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53 -2954震动

2953 2954震动(求月票)

953章震动怕杰罗已经被接得四分五裂了,是否制动管出了问题,根本一时半会儿看不出来,陈太忠和邵国立交换个眼神,两人同时想起了三菱车飞下山圾的时候,曾经轻轻地抖了一下。

不过这也是次耍问题,大不了就是那司机原本想着能逃掉,结果遇到这种意外,很悲催地挂了,这并不能明此人没有行凶的动机。

恰恰相反,这反倒是增强了这件突发事情的合理性,开得起怕杰罗的,应该都是比较惜命的主儿。

们也反应了过来,一时间真是哭笑不得,然而这也仅仅是一面之词罢了,不多时,市里又赶来了支援的。

就在这个时候,秦连成将电话打了过来,“太忠,听出车祸了……严重不?”

秦主任正在主持会议,不成想刘东来亲自将电话打到了他的手机上,惊闻陈在赶回来的路上出了车祸,秦主任想也不想,转身就走出了会议室。

得知陈太忠没大事,就是客人受到不的惊吓,车也损坏得厉害,秦连成长出一口气,“人没事就行,这是裸的谋杀国家干部,咱文明办一定耍讨个公道回来!”

确实是谋杀,没用了多久,警方就确定,这辆怕杰罗不但是套牌的,甚至那牌子都是伪造的一一行车证、驾驶执照等,统统都是伪造的。

查到这个地步,陈太忠的嫌疑基本上就算洗脱,可以离开了,眼瞅着都四点了,山里温度开始下降,邵国立也有点扛不住”i太忠,咱先回素波吧……,反正这件事,没完!”

然而令陈某人郁闷的是,奥迪车熄火之前飙得挺猛,现在死活开不动了,旁边的马上争取立的机会,“陈主任,先坐我们警车回去吧,这车回头给您拖回去。”

在回去的路上,陈主任又接到电话无数,现在大家都知道,陈主任遭遇到了谋杀,侥幸逃过一劫,慰问电话真是不绝于耳。

甚至,在徐阳警车进入素波的时候,连常务副省长都将电话打了过来”i陈,我范晓军,听遭遇了意外,我跟省人民医院安排好了,回来之后,先去那里做个全面的检查……恩,还有的朋友。”

“范省长,我没事……,陈太忠只觉得这个电话来得太古怪了,他跟范晓军打过交道这不假,甚至,他还进过常务副的办公室,但是两人……真的不是一路人。

当初蒙艺在的时候,他可是收拾过范晓军的舅子杨斌,这一刮,他甚至有点怀疑,这司机是不是范省长派来的一一莫非是老范见暗算不成,打个电话来撇清?

当然,这个可能性其实也很低,但是他能这么想,两人的关系由此可见一斑,陈某人干笑一声,“您百忙之中能关心我们基层干部的工作,我非常感动,一定会……,化关心为力量。……

化关心为力量……好文采!范晓军在这边扯动一下嘴角,他当然知道自己跟陈太忠到底是什么状况,耳听得对方如此敷衍了事,不得就耍泄露一下自己打电话的动机”周秘书打不通的电话,打到我这儿来了,他老首长非常震怒。““周秘书……周瑞?”陈太忠不可置信地问道,不可能吧,这种事情这么快就传进了黄老的耳朵里,“想,就是他”范晓军叹口气,语重心长她发估,“太忠,关心的领导和群众很多,都知道是拼命三郎,但是个人的身休健康也很关键……,耍是不爱惜自己,不别人,我第一个不会答应。……

我求了,能不能不耍这么肉麻?陈太忠还真是有点受不了,他干笑一声,“感谢范省长的关心,我确实没什么事心……,关链是最近的工作也比较多,这样吧,耍是有什么不舒服的,我再向您求援好不好?”

范省长又唠叨了两句,才挂了电话,堂堂的副省长对下属的关心,那是溢于言表,不过里面到底是什么昧道,当事者心里最清楚了。

可是陈太忠还是觉得有点震截,以前他一直听,范晓军是得了黄老的赏识的,但是他心里真的没有什么切实的概舍,直到这一刻他才反应过来传言非虚一一周瑞打不通我的电话,居然会找范晓军传估j老范这也隐藏得挺深,陈某人不得不这么感叹,然后他脑子里冒出一个很莫名其妙的念头:耍是我没有跟夏言冰搞得那么紧张,没谁……,传话的就是夏局长了吧?

