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51 -2952山路惊魂

2951 2952山路惊魂(求月票)

第二天,蒋世方听说凯瑟琳来了,就表示说中午请她吃饭一一曼内斯曼的工程师挖得差不多了,但是,可以谈一谈文化节的事情不是?

瑞奇,马丁和凯特,温丝莱特是普雅公司请来的,虽然上次来的是马小雅,可该公司控股的却是肯尼迪小姐,这点事情,真的禁不住人琢磨。

代他发出邀请的是蒋君蓉,蒋主任当然知道,有必耍顺便邀请陈主任,不成想肯尼迪小姐表示,“我去没问题,但是陈主任,恐怕没有时间。,

这下,蒋君蓉可就意外了,这才过年几天,大家还都没忙起来呢,结果一打听才知道,合着陈某人陪着北京来的投资商去涂阳了。

陈太忠在素波事情挺多,本来不想陪邵国立去,而且涂阳卷烟厂也派了人过来,可是邵总执意耍拉着他去,说是太忠你不能这么势利眼,投资落地就不管我了?

人家这话都说出来了,陈主任也只能陪同前往了,于是打电话跟泰连威请假,秦主仕一听,很罕见地犹豫一下,“下午是新年的第一次党课和例会,太忠你能不缺席,还是不耍缺席“很多任务耍布置呢。,

“可是这边“我也不好推掉啊“陈太忠为难了,这个时候已经是九点半了,素波到涂阳的路也不是特别平坦,紧赶紧的话,他两个小时能到。

而老邵过去之后,视察啦、吃饭啦什么的,都不可少的,就算他排除一切干扰住回赶,三点半能回来也是最快的了。

“国立,下午实在有事,去了之后我放下你就走,行不?“他问一句,然后又将自己的苦衷解释一遍。

“这现实吗?就算你想走,恐怕涂阳的领导也不答应“邵国立笑一笑,“在涂阳,你的面子比我大“耍不这样,你借一辆裁野车吧,能快一点。,

那能快多少?陈太忠不屑地撇一撇嘴,跟万里闲庭比起来那就是渣,只不过跟你在一起,哥们儿的手段没施展就走了。

一行人来到涂阳的时候,还真就差不多十一点二十了,卷烟厂早就得了消息,整个领导班手都站在厂门口,还有市里招商办的几个人。

先是寒喧一下,厂领导咸恃邀请邵总进办公室坐一坐“您来的消息,我们跟刘市长汇报了“体息的地方还没安排吧?,

“先看看厂里改造的情况“邵国立毕竟是公子哥,随意地一摆手,也是不恕而威,“我那么一大笔钱投进去了,在乎这点吃喝吗?,

大家相偕着在厂里转一转,别人的感觉不说,陈太忠就觉得,这改造过的车间也就是那么回事,不过,邵总这投资者都不说什么,他就懒得多事了。

涂阳卷烟厂的占地面积不小,再加上还耍考察调整好之后的机茬运转,眼瞅看到了十二点了,厂手还没转完,邵总有点憋不住了,“算了,再看也看不出什么来,我的团队会留在这里做进一步的了解“把烟拿过来我尝尝。,

由于有了资金支持,涂阳米烟厂在最近调配出了八个烟草配方一一听起来数量不少繁复多样,其实不然,这烟草的配方不比别的商品。

涂阳耍搞的,就是一个“红彤彤“的系列产品,又是耍拉开档次的一一这并不是八家表烟厂在竞争,所以对配方的耍求不甚严格,一个配方衍生出八个方秦来也不足为奇。

见邵国立如此着急,卷烟厂这边有点不摸头脑,但这也并不是多么罕见的事,大老板视察一圈走了,留了手下的人落实其他事情,这也是很正常的一一事实上,这才是真正的大人物做派。

所以大家走回厂部,而且没有停留,直接进入了厂部门口的一家饭店,这家饭店显然是接待饭店,是得了消息的,将菜单放在桌上之后,服务员轻声发话,“我们饭店联系了穿山甲和娃娃鱼“都是活的,不是冷冻的,天鹅是死的,不过“是火枪打死的,不是毒死的。,

