桥的人警惕『性』也有点低”说实话,〖警〗察抓赌太正常了,过年玩钱更正常一谁能想到,〖警〗察们的目的,是要查账呢?

于是有那嘴快的还说呢,你们问的这个李黑头啊,跟我们公司的某些领导关系不错没错,他的那些钱,还就是施工挣的,不会是非法所得。

天南路桥公司一共是三个分公司,李黑头在一公司和三公司都接过活儿一这证明他的关系确实是来自总公司。

去下面的公司调查,那就简单多了,事实上那些分公司连财务都不是特别的正规,这账虽然没办法查,但是各种表格里,也能看出明细。

光看出明细肯定不行,于是〖警〗察们要求复印一份表单,三公司的人mi糊”复印机又顺手,想着〖警〗察来是经过领导批准的,于是直接给复印子一份。

一公司的财务比较警惕,就说这你得再让领导给我打一个电话才行一这是财务制芜中午的时候,分局的收获就报到了陈太忠那里,练主任刚收到林莹的短信”说是中午有事不能品茶了,他正有点闷闷不乐,接到这个电话之后”精神就是一振这不愁没事干了。

于是他特地把冯局长和陈放天约出来,明说自己就是要找路桥公司的麻烦”“找几个搞预算的专家,去对一公司和三公司的帐……,放天老哥”这事儿就拜托你了。”

“预算好说,拿个定额表套着算就行了”不过工程里的猫腻,查起来还真的费劲儿”,陈放天苦笑一声,“决算总比预算多,这你肯定也知道……关键是已经完工的东西,你总不能再刨开检查?”

“那是我的事儿了,你派俩人给老冯做专业支持就行”,陈太忠笑眯眯地一拍x胸脯,“他们负责找出不合理的地方来……其他的交给我。”

“路桥的老板,可是崔洪涛的人”,陈放天若有所思地斜睥他一眼,接着微微一笑,“你到底想让我做到哪一步“我看老冯也是痛快人”你就不要藏着掖着了。”

“哪一步嘛,那不好说”陈太忠笑着摇摇头,“不过呢,规划局怎么也是给梅林街的小区下了整改通知了”不知道他们完善了没有?”

陈放天听得脸就是一热,规划局给小区下的重新规划通知和停工通知,交通厅根本不予理会,亏得最后是陈太忠发动了媒体,那边才停了工下来。

建委做为规划,局的上级单位,说起这个,他脸上真的有点挂不住”没错,你交通厅是很大,但是素波市城市规划”我市建委说了才算。

现在梅林小区倒是停工了”但是规划局批下去的加层的手续,那边不肯交回来,也不肯在各种通知上签字~就摆明了这事儿还没完呢。

陈放天其实也擅长各种拖字诀,他不着急有个什么结果,但是现在他的本家都点出来此事了,他若是再回避未免惹人耻笑。

“这个事情上,路桥不能给出一个交待”我是不答应的”,老陈主任冷哼一声,路桥有凭恃,市建委也不是孤家寡人,“段市长也不可能放过我……他很重视此事。”

“我文明办也很重视”陈太忠听得翻个白眼,接着就吃吃地笑了起来”“看来老崔这次,是惹了众怒了。”

冯局长的级别和位置,终不是很高所以有些话听得不是很明白,不太好『插』口,可是陈放天听到这话,禁不住身子一抖,他生出了一个非常不靠谱的联想。

下一刻,他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的本家“你不会就是因为这点小事,要找路桥的麻烦?”

“我想找他麻烦,需要理由吗?”陈太忠冷哼一声他还就是为了这点小事,才这么做的但是很显然,他不能承认。

一旦承认”就耳能被传出去,别人若是笑他心x胸狭窄也就罢了”但是肯定有人会认为,为了公家的一点小事结怨si人对头,是愚不可及的行为。

他不想因此而被人耻笑一虽然这是他的初衷,然而在别人眼里,这叫不成熟。

“反正我觉得,太忠活得特别率『性』,不能不佩服”,陈放天也没有打破沙锅问到底,他笑着举起了酒杯一一事实上他脸上神秘的笑容”昭示着他已经猜到了些什么,“来,为了下午行动的顺利,干杯!”