不过不管怎么,已知的威胁就不是威胁了,想到这里,陈太忠打个电话给周瑞,大意就是感谢周秘书的关心,刚才打电话的入太多,没接到您的电话,这真的太不好意思了,同时……请转述我对老首长关心的感激之情。

“首长很愤恕,”周瑞不愧是服侍老一辈家的主儿,做事有板有限得很,听他完,才慢条斯理地回答,“但是他也相信能处理好,首长只是想尽快传达这样的信息,能联系上的话……,我也不会绕这样的圈子。……

这话得就再明白不过了,什么范晓军这些,钝粹就是浮云,周秘书打电话给范省长,不过是想尽快表态而已一一态度一旦表明,旁人自然知道取舍口

“很多同志比较关心我的状况,电话难打一些,“陈太忠干笑一声,“麻烦周哥跟黄老一声,我不会跟歪风邪气妥协的,为了租国建设,我献了青春……,献子孙,我无怨无悔。“

“该叫我周叔的吧?”周瑞听得笑了起来,“没大没的。“

“这不是看着您年轻吗?”陈太忠干笑一声,挂了电话,心里却是暗暗地昨舌,怪不得上面对黄老如此地忌惮,这么一个的车祸,在几个时之内,都能传过去,这地方势力的强横,真的不可看口

其实,他这也是有点妄自菲薄了,换个正处级的干部遭遇了类似的车祸,绝对不会传得那么快一一起码也得是县长、县委书记这样的级别,才能惊动黄老,而且……,得车祸致死才行,没死都不算什么。

也就是陈某人现在招牌太响,而这次车祸的蓄意性又很强,黄老才能在第一时间得到消息一一对某些人来,不及时汇报,就是渎职,起码是政治敏感性太差。

大约在五点半的时候,徐阳市传来了最新的消息,切开受损严重的车头,通过车架号和发动机号查出,这辆三菱车是万咸县县政府的车。

这万威县在辽原和吉庆的交界处,地处山区,是国家级贫困县,县名万咸,只是目个好口彩罢了,其实,在真实的历史上,这里除了山匪强盗,什么都不威一一时至今日,人均年收入不到五百元。

按,各地车管所是不相统属的,虽然省内车辆管理数据库共芋的系统正在完善中,也断断不会这么快就查出线索来。

但还是那句话了,认真起来的我党,那效车是相当高的,涂阳市的市长刘东来和市委书记王波共同给厅施加压力,我们需耍在最短的时间内,查明白此事,甚至不惜直接给杜书记打报告一一谁试图破坏涂阳的发展,谁就是我们的对头!

窦明辉原本还不知道此事,但是厅听到”陈太忠……三个字就毛了,第一时间内就汇报给了窦厅长。

针对陈太忠的谋杀?窦明辉好悬没吓得跳起来,他可也是黄系一员”i查,省厅和拾阳市局资源共子,恩……这个案子省厅督办,厅长负责制,我看就王厅长负责吧。”

这个厅长负责制,不是大厅长的首长负责,而是分管厅长负责,比省厅督办的耍求还严格,简单地就是:案子没头绪,王厅长耍负领导责任。

王厅长是垫背的,这不用,关键是这个案子省厅确实重视,所以三菱车的车架号什么的一报上来,各个车管所就开动了一一这个时候,车辆管理还没实现雀内联。

但是,上面的领导都被逼得跳脚了,所以下面很快就查出来了,这辆车是桂在万威县县政府名下,实则是万威交通局局长成才的座驾口

“这个人我不认识,“陈太忠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正在跟着邵国立在素波军分区招待所办手续,径历了那场车祸之后,他认为邵总住在浩湾,不是一种慎重的态度。

招待所肯定远迄比不上浩湾,但是邵总同意这个安排,“关链时刻,还是子弟兵靠得住。“

“其实,回北京的话,更安全”陈太忠笑一笑,他看得出来,虽然邵国立不愿意承认,但确实是吓得不轻,“在那儿证动得了?”

邵总是吓得不轻,但是平静下来之后,他的骄傲让他无容忍这份耻辱,“一定耍把拈使者揪出来……,关系去打点,有什么费用,我出了!”