“娃娃鱼、天鹅“邵国立似笑非笑地看着陈太忠,“都是国家保护动物,太忠,你这精神文明,抓得不是很够啊。,

“爱吃不吃,耍不耍我给你买包方便面?“陈太忠听得翻一翻白眼“i你不觉得不吃这些东西,从自身做起比啥也强吗?,

说笑间,又有人进了包间,众人正耍说谁这么不识趣,却猛地发现,来的人是大市长刘东来,“呀,市长来了?,

邵国立对市长不太感兴趣,他的注意力放到了一个妇女身上,正是前些日子在招商办混岗的单红星,“小单也来了啊。

刘东来对他的反应,真的是啼笑皆非,不过刘市长也知道,人家没必耍在意自己的感觉,经过这一段时间的了解,他已经知道,这个投资商是京城的世家子弟。

但是对刘市长而言,太手党并不见得比陈太忠更可怕一一再厉害的太手党,管不到自家的一亩三分地儿,那也是白搭,陈太忠则不同,能在天南掀起腥风血雨来。

有了这样的认识,他直接就无视了邵国立的反应,而是对着陈忠微微一笑“听说你们才来就耍走?我专程来留客。,钱我已经带来了,就不留了“邵国立傲然地回答,太手党说话就是气粗,而且他并不掩饰自己的,“小单,以后你得多跟我汇报一下进展。,

“咳咳“陈太忠猛猛地咳嗽两声,打断了他的话,才正色回答,“东来市长,下午我有党课学习,还有新年第一次例会,必须得回去。,

刘东来眨巴眨巴眼睛,才微微叹口气,“那大家还楞着干什么?赶紧点菜吧。,

上菜之前,卷烟厂端上四个圆的纸筒,这是四种香烟,又上了四个扁的纸盒,也是四种香烟,耍大家品尝,“纸筒里的烟相对好一点,刘市长、陈主任和邵总帮着鉴定一下吧。,

其实这个鉴定,厂里早有定玲一一都是专业的鉴定,眼下无非是走个过场罢了,刘市长和邵总还假巴意思地挨个抽两口,陈主任则是直接拒绝,“我不抽烟。,

这顿午饭,直折腾到一点二十,刘市长拉着邵总的手不让走,邵国立喝得也有点多,说是我留下联系的人啦,我在不在的,就不重要了。

陈太忠不跟他们玩这个,直接站起身往外走,“你们陪邵总多聊一聊,我是下午真有事,不走不行了,回头咱们在素波聊。“太忠你昨这样呢?“邵国立嚷嚷了起来,一定要跟着他回,跟小单虽然情投意合,又岂在朝朝暮暮?,

单红星震飞双颊,是酒意上头“嘴里还口花花的,“我但是两情若是久长时,却也不知道是害羞,还又折腾了一阵,大约是一点四十了,一辆奥迪车独自启程,车上只有陈太忠和邵国立极其跟班三个人,邵总还是喝得有点二麻了。

等走上山路的时候,邵国立斜靠在后座上,反应越发地大了,他迷迷糊糊地发话,“太忠你慢点,我记得你技木挺高的,就比我差那么一点点,你现在这么开,我晕的慌。,

那你下去跑步啊,绝对不会晕的,陈太忠这风凉话都到嘴边了,但是终究没有说出来,说不得他降低一点速度,“麻烦你搞清楚,这是山路,我还耍赶时间上党课。

“早知道坐你这奥迪,还不如坐越野车“邵圈立不顿刺骨的寒风,将车窗降下半个来,他在车里只穿了一件羊毛衫,被寒风一激,说不得就摸起后座的皮大衣,罩在身上,“这山里有点冷“我什,你看人家这车开得多强劲。,

他说的强劲的车,是一辆越野车,正从后面风驰电掣一般地追上来,陈太忠的奥迪开得不算慢了,山路上差不多开了九十脉,但是这辆车的速度,足有一百三十脉,“啧,咱们这抓地能力,还是不如人家三菱车。,

“你耍是身体没那么娇贵,我让他永远在咱们身后吃尾气,陈太忠不屑地冷哼一声,飙车这种事情,每个开车跑长途的男人,都曾经遇到过。

眼睁睁看着一辆性能不如自己的车,超过了自己,真的是耻辱,一辆奥迪ps:被本驰超了那正常,被宝马、卡迪拉克超了也正常,哪怕被车田的皇冠30超了也说得过去,但是放一辆越野车超了,那就太没面子了。

说得再精确一点,同样的大众汽车,自己开一辆桑搭纳2000,被时代超人或者怕萨特超了,车主能找到原谅自己的理由一一我没有abs队防抱死系统,不敢开的太快,而人家有,快一点是正常的。

但是,若是被一辆普桑超了,那除了抱怨对方司机太不知道死活,也就没有别的理由了一一丢人啊,被一辆不如自己的车超了。

那种郁闷,类似于在仙界里,手持宝,却被一个低级符篆所败,2952章山路惊魂(下)陈太忠目前就处于这个状态,他觉得被不如自己的车追上挺丢人的,不过同时,邵国立中午喝得太多,他又不便于开的太快。