遗憾的是,下午的行动并不是很顺利~严格地来说,是非常不顺利。

三公司的表格,〖警〗察们上午就复印了,下午他们又去,想要得到明细账目和合同书,并且复印,但是这次,该公司的人毫不犹豫地拒绝了警方的要求。

一公司那里更是陷入了停顿,那边根本连上午出示过的表格都不再拿出来了,至于说账目和合同”那更是想都不要想。

陪着〖警〗察们去的,有建委的预算员,眼见自己的工作不能完成”说不得要打个电话回单位不是我们不干活”是对方不让我们干。

“现在没机会,不代表一会儿就没机会”耐心配合〖警〗察的行动”陈放天做出了指示,不过没人知道的是,放了电瓶之后,陈主任长出一口气。

他不怕别人不让查工程,就怕别人敞开了让你查就是他中午的话,工程里可做的手脚太多,真要查未必能查出什么来。

而眼下对方不让查,那就是说账做得太粗了,或者说人家想在别的层面交锋,然而对陈放天来说”在哪个层面交锋,都比查那种比较专业的账来得轻松。

与此同时,陈太忠也知道了消息,于是他做出指示,“谁不让查,请谁去分局调查,倒是不信这个邪了……警方办案,敢不配合?”

于是一公司的会计被请到西城分局了,而三公司那儿出了点问题,做出指示的是公司殷经理,殷老板在中午就痛骂了自己的会计,嫌她多事,居然复印了文件给警方,西城分局有点拿不准,就请示一下一这个公司经理,合适带走吗?2948章重灾区(下)

陈太忠听说是这样,就给市纪检委贺栓民〖书〗记打个电话,“贺书记,我陈太忠,有这么一档子事儿,想请您关注一下……”

贺〖书〗记一听是他的电话,本能地就有一点头大,但是听完事情经过之后,他来了兴趣,“西城手上有收支复印件了,但是对方拒绝提供账单和合同,是这样?”

“没错,接下来他们想把材料和工费核实一下,但走路桥三公司拒绝提供相关资料”,陈太忠一听这问话,就知道老贺闻出味儿来了”倒也不怕他不上钩了,于是他微微一笑“我觉得这个情况不太正常。”

“这个倒是好说,你让西城〖警〗察局跟区纪检报一下情况,口头反应到我这里我就可以约谈了”,贺栓民如此回答,紧接着他又解释一句,“这个程序必须走的,西城〖警〗察局,他们够不着我这尼。”

陈太忠能理解这一点,所谓程序指的就是这些老贺这人做事比较小心”不过凭良心说,市纪检委敢惦记省路桥公司哪怕是下属的分公司”老贺这也算是相当给面子了。

严格来说”这省路桥公司也就是个处级单位,了不得享受副厅待遇,但是不管怎么说人家是省字号的单位”就算查什么人,也是省纪检委出面才名正言顺。

然而,他不能容忍事情再在西城纪检委过一道手,这个时间或者很短但也许会很长,他必须表示出自己的雷霆之意来,“那么这样,西城分局直接汇报给省委文明办了,我跟你反应一下情况,这个可以吗?”

“这个当然可以”贺栓民马上做出了判断,然而,他还有别的疑『惑』一有些人做事真的是很死板的,“可是他们跟省文明办反应情况好像……也有级别上的差距。”

“这件事一开始就是我文明办接到举报的”,陈太忠听得真是哭笑不得,“但是通过省厅或者市局拿人,真的有点牛刀杀鸡……贺〖书〗记你知道的。”

“哦,那我清楚了,现在就派人过去先跟西城分局联系一下”,贺栓民冷冷地哼一声,跟红顶白的技巧谁都不缺,“一定要问清楚,为什么详细账目不能看。”

贺〖书〗记这一发力,登时就鸡飞狗跳了,当天下午,殷经理被纪检委带走的消息就传遍了路桥公司,而且,一公司的贺会计也被西城分局扣下了……一时间,整个路桥公司人心惶惶。

这个时候,自然少不了有人跟西城分局打探消息,然而,事情都发展到这一步了,西城分局里再八卦的人,也不敢胡『乱』传消息了一明显地,一场暴风雨在酝酿中。

就在这关键的时候,一公司的贺会计掉链子了她是个很警觉的人,要不然也不会拒绝西城〖警〗察复印资料的要求。

然而,正是因为她很警觉”所以她也很识时务,关进来的两个小时,她里外的消息绝缘,只是为了一个小小的赌博案,她就遭受到了如此的待遇,而往日里神通广大的老板也递不进来话——这说明事情严重了。

要不说这异地审讯,真有它有效的一面”西城分局确实没辜负了陈太忠的期望,有些不当紧的小消息流传出去了,这并不要紧,真正该封锁的地方,西城分局封锁得很死。

贺会计是谨慎的,但她也是无辜的,保领导可以,但是把自己陷进去就没意思了尤其是她身为会计,不出事则已,一出事就是大事,为了自保,口头讲述一些现象可以理解。

她说李黑头的事情,自己真的不是很清楚,相关的合同她也不是很了解,只知道隔一段时间领导就会让她给李黑头的账上打一笔钱。

她这算是没交待,但也算是交待了,做为公家的会计,虽然没有干预合同的能力,但是她应该知道,支出每一笔钱是基于什么缘由,哪怕走出于好奇因为她是公家的会计。

对陈主任和冯局长来说,这就是突破『性』进展了,一公司的王经理敢这么做”那一定是有说法的,不是吗?