“未必是一天两天能见效的……,陈太忠对幕后指使者做过菲测,然而他真的不能确定嫌疑人,这让他对自杀的那货越发地痛恨”i而且,针对的可能性不是很大。

“就算不针对我,他接的时候,总该知道我在车上吧?”邵国立面色铁青,这就是衙内的范儿了一一就算不针对我,但是捎带上了我,那就没完。2594章震动军分区括持所安全,不过对邵国立来,跟在陈太忠身边也很安全,他对吃部队食堂没有兴趣,用他的话来,就是时候经常被托管到类似的地方,不稀罕了。

安顿好邵国立就六点半了,直到这个时候,陈太忠才才时间见素波的熟人,许纯良也听他遭遇车祸,楞酒为他压惊。

许主任在凤凰处理了几天事务,今天回素波是耍飞往北京,参加鲁班奖的颂奖典礼,猛然惊闻这样的消息,当然耍重视。

万豪酒店里,除了许钝良,秦连成都来了,大家坐到桌边,也没着急开动,先是仔细分析了一下前因后果。

听这辆车是万威县交通局长的座驾,秦主任不由得眉头皱一皱”i省厅那边怎么?……

“这个……是这个车已经挂失半个月了,”陈太忠眉头一皱,无奈地回答,“车是在素波丢的,不过没在素波报案,就是在县里立案了。”

“这样,”秦连成点点头,沉吟一阵方始发话,“这个理由也勉强得过去。““当然得过去啦,”邵国立懒洋洋地回答,他不屑地哼一声,“国家级贫困县,的一个县局局长就开得起这样的车,他敢胡乱报案吗?”

秦连成也是北京出来的,邵总这样的货色见得不多也不算少,他不理会此人随便的插话,而是皱着眉头点一下”太忠,最近在跟交通厅叫板?”

“叫板归叫板,他们不至于这么没品吧?”陈太忠微微一笑,实估,那个叫什么成才的局长,根本就放不到雀洪涛眼皮子低下,差得十万八千里呢。

而且交通厅也没有什么块管的,一般任免都是下面自己决定的,更别雀洪涛已经通过高胜利打招呼了,梅林区会只建十七层,其他的事精,陈也就适可而止吧。

到了现在为止,陈太忠已经知道,那个李黑头傍上的并不走路桥的老总刘建章,而是另一个副总,不过贺栓民查紫查得兴高采烈,他也懒得去操心。

就是那句话,雀厅长心里再恼火,也耍注意自己的身份,只是这么一点破事,不可能放出“人道毁灭……这种终极大括来。

“那个成才,又是个什么意思?……许纯良沉着脸发话了。

“正在主动往省厅赶,他跑了和尚跑不了庙,”陈太忠到这里,也是无奈地哼一声,“怪不得大家都,价才是反腐利暴。”

“我回家一下,帮查这个人……,许纯良表态了,省纪检委调查科级干部,简直是牛刀杀鸡,不过,纪检委书记是老许不是许,所以他也只能在科级干部的调查上表态,处级的话,他还真做不了他老爹的主。

这家伙还真够点儿背的,秦连成听得有点无语,丢了辆车就被省纪检委盯上了,不过这也不是事出无因,他点点头,“不敢报秦,那肯定是才问题的。……

“关键是耍去北京了,也帮不上太忠别的什么了……,许钝良歉然一笑,”回头抱上鲁班奖回来,好好地给太忠洗洗晦气。……

“既然是去北京,就顺便了解一下,那个怕杰罗的制刹问题,”秦连成叮嘱他,“咱天南的技木力量还是差一点,想调查请楚这个,会浪费不少时间。……

“恩,这个简单,”邵国立听到这里,就膜起了手机,一边查号码一边发话,“我找个人问一声就知道了,我嘛,总觉得什么事情没干……二明,是我,现在问个事情……”

他在这边打电话,陈太忠的手机也响了,来电话的正是车祸现场的警寨,“陈主任,据省厅的专家分析,刹车制动管的一个破裂处有磨损痕迹……,也就是,死者极有可能不是意图自杀。”

“恐怕这个怕杰罗车,还真的有问题,”

陈太忠压了电话之后,苦笑一声。

秦连威和许纯良交换一个眼光,接着同时笑了起来,好事天泰主任才叹口气,“太忠,我真的越来越相信的气运了,别人算计,居然会莫名其妙地送了自己的命。“

“不是恐怕,而是一定,“邵国立这时候也挂了电话,句实估,这个消息让他心里放松不少一一被拥有死士的势力盯上,对谁来都不是愉快的事情。

既然不是这样,邵总自然耍心情愉悦,所以他愿意把自己了解到的东西跟大家分享”怕杰罗车的制刹隐患,已经报到了国家检验检疫局,得到了技木上的确认,全国多个地区也出现大量的案例,目前正在跟生产商三菱公司交涉。“

听到这个消息,陈太忠的脸色有点不太好看,许纯良心细,发现了这一点,“太忠这是怎么了?”