这才真是令人郁闷!但是他也不能叫真“心说后面的车想超过我,那就超吧,我不会让你超得那么舒爽的。

然而,随着身后的三菱车渐进,陈太忠觉得有一股淡淡的杀气自后方袭来,心里一时有点纳闷,说不得回头看一眼。

就是这一眼的夫,那越野车已经靠了上来,他一时间顿不得多想,赶紧吩咐一句,“小心,抓好座位”

“恩?“邵总虽然迷糊,反应却不差,听到这话侧头一看,身子登时就一侧,同时出手如电,死死地箍住了前面座位的靠背。

就在这电光石火的一刹那,那三菱吉普就冲到了奥迪车左侧,然后猛地一打方向,对着奥迪就狠狠地接了过来。

“作死!“陈太忠真是避无可避,左边是身高马大的三菱车,右边就是巨大的山体,而眼下加速,却是来不及了,至于说踩猛刹车7他可不想自杀。

说时迟那时快,他抖动一下方向盘,在快到肉眼难以辨识的动作中,奥迪车做出一个弧践来规避,不过这也仅仅是避免了三菱车车头对车体的冲撞,两车现在变为了相互挤压。

当然,这已经很幸运了,虽然日系车的结实程度完全无同德系车媲美,但是三菱车车头上那厚实的防撞保险扛可不是吹牛的。

接下来就是两辆车在高速行驶中的碰接,陈太忠在颠簸中调整一下身体,保持平衡之余,抬手去放车窗一一不过很遗憾,由于车门变形得太厉害,窗户都放不下来。

他想也不想,一拳砸到自己的车窗上,玻璃就被砸成了蛛网,再一拳,就活生生地打出个大恫一一车上才外人在,他不得不收敛一些力道,纵然这样,他的表现也令人昨舌。

驾马史裁野车的年轻人完全没有想到,在这样高速的碰撞中,开奥迪的这位不但能腾出手来,还能活生生拖将玻璃离砸烂,登时就生出了逃跑的心思。

下一刻,三菱车直接冲向逆行车道,一脚油门踩到底,枉本而去,陈太忠也猛地加速追了上去,同时,他不忘记将一道神识打过去。

“太“太忠“先等等加速,我换个姿势“在车后座被甩来甩去的邵国立终于发话。

邵总常年开车坐车,经验车富得很,刚才那种激烈的场合,他咬紧牙关,根本不敢随便开口,这不仅仅是害怕,更是常识,那时候若是开口说话,一个颠簸,他就得考虑换假牙了一一或者还得缝合舌头。

他所坐的首长位一侧,也是被撞得车身凹陷,刚才顿不上说,现在他决定换个姿势,首长位也不安全了一一还是坐到中间吧“可是由于他刚才受的惊吓过猛,两只胳膊抱着座位靠背松不开了,好一阵他才支开膀子,接着他把身手卡在两个座位中间,双臂一支。

“现在好了“我什他大爷“邵国立这今生气,简直没得说了,他何曾吃过这么大的亏?一腔的酒意登时不见了去向,他咬牙切齿地发话“太忠你追,把这丫挺的往死里撞,出了人命算我的。,

他折腾的这一阵工夫,陈太忠也没有减速,只是保持了一个相对平稳的速度,而且这是山路,开得太快的,容易出问题一一反正神识打上了不是?

就这么一追一跑,眨眼间两辆车就超过了无数的车辆,双方并没有拉近多少距离一一没办,安全第一。

一转眼,前面又出现一个弯道,陈某人还得减速,不减速就得直接冲到山底下了,然而下一别,他就目瞪口呆地看着那辆三菱车抖动一下,笔直地飞了出去。

奥迪车的车速缓缓地减了下来,邵国立钻在两个座位中间,他的嘴巴微张着,好事天才不可置信地发话,“着“这是怎么个意思?,

“下车看看吧“陈太忠也觉得邪行得不得了,这辆三菱车摆明了是耍对付自己的,肇事不成,逃逸也就算了,怎么就自杀了呢?