在下午四点半,纪检委再次通知路桥公司,请你们一公司的经理王明来一趟纪检委……就是现在一他们有这个底气,因为三公司的殷经理已经开始交代问题了。

然而遗憾的是,路桥这边找不到王经理了,贺会计被带走之后”王经理发现事情不对”早早地就关了手机溜号了他要自救不是?

要不说交通厅是重灾区,只要肯查就没几个干净的,殷经理和王经理就是典范,丰实上别的不说”只要别人肯做文章,那不怎么健全的财务都是问题。

这个时候”路桥的老板刘建章也彻底地『毛』了,这是要出大事了为一桩赌博案,约谈我两个分公司经理,那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稍一了解”他就知道是省委文明办的陈太忠在搞风搞雨”做为交通厅的一份子,刘总当然知道陈某人是何等恐怖的存在。

但是他跟陈主任不熟,而且”做为崔洪涛一边的人,他不太容易找到递得上话的人,而且,还是那句话:胡『乱』找人等于自掘坟墓。

然而他想找崔洪涛帮忙,也是极其不妥当的,崔老板好歹是一厅之长,为这区区的两个小科长出头”那成什么了?起码也得是情况恶化之后,才能再张嘴。

他正为难呢,办公室主任过来汇报,说是红星厂的赵经理来了”但是人家一口咬定必须全款,否则不给供货。

刘建章真的是烦透了,可是这件事儿不处理也不行”毕竟马上就到元宵节了,公司今年已经宣布要放焰火了”“你没跟他说,咱们现在资金紧张吗?”

“说了啊,但是那个赵经理说”咱们交通系统不讲理的人太多,还说上一次给凤凰科委供货,被牛冬生把车都扣下了”,办公室主任叹。气,“还说知道咱们路桥不缺钱……他先入为主了。”

“以讹传讹”,刘总不满意地哼一声,紧接着又是一愣,“凤凰科委?嗯……你侧面了解一下”他哪一年供的货”又是谁接待的。

不多时,主任打来电话,刘建章沉『吟』一下,“把他带到我办公室来。”

赵经理只是红星厂民品上的供销经理,但是面对路桥的老总,他也是不卑不亢坚持底线,“刘总”这个必须全款,不能走账的话,现金也行”

“这个好说,全款就全款”,刘总笑眯眯点点头,安排办公室主任去拿条子来批,自己却是拉着对方坐下,还主动给对方倒水,“来几次了,没见过你……对了,听说你认识凤凰科委的陈太忠?”

“嗯,陈主任待人挺热情的”,赵经理点点头,他认识的人里”陈太忠可算个牛人了,所以他不怕吹嘘,“上次青旺市『政府』差我们二十万,还是他帮着要回来的。”

“那我这儿有个不情之请”你帮我打个电话行吗?”刘建章跟他不熟,却是不怕开口相求红星厂是兵器工业部的厂子,跟地方上没多大关系”“就说我今天晚上想请他坐一坐,请他务必买我这个面子。”

啧”赵经理总算是明白,为啥人家肯答应全款了,这是要搭陈太忠的线儿呢,不过,虽然这个单子谈成了,但是他还是要多了解一点。

“我也不好『乱』用他”,他决定谨慎一点”手是无奈地苦笑,“刘总你跟我说明白一点行吗?你知道,我们是部属企业,跟地方上没什么关系。”

“他的文明办抓赌”搞得我们这一公司和三公司的业务都大受影响”,刘建章倒也不怕交待一点眉目出来,“我想就这个问题跟他协商一下……”

陈太忠很意外地接到赵经理的电话,听清楚对方的要求,才冷冷地一哼”“这是〖警〗察局和纪检委的事情,跟我说这个没用,抱歉,老赵,我还有事。”

陈某人并不是完全不通情理的,但是他觉得对方应该知道,问题出在了哪里是的,这不是谈不谈的问题”而是你先该表现出诚意来。

如何表现诚意?那自然是让梅林小区把该交的东西交出来,该签的字签了”这才算端正的态度。

可是刘建章哪里想得到这个?凭良心说”那楼该盖几层,不该盖几层,根本就是公对公的事儿,更别说梅林小区的建设,路桥公司真的是只挂一个名。

就算打破头,他也想不到这个缘故。

直到第二天上午,刘建章才反应过来,这个可能是其中的因素之一,于是赶紧安排人联系市建委,商量一下此事。

然而,他这个反应略略地迟钝了一点,下一刻他的门被推开,两个面无表情的主儿走了进来,来人是纪检委的,他们表示:一公司的王明不接受约谈,那么我们只能要求你们派人陪同前往,将人带走做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