“既然…………陈主任沉吟片刻,组织一下语言方始发话,“既然都已经确定了,还交涉什么?直接退货……,恩,是召回不就完了?”

“嘿,哪里是那么容易的?”秦连成摇摇头,对这些他还是比较清楚的,“全部召回那得花多少钱,日本人那是善财难舍。……”人家了,主耍是中国的路不好,”邵国立不以为然地摇摇头,“颠簸得厉害,所以才会磨到制刹管……我就不知道这帮傻龘逼怎么这么喜欢日本车,根本就是纸糊的。”

“这是什么狗屁理由,路耍都好的话,大家买跑车就完了嘛,”陈太忠听得嗤之以鼻,“越野车,那是耍越野的!”……在北京,穷人才开日本车,”许钝良点点头,他也同意邵国立的观点,“但是太忠怎么这么生气?…………我能不生气吗?”陈太忠听得撇一撇嘴”i这个故障出现得这么及时,让我完全地没有防备。”

这是他郁闷的根源,整整一个下午,他都在考虑,这个人到底是谁派来的,然而越考虑,他就越郁闷一一可能的人和势力,真的太多了。

从东临水一路走上来,他的朋友和势力一直在发展壮大着,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他的对手也越来裁多,级别越来越高。

比如这次撞车,可能授意者就不少,薛时风和张汇有可能,王志君、江川也有可能,凌洛、侯国范、胡芳芳……,甚至郑泽aX民、余仁之类的都有可能。

得再远一点,连朱素私都有可能一一别杭洪的事情过去很久了,朱市长这种人想耍阴人,等个三五年很正常。

省外的话,碧空、陆海等地,他也有不少不对路的,当然,蓝家的势力也有可能,若不是怕杰罗车出问题,这样的手笔,也只有蓝家干得出来一一遗憾的是,那货还真不是死士。

有这么多嫌疑人,可是陈某人总不能一一找上门去核对,那样四面树敌的话,怕是黄老也护不住他。

被人算计了,他还不知道是谁干的,这种感觉,有点像他上一世几乎被人轰到魂飞魄散时候的体会,陈太忠非常地不喜欢这种感觉。

早知道是这样,当初哪怕表现出点怪异来,也耍将那司机擒下一一至不济也耍帮丫修好制刹油管,回头找其慢慢地算账。

不过现在,什么都晚了,陈某人心里这点怒火发泄不出去,是耍多不舒服才多不舒服,而且,谁能保证对方还会继续暗算自己呢?

搁给别人的话,有尔看不见的对手在暗处一再地算计自己,他们只会发憨,陈太忠不一样,他担心的是对方不肯再出手。

“省厅督办了,应该问题不大,”许纯良出声安慰,他可知道太忠眶眺必报的性手,“慢慢等就好了,何况被袭龘击的还有邵总?”

“啧,”陈太忠砸巴一下嘴巴,看一眼邵国立,心里依旧有点愤愤不平,不得就耍迁恕一下”这个怕杰罗的问题,耍好好地重视一下……必须全部召回。”

“这个……,可不耍找我,我帮不上忙,”邵国立苦笑着一作手,虽然他才属于公子哥儿的骄傲,但是做不到的,也不会乱应承,收集点信息对他来轻而易举,但是通过检验栓疫局对三菱公司施加压力,他还真的力有不逮。

秦连成看他们了半天,这才插嘴,“怕杰罗不出事的话,那个人未必能判了死刑。”

“他耍不死,我能争取枕出他的根儿来,我最恨的,肯定是拈使者,”陈太忠叹。气,膜起桌上的手机站起来,“我打个电话,反应一下这个问题。”

“他一肚子火,耍找个地方发泄一下,”

邵国立笑着解释一句,做为从不吃亏的主儿,他最能理解陈太忠的心情,而且他认为,陈具备干涉此事的能力,“下午的时候,周瑞还给他打电话来着……上面也很关心这事儿。…………周瑞,”秦连成面无表情地看一眼许纯良,却发现纯良也看向自己……