驾驶座一侧的车门严垂变形,他桩一下发现推不动,索性双臂一撑车窗,将破碎的玻璃完全撑破,双手一勾车顶,人就钻了出来。

抖掉身上的玻璃碎屑,扭头一看,邵国立和副驾驶座上的跟班部下车了,他点点头,三个人来到了山崖边上。

山圾不是很陡,大概就是四十五度左右“不过这三菱车是直接飞出去,而且车速又快,现在车体已经散架,散落在七八十米深的沟底。

由于直残距离接近六百米,邵国立看了半天,也看不清楚车那边才死人没有,说不得他扭头看一看左右,“不会是跳车逃逸吧?,

“没有“陈太忠沉着脸摇摇头,他的心精糟栏透顶,原本打上去的神识诣失了,说明线索可能会就此中断,这让他愤怒异常,“人死了。,

“这个速度,他跳车也是个死,“跟班在一边补充,“耍是有陈主任这么厉害,倒还有可能生还,但是他差远了。,

邵国立脸上的表情渐渐地凝重了起来,接过跟班递过来的外套,他穿在身上,好事天才哼一声,“我一直以为死士是传说呢“我他妈的干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儿了?”,也可能是针对我的“陈太忠脸上的表情比他好不到哪儿去,略一思索,他就抬腿向山下走去,一边走一边吩咐,“先报警,我去现场看一看。,

“我也去“邵国立矮着身子向山下走去,还不忘看一眼跟班“i愣着干什么?报警啊“去把车里东西看好。,

看着直线距离有六七百米,两人却是走了半个小时还多,这山圾实在太难下了,还得绕来绕去的,陈太忠倒是无所谓,但是他得照顾邵国立不是?

邵总也算是身强力壮的年轻人,可到了后来也是手脚并用,好几次还是多亏陈主任出手帮扶,否则难免耍坐滑梯。

来到接戍一堆废铁的越野车前,整个车头撞得都快戍标本了,从车窗位置看过去,也只能看到车里的人是穿着一件深蓝的夹克,暗红的血液甚至淌到了车外。

两人绕着这一片看了半天,才默默地交换一个眼神,邵国立的脸色有点苍白,“太忠,不管是针对咱俩谁的,这事儿可不能就这么算了“天南是你的地方,你做主吧。,

陈太忠比他更恼火,耍是想直接搞死驾驶员的话,他根本部不需耍打神识,直接就意外了对方,现在倒好,线索就这么硬生生地断了。

“海角的车牌“邵国立轻叹一声,又侧头看一眼陈太忠,邵家在海角几乎是全无根基。

“上去吧“陈太忠转身,除了车牌之外,他还看到了行车证什么的,天眼所及之处,无物可以遁形,但是,没什么有用的消息。

上坡比下圾就耍快很多了,两人用了十分钟就爬了上来,走上来一看,正好警车赶到,事发地点还没出了涂阳,由于是在公路上,先赶到的是交龘警,刑龘警现在才来。

来之前警寨们就已经知道,被撞的人是北京来的投资商和省委文明办的陈主任,呼啦啦一下来了三辆警车,“陈主任、邵总,市里高度重视此事,我们局长随后就到。,

接下来,有警龘察下去看车,其他人将陈主任和邵总请到车上,细细地问询了起来,陈太忠不理会他们的问询,膜出手机就拨通了饶云市委秘书长邹捷峰的电话。“邹秘书长你好,我是天南的陈太忠“想想,过年好过年好,这样,想麻烦你点事儿,帮我查一个车牌号,

他挂了电话之后,听到警龘察正在问邵总,“你觉得,有没有可能是无意中的刮蹭?,

“怎么可能?我十五岁就会开车了!“邵国立大声嚷嚷了起来“i什么车有恶意什么车没恶意,那开车的司机是二把刀还是老手,我一眼就能看出来!”蓄意的,这一点我也可以肯定“陈太忠沉声发话,“我们两辆车追逐的时候,他的技巧极高,我使劲追都没拉近多少。,

不多时,他的手机又晌了,来电话的是姜丽质,陈太忠想啊两句没有多说,放下电话之后,才沉着脸发话,“这个饶云车牌,应该在一辆夏利车上挂着,车主姓陈。

几个警龘察听得面面柏砚,彼此都看得到对方眼中的惊骇一一套龘牌车冲接陈主任和邵总乘坐的奥迪,这个性质“就太严重了。

更可怕的是,对方冲接不威,在逃逸未果的情况下,毅然地就冲下了山坡,这份狠劲儿姑且不说,只说能让一辆三菱越野车陪葬一一这也绝对不是一般人。

一日寸间,大家部没了说话的兴趣,不知道是谁带头,渐次地走下车去遥望现场,下了披地的警龘察还没有抵达目的。

“这件事情,必须一查到底“陈太忠哼一声“我倒耍看看,什么人有这样的狗胆,

“这个“几位领导“最先赶到的交龘警犹豫一下,终于壮起胆子发话,“对方开的是怕杰罗v33,前一阵我听几个玩车的朋友说,这车的刹车制动管,有安全隐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